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金·塞爾南

尤金·塞爾南

尤金·安德魯·塞爾南(Eugene Andrew Cernan)曾是一位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員。他曾三次執行太空任務:雙子星9A號(1966年6月),阿波羅10號(1969年5月)的登月艙駕駛員,以及阿波羅17號(1972年12月)的指令長。由于阿波羅17號是迄今為止最後一次登月任務,塞爾南也就成為了最後一個在月球上留下腳印的人。他還是雙子星12號、阿波羅7號、阿波羅14號三次任務的替補團隊成員

  • 中文名稱
    尤金·安德魯·塞爾南
  • 外文名稱
    Eugene Andrew Cernan
  • 出生日期
    1934年3月14日

經歷

尤金·塞爾南尤金·塞爾南

塞爾南出生于美國伊利諾州的芝加哥,父親是斯洛伐克人,母親是捷克人。塞爾南原名Ondrej Čerňan;他在伊利諾州的Bellwood和Maywood長大。塞爾南1956年畢業于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獲得了電子工程的學士學位。他被海軍安排到普度的海軍後備軍官訓練團,成為了噴氣式機飛行員。塞爾南還從海軍研究生院獲得了航空工程碩士學位。1976年,塞爾南從航天局,並作為上校從海軍退役,開始經商。

塞爾南是僅有的3名曾兩次飛往月球的宇航員之一,另兩人是吉姆·洛威爾和約翰·楊。塞爾南是僅有的12名曾登月的宇航員中最後離開的。塞爾南在阿波羅10號任務中曾繞月球軌道航行,並在執行阿波羅17號任務時成功登月,登月點位陶拉斯-利特羅(Taurus-Littrow)山谷。

塞爾南在太空中工作過566小時15分鍾,其中有73小時是在月球表面。作為阿波羅17號的宇航員,塞爾南與哈裏森·施密特于1972年12月11日到14日期間一道在月球表面執行了三次艙外活動(即登月之後在登月艙之外的活動),共達22小時3分鍾57秒。他們的艙外活動就已經是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阿波羅11號)在月表艙外活動時間的三倍。在這22小時裏,塞爾南與施密特駕駛月球車行駛了35公裏,花了很多時間採集了很多能夠呈現月球早期歷史的岩石標本。

尤金塞爾南登臨中國長城尤金塞爾南登臨中國長城

在完成任務即將返回登月艙離開之前,塞爾南作為在月球上的最後一個人說道:

在我們離開月球的陶拉斯-利特羅山谷時,我們來過這裏,我們現在要離開這裏;如果情況允許的話,我們還會帶著全人類的和平與希望回到這裏的。在我邁出離開月球的腳步時,我想說美國今日對太空的挑戰將鑄造人類明天的命運。願上帝與阿波羅17號同在。

2002年,塞爾南曾對記者說道:“(我們登月的)時間過去了三十年,我不能想象自己仍然是最後一個在月球上留下腳印的人,坦白地說,我對此非常失望。”

此外,塞爾南、托馬斯·斯塔福德和約翰·楊還保持著迄今為止人類飛行的最快速度記錄;三人于1969年5月乘阿波羅10號指令/服務艙返回地球時曾達到每小時39897公裏的速度。

遺留相機

宇航員塞爾南1972年12月19日站在月球上。今天,他透露他把一部相機留在月球表面上,希望未來宇航員有朝一日把它取回宇航員塞爾南1972年12月19日站在月球上。今天,他透露他把一部相機留在月球表面上,希望未來宇航員有朝一日把它取回

台北時間2012年12月10日訊息,據國外媒體報道,登月最後一人、“阿波羅17號”飛船指揮官尤金·塞爾南透露,他把一部相機留在月球表面上,希望未來宇航員有一天把它取回來,以便測量輻射水準。宇航員在阿波羅17號載人任務中常用這種哈色勃萊德相機捕捉眾多標志性圖像。

但由于美國宇航局預算削減,計畫在塞爾南登月任務後開展的3個未來任務被迫取消。現在,他承認把相機留在月球上可能是個錯誤。他說:“我把哈色勃萊德相機留在月球上,它的鏡頭指向極點。我的想法是將來有一天有人能把它取回來,然後計算出鏡頭上的太空輻射衰減了多少。所以我爬上梯子,返回飛船,並沒有給我最後的腳印拍張照。真是太笨了!”

同時塞爾南呼吁加快載人太空探索計畫的進程。

著作

塞爾南是《月球上最後一人》(The Last Man on the Moon)一書的作者,這本書記述了他參與阿波羅計畫的回憶錄。在1998年的連續短劇《從地球到月球》中,塞爾南由丹尼爾·休·凱利(Daniel Hugh Kelly)扮演。

廣告作品

2000年起擔任歐米茄形象大使。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