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村寧次

岡村寧次

岡村寧次(1884年5月15日--1966年9月2日),侵華日軍戰犯,百團大戰後調任華北方面最高司令長官,指揮對八路軍各抗日根據地進行了殘酷的大掃蕩。抗日戰爭末期任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昭和軍閥的三羽烏的第三位。

先後就學于陸軍士官學校、陸軍大學。曾參加日俄戰爭和第一次世界大戰。1913年陸軍大學畢業後在參謀本部任職。1917年在駐華武官處工作。1919年回國後,長期供職于陸軍參謀本部,研究中國情報。1925~1927年任北洋軍閥孫傳芳的軍事顧問,參與中國內戰。

1945年日本投降後,率侵華日軍向中國政府投降,于9月9日在南京簽署投降書。後被中國國民黨政府委任為中國戰區日本官兵善後工作總聯絡部長,協助組織日軍和日僑遣返事宜。後被國民黨政府聘為軍事顧問。1949年1月回國。1950年被台灣當局聘為"軍事實踐研究院"高級教官。1955年起任日本歸國軍人組織戰友聯盟副會長、鄉友會會長。死于東京。

  • 中文名
    岡村寧次
  • 外文名
    おかむら やすじ
  • 別名
    Okamura Yasuji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東京四名坂町
  • 出生日期
    1884年5月15日
  • 逝世日期
    1966年9月2日
  • 信仰
    軍國主義
  • 職業
    陸軍大將、侵華日軍總司令
  • 畢業院校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日本陸軍大學
  • 軍銜
    陸軍大將

人物簡介

岡村寧次(1884年5月15日-1966年9月2日),日本帝國時代陸軍大將,締造昭和軍閥的“巴登巴登同盟”三羽鳥的第二位。被日本人吹捧為無論在統率或是作戰方面都是罕見的名將。兼備明智、卓見、果斷、意志堅強等品質。在日軍正規作戰中率先實施裝甲兵團空地聯合突破,在非正規作戰中成功的抑製了華北反日遊擊戰活動,最後,由于蔣介石的庇護,成功的逃脫了戰後的審判。

生平經歷

1884年5月15日出生于東京四名坂町的一個沒落的武士家庭,1890年3月入坂町國小,8年後畢業。1897年,考進了東京專門學校(1902年更名為早稻田大學)的附設中學部。

1898年轉入東京陸軍幼年學校,後升入陸軍中央幼年學校,1899年,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1904年作為第16期學生畢業,同期畢業的還有日後的三位大將: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賢二安藤利吉。同期的岡村寧次、永田鐵山和小畑敏四郎被教官們公認為第16期最優異的“三羽鳥”(即“三傑”)。

1905年4月岡村寧次在步兵第四十九聯隊,作為新編第十三師團的一個小隊長參加日俄戰爭樺太島(即庫頁島)戰役。其後駐扎在日本侵佔的朝鮮。

1907年至1910年的3年間,任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清國留學生隊中尉區隊長,帶過3期156名中國留學生,其中不少人日後成為中國著名的軍事人物,如閻錫山孫傳芳李烈鈞、何應欽。

岡村寧次岡村寧次

1910年12月,岡村寧次被推薦進入日本陸軍大學。27歲娶星野理枝。次年10月得子岡村忠正。1913年11月,以第25期第8名的成績畢業。

1914年8月,調任參謀本部外國戰史處。1915年2月,被日軍參謀本部派到青島蒐集日德作戰史資料(日本1914年佔領德國在山東殖民勢力範圍)。

1921年6月,被陸軍省選派與土肥原賢二等人赴歐美考察,在英國、法國、瑞士、德國停留,會見當年的學友東條英機山下奉文等年輕軍官,暢談重新整理日本陸軍人事、改革軍製、陸軍現代化及確立國家總動員體製擁立、早期解決滿蒙問題,締結了“巴登巴登盟約”,結成了日後在軍界政壇的盟友集團,到了昭和時代,這些人正式成立了“二葉會”,而後與木曜會會員共同成立“一夕會”。

1920年代在受孫傳芳聘請任孫軍事顧問的時候竊取到了江浙一帶1∶20000的軍用地圖、華中中部地區1∶50000軍用地圖等。日後,日軍在武漢作戰所用地圖大部分就是岡村寧次此次竊取的。

1927年任日本陸軍步兵第三師團第六聯隊聯隊長,在山東濟南慘案時奉命率部支援暫駐青島,後回國調任參謀本部國內戰史課課長。

1932年任日本上海派遣軍副參謀長。之後調任日本關東軍副參謀長,駐滿洲國武官等職。

1933年春,長城戰役爆發,在“華北危急,平津危急局面下。”他代表日方與國民政府代表何應欽簽訂了《塘沽協定》。

1934年起,歷任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第二部部長、第二師團師團長、第十一軍司令官、軍事參議官等職。

