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鳳仙 -中國近代著名俠妓

小鳳仙

小鳳仙(1900年8月-1954年),原名朱筱鳳,偏房所生,後改名為張鳳雲、張洗非。原籍浙江錢塘。出生在杭州,父親是沒落的滿族八旗武官。在清王朝徹底崩潰前的苟延殘喘的年月裏,這個八旗武官又突然被解職了。小鳳仙的幼年,生活在一個日趨貧困,後母對她很冷漠的家庭中。

正史之中並沒有關于她的記載,甚至連她的生卒日期都沒有能說清楚,但她卻曾是名動公卿的名妓。她曾幫助共和名將蔡鍔將軍逃離袁世凱的軟禁,更因為與蔡鍔的那段至死不渝的愛情而被人傳頌,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這段愛情被拍成名叫《知音》的電影。

  • 出生地
    杭州
  • 主要作品
    調寄《柳搖金》,調寄《帝子花》和調寄《學士中》
  • 別    稱
    小鳳仙,筱鳳仙,張鳳雲,張洗非
  • 所處時代
    清末
  • 本    名
    朱筱鳳
  • 民族族群
    滿族
  • 主要成就
     1915年幫助反帝將領蔡鍔逃離北京
  • 去世時間
    1954年
  • 出生時間
    1900年

​人物簡介

小鳳仙(1900年8月-1954年),原名朱筱鳳,母親是偏房。一位姓張的奶媽撫養她,所以她後來改名為張鳳雲、張洗非。原籍浙江錢塘。

1911年,武昌起義後張奶媽帶她逃往上海,因衣食無著就將她暫時押給一位姓胡的藝人學戲,到南京以賣唱為生,取藝名“小鳳仙”。

1913年(民國二年)7、8月間,革命黨人在南京發動反對袁世凱的“二次革命”,北洋軍閥馮國璋、張勛等部攻打南京,戰火延及近兩月。小鳳仙跟著胡老板逃回上海,這年小鳳仙已是13歲,成一亭亭玉立的美人。同年,小鳳仙又跟著胡老板輾轉到北京,後被賣到北京八大胡同“陝西巷雲吉班”,“流寓袁啞,墮入妓籍,隸屬陝西巷雲和班,相貌乏過中姿”“粗通翰墨,喜綴歌詞,又生成一雙慧眼,能辨別狎客才華”。以其才貌藝俱佳,名震京師,成為名妓。逢場擺酒現開銷,浪擲金錢媚阿嬌;欲壑難填跳槽口,情天易補割靴腰。

1915年,前任雲南都督蔡鍔將軍被袁世凱羈留于北京,居高位,實閒職,並遭受種種監視,為避袁世凱耳目,故作韜晦之計,常到八大胡同妓院走動,在“雲吉班”結識了小鳳仙。英雄美人,十分恩愛,成為知音。蔡將軍知道了小鳳仙的身世後,十分同情。一次,張奶媽從江西來到北京,找到胡老板與小鳳仙。蔡鍔出錢替小鳳仙贖了身。小鳳仙回到奶媽身邊,仍在雲吉班做生意,並與蔡鍔感情更深。蔡教她識字看書,並常給她講些《三國》《水滸》的故事與做人、為政的道理,後來也給她透露些反對袁世凱稱帝的事情,使小鳳仙的思想認識大為提高。

1915年(民國四年)11月中旬,在袁世凱稱帝前夕,小鳳仙遂選擇了“雲吉班”中有人擺酒做生日的一天,安排蔡鍔在房中飲酒,並把窗紗去掉,拉開窗簾,使監視蔡鍔的人可洞觀室內。大衣皮帽也掛在衣架上。待到開向天津的火車將要啓程,蔡氏不取衣帽,假裝去洗手間,趁院中人多雜亂之際,離開“雲吉班”,直奔火車站。此時,僕人把窗簾放下,監視蔡氏的人以為他如廁即會歸來,也看不見室內情況,並未介意。蔡鍔到火車站後,立即用其老師梁啓超事先命人代購的火車票,登車到天津住進日本醫院。此後,蔡鍔龍歸滄海,終于在雲南舉起反袁義旗。隨著護國討袁鬥爭的勝利發展,小鳳仙的“俠妓”名聲也傳遍了全國。

