島鏈

島鏈

島鏈,是由美國前國務卿杜勒斯在1951年首次明確提出的一個特定概念,它既有地理上的含義,又有政治與軍事上的內容,其用途是圍堵亞洲東岸,對蘇聯、中國等共產國家形成威懾之勢。

  • 中文名稱
    島鏈
  • 外文名稱
    island chain

簡介

島鏈又分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第三島鏈。實際上,"第一島鏈"從地理名詞成為國際政治名詞,是源於冷戰時期。美國在第一島鏈的布局,最早並非用來對付中國,而是針對蘇聯的。冷戰時期太平洋方向是東西方對峙的重要戰線。在這裡蘇聯太平洋艦隊的戰略核潛艇隨時可以進入太平洋活動,成為對美國重要的威懾力量。

島鏈島鏈

主要分類

第一島鏈

第一島鏈是指花彩列島中,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群島、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在第一島鏈的"封鎖鏈條"中,最為關鍵的是台灣島。它位於第一島鏈的的中間,具有極特殊的戰略地位,掌握了台灣島就能有效地遏止東海與南海的咽喉戰略通道。也有了與"第二島鏈"內海域的有利航道及走向遠洋的便捷之路。

第二島鏈

第二島鏈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經小笠原諸島、火山列島、馬里亞納群島雅浦群島帛琉群島,延至哈馬黑拉群島。

第三島鏈

第三島鏈主要由夏威夷群島基地群組成。對於美國而言,它既是支援亞太美軍的戰略後方,又是美國本土的防禦前哨。

太平洋鎖鏈

太平洋鎖鏈是美國目前在亞洲戰略部署的重點,而它所要圍困的主要目標就是中國,這條鎖鏈是以太平洋上的第一島鏈為基礎,東起靠近北極的阿留申群島,日本群島,韓國是這條鎖鏈的中心,而台灣島和關島則是中軸,其一直延伸至東南亞中南半島的新加坡、菲律賓群島以及印度尼西亞等。

名詞由來

第一島鏈從地理名詞成為國際政治名詞,是源於冷戰時期。美國在第一島鏈的布局,最早並非用來對付中國,而是針對蘇聯的。冷戰時期,太平洋方向是東西方對峙的重要戰線。在這裡蘇聯太平洋艦隊的戰略核潛艇隨時可以進入太平洋活動,成為對美國重要的威懾力量。為了圍堵蘇聯戰略核潛艇及其相應的海上力量,美國沿阿留申群島起,經日本本土至菲律賓,建設了一條海上防線。這其中有幾個關鍵點,一是以阿留申群島封鎖白令海,防止蘇聯潛艇從北冰洋進入太平洋;二是以日本列島封鎖宗谷海峽津輕海峽對馬海峽,這樣可以封鎖日本海,防止蘇聯艦隊從位於遠東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等港口進入太平洋;三是以沖繩和台灣島應對中國大陸,同時沖繩也起到對台灣的支撐作用;四是以菲律賓和台灣島等地支撐美國在東南亞進行的越戰等活動。

沿著這條島鏈,美軍以海空軍基地為要點,在各處海峽、水道等等重要水域派遣軍艦和飛機巡邏,嚴密監控對手水面艦艇活動。在水下,美日等國設定了龐大的固定聲吶設施,監聽潛艇動向。而這條防線中僅有一段斷裂處,那就是自勘察加半島南端至日本北海道北端的千島群島,這段"缺口"自東北向西南延伸約1000多公里,其中包括南千島群島(亦即日本主張的"北方四島")的300餘公里,其間有多處海峽可供軍艦和潛艇自鄂霍次克海進出太平洋,且兩側均是適合潛艇活動的深海。在冷戰的絕大多數時間,中國的海上力量非常有限,中國海軍的主要任務是反登入和反襲擾,還談不上衝出島鏈的問題。直到上個世紀70年代後期,中國潛艇才首次出島鏈活動。至80年代,中國在執行向南太平洋發射遠程火箭的任務中,派遣海軍艦隊出島鏈赴南太平洋活動。應該說,在冷戰的絕大多數時間,雖然中國經常受到來自琉球群島等地的西方勢力的威脅,但中國並不是第一島鏈防線最重要的防禦對象。但是,90年代以後,隨著蘇聯的解體,第一島鏈防線的對象逐漸轉向中國。一方面,日本防務重心西移,將關注重點從北方轉向中國方向。另一方面,美軍更加重視中國,更加重視包括第一島鏈在內的西太平洋防禦體系,形成了目前的力量態勢。

