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權兵衛

山本權兵衛

山本權兵衛伯爵(やまもと ごんべえ)‎,(1852年11月26日-1933年12月8日)日本海軍大臣、內閣總理大臣(首相)。藩士出身。海軍兵學寮畢業。中日甲午戰爭時任海軍大臣副官、軍務局長兼將官會議成員,負責作戰指導。1898年6月~1905年12月連任海軍大臣,主持海軍軍備擴充計畫,參與準備和發動日俄戰爭。1904年2月5日,山本權兵衛下達了海軍出擊命令,拉開了日俄戰爭的序幕。還是大佐的時候就被稱為權兵衛大臣,實際指揮日本海軍,大到對清作戰製海論的製定、聯合艦隊的建立、六六艦隊和八八艦隊的提出,小到老舊軍官的退役,吊床號的推行,對鎮、定兩艦用速射炮取勝、啓用伊東佑亨東鄉平八郎擔任艦隊司令無不鮮明的帶有他的個人特色。

山本權兵衛並非山本五十六父親,其實姓都不相同的。山本五十六1916年繼嗣山本家,改姓"山本",由原來的"高野五十六"改名為"山本五十六"。

  • 中文名稱
    山本權兵衛
  • 外文名稱
    Yamamoto Gonnohyōe
  • 出生地
    薩摩
  • 畢業院校
    海軍兵學寮
  • 逝世日期
    1933年12月8日
  • 民    族
    大和民族
  • 國    籍
    日本
  • 代表作品
    《治安維持法》
  • 軍    銜
  • 主要成就
    日本海軍之父
  • 職    業
    首相、海軍大臣、海軍軍務局長
  • 出生日期
    1852年11月26日
  • 君    主
    明治天皇、大正天皇

個人簡介

山本權兵衛山本權兵衛

山本權兵衛(やまもとごんべえ?,1852年11月26日—1933年12月8日),日本海軍大臣、第16任和第22任內閣總理大臣(首相)。薩摩藩士藩士出身。海軍兵學寮畢業。中日甲午戰爭時任海軍大臣副官、軍務局長兼將官會議成員,負責作戰指導。1898年6月~1905年12月連任海軍大臣,主持海軍軍備擴充計畫,參與準備和發動日俄戰爭。1913年組閣,修改軍部大臣現役武官製。次年因西門子事件被迫下台。1923年再度組閣,並兼任外務大臣。在關東大地震時實施戒嚴令,頒行<治安維持法>,殘酷鎮壓社會主義者和朝鮮人。內閣總辭後,以薩摩派軍閥巨頭坐鎮海軍。甲午戰爭後,山本權兵衛晉海軍少將,任軍務局長兼海軍軍令部御用掛。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任海軍大臣。日俄戰爭時晉海軍大將,任戰時大本營幕僚。戰後,以功授伯爵。大正二年(1913年)組閣,任內閣總理大臣。昭和八年(1933年)死。

山本權兵衛為日本建立近代海軍打下了基礎,因此被譽為“海軍之父”。日本政府在1892年第四屆議會上削減了預算案,開始行政改革。當時山本權兵衛位居海軍省官房主事,在他主導下成立了相對獨立于海軍省(本部)的海軍軍令部(參謀機構),使落後于陸軍的海軍有了和陸軍平等的地位。在同時進行的人員調過程中,他把同鄉、前輩以及在明治維新中立過功的人也列為調整對象,對有用的人材則毫無偏見地錄用。象齋藤實、岡田啓介、山下源太郎等日後成為重要角色的人物都是在那時由山本權兵衛提拔起來的。他的政治手法得到山縣有朋井上馨的賞識。在山本權兵衛還當局長的時候,周圍的人就稱他為“權兵衛大臣”。

山本權兵衛在由薩摩派閥掌握主導權的海軍中比同是薩摩藩出身的黑田清隆、西鄉從道等人年輕10多歲,屬于第二代領袖。由于他有著被稱為“權兵衛大臣”的實力背景,所以從1898年11月至1906年1月連續擔任三屆內閣的海軍大臣,成為海軍的中心人物。但當時他尚不具備成為首相的條件。

