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毓英

岑毓英

岑毓英(1829年-1889年),字顏卿,號匡國,廣西西林人,中國清末大臣。

岑毓英早年參加鎮壓金田起義,成功談判回民軍,後來率軍鎮壓杜文秀起義軍和苗民軍陶新春和陶三春部,參加中法戰爭抗法援越,後撤軍回國,曾會勘邊界。

岑毓英先後署理宜良縣、澄江府。後遷雲南布政使、雲南巡撫、貴州巡撫、雲貴總督。1889年6月6日,岑毓英病逝于昆明,清廷追贈他為太子太傅,謚"襄勤"。

  • 中文名稱
    岑毓英
  • 別名
    字顏卿,號匡國
  • 國籍
    大清
  • 民族
    壯族
  • 出生地
    廣西西林那勞寨
  • 出生日期
    1829年6月26日
  • 逝世日期
    1889年6月6日
  • 職業
    雲南巡撫,貴州巡撫,雲貴總督
  • 主要成就
    在貴州進行改革,整飭吏治組織宣光攻城戰,取得臨洮勝利
  • 代表作品
    《岑襄勛公遺集》,《岑襄勤公年譜》
  • 追贈
    太子太傅
  • 謚號
    襄勤

人物生平

家世出身

1829年6月26日,岑毓英出生于廣西西林縣那勞寨,1666年,清政府將上林長官司改土歸流設西林縣,岑毓英就是原上林長官司岑氏土司的後裔。岑毓英才9個月時,母親就死了,由祖母鞠養成長。

求學之路

岑毓英4歲時每天就能認漢字幾十個,5歲進家塾破蒙。由于他讀書太用功,岑蒼松擔心兒子會積勞成疾,于是命他讀書之餘,演練武藝。

1842年,岑毓英自帶行李書籍,步行100多裏,到教育條件較好的雲南廣南府城讀書。1845年春夏間,岑毓英回西林應童試。先赴西林縣試取列第一名,再赴泗城府試取列第一名,最後赴奉議州院試取入西林縣學附生(秀才)第一名。院試結果公布時,廣西學正周縵雲特意讓岑毓英站到前面,表揚他取得的好成績,勸勉他要讀有用書、做不朽人,認為將來他可成"大器"。

鎮壓義軍

1851年,金田起義爆發,清廷下詔各地舉辦團練,西林縣令命岑毓英做西鄉團總。岑毓英捐出家資招兵買馬,以兵法訓練部眾。依靠這支團練,他在泗城府屬之西林、西隆、凌雲3縣境內鎮壓了幾支較小的農民起義隊伍。1853年,廣西巡撫勞崇光為他請功,"奉旨以縣丞選用",開始了他搏擊功名的政治生涯。1856年,太平天國達到政治上、軍事上的鼎盛時期,英國又乘機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正當中原逐鹿正酣之際,雲南杜文秀蓄發易服率義軍攻佔大理。岑毓英見天下大亂,自認在廣南多年,對雲南熟悉,于是募勇入滇,參加鎮壓雲南反清義軍。

岑毓英人物肖像岑毓英人物肖像

1863年,回民大起義爆發,布政使岑毓英率清軍大舉西犯,攻陷滇西大部分州縣,逼近大理。滇西回民軍頑強阻擊,同時又聯絡降而復起的滇東南回民軍馬榮、馬聯升部擾其後路,威脅省城,迫岑毓英率部回援,乘機奪回所失各城。

平步青雲

1857年1月,岑毓英會同都司何有保攻克紅岩,敘功賞戴藍翎。同年6月,雲貴總督恆春憂憤自殺,雲南巡撫舒興阿托病離任,布政使桑春榮兼護雲南督撫,雲南政局大亂。岑毓英感到前途渺茫,借口籌資募勇,返回西林蟄居。

1859年3月,岑毓英第二次募勇投滇。這一次,他以戰功先後署宜良縣知事、路南州事、澄江知府,代理雲南布政使。1868年3月28日,清廷任命他為雲南巡撫,1873年秋兼署雲貴總督,這樣岑毓英就成為當時中國8位封疆總督之一。