基本介紹

正史之中並沒有關于她的記載,甚至連她的生卒日期都沒有能說清楚,但她卻曾是名動公卿的名妓

小鳳仙小鳳仙

她曾幫助共和名將蔡鍔將軍逃離袁世凱的軟禁,更因為與蔡鍔的那段至死不渝的愛情而被人傳頌,上世紀八十年代,這段愛情被拍成名叫《知音》的電影。

相關史料

據有關史料記載,小鳳仙家原是浙江的旗人,其父朱承海,祖父朱乾利,母親是偏房。因不願受大老婆歧視,其母帶著她離開朱家單過。不久母親病逝,一位姓張的奶媽收留撫養她,所以她就改姓張。1911年(清宣統三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那時張奶媽帶著小鳳仙正在浙江巡撫增韞(子固)家幫傭。11月間,杭州革命黨人回響武昌起義,在杭州起事,炮轟巡撫衙門。張奶媽就帶著她倉促逃往上海。因衣食無著,張奶媽就將她暫時押給一位姓胡的藝人學戲,到南京賣唱為生,取藝名“小鳳仙”。1913年(民國二年)7、8月間,革命黨人在南京發動反對袁世凱的“二次革命”,北洋軍閥馮國璋、張勛等部攻打南京,戰火延及近兩月。小鳳仙跟著胡老板逃回上海。這年小鳳仙已是13歲,成一亭亭玉立的美人。不久,她又跟著胡老板輾轉到達當時的京師北京,在著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的陝西巷雲吉班賣唱接客做生意,以其才貌色藝俱佳,名震京師,成為民國初年北京城紅極一時的名妓。

關于蔡鍔與小鳳仙的一段情,開始蔡可能有“狎妓”以麻痹袁的意味,但人都有自身弱點,飲食男女在所難免,何況民國初年政府大員納妾嫖妓也是尋常事。蔡鍔當時33歲,小鳳仙17歲,兩情相悅,英雄美人悱惻纏綿成了千古美談,民間亦多有傳說。從蔡鍔贈小鳳仙兩聯中可看出倆人的一番真情:不信美人終薄命;古來俠女出風塵。此地之鳳毛麟角;其人如仙露名珠。

相傳蔡鍔病逝日本福岡大學醫院,訊息傳到北京,在中央公園公祭蔡鍔時,小鳳仙身披黑紗,送有挽聯:九萬裏南天鵬翼,君正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十八載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初識蔡鍔

那天蔡松坡是因為心內煩悶,隨便出來走走,並不是成心嫖妓,也就無所謂一定要挑紅妓、名妓了。他那天又打扮成普通商人的樣子,又不像是特別有錢的大少,妓院老鴇就把他引到長相一般,性格古怪的二流妓女小鳳仙這裏。小鳳仙一見來客就斷定他不似一般尋常的狎客。略作寒暄後,問及職業,蔡松坡詭稱經商。小鳳仙嫣然一笑道:“我自墜風塵,生張熟魏閱人多矣,從來沒有見到過風採就像你這樣令人欽仰的,休得相欺。”蔡松坡訝然道:“京城繁盛之地,遊客眾多:王公大臣,不知多少;公子王孫,不知多少;名士才子,不知多少。我貴不及人、美不及人、才不及人,你怎麽就說我風味是獨一無二的呢?”

小鳳仙獨看重的英雄

小鳳仙不以為然地說:“現在舉國萎靡,無可救葯,天下滔滔,國將不國,貴在哪裏?美在哪裏?才在哪裏?我所以獨獨看重你,是因為你有英雄氣概。”

蔡松坡故作不解地問:“何以見得?”小鳳仙小鳳仙嘆息道:“我仔細看你的樣子,外似歡娛,內懷鬱結。我雖女流之輩,倘蒙你不棄,或可為你解憂,休把我看成青樓賤物!”

蔡松坡對小鳳仙的言語態度十分欣賞,連帶也覺得她的姿貌與舉止也非常動人。然而畢竟是初次見面,不敢交淺言深,不敢推心置腹地表明心跡,隻好支吾以對。等到窗下品茗,華屋啜酒的時候,便在小鳳仙的房中慢慢走動,流覽房中的布置。但見綺閣清華、湘簾幽靜、妝台古雅、卷軸盈案,心想:這個女子人雖不算頂美,卻有一種高雅的氣質,兼具越女的婉約、湘女的熱情。不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小鳳仙一直盯著他的神情變化,不由得問道:“什麽事情使你暗中高興?”蔡松坡說不出所以然來,就信手去翻看小鳳仙案著上的條屏說。“你這裏有這樣多的對聯,你最喜歡哪一副?”小鳳趁機說道:“都是泛泛之辭,不甚切合情景心態,似無什麽稱心如意的。你是非常人物,不知肯不肯賞我一聯?”不等蔡松坡點頭,便取出宣紙,磨墨濡筆遞到蔡松坡手上。蔡松坡難以推辭,便揮染雲煙,頃刻間寫成一聯:自是佳人多穎悟;從來俠女出風塵。

一副對聯連著二人姓名

在上款著上“鳳仙女史燦正”。這一副對聯渾沒有一般鴛鴦蝴蝶派的濃重脂粉氣息,那一股英雄氣概寫到了小鳳的心坎上。就在蔡松坡準備收筆的時候,小鳳仙急忙阻止,說道:“上款既蒙署及賤名,下款務請署及尊號。你我雖然貴賤懸殊,但彼此混跡京城,你又不是什麽朝廷欽犯,何必隱姓埋名。大丈夫行事自當光明磊落,若疑我有歹心,天日在上,應加誅殛。”蔡松坡推辭不得,乃署名“松坡”。小鳳仙一見,問道:“你莫非就是大家議論紛紛的蔡都督嘛?怎麽改換衣服到這裏來呢?”小鳳仙問他來京的緣由,蔡松坡假意說是為了攀龍附鳳,圖些功名富貴而已。不料小鳳仙卻正色道:“你去做那華歆、荀彧,好好侍候曹操吧!我的陋室齷齪,容不下你這富貴中人?蔡松坡笑哈哈地說:“既然佳人下了逐客令,久留無益。且自去吧!有緣再會,就此告辭!”

