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山宏

尾山宏

尾山宏是日本著名律師,中國人戰爭受害者索賠要求日本律師團"團長。從1963年起他參與了四十年來所有的對日訴訟案件,他還多次自掏腰包將中國受害者接到日本東京出庭。尾山宏的舉動觸怒了日本國內右翼勢力,多次受到恐嚇,但他的舉動受到了中國人乃至全世界的尊重。

  • 姓名
    尾山宏
  • 國籍
    日本
  • 出生地
    日本
  • 職業
    律師
  • 主要成就
    中國戰爭受害者的代理律師

人物簡介

尾山宏

73歲

日本籍律師

“中國人戰爭受害者索賠要求日本律師團”團長。

主要事跡

尾山宏尾山宏

這個如今連睫毛都花白的老人,作為中國戰爭受害者的代理律師,從1963年起參與了四十年來所有的對日訴訟案件:歷時32年的“教科書訴訟案”、“山西慰安婦案”、“731人體試驗案”、“南京大屠殺”、“浙江永安無差別轟炸案”、“劉連仁勞工案”、“李秀英名譽權案”,以及“遺棄化學武器及炮彈案”……

尾山宏 一位70歲的日本老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用自己大半生的時間對日本政府侵華戰爭的罪行進行著不懈的追問。在他身上,人們看到了跨越國家和民族的正義力量,這力量啓示著人們,在捍衛正義的道路上,人們可以超越一切界限,而唯一不能失去的就是正義響在心中的聲音。 ——感動中國2003頒獎詞

這個如今連睫毛都花白的老人,作為中國戰爭受害者的代理律師,從1963年起參與了四十年來所有的對日訴訟案件:歷時32年的“教科書訴訟案”、“山西慰安婦案”、“731人體試驗案”、“南京大屠殺”、“浙江永安無差別轟炸案”、“劉連仁勞工案”、“李秀英名譽權案”,以及“遺棄化學武器及炮彈案”……

尾山宏等日本律師成立的“中國人戰爭受害者索賠要求日本律師團”,無償代理這些訴訟,並自行墊付一切費用,此外他們還多次自掏腰包將中國受害者接到日本東京出庭。他們大多數生活條件很一般,連車都沒有。將大部分精力投註在訴訟案件上的尾山宏,隻能以為企業做法律顧問養家糊口。

尾山宏的舉動觸怒了日本國內右翼勢力。許多人給他發來恐嚇信,還經常在半夜裏打恐嚇電話……但尾山宏對此不屑一顧:“他們越猖狂越表明自己心虛。”

但尾山宏的舉動受到了中國人乃至全世界的尊重,人們稱他“是一個為正義,而同那些喪失記憶的人進行抗爭的鬥士”,而他所代理的訴訟“不僅貢獻于中國和日本,而且貢獻于全人類。”

他自己說:“勇于懺悔自己國家的罪行,才是真正的愛國心;一個有良心的家應該正視歷史、進行歉、做出賠償,而非極力否認、設法掩蓋;唯此才能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

推薦理由

他跨越國家和民族的界限,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站在正義的立場,用自己的大半生擔負起歷史的責任。他的貢獻

尾山宏尾山宏

不僅在于用自己的努力修補歷史的傷痕,更在于他告訴了世界,一個國家乃至整個人類該如何對待歷史、延續未來。

以正義感動中國的日本友人--尾山宏律師

一位73歲的日本老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用自己大半生的時間對日本政府侵華戰爭的罪行進行著不懈的追問。在他身上,人們看到了跨越國界和民族的正義力量,這力量啓示著人們,在捍衛正義的道路上,人們可以超越一切界限,而唯一不能失去的就是正義響在心中的聲音。這位感動中國的日本友人就是尾山宏律師。

從東京驅車三個多小時,記者來到了房總半島的最南端———白濱町。這裏是日本著名的海濱觀光勝地,濕潤的海風吹拂著高大的棕櫚樹,到處呈現著一派南國風情。在海岸公路旁一座白色的高層度假公寓中,記者見到了前不久剛剛榮獲中央電視台“感動中國·2003年十大年度人物”稱號的日本著名律師尾山宏先生。

這位讓中國民眾深深感動的73歲老人,一頭白發,白眉毛下一雙和善的眼睛讓人感到很親切,想像不出這樣一位老人,是憑借怎樣一種堅強的意志,幫助中國戰爭受害者與日本政府打官司的。

在公寓樓的一層會客廳,尾山先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尾山先生的夫人尾山高子將一杯濃濃的綠茶遞到了記者的手中。去年,尾山先生從年初忙到年尾,幾乎沒有休息一天。不久前,老兩口在這裏租借了一間公寓房,離開了喧囂的大都市,以靜養身心。

說到在北京參加授獎儀式,尾山先生臉上流露出興奮之情。“與其說讓人感到高興,倒不如說更讓人感到鼓舞。這是對我個人和我們律師團全體律師的莫大支持和激勵。”

尾山先生統領的“中國人戰爭受害者索賠要求日本律師團”有300多名律師,是一個堅持正義的日本律師群體,成立于1994年。在以往訴訟律師團中,它也堪稱是規模最大的律師團之一。尾山先生和他的同伴們正是以他們對正義的執著追求和高尚的人格贏得了中國民眾的信任和尊敬

