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婭·季莫申科

尤利婭·季莫申科

尤利婭·弗拉基米羅芙娜·季莫申科(烏克蘭語:Юлія Володимирівна Тимошенко,拉丁拼寫:Julia Volodymyrivna Tymoshenko),出生于1960年11月27日,烏克蘭著名的政治人物。

出身貧寒,個性堅韌,擁有精明的商業頭腦,曾壟斷烏克蘭天然氣供應,身家超過百億元,被譽為烏克蘭的天然氣公主、石油女皇和烏克蘭鐵娘子。

1999年至2001年任烏克蘭副總理,2005年2月至9月任烏克蘭總理。2007年9月議會選舉後,她再次出任政府總理。2011年10月11日,季莫申科因反對派起訴被判7年監禁後提起抗訴。12月30日,季莫申科進入哈爾科夫州卡恰洛夫斯基女子監獄服刑。2014年2月22日晚,亞努科維奇倒台,季莫申科被最高行政議院無罪釋放。並在首都基輔獨立廣場發表演講,呼吁獨立廣場上的支持者們在沒有達到所有預期目標之前一定要堅守信仰,此後由于身體不適赴德治療。

  • 中文名
    尤利婭·季莫申科
  • 外文名
    Yulia Timoshenko
  • 別名
    季莫申科
  • 國籍
    烏克蘭
  • 出生地
    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
  • 出生日期
    1960年11月27日
  • 信仰
    東正教
  • 職業
    烏克蘭前總理
  • 畢業院校
    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大學

人物簡介

尤利婭·季莫申科,1960年出生在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的農村。在參與政治之前是位成功但極受爭議的女企業家,並被認為是全國最富裕的人士之一。在成為烏克蘭第一位女總理前,是橙色革命的領袖之一。1999年至2001年任烏克蘭副總理,2005年2月至9月任總理。2007年9月議會選舉後,季莫申科再次出任政府總理;2010年2月,季莫申科競選烏克蘭總統失敗;烏克蘭法院2011年10月11日判處前總理季莫申科2009年烏俄天然氣供應協定案濫權罪名成立,決定對其判處7年監禁。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2012年4月20日,季莫申科被救護車從監獄送往一家地方醫院,但22日又被送返獄中。季莫申科一直抱怨背部劇痛,並擔心當地醫生對她下毒,或使她染病。4月24日,季莫申科的律師謝爾蓋·弗拉先科稱,在哈爾科夫監獄服刑的季莫申科宣布開始絕食,隻飲水,以抗議獄方管理者及醫生對待她的方式。

季莫申科的發辮造型成為橙色革命時期的標志。當被問到是否由專業發型師打理時,她回應發型都是自己處理。形象顧問Oleh Pokalchuk表示,萊希雅·烏克蘭卡(Lesya Ukrainka)的發型是繞頭發辮的靈感來源。

早年生活

季莫申科生于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農村。母親為 Ludmila Nikolaevna Telegina,父親為 Vladimir Abramovich Hryhyan。父親在季莫申科三歲時離家。季莫申科在畢業時使用母親的姓氏。報道指出她到36歲時才開始學習烏克蘭語。1979年,季莫申科與蘇聯共產黨中級官僚亞歷山大·季莫申科(Oleksandr Tymoshenko)結婚。1980年產下一女尤吉妮亞(Eugenia)。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1984年,季莫申科畢業于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大學經濟系,隨後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從那時起,她寫了50篇論文。季莫申科也曾是烏克蘭國立礦業大學學生,但未取得學位。

1984年畢業後,季莫申科在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的機器製造廠擔任工程經濟師至1988年。

1989年,作為“經濟改革”行動之一,季莫申科成立並領導蘇聯共青團影片出租連鎖店(發展相當成功),之後私有化。

季莫申科在烏克蘭石油公司擔任總經理。這間公司在1991年至1995年間向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的農產企業提供石油產品。

1995年至1997年,季莫申科擔任私人仲介公司“烏克蘭聯合能源系統”總裁,該公司在1996年成為烏克蘭向俄羅斯進口天然氣的主要進口商。這段期間她因大量轉售盜採天然氣與躲避交易征稅而被稱為“天然氣公主”。她還被指稱“給予帕夫洛·拉扎連科回扣以換取她公司對國家天然氣供應的控製權”。 這段期間她與烏克蘭許多重要人物展開業務關系(無論是合作或敵對),包括有帕夫洛·拉扎連科、維克多·平丘克(Viktor Pinchuk)、Ihor Kolomoyskyi、裏納特·阿克梅托夫和當時烏克蘭總統庫奇馬。這些人除了阿克梅托夫,都與季莫申科一樣來自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季莫申科也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的管理階層有密切往來。

季莫申科表示她于1990年至1998年間獲得大量財富。此時正好是私有化時期,一段被歷史學家稱為腐敗與管理不善的時期-她成為烏克蘭最富裕的寡頭之一。

政治生涯

早期

季莫申科在1996年進入政壇,並在基洛夫格勒州當選烏克蘭議會議員。她在所屬選區中創下驚人的94.3%得票率。進入議會後,季莫申科加入派系“憲法中心”。

她在1998年議會重新選舉中,在村社黨(Hromada)政黨名單中排名第6。季莫申科是該黨重要人物,並擔任烏克蘭議會預算委員會主席。在村社黨領袖帕夫洛·拉扎連科于1999年春天為躲避貪污調查潛逃美國後,許多成員脫黨轉而加入其他政黨派系。其中,季莫申科成立新政黨全烏克蘭“祖國”聯盟。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1999年至2001年,季莫申科在尤先科內閣中擔任負責燃料與能源部門的副總理。在與產業寡頭發生沖突後,季莫申科在2001年1月遭到總統庫奇馬解除職務。下台後不久,季莫申科擔任救國委員會領導人,並展開“沒有庫奇馬的烏克蘭”抗議運動。

