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今天一樣

就像今天一樣

《就像今天一樣》是韓國MBC電視台于2011年11月21日播出的日日家庭劇,由金大鎮執導,崔賢京編劇,金甲秀、金美淑、韓可露、李載允等主演

該劇以三個同鄉夫婦為中心講述了為生活而苦惱的父母與為就業、將來、大學學費而苦惱的年輕人的故事。

  • 中文名稱
    就像今天一樣
  • 外文名稱
    오늘만같아라
  • 出品時間
    2011年
  • 製片地區
    韓國
  • 集    數
    128集
  • 導    演
    金大鎮
  • 類    型
    情景
  • 語    言
    韓語
  • 主    演
    金甲秀,金美淑,韓可露,李載允,樸詩恩金承秀楊真誠
  • 上映時間
    2011年11月21日
  • 每集長度
    33分鍾
  • 接    檔
    不屈的兒媳們
  • 其它譯名
    就像今天 / (台譯)幸福,像今天一樣
  • 編    劇
  • 出品公司
    韓國MBC電視台

劇情簡介

春福和仁淑的兒子張智莞(李載允飾)外貌俊秀性格也好,是大企業的職員,和母親相比,他和父親像朋友一樣親密,無所不談。他知道父親春福對自己非常溺愛,對此還感到有些負擔,不過在必要時也會對父親撒嬌,他想和父親的朋友尚曄的女兒熙珠結婚,但遭到父母的強烈反對。熙珠從不懷疑和智莞的相愛,雙方父母的反對讓她感到不可理解,也不知所措,但本來說好說服各自父母的智莞突然變了心。

分集劇情

第1集

被房東趕出來的美湖透過好友孝貞及智莞的介紹,來到了智莞爸爸張春福的加油站工作,並且住進了智莞的家。碰巧是熙珠舅舅在浩的忌日,大人們每到這個日子,大家的心情都會變得很低落,熙珠的媽媽認為春福(智莞的爸爸)對于自己的哥哥有虧欠,所以一直對春福非常地反感!隱瞞著雙方父母交往的熙珠和智莞,在熙珠家樓下被春福撞見他們交往,所以決定在熙珠舅舅在浩的忌日的當晚,向雙方父母坦白,並且表達他們想結婚的意願...雙方父母皆非常反對這樁婚事,對兒子智莞疼愛有加的春福更是氣急敗壞地賞了他一巴掌!到底是什麽理由讓智莞的父母如此地反對,智莞怎麽也無法理解。熙珠家的情況如預料中的反應,熙珠的媽媽一聽到女兒要和春福的兒子結婚,說什麽也不肯答應,面有難色的智莞父母好像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2集

被打了一巴掌的智莞無法相信為何一向對他疼愛有加的爸爸,會因為不喜歡熙珠而打他,叔叔海俊也無法理解;熙珠媽媽強烈反對熙珠和智莞的婚事,還說外公外婆若地下有知,也會從墳墓裏跳出來,但愛智莞多過于智莞愛她的熙珠表示,對她來說智莞是這世界上唯一的男人,除了他誰都不要;智莞媽媽主動找智莞談,希望智莞為了媽媽和爸爸可以放棄和熙珠的感情,智莞更是困惑;熙珠決定親自到智莞家拜訪希望能求得結婚的許可。她告訴了智莞的阿麼想和智莞結婚的意願,而阿麼一方面覺得熙珠是個不錯的女孩,另一方面又不想錯過這次挫挫在晶銳氣的機會,所以答應了熙珠,並且和她允諾,隻要在晶答應他們的婚事,由她來負責智莞的父母!

第3集

春福邀了尚曄喝酒,為了要讓他去說服他的女兒熙珠放棄智莞,沒料到尚曄卻同意這門婚事...不管智莞怎麽想就是無法理解父母堅決反對的理由,叔叔海俊想起了在故鄉時的往事,難道是因為有謠言說春福害死了熙珠的舅舅,所以造成春福和仁淑不接受熙珠嗎?得不到答案的智莞,又再次跟春福起了沖突,突然沖進房裏的仁淑下定決心,要告訴智莞他們反對這門婚事的原因,但在春福的一再懇求之下又吞回肚子裏了!美湖和家鄉的姑姑通上電話,姑姑說阿麼的病況比上次更嚴重,但是每當清醒時,總還是擔心美湖有沒有吃好睡好,美湖決定等她工作穩定後,一定要帶阿麼去醫院看病!

第4集

春福把熙珠約了出來,說了一堆難聽的話讓熙珠很傷心;尚曄找智莞談熙珠的事,智莞表示之前因顧慮兩家的氣氛,所以一直未提,並反問尚曄熙珠舅舅的死是否真的是春福所為,尚曄表示絕無此事;另一邊,在晶約仁淑見面,仁淑當場表明了不想和在晶成為親家的意願,在晶誤以為仁淑是要在晶放下自尊心求她,離去前放話說絕不會接受智莞當她的女婿;智莞知道春福對熙珠做的事後,承諾熙珠隻要她不放棄,智莞也不會放棄的;智莞在無法得到父母的合理說明下,對春福說出他很恨爸爸後離開了家,美湖立刻通知孝貞,孝貞也趕緊回家告訴熙珠智莞離家的事,在晶要智莞立刻到她家說明情況,智莞和在晶改約明天一起到家裏吃晚餐;海俊要智莞先暫時住進他的公寓,而春福和告訴仁淑,除了向智莞坦白,沒有其他方法可以阻止智莞和熙珠的婚事。

第5集

智莞阿麼要春福不要再反對智莞的婚事,因為父母是贏不了孩子的,說不定智莞和熙珠會趁此機會兩個人偷偷過日子,一席話說得春福大怒,並找仁淑商量,在事情鬧大前,由仁淑告訴智莞實情;在晶為了女兒不得不放下身段去找春福,但春福也是始終不肯答應孩子們的婚事,令在晶非常不解。海俊的生母出面要求海俊幫忙弟弟解決官司的問題,海俊表面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出手幫忙了。在晶為了晚餐約了智莞到家裏談婚事的事,特地準備了許多好菜,沒想到智莞並未出現;智莞的母親,在逼不得已的狀況下,終于向智莞親口說出智莞並不是春福的親生兒子,而是熙珠過世的舅舅李在浩的親生兒子的事實,智莞面對自己深愛且論及婚嫁的女人居然就是自己的表妹,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這樣突如其來的打擊。

第6集

海俊面對當初拋棄自己的母親,在他功成名就之後跑來相認,讓海俊心裏矛盾,也不是滋味...仁淑在春福酒醒之後,騙春福沒有告訴智莞實情,要春福不要擔心自己會失去兒子,好安撫春福的情緒。智莞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不知道怎麽和論及婚嫁的熙珠解釋,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叫了將近30年的父親,居然不是自己生父的這個事實。自己在心裏掙扎,也對父母親產生很大的矛盾。另一方面,一心想讓女兒得到幸福,不在乎外界眼光的在晶,不惜動用過去的情誼和關系,請求曾經在在晶家幫傭的甲芬出面說服春福答應這門親事,不知實情的甲芬承諾在晶會完成這項任務...

第7集

智莞親口向尚曄說出他不想和熙珠結婚,不管用再多的理由,尚曄一家都不相信為人耿直的智莞變心居然跟翻書一樣快,認為智莞隻是不想忤逆父母,才編出那麽多理由。身為當事人的熙珠,相信智莞不結婚的原因始終來自父母給的壓力,所以相信兩人隻要同心協力,一定能克服難關,智莞見熙珠不死心,立刻想出另一個理由,說自己變心了,已經有別的對象好讓熙珠死心。知情的仁淑並沒有向丈夫春福說明真相,連阿麼甲芬也被瞞在鼓裏,于是仁淑答應若智莞堅持要結婚的話,便會讓步,讓他們結婚,好讓大家相信智莞不想結婚不是來自父母的壓力。雖然智莞尚未回家,不過她也相信總有一天智莞會想通,回來當他們的兒子。不料,大家都想告訴智莞仁淑已經答應的好訊息的時候,智莞的反應卻是...

第8集

智莞表面上雖然得到了雙方父母的同意,但礙于血緣關系的事實,還是不能和熙珠結婚。智莞和父親的關系走到了最冰點,雖然心裏很關心父親,但對于父親的作法和隱瞞的行為始終不能認同。俊泰也在此時遇到他人生的打擊,在不到退休年紀,被公司高層的壓力逼得必須交出辭職信,但始終不知道如何向自己的老婆交代。同樣遇到狀況的海俊,面對生母的來訪已經感到很意外了,生母還帶著同母異父的弟弟來相認,場面尷尬,也增加了海俊心裏的疑問和矛盾,但他始終不敢表現出來。在晶看著女兒熙珠每天以淚洗面,終于受不了,決定放低自己的身段和面子,跑去跪在春福面前,求春福答應孩子們的婚事,春福被這突然來到的訪客和她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得不知所措...

第9集

海俊的親生母親的出現,讓海俊回憶起過去不堪的往事,決心不再想起的海俊,也打算把這秘密一直埋在心底。智莞負氣離家,雖然不能諒解父親的行為,但還是會暗暗地在一旁關心父親。另一方面,不能接受已經分手事實的熙珠,雖然聽說了智莞有了新的對象才分手的事實,但在眼見為憑之前,仍然不肯放棄任何一絲希望,這一切看在熙珠家人的眼裏于心不忍,但是不管家人怎麽勸說,熙珠仍然不肯相信智莞有新歡的事實,半夜睡不著的熙珠沖到智莞暫住的公寓裏...

第10集

熙珠為了問出真相,半夜到智莞暫住的公寓,希望能知道智莞真正的心意。但是事情往往不能盡如人意,智莞的一通電話換來的是心碎和不堪的事實,智莞喜歡上的女人是熙珠認識,同時也是孝真介紹到智莞家工作的好朋友美湖,傷心欲絕的熙珠離開了智莞家,第二天發現熙珠整晚沒回家的在晶,趕到智莞家找人,大家這才發現熙珠失蹤的事實,也讓做盡過分的事情一心想讓熙珠放棄的智莞,為此自責不已,並不分日夜到處去找熙珠,而莫名其妙卷入這場風暴的美湖更是不安,深怕孝真知道此事之後,會影響兩人的友誼;甲芬為了海俊的婚事,積極安排相親,並打著如意算盤等海俊結婚後,要搬去和海俊夫婦同住...

第11集

孝真知道姊姊熙珠,是因為在智莞的家裏發現有別的女人而失蹤的事後,也從支持變成怨恨,打電話向美湖抱怨的時候才赫然發現自己的好朋友就是傳說中智莞的新女朋友,但是經過美湖解釋之後才發現,姊姊會負氣離家是另有原因。另一方面,甲芬感覺到海俊最近的行為怪異,擔心海俊會遇到生母被生母帶走,而海俊也努力不讓甲芬擔心,拜托生母玉子不要苦苦糾纏,但是玉子仍然不肯放棄;熙珠從江陵打了電話給智莞,想知道智莞不惜說謊來拒絕她的理由到底是什麽,于是智莞決定過去找熙珠,兩人都想要擺脫這種不能相愛的痛苦...就在兩人走向海裏打算殉情之際,熙珠聽見智莞大喊兩人真正分手的原因,熙珠無法承受這樣的事實...