明治末期,日本政治進入由藩閥政治向政黨政治轉換的漫長階段。在第三次桂太郎內閣成立之前,山本權兵衛被從第二次西園寺公望內閣傳人的候選者中淘汰,評論家鵜崎鷺認為“是山縣有朋的反對使他沒能主導政局”。相對于迄今一直是政治主流的“長州派陸軍第一代”來說,山本權兵衛屬于“薩摩派海軍第二代”,這也是阻礙他成為首相的一個重要因素。

經歷

山本權兵衛山本權兵衛

1852年10月15日出生于薩摩(現鹿兒島縣

1863年參加薩英戰爭

1868年參加鳥羽伏見戰役

1869年以薩摩進貢生身份進行海軍操演所學習

1874年任海軍準尉

1895年任海軍軍務局長

1898年任第二次山縣內閣海軍大臣,在第四次伊藤內閣、第一次桂內閣時留任

1904年任海軍大將

1913年任首相(第一次內閣)

1914年因西門子事件內閣內總辭職

1923年任首相(第二次內閣)12月,因虎門事件總辭職

1928年受大勛位菊花勛章

1933年12月8日去世,81歲

事跡

第一次組閣

山本權兵衛山本權兵衛

第三次桂太郎內閣在高喊“維護憲政、打倒閥族”口號的護憲運動中宣布總辭職。促使桂太郎內閣倒台的一個原因是山本權兵衛氣勢洶洶地逼迫桂太郎盡快辭職,並為此拜訪了西園寺公望做工作。山本權兵衛一下子引起各界註目,他與政友會的關系也被刻意渲染出來。

在桂太郎內閣辭職後的元老會議上,作為護憲運動攻擊目標之一的山縣有朋始終保持沉默。桂太郎推薦西園寺公望接任首相,但西園寺公望認為自己沒有按照天皇“阻止通過桂太郎內閣不信任案”的交待去辦而固辭不受。作為立憲政友會總裁的西園寺公望推薦由本黨的原敬或松田正久接任首相,但他們都是政黨政治家,不可能得到元老們的同意。結果首相的桂冠就落到了山本權兵衛的頭上。山本權兵衛同情政友會,並且由于他屬于第二代政治家,身上污點,成為不了護憲運動直接攻擊的目標,比較容易被人接受。他是薩摩藩軍閥這一點雖然對于要打破閥政治的民眾來說難以接受,但對于元老們來說卻是可以同意他擔任首相的重要理由。

在民眾對藩閥政治家的嚴厲的目光下,山本權兵衛內閣誕生了。他上台後,一邊安撫民眾情緒一邊應付政局,不得不和政黨進行合作。在政黨方面,對佔有議會過半數席位的立憲政友會來說,隻要沒有天皇要其組閣的命令,就隻能通過與山本權兵衛合作來實現其政策主張,除此別無他擇。雙方從各自所處立場出發,確定了第一次山本權兵衛內閣的大架構。

山本權兵衛與政友會經過協商達成一致,內閣成員除陸軍、海軍、外務大臣以外全部加入政友會,作為交換條件,政友會同意支持山本權兵衛內閣。高橋是清、奧田義人、山本達雄三人在入閣之前加入了政友會。山本權兵衛還通過起用大久保利通的次子牧野伸顯等手段成功抑製了薩摩藩的競爭對手、護憲運動要打倒的對象—長州藩派閥。從這一點上看,山本權兵衛雖然有得到政黨支持的背景,但他在執政過程中,並非將實現自己的政策為重點,而是優先考慮控製政權和穩定運營,說到底他還是屬于“利用政黨主義”的實用派。