2001年2月中旬,季莫申科被指控在1995年至1997年(當時為烏克蘭聯合能源系統總裁)偽造海關檔案和走私天然氣而遭到逮捕,數周後被釋放。其政治支持者在季莫申科被拘提的Lukyanivska監獄附近舉行數次抗議行動。根據季莫申科的說法,這些指控是庫奇馬政府所杜撰的,是由于寡頭對于她努力掃除腐敗及建立以市場為基礎的改革深感威脅,而向政府施壓所致。盡管指控已被復原,莫斯科當局在四年後才復原逮捕令

此外,季莫申科的丈夫,亞歷山大,為了躲避監禁費用而躲藏兩年。但兩人表示這說法毫無根據,並認為背後有前庫奇馬政府的政治動機存在。

反對庫奇馬運動和2002年選舉

指控復原後,她馬上回到庫奇馬總統反對運動(他們認為庫奇馬涉嫌格奧爾基·貢加澤記者謀殺案)的領導崗位。在這場運動中,季莫申科首度被稱為一個充滿激情、革命家的領袖,其中一個例子是在電視轉播中,她在集會上砸毀監獄窗戶。當時季莫申科要求舉辦全民公投彈劾總統庫奇馬。

我們的政府在庫奇馬總統和犯罪寡頭集團的嚴峻壓力下進行地下活動。內閣首長的所有反影子和反腐敗行動都被封鎖,政府變成勒索和各式挑釁的目標。人們被逮捕,僅僅隻是他們親屬為內閣部長們工作、進行實際改革,這是權力製度的嚴重腐敗。尤莉婭·季莫申科 《獨立報》訪談(2001年10月25日)

2001年2月9日,季莫申科成立季莫申科聯盟(救國委員會並入)。該政黨聯盟在2002年烏克蘭議會選舉拿下7.2%的選票。她自1999年成立全烏克蘭“祖國”聯盟一直是該黨黨魁。

2001年8月11日,俄羅斯的民事與軍事檢察官指控季莫申科涉嫌賄絡。2005年12月27日,俄羅斯檢察官復原這些指控。俄羅斯檢察官在季莫申科擔任總理時暫時解除對她的逮捕令,但在2005年9月下台後又再度恢復。2005年9月25日,俄羅斯檢察官在季莫申科前往訊問期間再度解除逮捕令。季莫申科在她擔任總理的前七個月從未前往俄羅斯(第一屆季莫申科內閣)。

橙色革命

2002年1月,季莫申科被卷入一場神秘的車禍中,但隻受到輕傷-有人認為這可能是政府的暗殺行動

2001年秋天,季莫申科與尤先科為了贏得2004年烏克蘭總統選舉,醞釀組成一個廣泛的反對聯盟以對抗現任總統庫奇馬。

2002年下旬,季莫申科、亞歷山大·莫洛茲(Oleksandr Moroz,烏克蘭社會主義黨)、佩特羅·西蒙年科(Petro Symonenko,烏克蘭共產黨)和尤先科(我們的烏克蘭)發表一項關于“烏克蘭國家革命的開始”的聯合聲明。共產黨後來退出聯盟,因為西蒙年科反對聯盟在2004年總統選舉推出單一候選人,但其他三黨依然維持聯盟關系(直到2006年7月)。

2004年7月2日,我們的烏克蘭與季莫申科聯盟建立“人民勢力”,該聯盟的目的是製止“因為現任當局而變成烏克蘭特色的破壞性進程”。該協定包括尤先科承諾若贏得2004年10月的總統選舉,將提名季莫申科為總理。季莫申科在2004年選舉期間為尤先科助選。當2004年11月21日(第二輪投票日)選舉結果的詐欺指控逐漸蔓延時,尤先科陣營公開呼吁民眾表達抗議。2004年11月22日,烏克蘭各城市爆發大規模抗議:規模最大的地點是基輔的獨立廣場,估計有50萬人參與。這場全國大規模抗議變成後來著名的橙色革命。抗議期間,季莫申科在獨立廣場的演說維持住街頭抗議的氣勢。在維克多·亞努科維奇的勝選資格被取消,並進行重新選舉後,尤先科當選烏克蘭總統。

橙色革命之後

2005年1月24日,總統尤先科任命季莫申科為新任烏克蘭總理。2月4日,季莫申科的總理任命在烏克蘭議會以373票的壓倒性票數通過(通過門檻為226票)。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7月28日,《富比世雜志》將她列為世界最有權力女性第三名,僅次于美國國務卿萊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然而富比世在2006年9月1日出版的名單中,季莫申科未進入百大排名。

數個月後,後革命聯盟的內部沖突開始傷害到季莫申科的執政團隊。 9月8日,安全與國防委員會主席佩特羅·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 和副總理米科拉·托門科(Mykola Tomenko)等數名高級官員相繼辭職後,總統尤先科在全國電視演說中解除季莫申科職務。尤裏·葉哈努羅夫成為新任總理。尤先科繼續批評她身為內閣總理的作為,表示這已造成經濟成長減緩以及執政聯盟內部的政治沖突。

2006年議會選舉

下台之後,季莫申科為了她領導的季莫申科聯盟能在2006年議會選舉取得勝利,開始前往全國各地訪問。她也在不久後宣布希望能回到總理職位。

2006年議會選舉,季莫申科聯盟以129席成為國會第二大黨,許多人推測她會與尤先科的我們的烏克蘭和烏克蘭社會主義黨組成聯盟以免地區黨重獲權力。季莫申科再度重申希望擔任總理的立場。然而,與我們的烏克蘭和社會主義黨的協商面臨許多困難,各聯盟為了職位發生沖突,並進行與其他聯盟的反協商。