第12集

俊泰被公司逼迫辭掉了工作,但不忍心讓貞芯擔心,所以還是假裝上班,每天到網咖找工作投履歷,希望有一天能重新就業。海俊的生母還是不斷找海俊,但是海俊也不想讓甲芬傷心,一直都拒絕著生母...因肺炎住院的熙珠,在和仁淑說完話之後進入歇斯底裏的狀態,她知道一切都結束了,也沒有任何未來可言,對現在的熙珠來說,難過和難堪已經勝過一切;另一方面,被逼退的俊泰每天待在網咖找工作,但卻一無所獲,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找上春福幫忙,卻被春福一口拒絕。而海俊最終還是擺脫不了生母的糾纏,雖然努力拒絕和玉子來往,但玉子還是靠著從家鄉打探到的訊息,找到春福家中,甲芬看到厚臉皮的玉子竟然敢到家中來,氣得拿水潑玉子,將她趕出門外,甲芬知道海俊已經和玉子碰過面的事實,難過不已...

第13集

甲芬自從知道海俊背著她和親生媽媽玉子私下有來往之後,對海俊失去了信心,每天自怨自艾,但心裏其實一點也不想失去這個兒子,海俊回到家之後跟媽媽解釋,他的心裏隻有吳甲芬女士一位母親,兩人開始重溫了過去的酸甜苦澀,和兩人相知相惜成為母子的過去,讓甲芬重新抱起希望,也讓海俊更珍惜現在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切。而智莞和父親的關系依然在冰點,春福連親自探望的勇氣都沒有,海俊製造機會想讓兩人把誤會解開,卻演變成智莞和父親見面後的沖突...智莞和父親在烤肉店門口,因智莞的心情非常矛盾,抑製不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和情緒,爆發之後不可收拾...

第14集

熙珠在大哭一場之後表面上恢復了平靜,過著好像什麽事都未曾發生過的生活,並且刻意忘記智莞...另一方面甲芬和海俊的關系在玉子出現後有了微妙的變化,甲芬常感到不安,覺得海俊會背著她偷偷去找玉子,海俊夾在兩個母親之間很痛苦,決定要去找自己的親生母親,希望把話說清楚,然後要玉子不要再來家裏糾纏,玉子也不得不放手,而海俊在甲芬的安排下準備和甲芬看中意的女孩相親...熙珠看似忘記了過去的傷痛,事實上卻還是無法忘記智莞,決定辭掉工作...

第15集

美湖一大早告訴孝真海俊今天要相親的事情,但美湖不知道在哪個飯店,喜歡海俊的美湖用大海撈針的方式,穿梭在首爾的高級飯店裏尋找海俊,孝真告訴海俊就算她遍體鱗傷、頭破血流,她也想見海俊一面...熙珠決定放棄工作,離開家裏的人到一個沒有智莞的地方去療傷,但是尚曄和在晶都無法理解為何她不能在這個地方療傷,非要離開不可;孝真在看到姊姊和智莞的情況之後,也對自己的戀情沒有了信心,海俊一方面要面對甲芬積極安排的相親,一方面又礙于兩家交惡的現實,海俊也沒辦法確定自己對孝真的感覺,所以希望在孝真投入更多感情之前,想辦法讓孝真停止,但是孝真不肯輕易放棄...

第16集

仁淑對于海俊是否真的和孝真在交往這件事很不安,她告訴海俊如果他們倆交往,春福一定會反對,因為不希望海俊受傷;為了捥留熙珠,熙珠的媽媽不得不把握最後一絲希望,再次求助春福,但春福始終沒說出反對兩人交往的真正原因,也讓在晶恨到了極點。聽到熙珠要離開這裏,春福很過意不過去,約了熙珠見面,春福向熙珠道歉...孝真告訴智莞明天熙珠要出國的事,智莞裝作若無其事,孝真非常不滿;海俊到玉子家看她吃住得都很寒酸,心中不忍,于是帶玉子到餐廳外食,玉子感動不已,並要求海俊改天也到家中,讓她做飯給海俊吃;被迫辭職的俊泰四處求職都碰壁,但為了不讓貞芯擔心,至今還不敢說自己退休之事,隻能唉聲嘆氣、自怨自艾...

第17集

智莞趕到機場叫熙珠別走,因為所有的事情不應該由熙珠一個人承擔,熙珠說春福已和她見過面,但她和智莞一樣也不敢承認已經知道春福不是智莞親生爸爸的事,智莞希望之後他們倆再見面,熙珠就隻是他的妹妹而已;孝真不懂為何智莞已經趕到機場,卻不把熙珠留下來,智莞有苦難言;貞芯察覺俊泰最近的行為非常反常,忍不住打電話到俊泰公司找俊泰...在晶對于來找自己的仁淑,絕情地叫她以後就算在路上遇到也要裝作不認識她;甲芬告訴春福說她要見見海俊的親生母親,她要玉子向她保證,往後別再以母親的姿態出現在海俊面前...智莞因為熙珠的事,心中對春福還是無法釋懷,因此借酒澆愁,美湖在大門口遇到酒醉的智莞,訓戒智莞身在福中不知福...

第18集

智莞和海俊去喝酒後,海俊借機把酒醉的智莞扛回家,沒想到智莞回到家中大發酒瘋,害怕智莞說出一切的仁淑心急不已,忍不住出手打了智莞要他清醒一點,甲芬也忍不住念了智莞一頓,但春福還是很保護兒子,扶著智莞回房間,心疼兒子的春福在智莞房間守了一整晚,但漸漸酒醒的智莞還是不敢面對春福。海俊要智莞趁這個機會搬回家裏。因為熙珠離開,春福怕在晶會承受不住,帶著水果來找在晶,但在晶絕情地將他趕走。俊泰為了維系大家多年的友誼,趁春福請他吃飯的機會,把尚曄也一起找來,借機化開兩家因為熙珠和智莞事件產生的不快...海俊清楚地告訴孝真很感激到現在都這麽喜歡他,但他們兩個是不可能的,孝貞則表示如果連試都不試就放棄的話,她會後悔一輩子的...

第19集

春福和俊泰、尚曄聚完會回到家門口,看到智莞房間的燈是亮的,趕緊回家問仁淑是否已經回家了,春福高興不已;甲芬催春福趕快探聽玉子的住處,她要當面玉子把話說清楚;回到家的尚曄突然問在晶是否曾經想過,智莞可能是在浩的兒子,在晶說當年她的爸媽也是這麽以為,但對一對出生日期後發現不可能,兩位老人家便帶著遺憾相繼過世了;美湖三更半夜穿戴整齊要出門,被智莞撞見訓斥了一頓,美湖要智莞別多管閒事;春福打聽到玉子住處,決定見玉子一面,並請玉子不要將他來找她的事情告訴海俊和甲芬。海俊在假日瞞著甲芬來到玉子住處和玉子一起吃飯,碰巧春福也開著車載甲芬到玉子住處找玉子談判...

第20集

聽了尚曄勸他創業的話,俊泰陷入苦惱之中...孝真和美湖約見面,從美湖口中得知海俊今天要跟相親的對象約會,生氣著急的她打給海俊,但海俊未接電話,孝真連忙打給智莞,但智莞卻說海俊在家,想知道海俊訊息的孝真,以還保溫瓶當作借口和美湖一起來到春福的家...一進智莞家的美湖和孝真便聽到甲芬大罵海俊的聲音,智莞趕緊帶美湖和孝真離開,智莞在餐廳告訴孝真海俊親生母親出現的情況;面對不能消氣,一直叫海俊從家裏滾出去的甲芬,春福故意勸甲芬讓海俊離開,甲芬聽了氣到昏倒,但春福馬上就識破甲芬是假裝昏倒的。接下來該怎麽做,海俊陷入苦惱。智莞離開後,看著不斷幫智莞說話的美湖,孝真忍不住詢問美湖是不是喜歡智莞,並告誡美湖,如果她喜歡智莞的話就要跟她絕交......

第21集

孝真因為擔心海俊被阿麼罵的事情而打給海俊,但海俊冷因為覺得狀況越來越復雜,他不想把孝真牽扯進來,所以故作冷淡把電話掛了;俊泰為了創業資金前往春福的加油站找他,意外地在春福公司的員工餐廳裏撞見貞芯,知道貞芯是被春福僱用來給員工做飯的,俊泰二話不說拉著貞芯往外走,並叫貞芯把工作辭掉,為此兩人吵架,俊泰一氣之下把自己被公司開除的事情給說了出來。智莞負責的禮物包裝盒的一號箱出了問題,智莞趕到印刷廠拜托他們趕工重製,印刷廠的老板為難之際,印刷廠的員工要智莞唱歌為大家加油打氣,員工便願意加班為智莞解決問題;甲芬再次來到玉子住處,說明當年海俊原本要跟家世良好的女孩結婚,卻因海俊是私生子的事被對方知道後,對方拒絕了婚事,甲芬要玉子替海俊想想,別再為海俊增加不必要的困擾...

第22集

經過春福的勸說,甲芬也比較冷靜,她告訴海俊去玉子家吃飯也好、睡覺也好,隻要別讓她知道就行了,海俊決定會讓甲芬難過的事再也不會做了;雖然海俊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和無憂無慮又開朗的孝真在一起而遠離她,但孝真卻來越積極的向海俊靠近,孝真去上洗手間時,在晶在孝真手機的來電顯示上看到大叔這個名字,並接了電話...在晶質問孝真大叔是誰,孝真謊稱是大五、六歲的檢察官學長...智莞又撞見美湖半夜要出門,忍不住要她替介紹她來的孝真想想,要她白天再去約會,不要半夜跑出去,沒想到美湖聽到這番話後,竟然哭了...春福一大早就幫海俊和智莞擦拭皮鞋,智莞看到這樣的春福,心裏很不好受。在晶偷偷從孝真的手機裏抄出大叔的電話號碼,慫恿尚曄約對方出來見個面...

第23集

尚曄約孝真吃中飯,說在晶要尚曄約"大叔"見面,孝真連忙阻止,說明兩人之間尚未講好...孝真趕忙到地檢署告訴海俊,她的父母要見"大叔"的事,海俊說晚點再給孝真電話;貞芯為了要讓俊泰心裏舒坦,所以約了尚曄夫婦和春福夫婦到家裏給俊泰辦退休派對,在晶一到俊泰家便不給春福好臉色看,等到聽了春福要大家幫海俊做媒的話後,在晶更是不留情面地羞辱春福一頓,一旁的仁淑聽不下去,忍不住要在晶不要太過分,尚曄為了不讓場面更尷尬,隻好帶在晶先回家;海俊到學院接孝真,原本孝真開心地以為兩人要共進晚餐,沒想到海俊直接帶她回家,並告訴孝真說,他隻想找一個平凡又適合他的對象,他和孝真是不可能的。孝真聽了很傷心,為此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該放棄...另一方面,一早接到屋主的通知叫玉子搬家,玉子突然覺得未來一片黑暗...