1938年下半年,指揮了武漢會戰

1941年晉升為大將,任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

1944年,先後任日軍第6方面軍司令和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

岡村寧次

1945年9月9日,于南京舉行受降典禮時,代表日本政府簽署降書。按盟軍統帥麥克阿瑟指示,日本部隊除中國東北外,中國大陸及台灣、北緯16度北越南境所有日軍,必須立即向中國國民政府主席及軍事委員會蔣委員長及其代表投降。對此,岡村寧次表示絕對服從,中共則以中國解放區名義致牒英、美、蘇駐華大使,強調延安總部也有權代表參加受降工作。接著,朱德致電岡村寧次要求日軍分別向華北、華東、華中、華南的中共將領投降,但最終遭到日軍拒絕,盟國則完全不予理會。除熱河、察哈爾之張家口、山海關等6都市由蘇聯軍所佔據轉交給中共外,其餘重要都市多未進入和平狀態。中共要求日、偽軍受降未果,便開始包圍襲擊山西、河北、河南等地的日軍及其技術人員;日方依上級指示,在完成向國民政府受降接防前堅守各防區,被迫反擊。日本投降後岡村寧次拒絕遵從中共的指示,導致中共部隊搶奪戰略位置時造成死傷,被中共視為重要戰犯之一。

1945年9月12日至1948年3月底 岡村被中國政府軟禁在南京,以“中國戰區日本官兵善後總聯絡部長官”和“聯絡班代”等名義,協助遣返日軍、日僑,另外還充當國民黨軍事當局的秘密軍事顧問。1948年3月底被解往上海候審。同年8月中旬被正式送進上海戰犯監獄,但不久以“保外就醫”名義在上海黃渡路秘密住所被監視居住

1949年1月26日,中華民國政府軍事法庭在上海宣布其“無罪”,並被釋放回國。

1950年,被聘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軍事實踐研究院”高級教官。

1955年,擔任日本軍人組織“戰友聯盟”副會長,後任“鄉友聯盟”會長、名譽會長。

1966年死于東京

侵華事件

三羽烏

1921年作為巡回武官赴歐美考察,在東久邇稔彥引見下參拜了皇太子裕仁,並替裕仁搜羅駐外武官作為黨羽,同年10月27日在德國與永田鐵山、小畑敏四郎結成“巴登巴登盟約”,立誓打倒軍隊中的長州閥元老田中義一等陸軍中堅人物勢力,擁立太子即位,這就是日本史上著名的三羽烏之盟。這一天被日本史學家視為昭和軍閥的誕生日,其實,巴登巴登聚會還有第4個人——東條英機。盡管他後來出任日本戰時首相,可是在巴登巴登他隻是替永田鐵山點煙和站在蒸汽浴室門口放哨的小嘍羅。除了在巴登巴登這4人之外,“三羽烏”從不屬于長州藩、且才華出眾的同事中又選出7人。這就是駐柏林武官梅津美治郎、駐伯爾尼武官山下奉文、駐哥本哈根武官中村小太郎、駐巴黎武官中島今朝吾、駐科隆武官下村定、駐哈爾濱武官松井石根、駐北京武官磯谷廉介。這11人就都是日本賴以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昭和軍閥的核心骨幹。在紀律嚴明的日本軍界,這幾個人為什麽有這麽大的能量,因為他們背後陰影裏是那個在日本神一樣存在的昭和天皇。這就不難解釋日本一系列所謂的下克上事件為什麽沒有受到懲罰的原因所在。當被稱為太陽鳥的“三羽烏”從巴登巴登騰空離去之時,他們那張開的黑色翅膀,將籠罩整個東亞大地。

1923年9月1日,日本關東地區發生7.9級的大地震。9月3日,日本政府為抗震救災和維持秩序,遂成立關東戒嚴司令部。剛晉升為中佐的岡村寧次被臨調該司令部宣傳情報部,負責戒嚴期間的新聞檢查。岡村寧次並不滿足于宣傳工作。經過頻頻活動後,他如願以償地得到了參謀本部上海駐華武官的調令。

