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 -新興社會現象用語

山寨

新興社會現象用語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山寨"是依靠抄襲、模仿、惡搞等手段發展壯大起來,反權威、反主流且帶有狂歡性、解構性、反智性以及後現代表征的亞文化的大眾文化現象。

  • 中文名稱
    山寨
  • 外文名稱
    Copycat

基本介紹

1.指有嫌疑仿冒或偽造第三方商品的生產廠家。“山寨”從字面來解釋: ——在山寨中,逃避政府管理。“山寨”一詞源于廣東話,代表那些佔山為王的地盤,有著不被官方管轄的意味。

2.通俗得說就是盜版、克隆、仿製等,一種由民間IT力量發起的產業現象。其主要特點主要表現為仿造性、快速化、平民化。主要表現形式為通過小作坊起步,快速模仿成名品牌,涉及手機、遊戲機等不同領域,由此衍生的辭彙有山寨機、山寨明星、山寨鳥巢等。這種文化的另一方面則是善打擦邊球,經常行走在行業政策的邊緣,引起爭議。

3.在其它產業,“山寨廠”多是表示那些供應正規廠上遊配件的非正規作坊,或者生產成本低、質量不穩定產品的草莽廠家。

4.最近在Engadget上的話語中,已經將山寨改為更為專業的詞語:KIRF-keepin’it real fake.

也許這是中外更為深入交流後的新詞語,也說明了中國廣大強大的山寨廠商在全世界的影響力。

詞語由來

“山寨”這個詞的意思曾經是“山中的城堡”,但現在被用以指代一切模仿、復製、抄襲的假冒產品。據傳,“山寨”一詞最先來自深圳。1990年代,這個曾經毗鄰香港的漁村以地利之便,開始走私手機,進而發展到模仿製造。一開始,生產廠家不敢在手機上署地名,隻能印上“SZ”兩個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喊成了“山寨”。

“山寨”的提法不是源于廣東,而是來自香港。香港和廣東的省會城市廣州一樣,講的都是粵語。

在香港,小規模經營的工廠或家庭小作坊被稱為“山寨廠”,其出產的產品也被港人譏之為“山寨貨”。在粵語中“山寨”一詞也含有“不正規”或“不正統”的意思。

李嘉誠1950年在香港島的皇後大道西,開設了一家生產塑膠玩具及家庭用品的“長江塑膠廠”,當時的規模也是屬于“山寨廠”之列。

七十年代末期隨著我國對外交流的開放,一大批港式的粵語辭彙如:“大排檔”、“新潮”、“抄更”等流入廣東,逐漸成為內地的日常用語。“山寨廠”、“山寨貨”的說法也是那個時候傳入的。

粵語素來喜歡省略、幹練,通常一個詞既可作名詞也可以作動詞,故“山寨廠”和“山寨貨”也可簡稱為“山寨”。

由于“山寨廠”生產的“山寨貨”多為仿製和假冒產品,故“山寨”又引申為“模仿”、“翻版”、“冒牌”的意思。

“山寨”成為潮語風靡大江南北後,雖然不乏識者加以詮釋,遺憾的是未見提及它源自香港粵語,而且它還是一個從木屋區走出來的俚語。 木屋區是香港貧民聚居的地方。上世紀7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這裏涌現許多製造輕工產品的家庭式作坊,由于簡陋的木屋沿山坡構築,港人戲稱這些作 坊為“山寨廠”。這裏須補充一句,這個俚語中的“寨”是粵人對經營場所的蔑稱,與辭典“環列木柵的工事”不相幹,與敝邑舊時的妓院倒是頗有淵源。

話說清代廣州的妓院門禁森嚴,所在的街區前後出口都豎著排柵,妓女起居由“雞佬”(妓院中的“保全”)監視,未經“事頭婆”(妓院主人)批準不得私自外出,因此粵人形象地稱妓院為“老舉(妓)寨”,“寨”後來在粵人語境中便成為含有貶義色彩的經營場所。

