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人物

屈原

屈原(公元前340年-公元前278年),戰國時期楚國詩人、政治家。羋姓,屈氏,名平,字原;又自雲名正則,字靈均 。約公元前340年出生于楚國丹陽(今湖北秭歸),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後代。 

屈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愛國詩人,中國浪漫主義文學的奠基人,被譽為“中華詩祖”、“辭賦之祖”。他是“楚辭”的創立者和代表作者,開闢了“香草美人”的傳統。屈原的出現,標志著中國詩歌進入了一個由集體歌唱到個人獨創的新時代。他被後人稱為“詩魂"。 

屈原也是楚國重要的政治家,早年受楚懷王信任,任左徒、三閭大夫,兼管內政外交大事。 吳起之後,在楚國另一個主張變法的就是屈原 。他提倡“美政”,主張對內舉賢任能,修明法度,對外力主聯齊抗秦。因遭貴族排擠毀謗,被先後流放至漢北和沅湘流域 。 

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攻破楚都郢(今湖北江陵),屈原悲憤交加,懷石自沉于汨羅江,以身殉國。1953年是屈原逝世2230周年,世界和平理事會通過決議,確定屈原為當年紀念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 

主要作品有《離騷》《九歌》《九章》《天問》等。他創作的《楚辭》是中國浪漫主義文學的源頭,與《詩經》並稱“風騷”,對後世詩歌產生了深遠影響。

  • 本名
    屈原
  • 別稱
    屈平,正則
  • 字型大小
    字原,又字靈均
  • 所處時代
    戰國末期
  • 民族族群
    華夏族,楚人
  • 出生地
    楚國丹陽(今湖北秭歸)
  • 出生日期
    約公元前340年
  • 逝世日期
    公元前278年
  • 主要作品
    《離騷》《九歌》《九章》
  • 主要成就
    創立了“楚辭”這種文體(也稱“騷體”)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周顯王二十九年(公元前340年),正月初七日,屈原生于楚國丹陽,到來年的正月初七日,屈原一周歲,居樂平裏。

周顯王三十九年(公元前330年),屈原居樂平裏。屈原自幼嗜書成癖,讀書多而雜,“石洞讀書”與“巴山野老授經”當在這一年的時間。

周顯王四十年,(公元前329年),居樂平裏。屈原雖出身貴族,但因自幼生活在民眾之中,加以家庭的良好影響,故而十分同情貧窮的百姓,從這時起,小小年紀便做了許多體恤民眾的好事,博得了眾口一詞的贊譽。 

初露才華

周顯王四十八年(公元前321年),秦軍犯境,屈原組織樂平裏的青年奮力抗擊,他一方面居高臨下地對青年們進行思想教育,一方面巧用各種戰術,機智果敢地給敵人以沉重打擊,一展其非凡才華。

周慎靚王元年(公元前320年),仲春三月,屈原應懷王之召出山進京,這一年他在鄂渚為縣丞。

周慎靚王二年(公元前319年),升任楚懷王左徒。這一年的深秋,屈原首次使齊。

周慎靚王三年(公元前318年),忙于楚之內政外交工作。五國聯兵攻秦,屈原隨軍而前。

任職高位

《史記·屈原賈生列傳》: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為楚懷王左徒。博聞強識(zhi,四聲),明于治亂,嫻于辭令。入則與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王甚任之。上官大夫與之同列,爭寵而心害其能。懷王使屈原造為憲令,屈平屬草稿未定。

關于屈原所任楚懷王左徒一職,古今學者多有解釋,現擇其要者而舉之:

1、張守節說:左徒是左右拾遺之類的官。唐·張守節《史記正義·屈原列傳》說:“左徒蓋今左右拾遺之類。”但據近現代學者褚斌傑、趙逵夫等人考證,認為後世的拾遺實為言官,可以上書言事而無實權,唐代的拾遺官階隻是“從八品上”,同《史記》中的所述屈原所從事的政治活動不相稱。陸侃如《屈原評傳》說:“左徒是左右拾遺之類的官,僅次于令尹。”

2、林庚說:左徒是太傅之類的官。林庚《民族詩人屈原傳》所附《四註·說左徒》一文中,在引《史記》關于春申君為楚之親信,任左徒再升令尹的記述後說:“左徒所以說是宮廷的親信,因為是親信,所以侍從太子,其情形大約如賈誼之為‘長沙王傅’,秦因此也稱黃歇為‘太子之傅’。”

3、遊國恩說:左徒是令尹的副職。遊國恩在《屈原》一書中說,據《史記·楚世家》:“考烈王以左徒為令尹,封以吳,號春申君。”因此認為左徒之職似乎僅次于地位最高的令尹,也許就是令尹的副職。

4、趙逵夫說:左徒是行人。趙逵夫在《屈原與他的時代》中有《左徒·征尹·行人·辭賦》一文。在該文中,他從出土的文物及相關資料進行考證,認為“徒”、“尹”二字是雙聲假借。並舉《離騷》“濟沅湘以南征”,《九歌》“駕飛龍兮北征”,又引《爾雅·釋者》:“征,行也。”說“征尹”之取義,同于中原國家所謂“行人”,是指負責外交的官員。

5、湯炳正說:左徒是左登徒。湯炳正在《屈賦新探·左徒與登徒》一文中認為,曾侯乙墓出土的竹簡上記載的官職有“左登徒”、“右登徒”字是古代典籍中“升”字的通假字,“升”字古音跟“登”字完全相同,並且互相通假,因此,“左徒”是“左登徒”的省稱,在楚國朝廷上屬于大夫級別。同時,湯炳正也對“左徒”的職掌進行了說明,認為“左徒”雖兼管內政、外交,但從《屈原列傳》,尤其是《春申君列傳》的記述來看,他們的主要活動都在外交方面。如屈原的幾次使齊及其與張儀的鬥爭等方面都可以證實。

6、聶石樵說:左徒是僅次于宰相的官。聶石樵《屈原論稿》說:“令尹就是宰相,可見左徒是僅次于宰相的官。”詹安泰在《屈原》一書中認為:“我們根據後來春申君、黃歇以左徒為令尹,就可以看出,左徒在當時是一個僅次于令尹(宰相)的高官。”並說:“左徒升級就可以做令尹。”

7、姚小鷗說:左徒是太僕之類的官。姚小鷗在《〈離騷〉“先路”與屈原早期經歷的再認識》一文中,考證《離騷》“來吾道夫先路”的“路”就是“輅”,是楚王的乘輿,與下文“恐皇輿之敗績”相合。進而考證了“左徒”的職掌,認為“左徒”是相當于後世“太僕”一類的官職。姚小鷗所說的“太僕”,據《周禮·太僕》載:“太僕,掌王正之服位,出入王之大命。掌諸侯之復逆。”為此,姚小鷗說:“《周禮》中‘太僕’一職為下大夫,其爵位並不高,但職掌甚為重要。”並認為“左徒之職約與《周禮》中的‘太僕’相當”。