1875年,岑毓英正與英國人交涉馬嘉理案,接到那勞繼母憂的訊息,回籍守製。1879年,他到北京述職,被授予貴州巡撫職。在黔撫任上,岑毓英大刀闊斧整飭吏治,裁遣黔省冗員五成,限期出省;剩下五成,隨時察看甄別,公平處理。

1881年5月24日,岑毓英調補福建巡撫。1881年9月10日,東渡台灣,從基隆登入,查勘滬尾、鹿港,再由台北、淡水、新竹、彰化、嘉義依次行進。每到一地,接見紳耆,問民疾苦。年底,第二次渡台,督修大甲溪,寫下"甲溪如海闊茫茫,痛涉民間歷是傷。昔日帝封今有奠,狂瀾自此慶安詳"的詩句。他兩次渡台,開山撫番,疏浚大甲溪

援越抗法

1881年秋,岑毓英重返雲南,署理雲貴總督。當清廷命令西南封疆大吏預先討論"李寶議略辦法"三條以備臨時會議之用時,岑毓英首先答復:"疆界可分而北圻斷不可割,通商可許而廠利斷不容分,土匪可驅而劉永福斷不宜逐。"他的這些主張,直到中法戰爭結束都沒有改變。

1883年的時候,岑毓英想通過暗助越南三宣提督劉永福,讓他"越官守越地"。每月暗助劉永福軍餉5000兩以作為餉需,又撥賞銀2萬兩與劉軍。把滇軍自鑄的開花大炮,鏟去字跡,送給劉軍20餘尊。還想把派遣出關的滇軍,將旗幟號衣收回,讓劉永福派人管帶,餉銀、軍火仍然由滇省供給,這個建議沒有被清廷採納。

1883年12月24日,岑毓英統率20營1萬多人從昆明啓程。

1884年2月11日,抵越南家喻關,會見了一些越南官員和滇軍前線將領。因為李鴻章奏請清廷讓岑毓英統一指揮所有駐扎在越南的中國軍隊,于是2月15日清廷下令:"所有徐延旭統帶各營及調防諸軍,均著歸岑毓英節製調度"。但是,岑毓英認為軍情百變,不能遙製,多次要求辭去節製關外諸軍。

1884年3月,東線桂軍敗潰,逃回諒山。岑毓英認為,西線無險可守,又無東線桂軍牽製,于是把出關滇軍全部撤到中越邊境附近駐扎。因為沒有接到命令就撤退,清廷將岑毓英降二級留任處分。

1884年8月,法海軍突襲福建水師,攻佔台灣基隆、澎湖等地。1884年8月26日,清廷被迫對法宣戰。中法戰爭分東南沿海和越南兩個戰場。越南戰場又分東線、西線兩部分。東線由潘鼎新接替徐延旭任主帥,西線仍然由岑毓英任統帥。1884年9月1日,岑毓英第二次帶兵出關。這時,西線法軍收縮戰線,屯聚大軍守衛宣光,以阻滇軍東下。岑毓英打算先克復宣光,再攻太原,然後會合東線桂軍收復越南北圻。

宣光包圍戰,是岑毓英任西線統帥,親自指揮的最大一次攻城戰。從1885年的1月26日到3月3日,丁槐部4000人,唐景崧部2000人,何秀林部3500人,聯合攻城,滇軍死1000多人,傷2000多人。

與岑毓英有關的文物遺跡與岑毓英有關的文物遺跡

就在宣光城指日可克的時候,東線潘鼎新棄守諒山,敗退入關,法軍得以從東線抽調兵力西援。岑毓英不得不撤走包圍宣光的各支部隊,讓他們以地營、地雷陣跟法軍相持于宣光城附近。

