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出律

屈出律

屈出律(?--1218),西遼乃蠻部太陽汗子。1208年到西遼投靠古兒汗(即耶律直魯古,西遼末主),1211年趁古兒汗出征在後方發動了叛亂,聯合花剌子模推翻古兒汗,奪取西遼政權。1218年,成吉思汗命哲別進攻西遼。屈出律逃至巴達哈傷後,被當地伊斯蘭教徒抓捕送給哲別,處死。有子名敞溫,敞溫子名抄思

  • 中文名稱
    屈出律
  • 出生地
    乃蠻部
  • 信    仰
    聶斯托利派(景教)及佛教
  • 逝世日期
    1218年
  • 民    族
    乃蠻人
  • 國    籍
    西遼
  • 孫    子
    抄思
  • 主要成就
    奪取西遼政權
  • 父    親
    太陽汗拜不花
  • 職    業
    乃蠻王子、西遼汗
  • 別    名
    古出魯克、曲書律
  • 兒    子
    敞溫

​簡介

屈出律 ,又稱古出魯克,西遼汗,色目人,乃蠻部太陽汗子。乃蠻王子,西遼最後一任實際統治者。

1204年,乃蠻塔陽汗(或譯"太陽汗")為成吉思汗所敗(因為他包庇札木合),乃蠻滅亡。屈出律逃亡至黑額爾齊斯河,再于1208年流亡至西遼的首都,在比什凱克附近,為西遼國主耶律直魯古收留。屈出律很快取得了直魯古的信任,直魯古將女兒嫁給他,並委托其處理國事。1211年,屈出律在花剌子模的支持下發動政變,軟禁直魯古,成為西遼的實際統治者。

掌權期間,屈出律改變了西遼的寬容政策,強行推行佛教信仰,引起國內不滿。1218年,哲別率蒙古大軍討伐屈出律。屈出律眾叛親離後逃往巴達克山,被當地民眾抓獲後獻給蒙古軍處決。

1204年,成吉思汗滅乃蠻,太陽汗受傷致死。 屈出律逃跑,經畏兀兒、哈剌魯,于1208年到西遼投靠古兒汗(遼末主--耶律直魯古)。不久,他見到西遼統治動搖,花刺子模等正在醞釀進攻西遼,又得知乃蠻部眾仍然散處山中, 便請求東歸收集殘眾,企圖伺機篡遼。他對末主耶律直魯古說:"我離開自己的部落和人民已經很久了,聽說部眾和軍隊流散在葉密立、海押立和別失八裏一帶,如果他們知道我還活著,都會聚集起來抗擊敵人,請讓我去召集他們。我隻要是活著,就一定忠誠于你。"耶律直魯古答應了,還把女兒嫁給他,屈出律也由原信奉景教改信佛教

電視劇《成吉思汗》中的屈出律電視劇《成吉思汗》中的屈出律

屈出律東歸收集餘眾後,組成軍隊,在1211年,乘岳父出征花剌子模帝國之機在後方發動了叛亂,聯合花剌子模,雙方互通密使,推翻古兒汗,花剌子模國王穆罕默德率兵從西攻打,屈出律則在東進攻,耶律直魯古被迫投降,屈出律奪取西遼政權。仍以"遼"為國號。但版圖中不再有花剌子模撒馬爾罕。屈出律篡權後,用武力強迫境內的回教徒改信佛教,改穿契丹服裝,又在每一民家安置一名兵士住宿。這激起了人民的強烈反抗,政權始終不穩。

公元1218年,成吉思汗命哲別統領蒙古軍隊進攻西遼,屈出律慌忙從喀什喀爾城中逃走。哲別進入西遼後,宣布宗教平等,各地居民可以保持自己的宗教信仰,得到伊斯蘭教徒的擁護和支持。回民奮起殺死了住在各家的西遼士兵。西遼的不少官員也紛紛投降,有的還引導蒙古軍隊追擊屈出律。屈出律逃至巴達哈傷後,被當地伊斯蘭教徒抓捕送給哲別,屈出律終于在撒裏黑昆山谷(今新疆塔什庫爾幹)被處死,西遼滅亡。

概述

13世紀初葉

以鐵木真為首的蒙古部族在漠北高原興起,掀開了亞洲歷史新的一頁。對成吉思汗擴張政策不滿的其他少數民族相繼向蒙古人開戰。

1204年

原分布于阿爾泰山一帶的乃曼部族,在杭愛山麓與成吉思汗的蒙古軍大戰一場。結果乃曼王塔陽汗被殺,其子屈出律(伊斯蘭史料中亦作庫楚魯克)逃往叔父不亦魯黑處。成吉思汗猛追不舍,一鼓斬殺不亦魯黑;屈出律再度逃脫:投奔蔑爾乞惕部首領脫黑塔(即脫黑脫阿);但是脫黑塔也沒能逃出成吉思汗的掌心,在額爾齊斯河畔一戰陣亡。惶惶如喪家犬的屈出律隻得竄入西遼王朝。

