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國駒

尹國駒

尹國駒,男,綽號「崩牙駒」,1955年出生,澳門人。家境貧窮,5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父為自來水廠的口喉匠,崩牙駒自幼就流浪街頭,與江湖人物為伍。他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二年級就輟學,到六國酒樓做「點心仔」,之後與街童朋友結黨,以炒「黃牛飛」為生。後來結識了14K的小頭目黑仔華,從此踏入黑道。尹國駒還接受過美國《時代周刊》專訪,被稱為"澳葡末期的教父"、澳門皇帝。在澳門回歸前被法院重判13年10個月,2012年12月1日正式刑滿。

  • 中文名
    尹國駒
  • 別名
    崩牙駒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澳門
  • 出生日期
    1955年

人物簡介

尹國駒尹國駒

尹國駒,男,綽號“崩牙駒”,1955年生,澳門人。5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父為自來水廠的口喉匠,崩牙駒自幼就流浪街頭,與江湖人物為伍。他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二年級就輟學,到六國酒樓做“點心仔”,之後與街童朋友結黨,以炒“黃牛飛”為生。後來結識了14K的小頭目黑仔華,從此踏入魔道。尹國駒還接受過美國《時代周刊》專訪,被稱為“澳葡末期的教父”。在澳門回歸前被法院重判13年10個月,2012年12月1日正式刑滿。

生平經歷

一九五五年的春天,與香港隔海相望的小城澳門,仍舊經歷著經濟不景的嚴寒,在新橋區青草街一間小房子內,尹家的頭一胎男嬰出世了,尹家的家主為中山市坦洲人士,(其父親原為海陸豐人,本姓譚,因家貧被送給珠三角一戶姓尹人家撫養)來澳謀生後在自來水廠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雖然收入微薄,但亦勉強可以養妻活兒。這個長子被取名為國駒,夫婦對他都寄以厚望,但尹國駒長大後,竟然成為了澳門黑道史上最叱吒風雲的人物。

小二輟學當小工

尹國駒尹國駒

才十歲的尹國駒,已開始感到生活上的壓力,弟妹一個跟一個的出世,他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小二後終于輟了學。

當時的尹國駒並非貪玩離開學校,而是因為在六國酒樓找到了一份點心小工,開始幫補家計,工作之餘亦開始與附近街童混上了。到了十五歲,他終于捱不住酒樓工的辛苦,開始聯群結黨幹起炒賣黃牛戲票的勾當。

做黃牛黨賺錢

在當時來說,黃牛黨是偏門生意,尹國駒一班童黨就因為爭地盤與其它小幫會發生過不少沖突,他由于體格結實,已成為黨內的小大哥。開始踏足江湖路,賺來的錢亦令家中環境改善了。十六歲,他托人買了一部綿羊仔,四出練車,由于為人好勝,一次失事,一隻門牙就此報銷,被同伴謔稱為崩牙仔。想不到這個花名,卻在九十年代的澳門,叫人聞名喪膽。

入會

崩牙駒入會不久,差點喪了命。

崩牙駒涉足江湖,結識的同道朋友愈來愈多,當時,在旅遊勝地大三巴附近的三巴仔,是澳門黑幫經常出沒的地方。崩牙駒就是在這裏,結識了14K的小頭目黑仔華。

有了幫會撐腰,崩牙駒亦開始蛻變,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他除了炒黃牛,大部分時間在沙梨頭一帶盤據,收贓、爆竊成為了每日的例行公事,並且打出了名堂。

七個小魔童

崩牙駒與其它幫會少年,有時亦會共同進退,他們除了各自為本身的幫會辦事,自己也有時做私幫買賣,這班小魔童窺準一些販夫走卒好賭的心理,在街頭巷尾擺設「三公」檔,當然也是些騙人伎倆。