3月23、24日,法軍以4000人圍臨洮府山圍社、田義甫的西線滇軍。滇軍李應珍伏壘堅守,覃修綱以精銳馳援,殲滅法軍600多人。

28日晚上11點半,西線法軍統帥波裏也把臨洮的失利報告了巴黎。29日,巴黎又獲悉東線法軍統帥尼格裏受傷、法軍撤出諒山的"又一個嚴重且悲慘的訊息"。這些訊息震撼了巴黎全城,30日,法國總理茹費理不得不宣布下台。

因病逝世

中法戰爭結束後,岑毓英參與中越兩國的劃界工作,讓幕僚趙藩以工筆楷書刻寫昆明大觀樓孫髯的180字"古今第一長聯"。

1889年6月6日,岑毓英病逝于昆明,清廷追贈他為太子太傅,謚"襄勤"。1873年的時候,岑毓英已在桂林購屋置地,所以死後葬在桂林城東堯山。

個人著作

著作有《岑襄勛公遺集》、《岑襄勤公年譜》等。

歷史評價

《清史稿》:毓英與滇事相終始,跋扈霸才,竟成戡定偉績,信乎識時之傑,能自樹立者已。

文獻記載

清史稿》卷四百十九

岑毓英,字彥卿,廣西西林人。諸生。治鄉團,擊土匪,以功敘縣丞。鹹豐六年,率勇赴雲南迤西助剿回匪。九年,克宜良,權縣事。十年,克路南,署州事,擢同知直隸州。進攻澂江,兼署知府。十一年,克澂江賊壘,破昆陽海口賊,迤西回匪連陷楚雄、廣通、祿豐,省城戒嚴。毓英赴援,同治元年,破賊大樹營。時總督張亮基引疾去,巡撫徐之銘主撫,回酋馬如龍通款,毓英往諭順逆,如龍獻所踞新興等八城,之銘奏以毓英攝布政使。尋以安撫功,加按察使銜,賜花翎。二年,回弁馬榮叛,戕總督潘鐸,毓英率所部粵勇一千,與弟毓寶等守藩署。之銘微服詣毓英,司道皆集,分兵守東、南門,密召馬如龍入援。如龍至,誅亂黨,馬榮跳走南寧,合馬聯升踞曲靖八屬。詔嘉毓英守城功,擢道員。

率師西剿,復富民、安寧、羅次、高明、祿豐、武定、祿勸、廣通、陸涼、南安諸城,及黑、元、永三鹽井,進搗楚雄。會東路有警,之銘檄回省,分兵克霑益、平彝。赴楚雄督攻,克其城。進復大姚、雲南、趙州、賓川、鄧川、浪穹、鶴慶,分道進規大理上下關。三年,克定遠,圍攻鎮南,大破援賊於普棚。馬聯升復陷霑益,犯馬龍,回軍破之於天生關。進攻曲靖,復馬龍、霑益。進克尋甸,擒馬榮、馬興才,克曲靖,擒馬聯升,並誅之。尚書趙光疏呈滇紳公啓,言毓英所向有功,特詔嘉勉,下總督勞崇光據實保奏。四年,肅清迤東,加布政使銜,賜號勉勇巴圖魯。

西路自毓英軍移去,所克諸城多復陷,僅存楚雄未失。毓英駐軍曲靖,護省城運道。五年,命署布政使,勞崇光至是始至滇受事,奏以提督馬如龍專辦西路,令毓英督剿豬拱箐苗。豬拱箐隸貴州威寧州,與海馬姑相犄角,山溪阻深,苗酋陶新春、陶三春分據之。糾聚苗、教諸匪及粵匪石達開餘黨,凡十數萬人,迭擾滇之鎮雄、彝良、大關、昭通,黔之大定、黔西、威寧、畢節,且及川疆,三省會剿久無功。毓英上書駱秉章,謂權不一則軍不用命,原率滇軍獨任,期百二十日覆其巢,授迤西道,署布政使如故。           六年,擢布政使。二月,師抵豬拱箐,令張保和、林守懷領二千人,由大溜口出二龍關後,掩襲吳家屯,自督三千人攻關。賊傾巢出戰,關後炮發,賊回救,毓英揮軍夾擊,三隘皆下,遂奪吳家屯,擒斬數千。賊自海馬姑來援,截擊之,斬其酋,餘賊反奔。令蔡標、劉重慶分軍圍剿海馬姑,克紅岩、尖山,賊援乃斷,遂逼豬拱箐老巢。賊以巨石自山顛墜下,驅牛馬突營,將士多傷亡,毓英督軍搏戰,斬悍酋,賊始卻。於營前掘深坎,賊所發石盡陷坎內,誘降倮人,得賊虛實,選敢死士二千,填壕以進,連破木城二,直搗其巢,縱火焚之,斬馘二萬,擒陶新春及其死黨,磔之,拔山男婦四萬餘人。乘勝合攻海馬姑,伏兵山前後,進毀賊壘三十餘,以噴筒環燒,擒陶三春及悍酋二百餘人,皆斬之,賊悉平。計自進兵至是,僅逾期四日,加頭品頂戴。