乃蠻部與西遼乃蠻部與西遼

1208年

西遼王朝此時的執政者是古爾汗·直魯古。當屈出律取道別失八裏(今吉木薩爾)逃到庫車附近的大山裏流浪時,被西遼軍隊發現,帶往皇都虎思斡耳朵(即原八拉沙袞,在伊塞克湖西的托克馬克)。據拉施特的《史集》與志費尼的《世界征服者史》記載,當時西遼的這位古爾汗。直魯古曾答應接見屈出律,但工于心計的屈出律生怕會見後于己不利,卻讓一名親隨冒用自己的名字前往拜見,自己卻冒充馬夫站在宮門外靜候。這時西遼王後古爾別速外出返宮,在宮門口碰上了這個冒牌馬夫,見他形雖落魄卻面露不凡之色,一經盤問,善于察言觀色的屈出律便以實情相告,頗得古爾別速好感。之後屈出律便以貼身近待身份步入西遼殿堂,一開始就博得了直魯古的極大歡心。屈出律向直魯古宣稱,隻要借用西遼名義,就能召回自己散居天山以北各地的眾部,以加強王朝軍力防止成吉思汗入侵;甚至信誓旦旦地說:"我決不背離古爾汗指定的方向,哪怕竭盡全力也要完成他的任何命令。"這些言行,不僅使這位落難王子立即得到了王位的封賞,而且在王後的青睞之下娶上了西遼公主渾忽,一躍而為西遼駙馬。

被屈出律權奪皇位的西遼末帝被屈出律權奪皇位的西遼末帝

取得直魯古信任的屈出律,在不長的時間內真的召回了自己的舊部,同時還利用自己的有利地位拉攏了西遼的許多重要大臣與將領。昏聵荒淫的直魯古由于揮霍無度,以致國力匱乏,百姓怨怒,早己失去了號召力。屈出律見時機成熟,就拉起人馬在西遼境內攻城掠地。

1211年

西遼的附庸國撒馬爾罕與花刺子模也起兵反叛,屈出律與二國首腦密謀勾結,出奇兵包圍了虎思斡耳朵直魯古窮途末路無計可施,便要納降稱臣。可屈出律卻虛情假意故作不敢當,反而尊直魯古太上皇、古爾別速為皇太後,同時宣布不改動西遼國號與舊製。架空了老岳父之後,屈出律事實上成了西遼王朝的最高統治者。也就是史書上宣布西遼政權滅亡的時刻。

在這之前,天山以東南的西州維吾爾政權已投順成吉思汗;在此之後,撤馬爾罕與花刺子模政權也依據早先與屈出律的密謀協約而宣告獨立。屈出律執政後,唯一還效忠他的,隻剩下喀什噶爾的東部喀喇汗王朝。

約1210年時

東部喀喇汗王朝大汗穆罕默德·本·玉素甫在喀什噶爾超兵,與于闐一帶的穆斯林們聯合反抗西遼直魯古的統治,曾遭到西遼軍隊的無情鎮壓,戰後,大汗穆罕默德被俘虜而押往虎思斡耳朵,囚禁在西遼的監獄中。屈出律攫取了西遼政權後,為了拉攏這位在中亞頗有影響的伊斯蘭教首領,將穆罕默德從獄中放出,並在保證效忠自己後,派人送他返回喀什噶爾

當喀什噶爾的王朝貴族與宗教上層人士得知穆罕默德居然投靠了異教徒屈出律後,就在穆罕默德被護送回喀什噶爾時,將他刺死在城門口。隨著末代君主穆罕默德的死亡,也是在公元1211年,以喀什噶爾為政治中心、歷時長達371年之久的喀喇汗王朝,正式宣告滅亡。

遊戲中的屈出律遊戲中的屈出律

這一重大事件,促使本來就信仰佛教的屈出律下決心與伊斯蘭教正式決裂。

1212年

據《世界征服者史》記載,秋季開始,連續4年,每逢秋收屈出律就派出大軍去喀什噶爾,大規模地焚掠糧草牛羊,用兵威和飢饉迫使喀什噶爾人屈服。當美麗富饒的喀什噶爾行將化為一片廢墟的時候,屈出律總算達到了預期的目的。

屈出律的殘暴行徑終于使他成為中亞各地伊斯蘭勢力的死敵。于是花刺子模政權在中亞瓜分土地的預謀改成了對屈出律的徹底驅逐。屈出律再也無法繼續待在虎思斡耳朵,

1215年秋

他遷都喀什噶爾,正式建立了自己的乃曼政權。

為了替自己的盟友穆罕默德·本·玉素甫報仇,屈出律一進喀什噶爾城,就大肆搜尋並殺戮原喀喇汗王朝的貴族與宗教界上層人士,然後又讓自己的乃曼士兵住進城中每戶居民的家中,奸淫擄掠無惡不作。接著,屈出律又下令在喀什噶爾一帶封閉清真寺,禁止穆斯林的禮拜和集會,並對居民們宣布:或者改信佛教,或者改穿契丹人服裝,二者必擇其一。喀什噶爾的百姓們隻得被迫改變服飾而保留了伊斯蘭教信仰。