8、王一軍說:左徒即楚懷王左司徒。王一軍在《屈原左徒即左司徒考》(《現代語文》2010年第8期)中指出司馬遷《史記》中的屈原為楚懷王左徒即左司徒之略寫。根據《屈平列傳》中的相關記述,屈原所任職務即起草憲令接遇賓客應對諸侯與《周官書》所規定的大小司徒職守相近。楚人尚右,故右司徒為正,左司徒為副,所以楚君以左右司徒以取代《周官書》的大小司徒之名稱。 

變法改革

周慎靚王四年(公元前317年),忙于變法改革,製訂並出台各種法令。

周慎靚王五年(公元前316年),繼續進行變法改革,與舊貴族和一切頑固勢力進行鬥爭。

周慎靚王六年(公元前315年),深入進行變法改革,民心沸騰;楚之情勢大變,舊貴族面臨著覆滅的命運。

讒而見疏

周赧王元年(公元前314年),屈原因上官大夫之讒而見疏,被罷黜左徒之官,任三閭大夫之職。

周赧王二年(公元前313年),屈原第一次流放漢北地區(今河南西峽、淅川、內鄉一帶)。為了打破  楚、齊聯盟,秦國派張儀賄賂楚國權貴寵臣,又欺騙楚王說:“楚國如果能和齊國絕交,秦國願意獻出商、于一帶六百多裏土地。”屈原極力勸諫,但是楚王不聽,楚懷王聽信張儀的.,就把相印授予 人跟張儀去秦國受地。張儀回秦國後裝病,三個月不見楚使。懷王以為張儀怪他和齊國斷絕關系不夠堅決,又派人去辱罵齊王一通。齊王大怒,斷絕了和楚的合縱,反而和秦國聯合起來了。這時張儀才出面對楚使說:“您為什麽不接受土地呢?從某地到某地,廣袤六裏。”六百裏變成了六裏,楚使很生氣,回來報告楚懷王,懷王大怒,先後兩次興師伐秦于漢北楚古都丹陽(今河南西峽、淅川一帶),結果都被秦打敗,喪失八萬軍隊,大將軍屈丐、裨將軍逢侯醜等70餘人被秦軍俘虜,漢中郡淪陷,史稱“丹陽之戰”。隨後,秦又遣軍攻取楚地漢中(今陝西漢中)600裏地,置漢中郡。

周赧王三年(公元前312年),楚國發兵反擊,在藍田(今陝西藍田一帶)大敗。韓、魏趁機偷襲楚國至鄧(今河南鄧州),楚國軍隊兵畏懼,從秦國回歸。韓宣王死,在位二十一年。子襄王倉立。孟軻議定在周赧王三年離開齊國。孟軻主張“性善”,勸齊宣王行仁政,勸滕文公行“井田”,均因為迂闊難行,不受兩國採納。懷王重新啓用屈原,讓他出使齊國,目的是讓齊楚兩國締結新的聯盟。

周赧王四年(公元前311年),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攻取楚召陵。惠文王願分漢中之半給楚,與楚結盟。楚懷王比起漢中的土地,更想要獲得張儀。張儀來到楚國,由于重金賄賂了靳尚,並得到楚懷王寵姬鄭袖進言,得到釋放回到秦國。秦惠文王死,在位共二十七年。子武王蕩立。屈原出使齊國,回來楚國的時候張儀已經離開,勸諫懷王說:“為什麽不殺張儀?”懷王後悔,派人追張儀沒有追到。

周赧王五年(公元前310年),秦武王元年。張儀由于不被武王滿意,離開秦國趕赴魏國。屈原仍事懷王為三閭大夫。懷王領悟到被張儀欺騙,出于一時權宜之計起用屈原為齊使,當屈原從齊國回來後馬上便被楚懷王疏遠。

周赧王六年(公元前309年),秦武王二年,齊宣王欲為縱長,惡楚之與秦合,遣使遺楚王書,懷王猶豫不決,昭睢力諫,遂不合秦而合齊以善韓。屈原不能參與朝政,極可能通過昭睢等大臣敦懷王合齊。

周赧王七年(公元前308年),秦武王三年,甘茂取韓宜陽。屈原居住在郢都,設壇教學。

周郝王十七年(公元前298年),秦昭王發兵出武關,攻楚,斬首5萬,取析(今河南淅川)及左右15城而去。

流放背景

戰國時代,稱雄的齊、楚、燕、韓、趙、魏、秦七國,爭城奪地,互相殺伐,連年不斷混戰。那時,楚國的大詩人屈原,正當青年,為楚懷王的左徒官。他見百姓受到戰爭災難,十分痛心。屈原立志報國為民,勸懷王任用賢能,愛護百姓,很得懷王的信任。

賈誼在《吊屈原賦》中,這樣描寫屈原所處時代的社會狀況:嗚呼哀哉,逢時不祥!鸞鳳伏竄兮,鴟梟翱翔。闒茸尊顯兮,讒諛得志。賢聖逆曳兮,方正倒植。世謂隨、夷為溷兮,謂跖、為廉。莫邪為鈍兮,鉛刀為銛。斡棄周鼎,寶康瓢兮。騰駕罷牛,驂蹇驢兮。驥垂兩耳,服鹽車兮。章甫薦履,漸不可久兮。嗟苦先生,獨離此咎兮!

賈誼筆下,屈原生活的時代一切都是顛倒的:貓頭鷹在天上飛翔,鸞鳳卻深藏起來;小人得志尊顯,聖賢卻不得其用;正直廉潔的人受到誣蔑,強橫殘暴的人卻得到稱譽;寶劍被貶為鈍口,鉛刀卻被說成鋒利;國之重寶周鼎被拋棄,空瓦罐被當成寶物;疲牛跛驢驂駕著馬車,千裏馬卻拉著沉重的鹽車;帽子本應戴在頭上,卻被墊在腳下,被汗水濕透。這就是楚國的時局。

那時西方的秦國最強大,時常攻擊六國。名士蘇秦提出合縱,即聯合六國一同抗秦,屈原積極參與此事,與蘇秦一起促成楚、齊、燕、趙、韓、魏六國君王齊集楚國的京城郢都,結成聯盟,並使懷王成了聯盟的領袖,因此得到了懷王的重用,很多內政、外交大事,都憑屈原作主。

因此,楚國以公子子蘭為首的一班貴族,對屈原非常嫉妒和忌恨,常在懷王面前說屈原的壞話。說他奪斷專權,根本不把懷王放在眼裏。挑撥的人多了,懷王對屈原漸漸疏遠,因為齊楚連盟,秦國不敢動手,聽到這個訊息,秦王忙把相國張儀召進宮來商量。 張儀認為六國中間,齊楚兩國最有力量,隻要離間這兩國,聯盟也就散了。他願意趁楚國內部不和的機會,親自去拆散六國聯盟。 

初次流放

周赧王十一年(公元前304年),屈原流浪漢北(漢江以上,今南陽西峽、淅川一帶)。秦楚復合,與屈原謀劃相反,而奸人必有讒言害之,避地漢北,當有不得已之情在,故《抽思》有欲歸不得之意。