兵力布署

第一島鏈防線中,主要力量是駐日美軍和日本自衛隊。其中,美軍的主要兵力駐紮在日本本土及琉球群島,沖繩島是其最大駐地,目前駐紮有2萬多人,同時也是美軍在西太平洋地區兵力最為集中的地點。在沖繩,有美軍唯一駐紮在海外的空軍聯隊--第18空軍聯隊,不僅裝備有包括48架F-15戰鬥機在內的大批作戰飛機和支援飛機,還擁有若干偵察機部隊,可不定期派遣RC-135、EP-3等型號的電子偵察機抵近中國海岸附近偵察。2001年,在南海上空與中國戰鬥機相撞、導致中方飛行員犧牲的EP-3電子偵察機就起飛自該地的嘉手納機場。

F-22戰鬥機服役以來,美軍已多次向嘉手納基地試驗性地派遣F-22戰鬥機,最多時達到24架。F-22目前在美國空軍中扮演"破門者"的角色,往往是大規模進攻戰役的前鋒。美軍在沖繩部署F-22的意圖,值得外界關注。陸戰隊是美軍駐沖繩人數最多的部隊,其主體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第3遠征部隊,包括海軍陸戰3師(兵力約1.5萬人)和海軍陸戰隊第1航空聯隊。前者是美軍3個現役陸戰師之一,既能從事兩棲作戰,也可深入對方內陸活動,與駐紮朝鮮半島的美軍第2步兵師組成了美軍在東亞地區的主要地面力量。第1航空聯隊則擁有包括AV-8B、F/A-18在內的上百架各式作戰飛機,是沖繩島上的另外一支空中打擊力量。

依仗兵強馬壯的實力,美日依託第一島鏈的封堵行動顯得底氣十足,相當張揚。長期以來,每當中國海軍和官方船隻進出島鏈時,美日飛機必會循蹤而來,反覆低飛通過船隻上空,拍照、跟蹤,甚至投放監測器材。有沖繩作為基地,美國的電子偵察機幾乎每天都在中國沿海執行偵察任務,監聽來自中國大陸的雷達信號、電話通信等各種信息。美日還聯合在沿島鏈各進出大洋的水道處加強反潛巡邏,嚴密監視,試圖發現進入太平洋的中國海軍潛艇。在這種情況下,有人形容,中國雖然有1.8萬公里的海岸線,但卻處於"有海無洋"的窘境。從某種意義上來看,此言不虛。中國雖然擁有海域,但在目前情況下進出大洋卻異常不便。而且,從更嚴重的角度看,第一島鏈絕非僅僅起到"封堵"的作用,它同時也是前進的跳板。這裡的海軍陸戰隊和航空兵,都是攻擊性極強的力量。"攻"與"守"之間,只是一瞬間的轉換而已。這支力量距離中國最繁華的東南沿海地區不到800公里。

二道布局

第一島鏈駐軍實力強勁,但美軍並不滿意。他們認為,隨著中國軍事力量特別是遠程打擊力量的發展,如果第一島鏈的基地真的被用於對抗中國,其本身也並不安全。以琉球群島為例,其大多數島嶼距離中國海岸線距離都不超過1000公里。對於當今大部分戰術彈道飛彈和巡航飛彈而言,這一距離並不算遠。也許正是考慮到類似的因素,美國近來在第一島鏈的偵察監視力量雖然不斷加強,但作戰力量特別是地面作戰力量卻在削減。與此同時,美軍大力加強以關島為核心的第二島鏈的建設,將部分陸戰隊從沖繩調至關島,並將太平洋地區三軍部隊梯次部署於第二島鏈、夏威夷和本土西海岸等地。