2006年6月21日,烏克蘭媒體報道政黨間已達成最終結盟協定,似乎為近三個月以來的政治動蕩露出曙光。

季莫申科就任新任總理的任命案與批準預計將輕松過關。不過,先決條件是她長期的對手-我們的烏克蘭的佩特羅·波羅申科登上議長寶座。在結盟簽署後短短幾天,執政聯盟成員間的不信任感逐漸浮上台面,他們認為同時進行波羅申科的議長投票與季莫申科總理投票案並不符合議會程式。

地區黨向執政聯盟下最後通牒,主張必須遵守議會程式,要求議會各委員會成員依照各政治勢力的席次分配、獲得部分議會委員會主席職位與地區黨勝選的行政州州長職位。地區黨抱怨執政聯盟剝奪地區黨與共產黨所有入主行政部門與領導議會委員會的權利,但在地區黨拿下的地方基層地區委員會,執政聯盟的各黨也被排除在委員會之外。

地區黨成員從6月29日星期四起封鎖議會至7月6日星期四。

令人訝異的,社會黨的亞歷山大·莫洛茲出馬角逐議長寶座,隨後7月6日的投票中在地區黨支持下過關,“橙色聯盟”瓦解(波羅申科在7月7日撤除自己候選資格並敦促莫洛茲也比照辦理)。前總理維克多·亞努科維奇所領導的地區黨與社會黨、共產黨組成多數聯盟,亞努科維奇出任總理。同時季莫申科宣布她所屬的政治勢力將作為新政府的反對陣營,我們的烏克蘭直到10月4日才表態加入反對陣營。

隨著2007年烏克蘭政治危機爆發,議會展開新選舉。

2007年《外交》文章

2009年11月,普京表示他對于與季莫申科共事感到十分自在,並稱贊她的政治選擇。季莫申科在2007年5/6月的《外交》雜志上發表一篇《遏製俄羅斯》的文章。文章中她尖銳地批評普京領導下的獨裁發展,並反對所謂的新俄羅斯擴張主義。因此,這篇文章激怒了俄羅斯。在雜志發行前一個多禮拜,俄羅斯發表回應,稱文章為“反俄宣言”、“嘗試再次繪製歐洲的分界線”。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隨後,該篇文章被揭露重要部分是改述自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的文章。季莫申科幕僚否認抄襲剽竊,理由是《外交》雜志的格式通常不包括姓名標示。

之後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在同一雜志上發表文章《遏製俄羅斯:回到未來?》但拉夫羅夫在文章發表前撤回文章,指控編輯群修改他的文本並表示他的文章受到“審查”。

2007年烏克蘭議會選舉于9月30日舉行,橙色聯盟表示他們已獲得足夠票數去組成執政聯盟。10月3日最終統計結果出爐,季莫申科與總統尤先科的聯盟以些微差距領先對手總理亞努科維奇。但亞努科維奇所屬的地區黨穩坐國會第一大黨,也宣稱獲得勝利,但其中一組盟友,烏克蘭社會主義黨,未能跨越選舉門檻,失去議會席次。

2007年10月15日,我們的烏克蘭-人民自衛聯盟與季莫申科聯盟同意組成多數聯盟。11月29日,兩黨簽署協定。12月18日,季莫申科以226票(剛好通過門檻)再度當選總理。

2008年政治危機

2009年,季莫申科與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及總理普京討論天然氣通路問題。季莫申科的季莫申科聯盟與尤先科的我們的烏克蘭-人民自衛聯盟所組成的執政聯盟在喬治亞與俄羅斯間的2008年南奧塞提亞戰爭上產生意見分歧,引發危機。季莫申科不同意尤先科譴責俄羅斯,傾向保持中立。尤先科辦公室指控她採取溫和立場,以爭取俄羅斯支持她投入即將到來的2010年選舉。總統副幕僚長Andriy Kyslynskyi稱她“叛徒”。 根據季莫申科聯盟,總統秘書處幕僚長Viktor Baloha處處指責總理,指責她所有一切,從不夠虔誠到傷害經濟,還稱季莫申科要暗殺他,而在喬治亞事件上的“叛徒”指控是對總理最新、最致命的攻擊。

季莫申科聯盟與烏克蘭共產黨、地區黨一同通過立法改善總統的彈劾程式並限製總統權力,增加總理權力。總統尤先科的我們的烏克蘭聯盟宣布退出執政聯盟,尤先科承諾將否決立法 並威脅新執政聯盟必須盡快成立,否則將舉行選舉。這次事件引發了2008年烏克蘭政治危機。最終尤先科于2008年10月8日宣布/呼吁提前舉行議會選舉。

季莫申科強烈反對提前選舉,她表示:“沒有一位政治家會在這個重要時刻讓烏克蘭陷入提前選舉的狀況。但是,如果尤先科和亞努科維奇-希望提前選舉的人-讓國家舉行提前選舉,那他們必須承擔全球金融危機對烏克蘭造成的所有後果。”選舉最初決定在2008年12月7日舉行, 但之後被無限期延期。季莫申科表示在新執政聯盟成立之前無意辭職。

2008年12月初,季莫申科聯盟與地區黨展開結盟協商,但在沃洛基米爾·利特溫(Volodymyr Lytvyn)當選烏克蘭議會議長後,利特溫宣布將由季莫申科聯盟、利特溫聯盟和我們的烏克蘭組成執政聯盟。協商後 三黨于12月16日正式簽屬協定。雖然利特溫表示議會將運作至2012年,但仍無法確定新執政聯盟是否能停止議會選舉。

