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龍術 -白衣卿相著小說

屠龍術

白衣卿相著小說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白衣卿相撰寫的一系列長篇小說,有《屠龍術·逆鱗》、《屠龍術·驪珠》、《屠龍術·曳尾》、《屠龍術·長生》、《屠龍術·天人》、《屠龍術·逆鱗》(漫畫版)。

​長生

出版信息:

全國發售日:2010年7月

作者:白衣卿相

定價:19.90元 | 25萬字 | 16開本 | 青島出版社

建議上架:暢銷書·長篇小說

責任編輯:許朝華

封面設計:第7印象·餘一梅

ISBN:9-787-5436-6325-1

編輯推薦:

中日富二代精彩鬥法!

長安與上海古今交融!

中國版《魔戒》,法蘭克福書展載譽歸來!

古代亞文化小說大師白衣卿相史詩級作品。

他在敦煌遇見百年前的道士。

他和父親共同擁有兩個情婦。

他是唯一得到長生術的皇帝。

他掌握期貨市場的必勝秘訣。

她必須在父子間做生死抉擇。

她六道輪回始終是他的奴隸。

她在上海復製了唐朝大明宮。

她將自己獻給母親的舊情人。

內容簡介:

肖恩獨闖敦煌,卻意外遇到當年發現敦煌藏經洞的王道士;高島夜遊法門寺,盜走了真正的巴別塔圖紙!

在茅山陰森的埋骨窟中,陸星晨發現了家族史上全部的靈牌,這其中,隱含了一個驚人的長生術猜想!

每一個富二代,都會擔心自己繼承不到龐大的家族資產,最後一無所有。

天界也有八卦,當年的三界六道萬仙大會,關乎三界六道最終的命運,卻因當事人都已轉世而迷霧重重。

高島和嚴式軒這對千年前的冤家對頭,終于肯坐下來談心,卻扯出來一段亙古未聞的關于最高樓的終極秘密!

作者介紹:

白衣卿相

作家,詩人。

國家級人力資源管理師,中國註冊期貨經紀人

生于長白山下,居于黃浦江邊。

十三習格律詩,十七入作協。

已出版作品:

2006年《匹馬成涼州》

2008年《屠龍術·逆鱗》

2009年《屠龍術·驪珠》

2010年《屠龍術·曳尾》

《屠龍術·長生》

《屠龍術·天人》

《屠龍術·逆鱗》上卷(漫畫版)

《屠龍術·逆鱗》下卷(漫畫版)

《宅是一個人的狂歡》(繪本)

《天書·大空亡》

出版中作品:

2010年《中國塔羅牌·靈棋經》

《天書》系列

目錄:

第一章:敦煌道士

第二章:圓光古術

第三章:遊龍戲鳳

第四章:袁姍前世

第五章:茅山靈牌

第六章:夢回唐朝

第七章:聳人聽聞

第八章:闊少之殤

第九章:天界八卦

第十章:因果破綻

第十一章:故人重逢

第十二章:期貨風雲

第十三章:蘭博基尼

第十四章:小溪初夜

第十五章:會所迷情

第十六章:君山銀針

第十七章:對面夫妻

第十八章:天人一統

第十九章:六度分隔

第二十章:高嚴會談

內文:

《屠龍術·長生》

第一章 敦煌道士

肖恩睜眼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機打給航空公司,預定了一張飛往蘭州的機票。然後他第二個電話打給嚴式軒,要求再寬限三天時間。電話那頭的嚴式軒一直沉默著,最後說:"那兩張圖紙我前世都仔細參研過,依稀有些印象。這樣吧,我先動工幹著,你拿到圖紙隨時給我電話。"

甘肅。敦煌。

雖然,早就想來這裏看一看了,但,卻是在這種情形下來的。買門票時,肖恩甚至有些心虛地不敢看女售票員的眼睛,像匈牙利大盜斯坦因面對敦煌石窟發行者王道士

他絕對不是來欣賞壁畫的,而是在尋覓,拿著強光手電筒,一路看著銹蝕褪色的壁畫,祈禱著能看到妖怪小溪刻畫的兩張巴別塔圖紙。

要想把所有敦煌492個洞窟整個參觀一遍不知要多少時間。好在肖恩目標明確,隻看唐代的洞窟,節省了不少時間。但,當他用兩天時間把所有關于唐代的壁畫流覽一遍後,卻沒有發現任何巴別塔圖紙的影子。終于,他忍不住了,拉著看上去還像個高中生的女講解員問:"您註意過唐代壁畫中,有兩張像建築圖紙,上面標滿梵文的麽?"

