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志平 -金庸武俠小說中人物

尹志平

金庸武俠小說中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尹志平為金庸筆下《射雕英雄傳》及《神雕俠侶》人物之一。全真教丘處機的大弟子,曾奉師命去蒙古給郭靖的師父——江南七俠送信,並試探郭靖的武功。後來在《神雕俠侶》中因暗戀小龍女,趁小龍女的穴道受歐陽鋒所製,又錯認他為楊過的情況下施暴。最後心甘情願死在了小龍女的劍下。金庸覺得這樣寫尹志平有點太過厚誣古人,于是在新《神雕俠侶》中將奸污小龍女的全真道士改為虛構的甄志丙。05年內地版《神雕俠侶》是影視作品中首次將尹志平改為甄志丙的,由程皓楓出演。

  • 本名
    尹志平
  • 別稱
    甄志丙
  • 字型大小
    太和
  • 所處時代
    金末元初
  • 出生地
    河北滄州
  • 出生日期
    1169年
  • 逝世日期
    1251年
  • 師傅
    丘處機
  • 信仰
    道教

人物關系

姓名:尹志平師祖:王重陽

尹志平尹志平

師叔祖:周伯通

師父:丘處機

師伯、師叔:馬鈺、劉處玄、郝大通、王處一、譚處端、孫不二

師兄:趙志敬、楊康

師弟:崔志芳、王志坦、申志凡、李志常等

死于:小龍女

背景故事

金庸筆下《射雕英雄傳》及《神雕俠侶》人物之一。全真教邱處機的大弟子,曾奉師命去蒙古給郭靖的師父——江南七俠送信,並試探郭靖的武功。後來在《神雕俠侶》中因暗戀小龍女,乘小龍女的穴道受歐陽鋒所製,又錯認他為楊過的情況下施暴。最後心甘情願死在了小龍女的劍下。也許是金庸自己覺得這樣寫尹志平有點太過厚誣古人,于是在新版《神雕俠侶》中將奸污小龍女的全真道士改為虛構的甄志丙。

尹志平尹志平

相關文章

那道人聽到呼喝,奔得更加急了,楊過微一加勁,身形如箭般直縱過去,一把抓住了他肩頭,扳將過來,原來是全真教的尹志平。楊過見他衣冠不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喝道:“你幹甚麽?”尹志平是全真教第三代弟子的首座,武功極高,平素舉止又極有氣派,但不知怎的,此時竟是滿臉慌張,說不出話來。楊過見他怕得厲害,想起那日他自斷手指立誓,為人倒是不壞,于是放松了手,溫言道:“既然沒事,你就走罷!”尹志平回頭瞧了幾眼,慌慌張張的急步去了。

影視劇中尹志平影視劇中尹志平

楊過暗笑:“這道士失魂落魄似的,甚是可笑。”當下回到茅屋之前,隻見花樹叢中露出小龍女的兩隻腳來,一動不動,似乎已經睡著了。楊過叫了兩聲:“姑姑!”不聞答應,鑽進樹叢,隻見小龍女臥在地下,眼上卻蒙著一塊青布。

楊過微感驚訝,解開了她眼上青布,但見她眼中神色極是異樣,暈生雙頰,嬌羞無限。楊過問道:“姑姑,誰給你包上了這塊布兒?”小龍女不答,眼中微露責備之意。楊過見她身子軟癱,似乎被人點中了穴道,伸手拉她一下,果然她動彈不得。楊過念頭一轉,已明原委:“定是我義父用逆勁點穴法點中了她,否則任他再厲害的點穴功夫,姑姑也能自行通解。”于是依照歐陽鋒適才所授之法,給她解開了穴道。

不料小龍女穴道被點之時,固然全身軟癱,但楊過替她通解了,她仍是軟綿綿的倚在楊過身上,似乎周身骨骼盡皆熔化了一般。楊過伸臂扶住她肩膀,柔聲道:

“姑姑,我義父做事顛三倒四,你莫跟他一般見識。”小龍女臉藏在他的懷裏,含含糊糊的道:“你自己才顛三倒四呢,不怕醜,還說人家!”楊過見她舉止與平昔大異,心中稍覺慌亂,道:“姑姑,我……我……”小龍女抬起頭來,嗔道:“你還叫我姑姑?”楊過更加慌了,順口道:“我不叫你姑姑叫甚麽?要我叫師父麽?”

