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繁太郎

島田繁太郎

島田繁太郎(しまだ しげたろう),日本海軍大將。1930年任第一艦隊兼聯合艦隊參謀長。1932年任第三艦隊參謀長,參與對上海的進攻和停戰談判。1933年任軍令部作戰部長。1935年升任軍令部次長。侵華戰爭全面爆發後,任第二艦隊司令長官,吳鎮守府司令長官。1940年調任中國方面艦隊司令長官,同年晉升海軍大將。1941年9月任橫須賀鎮守府司令長官,同年10月就任東條內閣的海軍大臣。1944年2月又兼任軍令部總長,積極追隨東條英機,推行侵略計畫;同年秋轉任軍事參議官。戰後,于1948年作為甲級戰犯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處無期徒刑,1955年獲釋,1976年去世。

  • 中文名
    島田繁太郎
  • 外文名
    ShigetaroShimada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東京都
  • 出生日期
    1883年9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76年
  • 職業
    軍人

人物生平

島田繁太郎(Shigetaro Shimada1883-1976)日本海軍大將。太平洋戰爭時期的海軍大臣,戰犯。

島田繁太郎島田繁太郎

1883年9月24日生于東京都。舊幕府神官島田命周長子。1904年從海軍士官學校32期畢業。同屆同學有山本五十六、吉田善吾鹽澤幸一堀悌吉、。1915年從海軍大學13期畢業,1916年-1919年歷任艦隊參謀、軍令部部員、海軍大學教官、第2艦隊參謀長。1930年任第一艦隊兼聯合艦隊參謀長。1931年任潛水學校校長。1932年任第三艦隊參謀長,參與對上海的進攻和停戰談判。1933年任軍令部作戰部長。1935年升任軍令部次長。侵華戰爭全面爆發後,任第二艦隊司令長官,吳鎮守府司令長官。1940年調任中國方面艦隊司令長官,同年晉升海軍大將,直接指揮了重慶大轟炸和搶佔海南島的行動,他在日記裏是這樣寫的:"海南島有糧食,有鐵礦,是個好地方。加上從台灣招來了大量技術人員,所以開發非常順利。"1941年9月任橫須賀鎮守府司令長官,同年10月就任東條英機內閣的海軍大臣。

島田繁太郎

本來按順序該豐田副武來當這個海軍大臣的,但豐田副武和東條有仇,天天罵陸軍是動物,這樣就隻好換島田來當。島田對在這個倒頭時候當海軍大臣久不感興趣,剛上任時還想反對開戰,後來被他的恩主伏見宮博恭王罵了幾句又趕快表態,說"如果是因為我海軍大臣一個人反對而貽誤了戰機就太對不起了"。

日本海軍參謀們戰後有種看法:"山本五十六和島田繁太郎安反了位置",意思是說島田應該來當聯合艦隊司令長官,而山本則應該去當海軍大臣,這樣才適得其所。當然這樣做最後照樣失敗,除了那些沒經過戰爭的人之外,從那場戰爭中活下來的人中沒人相信有什麽辦法能讓日本不輸掉那場戰爭。軍令部和聯合艦隊按照《海戰要務令》進行的兵棋推演中從來也沒有勝過美國,每次都是到小笠原群島附近就掀台子不幹了,這是連昭和天皇都知道的半公開的秘密。 但是島田不會像山本那樣出怪招,老老實實按照《海戰要務令》打仗,說不定依靠日本海軍的練度,和鬼畜玩原教旨海戰還能讓鬼畜多流點血,而山本五十六去當海軍大臣起碼不會像島田繁太郎那樣被人稱為"東條的副官",也還能讓海軍保留點最後的臉面。

島田繁太郎島田繁太郎

長期以來,因為互爭戰功、互相嫉妒,日本海軍向來與陸軍有很深的矛盾。然而當陸軍出身的東條英機執政時,由他領導的海軍並沒有製造對抗陸軍的事端,這使日本在侵略戰爭中取得了更多的"戰果",但他也因此被海軍大多數高級將領所歧視,被人譏笑為"東條英機的褲帶"。

1944年2月海陸軍因為分配飛機的事,終于鬧翻了,東條要統一軍令和和軍政,又要島田兼任軍令部總長,絕對國防圈塞班島失手後,重臣們要扳倒東條內閣,第一個就是要撤換在海軍內部不得人心的島田,後隨東條內閣倒台而辭職。同年秋轉任軍事參議官。

戰爭罪行

島田繁太郎島田繁太郎

1932年2月2日,侵滬日軍發動總攻,閘北日夜激戰。

日海軍編成第3艦隊,野村吉三郎任司令官,島田繁太郎任參謀長,協同進犯上海。

2月3日,日機繼續轟炸閘北,我軍與敵劇戰。日艦進攻吳淞炮台。

2月4日,日軍再次總攻江灣、吳淞被我軍重創。日機24架輪番轟炸吳淞炮台,毀我炮6門。日本拒絕各國調停滬戰。日本便衣隊四出殺人縱火。上海市民被害者無以計數。

2月5日,侵滬日軍發動第3次總攻。中、日空軍開戰。

2月6日,日軍續調4000人到滬參戰,發動第4次總攻。閘北、八字橋、江灣一帶戰事激烈。

2月7日,日海軍侵滬屢敗,司令官監澤幸一被撤職,野村吉三郎繼任。 日陸軍第9師團、第24旅團到滬參戰,進攻吳淞、江灣、廟行等處;日步兵2000餘人侵佔蘊藻浜。 日機24架轟炸吳淞鎮,市場全毀。