岡村在諜報武官任上,幹得風風火火,頗有“實績”,在上海紡織工人罷工,日本廠家槍殺顧正紅事件發生後,他巧妙的利用英帝國主義分子打頭陣,製造五卅慘案和沙基慘案,使中國民眾的反帝矛頭一下子集中于英國。結果,1925年度日本對華出口總額,非但沒有受五卅反帝愛國運動的影響而跌落,反而較上一年成長了12%。 岡村在瓦解和破壞五卅運動過程中表現出來的“出色”的情報、謀略及交涉協調能力,給參謀本部和外務省官員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深得他們的賞識。所以,後來遇到像談判塘沽協定。上海事變停戰協定之類的軍事外交問題,陸軍本部總是指定他來主持。在江浙戰爭爆發時,他把軍事間諜派到雙方的軍中去當顧問,自己成了戰爭的總導演,想打就打,想停就停,以此檢驗雙方軍隊的作戰實力。後來隻是在福建的孫傳芳部突然出兵,奇襲盧永祥才打亂了他的計畫。他便去當孫傳芳的顧問,看著這隻小小的軍隊迅速膨脹成為五省聯軍,又被北伐的國民革命軍擊敗,在一片混亂中,他偷盜了孫傳芳的軍用地圖躲進了日本長江艦隊,又被獎勵了一大筆資金。這期間他公而忘私,家庭屢遭不幸,先是他的次子武正在上海得了猩紅熱,不幸夭折。不久其妻子理枝也在東京病逝。他回國不久,為了阻止國民革命軍的二次北伐,日本陸軍悍然出兵濟南,到1927年8月15日,岡村寧次終于接到了大佐聯隊長的任命,但這次虎頭蛇尾的出兵濟南除了證明日本軍隊的殘暴外沒有任何作用,國際上的一片反對聲使他還沒有踏上大陸就準備打道回家了。

晉升少將

1932年,為了轉移九一八事變後國際社會對東北的關註,他派遣田中隆吉和川島芳子挑起了一·二八事變,出兵中國上海。熟悉上海情況的岡村寧次于2月26日被任命為上海派遣軍副參謀長。3月6日晨,姍姍來遲的岡村寧次抵達上海,但淞滬戰事已基本結束了。4月1日,他轉任為臨時軍事調查委員長,同時晉升為陸軍少將,時年48歲,他任軍事調查委員長的主要職責就是粉飾日軍侵略上海的行動。5月5日,中日雙方經過談判達成停戰協定。盡管日軍取得了在上海的種種特權,但岡村寧次還是對協定的內容並不完全滿意,認為對中國“讓步”太多。

副參謀長

圍剿前準備

1932年8月19日,岡村寧次有了新的“用武之地”,他奉命轉赴東北,出任關東軍副參謀長。岡村寧次來關東軍就任後,面臨所謂“匪患猖獗”的困難局面。他口裏的“土匪”,其實是指我東北各地的抗日軍民。因而岡村寧次將“治安”問題列為首要任務。為此,岡村寧次先給軍部打報告,要求增派援軍,然後通過“滿洲國”政權加強所謂“法製”建設和地方武裝建設,收買土匪、招募偽軍,建立所謂“謀略部隊”為日軍作炮灰。

關東軍副總參謀長岡村關東軍副總參謀長岡村

圍剿義勇軍

1932年9月,日偽統治者發布了由岡村寧次等人參與炮製的《治安警察法》,隨後又頒行《暫行懲治叛徒法》和《暫行懲治盜匪法》,把義勇軍污蔑為“叛徒”、“盜匪”,可以格殺勿論。隨著增援部隊的到來,在實權人物岡村寧次的指揮下,關東軍50000人馬以“步步為營,重點突破”的作戰方針,分地域逐次展開,向義勇軍發動了規模空前的大“掃蕩”。1933年春,在以武藤、小磯和岡村為首的關東軍的瘋狂圍剿下,東三省的各部義勇軍,除少數堅持鬥爭外,絕大部分先後被剿垮,無數義勇軍戰士為反抗侵略而獻出了寶貴生命。

塘沽停戰協定

1933年5月30日,岡村寧次作為日本關東軍代表與何應欽派去的代表熊斌在塘沽舉行正式停戰談判。這次談判實際是日本帝國主義將事先擬好的侵略條件強加于中國、強迫中國接受的一個儀式而已。最後,岡村寧次終于拿到了令他滿意的《塘沽停戰協定》。岡村寧次代表日本所簽訂的這個協定,其實質在于強迫中國方面承認長城一線為日軍佔領線,這等于認可華北平津地區是第二個“滿洲國”。同時非武裝區的確定,為日軍進一步擴大侵略開啟了通路。1935年,岡村寧次轉任陸軍參謀本部第2部部長,成為了日軍大本營決策侵略戰爭的核心人物之一。翌年3月晉升中將,轉任第2師團師團長。1937年4月(七七事變前夕)率部駐扎在中國東北。

11軍司令

1937年7月7日,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1938年6月,時任第二師團長的岡村寧次接到軍部調令,組建第十一軍,並任該軍司令官,負責攻略武漢地區。他的越級提升引起了包括不希望擴大戰爭的華中派遣軍調司令官畑俊六等一大批人的不滿。而他也在日記中記述南京大屠殺的惡劣影響。(1938年7月13日的感想中寫道:“到達中支那戰場後,在聽取了先遣官宮崎參謀、中支那派遣軍特務部長原田少將、杭州機關長荻原中佐等人的報告才知道,派遣軍前線部隊一直以給養困難為借口,大批處死俘虜,已成惡習。南京戰役時,大屠殺的人數多達四五萬之多,對市民進行掠奪、強奸的也大有其人。”這是在日軍官兵日記中記錄南京大屠殺人數最多的表述。)