與玉清宮

​對于讀過金庸《神雕俠侶》的讀者或電視劇《神雕俠侶》的觀眾來說,尹志平這個名字想必不會陌生。也許因歷史上全真道士與異族入主的蒙元政權關系過于親密,金大俠對全真道士印象不佳,除王重陽、周伯通外,馬鈺、丘處機、趙志敬等全真派道士大都性格狂躁、本事平庸。丘處機高徒尹志平被塑造成一個對小龍女一廂情願病態單戀的“花痴”,並在小龍女被點穴道不能行動時對其大肆其奸。但小說終究是小說,歷史上的尹志平與金庸小說中的尹志平形象大相徑庭,是一位道行高深、情操高尚淡泊的高道。

影視劇中尹志平影視劇中尹志平

尹志平(1169-1251),字太和,山東萊州(今山東掖縣)人,生于金大定九年(1169)。自幼聰慧強記。十四歲時遇全真道士馬鈺,欲入其門下。父不允,于是偷偷跟隨馬鈺學道。後來被父親追回家中鎖了起來。由于對全真道的痴迷,不久復逃去。經過追還、逃去幾次反復,其父終同意他入道。開始住在昌邑(今山東省昌邑市)西庵,繼往濰州(今山東省濰坊市),首建玉清觀,為齊東全真主盟二十餘年。

玉清觀位于當時濰州城北,原為金代一位虔信道教的千戶(金代武職官名)的東花園。在金大定年間(1161—1189)尹志平到濰州時,這位千戶舍予尹志平建立玉清觀。關于事情的原委,乾隆《濰縣志》卷六“仙釋”摘錄《清和演道玄德真人仙跡之碑》(此碑原在玉清宮,現藏濰坊市博物館)曰:

(尹志平)一日杖屐過濰,有世襲千戶龍虎公迎師稽首曰:“吾老矣!家有東苑,花果叢萃,中堂兩翼,台榭星錯,願舍作道觀,請師主持。”師知彼誠懇,遂就居之。逾年,敕賜玉清觀。

明昌元年(1190),金章宗以“惑眾亂民”為罪名禁絕全真道,因山東地區當時屬宋金交界地帶,又加農民起義不斷,情勢復雜,所以全真教得以繼續傳播。丘處機從陝西回到棲霞建立太虛觀,在魯東地區進行傳道活動。明昌二年(1191),尹志平從濰州往棲霞拜見丘處機,持弟子禮。後遍訪“全真七子”之郝大通、王處一等,盡得其玄妙。關于太清觀的建立,在丘處機所著《磻溪集》卷二《濰州城北千戶新觀》一詩中也述之甚詳:

清閒不在苔幽棲,

心上無塵到處宜。

北海蔥蔥郡城角,

地多花木景多奇。

昔年車馬空繚亂,

今日翻為玉清觀。

觀中遊戲是何人?

天下往來都散漢。

池塘寂寂鎖煙霧,

大寶蓮開十丈花。

借問經營誰作主?

襲封千戶太君家。

關于玉清宮的始建年代,有論者據宮內碑刻以為玉清宮建于北宋哲宗時,筆者認為此碑非玉清宮原有之物。宋真宗大中祥符中,始建玉清昭應宮,以後各地多有修建。無論從地點還是宗教派別來看,碑刻所載玉清宮與元代濰州玉清宮沒有承繼關系。《道家金石略》中有明代成化十五年(1479)《重修玉清宮記》,把玉清宮的歷史追溯到唐代,主要根據民間傳說,也不可信。清代濰縣人劉鴻翱在《重修玉清宮碑記》中稱:“玉清宮建于東晉升平間,歷南北朝,逮隋、唐、、元、明,至我大清又千五六百年。”所述為“玉清宮”這一名稱在全國範圍內出現的最早年限,更與濰縣玉清宮無涉。故仍以金大定說可信。