第24集

負責舊情人訴訟案件的海俊,得知宥美這段時間以來,遭受家暴的事實大受打擊。智莞公司正在募集有關鮪魚的食譜,智莞鬥擔向尚曄請求在晶的幫忙,尚曄答應會請在晶提供食譜。因為尚曄的推薦,俊泰想以公寓做擔保,以便順利取得餐廳營運的資金,貞芯感到不安,要俊泰若要開餐廳的話,資金自己想辦法,絕對不許打公寓的主意;孝真自從那天海俊的談話後,便不敢主動到地檢署找海俊,但忍不住思念的她還是痴痴等在地檢署門口,沒想到剛下班的海俊依然維持冷淡的態度要孝真把自己的感情整理好,孝真難過不已;智莞從孝真那裏得知美湖每晚出門是為了到網咖聽遠程課程,因此主動將房間裏的電腦借美湖,要美湖不要一個人半夜出門...

第25集

看見智莞和美湖在同一個房間的春福誤會兩人的關系,海俊看不下去智莞總是對春福這麽刻薄,責備了智莞幾句。俊泰一直求貞芯答應讓他開餐廳,貞芯要俊泰自己去想辦法籌錢,不準動公寓的腦筋,另一方面貞芯為了斷俊泰的念頭,甚至去找春福,千拜托萬拜托,請春福絕對不要借錢給俊泰...在晶偷偷從孝真的手機裏抄下電話號碼打給海俊,告訴海俊她想跟他見個面,接到電話的海俊覺得很唐突,告訴在晶自己和孝真沒有任何關系就把電話掛了。海俊在偵辦宥美的案件時,從宥美表哥口中聽到宥美第一次因家暴被送進醫院時,曾經說過她傷了一個叫張海俊的男人,所以現在得用身體來贖罪,海俊陷入苦惱 ...

第26集

雖然智莞想象以前一樣對待春福,但是怎麽努力都做不到,為此感到痛苦的智莞開啟信箱看到熙珠寄給他的郵件後,稍微釋懷...俊泰依然纏著貞芯要她幫助他開餐廳,不想再與債務搏鬥的貞芯拿出離婚協定書,俊泰雖不情願也不能放棄;春福為了俊泰的事煩惱不已,仁淑要春福看在貞芯的面子上,幫俊泰一把...春福看著美湖和智莞的互動擔心不已,他希望智莞能遇到健全家庭下長大的小姐,美湖不行;懷疑海俊是不是瞞著自己偷偷跑去找玉子的甲芬來到玉子家外面,甲芬為了躲玉子,嚇到不小心跌倒在地,玉子告訴甲芬自從上次被甲芬撞見海俊到家裏來吃飯之後,再也不曾見過海俊,甲芬為了自己的疑心病懊惱不已;春福勸貞芯讓俊泰開餐廳,並請貞芯對俊泰保密,別讓俊泰知道是春福借的錢。另一方面,打電話給孝真男朋友的尚曄,沒想到接電話的是春福的弟弟張海俊......

第27集

尚曄告訴孝真他打電話給檢察官學長了,他說如果孝真喜歡的人是海俊那問題大了,不管什麽情況絕對過不了在晶那一關,孝真答應她不會再追著海俊跑,但要尚曄也別把海俊的事告訴在晶;孝真打電話給海俊,但海俊沒接,孝真隻好到家門口等海俊,她告訴海俊如果自己再年紀再大一點就可以保護海俊,也不會讓大叔被人嘲笑,海俊動容也心疼不已,但也因為兩家的關系,海俊依然不能接受孝真,孝真答應海俊會努力放棄大叔;玉子知道慶植跑去找海俊的訊息後責備慶植,並要慶植帶著一百萬明天晚上去簽約;俊泰跑去參加別人家的喪禮,貞芯不知情,看他把手機扔在家裏跑出去,以為俊泰為了開餐廳的事離家出走,貞芯坐立難安...俊泰告訴貞芯不開餐廳後讓貞芯安心不少,但看著俊泰落魄的樣子,貞芯的內心不禁動搖...

第28集

甲芬接到故鄉的朋友來電,得知在晶想賣釀造廠,看到仁淑煮的面食,忍不住又想起了是在晶最愛吃的,甲芬忍不住感嘆;仁淑為了甲芬送面到在晶家,正要離去時碰到在晶,在晶忍不住大發脾氣,要仁淑把東西拿走...海俊為了保護宥美,起訴了宥美,宥美怨當年海俊為什麽不帶著她走,海俊覺得宥美今天會變成這樣,他必須負很大的責任;海俊無法放著玉子不管,他想賣掉自己的套房為玉子買公寓,于是找春福商量;智莞回家路上看見有兩位小孩在向美湖要錢,智莞趕緊上前保護美湖,美湖要智莞不要老是這樣,會讓她誤會的...智莞和美湖有說有笑地走回家裏,被剛好也要進家門的春福和海俊撞見,春福緊張不已,春福從美湖口中得知美湖的家裏並不健全...

第29集

智莞因為心疼美湖,特地去幫她繳了房租拿回筆電,好讓她不用半夜跑到網咖聽課,此舉被春福看在眼裏,春福介意美湖的家庭背景,不希望智莞和美湖走得太近,便要智莞不要管美湖的事,智莞對春福的多慮感到不諒解...美湖回到家裏看到筆電大吃一驚,質問智莞為何這麽做,智莞說他也正在思考這個問題,美湖從智莞口中得知社長因為此事又再度誤會,懊惱不已;孝真因為和尚曄的約定,要整理對海俊的感情,藉酒澆愁,被尚曄看在眼裏。貞芯突然要俊泰遵守約定便開答應開餐廳,俊泰面對貞芯的改變又驚訝又開心,並答應貞芯這次會好好做的...春福為了甲芬和海俊,去找玉子,以買房子給玉子為條件,希望玉子能離開,但玉子拒絕了...玉子告訴春福,她沒辦法再也不見海俊,所以無法接受他的好意。春福試著找一個能讓甲芬、海俊和玉子三個人都可以幸福的辦法。

第30集

尚曄為了孝真,找海俊出來見面,並想給他一些忠告,沒想到海俊先告訴尚曄,為了甲芬和春福,他和孝真是不可能的。仁淑告訴春福,這次不是站在他這邊的,隻要不是熙珠和孝真,智莞喜歡誰,她都可以接受,也希望春福不要為了智莞而傷害無辜的美湖。在晶叫孝真跑腿,送刀削面的碗盤去春福家,孝真起初不願去,但被迫去了以後,沒想到海俊在家...孝真看到了海俊,並故作堅強的樣子,叫海俊不用擔心。孝真去加油站找美湖,孝真告訴美湖若自尊心太強會失去朋友,兩個人和好如初。海俊去找玉子問為什麽沒收下春福的錢,玉子要海俊不要擔心,說自己本來就沒有福氣靠孩子養她過日子。春福帶甲芬出門並討好她,想借機說服甲芬讓玉子住進加油站公寓,這樣子海俊才能就近照顧,而且就在甲芬眼前,甲芬也就不用成天擔心海俊是不是偷跑去看玉子,甲芬大怒,回家之後臭罵什麽都不知情的海俊...

第31集

甲芬告訴海俊,春福想讓玉子搬到加油站住,順便請她幫員工做飯後,便說要去找玉子做個了斷...為了俊泰和貞芯要開鮪魚專賣店,尚曄帶著他們倆到各個餐廳視察,以做開業前的準備;孝真和美湖見面,提起智莞幫她拿回筆電的事,孝真覺得智莞對美湖是否別有用意,孝真並認真地告訴美湖,她不希望美湖智莞兩個人走得太近。智莞看到美湖的鞋變硬了,便買雙鞋送她,美湖告訴智莞如果智莞一直對她這麽好,她會不好意思再住下去;春福發現智莞送鞋給美湖,暗示美湖不希望她和智莞發展。

第32集

美湖打電話約智莞見面,讓智莞嚇了好大一跳;甲芬到地檢署附近找海俊吃飯,問海俊是否想放心地去看親生母親,海俊為了甲芬說不見面也沒關系,心疼海俊的甲芬決定到玉子住處告訴玉子,搬到加油站住吧,玉子怕海俊為難所以拒絕了甲芬...貞芯和俊泰看好店面準備簽約,貞芯刷銀行存款簿時發現婆婆匯了三千萬元,當場感動不已,和俊泰約定好要努力認真工作,並好好孝順老人家;美湖趁智莞巡視賣場的時間與智莞見面,把向春福預支的薪資還給智莞之前幫她代墊的房租,並要智莞以後不要隨意施舍好意,這樣美湖會變得愈脆弱,愈想依靠智莞;在晶知道俊泰確實要開餐廳了,質問尚曄是否違背她的意思借錢給貞芯他們,尚曄表示如果不相信的話,在晶自己去查...仁淑問智莞到底對美湖是什麽樣的感情...

第33集

智莞對美湖產生了微妙的感情而不自知,美湖因為不能確定這段感情因而疏遠智莞。春福發現了智莞對美湖特別關心,春福認為美湖配不上智莞而表示反對。海俊因為從小寄人籬下,個性拘謹,喜怒不形于色,雖然對親人很有責任感,但是卻讓身邊的親人感覺雙方之間保持著距離,無法貼心。在三十年前那個非常時代,尚曄因為被屈打成招而害在浩被抓,心裏一直內疚時常做惡夢。春福擔心智莞和美湖繼續下去總有一天會交往,要求美湖搬家。玉子為了想能常常看到海俊,在問過春福的用意之後,就心懷感激的接受了春福母子的好意,並決定過年後要搬進加油站的宿舍住。玉子決定之後要春福先帶她向甲芬打招呼,甲芬要求玉子不能帶慶植一起入住加油站,玉子不答應拋棄孩子...

第34集

玉子趕緊告訴海俊她答應春福過年後搬進加油站宿舍,海俊松了一氣,玉子表示她希望有一天能聽到海俊叫她一聲媽,海俊猶豫...宥美被叛無罪後,海俊到拘留所探望她並通知她這個好訊息,宥美表示自己在拘留所的時間什麽都不想,隻想到七年前兩人的一切,宥美問海俊她被釋放後是否還能再見面...尚曄、春福和俊泰在餐廳聚會,尚曄對30年前密告在浩一事,一直耿耿于懷,悶悶不樂,並主動提起了當年的往事,在俊泰對往事的猜疑下,尚曄正想說出這個隱藏了30年的秘密時,春福阻止了尚曄,尚曄痛苦不已;智莞想讓春福高興,因此主動要求要去接聚餐喝了酒的春福回家,春福感動不已;練習許久的孝貞終于在主播臨時有事的情況下得到第一次播報氣象的機會,但一切不如想象中順利...

