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齊彬

島津齊彬

島津齊彬(島津 斉彬、しまづ なりあきら),江戶時代後期、幕末外樣大名,薩摩藩第11代藩主,島津氏第28代當主。

幕末四賢侯之一,1851年繼位,他運用從外國學來的知識,採用西式練兵方法,生產新式武器,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建成了船塢,下水了輪船,成立了法國式的騎兵,開創了海軍,創辦了一些民用工業。

他大力提拔青年武士,為明治維新培養了不少人才。1853年美國海軍準將馬休·佩裏率艦隊到達日本的時候,驚慌失措的德川幕府派他出頭解決這一問題,他主張暫時接受佩裏的要求,爭取時間加強國防力量。後來,島津氏德川氏矛盾日深,他被迫辭去官職 。

  • 中文名稱
    島津齊彬(島津 斉彬、しまづ なりあきら)
  • 母    親
    彌姬(池田治道女)
  • 逝世日期
    安政5年7月16日(1858年8月24日)
  • 民    族
    大和
  • 神    號
    照國大明神
  • 國    籍
    日本
  • 墓    所
    鹿兒島島津家墓地、照國神社
  • 主要成就
    薩摩藩成功富國強兵
  • 父    親
    島津齊興
  • 出生日期
    文化6年3月14日(1809年4月28日)
  • 別    名
    邦丸(幼名)忠方(初名)又三郎(通稱)惟敬、麟洲(法名)
  • 正    室
    恆姬(德川齊敦女)
  • 主    君
    德川家慶、德川家定
  • 戒    名
    順聖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
  • 兄    弟
    池田齊敏、島津久光

血緣譜系

島津齊彬(1809年4月28日-1858年8月24日),日本江戶時代的大名,薩摩藩第十一代藩主、島津氏第二十八代當主,文化六年三月十四生。幼名邦丸,通稱又三郎,法名惟敬麟洲,戒名順聖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其熱衷西洋科學,放眼世界,是帶領薩摩藩執行富國強兵政策,最終在幕末崛起的領袖人物,並培養出了諸如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一大批後來在日本發動明治維新的俊才。安政五年七月十六因病急逝,1901年被追贈正一位。神號照國大明神,奉祀于照國神社。

由于為政清明,所以與宇和島藩第8代藩主伊達宗城、土佐藩第14代藩主山內豐信福井藩第16代藩主松平春岳並稱為幕末四賢侯

島津齊彬
日本薩摩藩藩主
前任:島津齊興繼任:島津茂久

島津齊彬像

從四位上左近衛權中將兼薩摩守
(追贈正一位權中納言)

國家日本
時代江戶時代後期
姓名島津齊彬
官職

權中納言

位階正一位
神號照國大明神
信仰佛教
氏族島津氏
初名忠方
幼名又三郎、邦丸
法號麟洲
順聖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
出生1809年4月28日
(文化六年三月十四)
江戶城島津家屋敷
逝世1858年8月24日(49歲)
(安政五年七月十六)
薩摩國鹿兒島城
墓葬福昌寺
祠廟鹿兒島照國町照國神社

親屬

父親島津齊興

母親彌姬(池田治道的女兒)

正室恆姬(德川齊敦的女兒)

兄弟島津齊彬

池田齊敏

島津久光

子島津菊三郎

島津寬之助

島津篤之助

島津哲丸

女澄姬

邦姬

暐姬

典姬

寧姬

養子島津忠義

養女篤姬

貞姬(島津久長的女兒)

他是島津主家第28代當主,薩摩藩第11代藩主。他是10代藩主齊興的長子。母親是因幡鳥取藩6代藩主池田治道的女兒彌姬(周子)。正室恆姬是御三卿之一的一橋德川家3代當主一橋齊敦的女兒,雖然她也為齊彬在文政9年(1826年)生過嫡子,但兒子很快便夭折。齊彬最終隻有三個親生女兒,均在他死後嫁給了和自己爭鬥一生的島津忠教(久光)的兒子,其中暐姬和寧姬先後嫁與島津忠義(名義上是齊彬的婿養子),典姬嫁與忠義的弟弟、繼承父親久光繼任重富島津家當主的島津珍彥(忠鑒)。此外,齊彬還有兩個養女。一個是大隅加治木藩藩主島津久長的女兒光子,她被嫁給近衛忠熙的兒子忠房。另一個就是篤姬,她成為近衛忠熙的養女,改名敬子,後成為德川家定御台所

