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陽神功

少陽神功

「少陽神功」平和中正,威力極大,足以抵御及驅除最厲害的陰寒之氣。

練成之後便可打通奇經八脈,著重本人功力的加強,來抵御外邪的侵襲,循序漸進,由淺入深,所以越到後面,越見奧妙。

力道柔和之極,但卻似無所不包,就像一個平靜的海洋,任你扔下多少石頭,也被海水覆沒,至多激起一點點浪花。

最後達至「敵強則強,敵弱則弱,因勢反擊,收發隨心」的最上乘境界,屆時內力源源不絕,竟似無窮無盡

梁羽生的武功描述常帶道德色彩,正派人物的武功必定純正,邪派人物的武功必定陰毒

小說中的武功

​任家武功,任天吾之妹任小姐出嫁時作為「嫁妝」帶入揚州谷家,谷嘯風又傳給奚玉瑾等。

「少陽神功」正好象征谷嘯風為人的純樸正直。(見梁羽生《鳴鏑風雲錄》)

公孫隱的「少陽神功」,練成之後便可打通奇經八脈,可治愈半身不遂之症。(見梁羽生《狂俠天驕魔女》)

彭瑩玉所創,載於《玄功要訣》。(見梁羽生《還劍奇情錄》)

呂四娘晚年所創,可以抵御「修羅陰煞功」的陰毒之氣,亦作「少陽玄功」,邙山派眾人修習。(見梁羽生《雲海玉弓緣》)

天山派的正宗內功,足以抵御最厲害的陰寒之氣。(見梁羽生《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

會少陽神功的人

(以下資料由梁羽生家園百科版整理)

公孫隱

慧寂神尼笑道:"你們來得又巧又不巧。"武林天驕詫道:"此話怎說?"慧寂神尼道:"先說'不巧'的。公孫老前輩正在練他的少陽神功,練成之後便可打通奇經八脈,半身不遂之症也便可痊愈了。此時,他正在練功的緊要關頭,明明大師和柳元宗老前輩都在幫他閉關練功,要一個月之後,方能開關。在這一個月之中,他們是任何人也不見的,更莫說下山了。這可不是很不巧麽?"

--《狂俠天驕魔女》第一○一回

谷之華

項鴻這一驚非同小可,谷之華竟然不畏他的修羅陰煞功!原來呂四娘生前早已慮到本門中無人能製服孟神通,所以用了十年功夫,參悟了"少陽神功",雖然還不能破解修羅陰煞功,但卻可以抵御"修羅陰煞功"那種邪毒之氣。隻要有兩三位達人,練好了這種"少陽神功",合力施為,就可以將孟神通製住。當時在她的心目之中,本門的三位武功最強的弟子乃是曹錦兒、翼仲牟和從峨嵋派投過來的謝雲真,故此遺命叫谷之華將"少陽玄功秘訣"轉贈給曹錦兒。這也就是為什麽在邙山會上,雖然曹錦兒要把谷之華逐出門牆,谷之華仍然將那三篇秘訣獻了給她的原故。呂四娘生前,沒有叫谷之華練這種"少陽神功",但也沒有禁止她練。谷之華不知道呂四娘另有深意,在師父死後,她終于把這種功夫練了。

--《雲海玉弓緣》第十三回

孟神通

孟神通將那三篇"少陽神功"仔細閱讀,最初隻聽他不斷發出冷笑,千手神偷姬曉風心道:"莫非是呂四娘言過其實,這三篇少陽神功其實並不濟事,所以孟神通看不起它?哎,早知如此,我也犯不著舍了性命去偷了。"過了一會,孟神通沒有冷笑了,臉上的神情也越來越見沉重,姬曉風則反而松了口氣了!

原來孟神通的"修羅陰煞功"是邪派中的第一等功夫,且又失傳已久,呂四娘的武學造詣雖然是當世第一,她也曾探聽清楚受害的人死時的症狀,但對于修羅陰煞功的精微奧妙之處,究竟不能深悉,所以她所創的"少陽神功"對"修羅陰煞功"是隻能防御,不能破解,其中當然也有不周全的地方。是以孟神通在翻閱前幾頁之時,不免輕視它了。

看完了第三篇"少陽神功",卻不由得孟神通不悚然而驚,"少陽神功"是著重本人功力的加強,來抵御外邪的侵襲,循序漸進,由淺入深,所以越到後面,越見奧妙。孟神通心中想道:"呂四娘的武學造詣果然遠遠在我之上,她未練過修羅陰煞功而居然想得出抵御的法子,確是令人佩服!她的少陽神功雖然尚未能破解我的功夫,可是若然有一個和我功力相當的人,練了這種少陽神功,那麽我的修羅陰煞功便傷不了他了。再不然,若是集合了邙山派三四個一流達人,都練了這種功夫,也不難製我的死命!"想到此處,還怎能笑出聲來?