第35集

孝真在海俊和爸爸的鼓勵下,重新打起精神面對,鼓起勇氣到電視台找製作人,請他再給她一次機會;在故鄉釀造廠工作的老姜到首爾探望甲芬,證實了在晶想賣掉釀造廠,春福有意承接,托老姜把訂金交給在晶,沒想到在晶不但不賣他,還說寧願賣給別人也絕不賣他,令春福感到很生氣,甚至連尚曄說情也都無法改變在晶的決定。春福因在晶的舉動而受傷,心疼的仁淑安慰春福已是成功的加油站老板,任何人都不無法否定他,希望他不要再因為在晶而傷心。玉子在加油站工作非常得心應手,自己很高興,對春福更是感恩在心,海俊也因此而放下了心。美湖因為對智莞的過度關懷動了心,但還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不敢逾越。

第36集

海俊扶著喝醉的美湖回到家門時,遇到了剛送完孝真回家的智莞,美湖即使在酒醉的狀態下,也擔心社長會誤會她和智莞,堅持要錯開回家的時間,智莞感到非常在意,海俊則要智莞好好反省,自己做的那些行為,到底有沒有意圖;美湖和春福約定好過完年後搬到加油站宿舍和玉子同住,但春福擔心家人會多想,美湖則說她會以離補習班比較近的理由說服大家;另一邊,孝真不厭其煩地每天都去電視台,為了之前的放送失誤請求再一次的機會;甲芬想念在晶,帶著親手包的餃子和黃魚和仁淑一起來到在晶家,沒想到剛回來的在晶對甲芬大發脾氣,並要甲芬和仁淑將帶來的東西拿回去,甲芬傷心不已;美湖過年前提前下班要趕回故鄉,想到過年後即將搬離智莞家,依依不舍,不知情的仁淑還要美湖過完年後平安回來,忽然明白自己心意的智莞趕到客運站告白,並要美湖過完年回來告訴智莞答案。

第37集

宥美被無罪釋放後,打電話給海俊要求見面,對于宥美的來電,海俊的心情感到復雜,正準備去赴約時孝真來訪,海俊推托自己有事要忙,要孝真自己回去,並要孝真以後不要再找借口跑來地檢署。為了讓慶植回家,海俊主動打了電話給他邀他共進晚餐。甲芬在在晶家受到在晶無情的對待,回家後便病倒了,了解此事後的春福非常生氣,跑去在晶家要在晶不要再瞧不起人,也不要對長輩如此無理,春福走後尚曄勸在晶向甲芬道歉,在晶說她做不到;俊泰和貞芯的長子世勛在過年前夕突然回國,並說要幫助爸媽餐廳開業;在尚曄的說服下,在晶一家人一同前往甲芬家拜年,在尚曄的壓力下,在晶不情不願地開口為去年的無禮表示抱歉。另一方面,玉子帶著慶植也前往甲芬家拜年...

第38集

春福決定把慶植留在加油站工作,好好地磨練他的個性;尚曄再次勸在晶若要賣釀造廠的話,就賣給春福,但在晶說她的自尊心不容許她這麽做,寧願讓它放在那兒變成廢墟也不可能賣給春福;從盈德回到春福家的美湖,按照先前和春福的約定,提出想要到加油站宿舍住的提議,聽到此提議的智莞覺得非常得荒唐。在得知玉子要到加油站工作而不是享清福的慶植對此事感到非常不滿,打電話給海俊發牢騷,玉子告訴慶植她這樣已經很滿足,要慶植不要鬧事。另外春福安排慶植先在洗車廠工作,並要美湖教導他,美湖要慶植可以的話保持微笑...

第39集

玉子漸漸感到甲芬一家人,為了海俊對她付出的用心,她也下定決心好好和甲芬相處;智莞為了不讓美湖逃避,特地到加油站載她到補習班,在車上智莞想問美湖的答案,但美湖假藉要念書,暫時避開,但內心感到悸動又混亂...宥美的哥哥突然在下班前來電約海俊吃飯,不料海俊到餐廳時看到的竟然是宥美,宥美告訴海俊她的家人現在正想盡辦法撮合他們兩個,並為七年前拒絕海俊感到後悔...自從美湖搬離春福家後,甲芬和仁淑都很想念她,並覺得少了她家裏變得很冷清,在仁淑的追問下,春福承認是自己讓美湖搬到加油站的,他不想再為了女人的事和智莞不愉快,仁淑並不認同,要春福不要傷害美湖;智莞鍥而不舍地找美湖談,美湖勸智莞,要他找一個父母親都會喜歡的女人交往,想讓智莞對她死心。

第40集

海俊和孝真離開地檢署時,碰到來找哥哥的宥美,海俊的反應讓孝真感覺到威脅,于是孝真四處打聽那女人的來歷,才發現那正是七年前讓海俊傷心欲絕的舊情人。于是孝真再一次向海俊表達自己的心意,也打算告訴爸媽自己喜歡的人是張海俊的這個真相。慶植為了不讓玉子操心,在春福的加油站工作,沒想到對工作還不熟悉的他竟然發生加錯油事件,而對方又是開進口車,年輕氣盛的他還對頂撞客人,這為春福造成不小的損失,慶植闖禍後覺得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便不告而別地離開了加油站,並拒接手機,眾人擔心不已;智莞和美湖也再一次確認彼此之間的心意,並約定好等美湖通過考試之後,要告訴春福兩人互相喜歡的事實。

第41集

勇敢追求愛情的孝真,在海俊舊情人宥美出現之後再次改變心意,打算勇敢向海俊表白,並向爸爸請求支持,希望能得到在晶的諒解與祝福,尚曄勸孝真放棄,為不讓海俊的立場更為難,放棄也是愛的一種;俊泰的餐廳開幕,尚曄一家人和春福一家人全都到齊為俊泰祝賀,在晶一開始非常不自在,但甲芬的溫暖稍稍軟化了在晶的態度;晚到的海俊讓孝真看得目不轉晴,在晶還拜托海俊打聽孝真的學長"張海鎮",此舉讓海俊和孝真都非常不自在;孝真再次向尚曄求援時,在晶問什麽事,就在孝真差點把愛慕海俊的事說出口,被尚曄阻止,尚曄要孝真想想後果如何承擔...海俊一早在辦公室接到他和宥美互動的偷拍照片,宥美說她丈夫的律師要以她先出軌為理由,要求宥美放棄撫養權訴訟...

第42集

在晶自從被甲芬的溫暖的雙手握過之後,心情大變,決定和甲芬重修舊好,想在甲芬身上找回媽媽的感覺。尚曄晉升專務理事,高興的俊泰到處打電話告訴大家好訊息,並約定在他餐廳辦慶功宴;孝真告訴尚曄她無法靠意志力放棄,尚禁不起女兒一再苦苦哀求,尚曄答應孝真若海俊先來找尚曄幫忙的話,他會站在孝真這一邊,孝真重新燃起一絲希望...孝真得到父親的承諾後,想趕快告訴海訴這個好訊息,沒想到卻撞見海俊和宥美在一起,孝真質問海俊為何和宥美見面,海俊為了拒絕孝真,親口說出他依然喜歡宥美,而且提議要復合,孝真要海俊坦率面對自己的感情...為了孝真,海俊約了尚曄碰面...

第43集

海俊雖鼓起勇氣向尚曄提出請求的幫忙,卻還是敵不過自己內心的障礙,最後還是請求尚曄安慰孝真,並請孝真不要再為了他難過,放棄他這個人。而慶植回來之後,春福為了幫助他變成有責任感的人,也和玉子說好讓慶植自己償還自己的過失,春福一家人和玉子之間的互動也讓玉子開始感覺自己也是家裏的一份子,但玉子最放心不下的還是海俊,一方面想盡個身為母親的責任,但又怕甲芬吃醋,所以心理也很矛盾。海俊在了解宥美和宥美家對自己的看法和期待之後,向宥美提出復合的要求,宥美雖然動搖卻要求海俊再給彼此一段思考的時間,而海俊再接納宥美的目的其實是要讓孝真真正的放棄他...

第44集

玉子和甲芬兩位母親因為海俊的關系,雖然還是偶爾鬥嘴,但也慢慢地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為了在海俊生日這天,製造機會給三十幾年來沒有盡到母親責任的玉子,甲芬和仁淑決定合作製造機會讓海俊去加油站宿舍的生母那邊喝意義重大的海帶湯。而參加尚曄晉升派對的朋友們,在派對上起哄,讓尚曄想到當年是自己造成在浩被抓,對于擁有今天的這一切,內心充滿罪惡感,內心掙扎不已的尚曄,向春福坦誠當初是自己向警察告發在浩的事實,沒想到春福竟然早就知道了,還要求尚曄不能告訴在晶,在晶無法承受被自己丈夫背叛的事實...

第45集

尚曄看到在晶便忍不住自己心中滿滿的愧疚,想要全部說出實情,但為了不讓在晶崩潰,春福還是阻擋了下來。而智莞和美湖的戀情,隨著智莞不小心發錯的簡訊,讓春福起了疑心,以致春福時時刻刻都在想那封簡訊的女主角到底是誰。而海俊也慢慢和宥美找回過去的感覺,宥美似乎也不排斥要重新開始,于是常常和海俊像約會一般地見面,並且在生日當天送了他一顆籃球;玉子期盼為海俊煮碗海帶湯,但遲遲未見到海俊而顯得鬱鬱寡歡,慶植打電話給海俊,要海俊回家前到加油站喝碗有意義的海帶湯。孝真再次獲得電視台製作人給的機會,雖然說要放棄海俊了,但她仍習慣性地拿起手機撥給了她心愛的海俊,沒想到接起電話的卻是一名女性...

第46集

世勛在菲律賓的女朋友找來韓國,但世勛無法向父母親坦承自己在菲律賓犯下的大錯,于是一直將自己的女朋友克利斯提娜丟在旅館房間裏,自己卻怎麽樣也不敢向家人開口。在孝真的節目順利播出,下班後正準備找最好的朋友美湖分享時,才發現美湖和自己姊姊的前男友,正在補習班前面打情罵俏,這讓三個人同時錯愕,不知該如何是好...。美湖和智莞的戀情在無意間被孝真發現,孝真因此火大,覺得自己被好朋友和智莞哥背叛了,但礙于自己和海俊之間的事情,心理很矛盾也不知道該氣誰。另一方面,得知好朋友世勛突然從菲律賓回來的原因,對世勛不負責任的行為很無言,但也頗同情克利斯提娜的遭遇,于是硬著頭皮把她帶回家住...春福最近食欲不好,也常常覺得疲勞,家人看在眼裏都很擔心...

第47集

因為智莞特別觀照孝真,美湖誤會吃醋;孝真和海俊之間的事情似乎隨著海俊和宥美的感情升溫、復合在即,成了當下要立刻解決的問題,海俊決定把孝真約出來,做個了斷。海俊用最後一餐和孝真做告別,雖然孝真和海俊吵吵鬧鬧很多次,但這次孝真覺得兩個人好像真的要分開了,所以認真的想放棄海俊,而海俊也和宥美確定彼此之間的心意,並打算將宥美再一次介紹給家人。另一方面,世勛到現在還是無法把克利斯提娜帶回家告訴父母實情,所以將自己的女朋友暫時托付給好朋友孝真。而尚曄雖然還是覺得心裏愧疚,但看到幸福的在晶,還是決定以家人為優先,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彌補。美湖和智莞的地下戀情被孝真發現之後,雖然孝真沒有立即給予祝福,但也不反對兩個人的交往,但孝真和智莞之間的互動,讓美湖深信熙珠在智莞心裏有不能撼動的地位,美湖因此自卑。

第48集

海俊告訴家裏人有結婚對象的事情,智莞擔心若是甲芬和春福知道對象是宥美的話,會不高興,並覺得海俊是否違背了自己的真心,但海俊很堅定地告訴智莞這是他的選擇。世勛原本要提起勇氣告訴貞芯和俊泰有關克利斯提媽的事,但俊泰和貞芯因要先還誰的錢意見不合而大吵一架,使得世勛打退堂鼓,逃跑了;另一方面,在晶發現克利斯提那懷孕的事,並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仁淑因為春福忘記吃葯而大發脾氣,走出加油站後發現了做著親密動作的智莞和美湖...仁淑對于智莞的隱瞞感到不諒解。甲芬怕海俊怪罪她把他買給玉子的圍巾剪壞了,但因為買不到一樣的,隻好買了類似的給玉子,但玉子不領情,使得甲芬大為光火。在晶知道了克利斯提娜肚子裏的孩子的爸是金世勛,打電話找貞芯和俊泰到家裏來...