2月8日,日軍向我猛攻,在閘北、八字橋、江灣全線反復沖鋒,皆遭我迎頭痛擊。

2月9日,日軍偷渡蘊藻浜,被我擊退。 日內閣決定募集上海戰債4000萬元。

2月10日,日艦炮轟吳淞要塞,被擊退。

2月11日,日重炮、飛機繼續轟炸我軍各陣地。 日本萬餘援軍抵滬。

2月12日,駐滬英、美領事提議停戰半日,救濟難民。下午戰事又起,我軍大勝。

2月13日,日援軍又圖偷襲蘊藻浜,激戰終日,其主力在曹家橋慘敗。各路我軍皆將敵擊退。

2月14日,日軍新司令植田謙吉率援軍3萬多人到滬。

2月15日,侵滬日軍乘卡車過南京路,向商店開槍。日艦炮攻吳淞。

戰敗後聽說東條自殺未遂,他卻用英語對來拘捕他的憲兵說:"請放心,我是不會自殺的,我會遵照天皇的詔書執行的。"東京審判的時候,人人都認為作為開戰海相,島田這次肯定逃不了絞刑,最後在法官投票時,11個法官他拿了5票,這一票幫他逃脫了絞刑。于1948年作為甲級戰犯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處無期徒刑,1955年獲釋,1976年去世。終年92歲。

逮捕歸案

東條英機被捕拉開了駐日盟軍懲治日本戰犯的序幕。每天,美軍憲兵和汽車在東京街頭匆忙地賓士著,把日本法西斯軍國主義的頭面人物,一一"請"進了監獄。

繼東條英機之後,美國最關註的對發動太平洋戰爭負有重大責任的東條內閣成員岸信介等39人,全部被捕。隻有厚生大臣小泉親彥剖腹自殺,文部大臣橋田邦彥服毒身亡。11月19日,原陸軍大臣荒木貞夫、原首相小磯國昭、原外務大臣松岡洋右等11人被逮捕;到12月又有皇族梨本宮守正、原首相平沼騏一郎、廣田弘毅等59人歸于法網。

"南京大屠殺"首犯松井石根是1945年9月19日被捕的,松井石根被捕之前一個星期,還大言不慚地對美聯社記者說:"至于敝人,二次大戰期間雖曾奉命出任上海派遣軍和華中方面軍負責長官,指揮過淞滬會戰和南京會戰,但根據《波茨坦公告》精神,這不能視為犯了'戰爭罪行',因此,敝人問心無愧。"這個"問心無愧"的惡魔,後來經過法庭審判,卻因罪行累累而被處以極刑。

前首相平沼騏一郎被捕時,裝著委屈的樣子說:"人們都說我是日本法西斯主義的領導人,其實我是絕對反對法西斯主義和納粹的。"曾經極力鼓吹日本對外擴張侵略,張牙舞爪不可一世,並親自率團赴柏林,與德國、義大利簽訂《日德意三國同盟條約》的近衛內閣外相松岡洋右,被捕時卻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要把我帶到巢鴨監獄去,可我現在全身硬化,怕是一步也走不動了,我66歲,已經不行了。"而東條內閣的海相,東條英機對外侵略擴張的得力爪牙海軍大將島田繁太郎,歸案時又是另一副截然不同的樣子。島田繁太郎在美軍憲兵到達以後,還從從容容地吃完在家中的最後一頓飯,然後換上一套嶄新的海軍軍服走了出來,那情景好像不是去蹲監獄,而是要去參加一次慶典大會。

東京審判

"東京審判"的正式名稱是"遠東國際軍事審判"。1946年1月19日,經盟國授權,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在東京設立,同時公布《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憲章》,指出法庭有權審判犯有反和平罪、普通戰爭罪和反人道罪的日本甲級戰犯。經過同盟國的多邊磋商,一致同意組成由美國、中國、英國、蘇聯、法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荷蘭、印度、菲律賓等11個國家參加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法官和檢察官由這11國各派一位,庭長是澳大利亞人衛勃爵士,檢察長為美國律師季南。審判對象是28名罪大惡極的日本甲級戰犯,他們是: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坂垣征四郎、廣田弘毅、武藤章、木村兵太郎、荒木貞夫、平沼騏一郎、重光葵、木戶幸一、大島浩、東鄉茂德、橋本欣五郎、島田繁太郎、賀屋興宣、南次郎、梅津美治郎、畑俊六、小磯國昭、星野直樹、鈴木貞一、佐滕賢了、岡敬純、白鳥敏夫、松岡洋右、永野修身、大川周明。

在世界歷史上,組成國際法庭審判戰犯,這是規模最大、審判時間最長的一次。審判從1946年5月3日開始,至1948年11月12日結束,歷時兩年半。在審判期間,共開庭818次,先後有11名法官、88名檢察官和90餘名辯護律師出席審判,審判記錄竟達48 412頁;又有419人出庭作證,779人書面作證,受理證據4336件,判決書長達1212頁。加上翻譯人員、採訪法庭訊息的記者和衛兵,法庭全部人員已超過1000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