"你一說我有印象,但怎麽好像沒看過?"講解員的回答讓肖恩欣喜若狂,追問道:"太好了!那你記不記得在哪個窟?"

"當然記得,晚唐的第156窟,沙州義軍首領張議潮所建。"講解員肯定地說。

"那快帶我去啊!"肖恩迫不及待。

"不行,你再等半年吧。"

"為什麽現在不能看?"肖恩叫了起來。

"因為包括這個洞窟在內的很多石窟,都在維修養護。少則半年,多則一年,有些洞窟,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對外開放了……"講解員的語氣中有了一絲傷感。

肖恩仍不死心,道:"我能見一下你們領導麽?我可以多出點錢,隻要讓我看一看。"

講解員堅決搖頭,道:"我勸你不用試了,這些都是國寶中的國寶,哪個領導也沒這麽大權力和膽量。"

肖恩用了差不多三天時間,找遍了所有他能找到的管理敦煌的行政部門和旅遊部門的領導們,答案是一致的:不行。連商量的餘地都沒有。大部分人都對他很恭敬,可是話裏話外肖恩能聽得出,他們懷疑他的目的,而肖恩的目的,又的確不可告人。

他一直以為嚴式軒會打電話催他。但,沒有。肖恩絕望之餘,一咬牙,從旅行社僱了輛車,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月牙泉風景區,決定遊覽過這裏後,明天飛回上海。

"看來,和我的先祖比起來,我和上帝的緣分還不夠。"肖恩有點自嘲地費盡力氣爬上載說中的鳴沙山,腳下的五色沙嗚嗚作響,雖然穿了司機給的紅色防沙靴,依然舉步維艱。很多遊人沒堅持爬到山頂,就選擇滑下去了。肖恩則賭氣般,低著頭一點點向山頂挪。不知過了多久,偶一抬頭,見天邊一彎新月,再一回頭,見山腳下也是一彎新月--月牙泉宛如鑲嵌在沙中的新月。在爬幾步,就到了山頂。肖恩席沙而坐,細軟溫熱。四周無人,肖恩不舍得就這麽滑下去,仰躺下來,全身心感受鳴沙山的沙子們,對著天邊的新月,這幾天來的沮喪,全都空遠起來。微風拂過,沙聲如環佩叮咚,肖恩微閉雙眼,心想,所謂的天國,恐怕也微閉有這般愜意的景物吧。正這麽想著,就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道:"你所要去的天國,實際上並沒有人間美。你看很多天國裏的人,還貪戀人間景物,偷下凡塵呢。"

肖恩一驚,睜眼扭頭,不到兩米的地方,一個破衣爛衫、須發皆白的道士,雙盤而坐。不知是剛才沒發現,還是他後上來的。肖恩坐起來,說:"你好,幸會。你怎麽知道我剛才在想什麽?這真神奇。"

老道微閉雙目,道:"佛家所言'他心通',本小術耳,道家亦有許多精通者。"

肖恩來了興致,說:"真的?那你說我這次來敦煌是要幹什麽?"

"盜寶!跟當年那個斯坦因一樣。"老道眼睛不睜。

肖恩嚇了一跳,旋即一想,他有可能是蒙的,說不定看到哪個外國人他都這麽以為。于是又進一步追問道:"你看我要的寶藏在哪一窟中?"敦煌共492個洞窟,這個要想蒙對可太難了。果然,那老道沉吟半晌,沒有回話。肖恩有些小得意,又有些失望。他倒真希望這個老道會所謂"他心通",能解他的惑、幫他的忙。可惜……

老道忽然雙目一睜,突然射出的灼灼光芒讓肖恩悚然一驚。老道握著自己的拂塵柄,在膝蓋左邊的沙子上劃拉著。肖恩不解其意,隻是盯著看,漸漸的,他的嘴巴張成了O型,眼睛如同見到了上帝一樣--老道畫的,正是自己祖傳的兩張巴別塔羊皮圖紙中編號為一的那張,從圖形到梵文注解,一點不缺。在他的驚異還沒結束時,老道又在右膝那裏的沙子上,把編號是三的那張巴別塔圖紙和梵文也都畫出來了,可謂一絲不差。肖恩簡直要對這個神奇的老道頂禮膜拜!