小鳳仙在吉雲班算不上紅姑娘,“叫條子”輪不到她,客人來到院中挑上她的也不多,即使挑上她,十有八回都是不歡而散地把客人氣走了。這次也是如此,蔡松坡匆匆離去,她理應依依不舍地送到門口,小鳳仙卻連房門都沒有走出來,老鴇和龜奴相視苦笑,搖了搖頭,都說:“這回兒準是又把客人給得罪啦!”

袁世凱加緊復闢帝製,加緊籠絡蔡松坡。經由楊度極力推薦,袁世凱叫他的大公子袁克定拜蔡松坡為師,排定日期講解軍事科學及為將之道,並面許將來陸軍總長一職非蔡松坡莫屬。民國四年初秋,籌備袁世凱登基的“籌安會”堂而皇之地在北京成立了,楊度主持其事,利用都是湖南同鄉的身份,天天到棉花胡同力促蔡松坡列名發起人之一。

蔡松坡是辛亥雲南首義的元勛,反對帝製、贊成民主,怎肯前後矛盾,自墮令譽,但又不能公開拒絕,隻好拖一天算一天。為袁世凱稱帝作輿論準備,楊度撰寫一篇《君憲救國論》,在袁世凱的機關報《亞細亞報》上發表。緊接著又邀請美國古德諾博士寫了一篇《民主不適合于中國論》。于是支持袁世凱稱帝的活動,便如雨後春筍般地次第展開。梁啓超反對帝製,袁世凱的手下打聽到他有一篇《異域所謂國體問題者》準備在天津發表,袁世凱先派人去威脅梁啓超。梁啓超告訴來者,我從戊戌年起就流亡國外,清政府長期要買我的人頭,我老人家已習慣了流亡生活。威脅不成,于是袁世凱利用蔡松坡與梁啓超的師生關系,帶二十萬塊現大洋向梁啓超疏通,希望梁啓超不要發表文章。梁啓超表面不念師生之情,讓蔡松坡鎩羽而歸,暗地裏對蔡松坡授以錦囊妙計,不妨表現得“忠心耿耿,積極勸進。”以圖“擺脫羈系,再造民國。”梁啓超諄諄告誡蔡松坡:“君子俟時而動,小不忍則亂大謀,不妨假裝贊成帝製,同流合污,先打進他們的圈子,再設法送走家眷,而後才相機脫身。”在老師的指點下,蔡松坡便在雲南會館的將校聯誼會上發起請願,請袁世凱改行帝製,速正大位;並在眾目睽睽下,簽下自己的名字。至此三十一歲的蔡松坡一改常態,天天跟楊度他們混在一起吃喝玩樂。人人都說蔡松坡前後判若兩人,楊度笑哈哈地說:“太子太師之尊、兵部尚書之責、陸軍統帥之權,那怕蔡松坡不俯首稱臣,力圖報效這皇恩浩蕩呢?”

楊度是籌安會的主持人,帝製的催生者,未來袁氏朝廷的宰相,是氣焰薰天的人物。同時又是個風流倜儻、落拓不羈、寄情聲色、醉心犬馬的大名士。天天晚上呼朋引類往八大胡同去征歌逐色。蔡松坡決定要打進他們的圈子,就不能免俗,那些人各自有相好的姑娘,蔡松坡自從那次遇到小鳳仙後,頓感此女雖淪落風塵,然而出語不俗,或可作為紅粉知己,借以應付京中的一班“同僚”。免得每次跟著別人在妓院中自吃自喝,自己不好意思,同時也可使自己有更多的空間活動,于是抱著一種迷離的心情,再往小鳳仙所在的雲吉班走去。

蔡松坡進了小鳳仙的房間。小鳳仙調侃道:“你何不去做華歆,荀彧,那有閒功夫到雲吉班來?”蔡松坡說:“華歆也好,荀彧也好,自有他人做,暫時還輪不到我。”小鳳仙笑道:“恐怕不是輪不到你,而是你不屑于去做吧,你也不必再瞞我了!” 蔡松坡話題一轉:“我最近通電擁護袁世凱當皇帝,你又要譏笑了吧!”這一回小鳳仙正經八百地迎了上去,說道:“英雄處事,令人難測高深,今天做華歆,荀彧,安知明天不做陳琳?