山寨觀點

社會學家艾君認為,應該將山寨現象理解為市場經濟培育期的必然現象,將民間俗稱的“山寨文化”界定為一種民間的智慧和創新,將“山寨模式”界定為是開發中國家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將山寨現象界定為為一種“山寨產業”。艾君認為,如果我們站在中國,站在當今的中國,站在市場經濟發展期的中國,辯證地分析看待“山寨現象”,去深層解剖“山寨現象”的社會意義,則會發現它的存在對社會進步和發展有著許多的積極因素。對待“山寨文化現象”我們應該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剔除一些糟粕,採取包容之心,批判地吸收和接納。完全贊美一種文化,不是對待文化的科學態度和思維,而是固步自封和愚昧的表現。完全取締和否定一種文化,也不是對文化的辯證理解和分析,而是機械主義的主觀意識在作怪。

對于這種文化現象的起源、發展、產生背景和意義艾君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和見解。

“山寨現象”起源背景:“山寨現象”的產生是與改革開放大背景相關聯的。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的許多高科技、民營科技企業以及一些鄉鎮企業都有“山寨”發展的痕跡。

“山寨”原含義是代表那些佔山為王的勢力範圍,有著不被官方察覺或者不願管轄的意味。當“山寨產品”出現後,因為概念的因素人們往往會與“黑工廠”、“地下工廠”生產的“三無”產品相聯系。實際非也。“山寨”作為產品的代名詞而被社會認可和炒作,並成為一種現代社會的文化現象是與廣東民間IT業發展相關聯的,即是一種由民間IT力量發起的產業現象。

“山寨產品”的起源和發展地並非僅僅廣東。這種現象在目前我國發達地區的20多年前已經很流行。隻是那個時候還沒有把它作為一種“山寨”名詞給以界定,也沒有形成作為一種特殊的產業文化現象被討論。

艾君給“山寨產品”下個定義,那就是“山寨產品”,實際上是處在市場培育期的開發中國家,由一些有智慧頭腦型的民間人士,為滿足那些受消費能力限製、無法滿足生活需求品的群體對某種欣賞的產品(包括文化產品)的消費欲望,或者因為市場存在著的一種固有的產品因為長久沒有創新和換代,而通過“復製、模仿、學習、借鏡和創新改良”的方法,推向市場的一種“快速、滿足平民、適銷對路、具有多功能性低價位”的品牌產品。

而“山寨文化”則是指山寨產品從策劃、創意到加工製造,以及推向市場過程中,在生產者和消費者以及社會上所形成的一種被社會廣泛關註,或者引起爭議的文化現象。

山寨經濟

山寨經濟是指以山寨式生產為表現形式的一種經濟模式

自2005年後,中國電子製造行業的產業管製和技術門檻再度降低,深圳及江浙的眾多小企業開始涉足市場廣闊的電子產品市場,以手機製造業為首,出現了大批依靠模仿並加以創新而且價格低廉的廠家,我們將這種以極低的成本模仿主流品牌產品的面板或功能,並加以創新,最終在面板、功能、價格等方面全面超越這個產品的經濟現象稱為山寨經濟。

不僅是手機產業,隨著政策門檻和技術門檻的進一步降低,山寨製造正向著IT業的各個領域擴展,山寨的含義也被無限的擴大了,不僅僅局限于模仿,大量具有以較小資本投入、低成本運作、具有敏捷的市場反應速度、產品周期短等特點的中小企業都被劃到了山寨的範疇之中。它們以模仿或代工起家,通過渠道運作,最終在市場上超越大品牌。從2007年開始,不僅僅是製造行業,山寨電影、山寨明星、山寨春晚……等等,這一系列造就了一個以“山寨”為中心的非主流文化圈,並由此引起的各種經濟行為和現象都被稱為山寨經濟。