馬如龍剿迤西屢失利,勞崇光病歿,杜文秀大舉東犯,連陷二十餘城,省垣告急。是年冬,毓英自豬拱箐凱旋曲靖,先遣弟毓寶助省防。七年春,揚言師出陸涼,而取道宜涼、七甸,連破大小石壩、小板橋、古庭庵、金馬寺賊壘,進屯大樹營。馬如龍來會,人心始定。昆陽匪首楊震鵬夜渡昆明池襲省城,毓寶擊敗之,震鵬負創遁。進攻楊林,毓英鼻受槍傷,回軍省城,連破石虎關賊壘,擒賊渠李洪勛,擢授巡撫。附省賊壘猶繁,與之相持。總督劉岳昭初至滇,由馬龍進剿尋甸,失利,賊勢復熾。

​毓英疏陳軍事、餉事,略曰:“杜文秀竊踞迤西十有三載,根深蒂固。今擬三路進兵,一出迤南牽賊勢,一出三姚、永北斷賊援,大軍由楚雄、鎮南直搗中堅,使賊面面受敵,不能兼顧。臣選精銳六萬,更番戰守,既無停兵之時,亦免師老之患。兵勇無須外募,以本省兵剿本省賊,既習地利,復熟賊情。現在滇省兵勇鄉團已調集八萬有奇,擬俟附省逆壘肅清,認真裁汰,選定精銳,以資得力。滇省綠營額設馬步兵三萬七千數百名,承平日久,訓練多疏,將不知兵,兵不知戰。倉卒有事,則募勇以代兵;餉需支絀,不能不後兵而先勇。於是兵丁愈困,營務益弛。通省營兵所存不及十一,臣擬即此六萬人中,擇補營額,目前仍令隨征,事竣再飭歸伍。既有常業,自有恆心,責以成功,收效必速。滇省近年用兵,多藉鄉勇之力,擬按州縣之大小,定徵調之多寡,共編鄉勇四十營,分兩班隨營征討,餉銀仍由各地籌捐。兩年之內,迤西肅清,即可裁撤歸農。滇省兵勇,向於餉銀之外,每名月支米三鬥。現擬用兵六萬,每年共需米二十餘萬石,為數甚鉅。歷年皆按成熟田畝酌抽釐穀,約十分取其一二,資助軍食,與川之津貼,黔之義穀,名異實同。今請照舊抽收,並將近年可徵地丁抽糧,全數改徵糧米,如不敷用,再行籌價採買接濟,一俟軍事肅清,分別裁止。滇省綠營官兵俸餉,有閏之年,需銀七十萬兩有奇,無閏需銀六十四萬數千兩。現既易勇為兵,則餉銀較勇糧稍厚。倘因籌餉維艱,每月先給半餉,加以賞需軍火各費,約共需銀八萬兩。鹽課、地丁、釐稅之外,每月所短不過三四萬兩,應由外省協撥,較之向例協餉,有減無增。若發全餉,則每月應由外省撥銀六萬,較常例所增亦屬無幾。現在部臣指撥各省協滇軍餉,如浙江、廣東、江西,距滇較遠,籌撥起解,往返經年,緩難濟急。請飭改作京餉,另由川、楚等省應解京餉,改撥濟滇,兩無窒礙。至於選任鎮將,宜不拘資格,不惜情面,凡有能將三千兵以上,才當一面者,雖其名位尚卑,亦宜委署要職。其謀勇平常,僅止熟習營務,縱系實缺,另予差遣,勿使幸位。”疏入,下部如所議行。