小鳳仙傾訴自己的身世

民國初期的小鳳仙蔡松坡怔了一會兒,嘆口氣說道:“難得遇到你,有這樣的慧眼、慧心。可惜天妒紅顏,竟然使你淪落風塵,作些賣笑生涯,令人可惜。”話音剛落,小鳳仙已是垂眉低首,珠淚瑩瑩,蔡松坡又說了些安慰她的話,越來越觸動了小鳳仙的心事,索性以幾作枕,嗚嗚咽咽地放聲大哭起來。經過淚水的洗禮,小鳳仙掏心挖肝地將自己的身世,向蔡松坡盡情地傾訴了一番,並要求蔡松坡以誠相待。蔡松坡卻說:“來日方長,何必急在一時?”小鳳仙以為蔡松坡有意敷衍,不禁臉上變了顏色,問道:“你還在懷疑我嗎?”說罷,忍痛一咬,把舌頭嚼爛,把血噴了一地,說道:“我如果將來泄露你的秘密,有如此血!”

蔡松坡連忙掏出手帕為她擦拭幹凈,把她抱在懷中說道:“你這是何苦呢,我已經知道了你的真誠,隻是怕隔牆有耳,你不急,以後慢慢告訴你。”

那天,蔡松坡在雲吉班大張旗鼓地請起客來,薄暮時分雲吉班張燈結彩,裏裏外外打點得妥妥貼貼,隻說客人是北京城裏有頭有臉的人物,萬萬想不到接著顧鰲之後,是楊度、孫毓筠、胡瑛、阮忠恕、夏壽田等人,連財神爺梁士飴都來了。如此一來,北京城裏頂兒尖兒的人物,今晚差不多全集中到了雲吉班,把鴇母和龜奴嚇得目瞪口呆。雲吉班一般說來不算是第一流的班子,也沒有眾星拱月的紅姑娘,那裏敢指望有這樣的局面呢?這還不說,等到客人們寫了“局票”,不一會兒功夫,花枝招展,爭奇鬥艷的美人兒紛紛報名入座,都是八大胡同的紅姑娘,就連首屈一指的花無春也翩然而至。鴇母在外間笑得合不攏嘴,連聲吩咐:“小心侍候客人。”不斷誇贊:“這會兒咱們鳳仙姑娘可算是露臉了!”

夜深客散,小鳳仙捱近蔡松坡悄聲說:“夜深風寒,不如在此歇下吧,我的房裏還沒有留過男人過夜呢?”鴇母也笑眯眯地掀簾進來說道:“我有眼無珠,不識這位蔡大人,實在罪過。我已鬥膽將蔡大人的車夫打發回去了,定要蔡大人在此委屈一宵哪!”

兩人情深意切

紅燭高燒,羅帳低垂,鴇母親自捧進數色點心,說了許多祝福的吉祥話語,龜奴們也來討了賞錢,小鳳仙掩好了門戶,滿臉紅暈地撲在蔡松坡的懷裏。對蔡松坡而言,當一位言語不俗、心性相投而又以純情與真誠相待的女子,赤裸裸羞怯怯地與他肉袒相見時,豈能無動于衷?落紅點點,沾染被褥,小鳳仙雖然淪落風塵,還保持著清華處子之身,蔡松坡越發憐愛,小鳳仙更加情深。

楊度眼看這位當年在雲南叱吒風雲的英雄人物,如今與八大胡同的一個二流妓女打得火熱。天天醇酒婦人,壯志已經消磨殆盡,時常晝夜不分,不隻是耽擱了公務,連棉花胡同家裏的老太太也疏于晨昏定省,而結發妻子更是久受冷落。楊度把這種情形報告袁世凱,袁世凱嘆道:“蔡松坡果真樂此不疲,我也可以高枕無憂,但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隻不過是借此過渡,瞞人耳目而已!”

蔡松坡與小鳳仙如膠似漆,托梁士飴購行前清某侍郎廢宅一所,大興土木,到處揚言為小鳳仙建造華屋。又給小鳳仙題辭,說她:此際有鳳毛麟角,其人如仙露明珠。

蔡松坡的這些活動卻惹惱了原配夫人劉俠貞,對丈夫又是指責,又是勸戒:“酒色二字,最是戕身,何況你身體欠佳,更不應征花逐色。大丈夫應建功立業,留名後世,怎能寄情勾欄,坐銷壯志呢!”

蔡松坡惱羞成怒,先是把不少家具打得稀爛,接著對劉俠貞拳腳交加,棉花胡同裏蔡宅鬧得雞飛狗走。袁世凱聽到了訊息,派王揖唐和朱啓鈴兩人前去調停、慰問,也不得要領。袁世凱聽到蔡宅亂七八糟,不屑地說:“我道蔡松坡是個幹練之才,可參與國家大事,誰知道治家都還不妥貼!”大大松懈了對蔡松坡的戒心。蔡松坡繼續在小鳳仙的香閨中留連往返,劉俠貞天天在棉花胡同大哭大鬧。蔡松坡揚言要把小鳳仙接回家來,劉俠貞就說:“既然如此,我回湖南老家好啦!讓你們稱心如意吧!”劉俠貞不惜與丈夫決裂,蔡松坡嚷嚷著要休掉這個潑婦。蔡老太太一開始就站在兒媳一邊,經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數落兒子的不是,並說嚴冬將屆,北方天氣大冷,老年人實在吃不消,倘若媳婦要回老家,她老人家也要一齊南歸。就這樣,蔡老太太和劉俠貞離京南下。過了許久,等蔡松坡也離開虎口,一般人才恍然大悟,這是他們母子、夫妻,還有小鳳仙使出的一條苦肉計。

