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勘助 -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

山本勘助

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山本勘助 (やまもと かんすけ , Yamamoto Kansuke )(1493年?-1561年10月8日)是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武田信玄的家臣,根據軍事書《甲陽軍鑒》所記載,他是在1493年出生,而且書中提及他是武田信玄的軍師,諱名晴幸。有一子山本勘藏(一說兩人其實是兄弟關系)。日本NHK電視台07年放映的"大河劇"《風林火山》詳細描寫勘助的一生。

  • 中文名
    山本勘助
  • 外文名
    やまもと かんすけ
  • 別名
    Yamamoto Kansuke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日期
    1493年
  • 逝世日期
    1561年10月8日
  • 職業
    武將

早年經歷

山本勘助出生于西三河賀茂,原名山本源助,父親山本藤七郎光幸,及異母兄弟山本帶刀左衛門成行,為三河牛久保城主牧野氏(牧野成勝,牧野成定,牧野康成)的家老,十五歲時被同為牧野氏家老的大林勘左衛門貞次收為嫡養子,改名為大林勘助貞幸,貞次嫡子大林貞則出生後被廢嫡。父親先後侍奉今川氏及武田氏,三河山本家原籍駿河富士郡,後在父親或祖父一代轉封至三河2,200石。父親山本光幸在花倉之亂擁立玄廣惠探失敗後曾作為周遊列國的浪人。花倉之亂時山本勘助已經四十三歲,故有可能參與戰鬥,花倉之亂後五年發生武田晴信玄與板垣信方等人放逐武田信虎事件,可能在此時由浪人身份出仕武田家,因功得到100貫領地(約五百石),後增為二百貫(一千石)的足輕大將統領75名足輕,最高曾領有800貫(約四千石,秀吉當長濱城主時不過六百貫)。受武田晴信偏諱曾改名"晴幸"。其兄山本成行追隨牧野氏支持梅岳承芳(今川義元),桶狹間戰役後牧野氏獨立,再後被德川家康征服,隸屬于東三河旗頭的酒井忠次勢力,德川幕府成立後牧野氏入主越後長岡藩,山本氏代代為其家老,後裔山本帶刀義路(知行1300石)有位養子山本五十六,故爭議頗大。

江戸時代後期成立的《甲斐國志》則記述他出生駿河富士山郡山本村,原名山本源助。父親為山本貞幸,因其為山本家次男,加之幼時左眼失明,右腿殘疾,父親準備讓其出家。最終被三河國大林勘左衛門收為義子,改名大林勘助。後在多個地方流浪學習劍術和軍學,並再次改名為山本勘助。

出仕武田

天文十二年,被武田信玄重臣板垣信方發現,從此侍奉信玄。最初名為"康時",隨後拜領信玄一字,改名晴幸,又出家入道,取號道鬼。獨眼跛足、足智多謀,是武田軍戰術戰略方面的領軍人物。

山本勘助山本勘助

勘助侍奉信玄不久,機會便從天而降。1542年,武田信玄佔領信州諏訪賴重的居城上田城,將賴重移居甲府並命其自盡,然而信玄卻看中了賴重側室所生的女兒諏訪御料人(由布姬)。信玄雖然是雄才偉略,但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甚至超過了自己的父親武田信虎。當時信玄除了正室三條夫人外,有六名側室(也有傳說是三十名),而信玄在這麽多妻子中最喜歡的卻是諏訪御料人。當信玄表示想娶諏訪御料人為側室時,以板垣信方為首的重臣們紛紛表示反對。因為重臣們都不肯讓信玄為一個女人冒險,因此不怕得罪主君而堅持反對,結果信玄也束手無策。而在此時提出妙案說服家臣,使信玄得償所望的卻是山本勘助。"群龍無首的諏訪眾並沒有什麽謀反的企圖,而信玄公迎娶諏訪御料人後,將她留在諏訪。諏訪的百姓們也會期望她能生一個男孩兒,重新振興取訪家,並為之歡欣鼓舞。如果取訪御料人真的生一個男孩子,那麽把他留在諏訪,由他來統治諏訪。因此信玄公迎娶諏訪御料人乃是大喜之事。"在勘助的勸說下,家臣們衡量輕重,終于不再反對,信玄自是大喜過望,從此重用山本勘助,將其視為自己的臂膀。

書籍記載

根據《甲陽軍鑒》記載"當家的城市建築乃為勘助流",由此可見山本勘助在城市建築領域中發揮著自己非凡的才能。城市形狀、馬道和三日月壕溝被認為是山本勘助建設城市的特征,高遠城小諸城海津城等城是山本流城池的代表。武田四名臣之一的馬場信房也是善于築城的名將,而他築城的方法卻是由山本勘助傳授,信房在駿河國方面建築的城池就是採用山本勘助的築城方法建設。