周赧王十三年(公元前302年),齊、魏、韓三國聯軍攻打楚國,楚懷王派太子橫到秦國為人質,請求秦出兵援救。秦王命客卿通率兵救楚,擊退了三國聯軍。

次年,秦國一大夫與太子橫因為私事爭鬥被殺死。太子橫懼怕秦昭王怪罪,私自逃回楚國。此事使秦、楚兩國關系惡化,導致了此後秦國對楚國的頻繁進攻。“屈原憎恨楚懷王聽信小人讒言,讓不真實的語言蒙蔽了正確的語言,這些謠言將會損害楚國的利益,是方正的人不能容忍的,所以屈原在憂愁幽思而作《離騷》。”

前303年,楚懷王二十六年,齊、韓、魏三國攻楚,聲討楚違背縱約。楚向秦求救,還把太子送到秦國作人質。第二年,楚太子殺了秦大夫逃回楚國。前301年,楚懷王二十八年,秦以此為借口,聯合齊、韓、魏攻楚,殺楚將唐昧,佔領了重丘 (今河南泌陽縣東北)。第二年又攻楚,消滅楚軍2萬,又殺楚將景缺。這時,昏庸的懷王才又想起齊楚聯盟的重要,讓太子質于齊以求齊楚聯盟反秦。前299年,秦又攻楚,取楚八城。趁這情勢,秦昭王“邀請”懷王在武關(今陝西商縣東)相會。 

周赧王十六年(公元前299年),屈原此時已從漢北的流放地返回,和昭雎等一起,力勸懷王不要赴會,說:“秦,虎狼之國,不可信,不如無行。”可懷王的幼子子蘭怕失去秦王歡心,竭力慫恿懷王前去。結果懷王一入武關,就被秦軍扣留,劫往鹹陽,要脅他割讓巫郡和黔中郡。楚懷王被劫往鹹陽,楚由齊迎歸太子橫立為頃襄王,公子子蘭為令尹,不肯向秦割讓土地,秦又發兵攻楚,大敗楚軍,斬首5萬,取十六城。前296年,頃襄王2年,懷王死于秦國,秦國將他的屍體送回楚國安葬。諸侯由此認為秦國不義。秦國、楚國絕交。 

二次流放

周赧王十九年(公元前296年),懷王死于秦國,秦國將他的屍體送回楚國安葬。諸侯由此認為秦國不義。秦國、楚國絕交。屈原于周赧王十九年年免去三閭大夫之職,放逐江南。他從郢都出發,先到鄂渚,然後入洞庭。

周赧王二十年(公元前295年),屈原到達長沙,在這楚先王始封之地遍覽山川情勢,甚起宗國之情。

前293年,頃襄王六年,秦國派白起前往伊闕攻打韓國,取得重大勝利,斬首24萬。秦國于是送給楚王書信說:“楚國背叛秦國,秦國準備率領諸侯討伐楚國,決一勝負。希望您整飭士卒,得以痛快地一戰。”楚頃襄王不忘欲反”的感情,又指出,懷王最後落到客死他國的下場,就是因為“其所謂忠者不忠,而所謂賢者不賢也”。 

周赧王二十一年到周赧王三十六年(公元前294年到公元前279年),屈原第二次被流放到南方的荒僻地區。這次流放的路線,按《哀郢》分析,是從郢都(湖北江陵縣)出發,先往東南順江而下經過夏首(湖北沙市東南)、遙望龍門(郢都的東門)經由洞庭湖進入長江,然後又離開了夏浦(湖北漢口),最後到了陵陽(據說是今安徽青陽縣南)。  時間長達16年,在這之間並寫下了大量優秀的文學作品如:《九章·悲回風》。

自投汨羅

秦國對楚王的妥協退讓,並不滿足。楚頃襄王十九年(前280年),秦將司馬錯攻楚,楚割讓上庸、漢北地;第二年,秦白起攻楚,取邪、鄧、西陵;頃襄王二十一年(前278年)白起更進一步攻下了郢都,頃襄王隻好跟那些執政的貴族們一起,狼狽不堪地逃難,“保于陳城(今河南淮陽縣)”。在極度苦悶、完全絕望的心情下,于農歷五月五日投汨羅江自盡了。這一年大概是前278年,頃襄王二十一年,屈原當時62歲左右(生于前340,死于前278)。 

主要成就

文學成就

屈原是個詩人,從他開始,中華才有了以文學著名于世的作家。他創立了“楚辭”這種文體(也稱“騷體”),被譽為“衣被詞人,非一代也”。屈原的作品,根據劉向劉歆父子的校定和王逸的註本,有25篇,即《離騷》1篇,《天問》1篇,《九歌》11篇,《九章》9篇,《遠遊》《卜居》《漁父》各1篇。據《史記·屈原列傳》司馬遷語,還有《招魂》1篇。有些學者認為《大招》也是屈原作品;但也有人懷疑《遠遊》以下諸篇及《九章》中若幹篇章非出自屈原手筆。據郭沫若先生考證,屈原作品,共流傳下來23篇。其中《九歌》11篇,《九章》9篇,《離騷》、《天問》、《招魂》各一篇。

大體說來,《離騷》《天問》《九歌》可以作為屈原作品三種類型的代表。《九章》《遠遊》《卜居》《漁父》《招魂》《大招》,其內容與風格可與《離騷》列為一組,大都是有事可據,有義可陳,重在表現作者內心的情愫。《離騷》是屈原以自己的理想、遭遇、痛苦、熱情以至整個生命所熔鑄而成的宏偉詩篇,其中閃耀著鮮明的個性光輝,是屈原全部創作的重點。《天問》是屈原根據神話、傳說材料創作的詩篇,著重表現作者的學術造詣及其歷史觀和自然觀。《九歌》是楚國祀神樂曲,經屈原加工、潤色而成,在人物感情的抒發和環境氣氛的描述上,充滿濃厚的生活氣息。然而是代人或代神表述,並非作者自我抒情,它更多地顯示了南楚文學傳統的痕跡。《離騷》一組,《九歌》一組,構成了屈原作品的基本風格。

屈原作品和神話有密切關系。許多虛幻的內容就是承襲神話發展而來的。屈原又是關註現實的詩人,作品裏反映了現實社會中的種種矛盾,尤以揭露楚國的黑暗政治最為深刻。

屈原作品的風貌和《詩經》明顯不同。這與長江流域的民風和黃河流域的民風不同有關。當時,北方早已進入宗法社會,而楚地尚有氏族社會的遺風,民性強悍,思想活潑,不為禮法所拘。所以,抒寫男女情思、志士愛國是如此直切,而使用的材料,又是如此豐富,什麽都可以奔入筆底。寫人神之戀,寫狂怪之士,寫遠古歷史傳說,寫與天神鬼怪遊觀,一切神都具有民間普通的人性,神也不過是超出常人的人而已。它們使作品顯得色澤艷麗,情思馥鬱,氣勢奔放。這樣的作品,表現了與北方文學不同的特色。從體製上看,屈原以前的詩歌,不管是《詩經》或南方民歌,大多是短篇,而屈原發展為長篇巨製。《離騷》一篇就有2400多字。在表現手法上,屈原把賦、比、興巧妙地糅合成一體,大量運用“香草美人”的比興手法,把抽象的品德、意識和復雜的現實關系生動形象地表現出來。在語言形式上,屈原作品突破了《詩經》以四字句為主的格局,每句五、六、七、八、九字不等,也有三字、十字句的,句法參差錯落,靈活多變;句中句尾多用“兮”字,以及“之”“于”“乎”“夫”“而”等虛字,用來協調音節,造成起伏回宕、一唱三嘆的韻致。總之,他的作品從內容到形式都有巨大的創造性。