2010年總統大選

季莫申科(第一輪) - 全國得票率 (25.05%)2009年2月5日,第二屆季莫申科內閣通過議會第二次不信任投票的考驗(第一次在2008年7月11日)。截至2009年2月,季莫申科與總統尤先科、烏克蘭總統秘書處和反對陣營地區黨之間維持著敵對關系。根據季莫申科表示,她與總統是政治競爭而非意識形態的對抗,她也強調“2010年總統大選的選舉鬥爭已經開打了”。

在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可能是2010年烏克蘭總統候選人,季莫申科宣布她將在2009年6月7日的全國轉播中發表聲明宣布參選2010年總統大選,雖然她在過去的發言中並未打算成為總統。季莫申科表示她若敗選,會接受選舉結果。2009年9月12日,一場名為“With Ukraine in Heart”的巡回演唱會將從基輔的獨立廣場展開。

季莫申科聯盟正式背書季莫申科作為下屆總統大選參選人,第一輪投票將在2010年1月17日舉行。季莫申科也獲得許多烏克蘭政治人物的支持如波利斯·塔拉修克(Borys Tarasyuk)、尤裏·盧岑科(Yuriy Lutsenko)、前總統克拉夫丘克、基督教民主聯盟、烏克蘭歐洲黨和前進,烏克蘭!。分析家還認為她是俄羅斯政府在本次總統大選中的首選,但在2009年12月3日,俄國總理普丁否認這項說法。普丁表示他曾在季莫申科擔任總理時有過合作,但他未在選舉中表達支持。

當尤先科和亞努科維奇出現在講壇上,就可預料到失敗。我們怎能忘記我們錯失前往南非門票的那場烏克蘭與希臘的比賽。為什麽?因為兩位“幸運”的政治家前去那場決定性的比賽,把他們的幸運光環帶給烏克蘭隊。

季莫申科個人網志(2009年12月7日)季莫申科的競選費用預計在100至150萬之間。

季莫申科預計在2010年總統大選結束後將展開議會提前選舉,但她對此表達反對立場。

2009年12月1日,季莫申科呼吁“全國民主力量”在第一輪總統選舉結束後團結起來支持最高票候選人。“如果我們不能增強努力,團結烏克蘭全國的愛國與民主陣營…我們將敗給企圖報復的對手”。 2009年12月5日,她宣布如果敗選,她將成為反對黨。季莫申科也投訴選舉立法的缺失,並表示對手嘗試進行選舉舞弊。

在2010年1月17日的第一輪投票中,季莫申科以25%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僅次于亞努科維奇的35%。

在2010年2月,季莫申科競選烏克蘭總統失敗。

政治立場

季莫申科希望烏克蘭能成為歐盟會員,也關註于與俄羅斯的敵對情況。 “我試著捍衛我們的利益,讓我們能找到與歐盟和與俄羅斯之間的平衡點。”季莫申科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表示烏克蘭處在“空白、所有現有防衛體系以外”的狀況是“不自在”的。但是,根據季莫申科表示,烏克蘭加入任何集體防衛體系的問題“隻有透過公投才能解決”。季莫申科贊成與歐盟發展緊密關系,包括建立烏克蘭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區,以及最好是能夠在2015年成為會員。季莫申科表示:“歐洲計畫尚未完成。沒有完成是因為烏克蘭還未全面參與。”她反對外國幹涉烏克蘭的內部事務:“烏克蘭實現其主權權力,組成現代政治國家,不能被認為有針對任何人的政策。” 季莫申科不希望延長俄羅斯黑海艦隊在烏克蘭的租借契約,因為“《烏克蘭憲法》明確規定,外國軍事基地不能部署在烏克蘭,這項憲法條款是以保衛國家安全為基礎。”

我發自內心的在烏克蘭統一日這一天祝賀各位順利並幸福快樂。更重要的,相信我們美好的祖國!烏克蘭是強盛的!總理季莫申科于烏克蘭統一日(2009-01-22)

季莫申科反對將俄語作為第二官方語言,她也不認為在目前的烏克蘭,俄語民眾的權利有受到侵犯。 關于她對烏克蘭語的態度,她曾表示:“今日我用烏克蘭語思考與生活…事實上我俄語非常熟練,我想這對你們不是秘密…你們都知道我成長于俄語州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在我看來,我在進入政府後一直不遺餘力地使用烏克蘭語。”

第一屆季莫申科政府計畫將3,000間公司重新收歸國有,但內閣在該計畫尚未實現前就被解職。季莫申科認為烏克蘭經濟被過度壟斷。部分烏克蘭政治家與學者認為她的政策屬于國家社會主義。季莫申科反對烏克蘭天然氣運輸系統私有化。她將烏克蘭在經歷2008-2009經濟危機後的經濟復甦列為她的成就之一。第二屆季莫申科政府花費160萬格裏夫納改善煤礦。

季莫申科希望借由平衡產業與社會領域的薪資,以提升社會整體水準,並承諾在兩年內改善烏克蘭醫療系統與農民減稅。其他經濟政策包括補償失去蘇聯時代儲蓄的存戶、控製食品及葯品的價格以遏抑通貨膨脹,要求審查黑暗的私有化與高社會福利開支。 她希望能減少三分之一的稅目數量、簡化製度、削減增值稅,並提供賦稅優惠給予新科技與窮困地區進口商以促進投資。