第49集

在晶知道克利斯提娜肚子裏孩子的爸是金世勛後,通知了俊泰和貞芯,俊泰和貞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因為心疼春福,仁淑借著陪甲芬到百貨公司的機會,幫春福挑了很多衣服;宥美向海俊表示,希望海俊能在一起去他家拜訪之前,事先告知家人她的事,因為當年宥美母親不贊成海俊時,甲芬為了海俊曾去找過宥美,但遭宥美無情地拒絕;春福回到家後,仁淑仍愛理不理,使得他大發雷霆,兩個人開始爭執,甲芬和海俊驚訝不已...貞芯和俊泰知道世勛犯下的錯誤之後,對孩子很失望,世勛在還未得到父母同意之前,將克利斯提娜繼續留在孝真家,在晶雖不能認同,但也隻能接受...世勛回家告訴父母要和克利斯提娜結婚,並把孩子生下來,貞芯大怒...

第50集

世勛闖了大禍後,俊泰和貞芯雖然生氣,但貞芯想了想還是先將克利斯提娜先接回家,以免造成在晶家的不便。至于海俊則決定要和宥美結婚,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麽那麽倉促,周圍的人也始終無法理解他拒絕孝真,而回頭找前女友結婚的理由,但孝真看到大叔的決心,也不想讓海俊為難,打算自己自動退出,卻讓宥美感受到孝真的真心,所以宥美打算找海俊把事情問個清楚。海俊向宥美坦承了他和孝真之間的事,讓宥美有了下一步的行動...懷孕的克利斯提娜被貞芯帶往醫院,害怕的克利斯提娜認為貞芯要帶她去墮胎,一臉驚嚇地逃離貞芯,把人弄丟的貞芯自責不已,世勛也要貞芯負責把人找回來。在智莞真 誠地訴說下,仁淑同意了智莞和美,但要智莞保持耐心,慢慢說服春福...

第51集

智莞迫不急待把仁淑支持他和美湖交往的事告訴美湖,兩人的感情更往前了一步;宥美約孝真見面,表達她雖然還喜歡著海俊,但是她想要確定海俊和她復合到底是真的愛她,還是隻為了拒絕孝真;焦急的孝真趕緊去找海俊,並且告訴海俊如果今天去了宥美家,之後兩人就無法再見面了,請海俊為了她再考慮一次...擔心克利斯提娜的貞芯跑到在晶家,想問問有沒有什麽線索,沒想到竟到看到世勛和克利斯提娜...仁淑約美湖吃飯,為美湖加油,希望她不要因為春福的任何事而受傷;春福發薪資給慶植,並告訴慶植要用第一次賺來的薪資買衛生衣給媽媽,慶植表示他已經想好未來要當廚師,春福給予鼓勵;海俊突然打電話回家,說馬上要帶結婚的對象回來家裏,甲芬催促仁淑和春福回來等待...

第52集

在全家人的等待下,海俊回到了家,但是...突然從海俊身後出現的女人,不是別人,竟然是在晶的小女兒孝真。這件事讓春福全家人都嚇得啞口無言,擔心的春福和甲芬為了不讓海俊受污辱,所以要他們放棄這門婚事。玉子勸甲芬答應,因為她相信海俊不是個會做傻事的人,但甲芬考慮到之前智莞和熙珠的事,她非常確定在晶不會同意這門親事;但是智莞和美湖知道此事時,卻是非常地開心,因為海俊終于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情!甲芬勸海俊要結婚就要跟喜歡他和他的家庭的人結為親家,這才會幸福,海俊表示除了甲芬之外,把他當成最重要的人的就是孝真了,孝真是真心對他好的;玉子一直擔心是自己阻礙了海俊和孝真的婚事,為此悶悶不樂...

第53集

在晶堅決不答應孝真和海俊的事,並要孝真別為了此事絕食抗議或離家出走,因為她是不會妥協的,孝真轉而向尚曄救助,尚曄表示他會照約定盡力幫助,但看到這麽生氣的在晶,他也沒把握可以說服得了;春福和仁淑為了海俊將來要面對在晶將會遇到的羞辱,擔心不已,因此勸海俊再考慮看看,但海俊表示他對孝真的心意,是經過幾年下來的無數次思考,他很確定這麽做是對的;尚曄為了孝真和海俊見面,並問他有沒有堅持的勇氣,海俊告訴尚曄,他絕對不會讓孝真失望,以後也不會再做出讓她難過的事了...甲芬為了海俊,到在晶家請求在晶接受海俊,但遭受到無情地拒絕,甲芬傷心離去;為了不讓海俊 受傷,甲芬反對海俊和孝真的婚事,孝真苦苦哀求甲芬,告訴她一定會回家得到在晶的允許。

第54集

春福看到海俊這麽痛苦也很難過,他沒想到當初智莞的事會影響了海俊和孝真的婚事,他考慮將智莞的身分告訴在晶,仁淑阻止;海俊再次找上了宥美,並向她為之前隱瞞自己的心意,差點造成傷害的事道歉,宥美謝謝他最後誠實面對自己,也真心祝福孝真和海俊幸福;把玉子找來家裏的甲芬,要求玉子去說服海俊放棄這門婚事,玉子為了兒子的幸福,前往了在晶的家...憤怒不已的在晶,到了咖啡廳一看到坐在那兒的海俊,即不分青紅皂白地拿起水杯往海俊臉上潑灑,然後在晶去加油站找春福,並質問他當初不同意熙珠和智莞,卻又要求她同意海俊和孝真的原因。但因礙于智莞的身世,春福隻能忍受在晶的責罵卻什麽話都不能說。

第55集

孝真的電話被在晶沒收,行動也受到在晶的控製,但孝真決定不惹在晶生氣,和海俊約定好要海俊等她;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美湖終于要考試了,慶植送美湖all pass朱古力,祝美湖考試順利,智莞也準備了朱古力和護身符祝福美湖;熙珠因為簽證問題,短暫回國,孝真問熙珠是否想見智莞,並告訴熙珠智莞已有女朋友的訊息;海俊為了請求在晶的同意,特地來孝真家,但在晶堅持不讓孝真和海俊碰面,孝真趁在晶下樓見海俊時,偷偷溜出去;另外,智莞去接考完試的美湖,兩人正要去約會的時候,熙珠突然打電話來,智莞向美湖說抱歉,他一定要與熙珠見面,美湖因此生氣離開...

第56集

雖然熙珠站在孝真這邊,幫忙說服在晶,但在晶卻認為,熙珠和智莞被強迫分手,因此她沒辦法理解。孝真來到甲芬家裏,告訴甲芬她無法跟海俊分手,並告訴甲芬這是無法割舍的緣分。孝真跟海俊兩人度過愉快的時光後,帶著沉重的心情送孝真回家。智莞和熙珠見面互相問好後,一起為了孝真和海俊的事情擔心,雖然熙珠很想將他們兩人不得不放棄的原因告訴在晶,但為了尊重春福和智莞,決定還是讓春福自己開口。美湖對智莞跑去和熙珠見面的事情很不高興,因此拒接智莞的電話,智莞著急不已。雖然春福知道,熙珠回國會讓海俊目前的狀況越來越糟,但他仍舊無法對在晶說出事情的真相......

第57集

智莞沖到洗車場和美湖解釋為何和熙珠見面,因為自己的親生父親是熙珠去世的舅舅,並且告訴美湖她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她是張智莞喜歡的,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金美湖;美湖回到加油站向春福為了隱瞞和智莞在一起的事道歉,春福表示不管美湖再怎麽努力,他的想法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貞芯因為前晚做了胎夢,因此決定將克利斯提娜肚裏的小孩取了個"紅棗"的胎名;尚曄約在晶外出散心,在晶不肯放孝真一人在家,孝真向在晶表示沒有得到在晶的同意,她不會結婚的;海俊因連日來的煩心而病倒,孝真從智莞那得到訊息後,不顧後果地沖到春福家探望海俊...海俊告訴春福,他已經對孝真死心了,聽到海俊這麽說的春福,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心裏難過...

第58集

心痛到快死掉的在晶跑去找貞芯訴苦,不顧貞芯勸阻硬是要喝酒,最後昏倒被送到醫院。美湖告訴慶植心裏很感謝他這麽照顧她,她會把慶植當成哥哥般對待;看到在晶這麽痛苦,孝真到地檢署找海俊,兩人雖然沒說出分手,但心裏對于因自己的事造成兩家的不平靜,很過意不去,孝真決定放棄海俊,海俊也明白孝真的心;熙珠看到孝真這麽辛苦,很不忍心,決定去找尚曄,希望尚曄能幫幫孝真;春福找智莞,智莞承認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但對爸爸愛依然不會變,春福感動不已,為了守護海俊的愛情,春福決定跟在晶坦白,說出原本一直到死都不想讓人知道的真相...

第59集

春福約在晶見面,把智莞是在浩兒子的事告訴在晶,原是希望能順利推動海俊和孝真婚事的春福,沒想到此舉讓在晶對春福的誤會更深了,在晶認為春福為了仁淑姐,所以向警察告發她哥哥;因孝真被在晶禁足,美湖到家裏探望孝真,沒想到遇到剛回國的熙珠,美湖不禁覺得尷尬,但熙珠告訴她,希望她跟智莞能夠順利在一起;回到家的在晶,告訴尚曄,智莞就是在浩的兒子;春福聽完了在晶的控訴,覺得真的是自己殺了釀造廠的兩位老人家,自責不已,仁淑安慰春福說一切都是自己的過錯;在晶知道了智莞是自己侄子後,跟孝真表示無法容忍殺死哥哥凶手的春福的弟弟海俊,當自己的女婿...﹒

第60集

仁淑聽說在晶大受打擊的事後,到家裏探望在晶,但在晶卻不領情,認為都是仁淑才會讓春福去告發哥哥在浩,仁淑嘗試解釋當年的情況,但在晶完全聽不進去...尚曄告訴春福,自己決定將當年舉發在浩的事告訴在晶,春福極力阻止,因為若讓在晶知道連自己的丈夫都背叛她,她會受不了的;熙珠勸在晶體諒春福把智莞身世的秘密說出來的用心,他是想讓在晶同意相愛的海俊孝真兩人能在一起,但在晶還是一再埋怨春福;春福到地檢署找海俊,告訴海俊不管孝真的媽媽再怎麽反對,都希望他能堅持下去,這樣他才不會後悔將秘密公開…﹒

第61集

慶植在美湖面前給智莞忠告,如果喜歡美湖的話,就不應該讓她受到這種待遇...智莞告訴春福,他所認識的春福不是個會無緣無故就背叛別人的人,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責怪春福,他會保護他的,春福大受感動;熙珠告訴尚曄留學簽證已經拿到了,不能再待太久,尚曄要她放心去追求她的夢想,不必因為在晶而耽誤;智莞看到仁淑和春福因為海俊和自己的事悶悶不樂,所以盡力耍寶讓父母開心;世勛和朋友喝醉酒回來,向貞芯哭訴自己不能像朋友一樣去聯誼、去參加派對,自己的青春已經玩完了,貞芯告訴世勛自己闖的禍自己要負責,在一旁的克利斯提娜悶悶不樂,覺得自己不應該來韓國找世勛的,決定回菲律賓自己把小孩養大...而在晶跟智莞說如果智莞承認自己是他姑姑,那在晶就會同意孝真跟海俊的婚事...在晶為了奪回智莞這個侄子打算訴諸法律,並且對來家裏尋求原諒的仁淑說到死都不會原諒他們。尚曄對于誤會春福出賣在浩的俊泰感到心煩。而智莞跟海俊都收到了在 晶的晚餐邀請...