屈原作品,在楚人建立漢王朝定都關中後,便產生了更大的影響,“楚辭”的不斷傳習、發展,北方的文學逐漸楚化。新興的五、七言詩都和楚騷有關。漢代的賦作家無不受“楚辭”影響,漢以後“紹騷”之作,歷代都有,作者往往用屈原的詩句抒發自己胸中的塊壘,甚至用屈原的遭遇自喻,這是屈原文學的直接發展。此外,以屈原生平事跡為題材的詩、歌、詞、曲、戲劇、琴辭、大曲、話本等,繪畫藝術中如屈原像、《九歌圖》、《天問圖》等,也難以數計。所以魯迅稱屈原作品“逸響偉辭,卓絕一世”,“其影響于後來之文章, 乃甚或在《三百篇》(《詩經》)以上”(魯迅《漢文學史綱要》)。著名詩人郭沫若曾為其編劇《雷電頌》,以紀念其事跡。

作品特點

戰國時代,楚國之風俗迷信鬼神,宗教性的祭祀和祈禱在民間流行。屈原處于巫現甚盛的楚國,豐富的神話傳說與原始的泛神論給他文學創作以充分地滋養,他在巫現甚盛的時代氛圍中,展開自己的詩歌創作,《九歌》就是在這種時代氛圍中所寫的偉大光輝的詩篇。

《九歌》中十一篇祭祀十位神,這十位包括天神(東皇太一雲中君大司命少司命東君)、地祇(湘君湘夫人河伯山鬼)、人鬼(國殤)。就詩的內容說:

其一,既寫了與人關系極為密切的神,如東君(太陽神)、雲中君(雲神)、大司命、少司命(壽夭之神);又寫了湘君、湘夫人之間美麗真摯的愛情傳說,曲折地反映了表現手法說,或以庄重的筆調,寫神靈的庄嚴偉大;或以婉曲細膩的筆調,寫其復雜的感情;或以悲壯的筆調,寫其為國捐軀的壯烈精神。他們無不神採飛動,栩栩如生。這些詩都是祭祀用的,神是由巫者扮演的。屈原以豐富的想象力,極生動地描寫了神的活動以及祭祀的場面,寫出了神的典型形象,並通過神反映了極為豐富的現實生活,充分表達了人間的希望與悲歡。它有著強烈地藝術魅力。

其二,屈原《九歌》中所寫情節是由巫者表演展示的,由于情節較復雜生動,感情的描寫頗為細膩,寫出了較一豐滿的人物形象。

其三,屈原是信神的,他把神的活動表現得淋漓盡致,生動傳神,除了要表現真實的感情以外,從主觀上講,確有幾分信仰者的虔誠。正因為屈原是信神的,他把神靈寫得庄嚴、肅穆、和善。神是可以為人賜福的,神對人有著豐厚的感情。從神的外貌到心靈,都寫得那麽美。讀了《九歌》,使人精神上產生愉悅之感。或者可以說,《九歌》旨在給損傷了心靈的讀者精神以補償,使之愉悅振奮。

屈原楚辭想象最為豐富,詞採十分瑰麗。《離騷》中大量運用神話傳說,把日月風雲,都調集到詩篇中來,使辭彩非常絢燦,他還突出地描寫了三次求女的故事,以表達自己執兼比興”,他善于用美人、香草,以喻君子;惡木穢草,以喻小人。通過比興手法把君王信讒、奸佞當道、愛國志士報國無門的情景,寫得淋漓盡致。

作品風格

屈原的作品充滿了積極的浪漫主義精神。其主要表現是他將對理想的熱烈追求融入了藝術的想象和神奇的意境之中。風調激楚,是屈原楚辭風格。屈原由于受霄小的排擠陷害,使曾經對他十分信任並依靠他變法圖強的楚懷王,對他產生懷疑以至疏遠放逐;楚襄王當政後,更為昏庸,朝政日益腐敗,楚國面臨亡國的危機,而對屈原這樣的愛國志士迫害有加。詩人正直的性格,高潔的人格,愛國的行動,反倒都成了罪過。他將自己滿腔憤激的情緒,發而為詩,形成了激楚的情調。這種激楚的情調,在《九章》中表現得十分強烈。

屈原的作品還以一系列比興手法來表情達意。如他以鮮花、香草來比喻品行高潔的君子;以臭物、蕭艾比喻奸佞或變節的小人;以佩帶香草來象征詩人的品德修養 。這種“香草美人”的比興手法,使現實中的忠奸、美醜、善惡形成鮮明對照,產生了言簡意賅、言有盡而意無窮的藝術效果。

如《哀郢》開頭寫道:“皇天之不純命兮,何百姓之震意。民離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東遷。”詩人對國破家亡之痛,民離失散之苦,表現出十分憤汽的情緒。出他獨有的奇崛憤激、凄涼幽冷的詩歌。在許多詩中,他對當時社會不重視賢才、自己懷才不遇表示了極大的憤汽,如《浩歌》:不須浪飲丁都護,世上英雄本無主。買絲綉作平原君,有酒唯澆趙州土。愛士的平原君不復存在,有才之士又有誰重視和愛護呢?詩人在憤激又流露出凄涼幽怨的情調。屈原楚辭雖然情調激楚,然由于胸襟的博大,感情的深沉,因此意趣幽深,讀來毫無浮泛或輕躁之感。這種幽深的意趣,深含在他寫的各類詩中。且不說《離騷》表達的那種深厚的愛國熱情以及詩人對國家民族的涓涓之誠,深深的扣動著讀者的心弦,就是《天問》那種以問句構成的形式奇特的詩歌,在反問中包含著相當深刻的思想,充分表現出他的淵博和睿智。使詩意趣豐富,神理超拔,給讀者以美的啓示。

作為一個偉大的詩人,屈原的出現,不僅標志著中國詩歌進入了一個由集體歌唱到個人獨創的新時代,而且他所開創的新詩體——楚辭,突破了《詩經》的表現形式,極大地豐富了詩歌的表現力,為中國古代的詩歌創作開闢了一片新天地。後人也因此將《楚辭》與《詩經》並稱為“風、騷” 。“風、騷”是中國詩歌史上現實主義浪漫主義兩大優良傳統的源頭。同時,以屈原為代表的楚辭還影響到漢賦的形成。