《信長之野望13天道》中的山本勘助《信長之野望13天道》中的山本勘助

一日信玄詢問勘助:"我們佔領其他國家,一兩年內應該怎樣做才好?"勘助回答:"首先要將那個國家作為我國的組成部分,招募當地的有能之士並賜予他們土地,與世代生活在這裏的名門通婚。還要向當地的僧侶、百姓和那些有聲望的人詢問當地的風俗習慣,充分了解當地的情況。"在豪族真田幸隆被信濃東北部最大勢力村上義清攻擊,暫居到上野國箕輪城時,勘助向信玄進言招募,信玄立刻採納任命真田幸隆為佐久郡岩尾城代理城主,之後真田家成為武田家的忠實下屬。

1550年,信玄出兵進攻信濃的砥石城,村上義清隨即從背後發動攻擊,武田軍損失慘重,眾多重臣先後戰死,武田軍即將全線崩潰。而此時力挽狂瀾的也是山本勘助,他親自率領武田軍後備騎兵五十人,從敵人的側面突擊,為信玄調整軍勢再戰爭取了寶貴的時間。結果武田軍取得了最終的勝利,並在第二年將村上義清的勢力徹底趕出信濃。這次反敗為勝的戰鬥更讓勘助名聲鵲起,無論敵我都佩服勘助的扭轉乾坤之才。

以死報主

山本勘助唯一一次的失敗就是在川中島合戰中最激烈最廣為人知的第四次合戰,有名的"啄木鳥戰法"被敵人看破。1561年夏,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在川中島進行第四次合戰。勘助提出"啄木鳥戰法",將全軍一分為二,一半的兵力夜襲在妻女山(西條山)布陣的上杉軍。可惜的是上杉謙信看穿了武田軍的意圖,迅速下山渡過千曲川雨宮渡,在八幡原重新布陣。夜襲妻女山的武田別動隊撲空,雖然立刻趕往八幡原但不可能短時間內與本隊會合。而武田軍本隊卻按原計畫迎擊遭受夜襲的上杉軍,渡過千曲川向八幡原進兵。清晨籠罩在八幡原的大霧散去,兩軍都發現敵人近在眼前,立刻展開了激烈的戰鬥。武田軍士兵數隻有原先的一半,謙信則擺出了著名的"車懸之陣"向武田軍起猛烈的攻擊,而武田軍以"鶴翼陣"抵擋,由于武田軍人數就佔劣勢,本隊更是陷入苦戰。傳說謙信單騎沖入武田軍本陣,用手中的三太刀砍向信玄,信玄則是慌忙用軍配抵擋,雖然這個傳說真偽難辨,但可以確定當時的情勢對上杉軍非常有利。一般來說,合戰一旦開始,軍師就已經完成了自己出謀劃策的任務,但眼見武田軍情勢不斷惡化,信玄的親弟弟,武田御典廄信繁和家中三朝宿老諸角虎定相繼戰死,而太郎義信也中計,遭上杉軍中"一騎打"聞名的猛將柿崎景家隊圍攻,在這樣的危急情勢下,擔任軍師的山本勘助毅然將承擔起計策失敗的責任,不肯背負污名苟且偷生,率領幾名勇敢的士兵沖入敵陣,最終光榮戰死,以自己的犧牲證明了對武田家的忠誠,可謂忠烈。然而在勘助戰死以後,戰場情勢突然逆轉。夜襲妻女山的別動隊到達戰場,武田軍依然對上杉軍形成夾擊之勢,而且剛剛到達戰場的別動隊鬥志正旺,而上杉軍則已經因為戰鬥多時顯現出了頹勢。兩軍繼續激戰,大量士兵戰死。根據《甲陽軍鑒》等武田側資料記載,最終上杉軍從善光寺方向敗走,武田軍取得最後的勝利;而謙信也在大戰之後宣布上杉軍取勝,並賞賜家臣,到頭來還是不能明確這場戰鬥到底是誰勝誰敗。如果勘助再忍耐一下,也許就可以看到武田軍情勢逆轉。雖然他被稱為軍師,但他從他的舉動來看,他其實是一名優秀的武士,並為之自豪地付出自己生命。

龍爭虎鬥龍爭虎鬥

真偽考據

《甲陽軍鑒》屢次提及武田信玄的軍師山本勘助,因築城而得任用,以"日取戰法"戰勝村上軍,以及最後在川中島奮戰而死,給人以深刻的印象。但《甲陽軍鑒》一書錯誤甚多,勘助名字又不見于其餘記載,連他的墓地也是直到近幾年才為人所覓得。所以,傳說中山本勘助這個人物,實在是極大的謎題。