老道收了拂塵,喟然長嘆:"這巴別塔,對人間,隻能是個災難,當年由于人類齊心協力要建這樣一座通天塔,漫天神佛震怒,共同商定將人類分種族、變語言,用沙漠和海洋把人類分割開來。然而人終究是萬物之靈,到如今,又有能力,共同說著英語,集合才力智慧,在東方建這樣一座通天塔……然而這次,人類會得償所願,與神佛們平等交流,達成共識麽?我不得不佩服道友周易的高明,莫高窟壁畫的確是保留這兩張圖紙的最佳載體。可他這聰明,用的是不是地方呢?唉!"

原來這老道什麽都知道,肖恩聽傻了。

老道苦笑一聲,道:"也怪我這道士多事,不想辜負周道友一片苦心,來幫這麽幹忙。多事,多事啊!"

肖恩撓頭,問:"您認識周易或者周南?請問您的法號是--"

老道搖頭:"我認得他,他不認得我。貧道姓王。"

肖恩道:"敦煌姓王的道士還真多,那個發現敦煌莫高窟的道士,不也姓王麽?"

老道呵呵笑了,說:"現在的史書傳記中,都把王道士說成是愚昧賣國之人吧?"

肖恩點頭道:"的確如此,否則這敦煌寶庫--"

"這敦煌寶庫就會更加所剩無幾!"老道忽然激動起來,滿面通紅,胡子一撅一撅,聲音也大了起來:"國家國家,現在的人沒腦子的偏狹觀念,敦煌這些寶物,根本就不是歸屬于某一個國家的,而是全人類的!與其當年被清政府毀了,或文革時被紅衛兵毀了,還不如到了外國人手中,人家起碼還知道珍惜,將來的炎黃子孫起碼還能在人家的博物館看看老祖宗當年的好東西!等知道珍惜了,再攢錢買回來!"老道越說越激動,劇烈咳嗽起來。

肖恩不知說什麽才好。

老道站起身,緩步向前,喃喃道:"世無知己,毀譽由人。"

見他一步一步越走越遠,肖恩忽然感到不對勁,那老道的背影已經有幾十米遠了,可山頂沒這麽寬啊,于是向前走了兩步,向下一看,下面竟然是立陡立陡的懸崖峭壁,不知誰在他背上猛擊了一掌,肖恩立足不穩,頓時向萬丈深淵墜去,不由眼睛一閉,發出長長的慘叫聲。"肖恩先生快醒醒,咱們該回去了。"咦,是旅行社那個司機的聲音,肖恩壯著膽子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一彎掛在中天的新月,然後是那個司機的臉。他的背部,是已經不在溫熱的沙子,身上甚至有些冷了。

"您睡著了,可能還做了噩夢。我是看您一直沒下山,怕出事,就上來看看。"

肖恩仰躺著,仍回不過神。那司機一側頭,說:"沒想到您還是個畫家,這圖曲曲彎彎的,畫的是啥呀?還有這些文字,怎麽像我們莫高窟中的梵文?肖恩先生您真有學問,失敬了!"

肖恩幾乎是一個鯉魚打挺蹦起來的,把司機嚇得一哆嗦。肖恩喘著粗氣,又慢慢蹲下來,看著沙子上的兩張圖,和標示的梵文,慢慢平靜下來,轉頭對司機道:"別動,千萬別動!"司機當然遵從,身體僵直。肖恩慢慢摘下脖子上的數碼相機,換上短焦鏡頭,分別把兩張圖形拍攝下來,拍完,不放心,又拍了一遍。然後,閉上被汗水侵入,鹹澀無比的雙眼。這一刻,他是真累了,真想就在這鳴沙山頂,飽飽睡一覺。

一陣大風拂過山頂,地上的兩張圖又變成了平整的沙面,仿佛一切,從未有過。

周南的期貨操作實戰已經進行了一周。五個交易日內,他連手續費在內,一共損失了兩千多元。他覺得,他是在按沈經理教的方法操作啊,但效果卻和沈經理說的大相徑庭。其餘幾個同伴也或多或少有些損失,比周南的少點,不過絕對沒有贏利的。