棲霞與濰州百裏之遙,尹志平又是丘處機高足,因此丘處機居東魯這段時期經常到濰州和玉清觀,甚至長時間住在玉清觀。其他全真高道也多有流寓于此者。《清和演道玄德真人仙跡之碑》上說:“此地當諸郡往來之沖,(尹志平)領眾耕稼,竭力管谷師友,凡二十年。或境界涉違順,殊不□心,由是□洋海岱,長春嘆慕最深,鹹結夏避冬,多寓于此。”在《磻溪集》中有多篇作于濰州和玉清觀的詩詞,如《赴濰州北海打醮(溫迪罕千戶請)》(此千戶是否就是施舍花園的千戶?待考)、《八月十日自昌樂縣還濰州城北玉清觀見作中秋詩十五首》、《贈濰陽唐括姑》(玉清宮舊有《唐括夫人碑》)、《濰州城北千戶新觀》等。太清宮所藏丘處機所書《丹陽真人琴曲歸山操》、譚處端“龜蛇”碑等很可能也是作于這一時期。

元太祖十四年(1219)五月,成吉思汗自乃蠻派使臣劉仲祿征召丘處機。之前五年(1214年,金貞佑二年),丘處機成功招安青州人楊安兒領導的起義軍,聲名大噪。各種政治勢力都看到全真道勢力在魯東地區的影響,都想趁機拉攏。當時投靠南宋駐扎淮北的農民軍領袖、濰州人李全和金朝都曾盛情邀請丘處機出山相助,但都被婉言謝絕。劉仲祿先至益都(今青州市)拜會同是丘處機高足的李志常,李志常建議曰:“長春今在海上,非先見尹公不能成此盛事。”向劉仲祿推薦尹志平先去見丘處機,宣示旨意。劉仲祿到濰州,謁志平于玉清觀丈室,尹志平大喜,曰:“將以斯道覺斯民,今其時矣。”十二月,同劉仲祿一起去萊州昊天觀覲見丘處機。可見尹志平審時度勢,對于丘處機之絕金、宋而就元聘,起了重要的贊畫作用。

第二年正月十八日,尹志平等十八人隨丘處機北上燕京,西覲成吉思汗于大雪山之陽(今阿富汗境內)。尹志平為丘處機十八隨行弟子之冠。從此,尹志平離開玉清觀。

元太祖十九年(1224),尹志平隨丘處機返回燕京,居長春宮。這時,全真道聲名大盛,四方拜謁者絡繹不絕。尹志平卻不願意享受盛名,說:“我無功德,敢與享此供奉乎!”

于是退居德興(府治在今河北涿鹿)龍陽觀,尋隱煙霞觀。元太祖二十二年(1227),丘處機去世,遺命尹志平嗣教(或雲遺命宋道安嗣教。待處機喪事終,宋以年老請尹志平代),是為全真道第六代掌教宗師。

隨著全真道及尹志平在全國影響的擴大,濰州的全真道也得到了很大發展,玉清觀成為具有全國影響的大道觀。據《濰縣志稿》所記《清和演道玄德真人仙跡之碑》碑陰文字,尹志平下傳二代有“知觀”八人,並修建玉清觀下院多處。

尹志平任掌教以後,事務日繁,但他對濰州和凝聚自己心血的玉清觀一直眷眷不忘。離開濰州十年後,尹志平曾有一次機會回濰州,但因最高統治者不允許,又加燕京百姓的挽留,未能成行。從這首《臨江仙》中可以看出尹志平對濰州的眷戀和不能成行的無奈: 一別濰陽過十載,天涯歷追西戎。歸來燕國往仙宮。立言明祖教,演法繼師蹤。

天意如何非易測,人情到了難容。予心自愛疏慵。卻教居海北,未許過山東。

元太宗十年(1238)春,尹志平年屆七十,將教事付李志常,自己歸隱于大房山之清和宮。元定宗三年(1249)春,特旨賜“清和演道玄德真人”號,又賜金冠法服。

元憲宗元年(1251)春逝世,葬于北京五華道院。元世祖中統二年(1261),詔贈“清和妙道廣化真人”。元武宗至大三年(1310),加贈“清和妙道廣化崇教大真人”,玉清觀也在這一年擴建,並改名為“玉清宮”。終元代,玉清宮一直長盛不衰。

明清後,由于政治原因,全真教復衰,玉清宮也漸非為全真教道士所有,雖經成化、正德、嘉靖、康熙多次重建,無論規模、功能還是規格與元代都已不可同日而語。玉清宮成為一所集民間宗教、賽會等多種功能的廟宇,與當地百姓生活的關系更加緊密,並繼續在當地宗教生活中發生重要作用,直至1949年前後徹底傾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