有七個人作核心。除崩牙駒,還有水房賴、張氏三兄弟、耀仔(後來成為水房賴的姊夫)同白板仔,合稱『七小福』,後來加入的人亦愈來愈多。

妻離弟喪

廿來歲,崩牙駒遇上了生命中第一個女人,但誕下第一個兒子後就分手了。感情失敗對他來說沒什麽大不了,但最令他傷感的,卻是親弟國良之死。在崩牙駒未進入賭場賺錢前,原來亦一度沾手毒品市場,他知道這門路的生意必須縝密進行,就起用了自己的親弟弟國良。但販毒之餘,國良卻染上了毒癮,最後因註射過量毒品死亡。這個沉重打擊,令崩牙駒放棄毒品,轉到賭場發展。

步入賭場

崩牙駒的大佬黑仔華,在八十年代初期,開始向賭場的糾察高層靠攏,憑關系,崩牙駒亦踏入賭場,但隻是當一些小閒角,向贏錢的賭客索取打賞。賭場內還有另一盤生意,就是放數。初露頭角的崩牙駒,對此亦垂涎欲滴,但卻遇到了厲害的對手,這個人便是水房幫的大哥「肥仔坤」。崩牙駒初生之犢,終于碰撞了這頭盤據多年的「大老虎」。崩牙駒控製賭場的迭碼利益,向所有賭場的迭碼仔抽取傭金,每天就進賬二百多萬元,他說這是互惠互利。

坐監

礙于黑仔華的情面,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後卻暗箭連連,令崩牙駒一度入獄。八六年初,崩牙駒在賭場放數,已是幫中的小頭目,亦同時招收了一批好勇鬥狠的手下,但卻被老牌黑幫功樂人馬偷襲。

「那年九月底,阿駒飲早茶,被十幾人狂斬,幸好有個司警在附近開槍製止,但阿駒都被斬成重傷,現在他的右手都不靈活。」一名14k小頭目說。

石岐嘟

死過翻生,崩牙駒仍強悍無懼,但樹立的敵人亦愈來愈多。

尹國駒尹國駒

兩年後,肥仔坤再出陰招,借澳門七彩飯店老板被斬血案,暗中叫人頂證崩牙駒親自帶隊斬人,結果他被押入市牢半年後才無罪獲釋。但這次險受牢獄之災,卻令他認識了一個人,這就是當日將他拘捕的司警石岐嘟,此人後來成為他的契爺。同時,崩牙駒亦遇上了生命中第二個女人Anna,為他開枝散葉。

出位

崩牙駒冒死將黑霸王摩頂平拉下馬,終于出位。

一九八八年,澳門賭場開始了一個破天荒的製度,就是沿用至今的迭碼仔運作機製。在這個機製運作之前,葡京賭場其實已產生微妙變化。這改變來自于一個人,他就是香港14K大哥「街市偉」。在整個九十年代,他亦與崩牙駒結下了不解之恩怨情仇,最後以生命互搏,兩人的不和,綻出的火花亦燃燒了澳門整個黑道。

超級金手指

崩牙駒知道這位超級大哥得罪不起,正感猶疑,契爺石岐嘟卻從旁加了一把勁。

在摩頂平被缺席審判的情況下,崩牙駒就以知情者身分出庭,繪形繪聲地力指摩頂平就是凶案的幕後黑手,摩頂平從此開始了流亡生涯,不敢踏足澳門。

迭碼豬籠入水

崩牙駒一手將這個黑道巨人拉下了馬,開始了他另一階段的江湖路。

而當年與崩牙駒同撈同煲的「七小福」,亦在這段時間全面分裂。

「七小福」的耀仔(水房賴的姊夫)因病去世,臨終時囑咐水房賴及崩牙駒日後要攜手合作,切勿刀尖相對。因當年耀仔曾為他頂過罪,入過獄,恩人的遺言,阿駒亦一口答應。已是水房小頭目的阿賴,獲崩牙駒引薦進入賭場迭碼。