帝製的準備工作正在加緊全面進行。宣統皇帝退位後,仍然住在皇宮大內中受到民國的優待,照樣稱孤道寡,使用宣統的年號。袁世凱定要在一九一六年元旦登基,定年號洪憲。如此,四海之內豈不出現兩個皇帝。“天無二日,民無二主。”袁世凱越想越不對勁,便派五路財神梁士飴,步兵統領江朝宗為專使,一文一武,互相搭檔,前往紫禁城,要求溥儀取消帝號。當時隆裕太後已薨,溥儀也就十一歲,清宮內由瑾太妃和瑜太妃主持,宮外則由世績和載灃當家。江朝宗來勢洶洶,一言不發就要開打,梁士飴好說歹說,一面勸解;一面威脅,隻嚇得兩位太妃和載灃、世績等人直打哆嗦,乖乖地答應取消帝號,毫無條件地作了袁世凱的臣子。

袁世凱在想著宣統溥儀的時候,也沒有忘記蔡松坡。一天晚上,棉花胡同的蔡宅被軍警翻箱倒櫃搜了個底朝天。事後說是一場誤會,又說是:“有人冒充軍警,企圖搶劫”,還裝模作樣的槍斃了一個叫吳寶鋆的人。不管怎樣,蔡松坡意識到北洋政府還是容不下他,他到天津去了一趟,袁世凱的密探對他層層監視,他苦思脫身之計,最後他還是想到他的紅顏知己小鳳仙。

蔡松坡對小鳳仙說:“決計不顧生死,非要逃脫羈系不可。”小鳳仙決定與蔡松坡生死同行。蔡松坡說:“同行多有不便,將來成功之日,必不相忘!”小鳳仙當夜為蔡松坡餞行,為他歌唱、為他流淚,仔細叮嚀。

那晚小鳳仙唱的歌,流傳下來的主要有三首:

流傳下來的歌

其一:調寄《柳搖金》

驪歌一曲開瓊宴,且將子餞,你倡義心堅,不辭冒險,濁酒一杯勸,料著你食難下咽。你莫認作離筵,是我兩人大紀念。

其二:調寄《帝子花》

燕婉情你體留戀,我這裏百年預約來生券,切莫一縷情絲兩地牽。如果所謀未遂或他日啊!化作地下並頭蓮,再了前生願。

其三:調寄《學士中》

你須計出萬全,力把渠魁殄滅!若推不倒老袁啊?休說你自愧生旋,就是儂也羞見先生面,要相見,到黃泉。

蔡松坡目不轉睛地看著小鳳仙,止不住那英雄眼淚,說道:“但願他日能夠偕老林泉,以償夙願!”

從此,天天與小鳳仙乘坐敞篷馬車,暢遊京畿一帶名勝古跡,招搖過市,故意令人有目共睹。

民國四年十二月一日,袁世凱即帝位的日子還有十一天,北京城內大雪紛飛,蔡松坡又與小鳳仙作踏香尋梅之遊。馬車經過前面車站,蔡松坡豎起了衣領,壓低了氈帽,混進了人叢之中,登上了開往天津的三等列車。第二天便換上和服,扮成日本人,搭乘日本遊輪“山東丸”直駛日本。

蔡松坡到了日本,立即拍發電報回國,向袁世凱請假醫病。袁世凱無可奈何,雖然恨得咬牙切齒,隻得回電:“悉心調理,愈後早日歸國,用副倚任。”

蔡松坡在去日本的輪船上就曾致書友人,說自己“以菩薩心腸,行霹靂手段,吾人今日處茲亂世,認定一事與道德良心均無悖逆,則應放膽做去,無所顧怯,所謂仁慈,又要痛快也。”在日本接到袁世凱的回電後,又寫了封親筆信給袁世凱,說道:趨侍鈞座,閱年有餘,荷蒙優待,銘感五內。茲者帝製發生,某本擬捐埃圖報,何期家庭變起,鬱結憂慮,致有喉痛失眠之症,欲請假赴日就醫,恐公不我許,故而微行至津東渡。且某此行,非僅為己病計,實亦為公之帝製前途,謀萬全之策。蓋全國士夫,翕然知共和政體,不適用于今茲時代,固矣!惟海外僑民,不諳祖國國情,難保無反對之心,某今赴日,當為公設法而開導之,以鉗製悠悠之口。倘有所見聞,將申函均座,敷陳一切,伏氣鈞鑒。

袁世凱接到他的信,氣得火冒三丈,喃喃自語:“這個小蠻子潛赴東京,瞞得我好苦,還要寫信來調侃我!”急電駐日公使陸宗輿就近偵察蔡松坡的行蹤,相機刺殺,免貽後患。然而陸宗輿接到命令的時候,蔡松坡已到了香港。不久繞道越南,由蒙自進入雲南,組織了“護國軍”起義討袁。

