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 -東莞理工學院女生

小米

小米,東莞女大學生。2011年11月21日,被東莞理工學院大四男生敖翔猥褻殺害。2012年5月24 日下午,東莞中院對東莞理工學院女生廁所被害案進行一審宣判,以強制猥褻婦女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併罰,判處被告人敖翔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賠償人民幣508799.5 元。拿到判決書後,被害女學生父親梁先生稱無法接受判決結果,將申請檢察院提起抗訴。
  • 中文名
    小米
  • 國籍
    中國
  • 逝世日期
    2011年11月21日
  • 職業
    東莞理工學院女生

人物簡介

小米,東莞女大學生。2011年11月21日,被東莞理工學院大四男生敖翔猥褻殺害。2012年5月24 日下午,東莞中院對東莞理工學院女生洗手間被害案進行一審宣判,以強製猥褻婦女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敖翔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賠償人民幣508799.5 元。拿到判決書後,被害女學生父親梁先生稱無法接受判決結果,將申請檢察院提起抗訴。

小米

人物生平

“她就像粒米一樣很可愛”

大米難掩悲痛,拍了4個小時影片紀念至愛女友小米

小米

在小米的事件中,不能不提的,便是她的男友大米。大米和小米都是貴州仁化人,就讀于同一所高中,相戀于最為緊張的高三時期,兩人相約一起來到廣東念大學,一個在東莞,一個在廣州,平時便以手機簡訊及QQ維系。小米出事後,大米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料理一切事宜,隨後與梁顯彬一行匆匆會合,從那時起,大米便暫停了學業,開始為小米的事到處奔走。

懂事  為省錢放棄復讀

出現在記者面前的大米,穿著格子襯衣、戴著黑框眼鏡,一如大學裏沉默冷靜的理工男。

小米的名字還是他起的,“因為她小小的,就像粒米一樣很可愛。”大米說,然後,他就順理成章成了大米。

大米說,兩人都是勤奮懂事的孩子,出身名師家庭的他在理科班名列前茅,而小米在文科班也位列三甲。“早戀”並沒有影響兩人的學習,他們反而愈加發奮,相約要考到一個地方上大學,而雙方的家長也甚是開明,由得孩子們順其自然。

不幸的是,兩人聯考都有些發揮失常。大米考到了廣州,小米的分數隻能去東莞理工學院,“原本我們想復讀的,但小米擔心要花家裏一大筆錢,後來還是放棄了。”于是大小米一起來到了廣東。

這是兩人第一次離開家鄉。父母把他們送到貴陽後,兩人手拉著手坐著飛機來到了廣州。

節儉  為省9毛錢走幾條街

由于來到陌生的地方,雙方聯系更緊密。每天QQ、簡訊,來來回回,“去上課了,去上洗手間了,都要發個簡訊。”小米在出事之前,給大米發的最後一條簡訊,便是“每次上英語課前,都要上洗手間”,這條在平時看來特別平常的簡訊,沒想到,成為最後絕筆。

更多的時候,兩個窮孩子都會抓緊周末的時間相聚,“坐大學城的班車,去東莞看她”。每次去,在廣州兜兜轉轉,再到東莞換車,都要兩三個小時,不過車費卻是便宜了一半。有時小米來廣州,大米便帶她到處去玩,在北京路徒步區,口渴了,街邊3.5元一杯的可樂嫌貴,兩人走很遠到超市去買2.6元一瓶的可樂。

樂觀  活潑愛笑總主動“求和”

大米說,平時小米都聽他的話。年輕女孩愛吃愛笑愛打扮,但因為他不喜歡,小米就連首飾都很少戴了。小情侶難免會拌嘴,大米經常冷臉相對不歡而散,每次都是小米嬉皮笑臉來求和,“我覺得自己虧待了她”。

凶犯敖某歸案後,該案不公開審理多時,遲遲未有結果,大米的心也七上八下的。今年清明,大米特地回到貴州老家,拿著從堂哥那借的DV、表妹那借的筆記本,開始去尋訪小米曾經生活的足跡。從鄰居妹妹到學校老師到鄉鄰親友,他用DV一一記錄下來,活在親友心中的小米,足足拍了4個小時,“想到什麽就說什麽,我想要的是最真實的小米。”最終,剪輯成不到15分鍾的短片,傳上網,立即引來近20萬的點擊量。片中活潑愛笑的小米,悲情傷逝的花季少女,深深地打動了眾多網友,催人淚下。

案件介紹

2011年11月21日上午8時18分,梁榮彩和好友進教室開始吃早餐,21日上午8時28分,梁榮彩男友收到梁榮彩簡訊,說她每次英語課就想上洗手間。

小米

據死者家屬透露,梁榮彩致命傷口集中在頭部,其中後腦曾遭受重創,最後失血過多而死。死者被發現時下身裸露,但屍檢並未發現有精斑。 據東莞警方通報,21日上午10時20分左右,東莞松山湖公安分局接到報報警。 2012年5月24 日下午,東莞中院對東莞理工學院女生洗手間被害案進行一審宣判,以強製猥褻婦女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敖翔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賠償人民幣508799.5 元。拿到判決書後,被害女學生父親梁先生稱無法接受判決結果,將申請檢察院提起抗訴。