致力于通過護憲運動打倒藩閥政治的政友會成員們難以接受和薩摩藩頭子山本權兵衛進行合作。內閣成立後不久,尾崎行雄、岡崎邦輔等24名議員脫離政友會,成立政友俱樂部,政友會作為執政黨在議會的席位跌到半數以下。山本權兵衛內閣成立一周之後,由于桂太郎辭職而中斷的第三十屆議會復會。由于時間有限,新內閣提出了與桂太郎內閣完全相同的預算案,最終以5票之差僥幸得以通過。山本權兵衛內閣的開局相當嚴峻。

山本權兵衛在議會中提出修改軍部大臣現役武官製和文官任用製度,並得以實現。所謂軍部大臣現役武官製是第二次山縣有朋內閣製定的,規定隻有現役陸海軍的大、中將才有資格擔任陸、海軍大臣,這個規定也是把第二次西園寺公望內閣趕下台的護憲運動所攻擊的目標之一。山本權兵衛為了擴大內閣對軍部的約束力,將擔任陸海軍大臣的資格從現役將官擴大到預備役和後備役將官。山本權兵衛自海軍起家,和齋藤實一起控製著海軍大權,在海軍和輿論支持背景下,對改革心懷不滿的陸軍也隻得吞下這個改革方案。

以這次改革為契機,陸軍大臣木越辭職,在圍繞後繼任人選問題上山本權兵衛沒有和山縣有朋商量就決定由土佐藩出身的楠瀨幸彥接任。正如大家所知,雖然修改了現役武官製,但實際上並沒有預備役和後備役將官擔任過陸海軍大臣,山本權兵衛本人是否真有從現役軍人以外選拔大臣的意願值得懷疑。雖然這些改革是在政友會的壓力下進行的,但山本權兵衛在輿論的支持下,使改革獲得成功,為軍人以外人員擔任軍部大臣掃清了障礙,這一點還是值得贊賞和強調的。日後廣田弘毅內閣恢復了現役軍人擔任軍部大臣製度,結果導致陸軍利用這個製度控製了內閣。如果把兩者進行比較,感觸就會更深一些。

在改革文官任用製度方面,他放寬了第二次山縣有朋內閣時製定的敕任官必須通過高等文官考試的規定,擴大了首相自由任用官員的範圍。為了排除來自山縣有朋派官僚控製的樞密院的壓力,山本權兵衛把可由自己自由任用的官員範圍擴大到陸、海軍省以外各省的次官以及警視總監、法製局長、內務省警保局長等。改革給政友會帶來相當大的好處。有人認為改革使官僚政黨化,政黨增加了對政府人事安排的幹預權力。也有人認為,在民主政治中,被委托擔當政權的政黨、人物使用自己的助手落實政策是理所當然的。因此必須指出,對于山本權兵衛的改革不能一概而論是對是錯。

山本權兵衛內閣對大藏省和農商省進行了整編,削減了一萬多名官吏和僱員,僅大正2年度就削減了6600萬日元的行政經費。山本還對山縣有朋的大本營--樞密院進行改革,將樞密顧問官的定員從38人減至24名,弱化了樞密院的力量。

山本權兵衛進行的一系列改革得到過昭和天皇的高度評價。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分析日本戰爭失敗原因時天皇舉出四個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沒有具有常識的領導層,戰略和政略不足,缺乏對部下的統帥力,釀成以下克上之風,導致最終失敗”。與當時領導層相比,天皇認為有能力的人物有山縣有朋、大山嚴、山本權兵衛。雖然還不清楚山本權兵衛哪段執政時期得到昭和天皇好評,但可以認為第一次組閣時期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次山本權兵衛內閣正值日本經濟不景氣,全國的中小資本家認為政府既然能夠進行行政、財政改革,那麽一定有收入來源,因此展開要求廢除營業稅和通行稅的運動。“西門子事件”成為推動這場運動發展,迫使政府不得不減稅的象征性事件。“西門子事件”是德國西門子公司為取得日本政府艦船訂單而向海軍高級官員行賄的事件。