護國運動興起。北洋軍系的舊人,北洋第一代武將看不慣東宮太子袁克定的目空一切,認為這位大爺將來不好侍候,遂決計反對帝製,不動聲色地猛抽袁世凱的後腳。袁世凱經不起內外夾擊,袁世凱從登基算起,隻過了158天就在絕望中死去,洪憲新貴們樹倒猢猻散,大名鼎鼎的楊度晚年成為大流氓杜月笙的門客,1929年經潘漢年介紹周恩來批準加入中國共產黨。[1]袁世凱死後,黎元洪代理總統,任命蔡松坡為四川都督,由于帶病操勞,喉疾更加嚴重。這時小鳳仙天天都能獲得蔡松坡的訊息,自是閉門謝客,靜等蔡松坡派人來接,她接蔡松坡寫來的信,大意是說:自軍興以來,頓罹喉痛及失眠之症,現在都督四川政務、軍務,實在是難卻中央的盛情,所以勉為其難,等到大小事情布置就緒,就出洋就醫,到時就偕你同行,你暫時等一下。”

小鳳仙天天在耐心的等待,可蔡松坡已病情沉重,來不及也無法偕同小鳳仙了,急忙沿江東下,經上海到日本就醫,終因病入膏肓而在福岡醫院逝世,享年三十四歲。小鳳仙等的是蔡松坡的死訊,小鳳仙悲痛欲絕。

蔡松坡的靈柩運回上海,各國在上海為他舉行盛大的追悼會,小鳳仙托人寄來了兩副挽聯:

兩幅挽聯

其一:

不幸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其二:

萬裏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

幾年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小鳳仙因受蔡松坡的垂青而艷名大噪,一些人竭力趨走雲吉班,渴望獲得小鳳仙的一夜繾綣,從而贏得與蔡松坡“同靴兄弟”的美名。但小鳳仙總置之淡然,她決定對蔡松坡從一而終,維護蔡松坡的名聲。可蔡松坡的部屬和學生,對小鳳仙極力排斥,怕她有損蔡松坡的清譽,小鳳仙寂寞守著對蔡松坡的一份刻骨銘心的思念。有人曾經作詩,敘述蔡松坡與小鳳仙的一段情,表現小鳳仙那一片深情,一份失意,一縷剪不斷的思念,一股至死不渝的精神:英雄兒女意纏綿,紅拂前身小鳳仙;瑤樹瓊花零落盡,白頭宮女話當年。

事情雖然距離今天不久,但卻也謠傳烽起,或者說小鳳仙那兩副挽聯是別人偽造的;或者說小鳳仙還一身縞素參加了蔡松坡的追悼會,成為全場註意的中心。

人物軼事

流傳作品

其一:調寄《柳搖金》

驪歌一曲開瓊宴,且將子餞,你倡義心堅,不辭冒險,濁酒一杯勸,料著你食難下咽。你莫認作離筵,是我兩人大紀念。

其二:調寄《帝子花》

燕婉情你體留戀,我這裏百年預約來生券,切莫一縷情絲兩地牽。如果所謀未遂或他日啊!化作地下並頭蓮,再了前生願。

其三:調寄《學士中》

你須計出萬全,力把渠魁殄滅!若推不倒老袁啊?休說你自愧生旋,就是儂也羞見先生面,要相見,到黃泉。

蔡松坡目不轉睛地看著小鳳仙,止不住那英雄眼淚,說道:“但願他日能夠偕老林泉,以償夙願!”

從此,天天與小鳳仙乘坐敞篷馬車,暢遊京畿一帶名勝古跡,招搖過市,故意令人有目共睹。

民國四年十二月一日,袁世凱即帝位的日子還有十一天,北京城內大雪紛飛,蔡松坡又與小鳳仙作踏香尋梅之遊。馬車經過前面車站,蔡松坡豎起了衣領,壓低了氈帽,混進了人叢之中,登上了開往天津的三等列車。第二天便換上和服,扮成日本人,搭乘日本遊輪“山東丸”直駛日本。

蔡松坡到了日本,立即拍發電報回國,向袁世凱請假醫病。袁世凱無可奈何,雖然恨得咬牙切齒,隻得回電:“悉心調理,愈後早日歸國,用副倚任。”

蔡松坡在去日本的輪船上就曾致書友人,說自己“以菩薩心腸,行霹靂手段,吾人今日處茲亂世,認定一事與道德良心均無悖逆,則應放膽做去,無所顧怯,所謂仁慈,又要痛快也。”在日本接到袁世凱的回電後,又寫了封親筆信給袁世凱,說道:趨侍鈞座,閱年有餘,荷蒙優待,銘感五內。茲者帝製發生,某本擬捐埃圖報,何期家庭變起,鬱結憂慮,致有喉痛失眠之症,欲請假赴日就醫,恐公不我許,故而微行至津東渡。且某此行,非僅為己病計,實亦為公之帝製前途,謀萬全之策。蓋全國士夫,翕然知共和政體,不適用于今茲時代,固矣!惟海外僑民,不諳祖國國情,難保無反對之心,某今赴日,當為公設法而開導之,以鉗製悠悠之口。倘有所見聞,將申函均座,敷陳一切,伏氣鈞鑒。