周一午餐時,看著垂頭喪氣的四個弟子,沈潭把便當附贈的紫菜蝦皮湯一口喝光,說:"吃完飯一起到我辦公室來,開個小會。"

"失敗隻是暫時的,我失敗的次數可比你們加起來都要多得多。是這樣,我的交易方法,非常適合震蕩市,這一段的大豆是大漲小回,所以每次你們沽空時,就會來不及反手做多,做多做對時,按紀律又不能持倉過夜,導致整體利潤--本來你們的操作也是有贏利的,隻不過虧損的次數稍微多了些,但也不能說沒贏利嘛!"

周南一聽這話,怒從心頭起:"您當初教的時候,可沒說這方法在單邊市效果不好,您自己把這套方法誇得神乎其神,包治百病,如今我們四個都賠錢了,你才把方法的缺陷說出來,還文過飾非,豈有此理!"

沈潭呆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萬沒料到平日沉默恭順的周南會是四個人中首先發難的。甚至,連周南自己在發泄出來後,都有些詫異。如果這是在唐朝,在他御封天下道教左護法的位置上,除了唐武宗,他對誰發火都正常,他也從來就是寧折不彎,快意恩仇的。無端來到這個屬于周易的世界裏,他滿是壓抑和委屈,不發作的原因,在于他想很快回到唐朝的世界去,過自己原來的生活,沒必要在這個世界中給周易惹下亂子。是以他連伏魔降妖的本能都放棄了,沒有嘗試誅殺萬年鼠精。可是現在做期貨,賠的是方錦驪的錢,這麽短時間不能輕言放棄,又看不到任何希望,于是他的火氣不可遏止地爆發出來了。

沈潭的第二反應是想發怒,但看到其他三個人也面色不善,又勉強換了副笑臉,說:"明天大家先停一天,觀摩一下我的實際操作,然後咱們下午再開會討論,散會!"說完,丟下四人,一溜煙鑽出經理室,沒影了。

喬司第一個給周南鼓掌,然後是老喬和藺之陽。周南則心灰意懶地搖搖頭,說:"得罪了沈經理,可能我在這裏做不久了。很舍不得大家。"

喬司大聲道:"如果他敢開你,我們三個也跟著一起辭職,讓他變光桿司令!他現在也離不開我們,如果這次我們四個不能成功,他也得卷鋪蓋離開國安期貨!"

老喬沉默了一下,說:"也沒必要鬧這麽僵,明天先看看沈經理自己操盤的結果如何再說。"

藺之陽細聲細語道:"那我聽你們的……"

直到早上九點大豆期貨開盤前的一秒鍾,一直緊閉著的經理室門才開啟,沈潭不知道早上幾點就到經理室了,也不知一個人躲在屋子裏做什麽。

沈潭把自己泡滿鐵觀音的大玻璃杯放在鍵盤邊上,大口喝著水。

四個人搬來凳子,在經理室沈潭的老板椅旁圍坐了一圈。

沈潭很快喝光了一大玻璃杯水,示意藺之陽給他續上。時間已經過了整整十五分鍾,沈潭卻一單都沒有下。

"不要在一開盤就隨便下單,這樣你可能因為第一次的判斷失誤,導致一整天酶氣,越做心態越壞,越做越錯,越想扳回來輸得越慘。"沈潭悠然品著鐵觀音,回頭,眼睛從四個人臉上一一掃過。四個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讓你們每天盡量早來十幾分種,就是為了有空看看美盤大豆昨天的行情,看看《期貨日報》的收盤日評,提前預測一下今天的走勢,然後,利用開盤前五分鍾,來印證自己的預測。如果和你的判斷方向相同,就大膽下單。如果相反,就要謹慎下單,這樣,才能在判斷準確時獲得更大收益,判斷失誤時損失最小本金。我記得我曾經跟你們說過這事情,但我知道不會引起你們重視。現在虧錢了,知道原因了麽?"沈潭語重心長地說著,他的眼睛則一直盯著螢幕上大豆期貨行情跳躍變幻的走勢,沒看四人。

四人已經有些汗顏。

"昨天美國CBOT大豆期貨大漲六十四美分。我根據今天早上的報紙和網際網路上的訊息,初步找到如下原因:一,世界主要大豆出口地南美持續幹旱,今年減產幾成定局。二,國際海運價格持續上漲,大豆運輸成本大幅抬高。三,我國為保護本國農民種豆積極性,已經戰略性減少國外大豆進口,扶植在地煉油企業。四,最近一個月,國內諸多科學家對轉基因產品是否會對人類健康構成潛在威脅大打口水戰,爭執不下。諸位,通過這四條,你們對今天國內大豆期貨的多空走勢,會得出怎樣的初步判斷呢?"