山寨

山寨文化

在過去的一年裏,雖然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放緩了不少,但是出現了另外一種熱潮:“山寨”熱。從山寨的手機開始,到現在連春晚都有所謂的山寨版,可謂層出不窮,讓人應接不暇。一種新的流行文化在大眾媒體和網路的推波助瀾下,迅速成為了中國大陸眾多流行文化中的佼佼者,滲入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實,與其說這“山寨”文化是新的,是創新的,倒不如說這是一種偽創新。中國人大規模地製造假貨已經做了好幾十年了,雖然說“山寨”的東西並不是假貨,隻不過是一種仿製品,但從技術上來說它根本沒有創新,造假的本質沒有改變。各類的工業產品不必說,像“山寨版春晚”這樣的東西,若不是說為了諷刺正版春晚的話,倒已經是頗有些嘩眾取寵之嫌了。內容沒有創新,形式沒有創新,說山寨是創新,實在是一種無稽之談,它不過是一些“模仿秀”罷了。“山寨”文化隻不過是造假的一個延續,是集體缺乏真正創造力而又不願承認的托辭。而一些真正的民間踏實的研究者,卻因為被貼上“山寨”的標簽,始終進不了大雅之堂,在全民聒噪的歡呼聲中,逐漸失去了對問題探究和創造發明的信心。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帶有惡搞嫌疑的所謂“山寨”創新。偶爾為之可以調侃嬉戲,而這樣的偽創新如今卻成了潮流,確實值得大家警覺,更值得大家深思。

但是話又說回來,“山寨”文化的出現絕不僅僅是長期以來的造假之風和惡搞之風隨意結合而產生的後代,它是社會經濟和文化發展到今天既偶然又必然會出現的現象。說它偶然,是說它以“山寨”這個形式出現;而說它必然,是因為他出現的社會條件是成熟的。第一個原因就是經濟上的原因,也是本質上的原因。我國經過了幾十年的高速的經濟發展,在本身的發展過程中,就會產生一些經濟泡沫;而國外資本通過壟斷品牌和技術,對許多電子和技術產品窮凶極惡地漫天要價,也造成了許多非常大的經濟泡沫。而這樣的一些泡沫正是產生假貨和仿製品的溫床。試想假如品牌機和“山寨機”是一樣的價格,誰願意用“山寨機”呢?正是因為許多品牌的東西價格已經不反映價值了,價格遠在價值之上,所以才為“山寨機”提供了空間,它的空間就是這些形形色色的經濟泡沫,這些泡沫為“山寨”文化的出現提供了最初的動力。在另一方面,大眾娛樂的日益庸俗化,簡單化,在大眾媒體從最初“娛樂大眾”蛻變成“愚樂大眾”的工具的條件下,則為“山寨”文化創造了其表現形式的前提,公眾盲從和缺乏批判性的思考能力則為其傳播提供了快速幹道。

總的來說,“山寨”文化的出現不能簡單的說是件好事或是件壞事。它的出現提醒了那些製造泡沫的人們,在經濟侵略和壓迫下,消費者會有自己的辦法,會有所反應而不是任人魚肉,它提醒那些喊打假的資本家們回過頭來審視自身窮凶極惡地牟取暴利是不是應該有所節製。但另一方面,從民族的創新能力和批判能力這個角度看,“山寨”文化的出現並不是一個積極的信號,“山寨”文化大行其道,其實是用一個新的更多是心理上的泡沫來應對現有的經濟上的泡沫,以暴製暴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更不是我們應該提倡和為其搖旗吶喊的方法。一個更理性的眼光,一個實事求是的精神,再加上創新的思辨能力,才是引領我們走出困境,走出迷惑的明燈。

媒體觀點

2008年12月3日《新聞聯播》對山寨文化進行了報道,這是國家級電視台首次關註這種來自草根的語言辭彙概括的文化現象,也令山寨現象第一次得到了官方的關註目光。

在這次報道當中,記者從“山寨現象”起源的手機開始走訪。記者採訪的專家主要也認為山寨手機的問題主要是可能面板會侵權。山寨機的名稱實際上是大廠商送給拼裝手機廠商的,而如今大肆流行的“山寨相機”、“山寨電影”、“山寨明星”甚至“山寨版的春晚”等諸多帶有模仿性質的“山寨現象”也被提及。

其他信息

山寨文化的兩面性

這山寨不是那山寨。山寨手機雖然褒貶不一,山寨春晚卻一路飄紅。據山寨春晚組織者老孟稱,山寨春晚不僅網路直播,已經有電視台主動來商談轉播了。這哪裏還是山寨,倒頗似那瓦崗寨裏的程咬金,轉眼間成了朝廷重臣,又頗似當年的山西大寨村,走了鴻運成了全國學習的模範。莫非我們的文化裏一直流淌著山寨的血液?