至于張氏三兄弟及白板仔,由于拜入摩頂平門下,大佬被崩牙駒所害,所以一直懷恨在心,彼此各不相幹。

死過翻生搞地產

雖然有街市偉撐腰,但崩牙駒的仇敵仍向他不斷狙殺,八九年底他在葡京樂宮美食中心被兩槍手襲擊,子彈射中玻璃改變方向,逃出了鬼門關。大難不死,他亦趁九0、九一年澳門的地產潮興起,賺了一大筆,但卻因此與「黑仔華」翻了臉。

「地產熱潮,澳門的地產發展商都想收舊樓重建,黑仔華和他爭食,各自出動手下有計畫重建舊區『落釘』。「兄弟」兩人就因為同爭一個地盤,崩牙駒被命令讓路,他一怒之下從此就各走各路。

疑涉殺虎案

崩牙駒的契爺石岐嘟,就在這段時間與他過往甚密,契爺契仔合力打天下。

尹國駒尹國駒

在九三年底,澳門發生了一件震驚港、澳黑道的大事,據一些知情人士說,事件可能亦涉及他們這一對「活寶貝」。

「九三年底澳門大賽車,新義安灣仔之虎陳耀興,賽車後在帝豪酒店慶功,一出門口車就被三個電腳踏車殺手槍殺。」

灣仔之虎陳耀興,賽車前數日因涉嫌在港槍殺了黑幫大哥王朗維,所以被復仇。

一些知情人士懷疑與石岐嘟及崩牙駒有關。雖然當時司警方面有懷疑,但因證據不足,而石岐嘟勢力亦大,所以沒有動他。

四聯驅逐新義安

九五年期間,崩牙駒與水房賴兩位難兄難弟開始想壟斷賭場迭碼的龐大利益,但遇到了香港黑幫的頑抗。

觸發兩地黑幫對抗的,是位于仔君怡酒店的賭場之爭,在九五年尾,向氏兄弟正在斟盤與大陸勢力合作搞君怡賭場,但崩牙駒卻要分一杯羹。當時賭王左右做人難,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彈,並且與澳門的四大幫會合組四聯公司,公然與香港幫會對抗。最後賭場開不成,沖突才告一段落。也算是賭場得意情場失意,他第二任妻子Anna挾了三千萬元走。

兩大天王赴濠江

九六年,崩牙駒在澳門大搞慈善演唱會,邀來了四大天王的張學友及劉德華濠江演出,成為了一時盛事。而他亦開始以商人自居,風流成性的崩牙駒,此時亦搭上了亞姐楊愛貞,向她猛追力捧。而與香港黑幫沖突的第二浪,也在這時開始,和勝和因在賭場與崩牙駒手下爭奪迭碼利益,連月被14K急攻猛打,傷了十多人,終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

處心積慮一統江湖

經此兩役,崩牙駒處心積慮,要建立一個屬于澳門人的地下世界,而與他合作多年的幕後老板街市偉,亦感到地位受到了嚴重威脅,崩牙駒極有可能成為另一個當年令他進退維谷的摩頂平。表面上,兩人亦沒有正面沖突,但其實已暗中作出部署。

兄弟開戰

部署歸部署,但擺在眼前的大戰,已經迫近眉睫,對頭人竟是由細玩到大的水房賴。水房賴與崩牙駒,多年來均為街市偉當前鋒,但由于街市偉對崩牙駒已有戒心,就暗中進行分化。雖然雙方戰戰停停,並無人命損失,但再打下去,崩牙駒已察覺情況並不簡單。

要殺崩牙駒

尹國駒尹國駒

在此危急關頭,雙方都在國內班馬增強勢力,崩牙駒一直在老家坦洲招收手下,其中不少是受過軍訓的人,俗稱「番薯兵」;水房賴也工于心計,在下鬥門亦有不少殺手,雙方的沖突一度在珠海與中山蔓延。

