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雜記

山中雜記

冰心最喜愛的文學形式是散文,她的散文常給讀者一種近似抒情詩和風景畫的美感。母愛和童真的內容在冰心的《山中雜記》占重要地位,她的散文文筆清倩靈活,清新雋麗。《山中雜記》就是用孩子般的天真、固執、極端的語氣,談"海"與"山"的比較,從顏色,從動靜,從視野,從透視力,力爭"海比山強得多",甚至詛咒發誓:"假如我犯了天條,賜我自殺,我也願投海,不願墜崖"!而對於諸如顏色的感受與思索卻又是成熟的,在顏色的議論里包含了豐富的、哲學的、歷史的甚至心理學的內容,文中描寫"海"的文字,最能顯示冰心的散文藝術個性。

  • 書名
    山中雜記
  • 又名
    山中雜記
  • 作者
    冰心
  • 原版名稱
    山中雜記
  • 譯者
    冰心
  • 文體
    散文

內容簡介

《山中雜記》改編於《鳥獸不可與同群》

就是用孩子般的天真、固執、極端的語氣,談“海”與“山”的比較,

從顏色,從動靜,從視野,從透視力,力爭“海比山強得多”,甚至詛咒發誓:“假如我犯了天條,賜我自殺,我也願投海,不願墜崖”!而對於諸如顏色的感受與思索卻又是成熟的,在顏色的議論里包含了豐富的、哲學的、歷史的,甚至心理學的內容,由此而產生的審美意識、審美評價完全是現代的,文中描寫“海”的文字,最能顯示冰心的散文藝術個性。 山中雜記 本書目錄我做小說,何曾悲觀呢?

作者介紹

​冰心(1900年--1999年)原名謝婉瑩,中國著名作家。《寄小讀者》《繁星》《春水》和《小桔燈》等都是讀者喜愛的名作。冰心寫有詩集、散文集、小說集和眾多翻譯作品,尤其是為了孩子們創作出很受他們喜歡的作品(所以一般將她歸為兒童文學作家)。2012年《冰心全集》第三版10卷本出版。