季莫申科主張烏克蘭能借由發展並建造更多的核電廠以確保能源安全,她也希望加速在黑海勘探和開採石油與天然氣。

季莫申科希望改革國家行政機關的組成,主張給予議會反對派“影響政府當局的實際手段”,進行烏克蘭法院系統的改革,並希望重新將行政權轉移給地方政府。她希望烏克蘭人能“生活在憲法與法律的專政之下”。2009年11月,季莫申科稱烏克蘭為“一個絕對無法治理的國家”,原因是橙色革命期間的憲法修訂是政府當局(前庫奇馬政府)與反對方的政治妥協(季莫申科主張這些改革“未完成”,因此2004年12月季莫申科聯盟投下反對票)。2009年12月,第二屆季莫申科政府提議在烏克蘭成立獨立的反腐敗局。

2010年1月,季莫申科呼吁在民意調查或公民投票結束後,透過議會多數進行憲法緊急修正案。

政治形象

批評者認為,季莫申科以一個寡頭不當獲取財產。有人認為,隻要季莫申科願意去打擊腐敗,她對烏克蘭非法商業行為的熟稔將是她得天獨厚的條件。前商業伙伴、前烏克蘭總理帕夫洛·拉扎連科在美國因涉嫌數百萬的洗錢、貪污、詐欺等罪而被判刑。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許多選民相信她是真的從寡頭變成改革者。作為能源副總理,她實際上終結了許多在能源部門腐敗的安排。在她的領導下,烏克蘭電力產業稅收額成長幾十倍。她取消電力市場的易貨交易,要求工業消費者以現金支付電費。她還終止許多組織的稅務減免,不包含已斷電的組織。她的改革意味著,政府有足夠的資金支付和增加公務員薪資。

季莫申科曾(三度)被富比世雜志列為全球最有權力的女性。2005年她位居第三(次于萊斯與吳儀),2008年排名第17,2009年排名第47。橙色革命期間,部分西方媒體封她為“革命的聖女貞德”。季莫申科還被《每日郵報》(Daily Mail)和《20 Minutos》封為“全球最美麗的女政治家”之一,另也在“最火辣國家領導人”部落格中名列第一位。

俄羅斯總理普京在2009年11月表示,她與季莫申科共事感到自在,也稱贊她加強烏克蘭的主權和與莫斯科建立穩定關系,並稱第二屆季莫申科政府是“高效率與一股穩定的力量”。路透社表示,俄羅斯政府在看見她對尤先科的反對立場後,從2008年底開始支持季莫申科。

2008年年初的2009年烏克蘭總統大選民調中,季莫申科的支持率站上30%,但在2009年4月下旬滑落至15%。

根據基輔社會學國際研究院在2009年1月29日與2月5日完成的民調中,有43%的民眾認為她應該下台,另有45%的民眾抱持相反意見。索非亞社會研究中心在2009年2月3日與12日的民調中,有59.1%的民眾認為季莫申科總理的行動是捍衛自己與周遭人士的利益,4.2%認為她的行動是保護外國利益,23.9%則認為她是為了國家利益。77.7%的受訪者不滿意季莫申科政府的經濟政策。71.8%認為現任政府無法帶領經濟走出危機,甚至無法改善烏克蘭的狀況;18.1%的受訪者則相信政府可以做到。

前盟友、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在2009年11月表示:“我相信,每個禮拜隻要季莫申科還坐穩總理寶座,將帶領國家走向災難。因為季莫申科-是個危機,一切的危機。”

有人曾聲稱季莫申科是猶太人,但遭到否認,表示他父親有拉脫維亞血統,母親是烏克蘭民族。

發型

季莫申科的發辮造型成為橙色革命時期的標志。當被問到是否由專業發型師打理時,她回應發型都是自己處理。形象顧問Oleh Pokalchuk表示,萊希雅·烏克蘭卡(Lesya Ukrainka)的發型是繞頭發辮的靈感來源。

伊娃·裴隆轉世

在2010年1月5日《新共和雜志》(The New Republic)的文章中,季莫申科前顧問表示,季莫申科相信自己是伊娃·裴隆的轉世,並且自覺地復製裴隆的風格與習慣。

倒庫運動

季莫申科于1996年開始涉足政壇,1996年、1998年兩度當選烏克蘭議會議員,1997年,拉扎連科下台後,季莫申科劃清了與拉扎連科的界限,並沒有受到拉扎連科倒台事件的影響,並于1998年成為國家預算委員會主席。在國家預算委員會工作的兩年中,季莫申科製定了一套全新的預算規則,成功地改變了收支比例,構築了積極的補助金系統。在此期間,季莫申科的能力被當時的烏克蘭總理尤先科所賞識。

1999年,尤利婭迎來了事業上的巔峰,在尤先科的提議下,季莫申科于1999年至2001年出任烏克蘭政府副總理,她被認為是尤先科政府內閣中的關鍵人物,也是內閣中惟一的一位女副總理,她上任後就“大刀闊斧”地在經濟領域開展大規模改革。當時,季莫申科還是烏克蘭議會“祖國黨”領導人。此外,由于外貌出眾,她還在不少傳媒的另類選美中多次勝出。季莫申科與執政黨的關系本來如魚得水,不料,拉扎連科2000年在國外受審,查出季莫申科涉嫌通過其領導的“統一能源系統公司”向拉扎連科的海外戶頭裏匯入了1個多億美元,作為政治捐款用于支持拉扎連科趕庫奇馬下台,此事被曝光後,她與總統庫奇馬關系不斷交惡,2001年1月和4月間,庫奇馬先後解除季莫申科與尤先科的職務。

2001年2月,“沒有庫奇馬的烏克蘭”民眾集會活動在基輔爆發,2000多名示威者聚集在著名的赫列夏季克大街和總統府周圍,部分激進的示威者索性沿街搭起了一個個小帳篷,擺出了一副決戰到底的架勢。集會組織者在抗議活動結束時聲稱,今後將繼續聯合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在全國範圍掀起一場聲勢浩大的“倒庫”運動。這場“倒庫”運動的幕後總指揮就是季莫申科。