思想成就

舉賢授能的“美政”思想

屈原的作品是他堅持“美政”理想,與腐朽的楚國貴族集團進行鬥爭的實錄。他的“美政”理想表現在作品中,就是“舉賢而授能兮,循繩墨而不頗”(《離騷》)。所謂“舉賢授能”,就是不分貴賤,把真正有才能的人選拔上來治理國家,反對世卿世祿,限製舊貴族對權位的壟斷。他還以奴隸傅說、屠夫呂望、商販寧戚的歷史事跡為例,說明了不拘身分選拔人才的合理性。所謂“循繩墨而不頗”,就是修明法度,即法不阿貴,限製舊貴族的種種特權。

屈原雖遭讒被疏,甚至被流放,但他始終以祖國的興亡、人民的疾苦為念,希望楚王幡然悔悟,奮發圖強,做個中興之主。他明知忠貞耿直會招致禍患,但卻始終“忍而不能舍也”;他明知自己面臨著許許多多的危險,在“楚材晉用”的時代完全可以去別國尋求出路,但他卻始終不肯離開楚國半步。表現了他對祖國的無限忠誠及其“可與日月爭光”的人格與意志。

造為憲令的改革精神

屈原主張改革,推行法製的立場更為自己的作品所證實。“明于治亂”的屈原深知要使自己的祖國富強起來必須像當時各國的改革者們那樣,革新政治,推行法製。他在《離騷》中對當時楚國的君主懷王提出要求說:“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導夫先路。”清人屈復說:詩中的“壯”指“美政”,“穢”指“穢政”,“度”,指舊的法度。馬茂元亦說:“‘棄穢’,謂揚棄楚國腐化黑暗的政治法度,加以改革。‘此度’,指現行的政治法度。”他要楚王實行美政,揚棄穢政,改革現狀,廢除舊製,並堅定地表示自己要作這次改革的馬前卒、開路人。屈原改革家的立場在這裏得到了充分的表露,在另一首《惜往日》中屈原敘述了他實行改革的具體實踐:“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詔以昭時。奉先功以照下兮,明法度之嫌疑。國富強而立法兮,屬貞臣而日侯。”他說,他的改革一是受楚懷王之命的;二是“奉先功”—繼承前輩革新家的遺業的;三是以“明法之嫌疑”—建立新的法製為中心內容的;四是以國家富強為唯目的一次自上而下的變法運動。

大一統的最終目的

“尚法”、“尚賢”並不是屈原的目的,而僅是實現其政治理想的兩個最重要的手段,屈原的政治理想是什麽?對此《離騷》也有簡要的敘述。《離騷》說:“忽奔走以先後兮,及前王之踵武。”又說:“昔三後之純粹兮,因眾芳之所在。……彼堯舜之耿介兮,說遵道而得路。……湯禹儼而抵敬兮,同論道而莫差……”“豈餘身之彈殃兮,悲皇輿之敗績。”這些詩句表明屈原的理想是使楚國在戰國七雄逐鹿中原的戰爭中,不致失力,並通過努力獲得全勝,最後統一中國;使楚國國君功追三皇,步武堯舜,取法禹湯,賽過文武,建立一個統一的集權的封建國家。這就是一般評論家所說的“大一統”思想。這種“大一統”的理想是符合歷史發展潮流的。

政治成就

屈原為實現振興楚國的大業,對內積極輔佐懷王變法圖強,對外堅決主張聯齊抗秦,使楚國一度出現了國富兵強的局面,關于此次的變法內容,《史記》和《戰國策》記載的過于簡略,現人無法窺其全貌,但楚史專家湯炳正經過繁瑣嚴謹的考證,把屈原的變法總拿歸結為六條:

第一,獎勵耕戰,獎勵農耕,是為了增加賦稅,富國富民,獎勵征戰是為了加強軍事戰略裝備;衛鞅和吳起的變法都是這一套路子,使百姓無論是務農還是出征,都有盼頭、奔頭和念頭,隻有建立獎罰製度,臣工和百姓才會心甘情願的為爵位的驅使去竭盡全力。

第二,舉賢能,唯才是舉,戰國時代魏文侯首開禮賢下士之風,使魏國在戰國初期首霸百餘年,其次要推齊國的齊桓公(齊威王的父親),齊桓公闢稷下為學宮,招賢納士,到了齊威王時期,稷下學宮依然是超越大梁穩坐天下風華成為天下士子趨之如騖之地;屈原此時,這樣的改革也算是正當其時不過與其時趙武靈王的軍事改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十來年後,趙國強勢的崛起為戰國強國的時候,楚國以文弱之勢卻日漸消沉了下去。

第三,反壅蔽。也就是要破除君臣、于老百姓之間的溝通障礙,要讓楚王下達的命令準確即時的傳達到臣工的府衙,臣工的府衙也在第一時間把王宮下達的命令傳達給廣大百姓;讓楚王與百姓互通有無,打破君王被奸佞所包圍的態勢;君主能清晰明快的了解民生疾苦,不偏聽偏信。而臣民的意見也可以高速的直達天庭。

第四,禁朋黨。鑒于楚國的貴胄和老世族往往結黨營私,狼狽為奸;對不同政見的臣工大肆攻訐。故而要以律法的形式加以約束杜絕。

第五,命賞罰。無論是名法家的商鞅抑或是兵家的吳起,都註重嚴格的律條來約束將士的功過;在變法這樣的問題上,屈原集合法家、兵家之精華而獨成一體。

第六,移風易俗。屈原對楚國不正之風深惡痛絕,一個個能言善辯巧言令色的臣工老世族,不惜損害國家的主題利益來投機取巧。此次的變法也把楚國的不良之風也要用法律形式來約束了。

歷史評價

漢代屈原論爭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漢代初年至西漢宣帝時期,第二階段為西漢元帝年間至東漢和帝時期,第三階段為東漢安帝時期至東漢末。漢代士人對屈原的論爭體現出漢代學術觀念的變遷:第一階段以黃老之術治國,此階段士人對屈原持肯定態度;第二階段為儒學獨尊時期,此階段揚雄班固賈逵等人對屈原持批判態度;第三階段為經學的中衰時代,王逸應劭荀悅等人又極力提高屈原地位 。

正面評價

古代

劉安稱《離騷》兼有《國風》、《小雅》之長,它體現了屈原“浮遊塵埃之外”的人格風範,可“與日月爭光”。其後,司馬遷為屈原作傳,不僅照錄了劉安的這些警句,還進一步把《離騷》和孔子刪定《春秋》相提並論。他稱前者“其文約,其辭微,其志潔,其行廉……”,

班固明褒實貶評論屈原辭賦”弘博麗雅,為辭賦宗。後世莫不斟酌其英華,則象其從空。“評價屈原其人”雖非是明智之士,可謂妙才也。”他與先前的劉安出現了分歧。關于屈原人格評價問題,他在征引劉安關于可與日月爭光的觀點後說:“斯論似過其真。”班固對屈原展開正面批評。