--《雲海玉弓緣》第十四回

江海天

江海天未學過大乘般若掌,但他卻練有能御大乘般若掌的少陽神功,雙掌一交,寶象法師隻覺對方的力道柔和之極,但卻似無所不包,就像一個平靜的海洋,任你扔下多少石頭,也被海水覆沒,至多激起一點點浪花。寶象法師忽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自己那麽剛猛的力道,竟似石頭在海水之中覆沒,冰雪在春風之中溶解!

--《冰河洗劍錄》第四十回

冷冰兒

冷冰兒已練成了少陽神功,足以抵御最厲害的陰寒之氣,故而可以使用冰魄寒光劍的。但此際她也不過隻是恢復了三四分功力,不能全都用來幫助楊炎驅寒,隻能先用一兩分的少陽神功,令他氣血能夠暢通,至于完全恢復功力,那還要靠他自己。

--《彈指驚雷》第三回

楊炎

原來他給楊炎以少陽神功震蕩他的奇經八脈,此時方始開始發作。少陽神功本是天山派的正宗內功,楊炎揉合了天竺的奇門武學,減了幾分"王道",卻增幾分"霸氣",一旦發作,假楊炎隻覺體內如有千百條小蛇亂竄亂噬,痛楚之處,當真勝過世上任何一種酷刑。

--《彈指驚雷》第五回

孟華

宇文博的功力打了三成折扣,和孟華剛好拉平。孟華練有少陽神功,足可抵御奇寒,宇文博能夠練成寒冰掌,縱使是玄冰觸體,也凍不壞他。掌風劍氣相消,冰魄寒光劍的陰煞之氣,也隻能令他稍為感到一點寒意而已。

--《絕塞傳烽錄》第十回

鍾展

姬追風答道:"多虧鍾長老以少陽神功替我們祛毒,我們早已恢復如初了。鍾長老前後不過用了半枝香時刻。"

--《絕塞傳烽錄》第十回

奚玉帆、奚玉瑾

朱九穆有所不知,奚玉帆的"少陽神功"是谷嘯風轉授的。不過,卻隻有六七分火候,尚未"大成"。奚玉瑾的火候更淺,若然不是與哥哥聯手,她是一掌也禁受不起的,如今她與哥哥聯手,也隻能側面進擾,不敢直攖其鋒。

--《鳴鏑風雲錄》第十二回

谷嘯風

谷嘯風遮在她的面前,加強了少陽神功的掌力,掌風發出,令韓佩瑛如沐春風,這才好過一些。但谷嘯風的功力不及對方,兩股掌風激蕩之下,仍然是寒氣侵肌。不過由于產生了中和的作用,減少了幾分寒冷而已。

--《鳴鏑風雲錄》第十四回

曹錦兒、翼仲牟

孟神通聲色俱厲,說了這幾句話,便不再理睬女兒,猛地轉過頭來,眼光中充滿殺氣,對著曹錦兒喝道:"還不快來領罪,難道當真還要我親自出手嗎?我有話在先,下手決不留情,再遲片刻,管教你們個個性命難逃!"雙掌一抬,掌力尚未發出,寒飆已是卷地而來,饒是曹錦兒、翼仲牟練過一年的"少陽神功",亦自覺得寒冷難禁,牙關打戰。

--《雲海玉弓緣》第三十三回

白英傑

白英傑早已猜到他們是孟神通的弟子,正在暗運少陽神功,準備與他們的修羅陰煞功對抗,所以由得師弟與他們吵嘴。

--《雲海玉弓緣》第四十三回

任天吾

任天吾替安達把了把脈,心內暗暗吃驚,要知他的少陽神功雖然不及谷嘯風那樣高明,但安達受了少陽神功之傷,他是看得出來的。不禁起了疑心:"難道谷嘯風這小子也來了這裏麽?"

--《鳴鏑風雲錄》第九十九回

畢凌風、畢凌虛、彭瑩玉

我本來從我哥哥那裏,間接學到了一點彭和尚的少陽玄功,為了急于求成,我舍棄正途,卻苦練一種獨門的奇功:寒陰七煞掌,若然滿了十年,自信可以對付一流達人,但我等不及了,我怕牟獨逸可能將劍譜傳給女婿,我那時雖然痛恨雲舞陽,但也卻還不想殺掉陳雪梅曾經嫁過的丈夫。

--《還劍奇情錄》第十二回

呂四娘

我師父(呂四娘)說,她在十年之前已知道孟神通住在太行山,不過未練成破解修羅陰煞功的本領,所以孟神通不來犯她,她也便暫時不管。後來她用了十年工夫,參悟這少陽玄功,雖然還不能破解修羅陰煞功,但卻可以抵御修羅陰煞功的那種邪毒之氣。

--《雲海玉弓緣》呂四娘第十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