第62集

俊泰忍不住找春福,質問是否出賣了在浩霸佔仁淑,春福說都是自己做的,俊泰要春福馬上彌補,將智莞還給在晶...美湖正好要找社長,聽到春福和俊泰的爭吵,連忙攔住正要到辦公室找春福的甲芬;在晶以姑姑的身分邀請了智莞到家裏晚餐,並告訴海俊她同意孝真和他的婚事,明天會去拜訪海俊的母親,眾人不安在晶突然地轉變;看到智莞對在晶的重要性,熙珠對智莞說除了智莞沒有人可以解開在晶的心結,也拜托智莞對在晶多花點心思。甲芬跟玉子對于在晶同意海俊跟孝真的婚事也感到驚訝與不解。擔心去在晶家晚餐的事讓春福不好受,智莞拜托海俊隱瞞這事...

第63集

被允諾可以結婚的海俊跟孝真感到開心,而智莞跟在晶在一起的模樣被春福看見了...春福很感激在晶同意海俊和孝真的婚事!尚曄問智莞,在晶之所以會答應婚事,是不是給了智莞什麽壓力?猶豫的智莞小心翼翼的問了關于春福告在浩密的事情。在晶找來玉子,商量海俊跟孝真的婚事,卻表現出婚事跟甲芬無關的態度...

第64集

在晶在孝真跟海俊的婚姻當中,獨斷的隻承認玉子當親家母,客人在加油跟美湖為了小刮痕鬧不愉快時慶植幫美湖出面。春福為此跟慶植起口角春福看到慶植袒護美湖的樣子跟對待自己的態度不同感到失望;另外一邊。在晶跟海俊說沒辦法承認春福是海俊的哥哥,希望他可以遠離那家人......

第65集

仁淑到在晶家求情,因為海俊對甲芬來說是用眼淚養大的孩子,希望在晶能為甲芬著想,在晶說隻要把智莞還給她,她就原諒仁淑;警察招考發榜,美湖落榜;在晶希望海俊和春福一家斷絕關系,春福答應會照做,但拜托尚曄求在晶隱瞞甲芬;海俊無法為了跟孝真結婚放棄家人,但春福拜托他這麽做,不然在晶很有可能會要他們交出智莞。春福回家說服甲芬放棄海俊,但甲芬表示海俊是她養大的,她不可能讓步,並到加油找玉子理論;智莞趁午休時間到加油站安慰美湖,被春福看見,對上班時間還見面的智莞跟美湖大發雷霆,但在聽到美湖跟自己阿麼說的話之後若有所思。甲芬找在晶談論海俊的婚事,卻聽到隻想承認玉子為親家母的言論......

第66集

甲芬和春福因為在晶的態度抱頭痛哭;海俊不同意放棄家人,在晶表示對于他與孝真的婚事已經讓步了,希望海俊也能讓步,春福也到家中向在晶下跪,表示從此不會再出現在在晶面前,隨時想看智莞也行,但不要把海俊從甲芬身邊奪走,尚曄忍不出將在浩是他舉報的事脫口而出...海俊向孝真說對不起,他要放棄婚事,因為他無法選擇放棄家人,孝真向在晶表示他們兩人已決定放棄婚事,但不會分手...正當甲芬決定為了海俊的幸福退讓之際,在晶看到孝真的樣子也決定同時承認甲芬跟玉子。但另一方面卻又在謀算著什麽...不敢相信實情的春福在跟尚曄商談的時候,身體感到不適但也不以為意。

第67集

俊泰在餐廳對福說無法跟春福繼續當朋友也令他失落。美湖瞞著所有人辭職並且搬到考試院,而智莞覺得一定是春福叫她搬走的,因而跟春福理論...慶植怪智莞,都是因為他才會讓春福這樣對待美湖,但智莞說他不可能就這樣放著美湖不管;智莞為了找美湖,到考試院和補習班到處找尋美湖,但都一無所獲;尚曄很在意俊泰對春福的態度,因此將自己告了在浩的密的事對俊泰坦白,俊泰對自己之前對春福的誤解及惡劣的態度感到抱歉;仁淑問春福是否趕走了美湖,春福直言不諱,仁淑希望春福能因為智莞喜歡而接納美湖;春福向慶植打聽美湖的下落,慶植反問春福是否心虛了...

第68集

好不容易找到美湖的智莞告知要分手,不安的他硬是得知了美湖住所跟地點,也讓美湖保證會跟他聯絡,不料下班後去找美湖卻人去樓空,智莞跟美湖保障會讓春福同意他們。在晶受貞芯的邀請到貞芯店裏用餐,沒想到仁淑竟然也出現了...另一方面,貞芯聽俊泰說當初向警察告在浩密的人其實是尚曄大吃一驚,卻差點在在晶面前說出口。在晶一方面準備相見禮的事宜,另一方面正在準備狀紙...

第69集

智莞說出可能會埋怨春福的話令春福大為火光,而仁淑卻一直站在智莞這邊。兩家終于舉行相見禮,但在餐廳在晶卻希望海俊結婚後可以跟自己或著是玉子同住,令甲芬十分尷尬。面對這難堪的場面隻有慶植敢出聲!而甲芬也更加確定在晶一定是有些什麽理由才會這樣做。春福找美湖出來,美湖謝謝他的照顧,也答應會按照春福所說去做,不料春福卻要求她回永德去...甲芬為了海俊,不得不妥協答應讓他們結婚後住在尚曄家。孝真跟春福一家人相處愉快,令在晶不是滋味,卻不小心說出自己還沒做出的事情使得尚曄心生懷疑。

第70集

春福對于說出自己心裏話的慶植態度大好,俊泰為了要邀請春福參加兒子婚禮而到了加油站,說出當年在浩的事情時卻被智莞聽到...甲芬同意海俊跟孝真在娘家生活,尚曄心裏一直在懷疑,覺得在晶同意海俊和孝真的婚事分明有什麽意圖。孝真被海俊準備的求婚給感動了,來到春福辦公室的智莞,想確認舉發在浩的人到底是不是春福...聽到春福是無辜的訊息之後,智莞終于告訴春福,這段日子以來他的心裏有多麽痛苦。

第71集

為了挑選海俊結婚禮物而外出的甲芬,連仁淑的戒指也一起挑了。另一方面,在晶第一次聽到智莞叫她姑姑,不禁感動流淚...春福被醫生診斷出罹患甲狀腺癌!在海俊和孝真的婚禮如火如荼準備中時,智莞自告奮勇要幫忙準備大禮。俊泰和貞芯為了克利斯提娜肚子裏的紅棗,決定保教育保險。

第72集

和玉子見面的在晶,提出請玉子為了她自己跟孩子們搬出加油站宿舍的要求...雖然海俊答應在晶,他跟張春福是一家人的事實,隻到結婚典禮當天而已。再來就必須和春福一家人斷絕往來。但海俊的心裏很煩燥。海俊瞞著仁淑和智莞,隻把自己罹患癌症的訊息告訴海俊。另一方面,結婚的聘禮,在晶送了一件貂皮大衣給玉子作為結婚聘禮,玉子不願接受,叫孝真把貂皮大衣拿去轉送給甲芬......

第73集

甲芬因為在晶送玉子貂皮大衣而心裏受傷,春福勸她為了海俊的幸福,無論如何都要忍下去;海俊苦思在晶要他與家人斷絕關系的理由,結果是與智莞有關,智莞問美湖他該怎麽做才能讓在晶不要這麽生氣,美湖說除了愛沒有別的辦法,要讓在晶理解她在智莞心裏與春福一樣重要;孝真很難過在晶的做為讓兩位老人家受傷,但為了海俊,她什麽都願意忍...玉子夾在在晶和甲芬之間感到相當為難,也怕會給海俊帶來麻煩,再加上在晶刻意在兩位老人家之間挑起紛爭,玉子因此向慶植提出搬離加油站宿舍的要求。慶植告訴玉子,他無法辭去加油站的工作,不願理會玉子說的話,沒想到第二天起床,玉子已經離去;春福問慶植為何不將玉子留下,但也很高興慶植沒有一起離去...仁淑為了把禮緞費交給在晶約她在咖啡廳見面...

第74集

春福自從檢查出得了甲狀腺癌後,身體愈來愈差,常常不小心睡覺,海俊將慶植找到玉子的訊息告訴春福,要他不要擔心;仁淑要智莞盡量多關心在晶,希望智莞能安慰在晶的心靈;玉子離家出走,在晶問尚曄和孝真為何沒怪她,孝真表示她再也不會埋怨在晶,這讓在晶很不適應;甲芬一早便出門找玉子,但玉子在人力中介所外看到甲芬不敢進去,刻意打電話給所長說今天不會出現,沒想到此舉被甲芬識破,甲芬逮到玉子,兩人一起到三溫暖談心...醫院傳簡訊通知張春福入院時間,剛好被到辦公室找春福的仁淑看見...慶植在玉子離家出走的時候,接替了玉子的工作,廚藝大受贊賞,這更明確了慶植開餐的夢想...

第75集

因不想讓家人擔心,春福告訴仁淑自己要參加加油站工會舉辦的員工旅遊,到濟州島四天三夜,其實是和海俊到醫院住院開刀;正當春福開刀而緊張不安時,剛好智莞打了電話來,給了春福無比的勇氣和信心;智莞到地檢署找海俊,不料辦公室的吳課長說海俊請假,甚至連孝真都不知道海俊請假的事,智莞感到非常奇怪;仁淑打電話給春福,但手機都無人接聽,感到奇怪的仁淑打給加油站工會的其他成員,沒想到發現工會沒有舉辦員工旅遊的事...俊泰和貞芯為世勛和克利斯提娜舉辦餐會,告知親朋好友他們兩結婚的事,沒想到長輩們的數落,讓世勛在餐會上落荒而逃,留下尷尬的父母和克利斯提娜...