由台灣人為主組建的波田支隊攻佔安慶,接著在海空軍配合下突破馬當要塞,沿路打垮十幾個雜牌師, 佔領九江,完成了戰爭序幕 。8月1日,岡村寧次正式下達進攻命令。當時,他手裏南昌會戰有3個師團一個旅團,還有2個師團在增援中。他決心以波田支隊鎮守,以第6師團沿長江北岸而上攻武漢,集中2個師團沿南潯線攻取南昌,然後西進大迂回至岳陽,切斷合圍陳誠第六戰區的27個軍。但是他的算盤打錯了,先是101師團被中國軍隊引誘偏離了進攻主線,一頭扎進西部山地和中國軍隊拼起了消耗,接著準備迂回薛岳兵團後方的106師團又因為迷路而被中國軍隊包圍,傷亡慘重。岡村用增援的2個師團解圍後,不得不重新修訂自己的作戰計畫,放棄了大迂回戰略,改用第6、第9、第27共3個師團的強大兵力沿江而上,在海空軍的支援下,突破田家鎮要塞,擊退沿途的張發奎,李品仙兩兵團,終于搶佔武昌。

1939年4月,他搶在中國軍隊發動四月攻勢之前,發動了以奪取南昌為目標的南昌會戰。面對羅卓英集團的10個軍20萬人和橫在進軍道路上的三條寬闊的河流,他不惜違抗總參謀長閒院宮載仁親王元帥的意志,力主用101、106兩個連吃敗仗的軟弱師團作主力,具體戰術上他在3公裏寬的突破口上集中了250門重炮 ,並集中了130輛坦克在空軍的掩護下作為先鋒單獨突破,結果七天就佔領了南昌。要知道德國閃擊波蘭都在這半年以後 ,光憑做出這個計畫和決斷他就可以列入日本名將之列。

在對華政策上,他反對建立汪精衛政權,認為這樣一來就會刺激重慶國民黨政權,逼其走上絕死抗戰的道路。他反對日本人在佔領區內擔任各級官員,而主張以華製華,要給中國人以“尊嚴”。他提出“討蔣愛民”的口號,不斷分化抗日勢力。 當時他了解到日本軍隊發生了強奸案,軍法官以證據不足和對方未告發為由替犯罪的軍人辯護,他勃然大怒,以戰爭期間哪有弱勢的被害人敢告發為由嚴懲了罪犯。1939年夏季, 岡村寧次完成了他的研究成果,製定了對中國第五、第九兩戰區施以政、戰謀略的方案和指導大綱。其核心思想是:以政治、軍事和派遣特務等各種手段,策反雜牌軍,孤立以黃埔軍校少壯系為主的中央軍,然後殲滅中央軍。其計畫要領是: 一、對第五戰區的敵軍(指中國軍隊),置重點于策動廣西、四川軍隊反叛,借此使全戰區走向崩潰;其次對該戰區的中央軍及其旁系軍加以影響,也要不失良機進行工作。 二、對第九戰區之敵(指中國軍隊),可對四川軍及遊擊旁系軍施以懷柔工作,對其他軍隊(直系軍以外)進行積極的謀略宣傳,引導其喪失戰爭意志和走向投降、逃亡…… 三、任務分擔:第6師團對楊森軍策反工作;第33師團對王陵基軍策反工作;軍特務部擔任對五戰區的四川軍的策反謀略工作,為此應接受有關師團長的援助。在大力開展策反工作的同時,岡村寧次又製定了《江南作戰指導大綱》,將第九戰區的中央軍列為武漢日軍的打擊重點。大綱的中心意圖是:以奇襲手段,盡量在短期內殲滅中央軍。

接著在5月和9月他又發動了對中國第五戰區的襄東進擊戰(隨棗會戰)和對第九戰區的湘贛會戰(第隨棗會戰一次長沙會戰)。 襄東進擊戰他3個師團一個騎兵旅團面對李宗仁20個軍30萬人,湘贛會戰他 4個師團對薛岳52個師。共同的特點是,在寬大的正面上長途奔襲,窮追猛打,以消滅對方骨幹兵團為目標,(在江北是湯恩伯軍團,在江南是關麟征集團)不以佔領地域為目標,速進速退。均因作戰兵力不足和作戰地域限製而沒能完成任務。這表明日本軍隊已經陷入了他們最害怕的持久戰中。

岡村因此對大本營總參謀部的限製擴大作戰地域的方針大為不滿,也不認為板垣征四郎的誘降會有作用,他上書胡說什麽:“敵軍抗日勢力之中樞既不在于中國四億民眾,亦不在于政府要人之意志,更不在于包括若幹地方雜牌軍在內之200萬抗日敵軍,而隻在于以蔣介石為中心、以黃埔軍官學校系統的青年軍官為主體的中央直系軍隊的抗日意志。隻要該軍存在,迅速和平解決有如緣木求魚。。”他要求大舉增兵一逞,由于他的上書和日本的大方針有沖突,他被調離前線,回日本當軍事參議官,坐了一年冷板凳。