自琉球群島向東1500~2000公里,就是由小笠原群島、硫磺列島、馬里亞納群島等島嶼組成的"第二島鏈"。自2005年以後,美軍多次從沖繩抽調部隊駐防關島,其中包括7000名海軍陸戰隊隊員。目前,美軍在關島設有安德森空軍基地阿普拉海軍基地等多個重要的海空基地。這裡是美國本土以外唯一能夠保障B-2隱性轟炸機部署的基地,也是美國在西太平洋唯一的核潛艇基地,目前常駐有4架左右的B-2隱形轟炸機和12架F-22戰鬥機。從這裡起飛的戰略轟炸機可以在8小時之內攻擊東亞大陸目標,這裡駐紮的核潛艇則可以巡視整個西太平洋。由關島再往東,則是美軍夏威夷基地。這裡是美軍太平洋司令部下屬各司令部的所在地,也是美軍在太平洋地區的後勤和指揮中心。這裡駐有美軍第25輕步兵師,一旦有事,也可以快速部署至東亞前線。而在美國本土西海岸,還部署有一批可供快速反應的地面部隊,包括編制上隸屬於第2步兵師的3個"斯特瑞克"旅,1個預備役步兵師。第一島鏈及其背後包括第二島鏈在內的縱深軍事布局,有著極強的針對性。只要在島鏈及其縱深的軍事布局沒有發生變化,其對象也就並未改變,這是任何外交辭令都無法掩飾的。

島鏈制華

美國"島鏈制華"的變與不變,自歐巴馬就任美國總統以來,中美關係總體呈現了"高開高走"的良好開局,可在中國周邊海域,兩國船隻今年卻已兩度"狹路相逢"。儘管歐巴馬政府目前似乎採取低調處理態度,表示將尋找外交途徑解決,但美國鷹派勢力藉機大做文章,無理指責中方"騷擾美國船",企圖再次掀起鼓吹"中國海上威脅論"的新一波聲浪,要求歐巴馬政府對華採取強硬政策。值得關注的是,這兩起事件都發生在美國戰略上圍堵東亞大陸的所謂"第一島鏈"上,事件的實質仍然是美國擔心在亞太地區影響力式微,而對中國海上力量的增強抱有強烈戒心。這種心態是美國戰略觀決定的,並不是隨著美國政府換屆就能輕易改變。

對於發生在中國周邊海域的這兩次"狹路相逢",美國官方的解釋是雙方對於相關海洋國際法規理解不同。在這兩起事件中,中國都嚴正指出美方監測船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中國沿海專屬經濟區內從事"不友好"活動。該公約明文規定,沿海國家專屬經濟區可以延伸到海岸外322公里內的海域,禁止一國在他國專屬經濟區進行"不友好的"或"具有威脅性質的"軍事活動。但美方卻稱,專屬經濟區給予一個國家開發海洋的經濟權力,卻沒有給予這個國家領海權。"一個國家對沿岸19公里內的海域擁有領海權",而這兩起事件中,美船是在"中國領海權"範圍外活動。美方還稱,這兩艘船從事的是"和平活動",因而不需要經過中方允許。

戰略封鎖

從戰略上看,黃海和南海都處於美國對中國戰略封鎖的"第一島鏈"。在美國戰略界看來,如果中國在周邊海域取得戰略優勢,將突破美國對華封鎖的"第一島鏈"。從"冷戰"期間開始,美國通過各種雙邊、多邊軍事合作方式,先後在"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上建立了以日韓為核心的東亞軍事基地群,以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為核心的東南亞軍事基地群,以美國關島為核心的第二島鏈軍事基地群。這些軍事基地體系配置有序,並能相互支援,扼守住了亞洲大陸走向太平洋的所有咽喉要道。對美國而言,這些"島鏈"既是遏止亞洲大陸國家向海洋發展的重要籌碼,也是美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重要依託。

