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延海

居延海

居延海位于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北部,形狀狹長彎曲,有如新月,額濟納河匯入湖中,是居延海最主要的補給水源。居延是匈奴語,《水經註》中將其譯為弱水流沙,在漢代時曾稱其為居延澤,魏晉時稱之為西海,唐代起稱之為居延海,現稱天鵝湖。湖中生長著鯉魚、鯽魚、大頭魚、草魚等魚類,天鵝、大雁、鶴、水鴨等常來此棲息。

  • 中文名稱
    居延海
  • 地理位置
    內蒙古自治區
  • 特點
    形狀狹長彎曲,有如新月
  • 其他名稱
    居延澤、天鵝湖
  • 組成
    由東、西、北三個湖泊組成
  • 相關名人
    老子、李白等

名稱由來

居延海是一個奇特的遊移湖。它的位置忽東忽西,忽南忽北,湖面時大時小,時時變化著。“居延”是西夏語,為“流動的沙漠”之意。此湖後因湖面縮小分裂成兩個湖泊,西湖名嘎順諾爾,亦稱嘎順湖,蒙古意涵為“苦海”,即西居延海。東湖名蘇古諾爾,也稱蘇古湖,蒙古意涵為“苔草湖”,即東居延海

居延海居延海

地理位置

居延海位于東經101度24分,北緯42度33分左右,地處于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北部​。

歷史變遷

歷史上的居延海,由東、西、北三個湖泊組成。

居延海的湖面因額濟納河的改道而時有變動,自元代以後分為了亦集乃、哈班哈巴兒、塔剌失三個海子(湖泊),清代以來又分成了東部的蘇泊諾爾(蒙古語,意思是母鹿湖)和西部的嘎順諾爾(蒙古語,意思是苦湖)。兩湖之間相距約35公裏,平均水深1.5米,湖面上碧波蕩漾,湖畔蘆葦叢生,湖中生長著鯉魚、鯽魚、大頭魚、草魚等魚類,天鵝、大雁、鶴、水鴨等常來此棲息。

居延海居延海

因主要補給水源額濟納河註入湖中的水量減少,居延海已逐漸幹涸。

歷史上的居延海水量充足,湖畔是美麗的草原,有著肥沃的土地,豐美的水草,是我國最早的農墾區之一,早在漢代就開始了這裏的農墾歷史。居延海還是穿越雲南巴丹吉林沙漠和大戈壁通往漠北的重要通道,是兵家必爭必守之地。《史記·匈奴列傳》中記載:“(漢)使強弩都尉路博德築城居延澤上。”後又在這裏設郡立縣,南北朝時期柔然佔領這裏,隋唐時這裏屬于突厥,宋代時這裏在西夏國的統治之下,是當時西 夏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之一。

在漫漫黃沙中的這片綠洲上,碧水邊,有過許多傳說,也曾發生過許多動人的故事。

歷史文化

厚重的文化

說起居延,現在很多人對它都非常陌生,但居延自漢代以來,直到清朝,都是一個極為有名的地方。它不僅僅是一個地區的代表,而且是一種文化的代表,居延地區承載著中華民族色彩極為艷麗和濃重的文化。

我們現在熱炒的樓蘭與居延相比,盡管他們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是樓蘭對于居延來說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早在三千年以前,居延地區就是一個水草豐美、牛羊遍地的遊牧民族的“天堂”。

在居延地區有兩個很大的湖泊,分別為東居延海和西居延海,這也是橫貫整個居延地區——黑河的終點。

居延最早的名人

說到西居延海,由于一位大名鼎鼎的中國哲學家老子曾在這裏得道成仙,從而使居延海的地位更為凸現。傳說老子出關前留下五百字的《道德經》,讓後人品味不已。最後化身入海,蹤跡不見。

老子出函谷關以後,去了哪?

有許許多多的傳說,但是在居延海得道成仙的傳說確是有史可查的。那就是居延海,後人就稱這個地方是“流沙仙蹤”。

現在居延海已幾盡幹枯,後人連憑吊的地方都找不到,也許這正是老子化仙而去的初蹤——蹤跡全無。既然他已得道成仙了,當然也就不在乎有沒有後人憑吊的問題了。

周穆王和西王母的佳話

既然說到老子,那麽還有兩個大大有名的人需要在這提及一下,那就是周穆王和西王母。

傳說中的周穆王架著他的八匹神駿馬車,一路西行,來到昆侖山腳下,見到了一個披著虎皮的女王,那就是後來成為玉皇大帝夫人的西王母。

周穆王受到了西王母的隆重歡迎和款待,載歌載舞,美女如雲,美酒如川,兩個一見傾心,互贈情詩,最後依依惜別,西王母還送了周穆王一車價值連城的寶玉。這段佳話,一直被人們傳頌至今。