除了明刀明槍,水房方面亦出動了建立了多年的「黃氣」(警方勢力)及賭場稽察科的勢力,向崩牙駒左右夾擊,亦引起博彩監察司司長布理路被14K人馬伏擊槍傷的軒然大波。

「司警以司長白德安為首,全力圍剿14K人馬,而14K就索性打遊擊。」

崩牙駒逃亡海外。

逃亡

九七年的六月,離香港回歸隻一個月,澳門司警發出通緝令,透過國際刑警全球通緝崩牙駒及14K的高層人員。

在此之前,崩牙駒已經悄悄地離開澳門這個熱鍋似的戰場,轉赴歐洲匿藏,繼續指揮手下與水房賴及街市偉開戰。

與他為敵的水房賴,見勢頭不對,亦離澳暫避,隻餘下街市偉死守在仔的新世紀酒店,因為酒店內的新賭廳即將開幕。當然,他亦加強了隨身保鑣,不少蓄平頭裝的黑衣大漢都貼身守護在身旁,酒店內外亦五步一站,十步一崗,還出動受過訓的犬隻巡邏,氣氛凝重。

槍戰

14K人馬自崩牙駒在海外遙控後,亦開始了遊擊戰略,敵明我暗,將水房殺得措手不及。九七年七月廿九日凌晨,離新世紀賭廳開幕前三日,AK47的槍聲終于在酒店前響起了。

凌晨三時,兩輛載槍手的汽車慢慢地駛到酒店門前,在車頭位置的槍手,將AK47的槍管伸出車窗,朝大門一排又一排的子彈亂掃。流彈打傷了一名保全及兩名外籍遊客。

這次機槍掃酒店,令澳門名噪一時,不少國家都將澳門列為高危地區,勸諭本國遊客,非不得已,不要踏足這個東方蒙地卡羅。

截斷財路

除了真槍實彈示威,崩牙駒亦使出了另一撒手,派出手下向街市偉名下的鑽石廳當「門神」,大凡進出的賭客均被恐嚇,要他們往別的賭廳去,否則手下無情。如此一來,街市偉的賭場生意大幅滑落,加上經濟不景,澳門又成了恐怖戰場,賭業更加雪上加霜。

街市偉及水房處于下風,在外的崩牙駒卻洋洋得意。

街市偉見自己處于被動,司警雖然四出拘捕14K行動組成員,但由于他們已放棄賭場迭碼活動,一時三刻也找他們不到,為防大本營再遭遇襲,于是向香港的幫會班兵支持。

三大黑幫赴澳增援

尹國駒尹國駒

此番前往與崩牙駒對抗的,正是新義安與和勝和及系出同門的香港14K黑幫人馬。

三大幫會此番赴會,除了有食有住,也是希望街市偉將崩牙駒打敗後,能夠在澳門賭場佔回一席位置。

但一天又一天的過去,14K再未有動作,三百多名外援兵團卻坐食山崩,最後被迫撤退。屯兵不見效果,也不能找到崩牙駒的影,街市偉隻好再出招,這次是透過他的大陸關系,希望將相信是匿藏在廣東省內的崩牙駒一鑊熟。