島津齊彬島津齊彬

島津齊彬與島津久光均為齊興的兒子,但是因為客觀原因,兩人畢生都在交惡中度過的。中間雖無真刀真槍的戰爭,但明爭暗鬥一直持續到齊彬生命結束。

對他的介紹可以分為三個時間段,分別是島津齊彬成為藩主嘉永4年(1851年))之前,齊彬執政,和齊彬過世(安政5年(1858年))之後三個階段。

爭奪藩主

作為長子,島津齊彬生于江戶的薩摩藩藩邸,母親是被稱為"賢夫人"的賢章院周子,周子還親自養育他長大。不過齊彬天生就受到諸多因素的影響,和他的父親齊興存在著隔閡。這裏有母親和父親關系不慕的因素,也有著齊彬自己隨著成長,和曾祖父重豪一樣,偏好西洋學說的因素。以調所廣鄉主導的齊興一代的施政歷來是以削弱蘭學等洋學影響的。這雖然為彌補重豪一代帶來的財政赤字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隨著時代發展,齊彬主動學習西洋的先進科學技術也成為有遠見的行動。不過這也促成了薩摩藩主和嫡子間抗爭的源泉。

在齊彬9歲的時候,一位異母弟出生在薩摩本領的鹿兒島城,他被取名為晉之進。在賢章院還在世的時候,他被送到種子島家成為種子島久道的養子,仍然享受著藩主親子的待遇。隨著賢章院于文政7年(1824年)的過世,晉之進轉年3月便回歸本家,改名又次郎,同年11月隻有9歲的他再被安排了與重富島津家2代當主忠公女兒千百子的婚姻,成為了這島津一門家筆頭的婿養子。從這些失勢可以看出,久光幼年在主家的出與入是與齊彬母親賢章院密切相關的。賢章院的存在雖然一定程度上使得齊彬不得父親歡心,但齊興也隻能在正室有生之年以寄養在家臣家的方式對待久光。這一點和德川幕府2代將軍秀忠對待私生子幸松(後來的保科正之)有著類似之處。不過對齊彬來說,很遺憾的是,他不僅母親早逝,而且沒有一位像春日局那樣強悍的乳母可以作為幼年的依靠,使得在母親去世後,他的地位不斷受到久光一方的挑戰。這也許也是他崇拜曾祖父重豪,偏好蘭學,和父親藩政理念向左的原因之一吧。

此後又過了3年,又次郎由父親親自元服,改名忠教。20歲的時候正式與千百子舉行婚禮。23歲繼承重富家家督。再到阿由羅騷動發生的嘉永2年(1849年)(齊彬41歲,忠教33歲)之前,兩個人都逐漸形成了自身的藩政理念和勢力。與喜好蘭學的齊彬不同,忠教更偏好國學,註重儒家觀點,這是和齊興更為接近的。

在騷動之前的調所廣鄉事件發生後,無論齊彬在事件中扮演什麽角色,作為最大收益者的他都成為此前齊興派和忠教派眼中的敵人,由羅、忠教一方的島津豐後、島津將曹、伊集院平、吉利仲等人還成功拉攏調所廣鄉遺子等藩內側用人的支持,準備共同對抗齊彬。齊彬一派位于江戶的家老島津壹岐和二階堂主計也在積極活動。當時齊彬的子女中很多均在幼年死去,但反觀忠教一邊卻開枝散葉、人丁興旺。因此他們借口指責這是由于由羅在背後詛咒齊彬及其子女的緣故。就這樣雙方劍拔弩張,直到嘉永2年(1849年),齊彬的唯一尚在的四子篤之助年僅2歲夭折,齊彬、忠教兩派終于產生嚴重對立,發生了多起齊彬派藩士襲擊忠教派重臣的事件。終于到了同年12月3日(1850年1月15日),忠教派主動出擊,以密謀暗殺由羅、忠教的罪名(至今真假不明)拘捕齊彬派重要人物町奉行兼物頭近藤隆左衛門、山田清安和船奉行高崎五郎右衛門,並判三人切腹。接著家老島津壹岐被謹慎(後切腹),此前過世的二階堂主計被剝奪士籍身份,更多本屬齊彬派的藩士或逃往、或蟄居、或遠流,即著名的阿由羅騷動。

雖然齊彬在薩摩藩內失敗,但此前島津氏與其他大藩的聯姻過繼為他帶來了一線生機。當時逃亡的藩士主要流落在築前福岡藩和加賀藩。這是因為,福岡藩主黑田長溥正是島津重豪的兒子,也是一直與齊彬關系交好的叔祖;而加賀藩主前田齊泰的岳父是幕府11代將軍德川家齊,家齊正室廣大院(茂姬)的親父又是島津重豪。除了這兩藩向幕府為齊彬請命,更有遠在陸奧的八戶藩藩主南部信順同樣提出請求,而南部信順還是島津重豪過繼給八戶藩的婿養子。可以說齊彬一直崇拜的曾祖父重豪在冥冥之中保佑了他。幕府在這件事上派出此前處理調過所廣鄉事件的老中阿部正弘,並在當時12代將軍家慶的命令下,使得齊興在嘉永4年(1851)年隱居,家督由齊彬繼承。但是忠教一派也並未因為騷動受到懲罰。這一折中的處斷方法也造成了齊彬此後在執政期間仍然必須時刻提防忠教所在的一門眾筆頭重富島津家的威脅。這一年齊興剛過60歲,齊彬42歲,忠教35歲。

