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曲

岔曲

岔曲是八角鼓中最原始曲種,為單弦演唱中的一部分,它起源于清初滿族八旗子弟的日常娛樂,興盛于乾隆朝,流行于北京城內外。岔曲是八角鼓、單弦的主要曲調,用作曲牌聯套體的曲頭和曲尾;同時也可單獨演唱。是乾隆年間流行于北京曲藝班社"檔子"裏的一種俗曲,有平岔、慢岔、起字岔、垛字岔、西岔、數岔等多種曲調,內容多是模擬女性第一人稱的情歌。清末民初以後,岔曲作為單弦演員在演唱正式曲目之前加演的小段。

  • 中文名稱
    岔曲
  • 起源
    清初北京
  • 流行地
    北京城區及郊區
  • 興盛時期
    乾隆時期
  • 唱腔結構
    一段六句或八句
  • 曲詞句式
    長短句

​起源

岔曲岔曲

岔曲起源于清初北京,流行于北京城區及郊區。早期岔曲到乾隆時期已興盛。岔曲的基本句式是6字句,也可加襯句,比較靈活。演唱方式有1人獨唱和2人分飾正旦、小旦的對唱,還有一種穿插其他曲牌的聯曲形式,稱為群曲,由多人齊唱、輪唱,其曲體俗語稱腰截。曲詞多為詠贊體,借以抒發意興。

關于岔曲的起源,在單弦藝人中有兩種說法:

一說來自乾隆征西凱歌。崇彝《道鹹以來朝野雜記》有載:“文小槎者,外火器營人。曾從征西域及大小金川。奏凱歸途,自製馬上曲,即今八角鼓中所唱之單弦雜排(牌)子及岔曲之祖也。其先本曰小槎曲,減(簡)稱為槎曲,後訛為岔曲,又曰脆唱,皆相沿之論也。此皆聞之老年票友所傳,當大致不差也。”民國時期齊如山《故都百戲圖考·八角鼓》篇亦從其說,不過文小槎易為寶小岔,所據是清末單弦藝人德壽山的口碑材料。德壽山曾說,“岔曲之起源為阿桂攻金川時軍中所用之歌,由寶小岔(名恆)所編,因名岔曲,又稱得勝歌。”

另一說認為是從昆曲、高腔岔支而成。如單弦藝人李燕賓認為,“所謂岔曲者,乃岔支于昆曲、高腔之義,岔曲之岔,非寶恆之名也。”民國三十二年(1943)李鑫午在<岔曲的研究>中,肯定李燕賓的說法“可信程度為大”,並明確指出:“岔曲初名脆唱,衍名岔曲,脆唱又分岔曲、琴腔、蕩韻三支……現在所通行者,隻琴腔、岔曲二支而已。”

表演方式

岔曲岔曲

岔曲的表演方式有三種,大多是一人自擊八角鼓演唱,一人操三弦伴奏(也可以無三弦伴奏);也有二人操八角鼓演唱的;還有集體演唱的“群曲”形式。張次溪在所著《人民首都的天橋》(1951年版)中說,岔曲“嘉道前,每旗族家庭宴賀,父老多率子弟唱奏,子弟之名,蓋本于此。……至今之專以此曲登場為業者,仍然如是,坐弦立歌,是其遺意”。 群曲形式早期由阿桂部征西軍人帶回,演唱贊頌武功的贊歌,先在清宮廷中流傳,後流入旗籍子弟中間。演唱時,全班演員衣冠整肅,各持八角鼓或其他鑼鼓樂器,排列成行,彈弦者坐于中間,主唱者一唱眾和,有齊唱,有輪唱,鑼鼓齊鳴,氣象庄嚴,多唱《八仙慶壽》、《大秋景》之類曲目。

清乾隆年間岔曲還有平岔帶戲的形式,主要由優童演唱,分正旦、小旦角色,極艷麗之能事。這種拆唱形式,實為後世牌子曲拆唱之濫觴。清代中葉,岔曲班社很多,後漸衰落,到同治、光緒之際,業此者僅剩七八班。到民國初,岔曲已經完全融入單弦牌子曲,為其重要組成部分,偶作單獨節目演出,而不再作為一個獨立曲種存在。

藝術特點

早期岔曲並不復雜,演出非常簡單,除了作為戰爭歸來的凱歌演唱,多以詩詞歌賦、風花雪月、才子佳人、功名利祿等為主要演唱內容。作者都是當時的八旗子弟、文人墨客,雖然是娛樂,但他們玩得非常專業。當時那些旗人會花很多錢,請老師、請樂隊,出資展示自己的藝術,因此岔曲的每個唱段都是一首美麗的詩,唱腔也很好聽。

最早岔曲是自彈自唱,一個人彈弦子,沒有八角鼓。後來為了方便表演就改成有伴奏的。岔曲演奏樂器為三弦和八角鼓,每段時間最多超不過五六分鍾,一段六句或八句,故又有“六八句”之稱。

後來,隨著社會文化環境的不斷變遷,岔曲內容也不再局限于文人騷客的文字遊戲,而是加入了不少民間的故事性情節,曲調也分為平岔、慢岔、起字岔、垛字岔、西岔、數岔等多種形式。

唱腔結構

岔曲岔曲

岔曲的基本唱腔結構是一段六句或八句,故又有“六八句”之稱,分曲頭、曲尾兩部分,中間有一個大過門。曲頭、曲尾中間也可以加數子、牌子,使一段的篇幅擴充到十數句、數十句。中間隻加一個牌子的,叫“穿心岔曲”;如果這個牌子是〔黃鸝調〕、〔石韻書〕,就徑直稱為“黃鸝調”、“石韻書”了。曲頭、曲尾中間加三個牌子、最多四個牌子的,叫作“腰節兒”(一作“腰截兒”)。