「九七年八月,省公安廳接到台山公安局一封通緝令,話崩牙駒、石岐嘟同豪仔(崩牙駒的左右手)涉及當地一宗毒品案,要求省方面全面通緝。」一位知情人士說。

通緝令發出後,省公安廳派珠海及中山一帶公安拘捕澳門14K人馬,當時就有近百人被捕。

但崩牙駒也是有辦法之人,他透過國內關系,查悉事件是由對頭策劃,于是作出反攻,簽發虛假通緝令的一名公安人員最後被扣查。

無後顧之憂

雙方招來招往後,崩牙駒再遣出手下在澳門各大街小巷散發印有街市偉照片的單張,指他就是黑幫大戰的幕後黑手,實行打心理戰。

也由于搞得太凶,不少賭業人士都希望兩幫人平息幹戈,江湖亦傳出訊息,若有人能將事件擺平,可得二百萬賞金。

「解鈴還須系鈴人,結果一名賭業巨子出面做和事佬,向澳督進言,並承諾停戰後各幫派在賭場的利益分攤,終于停火。」知情人士說。

崩牙駒知道戰略成功,而在離澳期間,手下曾發生內哄,亦急于返澳整飭。澳門的通緝令在十月底復原後,十一月中,崩牙駒不聲不響地回到了澳門。

瘋狂

尹國駒尹國駒

崩牙駒回到濠江,竟然令澳門居民有新的希望,不少市民見他獨個兒駕總統型號的豪華房車,挾震耳欲聾的汽車音響,在澳門的大街小巷中穿來插去,這都顯示,殺戮連場的黑幫大戰已經過去了。

一向趾高氣揚的崩牙駒,不單打了勝仗,還獲得葡京萬豪賭廳、凱悅酒店賭廳及回力一個賭廳的經營權,連街市偉在假日酒店的鑽石廳亦要轉手到他的名下,可說是全面勝利。

但這名大贏家對過去一年所發生的血腥事件,恩恩怨怨卻避而不談,似乎要遵守一項承諾。

拍戲開party

暗地裏,他卻在蠢蠢欲動,忙于拍電影《濠江風雲》,也是他的電影自傳。戲中的內容差不多是講述了他半生的「英雄史」,在澳門拍攝期間更是數百馬仔出動充當臨記,甚至在仔大橋逆線行車,令人感覺到在澳門,他才是真正主人。「除拍戲,第一件事就是同楊愛貞搞個百萬豪華生日party,廣邀港、澳黑白兩道人物到賀,連記者都請了,真是搞到全澳轟動。」崩牙駒的一個友人說。

反觀街市偉,每日隻能躲在新世紀酒店內不見天日,誰強誰弱,已經一目了然。在逃亡期間呆得久了,崩牙駒回澳後亦過足了賭癮,亦試過一日輸掉了一億二千萬元,但由于財源滾滾,輸掉了也若無其事。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國際傳媒來訪

在九八年的三月底,一向不接受傳媒專訪的崩牙駒,罕有地接受了兩本國際性雜志《時代》及《新聞周刊》的訪問。「Brokentooth」的名字成為國際級人物。

新聞周刊》洋記者訪問他的時候,就帶記者穿梭于酒樓、葡京賭場大門、仔豪華大宅,並招呼到旗下的萬豪賭廳高調地拍照,一派舍我其誰的氣概。

說到他的敵人,崩牙駒竟毫不掩飾說:「請他們去旅行羅......不會再返。」

每個晚上,崩牙駒就在自己開設的「重量級」disco內狂舞,大批馬仔駒哥前駒哥後的叫個不停,人彷佛就在雲霄裏

逆天者亡

尹國駒非常迷信,澳門有一個包公廟,傳聞尹國駒得勢後,曾來拜過包公兩次,但兩次事後都被人追殺,一次被一群人拿刀追斬,另一次更是離奇,一粒足以置他于死地的子彈,竟然被卡在槍裏射不出來,尹國駒死裏逃生。至此,尹國駒認為包公是有心懲戒自己,便不敢再來拜祭。

所謂物極必反,雖然其它黑勢力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死敵,司警司長白德安登時看不過眼,著人將訪問稿譯成葡文,親自跑到澳督府參他一本,之後司警方面亦密密部署,準備一舉剿滅崩牙駒。

司警一哥大怒

剛愈合的傷口亦開始被慢慢撕裂,但崩牙駒依然故我,不停地接受訪問,連遠在英國的傳媒,也搭路赴澳門找他。

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崩牙駒知道宿敵白德安有可能再向他開刀,14K中人亦作出了部署,看來誓要除去眼中釘而後快。此時的崩牙駒,已經進入了瘋狂狀態。