主政薩摩

齊彬在正式成為藩主之時,正是作為鄰國的我國清朝經歷鴉片戰爭之後這段時間。英、法等國對中國的殖民地化進程大大震撼了不遠的日本,特別是齊彬本人。他在就任之初便立刻著手按照此前蘭學的思想富國強兵。在藩內,以"殖產興業"為主導政策下,齊彬以鹿兒島地區為中心開始了日本第一個近代西式工廠群的建設,其中涉及包括西式造船業、製鐵業(反射爐、熔礦爐的建造)、紡織業、軍事工業(大炮、地雷、水雷)、製造業(玻璃製品)等多種行業,這被統稱為"集稱館事業"。特別是針對鴉片戰爭中體現出的軍艦的重要性,相繼製造了多種西式帆船、軍艦,這些又帶動連帶的冶煉、紡織、軍事等工業的興盛。除了硬體的發展,藩內的軟體-人才也得到了新的鍛煉機會,本來出身下級藩士(鄉士)的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人都是從這時候逐漸嶄露頭角的。

除了對內的發展和薩摩藩自身實力的提高,齊彬也更多參與日本政局的變化。他和其他一些大藩藩主(如福井藩主松平春岳、宇和島藩主伊達宗城、土佐藩山內容堂、水戸藩主德川齊昭、尾張藩主德川慶勝)一直對幕政施加影響,特別是在1853年佩裏艦隊進駐江戶灣的"黑船事件"發生之後,更積極反對幕府原先的鎖國政策,主張公武合體與武力開國。就在這段時間,幕府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一方面時任13代將軍的德川家定病弱,且是個克妻達人,正室天親院任子(鷹司政熙女兒)和繼室澄心院秀子(一條忠良女兒)先後死去,結果將軍家的後嗣問題浮出水面。特別是在老中阿部正弘死後,更出現了支持御三卿之一的一橋德川家當主德川慶喜(一橋派)和支持紀州德川藩主慶福(南紀派)兩派之間的強烈爭鬥。為了更好對抗南紀派的幕府新任大老近江彥根藩16代藩主井伊直弼,包括齊彬在內的一橋派必須在幕府內部有聲音說話。雖然之前很長一段事件,島津家具備這樣的條件,那就是前文提過的11代將軍家齊的御台所廣大院茂姬,但到了齊彬執政時期,廣大院已經病故,因此他希望依舊通過聯姻的方式,再把一名可信的島津氏公主嫁給尚在位而又正室空缺的德川家定身邊,使她能夠代替薩摩藩對家定施加影響,產下後繼最好,不然仍可以支持慶喜繼位。這樣的任務勢必就落在了齊彬的近親身上。不過前文提過,齊彬自己的兒女大多幼年死去,三個女兒也遠不到可以擔此重任的年齡。因此他想到了一門今和泉島津家忠剛的女兒於一。之所以作出這個選擇,不光因為於一具有合適的年齡,而且她的父親,今和泉家當主島津忠剛與齊彬年齡相仿、關系緊密,此前負責藩內的財政改革也很成功,是齊彬的得力幫手,此外,於一本人也被這些長輩認為心智成熟、性格堅毅,具有在大奧生存並且完成這個任務的實力。因此,先後在嘉永6年(1853年)和安政3年(1856年),於一首先成為齊彬的養女,改名篤子,再成為右大臣近衛忠熙的養女,改名敬子,並于同年11月入大奧成為御台所

盡管齊彬向前攻了一著,對手井伊直弼更是不甘示弱,他在篤姬入大奧後,也利用自己手中的幕府權力,對一橋派和抱有尊皇攘夷理念的人實施彈壓,其結果便是"安政大獄"的開始。此前列舉到的諸多和齊彬一樣的大藩藩主被勒令隱居、謹慎甚至永久蟄居。就連已成為左大臣篤姬養父近衛忠熙也被迫辭官。另一方面慶福改名家茂,成為後嗣,實際上宣告了一橋派的失敗。對此,遠在薩摩的齊彬決定通過武力抗議井伊的鐵幕政策。但就在他于本城出兵前,在參觀練兵前後的日子突然發病,一周後去世,享年50歲。法名順勝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葬于福昌寺。他的急死太過突然,而且時間又過于巧合,所以被後世猜測可能是一直覬覦藩主之位的島津忠教與井伊直弼共同的陰謀。在齊彬死後僅僅一個月,位于江戶的家定也相繼病故,這使得遠嫁的篤姬的歷史使命在尚未展開前便被迫提前結束。