曲詞句式

岔曲岔曲

岔曲的曲詞句式是長短句,有七字句、四字句,嵌入五、七、十字的小對句(即“數子”)等,並加入嵌字、村字。每段唱詞設六個“過門”,加上前奏曲,共七個過門,中間有一個“臥牛”。

《單弦表演藝術》(譚鳳元口述)說:“臥牛又稱臥拗,實際是腔調上的一個頓挫,也可以說是一個重疊。好多人愛聽岔曲的臥牛。臥牛是把一句完整的句子切開,使它詞句不完整,並且把下半句第一個字先唱出來,隨著就彈過門,給人一種懸念。彈完第五個過門,接著把過門前面那個字重一下(或者不重字)再唱完下面的詞句。”

如六句脆唱岔曲<春景>:“春至河開,綠柳時來(過門),梨花放蕊(過門)桃杏花開,遍地萌芽在土內埋(過門),農夫鋤刨(過門)耕春麥,牧牛童兒就在竹(臥牛)竹林外,漁翁江心撒下網,單等那打柴的樵夫,暢飲開懷(過門)。”岔曲按十三道轍葉韻,每段唱詞都是一韻到底。

篇幅

岔曲岔曲

岔曲的篇幅有大小之分,小岔曲又名脆岔,短小精悍,不帶數子,有詞脆、腔脆、板頭脆的特點。聽來明朗脆快,節奏鮮明,悠揚悅耳。 從小岔曲中分出一種“平岔帶數”,即在曲詞中插入一處數板演唱的連續嵌句。演唱時樂器大三弦反復彈奏516155516153,用來烘托曲詞所表達的內容。小岔曲還有一種“起字岔”,唱腔優美,有很多變化。其特點是在曲調的開頭,用長滑音散板起唱,行腔悠揚平衡、徐緩深沉、高低跌宕、錯落有致,韻味濃鬱。代表性曲目有《晚霞》等。

小岔曲中還有另一種“蕩韻岔曲”,唱腔婉轉動聽,音樂性較強。代表性曲目有《怕到黃昏》等。

大岔曲又名長岔,在曲詞中嵌入一長串用數板連線的嵌句。演唱時節奏明快,唱腔多變,高低起伏,一氣呵成,形成了特有的北京韻味。《風雨歸舟》是其代表性曲目之一。

主要曲調

岔曲音樂取材于民間曲藝、小調和戲曲。

主要曲調有〔平調韻〕、〔蕩韻〕、〔黃鸝調〕、〔石韻〕、〔硬書〕等,所插用的牌子很多,大都為單弦牌子曲所用,如〔南鑼北鼓〕、〔羅江怨〕、〔馬頭調〕、〔銀紐絲〕、〔秧歌調〕、〔剪靛花〕、〔數唱〕等等。

傳統曲目

岔曲岔曲

傳統岔曲曲目數量較多,按曲詞內容,可以分為六大類: 一、描寫<strong>四季</strong>天然景色和<strong>田園風光</strong>,如《春景》、《秋景》、《踏雪尋梅》等;

二、<strong>才子佳人</strong>抒發情意的,如《換卻羅裙帶》、《怕到黃昏》等;

三、各種贊、賦,如《贊松》、《贊劍》、《清明賦》、《秋聲賦》等;

四、根據<strong>小說</strong><strong>戲曲故事</strong>改寫的,如《太虛幻境》、《瀟湘館》、《拷紅》等;

五、描摹景物及遊戲文字,如《說風不露風》、《曲牌名》、《百戲名》、《反風雨歸舟》、《反贊劍》等;

六、喜慶賀詞,如《喜千秋》、《喜報三元》、《福增壽添》等。民國二十四年(1935)故宮博物院曾出版過《升平署岔曲集》。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又編演了一批新岔曲,流傳較廣的有《有這麽一個人》、《紅軍過草原》、《志願軍英雄贊》、《怕》等。

岔曲的進化

岔曲岔曲

岔曲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繼寶小岔後,出現過許多曲師和唱家。乾隆時楊米人《都門竹枝詞》雲:“同樂軒中樂最長,開來軸子未斜陽;打完八角連環鼓,明慶新班又出場。”

可見岔曲演出之盛,而這些唱軸子的演員姓名都沒有留下來。單弦牌子曲興起之後,演唱單弦牌子曲的名家司瑞軒、德壽山等,也都是演唱岔曲的達人。到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擅唱岔曲的隻剩下屈祥利、王貞秀、廣紹如、阿鑒如等十餘人。

後來,隻是單弦牌子曲演員在上場後先唱一段岔曲,試試絲弦高矮,調定調門兒。然後,再正式演唱單弦牌子曲節目。單弦牌子曲著名演員榮劍塵、譚鳳元、曹寶祿等都擅長演唱岔曲。北京還有很多岔曲愛好者,經常業餘聚會,演唱岔曲,堅持多年不斷。

曲種名家

排名不分先後:

司瑞軒;德壽山;屈祥利;王貞秀;廣紹如;阿鑒如;榮劍塵譚鳳元;曹寶祿。

代表性作品

岔曲岔曲

<春景>、《秋景》、<踏雪尋梅>、《換卻羅裙帶》、《怕到黃昏》、<贊松>、《贊劍》、<清明賦>、《秋聲賦》、《太虛幻境》、<瀟湘館>、《拷紅》、《說風不露風》、《曲牌名》、《百戲名》、《反風雨歸舟》、《反贊劍》、《喜千秋》、《喜報三元》、《福增壽添》、《升平署岔曲集》、《有這麽一個人》、<紅軍過草原>、<志願軍英雄贊>、《怕》、《都門竹枝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