"多方佔優。"四個人齊齊答道。

"在這些因素沒有根本性的改變之前,就應該大膽以做多為主,還要貪婪些,敢于吃下大段的利潤。隻有賺時盡可能多的賺,賠時盡可能賠得少,你的賬面資產才有可能大部分時間是正值。我們果然主要是靠成交量賺取傭金,但傭金的收入怎麽比得上看對方向吃差價的收益?現在的原則就變得很簡單了,開盤時先把手頭的資金砸進去一半,然後每次回調買入三分之一倉位,每次上漲賣出四分之一倉位,這樣捲動操作。如果收盤時收在最高點附近,就留下還沒賣出的倉位過夜;如果回調超過當天漲幅的三分之一,就證明空方有反擊能力,這時就必須清倉,等待第二天的相關新聞。如果新聞沒有改變你昨天得出的做多結論,那麽,你就繼續做多,依然如此操作。"

沈潭正縱橫捭闔,手邊的內線電話響了。沈潭按下免提,裏面傳來沈潭一個激動的聲音:"沈經理,你說話果然不同啊,我按你說的操作原則做,現在已經產生賬面贏利七萬了,要不要清倉退出啊?"

曳尾

出版信息:

作者:白衣卿相

定價:19.90元 | 25萬字 | 214頁| 16開本 |

《屠龍術·曳尾》白衣卿相《屠龍術·曳尾》白衣卿相

建議上架:暢銷書·長篇小說

出版社:青島出版社

ISBN:978-7-5436-4385-7

內容簡介:

中日富二代精彩鬥法!

長安與上海古今交融!

中國版《魔戒》,法蘭克福書展載譽歸來!

古代亞文化小說大師白衣卿相史詩級作品。

他與千年花妖一夜銷魂!

他夢見父親會殺死自己!

他和觀音結為對面夫妻!

他把巴別塔埋在法門寺!

她是屠龍術最後的傳人!

她是精通佛法的通靈者!

她是最神秘的影視明星!

她是鳳凰和荷花王所生!

無緣今世成相許,或待重逢任死生!

作者簡介:

白衣卿相

作家,詩人。

國家級人力資源管理師,中國註冊期貨經紀人

生于長白山下,居于黃浦江邊。

十三習格律詩,十七入作協。

已出版作品:

2006年《匹馬成涼州》

2008年《屠龍術·逆鱗》

2009年《屠龍術·驪珠》

2010年《屠龍術·曳尾》

《屠龍術·長生》

《屠龍術·天人》

《屠龍術·逆鱗》上卷(漫畫版)

《屠龍術·逆鱗》下卷(漫畫版)

《宅是一個人的狂歡》(繪本)

《天書·大空亡》

出版中作品:

2010年《中國塔羅牌·靈棋經》

《天書》系列

目錄:

第一章 韋馱造橋

第二章 觀音招親

第三章:魂遊地府

第四章:借屍還魂

第五章:長生秘術

第六章:楞嚴拍賣

第七章:少婦燃情

第八章:夢會公主

第九章:玉女多姿

第十章:軍天網咖

第十一章:築巢引鳳

第十二章:小溪復活

第十三章:周易重生

第十四章:海日會所

第十五章:期貨原理

第十六章:武宗皇帝

第十七章:夢想天堂

第十八章:法門夜盜

相關作品:

楔子

"我父親要殺我!"

葉超凡差點被剛喝到嗓子裏的老鴨湯嗆著,捂嘴大咳。

陸星晨歉然,起身拍了拍葉超凡的後背。

葉超凡緩過來,不滿地道:"你還是改不了大學時的老毛病,這思維轉換也太快了點吧,不是正說你哈佛留學時的艷史,怎麽就扯到你父親頭上了,父親殺兒子??你英文偵探小說看多了吧。你老爸就你這麽一個獨苗,上億的資產,你不繼承誰繼承!"