華北司令

1941年4月,岡村寧次被授予上將軍銜。不久,被天皇欽點出任華北方面軍的司令,當時,華北方面軍人員24.5萬名, 馬匹5.2萬頭,重炮740門 , 汽車8000輛, 各種彈葯1會戰份 糧秣一月份餘。是日本最大的一個戰略集團。他在北京郊外的翠明庄,集中一段時間分析了前任失誤的原因,認為:華北方面軍歷來高度分散部署兵力,平均每3平方公裏才2個人。由于缺乏確切定期的肅正目標,常常變成靜止的防御。日軍如不主動討伐、則中共方面也不進犯。乍看起來,相安無事,宛如締結了互不侵犯條約。但在雙方共存期間,中共卻在民眾中秘密進行工作,充實其力量,一旦時機成熟,即可一舉轉向進攻。百團大戰就是例證。因此,日軍施策的目標,應是採取主動進攻的有計畫的措施,要劃分地域,限定時間鞏固治安地區,隱蔽準治安地區的兵力,有計畫進入治安地區,並以剩餘的兵力向未治安地區挺進,使之向準治安區發展。最終目標是把華北1億民眾拉到日方。按照這樣步驟去做,既不宜急于求成,也不可坐失時機,必須要有針對性的戰法。岡村寧次稱,八路軍如附骨之蛆,葯勁兒一過便又迅速生長,因此決不能放松對八路軍的打壓。他計畫用三年時間把日軍實際控製地區由10%提升到70% 。他判斷是否是治安區的標準很簡單,從中國姑娘的眼神可以看出當地的治安情況的好壞,第一、絕對見不到姑娘的蹤影。系懼怕日本兵的佐證,為“治安不好”。第二、對我們的汽車、卡車感到稀奇而遠遠地從視窗眺望。為“治安稍好”。第三、在上項情況下,走出家門口眺望,中國姑娘神態自若地走在有日本兵往來的街道上,為“治安良好”。

薛岳薛岳

1941年,岡村寧次調集數萬日軍,開始對中共領導的敵後根據地進行殘酷的大“掃蕩”,即鐵壁合圍、鐵滾掃蕩,同時在根據地大搞“三光政策”,並將這一政策推向了極致,造成約270萬平民的死亡,但他在戰後所寫的回憶錄中卻狡辯道,他提出的口號是“不殺、不搶、不淫”的三不政策。根據史學家研究,“三光政策”早于“三不政策”2年就開始執行實施了,而1943年3月日軍”三不“政策出籠後,日軍也並未完全執行,而”三光政策“仍在日軍中執行。 國民黨系軍隊受不了壓力,光投降的就有40餘萬,這些投降將領也很有歪理,他們在北初次見到岡村時就說:“我們不是叛國投敵的人,共產黨才是叛逆,我們是想和日軍一齊消滅他們。我們至今仍在接受重慶的軍餉,如果貴軍要與中央軍作戰,我們不能協助,這點望能諒解。”這時八路軍陷入很被動的局面,喪失了一半根據地和人口,平原富庶地帶全部變成遊擊區,總兵力由40萬減至30萬。太行山上的前方總部被日軍特種部隊突襲,參謀長左權戰死。彭德懷後來曾深有感觸地對部下們說:“岡村寧次是一個比多田駿更為毒辣、更為老練的對手。他有很多本事,能實事求是,細致周密。每次進攻,他都要調查半年之久,做準備工作。沒有內線發動配合‘維持’他不進行‘蠶食’。他不出風頭,不多講話,對部下不粗暴,你從他的講話裏看不出他的動向來。他經常廣泛收集我們的東西,研究我們的東西,是歷來華北日軍司令官中最厲害的一個。”由于日本太平洋戰場陷入困境,華北的日軍不斷被抽調,八路軍終于堅持了下來。