王逸:膺忠貞之質,體清潔之性,直如石砥,顏如丹青;進不隱其謀,退不顧其命,此誠絕世之行,俊彥之英也。

劉勰的《文心雕龍》,又概括王逸的觀點,寫了《辨騷》一章,除證明屈原作品有異于《風》、《雅》的四點以外,也有同乎經典的四事。

洪興祖是繼王逸之後整理、注解《楚辭》的又一著名學者。他曾得諸家善本,參校異同,成《楚辭補註》一書。洪氏對北齊顏之推所謂的“自古文人,常陷輕薄,屈原露才揚己,顯暴君過”之說,甚為不滿。他從儒家倫理觀念出發駁之雲:“屈原,楚同姓也。同姓無可去之義。”而孔子是提倡士“見危授命”的。因此,洪氏為屈原的自沉辯護說:“同姓兼恩與義,而屈原可以不死乎?”那麽,屈原又為什麽不離開楚國呢?洪氏以為,這是由于當時“楚無人焉,屈原如去國,則楚必從而亡”。因此他說:“屈原雖被放逐,又徘徊而不去楚,其意是生不得力爭強諫,死猶冀其感。”(按:指楚王悟而改行)由此亦可見,屈原“雖死猶不死也”。

朱熹對《詩經》和《楚辭》極為推崇。他為《楚辭》作的《集註》也足以媲美其《詩集傳》。朱熹註《離騷》中“僕夫悲餘馬懷兮,蜷局顧而不行”雲,此乃是屈原“托為此行,周流上下,而卒返于楚焉;亦仁之至,而義至盡也”。如此體會屈原眷戀楚國的思想情感,可謂深入了一層。

馮友蘭中國哲學史新編》:繼吳起之後,在楚國主張變法的政治家就是屈原。他是在楚國推行“法治”的政治家,是一個黃老之學的傳播者。他在文學方面成就太大了,所以他的政治主張和哲學思想為他的文學成就所掩。其實他的文學作品也都是以他的政治主張和哲學思想為內容的。他的文學作品之所以偉大,正是因為它有這樣的內容。”

近代

梁啓超首推屈原為“中國文學家的老祖宗”。

魯迅漢文學史綱要》:較之于《詩》,則其言甚長,其思甚幻,其文甚麗,其旨甚明,憑心而言,不遵矩度……其影響于後來之文章,乃甚或在三百篇以上。

張正明楚文化史》:老子學派的發展有兩個趨向:其一是發展為庄子哲學,其二是發展為稷下精氣說。稷下精氣說在南方的代表是屈子哲學。

郭沫若:“偉大的愛國詩人”,一顆閃耀在“群星麗天的時代”,“尤其是有異彩的一等明星”。

聞一多評價屈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有充分條件稱為人民詩人的人”。

毛澤東說:“屈原的名字對我們更為神聖。他不僅是古代的天才歌手,而且是一名偉大的愛國者,無私無畏,勇敢高尚。他的形象保留在每個中國人的腦海裏。無論在國內國外,屈原都是一個不朽的形象。我們就是他生命長存的見證人。”

中國文學史》作者龔鵬程評價屈原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偉大的愛國詩人”。

中國大百科全書:文學》主編胡喬木評價評價屈原為“中國浪漫主義文學的奠基人”。 

負面評價

班固:“與日月爭光雲雲,斯論似過其真”,“露才揚己,責數懷王,怨惡椒蘭,愁神苦思,強非其人,忿懟不容,沉江而死”。

楊雄:過于浮、蹈雲天。

軼事典故

屈氏家族

屈原出生于楚國貴族,和楚王一樣,羋(mǐ)姓,但楚王是熊氏。該姓出自黃帝顓頊系統的祝融氏;羋姓族群從商代遷徙至南方楚地,當傳到熊繹時,因功受周封于楚,遂居丹陽(也就是現在湖北省秭歸縣境內,另說為河南西峽)。這就是屈原的故鄉。

春秋初期,約公元前7世紀,楚武王熊通的兒子被封在“屈”這個地方,叫做屈瑕,他的後代就以屈為氏了。楚王的本家中,和屈氏家族類似的,還有春秋時代的若敖氏和薳氏;戰國時代的昭氏和景氏,昭、屈、景是楚國王族的三大姓,屈氏能夠從春秋前期一直延續到戰國後期,一直處于楚國的高層,這個家族可謂經久不衰。屈原曾任三閭大夫,據說就是掌管王族三姓的事務。

屈原既是楚王的本家,當時叫作“公族”或“公室”,那麽他和楚國的關系,當然也就不同一般。屈氏子孫如屈重、屈完、屈到、屈建等,在楚國都曾擔任過要職。屈原的父親叫伯庸。到了屈原這一代,屈氏當大官的人不多,隻有屈原和後來被秦國俘虜的大將屈丐。屈原楚辭《九章·惜誦》:“忽忘身之賤貧”。很可能當時這個貴族家庭已經衰落了。

先秦時期男子稱氏不稱姓,所以人們更習慣叫屈原而不叫羋原。先秦時期,姓氏有別,姓是有血緣關系的整個部族的共同稱號,氏是某個支系的稱號。

生辰八字

屈原的出生日期,據近代許多人研究,約在楚宣王二十七年(公元前342年)到三十年(公元前339年)之間。照甲子推算,那年應該是戊寅年.恰巧,屈原的出生不但是寅年,而且又是寅月寅日。照中國歷法的老話是“人生于寅”,所以夏正便以建寅之月(即正月)為歲首。屈原既然是寅年寅月寅日生,真正符合于“人”的生辰,所以在屈原著名的作品《離騷》中說:“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這句是說太歲星逢寅的那年正月,又是庚寅的日子,我從母體降生了。說明這一年是寅年;孟是始,碩是正月,夏歷以建寅之月為歲首,說明這年正月是寅月;庚寅則說明這一天是寅日。屈原出生在寅年寅月寅日,這可是個好日子(據鄒漢勛劉師培殷歷夏歷推算,定為公元前343年正月二十一日。清代陳瑒用周歷推算定為公元前343年正月二十二日),目前一般定為公元前340年。

屈原取名

屈原覺得自己的生辰有些與眾不同,所以他在《離騷》中說:“皇覽揆餘初度兮,肇錫餘以嘉名,名餘曰正則兮,字餘曰靈均”。

這四句是說:父親看到我生辰不凡,給我起了個好名字,名字叫做“平”,字名叫做“原”。而東漢王逸在《章句》中解釋屈原的名字時說:“正,平也;則法也”,“靈,神也;均,調也。言正平可法者莫過于天,養物均調者,莫神于地。”

所以名“平以法天”,字“原以法地”。同他的生年月日配合起來,照字面上講,“平”是公正的意思,平正就是天的象微;“原”是又寬又平的地形,就是地的象微,屈原的生辰和名字正符合“天開于子,地闢于醜,人生于寅”的天地人三統。這在今天看來,隻是個巧合,原無所謂,可在當時卻認為是一個好兆頭。