2003年“感動中國”人物

【主要事跡】

尾山宏是日本著名律師,中國人戰爭受害者索賠要求日本律師團”團長。從1963年起他參與了四十年來所有的對

尾山宏尾山宏

日訴訟案件,他還多次自掏腰包將中國受害者接到日本東京出庭。尾山宏的舉動觸怒了日本國內右翼勢力,多次受到恐嚇,但他的舉動受到了中國人乃至全世界的尊重。

【頒獎詞】

一位70歲的日本老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用自己大半生的時間對日本政府侵華戰爭的罪行進行著不懈的追問。在他身上,人們看到了跨越國家和民族的正義力量,這力量啓示著人們,在捍衛正義的道路上,人們可以超越一切界限,而惟一不能失去的就是正義響在心中的聲音。

堅持正義

十年的煩瑣法律交道,比之短時間內痛快淋漓的激昂,是堅韌的“磨血”精神。在法庭上,尾山宏曾多次憤怒地錘桌子發怒,也曾在劉連仁一案勝訴時激動得癱倒于地。這種無私無畏和對受害者的熱忱和奉獻,多年來在我們已是難以聽聞的神話了。今天,尾山宏的律師志願團裏還有三百多位這樣的律師,且人數在不斷的增加之中。他們當中有的人因長期投入此項事業過著極為拮據貧困的生活。如此規模的志願者組織起來長期為受害者義務奉獻的情形,在今天的中國,我們似乎沒有看到第二個例子。 不能不說的是,為受害人赴日打官司的經費近些年來才可在國內募集到很少的贊助支持,更多的則是來自尾山宏們。或許,這正是一開始對日索賠的中國受害者對他們是否想在官司獲勝後收取大筆傭金的疑慮的肇因。這種稀缺的精神資源無法不令人感動。

而尾山宏和其他日本律師志願團成員站在正義和歷史的立場,超越國家和民族的界限的種精神,除了我們課本上熟悉的白求恩大夫這一遙遠的歷史外,我們甚至很難找到今天合適的詞來形容和描述。甚至,為化學武器受害者打了八年官司蘇向祥律師感慨,在日本的法庭上,很長時間隻有來自日本的支持者卻聽不到一句熟悉而親切的漢語的支持。而尾山宏常年堅持的事業,還要頂住少數日本右翼極端分子經常的暗中警告和威脅。這是一種陌生而久違的感動。

近兩年,隨著日本政府官員的參拜靖國神社和對待歷史問題的態度中日關系在兩國經貿聯系迅速發展的同時卻逐漸處于一種籠罩著陰影的微妙復雜局面,中國民間對日負面態度和情緒也在日漸升溫。而尾山宏們堅持不懈的努力,則讓我們看到了來自日本民間不可忽視的力量,而且從法庭外為受害者的聲援普通日本民眾來看,這種力量絕非少數的個人。當日本小泉政府在法庭對受害人李臣的索賠做出賠償判決後提起抗訴時,日本國會女議員中川智子曾長跪在李臣面前,請李臣原諒她沒有及時阻止小泉政府的抗訴,而日本外相川口順子則撫摸他的手以示歉意。

毫無疑問,尾山宏們用法律手段為中國受害者主持正義,是伸張他們的個人權利,但對尾山宏而言,目的決非是

尾山宏尾山宏

解決一個法律問題。正如尾山宏所說:“作為中國戰爭受害者來說,提出索賠訴訟,這是他們個人的權利;從日本的角度來說,訴訟的意義,在于使國家明確自己的侵略”。如果從他為著名的歷史學家家永三郎代理,起訴文部省刪掉了家永三郎編撰的歷史教科書中的“南京大屠殺”、“731細菌部隊"等內容算起,尾山宏的法律生涯與日本侵略歷史問題結合的時間已有四十年的歷史。這是一個個人在政府缺乏足夠的坦誠和勇氣承認應當日本承擔的歷史責任,無法得到其他國家的尊重時,為日本國民在爭取與鄰國互信賴的關系做出的不懈努力和追求。 盡管日本政府百般抵賴戰爭中的責任,但正如參與訴訟的中國律師所言,在日本這樣的法製國家,法律手段是最有保證和可能為中國受害者伸張正義的途徑,但其意義卻絕非僅為受害者爭取到賠償。用尾山宏的觀點是,訴訟是對整個日本民族的歷史教育,而在司法實踐中體現出人、人性、人的權利的關懷,則“這些訴訟的意義貢獻于全人類,也貢獻于人類的未來”

日舉行南京大屠殺70周年國際研討會 反思戰爭責任

​由尾山宏、笠原十九司等日本學者、律師組成的研討會執行委員會表示,在南京事件發生七十年、遠東審判舉行

尾山宏尾山宏

六十年後的今天,無論戰勝國還是戰敗國都對本國在戰爭中非人道行為進行反省、認罪、賠償,這已成為全球性的潮流。但日本卻與這一趨勢背道而馳,不僅不對本國的戰爭責任進行徹底追究,還對此採取回避態度,甚至許多政治家國民不斷地否認自身應該承擔的責任。如果這種狀況持續下去,日本將作為“永不肯謝罪和賠償”的國家而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此次研討會正是為促進這一狀況的改觀而舉行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