侵華日軍總司令

岡村寧次1944年,日軍計畫打通大陸交通線,責成華北方面軍提出方案,這雖然不是岡村所主張的西安-成都作戰,但他還是認真作了準備,其實他早在1941年秋就在黃河南岸奪得了一個橋頭堡作為突破口,並不惜代價保持了兩年之久。鑒于中國軍第一戰區40萬眾分為蔣鼎文和湯恩伯兩個集團,而華北日軍140個大隊隻能動用一半約12萬人。他預計先消滅作為機動兵力的湯集團,然後再消滅以洛陽為中心的蔣鼎文守土部隊。針對湯恩伯喜歡打運動戰,而且喜歡趁日軍退卻時集中兵力突擊一翼的習慣,岡村命令內蒙的戰車第三師團秘密南下,部署在戰線後方,準備在湯恩伯反攻的時候給他當頭一棒。結果戰場情勢發展完全符合他的預計,湯的反攻剛剛顯出模樣就被打垮了。岡村也由守土的華北方面軍司令調任進行大規模機動作戰的第六方面軍司令。在到達武漢上任的時候,他驚訝的發現華南的製空權已經被中美空軍所奪去,武漢的軍用倉庫都被炸掉,連他要去廣州都要繞道台灣,他冒險在夜間從南昌去廣州視察,但他的下任岡部直三郎飛這條航線的時候就被擊傷。在進行桂柳作戰的時候,由于11軍司令橫山勇不執行命令,為爭功搶先佔領了柳州,破壞了他的大包圍聚殲中國軍隊的計畫,作為前任11軍司令並率領11軍打下武漢的他以鐵腕整飭軍紀,把11軍從軍長到師長到作戰參謀一個不留全部撤換,顯示了他的雷霆手段。

由于岡村寧次在侵華戰爭中,為日本帝國立下赫赫戰功,1944年11月,日本政府升任他為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此時的岡村看到戰爭不利,曾透過偽軍總司令希望與蔣介石政府進行講和。正當岡村寧次一心要帶領八十萬侵華日軍準備進行“玉碎”決戰時,1945年8月12日,岡村寧次收到了東京大本營密電,此文的核心內容透露了準備接受投降的實情,岡村寧次看了這封電報感到“真是晴天霹靂”。岡村寧次立即向陸軍大臣和參謀總長發了電報,要求拒絕《波茨坦公告》,繼續作戰,岡村寧次對于發動和進行侵略戰爭的熱情可謂“矢志不移”。8月15日10時10分,岡村寧次接到了東京發來的關于“天皇陛下已決定接受《波茨坦公告》”的陸第68號密電。他心中頓時明白了,戰敗投降已成定局,除謹遵詔命外恐別無他策了。11時過後,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兩千餘名日軍官兵,按平時遙拜天皇的隊形,在南京市鼓樓廣場東面集合,聆聽天皇親自播講的投降詔書。

侵華失敗

中國戰區受降儀式日軍大本營在下達投降命令的同時,給了岡村本人一個密令,要他考慮率部向中國共產黨投降,促成國共內戰,以利于日本復興,岡村沒有直接執行這個命令,他故意向何應欽建議,保留50萬日軍幫國民黨守衛華北,這個建議由于太過荒唐同樣被蔣介石否決了,但他卻因此被蔣介石看重。1945年11月6日,國民政府在光復後的南京設立“戰爭罪犯處理委員會”。當月,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公布戰犯名單,岡村寧次被列為第一號戰犯。國民黨戰敗前夕,湯恩伯安排岡村寧次乘“維克斯”號輪船駛離上海黃浦港,回到日本。駐日美軍特地在他駐地為他升起日本國旗,表示既往不咎。

岡村寧次判決文(節錄):

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判決,三十七年度戰審字第二十八號

岡村寧次,男,年六十六,日本東京人,前日本駐華派遣軍總司令官,日本陸軍大將,被告于1944年11月26日,受日軍統帥之命,充任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所有長沙徐州大會戰日軍之暴行,以及酒井隆在港粵,松井石根、谷壽夫等在南京之大屠殺,均系發生在被告任期之前,原與被告無涉。且當時盟軍已在歐洲諾曼底及太平洋塞班島先後登入,軸心既形瓦解,日軍陷于孤立,故自被告受命之日,以迄日本投降時止,閱時及各該轄區之直接監督長官落合甚九郎、菱田元四郎等負責,該落合甚九郎等業經本庭判處罪刑,奉準執行有案,此項散處各地之偶發事件,既不能證明被告有犯意之聯絡,自亦不能使負共犯之責。綜上論述,被告既無觸犯戰規,或其他違反國際公法之行為,依法應予諭知無罪,以期平允。.....1949年1月26日

人物評價

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的彭德懷曾在工作報告中說:“岡村這個家伙,是很厲害的一個人,他有許多地方也值得我們學習的。山田醫生告訴我,他是日本三傑之一(合區川、東條),要註意他,這使我得了些益處。岡村有很多本事,能實事求是,細致周密。每次進攻,他都要調查半年之久,做準備工作。沒有內線發動配合‘維持’,他不進行‘蠶食’。他不出風頭,不多講話,不粗暴,你從他的講話裏看不出他的動向來。他經常廣泛的收集我們的東西,研究我們的東西。他是朝鮮、東北的副參謀長,老練得很,是歷來華北駐屯軍6個司令官裏最厲害的一個。”

軼事典故

1944年1月,一架日軍飛機因機械故障墜落在山東解放區昌邑縣東利漁村附近,當地民兵發現後,活捉了這架敵機的飛行員。

渤海軍區敵工部門經過審訊查明,日軍飛行員名叫山田井馬,是日軍陸軍航空兵駐山東一個飛行聯隊的中尉飛行員。令人沒想到的是,他還是侵華日軍華北派遣軍司令岡村寧次的遠房侄子。