案件結果

近日,19歲的貴州女孩小米的悲慘遭遇,牽動了數十萬網友的心。小米的父親梁顯彬發微博稱:6個月前,女兒課間在教學樓女洗手間遭猥褻虐殺。凶手的律師說,沒有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請求法院輕判。此事很快成為網友關註的焦點事件。

小米

24日,東莞市中院對該案進行宣判。被告人東莞理工學院大四男生敖翔,以強製猥褻婦女罪、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公權終身,並賠償被害人小米父母508799.5元。法院審理查明,2011年11月21日,敖翔帶著水果刀、眼罩、自製面罩、毛織手套等工具,進入學校女洗手間對獨自一人如廁的小米實施猥褻。因遭到小米強烈反抗,敖翔將其頭部、臉部往地上撞擊,又捂嘴、掐頸數分鍾,導致小米當場死亡。敖翔隨後逃往廣州,兩天後向警方投案自首。法院認為,鑒于敖翔有自首情節,歸案後認罪態度良好,可對其判處死刑,不必立即執行。    

案件爭議

東莞校園猥褻虐殺女生案: 受害人反抗就輕判被告?

“因為她反抗了,凶手就能被輕判?”近日廣受關註的東莞校園猥褻虐殺女生案一審宣判,再次引發熱議。

2011年11月21日,身高1米54的東莞理工學院女生小米(化名),在上洗手間時被同校男生敖翔猥褻、毆打,直至扼死。對敖翔被處以死緩判決,網民質疑“為何不判死刑”。主審法官對此回應說,從輕量刑的因素之一是考慮到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為,才導致被告殺人”。

此言一出,民意嘩然。有網民不無驚懼地感嘆:“如果這個司法邏輯成立並擴展開,那麽,廣大中國女同胞將陷入一個悖論:當有人企圖非禮時,你如果激烈反抗,可能導致自己被殺而流氓不死;如果不激烈反抗,則可能導致法官順理成章判強奸不成立?”

“目前網友的評論,是曲解了法官的意思。”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刑法研究所阮齊林教授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法官發言提倡“不反抗”?

2011年11月21日早上8點28分,身材嬌小的小米給男朋友發了一條簡訊後,從教室去了洗手間。這是她的最後一條簡訊。

同一個早上,已經猥褻過五名女同學的男生敖翔,帶著水果刀、眼罩、自製面罩、毛織手套,走進了教學樓。

直到10時20分左右,才有人發現女孩被反鎖在隔間,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敖翔隨後逃往廣州,第3天在廣州向警方投案自首。5月24日,他以強製猥褻婦女罪、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公權終身,並賠償被害人小米父母50餘萬元。

“這起案件造成被害人被殺致死的殘忍後果,社會影響惡劣,達到了判處死刑的標準。但被告人有投案自首情節,根據刑法第67條,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考慮到被告人是一名22歲的年輕人,受性沖動影響實施犯罪,考慮到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為,才導致被告殺人,如果司法機關每每下重手,對願意接受懲罰的人也是個打擊。”

負責此案審理的,是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梁聰。也是他做出了以上飽受質疑的發言。

“小米絕對屬于正當防衛。作為一個法官,說出這種話,不管他的出發點是什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易勝華律師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易律師認為:“我們一直提倡,遇到不法侵害要敢于鬥爭,法律也一直認可正當防衛。但梁法官的邏輯是:如果受害人不反抗,被告人不會殺她;因為受害人反抗,才導致被殺,不能怪被告人,所以被告人可以免死。梁聰法官是在提示我們‘遇到不法侵害的時候,最好是閉上眼睛享受,否則就是自己找死,怨不了別人’?”

阮齊林教授則認為,網民是誤解了法官的話。“我認為,法官這句話不是怪受害人,更不是說不要反抗。他是說被告人的意圖是猥褻,他也是20多歲的普通大學生,原本不見得有殺人的企圖。相比蓄謀殺人,被告人的情節要相對輕些,因而成為從輕量刑的理由,這是相當正常的。”

敖翔究竟是否“罪不該死”?

家屬和網民的質疑關鍵在于: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理由是否充分?