1216年

屈出律帶兵攻下了于闐城,把城裏的神職人員統統趕到郊外。于闐的大伊瑪木阿老丁·穆罕默德大膽上前與這個暴君辯論,卻在遭受了酷刑之後,被活活釘死在清真寺的大木門上!穆斯林們悲憤地詛咒屈出律,"全知的主啊,你大發慈悲,把他投入海中直到淹死!……逮往他吧,國家才會得到自由!"(《世界征服者史》)

1218年春

中亞花刺子模駐訛答刺總督派人殺死了成吉思汗商隊使者,給了成吉思汗進攻中亞的口實。蒙古軍隊兵分二路進攻西域,其中一支由成吉思汗麾下大將哲別率領,南下喀什噶爾征討當年的手下敗將屈出律。

高舉著信抑自由旗幟的蒙古大軍,受到了塔裏木盆地一帶穆斯林的歡迎。屈出律未及交鋒,便棄城而逃,流竄到帕米爾群山之間的山谷中,最後在-個叫"撒裏黑昆"(即色勒庫爾--今塔什庫爾幹)的絕地間,被山中獵戶包圍活捉交給了前來追捕的哲別手下先鋒官回鶻將領曷思麥裏。統治中亞隻有8年的一代暴君屈出律,便可恥地作了成吉思汗的刀下之鬼!

從這一年起,喀什噶爾開始成為蒙古帝國的領地。

後代

抄思

抄思,乃蠻部人。又號曰答祿。其先泰陽,為乃蠻部主。祖曲書律。父敞溫。太祖舉兵討不庭,曲書律失其部落,敞溫奔契丹卒。抄思尚幼,與其母跋涉間行,歸太祖,奉中宮旨侍宮掖。抄思年二十五,即從征伐,破代、石二州,不避矢石,每先登焉。雁門之戰,屢捷。會太宗命睿宗平金,抄思執銳以從,與金兵戰,所向無前。壬辰,兵次鈞州,金兵壘于三峰山,抄思察其營壁不堅,夜領精騎襲之,金兵驚擾,遂乘擊之,拔三峰山。睿宗以抄思功聞于朝,有旨以湯陰縣黃招撫等一百一十七戶賜之。抄思力辭不受。復賜以男女五十口,宅一區,黃金鞶帶、酒壺、杯盂各一。辭弗許,乃受之。製授萬戶,與內侍胡都虎、留乞簽起西京等處軍人征行及鎮守隨州。招集民戶,每千人以官一員領之。丁酉秋七月,奉旨調軍,得西京、大名、濱、棣、懷、孟、真定、河間、邢、名、磁、威、新、衛、保等府州軍四千六十餘人,統之。後移鎮潁,以疾歸大名。歲戊申正月卒,年四十四。子別的因。

別的因在襁褓時,父抄思方領兵平金,與其祖母康裏氏在三皇後宮庭。戊申,父抄思卒,母張氏迎別的因以歸。祖母康裏氏卒。張嘗從容訓之曰:"人有三成人,知畏懼成人,知羞恥成人,知艱難成人。否則禽獸而已。"別的因受教唯謹。甲寅,世祖以宗王鎮黑水,有旨諭察罕那顏,命別的因襲抄思職,為副萬戶,鎮守隨、潁等處。丙辰冬十有二月,世祖復諭征鎮軍士悉聽別的因等號令。別的因身長七尺餘,肩豐多力,善刀舞,尤精騎射,士卒鹹畏服之。明年,庚申,世祖即位,委任尤專。癸亥正月,召赴行在所。冬十一月,謁見世祖于行在所,世祖賜金符,以別的因為壽潁二州屯田府達魯花赤。時二州地多荒蕪,有虎食民妻,其夫來告,別的因默然良久,曰:"此易治耳。"乃立檻設機,縛羔羊檻中以誘虎。夜半,虎果至,機發,虎墮檻中,因取射之,虎遂死。自是虎害頓息。至元十三年,授明威將軍、信陽府達魯花赤,佩金符。時信陽亦多虎,別的因至未久,一日,以馬裼置鞍上出獵,命左右燔山,虎出走,別的因以裼擲虎,虎搏裼,據地而吼,別的因旋馬視虎射之,虎立死。十六年,進宣威將軍、常德路副達魯花赤。會同知李明秀作亂,別的因請以單騎往招之,直抵賊壘,賊輕之,不設備。別的因諭以朝廷恩德,使為自新計,明秀素畏服,遂與俱來。別的因聞于朝,明秀伏誅,賊遂平。三十一年,進懷遠大將軍,遷池州路達魯花赤。之官,道經潁上。潁近荊山,有野豕時出害民禾稼,民莫能製。聞別的因至,迎拜境上,告以其故。別的因曰:"毋慮也。"遂至荊山,以狼牙箭射之,豕走數裏。大德十三年,進昭勇大將軍、台州路達魯花赤。卒,年八十一。

子不花,僉嶺南廣西道肅政廉訪司事;文圭,有隱德,贈秘書監著作郎;延壽,湯陰縣達魯花赤。孫守恭,曾孫與權,皆讀書登進士科,人多稱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