此時,尤先科已經建立了“右翼政黨聯盟”“我們的烏克蘭”,季莫申科作為反對黨“祖國黨”的領導人加入了要求總統下台的反對派聯盟“救國論壇”。2002年3月,“我們的烏克蘭”競選聯盟成為烏克蘭議會第一大黨派。由季莫申科領導的“季莫申科聯盟”也獲得了議會中的21個席位。後來,尤先科領導的“我們的烏克蘭”開始和季莫申科領導的“季莫申科聯盟”結盟,包括參加2004年的烏克蘭總統選舉。

涉嫌案件

拉扎連科醜聞

2000年,季莫申科與總統庫奇馬的關系逐漸惡化,重新卷入拉扎連科醜聞。

2000年8月,季莫申科的丈夫因為向前總理拉扎連科行賄被捕入獄。

以走私和偷稅漏稅罪

2001年1月15日,烏克蘭國家總檢察院以走私和偷稅漏稅罪名對她正式提出指控,稱季莫申科涉嫌從1997年到1999年,私吞公款11億美元,偷稅漏稅15萬美元。

2001年1月19日,庫奇馬總統簽署命令解除了她的職務。

2001年2月13日,季莫申科被警方正式逮捕。

烏總檢察院逮捕季莫申科後,又對她提出了新的指控:警方懷疑她在“統一能源系統公司”任職期間,曾向拉扎連科行賄7900萬美元。據調查,季莫申科在任烏克蘭“統一能源系統公司”總裁期間,曾與政府官員勾結,從俄羅斯走私天然氣達30億立方米,獲利達4.45億格裏夫納(約合8000萬美元)。在走私天然氣過程中,她使用了偽造的檔案並利用犯罪團伙達到目的。 同時,俄羅斯軍事檢察總院也懷疑季莫申科與俄國防部軍事財政和預算總局局長奧列尼科將軍瀆職案件有牽連。他們兩人在任職期間,曾促成俄國防部與烏“統一能源系統公司”簽署了一項價值為4.5億美元的電力供應契約,雙方均從契約中獲得一筆不菲的收入。

2001年4月2日,烏克蘭最高法院裁定,基輔佩切爾區法院2001年3月27日關于釋放烏克蘭前副總理季莫申科的判決有效,暫停實施基輔市法院2001年3月30日關于再次逮捕季莫申科的決定。

天然氣交易濫權案

2011年4月,烏克蘭總檢察院對季莫申科進行刑事立案,指控她2009年與俄羅斯簽訂的天然氣協定讓國家蒙受約15億格裏夫納(1美元約合8格裏夫納)的經濟損失。季莫申科堅稱自己清白,並稱對她的這些指控是政治迫害。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2010年5月11日說,烏總檢察院傳喚季莫申科接受刑事案件調查。

2011年7月15日,烏克蘭前總理尤莉婭·季莫申科因“天然氣契約案”在基輔一家法院出庭受審,但因拒絕在法官面前起立而再度被逐出法庭。7月6日季莫申科因同樣緣故被逐出法庭。

2011年8月5日,基輔市佩切爾斯基地區法院宣布,季莫申科作為被告故意拖延案件審理進程,多次拒絕透露其住所地址或遲到出庭受審並阻礙法院詢問證人,由于考慮到她有可能逃避調查,決定予以逮捕。 季莫申科的支持者們對判決反應強烈,曾一度封鎖了法院並與警察發生肢體沖突,嘗試阻止警察逮捕季莫申科。

2011年8月17日,烏克蘭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就越權、貪污等指控出席庭審,烏前總統維克托·尤先科抵達基輔佩克斯克拉地方法院,為季莫申科案件作證。

2011年9月28日,烏克蘭首都基輔法院對于前總理季莫申科的庭審進入到最後辯論階段,檢察官要求判處季莫申科7年有期徒刑,因其2009年越權與俄羅斯簽署天然氣供應協定導致國家利益受損。

2011年10月11日,烏克蘭法官做出裁決,就前總理季莫申科涉嫌在2009年與俄羅斯天然氣交易濫權案,對其判處7年監禁。季莫申科發誓稱將在歐洲法庭申請裁決。她指責烏克蘭政府“獨裁”。

2012年4月20日,季莫申科為抗議在獄中遭毆打,開始絕食抗議。5月4日,季莫申科的助手稱她已持續絕食15天,生命陷入危險。由于季莫申科拒絕接受法醫檢查,烏克蘭檢方不排除她自傷的可能,因此拒絕為驗證季莫申科的說法是否屬實而啓動刑事調查。

2012年10月29日,烏克蘭議會選舉結束執政黨獲勝,季莫申科在獄中宣布絕食,抗議執政黨議會選舉舞弊。

起訴事件

烏克蘭檢察官2011年5月24日起訴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指控她濫用職權,簽署高價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協定。

依照2009年1月簽訂的協定,烏克蘭以每1000立方米450美元的價格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高于許多歐洲國家進口俄天然氣的價格。

烏克蘭總檢察長辦公室發言人尤裏·博伊琴科說,這份10年期協定令烏克蘭蒙受35億格裏夫納(約合4.4億美元)損失,季莫申科簽署協定時未獲內閣批準。

烏克蘭先前多次因天然氣價格與俄羅斯發生糾紛,俄方一度暫停向烏方供氣。由于俄羅斯供應其他歐洲國家的天然氣大多經烏克蘭輸送,俄方“停氣”引發多國天然氣短缺,持續數周。

季莫申科否認檢方指控,辯稱這份契約幫助結束烏俄天然氣問題糾紛,自己並無過錯。

除24日所受指控外,季莫申科還受烏克蘭檢方兩項涉及腐敗的指控。其一是挪用5.26億美元環保基金,用于支付養老金;另一項是把斥資數百萬美元購買的救護車用于私人活動。