島津齊彬女兒島津齊彬女兒

齊彬去世後,尚在人間的父親齊興在其後的一年中重新控製藩政。齊興去世後,由于齊彬無子,從忠教那裏過繼來了長子忠義,先後娶了齊彬的女兒暐姬與寧姬,以婿養子的身份繼任家督。至此薩摩藩的藩政終于又落入忠教手中。此時他42歲,和齊彬成為藩主時的年齡一樣。

去世之後

如果說第一階段是兩個人的對台戲,第二階段則可以說是齊彬的獨角戲(盡管忠教在暗),那麽緊接著最後這第三階段就徹底成了忠教(後改名久光)的獨角戲。

在安政6年(1859年)父親齊興去世後,忠教、忠義父子控製了一門眾筆頭和主家兩家。忠教還在文久元年(1861年)回歸主家,改名久光。在人才方面,重用側進小松清廉(小松帶刀),利用薩摩藩內的藩士組織精忠組實施藩政,其中骨幹就包括大久保利通、伊地知正治、有村俊齋等人。

盡管當初在實施藩內政策上和喜好的學問種類方面,久光和齊彬有著很大區別。但久光上台後,和齊彬一樣對外支持公武合體運動。在初期,他希望通過逐步改革幕府,來實現天皇家與幕府的聯合,進而積蓄足夠力量,開國自立。但在當時這並非唯一的政治理念。首先出現分歧的是以藩士有馬新七為代表的來自藩內的尊皇攘夷過激派。受到水戶學的影響,他們認為需要通過消滅幕府的影響、以天皇家為中心來實現對外攘夷。這在事實上雖和後來日本所走的道路頗為相似,但幕末初期,在幕府實力對其他藩仍產生巨大威懾的情況下,是過于激進的。文久2年(1862年)他們還在當時薩摩藩位于京都的固定住處寺田屋集結,準備襲擊親幕府的關白九條尚忠和京都所司代酒井忠義。為了肅清藩內這股勢力,在久光授意下,以精忠組為骨幹的一批藩士突襲寺田屋,斬殺有馬新七等人,史稱寺田屋騷動。(慶應2年(1866年)還發生一次寺田屋騷動,即坂本龍馬被當時的伏見奉行追捕的事件。)這次事件之後,久光贏得了此時親幕府的孝明天皇的贊賞,在對幕府的方面佔據有利位置,邀請將軍德川家茂上洛,與長州、土佐、仙台和加賀各藩共成五大老設定,成功促使此前支持的一橋慶喜擔任將軍後見職、盟友前越前藩主松平春岳擔任大老職務,把影響滲透入幕府。

此後的幾年中,薩摩藩經歷了藩士殺傷英國平民的生麥事件和隨之挑起的薩英戰爭,這一短短3天的純炮擊戰爭使得薩摩藩看到自身對英國為代表的歐美列強仍然實力懸殊,短時間內攘夷隻是空想。另一方的英國也看到了薩摩藩的潛在實力,從而開始疏遠幕府,轉而接近薩摩藩。與此同時,公武合體政策的推行並不一帆風順。原本同盟的慶喜和島津久光、松平春岳、伊達宗城之間因為支持與反對封鎖港口等問題產生政治對立,使得此前共同推行政策的參預會議解體,公武合體運動失敗。

官職位階

文化9年8月15日(1812年9月20日) 擔任藩主後継者。

文政4年3月4日(1821年4月6日) 元服,改名又三郎忠方。

文政7年11月21日(1825年1月9日) 拜領將軍德川家齊一字偏諱,改名齊彬。敘任從四位下侍從兼兵庫頭。

天保3年5月18日(1832年6月16日) 遷任豐後守。侍從如元。

天保5年12月16日(1835年1月14日)轉任左近衛權少將。豐後守如元。

天保14年2月9日(1843年3月9日) 轉任修理大夫。左近為權少將如元。

島津齊彬雕像(照國神社)島津齊彬雕像(照國神社)

嘉永4年2月2日(1851年3月4日) 成為藩主。2月3日(3月5日)、遷任薩摩守。左近衛權少將如元。7月,土佐藩的漂流民中浜萬次郎(ジョン萬次郎)從美國歸國,齊彬給予其庇護並讓他教授薩摩藩士造船法,最後于安政元年(1854年)完成了日本第一艘西洋式帆船"升平丸"的建造。

嘉永5年12月16日(1853年1月25日) 升敘從四位上 ,轉任左近衛權中將。薩摩守如元。

文久2年11月12日(1863年1月1日) 贈從三位權中納言。

文久3年5月12日(1863年6月27日) 贈照國大明神神號。

明治2年11月22日(1869年12月24日) 追贈從一位

明治34年(1901年)5月16日 追贈正一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