近年來美國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島鏈"在美國全球戰略中的作用與地位更加凸顯。在東北亞,美國調整了在日韓兩國的駐軍,強化了與日韓的軍事同盟關係。在東南亞,通過反恐合作,美軍重返了菲律賓,獲得了在馬來西亞汶萊等國的基地和港口停泊軍艦、起降飛機的權利,新建了包括新加坡樟宜基地在內的一些基地、港口和機場。對於"第二島鏈"中部的關島基地群,美國自2003年開始大幅加強其軍事力量,把B-2隱形戰略轟炸機、AGM-86型巡航飛彈、大型兩棲攻擊艦和核潛艇四類最先進的戰略武器部署到了關島基地群。隨著近年來中國海上力量的增長,美國一直擔心"島鏈"被中國突破。2003年美國國防大學國家戰略研究學院的一份出版物中專門有一章《島鏈戰略下的中國海軍》,全面分析了島鏈對中國安全及海軍建設的影響。最近美國《防務周刊》更直接地報導說,中國加強海軍建設,計畫建造航母,就是意在突破"第一、二島鏈"。在此種心態下,美國對中國在"島鏈"附近的活動十分關注,近年來不斷增加偵察活動。2001年的南海撞機事件和今年兩次"狹路相逢"事件,都與此有關。

穿越島鏈

2010年4月10日中海軍在公海的一次合成演練成了日本政府和各大媒體關注的焦點。由10艘軍艦及艦載直升機組成的中國海軍艦艇編隊駛入沖繩島和宮古島之間海域,並與日本海上自衛隊軍艦進行了"近距離接觸",日本政府對此高度關注。有分析認為,隨著中國海軍的不斷壯大,走出"第一島鏈"已經成為一種必然的戰略趨勢,但日本對此並不適應。對此日本海上自衛隊參謀長赤星慶治稱,中國海軍直升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危險"。日本自衛隊總參謀部也聲稱,中國可能在進行"間諜活動"或是在進行"挑釁"。 但同時日本政府也表示,目前日方只會監視中國海軍的行動,因為在國際水域航行和進行訓練演習並不違背國際法。而中國方面也早已表示,解放軍海軍最近的行動是在進行遠水部艦演習。也就是說,此次令日本方面"高度緊張"的中國海軍編隊只是在公海進行了一次常規演練而已。"明治維新"後,日本建成了亞洲最強大的海軍,一度稱霸遠東海域。二戰後,在美國的扶植下,日本組建了以"八八艦隊"為主力的強大的海上力量,輔以"日向"級直升機驅逐艦,無論是在先進大型水面艦艇數量上,還是在反潛領域,日本海上自衛隊都要強於鄰國海軍。與之相比,由於長期受裝備以及"島鏈"限制,中國海軍此前主要在近海活動。上世紀90年代以後,在引進俄制艦艇的同時,中國又獨立研發出"江凱"級護衛艦、"中華神盾"驅逐艦等大批先進艦艇,具備了一定的遠洋行動能力,而日本方面對鄰國逐步強大的海軍卻不適應,擔憂失去海上優勢。中國的對外貿易及能源需求正不斷擴大。據估計,到2020年,中國將有60%的石油需要進口,海洋安全已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預見中國海軍的實力還會不斷壯大,穿越"第一島鏈"的活動也會日益增多,這是中國海軍在發展過程中的必由之路。中國海軍全力開展遠航訓練,發展遠洋海軍,正是基於這種大國戰略的需求,作為中國鄰邦的日本應理性對待不斷強大的中國海軍。

島鏈島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