第76集

忙完餐會回到家的貞芯、俊泰和克利斯提娜,發現落跑的世勛竟然躲在家裏,克利斯提娜傷心不已,覺得自己來韓國找世勛的決定是錯誤的,決定回菲律賓...海俊辦理出院手續遲遲未歸,春福到醫院大廳尋找發現在角落痛哭的海俊,春福得知開刀的結果並不順利,原以為不是什麽大病,沒想到甲狀腺腫瘤已擴散,發現的時候隻剩下七個月的時間能活了!不相信的海俊到處尋問,在朋友口中得知宋分化癌是最糟的狀況,目前無葯可醫,家人能做的隻是好好陪著病人走最後一程...已到了要回家的時間,但春福遲遲未歸,仁淑和甲芬擔心不已...

第77集

海俊知道哥哥的狀況,痛哭不已,一開始無法置信的春福,打算瞞著所有人,但開刀的事卻沒瞞過仁淑,仁淑為春福一人待在醫院,自己卻整天在家懷疑他的事感到抱歉和心痛;海俊因為擔心春福的情況,向孝真提出蜜月旅行改到近一點的地方,孝真不諒解...仁淑到地檢署找海俊時,發現海俊剛剛哭過,覺得不太對勁,質問海俊是否隱瞞了春福的病情...原本剛強的春福開始怨天怨地,雖然打算瞞著其他人,但他心中的不甘願,卻讓兒子智莞撞見,覺得不太對勁。

第78集

知道自己隻剩下七個月可以活的春福,一時受不了那麽大的打擊便開始怨天怨地,就算不想讓別人知道,還是讓身邊關心他的人都看出了事有蹊蹺,雖然改變不了什麽,但至少老婆仁淑和弟弟海俊陪在他身邊支持他,也讓他慢慢能以正面及坦然的態度面對死亡這件事情,知道自己剩下七個月的時間,決定用積極的態度面對剩下的日子,也讓仁淑和海俊更懂得珍惜身邊的人,選擇用正面的態度,面對自己的人生,也決定用坦然的態度陪春福走完剩下的日子。今天海俊要去孝真家下聘了,大家都在春福家幫忙準備要送給新娘的禮物...

第79集

在晶第一次聽到智莞叫她姑姑,不禁感動流淚...海俊也趁著這次機會,和兩位母親表達自己的感謝之意,並正式和玉子相認,讓玉子感動不已。雖然隻是一場婚禮,但大家相知相惜,知道春福活下去的日子不多了,海俊更懂得體會身邊每一個人的珍貴,也很感謝自己能得到這樣的幸福,孝真和海俊苦盡甘來,走進婚禮的式場,準備好迎接接下來的幸福生活;就在孝真和海俊結婚,兩人甜蜜去蜜月旅行的時候,孝真的媽媽在晶打算出告訴,逼春福和智莞做DNA親子鑒定,好讓智莞回李家認祖歸宗...

第80集

在晶對智莞暴露出她的野心,這也造成在晶和春福還有仁淑之間撕破臉,正式展開一場搶智莞的大戰,而這場戰爭的的關鍵,則是已是成年人的智莞在法庭上的決定...甲芬知道自己投註心血和關愛三十年的孫子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時,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也終于明白為什麽在晶會視張家一家人為仇人,甲芬對仁淑的不諒解,決定離家出走,不知家裏已鬧得天翻地覆的海俊與孝真,還在甜蜜度蜜月,享受他們的新婚生活,因克利斯提娜參與了海俊與孝真的送禮,很羨慕孝真,貞芯決定買個戒指送給克利斯提...尚曄勸在晶撤回告訴,但在晶不肯,堅持提出告訴要把智莞要回李家,為李家延續後代...春福知道決定權在智莞,但他不想讓智莞出庭面對這一切...

第81集

仁淑在春福病情加重無可奈何之下,和尚曄道出自己的心情,並請求尚曄的幫助,而對春福仁淑兩夫婦一直以來被在晶誤會,尚曄認為全都是自己的錯,所以自己想把過去的秘密全盤脫出。而甲芬知道了智莞不是自己家的親骨肉之後,到在晶家打算和在晶道歉,希望能得到在晶的原諒,沒想到在晶在訴說自己的痛苦和委屈的同時,說出了在浩是春福害死的事情,讓甲芬不敢相信卻也心灰意冷,把怒氣都出在讓自己兒子做錯事的仁淑上面,春福為了不讓事情更嚴重,選擇什麽都不說,自己默默承擔一切,而仁淑卻舍不得春福被冤枉,于是沖進房間,將尚曄才是告密者的事實告訴甲芬...

第82集

甲芬知道自己的兒子為好朋友尚曄背黑鍋,還幫朋友在浩把兒子養大,覺得非常舍不得,便把罪怪到媳婦仁淑身上。在智莞回家的同時,打算直接把智莞轟出家門,表面上看起來是因為智莞和張家沒有血緣關系的緣故,但其實是覺得自己對不起過去釀造廠的兩位老人家和在浩,于是在在晶告上法院之前,對智莞說重話打算把智莞趕走。春福看見自己保護多年的妻兒被侮辱,奮不顧身的跳出來和他最敬愛的母親爭執,仁淑則決定為了春福的健康,把所有決定權交在智莞身上,智莞因為家裏發生的事情,已經身心俱疲,又在不知道爸爸病情的狀況下聽到媽媽這番言論,對于自己身世的不滿情緒一觸即發。

第83集

海俊蜜月旅行回來,和孝貞商量剩下的假期先住在婆家,並帶回一堆葯草,要仁淑煮給春福喝;海俊擔心目前家庭的情況會使春福病情惡化,而希望把春福送進醫院或療養院療養,但春福卻不願意;知道自己時日不多的春福,雖然舍不得智莞,但表示無論如何都會尊重智莞的選擇。智莞希望能維持原來的姓氏,面對僵持不下的局面,智莞拜訪尚曄表明立場,希望尚曄他能說出真相。尚曄下定決心後,告訴在晶當年不得已告發在浩的人就是他,在晶知道這藏了三十年的秘密後大受打擊!到處向人求證。得知俊泰跟貞芯都知道之後茫然自失,對自己信任的丈夫大為失望,並對自己過去的三十年感到心痛,智莞對于訴訟的事情苦惱,慶植卻以平易近人的方式安慰他。

第84集

在晶覺得尚曄會和她結婚是因為當年對在浩的虧欠和岳父的托付,不是因為愛她,再加上這件事害她家破人亡,一時之間難以原諒尚曄,在晶跑到春福門口,但提不出勇氣道歉所以又離去;對于智莞身世的問,孝貞和海俊各有各的立場,為了不影響夫妻感情,決定不在這件事上做討論;世勛為了還爸媽戒指的錢,決定瞞著貞芯俊泰,早上早起送報紙打工賺錢;透過貞芯,春福夫婦知道尚曄將秘密說出的事情,春福叫海俊孝貞趕快趕回家裏...仁淑到在晶家探望,卻遭到在晶的埋怨,她覺得春福仁淑和尚曄是一伙的,要仁淑不要在她面前裝好人,在晶到加油站告訴春福,她可以為這麽多年來誤會春福、埋怨春福而道歉,但絕對不可能放棄智莞...

第85集

在晶問智莞不能以李智莞的身分重新開始嗎,智莞說會有讓大家都幸福的方法,如果在晶希望,他會照做,但如果成為李智莞,他的人生將會一團亂,孝真為了在晶,求智莞做決定,但智莞要大家不要逼他做選擇,而他真正想做的是張智莞;春福要仁淑再繼續她年輕時當作家的夢想,為此還為她買電腦及報名電腦課程,仁淑心痛;甲芬不能原諒仁淑隱瞞智莞的身世而搬到加油站住,春福和仁淑夫妻倆都無法將她勸回家,智莞發現阿麼在加油站,自告奮勇要去接她回家;智莞問甲芬是不是沒有血緣關系就不能成為她的孫子,他好懷念從小疼他的阿麼,甲芬不舍...在晶吃不好睡不著,讓大家都為她擔心,春福要智莞照著在晶的希望去做,就算成為李智莞也沒有關系...

第86集

春福告訴智莞,他唯一能安慰在晶的事情就是讓智莞照著在晶的意思去做。但在晶告訴智莞,她已經復原告訴。回到家的在晶告訴孝真和海俊,要他們暫時回春福家住一陣子。智莞回到家後,告訴家人在晶復原告訴的事情,全家人都感到訝異和不解...

第87集

在晶受不了打擊離家出走,回到鄉下的老家,到哥哥在浩的墳前,希望哥哥幫她從復雜的情緒中理出一個頭緒來,雖然最後還是回到了家,但在晶的心事和態度突然異于平常的和平,沒有表露出來。雖然沒有大吵大鬧,但在晶認為,自己被背叛的不隻是丈夫害自己家破人亡的事實,更懷疑自己曾經深愛的丈夫,是不是打從一開始就是因為愧疚才萌起要娶在晶為妻對在晶負責的念頭,而自己三十年來都活在謊言的幸福裏。和智莞一同前往祭拜在浩的尚曄和春福,在晶看到尚曄,說他沒有資格來這裏,之後便和智莞一起離開。

第88集

和智莞一同回家的途中,春福對于自己突然發作的異常症狀感到驚慌。眾人打算讓兩人有冷靜溝通的時間,但在晶想了又想,還是突破不了自己的心防和芥蒂,向尚曄提出離婚的請求,在晶告訴尚曄,說不想再和他一起生活下去,尚曄希望在晶能再思考一段時間,尚曄決定先暫時搬離家中...在晶在公司遇見智莞,她要智莞不要再提李智莞的事,但智莞承諾在晶是他一輩子的姑姑,給予在晶無比安慰,仁淑前來探望在晶,在晶對于自己這段時間以來所做的事情向仁淑道歉,但是,在晶說她的恨意是一輩子也不會消失,孝真聽見在晶說要和尚曄離婚,對此孝真勸在晶再好好想清楚...

第89集

在晶怎麽樣都無法原諒尚曄,要尚曄盡快簽好離婚同意書,但尚曄表示他一點都沒變,而且從現在開始他可以對在晶更好,因為沒有任何事瞞著她了,但在晶說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尚曄搬離家中;春福詢問智莞和美湖,是否可以在秋天之前結婚,為了讓智莞早點跟美湖結婚,答應會給予美湖一切方便,但卻因為心急又不能說出的苦衷而生氣,而美湖因為有自己的規劃,加上智莞不知道春福已生病的情況,對于春福的要求,兩人不同意,春福失望不已,要他們再多加考慮;美湖對智莞說明自己無法立刻結婚的理由,她希望自己能經濟獨立,賺錢回報撫養她長大的阿麼和姑姑,智莞能體會她的心情,答應會等美湖;仁淑拜托春福和她做一件事,學國標舞,春福驚訝並開心地答應...