滅亡

五一勞動節的早上,澳門松山響起了一聲劇裂爆炸,將本已還原的江湖秩序重新震散。

一枚威力強大的TNT烈性炸彈,正正在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坐駕車底發生爆炸,白德安因為晨運跑步尚未返回車上幸免一劫。但這枚命「鳳梨」,卻令澳門此後一年多鬧至雞犬不寧,黑幫的大屠殺比前一浪更凶更狠。

炸彈是誰放的,至今仍未弄得清楚,但案發後的九小時,白德安已經精銳盡出,分頭狩獵14K的高層人物,而矛頭亦直指崩牙駒的心髒。

滅族大行動

「當時阿駒同幾個近身馬仔,在葡京酒店一間上海菜館貴賓房裏面,正在看《城市追擊》訪問的片段,一班司警已經沖入房,帶隊就是白德安。」

崩牙駒被帶出葡京時,記者的閃光燈已經閃個不停,他向白德安怒目而視的照片,翌日就刊登于港、澳報章的頭版位置。14K的其它高層捕的捕,逃的逃,但二、三線的馬仔仍舊凝聚在澳門街,沒有退過半步。

牢獄監禁

崩牙駒被捕,但司警要指控他的,不是炸了白德安的車,而是翻他的罪惡舊賬。而在澳門回歸前夕,葡澳政府及大陸警方聯手出擊,終于肅清了澳門的黑惡勢力。01年尹國駒案在澳門終審,尹國駒被判監禁13年10個月。

刑滿出獄

據香港《明報》報道,“冇(沒)人去搞事,又點(怎麽)會有事?”剛被釋放出獄的尹國駒曾經在澳門掀起滿城風雨的黑幫頭目尹國駒,坐了逾13年監後昨清晨刑滿出獄,引來約50名中外記者追訪。蒼老了不少的他表示,不會影響澳門治安,並低調回避記者採訪。

尹國駒尹國駒

14K黑幫頭目尹國駒因參與黑社會罪行及涉嫌炸毀當時澳門司警“一哥”白德安座駕,于1998年被澳警拘捕,其後被重判監禁13年10個月。尹國駒昨晨刑滿出獄,約50名中外記者前晚深夜起在澳門路環監獄外通宵守候。12月1日清晨6時半,尹國駒胞弟尹國雄及妹夫駕駛白色凌志房車抵達監獄,數分鍾後,身穿白色長袖T恤、外貌滄桑不少的尹國駒步出監獄,未有回響記者提問,登上房車後座準備離開。

刑後大擺宴席

香港媒體報道,出獄一個多月的澳門猛人尹國駒(崩牙駒),繼上周五為女友葉嘉怡大搞生日party後,昨晚再為母親搞一場筵開133桌的盛大壽宴,更請來三屆視帝黎耀祥唱歌助興。據悉。崩牙駒舉行連場夜宴,是欲重鋪人脈,為再戰賭業築橋搭路。

掃黑風暴

概況

2007年12月20日是澳門回歸祖國八周年紀念日,各種慶典活動陸續舉辦。如今的澳門,已成為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作為一個博彩業興盛的城市,澳門在回歸前曾一度籠罩在黑社會橫行的氣氛之下,搶劫、凶殺、綁架等惡性案件屢見不鮮。

澳門,長期在葡萄牙人的管理下,是全世界少有的不設防城市,隻有警察部隊維持社會治安。特殊的發展歷史造就了一個特殊群體——黑幫。他們盤踞在澳門這塊不足13平方公裏的土地上,為爭奪賭場利益廝殺,大演黑吃黑的醜劇,甚至在社會上進行綁架、勒索。

十四K與水房賴

尹國駒尹國駒

十四K是澳門最大的黑幫組織,它是由國民黨軍統成員葛肇煌于20世紀40年代改組原洪門組織創立的,時稱“洪門忠義會”,因會址位于當時的廣州市寶華路14號,故又名為“十四”。後該組織與粵東另一黑社會組織火並大獲全勝,自此在“十四”後面加入一個K字,以顯示其強硬。1949年葛肇煌前往香港,十四K的大本營也從廣州遷往香港,雙十暴動後其部分勢力從香港轉移到澳門,成為澳門一霸。澳門回歸前,十四K的頭子名叫尹國駒,人稱“崩牙駒”。