山本勘助晴幸入道道鬼,獨眼跛行、形貌醜陋的小個子,經武田重臣板垣信方介紹做了信玄家臣,永祿四年(1561)第四次川中島合戰中,提出"啄木鳥戰法",不幸失敗,負疚戰死,時年六十八歲左右。

勘助並非真實人物的說法,畢竟有其道理。從《甲陽軍鑒》開始,山本勘助在各種小說傳言裏,是給寫得太神奇了,反而不著實事,使人頓生疑念。再者,當時軍事會議的結構,實行譜代家臣中家老層合議製,大都不設軍師一職。這樣,山本勘助以及傳說是繼他之後擔任軍師的真田幸隆,身份的正確性更加成為問題。

關于勘助的出身,傳統的駿河源氏說是這樣:駿河源氏出自吉野冠者重季,其中一支起于富士郡山本村。重季的後裔吉野貞倫,累世居住其地,擔任山本村八幡宮的神官。貞倫次子彈正貞久投到今川家麾下,始改苗字為山本。而這個貞久的兒子圖書某(名字不詳),把第四子源助貞幸送給三河國牛窪城主牧野右馬允的家令大林勘左衛門做了養子,稱為勘助。後來,貞幸拜領信玄一字,改名晴幸;又出家入道,取號道鬼。

以山本勘助為主角的NHK大河劇《風林火山》以山本勘助為主角的NHK大河劇《風林火山》

山本勘助的正名"晴幸",顯然是受武田晴信所賜。晴信是信玄的正名,他元服時拜領將軍足利義晴一字,取名"晴信"。賜字本是常事,武田家中以信玄父親武田信虎做得最濫,計有甘利虎泰飯富虎昌原虎胤、諸角虎城、諸角虎定、金丸虎嗣、金丸虎義、小幡虎盛、淺利虎在、工藤虎豐、內藤虎貞等等受其偏諱。

說到賜字,拜領將軍一字後,信玄也曾將之轉賜有功家臣(職位一般在侍大將以上),武田家臣中,得賜"晴"字的除勘助以外,可證實的也還有高坂昌信(晴昌、晴久)、秋山信友(晴近?)、甘利晴吉(甘利虎泰之子)等等。有意思的是,上杉謙信拜領了將軍足利義輝的輝字,卻絕少以此轉賜家臣,賜字幾乎都是他原有的景字。這可能出于謙信對將軍家的尊重。

駿河源氏說虛無縹緲,難以考查。迄今為止,最能夠證明山本勘助存在的,乃是《市河文書》(也寫成《市川文書》)。武田氏家臣中市川一姓奇多,《甲陽軍鑒》就記載過,天文二十二年(1553),足輕大將市川梅隱齋率領騎兵十人、足輕五十人守備信濃國海津城二之曲輪。

《市河文書》發現于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內中記載有"山本管助"(或寫為菅助)名字,那麽信玄的時代,想必有過"山本管助"這一號人物的存在。當時寫錯漢字是家常便飯,"山本管助"若是"山本勘助"之誤,好像也不是那麽不可能。

文書中寫道:弘治三年(1557),市河藤若接待了信玄的使者山本管助。被信玄任為使者,算得上頗為重要的差使。

山本管助是信玄所派遣的使者,帶有重要任務。這使者的名字,似乎不應當隨便記錯。但是當年的文書裏,不僅是武將的名字,連土地地名也時常被錯寫,事例相當不少。因為武將未必知書,多數是吩咐佑筆記下,這樣,同音字就容易相混。弘治年間的市河文書,證實甲斐國武田氏中確有山本一族存在;至于山本管助與軍師山本勘助是否為同一人,仍然有待考證。不過,就已知資料來看,山本管助這個人同樣是戰死于川中島合戰。也許他就是後日《甲陽軍鑒》中,神奇軍師山本勘助的原型。

山本勘助鎧甲山本勘助鎧甲

歷史界及歷史模擬遊戲界對是史實上是否確有其人的問題一直爭論不休。當前根據已知的史料來看,應該確有其人。判定因為字誤而使記載發生了失誤。從北海道居住的市川氏所收藏的武田氏關系古文書的裏面也發現了「山本勘介」的名字。當前該史料也是錯誤較少的。且在武田氏的知行領地上也記錄了有山本氏的名字。

山本雖然是"獨眼跛腳",但據說是京城流派的達人。在武田家中是數一數二的劍術達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