第90集

春福因知道自己的時日不多,列表要為家人做的事,他催促甲芬做植牙,惹甲芬不快,問春福是否時日不多了,無心的一句話,讓春福和仁淑心裏都不好過;雖然尚曄從家裏搬到飯店去,但他對家裏和在晶的關心依然如昔,他打電話回家,但在晶卻不跟他對話,尚曄隻好叮嚀孝真做好一些家裏的瑣事,孝真要尚曄給在晶一點時間,尚曄開始跟自己真心對話。沒有尚曄在身旁的在晶雖然覺得一下子慌了手腳,卻也對自己時時想到尚曄感到討厭。春福為了能夠看到智莞結婚,想找在晶幫忙說服,卻得知在晶跟尚曄正在鬧離婚...慶植跟玉子商量要做生意的事情,知道自己沒錢可以頂下這間店感到失望,玉子都看眼裏...

第91集

春福得知在晶跟尚曄要離婚跑去勸尚曄,但是尚曄也無能為力,把決定權交給在晶。智莞成功地讓在晶重展笑容,但在晶還是不想跟尚曄一起過結婚紀念日。跑去找俊泰商量尚曄事情的春福,聽到俊泰說要保重身體覺得很苦澀。海俊以及仁淑都希望智莞可以順著春福的意,但智莞完全不了解眾人苦心甚至還為了春福想拜見美湖阿麼而生氣,雖然仁淑希望智莞到最後一刻都不知道自己父親即將離開人世的事實,但是受不了智莞不懂自己爸爸的心意,于是決定告訴智莞,春福可能在秋天就會離開家人的事實。智莞知道自己的父親再活也不會超過七個月,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向媽媽和叔叔做了幾次確認...

第92集

不管是誰,在短時間內都無法讓智莞的心情平復下來,但在眾人的勸說和時間的壓迫下,智莞決定不要辜負父親的心意,也不要浪費和父親在一起的時間,才開始慢慢釋懷。慶植為了完成當上韓食廚師的心願,一邊準備考試,一邊籌劃著要開店營業,但身無分文的他,要完成夢想還需要錢的支持,玉子怎麽樣也要為了兒子的夢想,向認識的人借錢,但卻一無所獲,就連和甲芬借錢,都被潑一身冷水。在其他夫妻都相知相惜過的幸福快樂的時候,在晶對尚曄遲遲放不開愧疚和心結,于是在二十八年結婚紀念日這天,尚瞱決定給在晶一個答復,就在他們曾經最愛的餐廳,談離婚...

第93集

俊泰家收到克利斯提娜的母親來自菲律賓的禮物和問候,也感到非常開心,他們也從信的內容了解到克利斯母親對女兒的不舍和擔心,所以決定回信,讓克利斯遠在菲律賓的父母能感受到他們想對克利斯好的誠意。海俊和仁淑不約而同的去聽了關于臨終關懷的講座,卻引起仁淑強烈的不滿,認為講座並不能安慰到他們對于即將失去親人的傷痛,也不能撫平患者即將離開的不舍,更不可能改變任何事實...海俊安慰著因為春福難過的仁淑,仁淑為了幫助春福決定繼續上關懷臨終病患的課程。春福和在晶見了面,問在晶能不能原諒尚曄,還有到底該怎麽樣做她才願意原諒尚曄。另一邊,甲芬在知道玉子的事之後,把錢借給了她。

第94集

對于春福以及智莞的逼婚,不知道原因的美湖決定要再多點時間考慮...在美湖非常堅持的情況下,智莞忍住心中的悲痛告訴了美湖春福的病情之後,美湖對于她隻想到自己的立場而感到抱歉。不經意地翻開存折的俊泰,發現借給他開店基金的人竟然是春福。另一面,慶植在知曉借錢給他的人是甲芬了之後,發誓一定要成功並且把錢還給甲芬。在晶去了春福的辦公室,請求春福的原諒...

第95集

在晶請求春福以及仁淑跟甲芬的原諒,自己也漸漸解開了心結,甚至願意原諒尚曄。大家對于在晶的改變都感到高興。美湖的阿麼上首爾來,春福一家人都很感激阿麼把美湖養育得這麽好,而阿麼也對智莞很放心,親手將美湖托付給智莞。慶植滿心歡喜頂下了餐廳,卻在開業第一天發現被雙重契約騙了...晚上春福、海俊、智莞和玉子等人滿心歡喜地來到餐廳,也知道了慶植被騙的事,慶植覺得沒臉見大家,離家出走也不接電話,眾人都找不到因為開業失敗難過,而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慶植,著急不已...

第96集

海俊很擔心弟弟慶植,找到明哲尋問慶植可能會去的地方,每天到處尋找和打聽...玉子對于跟甲芬借錢卻發生這種事情感到傷心,春福也因此得知母親甲芬有借錢給玉子。而貞芯也解開了俊泰對于貞芯向春福借錢的這個心結。美湖的阿麼上首爾來後,見過智莞的家人做了短暫的停留後便回盈德去,春福覺得可惜,希望美湖的阿麼之後可以常來首爾;尚曄在在晶往好的地方轉變之際,卻說出要放下公司回故鄉的話,在晶不肯答應...慶植依然沒有訊息...

第97集

在晶因雙親節,到春福家送禮物給甲芬,聞到仁淑在煎草葯很擔心,問是甲芬還是春福生病了,讓仁淑內心一陣酸澀;尚曄約春福在俊泰餐廳見面,告訴大家他想辭職的事,俊泰勸尚曄留在公司,直到被公司辭退為止,而春福要尚曄做任何事,要先得要在晶的諒解與同意;尚曄離開後,在晶也要俊泰餐廳訴苦,甚至不惜搬出離婚來阻止尚曄,春福知道後大發脾氣說了在晶一頓,就在俊泰貞芯兩人擔心又會吵得不可開交之際,沒想到在晶覺得很開心春福真心把她當成妹妹,並認真考慮尚曄請辭的事...仁淑得知擔心玉子的甲芬留在加油站宿舍過夜時,跟春福說應該要跟甲芬說了,甲芬也需要心理準備的時間。

第98集

海俊透過吳課長找到樸尚武暫時落腳的地方,他和智莞在附近苦守,沒想到見到慶植出現,慶植發現海俊等人拔腿就跑,被智莞追上,海俊告訴慶植大家都很擔心他,慶植依舊倔強地想要離開...經過海俊的說服後,慶植決定回家了!玉子告誡他不準再發生離家出走的事了,否則就不再見他了。仁淑答應了春福,要和他再舉行一次婚禮,但這次是以傳統婚禮的方式結婚。受不了內心痛苦的仁淑,把春福的病情告訴的貞芯。貞芯回到餐廳後整個人不對勁,俊泰問是否和仁淑發生了什麽事情...

第99集

從貞芯口中得知春福生病的俊泰,非常難過地去找了春福,春福感到很欣慰,竟然能夠得到俊泰的關心。俊泰看到春福的例子之後,和貞芯更加註重健康,並一反常態努力工作,要賺錢還春福;慶植向玉子保證以後一定會更努力地工作,一定會把錢還得她和甲芬。甲芬、玉子約在晶吃飯,並把海俊和孝真的補葯交代給在晶,三個長輩急著想抱孫子...另一邊,春福和仁淑二次婚禮的喜帖出來了,智莞和海俊親自去邀請春福的好朋友們來參加,智莞並向春福提議,要春福給仁淑做個小小的驚喜...

第100集

春福和仁淑再一次以傳統婚禮結婚,令在場所有人動容。為了這場有意義的婚禮,不管身在何處,大家都前來祝福這對再次結為連理的新人,連張家小女兒智秀也大老遠從美國飛回來,但是智秀在美國遇到熙珠,又聽說哥哥和美湖在一起,便打從心底不喜歡美湖,說話帶刺又帶酸的挑釁美湖。而兩位老人家接下來除了等待智莞的好訊息之外,也等著剛結婚的孝真、海俊夫妻能為他們帶來好訊息,孝真不想辜負大家的期望,努力配合吃葯調整身體,希望能為家裏帶來新生命。就在大家正因為種種喜悅開心不已的時候,俊泰告訴尚曄一個天大的秘密,給了尚曄一個重重的打擊,也讓他自責不已,尚瞱坐在公園思考許久都不敢回家,回家後又面對老婆在晶的追問...

第101集

春福怕家人擔心一直忍著病痛不表現出來,看在其他人眼裏都感到非常心疼,卻又不便在春福面前直接表現出來,隻能在一旁默默關心、為春福祈禱。尚曄對春福既心痛又自責,決定回鄉下種春福小時候家裏沒有而很羨慕的柿子樹和棗子樹,作為禮物讓春福開心,並好會釀好酒等著春福來喝;短暫回國的智秀又要回美國繼續學業,春福和仁淑不舍,智秀答應暑假會回韓國陪家人,大家都很開心;智秀在離去之前還是給予美湖祝福,並要美湖代替她扮演好女兒的角色陪在春福和仁淑身邊;大家並沒有把春福生病的事告訴在晶,怕在晶心裏會有負擔;春福病情持續惡化,已經開始會感到劇烈疼痛,自知時日可能所剩無幾,在家人面前一向堅強不喊痛的他還是決定將家人提前托付于海俊...

第102集

甲芬決定要教玉子學寫字,當玉子的老師,春福和仁淑帶著照片來找玉子,說要幫慶植相親,玉子高興不已;在晶掛心尚曄,準備了飯菜來到平江裏久違的家,沒想到看到在那裏洋溢幸福笑容的尚曄,在晶的心不禁動搖,決定收拾行囊到平江裏待在尚曄身邊。另一方面,孝真感到特別疲倦,也沒什麽胃口,仁淑推斷是懷孕了,甲芬知道了高興不已,急著要跟玉子等人報告好訊息...在鄉下的尚曄和在晶也接到好訊息,尚曄決定在周末請春福、仁淑和俊春、貞芯等人,來品嘗他第一次釀的酒,離鄉多年的春福和俊泰,抱著激動的心情來到故鄉...

(以上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張春福金甲洙
尹仁淑金美淑
洪堯燮文尚燁
金俊泰
張智莞李載允
金美湖韓可露
張海俊金承洙
吳甲芬金英玉
鄭再順李玉子
姜慶植
文孝真楊真誠
李在晶甄美裏
文熙珠樸詩恩
樸順芊樸貞芯
金世勛
崔熙瑞Crystina
鄭宥美黃仁英
張漢憲李鎮九

職員表

出品人韓國MBC電視台
導演金大鎮
編劇崔賢京
發行韓國MBC電視台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以上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MBC Drama OST 오늘만 같아라 Part 3

曲目曲名歌手
1
최백호
2길 (Inst.)
최백호
3오늘
김민희
4오늘 (Inst.)

(以上資料來源)

播出信息

就像今天一樣就像今天一樣

基本信息

播出日期
地區平台時段類型
2011.11.21韓國MBC周一至周五日日劇

收視信息

《像今天一樣吧》2011年11月21日晚首播,首集收視率為11.6%。

劇集評價

《像今天一樣吧》的演員陣容雖然有老戲骨金甲秀、金美淑,年輕一輩主角如李載允、韓其露等,但整部劇集可謂沒有任何大牌,但比更多大牌陣容的新劇都要出色。該劇劇陣容並不能算得上華麗,甚至年輕一輩的主角們都不是觀眾熟悉的人物,劇情也是舊戲路的圍繞家族中各成員的愛情和生活故事,但首播卻相當順利,是一部溫暖的家庭電視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