正在召開的第三十一屆議會提出對彈劾政府的案決議,民眾也在日比谷公園舉行彈劾內閣民眾大會,最終發展到民眾包圍議會的事態。迄今在政爭中一直處于劣勢的長州派閥,特別是其中的山縣有朋派,利用這個事件為轉機開始向山本權兵衛展開了反撲。在這種情勢下,執政黨佔多數的眾議院通過了政府提出的削減三千萬日元擴充海軍經費的預算案,但山縣派勢力強大的貴族院則要求政府削減七千萬日元的海軍經費。兩院在協定會上沒能達成一致,預算案被否決,山本也失去了政友會的支持,不得不總辭職。

第二次內閣

山本權兵衛山本權兵衛

加藤友三郎內閣由于首相去世而總辭職,在元老西園寺公和松方正義定奪下,1923年8月28日再次由山本權兵衛組閣。這是由于當時第一大政黨政友會內部存在總裁高橋是清派與反總裁派的矛盾而無法擔綱政權,憲政會也沒有這方面的要求,並且很多人對與西門子事件無關卻被排除出政界一線的山本報抱有同情。

山本在組閣之初曾想組建一個舉國一致內閣,他邀請政友會總裁高橋是清、憲政會總裁加藤高明以及貴族院研究會的幹部們入閣,均遭拒絕,不得不逐個決定閣僚人選。革新俱樂部總裁犬養毅以實行普選製為條件答應入閣,但確定其他閣員並非易事。9月1日發生了關東大地震,山本在持續不斷的餘震中決定自己兼任尚未確定的外務、文部、司法三個大臣的職務。9月2日山本內閣宣布成立。這個內閣中有很多實力派人物,被稱為“人材內閣”。由于沒有多數執政黨參與,內閣更加需要首相發揮領導力。

山本權兵衛山本權兵衛

關東大地震非常強烈,死亡人數超過9萬人,受災民眾達340萬人。為應對災情組閣越快越好。組閣後,內閣每天要召開數次會議,至12月止共頒布了包戒嚴令在內的130條以上的法令。政府還設立了以首相為總裁的帝都復興審議會和以後藤內相為總裁的帝都復興院。高橋、加藤兩位黨首也參加了帝都復興審議會,呈現出舉國一致的情景。但對于後藤內相提出的30億日元復興費用預算,審議會認為應優先考慮復舊項目,隻認可了不足6億日元預算。地震發生後,廣泛流傳著朝鮮人要借機暴動的傳聞,結果以數千名朝鮮人被殺害為開端,相繼發生了殺害工人運動領導人的“龜戶事件”和殺害無政府主義者大杉榮和伊藤野枝的事件。應該註意到的是,不論哪一件事件都與政府有關。

犬養毅不斷要求盡快實現普選製,政友會對此表示反對。由于山本在震後復興問題上需要政友會的合作,因此表現出回避的態度。但是政友會認為帝都復興計畫會對地方產生不良影響而表現出厭煩情緒,山本對以犬養毅等閣僚的領導力急劇下降。

山本權兵衛山本權兵衛

以帝都復興相關問題為中心的第四十七屆議會在留下一些少得可憐的成果後結束了。兩天之後,即1923年12月25日,第四十八屆通常議會召開。在議會開幕的27日,發生了無政府主義者在虎門狙擊前往議會途經此處的攝政官事件(虎門事件),山本內閣為此提出辭呈。天皇暫時收下了內閣辭呈,兩天後下達了不允辭職的“優渥上諭”,但在犬養毅強烈主張下內閣還是總辭職了。對于犬養毅來說這是一個事關國家體製的重大問題,同時他對山本內閣實現普選也不再抱希望。

兩屆山本內閣,可以說它的誕生是靠自身實力創造的運氣,後來又因偶然的不走運而倒台,真讓人感到宿命的安排。關于第二次山本內閣,在內閣成立之初就有人指出山本已經呈現出極限。雖說虎門事件成為導致第二次內閣辭職的直接原因,但年過七旬的山本不能正確掌握和對應民主社會潮流,沒能即時充分對應地震災情,以及沒能善使謀略控製住政黨才是其內閣倒台的真正原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