1995年年底,香港來的向氏兄弟計畫開發位于凼仔君怡酒店的君怡賭場,但“崩牙駒”卻硬要來分一杯羹。這遭到了向氏兄弟的反對。不久,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彈,並且與澳門的另三大幫會合組四聯公司,公然與香港幫會對抗。最後賭場開不成,沖突才告一段落。可是,香港和澳門黑幫沖突的第二浪在這時也開始了。香港黑幫“和勝和”因在賭場與“崩牙駒”手下爭奪迭碼利益,連月被十四K急攻猛打,傷了10多人,終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

經此兩役,“崩牙駒”雄心大增,開始處心積慮“一統江湖”。他要建立一個屬于澳門人的地下世界,這一雄心使得與他合作多年的幕後老板“街市偉”也感到地位受到了嚴重威脅。于是,“街市偉”拉出了與“崩牙駒”從小玩大的“水房賴”與之作對。除了明刀明槍,“水房賴”還出動了自己建立多年的“黃氣”(警方勢力)及賭場稽查科的勢力,向“崩牙駒”左右夾擊。“崩牙駒”天不怕地不怕,官方介入,他也毫不手軟,于是演出一場博彩監察司司長布理路被十四K人馬伏擊槍傷的大戲。

經過一番打打殺殺,“崩牙駒”在澳門稱雄一時。崩牙駒不但控製著“14K”組織,也控製著澳門賭場。1998年澳門多起爆炸、槍擊案,都是他的黨羽所為。崩牙駒曾瘋狂叫嚷要在澳門發動“城市遊擊戰”,並已在相當程度上付諸實施。但是物極必反,雖然其他黑勢力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死敵、澳門司法警察司司長白德安豈肯放過他。“崩牙駒”得知宿敵白德安有可能再向他開刀時,急忙也作出了部署,雙方似乎都發誓要除去眼中釘而後快。

黑幫公然挑戰法律

澳門的幫派紛爭于1993年浮上台面,暗鬥變成明爭。1996年底,澳門博彩監察司布裏路被人槍擊重傷,之後,尹國駒因違反法令進入賭場被判監九個月,緩刑兩年,其間出現多宗縱火案、槍擊案及放置炸彈案。從1998年4月份開始,澳門土地工務運輸司高級主管慕拉士的宅門被炸壞,文化司職員施利華被機車槍手狙擊受傷,博彩司監察廳長馬發詩後腦中槍身亡……血案屢屢發生,澳門人談黑色變,無不膽戰心驚。

黑幫惡行終于發展到肆無忌憚的地步,竟對澳門最高警官下毒手。1998年“五一”勞動節的早上,澳門松山響起了一聲劇烈爆炸,一枚威力強大的烈性炸彈在白德安的車底發生爆炸。當時白德安照例帶著愛犬駕車到海邊晨跑,7時40分,當他邊擦著汗邊向泊在路邊的轎車走去時,突然,跑到車門邊的愛犬狂叫著竄了回來,白德安追著愛犬剛跑出10多步遠,身後的汽車就“轟”地一聲被炸成粉碎。白德安幸免一劫。

“崩牙駒”肆無忌憚地跳出來公然向澳門最高警察長官挑戰,終于掀起了澳門此後一年多雞犬不寧的警方和黑幫的大比拼。白德安在幸免一死後,于晚上親自率特警60人,全副武裝,闖入葡京賭場,一舉擒獲黑幫頭面人物崩牙駒及其胞弟尹國雄等親信多人。而其漏網的手下隨即展開瘋狂報復,一日之間,黑白交鋒,警匪短兵相接,劍拔弩張。從5月8日凌晨1時15分起,幾乎在同一時間內,澳門多處先後發生20宗縱火燒車和投擲燃燒彈案,連警察總部、澳督府都被投擲了炸彈。一天中共燒毀35輛私家小車和機車,全澳門所有消防車出動撲救,警車長鳴,徹夜不絕。在接下來的三天中,澳門又發生53宗縱火案。案件終引起了中國政府的註意。7月12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不得不以“全體會議公報”的形式,敦促澳葡政府在過渡期內對社會治安切實負起安全責任。