主要作品

屈原創立了“楚辭”這種文體(也稱“騷體”),被譽為“衣被詞人,非一代也”。屈原的作品,根據劉向劉歆父子的校定和王逸的註本,有25篇,即《離騷》1篇,《天問》1篇,《九歌》11篇,《九章》9篇,《遠遊》《卜居》《漁父》各1篇。據《史記·屈原列傳》司馬遷語,還有《招魂》1篇。有些學者認為《大招》也是屈原作品;但也有人懷疑《遠遊》以下諸篇及《九章》中若幹篇章非出自屈原手筆。據郭沫若先生考證,屈原作品,共流傳下來23篇。其中《九歌》11篇,《九章》9篇,《離騷》、《天問》、《招魂》各一篇。

大體說來,《離騷》《天問》《九歌》可以作為屈原作品三種類型的代表。《九章》《遠遊》《卜居》《漁父》《招魂》《大招》,其內容與風格可與《離騷》列為一組,大都是有事可據,有義可陳,重在表現作者內心的情愫。《離騷》是屈原以自己的理想、遭遇、痛苦、熱情以至整個生命所熔鑄而成的宏偉詩篇,其中閃耀著鮮明的個性光輝,是屈原全部創作的重點。《天問》是屈原根據神話、傳說材料創作的詩篇,著重表現作者的學術造詣及其歷史觀和自然觀。《九歌》是楚國祀神樂曲,經屈原加工、潤色而成,在人物感情的抒發和環境氣氛的描述上,充滿濃厚的生活氣息。然而是代人或代神表述,並非作者自我抒情,它更多地顯示了南楚文學傳統的痕跡。《離騷》一組,《九歌》一組,構成了屈原作品的基本風格。

主要作品
篇名名稱
九章
惜誦涉江哀郢抽思懷沙 ▪ 思美人# ▪ 惜往日 ▪ 橘頌 ▪ 悲回風
九歌東皇太一 ▪ 雲中君湘君湘夫人 大司命 少司命東君 ▪ 河伯 ▪ 山鬼 國殤 ▪ 禮魂
其他離騷天問 ▪ 遠遊 ▪ 卜居 ▪ 漁父

藝術形象

影視形象
年份
電視劇飾演者
1977年
《屈原》
鮑方
1986年
《屈原》
鄭少秋
1999年
《屈原》
蔣愷
2012年
大秦帝國之縱橫
楊志剛
2015年
羋月傳
祖峰
2016年
思美人
馬可

後世紀念

宋玉悼詞

屈原死後,當時社會不少人都不認可他,就像司馬遷說的“不容于世”,直到宋玉,他是第一個為屈原寫悼詞的人。“夫君子之心也,修乎已不病乎人,晦其用不曜於眾,時來則應,物來則濟。應時而不謀己,濟物而不務功,是以惠無所歸,怨無所集”從悼詞中宋玉表達了對屈原的理解和惋惜。宋玉在辭賦上學習屈原,並且在屈原的基礎上對楚辭進行了發展,所以在當時人們將宋玉稱作是繼屈原以後最偉大的辭賦家

文物建築

屈原祠堂

屈原祠最早建于唐朝元和15年(公元820年),與重慶的張飛廟白鶴梁石寶寨一起成為三峽庫區文物搬遷復建的四大單體建築。屈原祠佔地2萬多平方米,投資5000多萬元,是三峽湖北庫區規模最大的地面文物復建工程。新屈原祠採用石木結構,繼承了老屈原祠的地域特色和傳統工藝。

秭歸屈原祠秭歸屈原祠

屈原祠內共分12個展覽陳列廳,分別為前殿、南北陳列室(其中包含屈原作品及歷代詩人贊頌屈原作品碑廊)、大殿(祭祀廳)。秭歸屈原祠,記錄了一代又一代屈鄉兒女緬懷先賢的動人事跡,也儲存了屈原祠風雨滄桑的歷史過程及其古風遺韻。

屈原故裏

屈原故裏文化旅遊區位于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鳳凰山景區定名為“屈原故裏文化旅遊區”,規劃佔地面積500畝,建築內容包括以屈原祠和屈原文化廣場為主的屈原紀念景區,以巨型屈原雕塑為主的主題雕塑景區,屈原文化藝術中心,同時建設以三峽民居集錦園、三峽瀕危植物園、濱水景觀帶等。

秭歸屈原故裏文化旅遊區秭歸屈原故裏文化旅遊區

屈原故裏西峽說。西峽地處古秦楚交界,是屈原文化主要遺存地和楚文化的重要發祥地,境內楚文化遺存眾多,屈原“扣馬諫王”故事就發生在這裏,現有屈原崗、屈原祠、屈原碑碣等重要的屈原文化遺存及與屈原文化有關的白羽城、楚長城、秦楚丹陽古戰場等楚文化重要遺址。

屈原曾流放漢北,流放地在南陽西峽。屈原曾在楚懷王時期流放過楚漢北,即相當于今天的西峽、淅川、內鄉等。根據學者的研究,屈原這次被放逐,實際上隻是與楚王“疏離”。屈原的《抽思》:“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好女誇佳麗兮,片半獨處此異域。”即多年闊別的故鄉,雖然美景如故,但是心情卻有著進入外鄉的感覺。屈原曾經掌管丹淅,南陽西峽是屈原的施政地。屈原曾經掌管丹淅。王逸註《楚辭》:“屈原與楚同姓,仕于懷王,為三閭大夫。三閭之職,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懷王伐秦,屈原竭力勸阻,西峽是屈原扣馬而諫地。

屈原始祖在丹淅,南陽是屈原故裏,有學者主張西峽是屈原出生地。屈原《離騷》:“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據學者研究,屈原所說的“伯庸”不是其父輩,而是指屈姓的始祖,即見于《世本》和《史記·楚世家》的句亶王“熊伯康”,或者“熊毋康”、“熊無康”。根據歷史事實,句亶應該在丹淅境內。專家普遍認為,丹淅地區關于楚國昭、屈、景三姓的記載,西峽地區屈姓自然村的普遍存在以及秦楚大戰的發生地,大量楚國貴族墓葬的發現,都說明屈原祖籍及出生地與南陽的密切關系。

西峽是屈原作品的重要創作地。學者普遍認為,屈原流放漢北,創作了《抽思》;在回到祖籍地創作了《天問》,在丹陽之戰後創作了《國殤》。

西峽屈原廟是中國最早的屈原廟。《後漢書·延篤傳》:延篤“遭黨事禁錮,卒于家,鄉裏圖其形于屈原之廟”。延篤,字叔堅,南陽人。生年不詳,卒于漢桓帝永康元年(公元167年)。《後漢書·延篤傳》關于南陽屈原廟的記載,是已知見于正史的最早的關于屈原紀念建築的記錄,這說明最遲在東漢,南陽已建立了屈原廟。

屈原墓園

屈原墓一共有兩處,一處是位于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鳳凰山屈原故裏景區內。屈原墓重建于清道光七年,1976年興建葛洲壩水利樞紐工程時搬遷到秭歸老縣城向家坪。2006年因三峽工程興建,湖北省文物部門決定將其復建到鳳凰山上,以恢復其歷史原貌 。