山寨的走紅實在超出了人們的想象。在短短數月之間,從手機傳染明星到了春晚,當然,現在似乎已經無事不山寨了,感謝上帝,讓我們有幸生活在一個山寨裏的中國。和“史上最牛”“雷人”等網路流行語不同,山寨已經成為一種文化,而作為文化的特征就是其具有極強的概括能力和對既往同類事件的追溯定義能力。什麽山寨白宮、山寨天安門、山寨後宮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又被山寨的油漆粉刷一新閃亮登場。對不起,現在已經是山寨的天下了,山寨文化似乎正在上演一場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秤分金銀的大眾狂歡。

但是,當下山寨文化的風行並不能掩蓋其深刻的非理性基因。山寨文化的興起,一方面契合了當下大眾文化的勃興,具有反權威、反壟斷、反精英的平民化特征,另一方面,卻又帶有強烈的對現有社會秩序的顛覆與破壞性。山寨手機業正是建立在對大企業智慧產權的侵犯之上,這可以說是非常嚴重的違法與侵權行為。這樣所造成的傷害無分敵我。如果因為支持山寨精神,而縱容山寨手機侵權,正如同李逵掄起兩扇板斧見腦袋就砍,也不管是自家人還是敵人,先砍痛快了再說。所以,對于山寨文化與山寨精神,必須要有一條明確的法律底線,隻要不違法,山寨什麽都是可以的。人人都有表達的自由,卻並不享受違法而不受追究的自由。如果,以山寨精神為合理,也視各種山寨現實活動為正當,這其實是混淆了精神與現實之間的法則。所以,我們要對山寨精神和山寨行為之間進行切割。

另一方面,還要對山寨文化的行為主體進行區分。這裏也有兩種行為主體身份的區別,一是民間人士,二是公權力或者公權力的代表。山寨文化如果隻是民間人士的行為,則無論有何等主張,隻要不涉及違法,則皆為其正當之權利。而公權力及其代表的山寨化行徑實則最為危險。山寨白宮、山寨後宮,乃至種種山寨版的救市,皆屬此類。公權力的山寨化實質就是讓權力野蠻化與流氓化,是從文明的坐標上向叢林撤退,是向傳統政治權力模型回歸。這其實正是山寨文化最黑暗的一面。

鑒于對當下某些地方官員貭素的了解,以及超女海選經驗很快就被官場活學活用的事實,的確有必要對于公權力山寨化傾向保持警惕。因為,山寨化的公權力所侵犯的對象隻有一個,那就是普羅大眾。

山寨文化的未來

山寨文化作為草根文化的繼續,未來還是讓它從哪兒來還得先回哪兒去!山寨機一直都存在爭議,而作為山寨機衍生的山寨文化,山寨文化也一樣受到爭議。不過我們社會應當繼續發揚那種反權威、反壟斷、反精英那種草根式的山寨文化,有關部門也應該積極引導,去除山寨文化中的糟粕,留取精華,山寨文化才能更好的未來,而不是走上歧路。

艾君認為,“山寨現象”的出現和流行是一種思維的革命和意識的進步。從一定意義上講,對于條件相對落後的個體、群體和組織對其他個體、群體和組織中的主流產品、主流意識、主流現象的學習模仿、借鏡和改良,這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進步性和先進性—

對于現代意義的“山寨文化現象”必須正確地理解它的發展背景和出現的時代意義。不能隻看現象,不看本質;隻看反面,不去認識它的正面;不能憑主觀和感受對待它,而不從客觀和發展角度去分析它。