袁世凱接到他的信,氣得火冒三丈,喃喃自語:“這個小蠻子潛赴東京,瞞得我好苦,還要寫信來調侃我!”急電駐日公使陸宗輿就近偵察蔡松坡的行蹤,相機刺殺,免貽後患。然而陸宗輿接到命令的時候,蔡松坡已到了香港。不久繞道越南,由蒙自進入雲南,組織了“護國軍”起義討袁。

護國運動興起。北洋軍系的舊人,北洋第一代武將看不慣東宮太子袁克定的目空一切,認為這位大爺將來不好侍候,遂決計反對帝製,不動聲色地猛抽袁世凱的後腳。袁世凱經不起內外夾擊,袁世凱從登基算起,隻過了158天就在絕望中死去,洪憲新貴們樹倒猢猻散,大名鼎鼎的楊度晚年成為大流氓杜月笙的門客,1929年經潘漢年介紹周恩來批準加入中國共產黨。[1]袁世凱死後,黎元洪代理總統,任命蔡松坡為四川都督,由于帶病操勞,喉疾更加嚴重。這時小鳳仙天天都能獲得蔡松坡的訊息,自是閉門謝客,靜等蔡松坡派人來接,她接蔡松坡寫來的信,大意是說:自軍興以來,頓罹喉痛及失眠之症,如今都督四川政務、軍務,實在是難卻中央的盛情,所以勉為其難,等到大小事情布置就緒,就出洋就醫,到時就偕你同行,你暫時等一下。”

小鳳仙天天在耐心的等待,可蔡松坡已病情沉重,來不及也無法偕同小鳳仙了,急忙沿江東下,經上海到日本就醫,終因病入膏肓而在福岡醫院逝世,享年三十四歲。小鳳仙等的是蔡松坡的死訊,小鳳仙悲痛欲絕。

蔡松坡的靈柩運回上海,各國在上海為他舉行盛大的追悼會,小鳳仙托人寄來了兩副挽聯:

兩幅挽聯

其一:

不幸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其二:

萬裏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

幾年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小鳳仙因受蔡松坡的垂青而艷名大噪,一些人竭力趨走雲吉班,渴望獲得小鳳仙的一夜繾綣,從而贏得與蔡松坡“同靴兄弟”的美名。但小鳳仙總置之淡然,她決定對蔡松坡從一而終,維護蔡松坡的名聲。可蔡松坡的部屬和學生,對小鳳仙極力排斥,怕她有損蔡松坡的清譽,小鳳仙寂寞守著對蔡松坡的一份刻骨銘心的思念。有人曾經作詩,敘述蔡松坡與小鳳仙的一段情,表現小鳳仙那一片深情,一份失意,一縷剪不斷的思念,一股至死不渝的精神:英雄兒女意纏綿,紅拂前身小鳳仙;瑤樹瓊花零落盡,白頭宮女話當年。

事情雖然距離今天不久,但卻也謠傳烽起,或者說小鳳仙那兩副挽聯是別人偽造的;或者說小鳳仙還一身縞素參加了蔡松坡的追悼會,成為全場註意的中心。

相關信息

影視形象

01、胡蝶:1932年中國大陸電影《自由之花

02、李麗華:1953年香港電影《小鳳仙》

03、殷巧兒:1973年香港無線電視劇《小鳳仙》

04、李璇:1974年中國台灣電視劇《小鳳仙與蔡松坡》

05、何莉莉:1974年香港邵氏電影《五大漢》

06、狄波拉:1976年香港單元電視劇《近代豪俠傳》之《小鳳仙》

07、許秀年:1981年中國台灣單元歌仔戲《傳奇故事》之《蔡松坡與小鳳仙》

08、張瑜:1981年中國大陸電影《知音》

09、邱于庭:1985年中國台灣電視劇《大將軍與小鳳仙》

10、劉曉慶:1998年中國大陸電視劇《逃之戀

11、蔣勤勤、舒暢:1998年中國大陸電視劇《小鳳仙的故事

12、周海媚:2009年中國香港無線電視劇《蔡鍔與小鳳仙》

13、未出鏡,2010年中國大陸電影《讓子彈飛》中有提及姚笛版小鳳仙

14、楊穎:2011年中國大陸電影《建黨偉業

15、王力可:2011年中國大陸電視劇《護國軍魂傳奇

16、姚笛:2011年中國大陸電視劇《護國大將軍

17、孫格:2011年中國大陸電視劇《辛亥革命》

晚年生活

1915年末

蔡鍔稱和小鳳仙遊玩並趁機逃離北京,回到雲南,通電討袁。次年1月,蔡鍔率軍出征,稱帝僅83天的袁世凱在內憂外患中死去。同年11月8日,患喉結核的蔡鍔在日本病逝,年僅34歲。

小鳳仙得知此訊,痛不欲生,書寫挽聯:“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蔡鍔的離世帶給小鳳仙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從那以後,小鳳仙不知所蹤。