問題也恰恰就在這裏,那就是西王母所在的昆侖山是在新疆的南部?還是現在的內蒙古西南部?也就是我們所謂的祁連山。

有很多的記載,都曾把祁連山視為昆侖山。也就是說,周穆王一路西行,也許並沒有走那麽遠,而西王母和周穆王相會的地方就是在祁連山腳下。

如果按照當時的交通工具——馬車,就算是日行八百裏,那麽周穆王從他的周王朝所在地陝西關中出發,到達祁連山腳下,也得有幾天的時間。

因此,古人把祁連山視為昆侖還是有一定根據的,也就是說作為黑河的上遊——祁連山,它的雪水成為了黑河的主要水源,祁連山的雪水是滋潤著整個居延地區萬物生長的源頭。

如果這條河與史書中關于昆侖山的記載關系密切,那麽周穆王和西王母也可以算做是居延地區早期的名人了。

美妙傳說

在漫漫黃沙中的這片綠洲上,碧水邊,有過許多傳說,也曾發生過許多動人的故事。相傳,西漢的驃騎將軍霍去病、“飛將軍”李廣,進攻匈奴時都曾在居延澤飲馬。據說,在元朝時,義大利人馬可波羅也曾到過居延海。而唐代大詩人王維更是曾于湖畔駐足,並寫下了著名的《塞上作》一詩:“居延城外獵天驕,白草連天野火燒,暮雲空磧時驅馬,秋日平原好射雕。”

居延海居延海

旅遊景區

嘎順湖

即嘎順諾爾,嘎順湖在風蝕窪地中漫延,形似州蚌,向西遊去。湖的周長150公裏,湖面海拔820米。嘎順諾爾水質苦鹹,湖岸形成鹽的結晶,湖中生物難以生長。唯有碧海藍天和漠漠黃沙組成了色彩瑰麗的巨幅畫卷,在一片寂靜中展現歷史的亙古與曠遠。

居延海居延海

蘇古湖

即蘇古諾爾,蘇古湖湖形渾圓,沿湖一周正好75公裏,當地蒙古族牧民形象地稱它為“一駝程”,即騎駱駝是整整一天的路程。它的湖面略高于嘎順諾爾,為海拔879米。兩湖周圍都有連綿起伏、線條柔美的沙丘。蘇古諾爾水質較好,適宜生物繁殖,湖岸梧桐茂密,紅柳成叢,水草豐美。黃羊等食草動物常常成群結隊來到湖邊飲水覓食,鴻雁、野鴨等嬉戲于綠水之中,時而有魚躍出湖面,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是沙漠中難得的綠洲。

居延海居延海

旅遊指南

交通

居延海位于額濟納旗達來呼布鎮北40公裏處,一般旅行社會帶團去東居延海。

自助旅行者最好包車跟向導前往。沿著達來呼布到策克口岸的公路,走到約40千米的地方,下道穿越一片戈壁,路上很容易陷車,最好是吉普。

整治現狀

整治之前

自1961年幹涸以來,一直被白茫茫的漠和荒沙覆蓋,已成為飛揚沙塵的發源地之一。東居延海解放後已幹涸了6次,到1992年徹底幹涸。居延海的幹涸是由額濟納河水量逐年減少所致,由此引發的居延海綠洲萎縮、地區生態環境急劇惡化,引起各級領導的高度重視。這幾年,北京每年春天的沙塵暴越來越嚴重,專家、媒體組成的聯合考察隊溯風而上,一路向西追查風沙之源,一追追到內蒙古自治區最西端的額濟納旗。在這裏,人們發現歷史上有名的居延海已經幹涸了。湖底一片砂礫,廣袤的居延綠洲已全部沙化,大片胡楊林在枯死,滿目“大風起兮塵飛揚”的昏黃景象。終于真相大白:風起額濟納,沙落北京城。

開始治理

黨中央、國務院十分重視額濟納旗生態環境,為保護居延海綠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2002年7月17日,黑河水首次流入東居延海;2003年9月24日,首次流入幹涸42年的西居延海。

逐步恢復

隨著連年補水,東居延海在2004年8月20日以來,已連續800多天沒有出現幹涸現象。至此,東居延海水面面積達到38.5平方公裏,蓄水量達到4720萬立方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