據一審判決書,敖翔的辯護律師的三點意見是:“第一,敖翔自動投案並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是自首;第二,敖翔是在校生,一時沖動,主觀惡意不深;第三,有悔罪表現。”

易勝華律師認為:“積極賠償、求得受害人家屬諒解,是起碼的悔罪表現。如果被告人家屬真的沒有採取任何道歉、賠償的行動,那麽,悔罪表現無從談起。我國法律對未成年人是規定‘應當’從輕判決,而對成年人則是‘可以’從輕,這是有差別的。賦予了法官自由裁量權。”

當家屬和網友們找“自首不足以減輕處罰”的案例時,迅速跳到案頭的是同樣自首的葯家鑫。眾多網友稱此案為廣東版“葯家鑫”,甚至不乏“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過激言論。

阮齊林教授則不贊同以上觀點。“很多網友這樣評價,是不了解中國控製死刑的狀況和必要性,也不知道如何評價殺人案的輕重,不了解死刑的適用。”

阮教授說,從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下達相關檔案以來,司法界一直在嘗試控製、減少死刑宣判。在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中,死緩實際執行的刑期提高了。

“不是說自首的人一定不能殺,還是要看案情本身的輕重。本案致死一人,且從動機、手段、過程上看,相對是較不嚴重的殺人案件。”

對敖翔的“主觀惡意”,易律師指出:第一,他實施過多起猥褻行為,第二,行為不斷升級,一開始隻是猥褻,後來使用了啞鈴棒、頭套眼罩等犯罪工具,最後拿了水果刀,還反鎖男洗手間門,“證明這一切是經過他精心策劃準備的”。

而阮齊林教授認為,犯罪者的“精心準備”是為了猥褻,不是為了殺人。“洗手間猥褻,不是大罪大惡,且行為人往往存在心理障礙,可以理解寬恕,因被害人反抗尤其是喊叫,害怕被人知曉抓獲而掐死被害人,表明並非預謀蓄意殺人。之後又惶恐不安而投案,表明良心、良知未泯,所以不應當被判處死刑。”

受害者家屬的三條途徑

目前,由于不服現有判決,小米家人已向東莞市人民檢察院遞交了抗訴申請。但小米父親梁顯彬也坦率說出了擔憂:“檢察院抗訴的幾率比較小。”

法律人士分析,從法律上看,目前家屬能夠主張的途徑有三條:第一,東莞市檢察院抗訴,由廣東省檢察院繼續起訴。第二,省級檢察院也可以鑒于案件嚴重程度,自行糾錯,主動提出抗訴,要求東莞市檢察院移送材料。第三,由原審地的東莞市人大提起個案監督,上一級人大也可以。

“如果這個普通的殺人案再判死刑,對我國減控死刑是很不利的。我們的法律和人民應當尊敬生命,不能把自己降到與犯人同等的程度。”阮齊林教授最後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擴展閱讀

父親梁顯彬:他沒道歉看不出悔恨

新快報:見過敖某嗎?對他印象怎麽樣?

梁顯彬:庭審的時候見過,但他沒有跟我們道歉,我也沒看出他有多悔恨的樣子。我對他印象很不好……

新快報:對于這個判決,你最接受不了的是什麽?

梁顯彬:好好的一個女兒就這麽沒了,我也知道殺人不一定償命,但這一定要看情況。要是意外的話我可能還能原諒,但他是故意的啊!他1.8米的大個子,我女兒才1.5米,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沒有反抗能力,但他就是為了殺人滅口,把她的頭往地上摔……可是法官還是說,他自首了,而且我女兒激烈反抗才……我真的是接受不了,去過現場的人就知道了,我女兒當時抓起地上那把刀,是怕他傷害她,她沒想過反抗的,她拿著刀就想沖出去,可是門被他反鎖了,她沒來得及又被他抓回來了,門鎖上都有她的指紋啊……

新快報:他做什麽能讓你有些原諒?

梁顯彬:你不知道,我最後看到女兒的樣子,像個被撕碎的布娃娃一樣,她連死都死得這麽痛苦……而且,我聽說他不是第一次幹,我女兒之前還有五六次,隻是我女兒倒酶遇到了,才讓這事揚出來了,這種人,我真的不覺得他有什麽值得被原諒的地方。

新快報:對學校的處理滿意嗎?

梁顯彬:當然不滿意。要是之前幾次女生被侵犯,學校能引起重視的話,就不會有我女兒的慘劇了。我真沒想到會這樣,早知道上什麽大學,留在老家養在身邊,就算沒文化至少健健康康的……

男朋友大米:從沒想過要天價賠償

新快報:一審時你們提出了321萬元的天價賠償,這是怎麽算出來的?

大米:我們提這個賠償隻是試探一下,我們懷疑敖某是有家庭背景的,就提出天價賠償,沒想到對方很爽快答應了。其實我們從沒想過要拿天價賠償。

新快報:那現在得出什麽結論了嗎?

大米:雖然悲憤,但我們也在盡量克製和冷靜,希望不要像葯家鑫案件那樣,最後發現搞錯了惹人非議。

新快報:那對于法院的判決你怎麽看?

大米:法院認定的大部分事實都是敖某一個人說的,反正現在小米也不在了,死無對證了。不管小米是不是激烈反抗,他都是故意殺人,就因為自首,一個罪大惡極的人就可以免于一死了?其實我也是贊成廢除死刑的,他不死可以,像外國一樣關個幾十年上百年,行嗎?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