1949年

她隱居沈陽。成為4個孩子的繼母。1954年,她在沈陽離世。1998年,孩子們才知道,繼母“張洗非”原來就是小鳳仙。在沈陽的大東區和皇姑區兩地,找到了陪伴過小鳳仙度過最後歲月的三位老人——李有才夫婦和李桂蘭。

小鳳仙是李有才和李桂蘭的繼母,李桂蘭和小鳳仙共同生活了5年。三位年齡加起來已有200多歲的老人回憶著塵封了50多年的往事……

李桂蘭認為,小鳳仙嫁給自己父親的原因是,“早在建國前,我父親李振海就是大帥府的工作人員,小鳳仙總去看望趙四小姐,我父親完全有可能那時候就認識了小鳳仙。兩個人有個最大的共同愛好,就是特別愛聽評書。”

1949年

喪妻的李振海娶回了小鳳仙。剛進門的小鳳仙立刻成了4個孩子的母親。小鳳仙這個新過門的母親與周圍的女人有著那麽多的不同,“吃穿坐行就透著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李桂蘭的哥哥李有才回憶說。那時候李有才20多歲,“那時,我已經參加工作,很少回家,和繼母接觸最多的就是妹妹李桂蘭。”

“愛美,整潔,不愛幹活。”是李桂蘭總結小鳳仙的最大特點,“剛建國的時候,大家都穿得很土氣,可是她特別愛穿旗袍,而且在旗袍一側別著一個小手帕。”

看著與眾不同的繼母,李桂蘭忍不住好奇:“你為什麽要把手帕別在旗袍旁邊呢?”對于類似的問題,小鳳仙隻是淺淺一笑,從不作答。

可是,總有小鳳仙欲言又止的答案。“繼母特別喜歡一張照片,她總是拿出那張照片靜靜地看,看照片時也從不忌諱我們,那是她和一個年輕將軍的照片。”70多歲的李桂蘭回憶,“照片裏的男人很英武,肩上有著很大的章,衣服上還有很多金黃色的穗。我就問她,‘這是誰啊’,她還是淡淡地一笑回答,‘這是一個朋友’。”

李桂蘭家裏的生活來源完全靠父親在支撐,生活困難可想而知,即使這樣,小鳳仙依然過著悠然的生活。

“她幹得最多的活就是洗自己的衣服,從來不做飯,但是生活卻很有規律,每天早晨自己出去遛彎的時候,都會在外面吃過早飯。”對于這樣“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繼母,李桂蘭從不敢心生埋怨,“因為無論從哪看,她都是一個不一般的人。”

小鳳仙和梅蘭芳見面,證實了李桂蘭的猜測。1951年初,國劇藝術大師梅蘭芳率劇團去朝鮮慰問赴朝參戰的志願軍,途經沈陽演出,下榻于當時東北人民政府交際處的招待所。小鳳仙和梅蘭芳聯系之後,得以見面。

“第一次還是我帶繼母去的,因為那時我在政府工作,可惜第一次沒有見到梅先生。第二次,繼母帶著妹妹李桂蘭去看望梅先生。即使那次,我們也還不知道,繼母就是小鳳仙。不過看到梅先生對她的客氣,隱約猜到,繼母決不是普通人。”李有才回憶說。

那次見面後,梅蘭芳托人解決小鳳仙的工作問題,小鳳仙被安排在省政府幼稚園裏工作。

1954年春

小鳳仙患上類似于老年痴呆和腦血栓的病症。最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裏,陪伴小鳳仙的是李有才的妻子佟桂英。

在小鳳仙患病之前,佟桂英就已嫁進李家。“婆婆是一個性格開朗的人,也是一個要求進步的人,那時候,無論街道組織什麽活動,婆婆都積極參加,有時候還拉著二胡唱上一段,宣傳黨的政策。”

佟桂英同樣看過小鳳仙的那些照片,而得到的答案始終隻是:“婆婆淡淡地一笑。”

患病後的小鳳仙,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紅顏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誰也不能將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邋遢女人和那個傾國傾城的小鳳仙聯系起來。想來,短暫清醒之間的小鳳仙是無比痛苦的。

對于小鳳仙準確的死亡日期,李桂蘭的回憶是,“應該是在1954年的3月份,不過,那時候我正好懷孕,所以沒有去參加她的葬禮。”

或許是50多年的時光流逝,讓一段記憶變得斑駁陸離,李桂蘭的哥哥就有著與妹妹不同的回憶,“葬禮我去了,父親把繼母最喜歡的照片放進棺材裏,其他的都燒掉了,我記得應該是秋天的時候。”

其實,小鳳仙根本不會在乎後人如何猜測她,因為早在幾十年前,視小鳳仙為紅顏知己的蔡鍔,就已經給出小鳳仙和所有世人一個答案了,蔡鍔送給小鳳仙一副對聯中這樣寫道:“不信美人終薄命,從來俠女出風塵。”

1982年

雲南大學教授石鵬飛回上海老家探親路過長沙時特拜謁蔡鍔墓,詩曰:“南天劍起一麾雄,湘水麓山唱大風。十萬萬人今共拜,知音豈獨小桃紅。”另有一番深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