湖南汨羅市屈原墓湖南汨羅市屈原墓

另一處位于湖南汨羅市城北玉笥山東5公裏處的汨羅山頂。因在2公裏範圍內有12個高大的墓冢,這些墓冢前立有“故楚三閭大夫墓”或“楚三閭大夫墓”石碑,相傳為屈原的“十二疑冢”。屈原墓園附近有3座規模頗大的寺廟,分別是保緣寺、普濟寺和普德大廟 。

屈原崗

歷史上西峽地處秦頭楚尾,扼秦楚之咽喉,通陝甘之通道,曾有一段時期一部分屬于楚國一部分屬于秦國,戰國後期,楚國多次屯兵于此抗秦國。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也在此留下豐富的歷史文化遺存,主要的有屈原崗、屈原廟等。

《明嘉靖南陽府志》:“內鄉縣有屈原岡——三閭大夫扣馬諫懷王”。(註:今西峽縣歷史上隸屬于內鄉縣)

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內鄉縣志》卷一詳細記載:“屈原岡在(內鄉)縣北60裏,昔楚懷王興師伐秦,為秦兵所擊,敗北歸楚至此地,追念屈原亟呼之,後人因以名其地。蓋史記所載大破楚師于丹淅時也。”

明代詩人李蓘詩詞《屈原崗》:“靈修何到此,應問古跡難。試向高岡想,將無是屈原。”

屈原崗位于河南省南陽市西峽縣回車鎮。相傳屈原流放于漢北,他聽說楚懷王欲到武關(今陝西商洛東)與秦王會盟,便在此崗攔住懷王“扣馬諫王”,秦如虎狼,決不能去。懷王不納,屈原在崗上捶胸頓足,仰天長嘆:“荃不察餘之中情兮,恐皇輿之敗績。”後懷王被俘,客死秦國。後人為紀念這一事件,將此崗稱做“屈原崗”。崗上原有一座屈子廟,內塑屈原披頭散發、面孔朝天的行吟圖像。現僅存“屈原崗”三個大字的青石碑一方。崗上屈原崗國小後院內有屈原廟,創修時間已無從考證。廟宇為磚木結構瓦房,于清末民初重修,廟內牆壁和木梁上撰刻有大量楚國風格的壁畫,屈原崗是目前全國唯一歷史遺存下來用屈原名字命名的古地名,現已經成為西峽屈原文化的一張名片。

屈原廟

屈原廟位于屈原崗上,有三座各三間的清末建築風格磚木結構瓦房,是歷代文人墨客祭祀吊唁屈原西邊那座正間後山牆鑲有清戊寅年間(1878年)內鄉知事高袖海題寫的石碑文,石碑正中豎寫:“楚三閭大夫屈子神位”。左右兩側鑲刻有對聯,上聯為:“清節表三閭想當年芷澤行吟香草餘騷客賦”;下聯為:“忠魂昭一代悵今日菊潭奉祀落英猶是楚臣餐”;橫批為:“清忠一世”。西山牆上鑲嵌有民國重修著屈原廟石碑,碑文記載:“此屈夫子祠也,據屈夫子祠肇建于關帝廟東邊,渺焉,鬥室不堪容膝,鄉人士爰改建于茲,規模極欲其合法,棟宇力求其宏暢,庶有以慰夫子在天之偉大忠魂于既祗,申屈拜者亦得以進退周旋而無憾也。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四月吉日。”屈原廟的牆壁上繪製有大量具有楚風格的壁畫,屈原廟現存主要文物還有:明朝“犀牛望月”柱頂石、“八仙過海”洗輿用具、清朝“二龍戲珠”碑碣、功德碑等文物30餘件。

南陽西峽屈原廟南陽西峽屈原廟

中國屈原學會的專家曾到屈原廟考察,認定屈原廟裏的壁畫和湖南馬王堆裏有相似的地方,並在屈原廟的牆壁上發現有唐代的方磚。由此推斷,屈原廟在唐代已經修建,後歷代修建。

端午佳節

端午節(Dragon Boat Festival)為每年農歷五月初五,又稱端陽節。端午節起源于中國,最初是中國人民祛病防疫的節日,吳越之地春秋之前有在農歷五月初五以龍舟競渡形式舉行部落圖騰祭祀的習俗;後因詩人屈原在這一天死去,便演變成了中國漢族人民紀念屈原的傳統節日;部分地區也有紀念伍子胥曹娥等說法。

據《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記載,屈原,是春秋時期楚懷王的大臣。他倡導舉賢授能,富國強兵,力主聯齊抗秦,遭到貴族子蘭等人的強烈反對,屈原遭饞去職,被趕出都城,流放到沅、湘流域。他在流放中,寫下了憂國憂民的《離騷》、《天問》、《九歌》等不朽詩篇,獨具風貌,影響深遠(因而,端午節也稱詩人節)。公元前278年,秦軍攻破楚國京都。屈原眼看自己的祖國被侵略,心如刀割,但是始終不忍舍棄自己的祖國,于五月五日,在寫下了絕筆作《懷沙》之後,抱石投汨羅江身死,以自己的生命譜寫了一曲壯麗的愛國主義樂章。

對于諸“屈原紀念說”,學術界大都認為是後世牽強附會之辭,難以置信。聞一多認為把屈原和端午節捆綁在一起,是南朝梁吳均《續齊諧記》中才出現的,而端午節很早以前便已存在。 學者胡適一直懷疑是否真的有屈原這麽一個人,因為在司馬遷的《屈原列傳》之前,史書上沒有關于屈原的記載。在司馬遷之前至戰國屈原所在時期百幾年這段時間裏對屈原的記載是空白的,屈原是在司馬遷的《屈原列傳》才首次出現,如果真的有屈原這麽一牛人,史書上不該空缺的,司馬遷有可能道聽途說寫了個《屈原列傳》。把屈原和端午節捆綁在一起是在南朝的文獻,而南朝離屈原跳江自盡間隔了七百多年。在《荊楚歲時記》記述中,屈原抱石自投汨羅江愛國的時間是公元前278年前後,愛國地點和目標是楚國,當時秦國負責扮演的是侵略者的角色。且不討論歷史上是否真的有屈原這麽一個人,如果屈原真愛國那可上前線英勇殺敵去,跑到江邊去進行“愛國自殺”,這種愛國方法特另類。假如屈原真的是愛國,那他愛的隻是他的楚國,此後東亞大陸的這塊土地上出現了很多個國家,祖國也換了一次又一次。屬于當時楚國的後裔吃粽子紀念屈原是有道理的,但是當時的秦、齊、燕、趙、魏、韓這六個外國的後裔,吃粽子紀念屈原屬于莫名其妙了。 據考,許多流傳至今的端午習俗也與屈原毫無關系,比如粽子,最早文字記載出自許慎的《說文解字》,食粽子習俗早于屈原去世400多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