季莫申科堅稱清白,稱這些控告是總統維克多·亞努科維奇打擊反對派的手段。

季莫申科執政時期的多名內閣官員現階段受腐敗指控或遭調查,包括前內務部長尤裏·盧岑科。

險遭逮捕

2011年5月24日,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當天在該國總檢察長辦公室接受了調查人員問詢,幸虧有律師隨行,否則這位知名的美女政要很有可能會被烏克蘭檢方以阻撓濫用權力調查為名,將其逮捕。

事件經過

季莫申科所領導的全烏克蘭“祖國”聯盟黨24日在其網站上宣稱,總檢察長的辦公室當天被數十名蒙面警員把守。季莫申科在接受完問詢後,因涉嫌濫用職權遭到逮捕。不過,烏克蘭檢方隨後否認了這一訊息。

烏克蘭總檢察長辦公室稱,盡管法院已經發布命令允許在必要時候隨時逮捕季莫申科,不過24日在問詢結束後,調查人員還是允許她離開。“調查人員本可以將她拘留,但是由于她帶著律師一同前來接受問詢,因此調查人員便遵循有關程式,未將其拘留,”烏克蘭總檢察長辦公室的一名發言人說。

官方回應

烏克蘭檢方在一份聲明中指出,被控濫用權力出售溫室氣體排放權及購入緊急救援車輛的季莫申科,“長期以來一直在嘗試回避審前調查,並且設法阻撓對其進行的調查。”

起因回顧

烏克蘭總統尤先科8日突然下令解散由美女總理季莫申科領導的政府,任命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州長尤裏·葉哈努羅夫為代總理。訊息傳出後,輿論開始紛紛揣測尤先科“拿下”季莫申科的真正原因。不過,早在季莫申科被撤職的訊息傳出之前,就已經有人預測季莫申科的總理位子肯定坐不長了,其中就包括烏總統編外顧問、俄右翼力量聯盟領導人之一涅姆佐夫9月8日所說的一番話。

涅姆佐夫8日暗示說,“尤先科-季莫申科”這套在天鵝絨革命期間打造的雙輪馬車已很難再走下去。涅姆佐夫說,烏克蘭國內目前的政治危機主要是是由總統尤先科與總理季莫申科的意識形態沖突造成的。尤先科堅持烏克蘭走建立在民主與自由基礎上的歐洲發展道路,而季莫申科則主張以“家長作風”和“民粹主義”走出一條特殊的道來。

“除政治危機外,烏克蘭目前還陷入了誰也不曾料到的經濟危機,這主要表現在工業生產從13%下降到了2.5%。不僅如此,在豐收之後,烏克蘭還出現了少見的通貨膨脹,燃料、肉類和面包的價格上漲。經濟投資急劇減少,資金大量外流,等等”,涅姆佐夫說,“所有這些都是由季莫申科政府外行造成的。”

涅姆佐夫指出,“我對季莫申科的主要批評是她製造了烏克蘭的不良投資環境,對此,烏克蘭卻沒有人願意說,尤先科的立場是明晰且正確,她不但不聽,而且所有人都對著幹,我不敢構想如果普京給弗拉德科夫(俄總理)下達指示,而弗拉德科夫不但什麽都不做反而對著幹會是什麽子。”

被判監禁

2011年10月11日,烏克蘭首都基輔一家地區法院宣布,烏克蘭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因在烏俄兩國天然氣供應協定中濫用職權被判處7年監禁。

基輔市佩切爾斯基區法院主審法官羅季翁·基列耶夫宣布,季莫申科在2009年與俄羅斯簽署油氣供應協定時,“出于犯罪目的濫用職權,超越了總理的許可權,這項罪名成立,法庭判處季莫申科入獄7年”。

烏檢方指控,季莫申科2009年利用總理職權,命令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簽訂天然氣進口協定,致使烏克蘭進口俄產天然氣的價格高于許多歐洲國家,導致烏克蘭方面損失1.9億美元。

根據判決,季莫申科獲刑7年並被剝奪公權3年,刑期從今年8月5日她因幹擾庭審而被捕入獄開始計算。

基列耶夫說,根據烏克蘭法律,季莫申科可在15日內向基輔市佩切爾斯基區法院提起抗訴。

當天,大批季莫申科的支持者聚集在法庭外聲援,一批她的反對者同樣在法庭外集會。

駁回抗訴

2011年12月23日,烏克蘭基輔抗訴法院駁回前總理季莫申科的抗訴,決定維持首都基輔市佩切爾地方法院對其入獄7年的判決。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烏檢方代表弗羅洛娃在抗訴法院宣判後對記者說,檢方對抗訴法院的決定感到滿意,這意味著佩切爾地方法院對季莫申科的判決已經生效。弗羅洛娃說,根據法律規定,季莫申科有權在三個月之內向法院提出申訴。

季莫申科和她的辯護律師沒有參加當天的庭審。

2012年8月29日,烏克蘭刑事和民事案件最高專門法院駁回前總理季莫申科的抗訴,維持基輔地方法院2011年10月以濫用職權罪名判處她7年監禁的判決。

最高法院法官葉爾菲莫夫當天宣判時說,審判庭認為季莫申科抗訴理由不成立,予以駁回。

按照烏克蘭司法審判機製,季莫申科案件已審理終結,她不能在國內再提起抗訴或申訴,也不能代表反對派參加將于今年10月底舉行的議會選舉。她的刑期還有5年零11個月。

當天,100多名季莫申科的支持者聚集在法院外,以示對季莫申科的支持。

據當地媒體報道,季莫申科的律師28日已就此案向位于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人權法庭提起抗訴。