八年春,賊酋楊榮率眾數萬踞楊林長坡,分黨踞小偏橋、十裏鋪、羊芳凹、牛街、興福寺,省城大震。毓英督諸軍分剿,奪回小偏橋諸處,復連敗之於蕭家山、鸚鵡山,擒斬逾萬,劃除省東賊壘百餘。西北兩方賊仍負隅拒守,毓英令副將楊玉科、總兵李維述等規迤西,與騰越義兵約期並進。於是副將張保和等克富民、昆陽,總兵馬忠等克呈貢、晉寧、易門、澂江、祿豐,玉科等克武定、祿勸、元謀、羅次、定遠、大姚,維述等克廣通、楚雄、南安及黑琅、元水諸井。凡悍酋劇匪,擒斬殆盡,省城解嚴,被詔嘉獎。

九年,澂江回復叛,踞府城,毓英率軍往剿,圍其郛,十年二月,克之。並拔竹園、江那諸賊巢,迤西軍亦克麗江、劍川、永北、鶴慶、賓川、姚州、鎮南諸城。疏言:“滇省前事之誤,東南未定,遽議西征,屢致喪師失地。今通籌全局,必先掃蕩東南兩迤,然後全軍西上,方無後顧之憂。”

十一年,迤東、迤西兩路悉平,西軍亦先後克復永昌、鄧川、浪穹、趙州、雲南、永平、蒙化及上下兩關,而大理賊猶堅守,恃騰越、順寧互為應援。十一月,毓英親往督戰,先斷賊援,直薄城下,掘隧道,陷城垣數十丈,奪東南兩門入。賊守內城,晝夜環攻,守陴賊多死。杜文秀窮蹙服毒,其黨舁之出城詐降,斬首傳示,勒繳軍械,賊黨猶請緩期。毓英令楊玉科率壯士二百入城受降,布重兵城外夾擊之,斬酋目三百餘名,生擒楊榮、蔡廷棟、馬仲山,磔於市。大理肅清,賜黃馬褂,予騎都尉世職。十二年,順寧、雲州、騰越皆下,全滇底定,加太子少保,晉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十三年,兼署雲貴總督。光緒二年,丁繼母憂。五年,服闋,授貴州巡撫,加兵部尚書銜。七年,調福建督辦台灣防務,開山撫番,濬大甲溪,築台北城。八年,署雲貴總督,九年,實授。

法越兵事起,自請出關赴前敵,屯興化。十年,命節製關外粵、楚各軍。會廣西軍潰於北寧、太原,毓英全師退屯保勝,以未奉命,降二級留任。七月,命進軍決戰,連復越南館司、鎮安、清波、夏和諸縣,屯館司關,規取河內諸省。令丁槐、何秀林攻宣光,以地雷毀其城,擒斬甚眾。十一年,京察,開復降級處分,令覃修綱攻克緬旺、清水、清山。法兵援宣光,掘地營延袤十餘裏扼之。破法兵於臨洮府,奪梅枝關。連克不拔、廣威、永祥,進搗山西、河內,廣西軍亦收復諒山。越南興安、寧平、南定、興化、太原各省聞風回響。會和議成,詔班師。五月,回駐邊關。十二年,會勘邊界,兼署巡撫。十三年,剿順寧倮黑夷匪張登發,平之。十四年,京察,議敘。十五年,皇太後歸政,晉太子太保。尋卒,贈太子太傅,入祀賢良祠,雲南、貴州建專祠,謚襄勤。子春煊,官至四川總督。

《劍橋中國晚清史》

家庭成員

異母弟岑毓寶曾代理雲貴總督

兒子岑春煊擔任過兩廣總督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