陸星晨怔怔道:"我也不知這個荒唐的想法是幾時、為何跳到我腦海中的,反正是驅之不散……超凡,你是開靈異公司的,所以我打算向你請教--"

葉超凡立刻放下酒杯,做了個手勢說:"Stop!我再次糾正,我那不是什麽'靈異'公司,是'企業特殊事務顧問公司',OK?"

陸星晨忍不住笑:"你呀,就別拽英文了,真那麽喜歡英文,當年就和我一起去哈佛留學了。"

葉超凡泄了氣,粗聲道:"我就是學不好英文,你說怎麽辦?不像你,英文現在比漢語都溜。"

陸星晨得意一笑,卻忽然想起了什麽,神色一黯,道:"當時咱們班上,我的英文並不是最好的……"

葉超凡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說:"我一直在等你把話題移到她身上。"

陸星晨有點靦腆卻又有點迫不及待:"多姿她--現在怎麽樣了?"

葉超凡不答,自顧吃了一口"回鍋石斑魚",又品了一勺"米莧黃魚羹",晃著頭道:"這次死活也不能帶上她,這妮子要是在,滿桌素食,又不能飲酒,豈不無趣?這餐是咱們兄弟敘舊,不提她!"

見陸星晨急得抓心撓肝,葉超凡忍俊不禁:"你小子,從剛入學就打我表妹主意,這麽多年了也不死心。好了,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我就跟你透露點最新動態……"

葉超凡又去吃菜,陸星晨趕緊拿起百威,給他滿上,問:"我聽說後來多姿去了印度瓦拉納西梵文大學?"

葉超凡喝了一口啤酒,好整以暇道:"那是她在英國坎特伯雷基督教大學學院學習半年後去的。這次她待了一年,就精通了梵文,然後在她導師的推薦下,去了斯裏蘭卡大學學習高級巴利文及佛學研究課程,這次用了一年半--"

陸星晨贊嘆道:"我一向在學習和領悟能力上自視甚高,但和多姿比起來就汗顏了,尤其是她的語言天賦--梵文和巴利文這麽古奧的東西,她也不過是用了兩年多的時間……"

葉超凡道:"她後來放棄很多名校的高薪,應聘到東方大學新開的'周易與中國傳統術數研究'專業試驗班任宗教學的老師……可是,我看她是越學越糊塗,學校裏一個年輕有為的老師駱笙寒狂追她,她就是不冷不熱的,我都替她著急。你試試能不能和她死灰復燃吧,否則她就算不當修女,也早晚成了尼姑。"

陸星晨有些憧憬,又有些惴惴地說:"她好像除了跟你,對所有男子都是不冷不熱的。唉!我第一眼看她就驚為天人,從此再漂亮的女孩子在我心中都不可能有位置了--甚至連朱成碧那麽美若天仙的--"

葉超凡打斷他問:"'美若天仙'?'朱成碧'?這個名字我似乎聽我的部門經理呂功曹贊嘆過,哪天給哥哥我引見引見?"

陸星晨神色一黯,低聲道:"見不到了……她--已經香消玉殞……"

葉超凡奇道:"不會吧?年輕輕的……"

陸星晨顯然不願就這個話題再說下去,悶頭喝了一大口酒。

葉超凡也看了出來,轉而問:"你說你父親要殺你,為什麽殺?怎麽殺?"

陸星晨蹙眉,道:"我一直神經衰弱,睡眠不好,經一個姓杜的記者朋友介紹,去拜訪了著名的催眠醫生肖恩,我在被深度催眠的狀態中看到--"陸星晨腮上的肌肉緊綳著抽搐了一下,然後他用拳頭捶了捶額頭,說:"我不確認,肖恩醫生建議我在療程內不要跟別人講,我兩個月後結束治療再跟你說吧。"

葉超凡很理解地點點頭,拍拍他的腿以示安慰:"有事隨時到我公司來,我手下能人異士多多,肯定能幫上你!"

陸星晨點頭,然後問:"現在到東方大學就能找到多姿麽?"

葉超凡想了想,說:"她今天沒課,多半又泡在浴佛寺和那覺誨和尚參禪。"

"安遠路的浴佛寺?"

"正是。"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