1944年1月7日這一天,他奉命駕機去青島,途中飛機因發生機械故障而墜落在東利漁村附近,被抓個正著,成為日軍在山東戰場少有的被俘飛行員。

由于山田井馬失蹤後日軍派出大批兵力四處搜查,看守部隊不得不經常轉移。每當夜裏通過日軍的封鎖溝時,山田井馬總是趁靠近炮樓時拼命掙扎,想方設法弄出聲響企圖引起日軍註意,直至轉移到解放區中心地帶,他的逃跑企圖才有所收斂。對于山田的“逃跑”,八路軍並沒有對他施行任何懲罰,反而依舊優待他。漸漸地,山田井馬感覺到共產黨八路軍與他了解的其他中國軍隊不一樣,逐漸消除了恐懼心理,也打消了逃跑的念頭。

在關押期間,渤海軍區“日人反戰同盟支部”的領導和一些被俘的日軍反戰人士也對山田井馬做了許多工作。山田井馬的思想轉變很快,與八路軍官兵的關系日漸緊密。他甚至還教敵工幹部和看押戰士學習一些瓦解日軍的陣前喊話。這些喊話後來在與日軍對陣時經常被用到。

山田井馬墜機後,日軍多次搜救無果。無奈之下,日軍便派出飛機多次投撒傳單,宣稱隻要釋放被俘的飛行員,他們願以大批武器進行交換,也可以另提條件。

針對日軍的多次要求,渤海軍區決定用山田井馬換回被俘的渤海行署公安局長李震和臨淄縣長李鐵鋒等10餘人,並盡量擴大交換我方被俘人員的數量。雙方很快達成了戰俘交換協定。按照協定,日軍先行第一批釋放了李震等10多人,並贈送了一批武器彈葯,我方則遵照協定釋放了山田井馬。隨後,日軍按照協定又釋放了第二批我方作戰被俘人員30多人。這是中國抗戰史上少有的交換戰俘事件,八路軍和抗日政府達到了預期的目的。

據有關資料和當年的老戰士回憶,山田井馬回去後一再拒絕再次駕機作戰,他不願再與八路軍和中國人民為敵,也拒絕其父輩要他對被俘期間所受的“赤化”“洗腦”進行“反省”。最終,他被派往東南亞戰場與美軍作戰,戰死在馬來亞前線。

我軍被俘人員獲釋後,繼續戰鬥在對敵鬥爭的最前線。臨淄縣縣長李鐵鋒在出獄後帶領地方武裝連續端掉了十餘個日軍炮樓,並粉碎了日偽軍發起的報復性“掃蕩”。公安局長李震帶領鋤奸隊員深入虎穴鎮壓了一批罪大惡極的漢奸,給敵偽政權以沉重打擊。對此,當地漢奸頭目曾一度抱怨日軍不該為搭救飛行員而“放虎歸山”,日軍也後悔不已。