在一個以經濟發展作為首要任務的培育市場的國家,合理規範、正面引導“山寨文化”,倡導借鏡、學習和改良意識和行為,就會給社會帶來巨大的財富,也會為科技進步打下扎實的科技基礎。

“山寨文化”的出現和流行,實際上就是帶有一種思維的革命和意識的進步。從一定意義上講,對于條件相對落後的個體、群體和組織對其他個體、群體和組織中的主流產品、主流意識、主流現象的學習模仿、借鏡和改良,這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進步性和先進性。具有很強的創新意識和智慧。我們不能將社會存在的造假行為、盜版行為等侵權行為強加到“山寨文化”的範疇。

對山寨文化的思考

在"山寨幫"的集體狂歡之中,是市場秩序的混亂,而山寨一旦成為一種"文化"後,還混淆了國人的價值觀,好與壞、真與假的界線變得模糊了。

2008年,先是山寨手機登場後,繼而山寨服裝、山寨春晚,形形色色的山寨產品層出不窮。近日,有人在部落格中說,“山寨文化的泛濫與其說是對草根創新精神的標榜和昭彰,不如說是對中國智慧產權意識嚴重缺位的諷刺”。對此,馬上就有“山寨幫”反對,“山寨文化怎麽就泛濫了?如何就丟人了”?

山寨加上“文化”這一尾碼後,“山寨幫”就有了說話的底氣。我隻是想問,怎麽不見“山寨幫”去追捧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呢?山寨葯怎麽不買呢?山寨雞蛋怎麽不吃呢?因為用了這些山寨產品後,對身體沒有什麽好處。但是,山寨服裝價格便宜,山寨手機比真的更花哨,這些對自己都沒什麽害處。由此可見,“山寨幫”對山寨文化的追捧在于其對自己是否有利,有利的就成為時尚風標,成為文化。

山寨文化是一種什麽文化呢?其實就是盜版文化、侵權文化。它盜取他人的智慧產權,經過組裝、拼湊、貼牌後進入市場,而一旦被冠以文化之後,盜版、侵權就更加堂而皇之了。

現在,在許多地方的電子產品市場上,山寨手機就像蘿卜白菜一樣賣。為什麽這麽便宜,就是因為它不用繳納17%的增值稅、銷售稅,不用花大價錢研發產品,因為它是盜取他人的智慧產權,把別人的產品改頭換面地拼湊一番。據報道,2007年,山寨手機產量至少有1.5億部,幾乎與國內市場手機總銷量相當,對國產手機品牌是致命一擊。如今,國內品牌手機大企業有的出現虧損,有些企業甚至退出了市場。

也許有人會說,美國人不也搞了山寨版《紐約時報》嗎?但是,山寨版《紐約時報》一是免費發行,二是製作者申明是仿冒的,並向公眾道歉。美國人搞山寨《紐約時報》,其實是公民表達意見的方式,其諷刺幽默躍然紙上。但中國的山寨文化沒有幽默諷刺,隻有唯利是圖。更重要的是,在“山寨幫”的集體狂歡之中,是市場秩序的混亂,而山寨一旦成為一種“文化”後,還混淆了國人的價值觀,好與壞、真與假的界線變得模糊了。

假冒的就是假冒的,盜版的就是盜版的,不是經過打扮,就能光明正大地成為“文化”。因此,不要再說什麽山寨文化了,它實在是丟中國人的臉。

山寨與惡搞的區別

區別1:誰的精神力量更獨立更有智慧。比如周星馳的《大話西遊》就不是“山寨片”,而是惡搞精神的宗師,因為它雖然脫胎于經典,卻是以解構和戲謔的原創姿態出現,創造者雖然也借鏡了大量流行元素,但是底盤堅固,有從始至終的清晰思路。

區別2:還有一個更形象的說法,惡搞是撓您的心窩子,山寨是撓您的胳肢窩。

區別3:惡搞隻是一種形式上的變化,而山寨是一種文化的象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