山中雜記

冰心最喜愛的文學形式是散文,她的散文常給讀者一種近似抒情詩和風景畫的美感。

母愛和童真的內容占重要地位,她的散文文筆清倩靈活,清新雋麗

在去美國的傑克遜總統號郵輪上,冰心與吳文藻相識。冰心在波士頓的威爾斯利女子大學研究院攻讀文學學位,吳文藻在達特默思學院攻讀社會學,他們從相互的通信中,逐漸加深了解,1925年夏天,冰心和吳文藻不約而同到康耐爾大學補習法語,美麗的校園,幽靜的環境,他們相愛了。 1926年冰心獲得文學碩士學位回國,吳文藻則繼續留在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社會學的博士學位。冰心回國後,先後在燕京大學、北平女於文理學院和清華大學國文系任教。1929年6月15日,冰心與學成歸國的吳文藻在燕京大學臨湖軒舉行婚禮,司徒雷登主持了他們的婚禮。 成家後的冰心,仍然創作不輟, 作品盡情地讚美母愛、童心、大自然,同時還反映了對社會不平等現象和不同階層生活的細緻觀察,純情、雋永的筆致也透露著微諷。小說的代表性作品有 1931年的《分》和1933年的《冬兒姑娘》,散文優秀作品是1931年的《南歸――獻給母親的在天之靈》等。1932年,《冰心全集》分三卷本(小說、散文、詩歌各一卷),由北新書局出版,這是中國現代文學中的第一部作家的全集。1936年,冰心隨丈夫吳文藻到歐美遊學一年,他們先後在日本、美國、法國、英國、義大利、德國、蘇聯等地進行了廣泛的訪問,在英國,冰心與意識流現代派小說創作的先鋒作家吳爾夫進行了交談,他們一邊喝著下午茶,一邊談論著文學與中國的話題。 1938年吳文藻、冰心夫婦攜子女於抗戰烽火中離開北平,經上海、香港輾轉至大後方雲南昆明。冰心曾到呈貢簡易師範學校義務授課,與全民族共同經歷了戰爭帶來的困苦和艱難,1940年移居重慶,出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不久參加中華文藝界抗敵協會,熱心從事文化救亡活動,還寫了《關於女人》《再寄小讀者》等有影響的散文篇章。抗戰勝利後,1946年11月她隨丈夫、社會學家吳文藻赴日本,曾在日本東方學會和東京大學文學部講演,後被東京大學聘為第一位外籍女教授,講授“中國新文學”課程。在日本期間,冰心和吳文藻在複雜的條件下團結和影響海外的知識分子,積極從事愛國和平進步活動。冰心作為一位忠誠的愛國知識分子,繼承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優良傳統,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追求光明,永不止息。在抗日戰爭時期,她與周恩來就有過接觸,應約在進步刊物上發表文章,周恩來曾邀請她訪問延安,雖然未能成行,但他們的心是相通的。解放戰爭時期,冰心拒絕參加“國大”代表競選,支持親屬投奔解放區。新中國成立之初,她身居日本,心向祖國,堅決支持吳文藻毅然擺脫國民黨集團的正義之舉。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新形勢鼓舞下,吳文藻、冰心夫婦冒著生命危險,衝破重重阻難,於 1951年回到日思夜想的祖國。從此定居北京。周恩來總理親切接見了吳文藻、冰心夫婦,並對他們的愛國行動表示肯定和慰勉。冰心感受到新中國欣欣向上的民心,以百倍的精力投入到祖國的各項文化事業和國際交流活動中去。期間,她先後出訪過印度、緬甸、瑞士、日本、埃及、羅馬、英國、蘇聯等國家,在世界各國人民中間傳播友誼。同時她發表大量作品,歌頌祖國,歌頌人民的新生活。她說:“我們這裡沒有冬天”,“我們把春天吵醒了”。她勤於翻譯,出版了多種譯作。她所創作的大量散文和小說,結集為《小桔燈》《櫻花贊》《拾穗小扎》等,皆膾炙人口,廣為流傳。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冰心受到衝擊,家被抄了,進了“牛棚”,在烈日之下,接受造反派的批鬥。1970年初,年屆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鹹寧的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直到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即將訪華,冰心與吳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黨和政府交給的有關翻譯任務。這時,她與吳文藻、費孝通等人,通力全作完成了《世界史綱》《世界史》等著作的翻譯。在這段國家經濟建設和政治生活極不正常的情況下,冰心也和她的人民一樣,陷入困頓和思索之中。在十年“文革”的動亂中,儘管受到不公正對待,她坦然鎮靜地面對一切,堅信真理一定勝利。她時時密切關注社會主義祖國的進步和人民生活的提高。她曾在《世紀印象》一文中寫到:“九十年來……我的一顆愛祖國,愛人民的心,永遠是堅如金石的”。實踐證明,冰心是長期與黨患難與共的親密朋友。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祖國進入新的歷史 時期,冰心迎來了奇蹟般的生平第二次創作高潮。她不知老之將至,始終保持不斷思索,永遠進取,無私奉獻的高尚品質,1980年6月,冰心先患腦血栓,後骨折。病痛不能令她放下手中的筆。她說“生命從八十歲開始”。她當年發表的短篇小說《空巢》,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接著又創作了《萬般皆上品……》《遠來的和尚》等佳作。散文方面,除《三寄小讀者》外,連續創作了四組系列文章,即《想到就寫》《我的自傳》《關於男人》《伏櫪雜記》。其數量之多,內容之豐富,創作風格之獨特,都使得她的文學成就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出現了一個壯麗的晚年景觀。年近九旬時發表的《我請求》、《我感謝》、《給一個讀者的信》,都是用正直、坦誠、熱切的拳拳之心,說出真實的話語,顯示了她對祖國、對人民深沉的愛。她身體力行,先後為家鄉的國小、全國的希望工程、中國農村婦女教育與發展基金和安徽等災區人民捐出稿費十餘萬元。她熱烈回響巴金建立中國現代文學館的倡議,捐出自己珍藏的大量書籍、手稿、字畫,帶頭成立了“冰心文庫”。冰心作為民間的外交使者,經常出訪,足跡遍布全球,把中國的文學、文化和中國人民的友好情誼帶到世界各個角落。她為國家的統一和增進與世界各國人民的友好往來,做出了卓越貢獻。她是我國愛國知識分子的光輝典範。1995年,海峽文藝出版社出版八卷本的《冰心全集》,同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出版座談會,趙朴初、雷潔瓊、費孝通、韓素音、王蒙、蕭乾、謝冕等出版座談會並發言,高度評價冰心巨大的文學成就與博大的愛心精神。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