​大事年表

1884年5月15日 生于東京市四谷區坂町,為德川幕府武士後裔。

1898年8月 入東京陸軍幼年學校,畢業後考入陸軍士官學校。

岡村寧次岡村寧次

1904年10月 由陸軍士官學校第16期畢業,被授以步兵少尉,任步兵第一聯隊補充隊小隊長。

1905年4月 轉任步兵第四十九聯隊,參加日俄戰爭。

1907年12月 晉升為步兵中尉,調任陸軍士官學校中國留學生隊區隊長。

1910年12月 入陸軍大學深造。次年4月,與星野理枝結婚。

1913年11月 由陸軍大學第25期畢業,任步兵第一聯隊大尉中隊長。

1914年8月 調任參謀本部戰史課參謀。次年2月,為編纂日德戰史被派赴青島蒐集資料,此系他第一次踏入中國土地。

1917年2月 被擔任北洋政府軍事顧問的青木宣純中將選為助手,此後在北京工作兩年多。

1919年7月 晉升為步兵少佐,調至陸軍省新聞班工作。

1921年6月 赴歐美考察,並于同年10月在德國與永田鐵山、小煙敏四郎、東條英機等立志“改革”的青年軍官,結成“巴登巴登盟約”。

1923年3月 轉任參謀本部中國課參謀,同年8月晉升為步兵中佐。

1924年1月 抵上海任日本領事館武官。次年底,被孫傳芳聘為軍事顧問。

1926年1月 其妻理枝病故,卒年35歲。

1927年3月 回國。同年7月晉升為步兵大佐,轉任步兵第六聯隊聯隊長。

1928年5月 濟南事件發生,率第六聯隊前去增援,但駐扎于青島。8月,由青島調回參謀本部任戰史課長。1930年8月 轉任陸軍省人事局補任課長。

1932年1月 上海“一二八事變”爆發。2月,任日本“上海派遣軍”副參謀長;4月,晉升為陸軍少將;8月,轉凋到中國東北任關東軍副參謀長。

1933年1月 指揮關東軍進攻熱河等地。5月,代表日方簽訂《塘沽協定》。

1935年3月 調任參謀本部第2部(情報)部長。

1936年3月 晉升為陸軍中將,並就任第2師團師團長。

1937年1月 與加藤結婚。4月,率第2師團赴東北。

1937年7月 盧溝橋事變發生,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

1938年7月 由中國東北調至華中,擔任日第11軍司令官,指揮進攻武漢等。

1940年3月 回國任軍事參議官。轉年4月,晉升為陸軍大將。

1941年7月 就任日華北方面軍司令官。此後,指揮日偽軍對華北各抗日根據地進行了多次“掃蕩”作戰。

1941年12月8日 日本聯合艦隊偷襲美國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

1942年6月 日軍在中途島戰役中受到重創,太平洋戰場主動權轉入盟軍之手。

1944年1月 為了加強中國大陸的日軍與南洋日軍的聯系,日大本營製定打通平漢、粵漢和湘桂鐵路的“1號作戰”具體計畫。4月一5月,岡村指揮華北日軍發動河南作戰一佔領鄭州、洛陽。

1944年8月 轉任日第6方面軍司令官,指揮日軍進攻廣西。11月,相繼佔領桂林、柳州、南寧等地。

1944年11月下旬 就任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指揮除東北和台灣之外的全部侵華日軍。

1945年3月下旬至4月底 命令以日第12軍為主力,發動老河口作戰,並佔領豫西鄂北一些重要城鎮。

1945年4月下旬至6月上旬 令第6方面軍發動芷江戰役,遭到挫敗。

1945年7月26日 中、美、英三國《波茨坦公告》發表,敦促日本無條件投降。

1945年8月 美國于6日在廣島投下第1顆核子彈;8日,蘇聯宣布與日本處于戰爭狀態,9日零時起百萬蘇軍向中國東北突入;9日上午,美國向長崎投下第2顆核子彈。

10日,日本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15日,天皇發表停戰詔書,宣布無條件投降。

1945年9月2日 盟國在停泊于東京灣的美國“密蘇裏”號戰列艦上舉行受降儀式。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陸軍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大本營在投降書上簽字。

1945年9月9日 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在南京舉行。岡村寧次代表其“中國派遣軍”和駐台灣、越南北部的日軍在投降書上簽字。

1945年9月12日至1948年3月底 岡村先後以“中國戰區日本官兵善後總聯絡部長官”和“聯絡班代”等名義,被中國政府軟禁在南京,除協助遣返日軍、日僑外,還充當國民黨軍事當局的秘密軍事顧問。

1948年3月底 被解往上海候審。1948年8月中旬 被正式送進上海戰犯監獄,但不久以“保外就醫”名義被監視居住于上海黃渡路秘密住所。

1949年2月 被國民黨軍事法庭審判為“無罪釋放”,旋即返回國內。

1950年底 被蔣介石聘為台灣“革命實踐研究院”高級教官,此後多次到台灣講學、訪問。同年,還擔任日本右翼勢力“日本戰友會”副會長等。

1962年4月長子 岡村忠正病死,時年49歲。

1963年4月 應日本防衛廳戰史室要求,抱病整理個人日記和撰寫回憶錄,于1965年初完成。

1966年9月 病死,卒年82歲。

相關信息

未被判死刑的相關傳聞

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之後,日本本部指示岡村寧次將所轄地武器裝備盡數交付中共八路軍,以期攪亂中國政局,可讓日本減輕部分壓力。同期蔣介石亦有指示:維持所轄地秩序,等待國軍接收佔領區。岡村寧次權衡利弊決定聽從蔣介石指示,並與蔣達成交接防區後讓參戰部隊盡快回國的條件,期間大部分犯有屠殺暴行的中下級軍官及士兵均未得到應有的審判。傳聞他在日軍投降後的合作態度與抗日戰爭期間對華北共產黨的清剿成果,使得蔣介石對其身為中國戰區最高負責人的戰爭責任並未加以追究。

岡村寧次與五卅運動

1925年,中國爆發了五卅運動,在上海領事館工作的岡村寧次在日本政府與中國親日派軍閥間穿針引線,破壞這場運動,並打壓排擠英國的在華商業利益。

岡村先唆使英國人出面鎮壓工人運動,引發中國人的反英情緒,同時岡村代表日本政府背地裏資助“沙基慘案”後成立的一些罷工組織,使得日本從這場反帝愛國運動中先行脫身,擺脫了成為運動所針對的帝國主義對象的困境。6月23日“沙基慘案”後,華南等地大規模抵製英貨,日本商品乘虛而入,奪取英國在華市場份額,導致1925年日本對華出口總額,在五卅反帝愛國運動的大背景下反而較前一年成長了12%。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