正式入獄

2011年12月30日,烏克蘭國家監獄服務中心發表公報稱,因濫用職權罪被判7年監禁的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已被從看守所轉到東部哈爾科夫州的女子監獄關押,正式開始服刑。

公告說,當地時間30日5時許,季莫申科被帶出位于首都基輔的看守所,在警方押送下乘車前往東部哈爾科夫州的卡恰洛夫斯基女子監獄。臨行前,醫療人員對她進行了身體檢查。體檢結果顯示,她目前的健康狀況可以承受路途顛簸。

據當地媒體報道,由于無法行走,季莫申科當天是坐在輪椅上被抬上車的。

被認叛國

烏克蘭議會于當地時間2012年3月20日通過決議,向烏克蘭總檢察院和安全局遞交相關材料,其中認定前總理季莫申科與俄羅斯簽訂天然氣協定中犯下了叛國行為。

這份材料由負責調查2009年季莫申科簽訂天然氣條約問題的議會臨時調查小組上交。烏克蘭當局稱這份協定給烏克蘭經濟造成數十億美元損失。

季莫申科否認了對自己的指控。她的律師20日在記者招待會上聲稱,這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獄中絕食

2012年4月20日,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為抗議在獄中遭毆開啟始絕食抗議。5月4日,季莫申科的助手稱她已持續絕食15天,生命陷入危險。由于季莫申科拒絕接受法醫檢查,烏克蘭檢方不排除她自傷的可能,因此拒絕為驗證季莫申科的說法是否屬實而啓動刑事調查。

獄中發聲

2012年9月29日,被拘禁的反對派領導人尤利婭·季莫申科呼吁烏克蘭人在下月的議會選舉中“站起來”結束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的“罪犯統治”。

在一段拍攝于其被拘禁的醫院的影片中,這位前總理說,她正身處亞努科維奇所設定的“地獄”之中。季莫申科因濫用職權的罪名而被判處7年監禁。

因拘禁而無法參加10月28日選舉的季莫申科的這段影片表明,她決心要聯絡自己的支持者,並讓她的祖國黨重新團結起來。

季莫申科所在政黨的網站發布了這段影片。

季莫申科曾說過這次選舉的結果已經內定,她還指責亞努科維奇打造了一個腐敗的國家,目的是讓一小撮“在一個黑手黨罪犯團伙”中的人富起來。

“很不幸,今天整個國家生活在罪犯統治之下。他們越是任其發展,這種情勢就越會深入下去,每個人也就會更加感覺到這種罪犯統治對自己生活的影響,”她說。她呼吁烏克蘭人“在選舉中站起來推翻這個罪犯團伙”。

赦免延後

烏克蘭總統赦免問題委員會2013年4月27日建議總統亞努科維奇不要做出釋放前總理季莫申科的決定。該委員會下次審議特赦申請將在至少一年以後,但烏克蘭政治家預測,季莫申科要到2015年春天總統選舉之後才能重獲自由。

獲得釋放

2014年2月24日,季莫申科官方網站發布訊息,尤利婭·季莫申科請求不要將她作為總理候選人。

季莫申科在聲明中說:“關于推薦我為烏克蘭總理候選人的訊息,對我來說是一個意外。這個問題沒有人和我商量和討論。我感謝對我的尊重,但我請求不要將我列為總理候選人。”

22日,烏克蘭議會通過了“關于履行涉及尤利婭·季莫申科的國際義務”的決議,根據這份決議,季莫申科將獲得釋放。她已出獄並在基輔獨立廣場向支持者發表講話。

23日,多名議員聲明說,在最高拉達組成執政聯盟後,新總理和新政府成員名單可能在周二(2月25日)之前得到確定。

涉嫌謀殺

2012年6月18日,烏克蘭副總檢察長雷納特·庫茲明于表示,檢方已經掌握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涉嫌一樁謀殺案的證據,將對她提出指控。庫茲明沒有說明季莫申科具體面臨哪些指控,總檢察長辦公室拒絕回應這一問題。

尤利婭·季莫申科尤利婭·季莫申科

庫茲明在18日由俄羅斯《生意人報》刊登的專訪中說,有充分證據指認季莫申科與議員葉夫根·謝爾班遇害相關,“我們打算起訴她”。謝爾班夫婦和助手1996年在烏克蘭一座機場遭人射殺。庫茲明說,證據顯示季莫申科旗下企業僱凶殺人,證人指認季莫申科參與“謀劃”。

季莫申科領導的祖國黨堅決否認檢方指控,稱這是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除掉政治對手的手段之一。歐洲聯盟一些成員國以指控帶有“政治動機”為由呼吁釋放季莫申科,近期以領導人不出席本月在烏克蘭舉行的歐洲足球錦標賽賽事作為抵製措施。

季莫申科的辯護律師弗拉先科18日表示,針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稱季莫申科可能涉嫌參與謀殺議員葉夫根尼·謝爾班的言論,目前正在服刑的季莫申科將向法院提起訴訟。

2012年8月9日,烏克蘭第一副檢察長雷納特・庫茲明表示,隻要前總理季莫申科的健康狀況允許,烏克蘭總檢察長或將于9月對她提起涉嫌參與謀殺議員葉夫根尼·謝爾班的新指控。

人物言論

季莫申科:烏克蘭將解放俄羅斯

3月18日,季莫申科在美國赫芬頓郵報網站發表評論文章《克裏米亞永遠屬于烏克蘭》。季莫申科否認克裏米亞獨立公投的合法性,稱世界各國都站在烏克蘭這邊。她在文章末尾稱,“烏克蘭正在履行自己的使命,包括解放俄羅斯”。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