但是,澳門的社會治安情勢仍令人毛骨悚然。這個夏天,對澳門人來說,不僅熱帶風暴帶來風驟雨狂,各方黑道血腥殺戮更加窮凶極惡。

穩定壓倒一切

尹國駒尹國駒

這時,自1999年5月24日接受國務院任命為澳門特區候任行政長官的何厚鏵,已經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臨時辦公室內開始辦公了。面對日益惡化的治安情勢,9月10日,作為未來澳門特區的最高行政首長,何厚鏵公開發表談話。何厚鏵對于治安的關註,並沒有讓黑幫有所收斂。更令人震驚的是,9月14日晚7時20分,兩個多月前才由葡國抵澳門,擔任負責處理崩牙駒案的司法委員會主席羅明素,偕妻在澳門海濱碼頭散步時,被摩托殺手連擊兩槍,夫妻雙雙中彈。

為此,澳門警方于10月3日凌晨再次出動,拘捕了崩牙駒的4名幹將陳月波等人。不料,次日早晨黑幫分子即作出反應:有4名歹徒乘一輛轎車,用AK47自動步槍掃射預審法庭,公然向司法當局挑釁。

炸彈狂潮也是浪浪相迭,傷人最多的一次是九月的連環炸彈爆炸,傷及司警及記者15人。此後不久,澳門獄警副警長陳錫泉在住所梯間遭獨行殺手襲擊,臉部中槍,送醫院不治。9月14日當天,惡化的案情通報到中國公安部和澳門回歸安全保衛工作領導小組。隨即,廣東省公安廳開始在全省境內徹查逃粵的澳門黑幫人物,大搜捕立即展開,許多黑幫頭面人物紛紛落網。在澳門回歸前1個月內,葡澳政府及大陸警方聯手出擊,基本肅清了澳門的黑勢力。外界對此評論說:“此番北京為何厚鏵鋪路之舉,傳達了中央將對其全力支持的信號。”

隨後,何厚鏵管治澳門的方針就出台了,是極為明確的6個字:“穩定壓倒一切。”他說:“我不會為自己訂立很大的目標,要在5年任期內達到什麽成就,可是治安卻是我上任的首要事務。”他明令特區政府首要任務是恢復社會秩序,並且警告一切黑勢力不得“亂說亂動”。在何厚鏵發出警告後,特區政府把整飭治安作為重點的施政項目。治安部門在各個方面的配合和支持下,採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嚴厲打擊犯罪,維持社會治安。不久,十四K另一骨幹“大佬”黃達豪被廣東警方抓獲,並移交澳門警方。至此,澳門黑幫的主要頭目全部被抓。隨即,令人談虎色變的黑社會斂蹤匿跡,凶殺和縱火案件均減少了,治安不靖的局面迅速得到扭轉,澳門社會人心轉趨安定。

對尹國駒等人的審判是澳門20世紀審判的最大宗的黑社會有組織犯罪案。一審後“崩牙駒”被裁定為黑社會首領、侵犯函件和電訊、放高利貸及不法資產或物品轉移或掩飾4項罪名成立,判囚15年。判決後,尹國駒等人抗訴至澳門中級法院,但中級法院駁回大部分抗訴理由,支持少部分理由,最後,法院裁決尹國駒減刑至13年零10個月。“崩牙駒”被判重刑後,澳門黑幫受到極大震懾,從此變得“規矩”多了。

2003年底,公安部對澳門社會治安考察後認為,當今澳門已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