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澤治三郎

小澤治三郎

小澤治三郎中將以冷靜沉著著稱,和南雲忠一中將一樣小澤是魚雷戰的專家。而不同的是小澤中將對航空兵,尤其是海軍航空兵十分在行,以航母為中心的特混攻擊艦隊正是小澤中將的首創,在這一點上山本五十六大將深受小澤中將的影響,從而造就了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航母編隊的日本聯合艦隊。

  • 中文名稱
    小澤治三郎
  • 外文名稱
    小沢治三郎,おざわ じさぶろう
  • 出生地
    日本宮崎縣兒湯郡
  • 畢業院校
    江田島海軍兵學校,海軍大學校
  • 信    仰
  • 逝世日期
    1966年9月9日
  • 民    族
    大和民族
  • 國    籍
    日本
  • 主要成就
    提出以航母為中心的特混攻擊編隊
  • 職    業
    海軍中將
  • 出生日期
    1886年10月2日

個人檔案

小澤治三郎小澤治三郎

小澤治三郎(1886-1966),日本海軍中將,魚雷戰專家,提倡航空作戰;聯合艦隊的最後一任司令。小澤治三郎中將以冷靜沉著著稱,是日本海軍首屈一指的航空戰專家。[1]以航母為中心的特混攻擊艦隊正是小澤中將的首創,在這一點上山本五十六大將深受小澤中將的影響,從而造就了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航母編隊的日本聯合艦隊。參加過馬裏亞納海戰、萊特灣海戰。

擔任職務

1909年 11月 海軍兵校畢業

1910年12月 海軍少尉

1912年 12月驅逐艦[霞號]艦員,海軍中尉

1915年12月 戰列艦[河內號]艦員,海軍上尉

1917年12月 魚雷艇[海鷗號]艇長

1918年11月 作為日軍運輸艦指揮官赴地中海參加一戰

1921年12月 驅逐艦[竹號]艦長,海軍少佐

1924年8月 驅逐艦[島風號]艦長

1926年12月 聯合艦隊參謀官,海軍中佐

1930年12月 第一驅逐艦隊司令官,海軍大佐

1934年11月 重型巡洋艦[摩耶號]艦長

1935年10月 戰列艦[榛名號]艦長,海軍少將

1937年2月 聯合艦隊參謀長

1937年11月 第8艦隊司令官

1938年11月 魚雷學校校長

1939年1月 第1航空戰隊司令官

1940年11月第3艦隊司令官,海軍中將

1941年9月 海軍大學校長

1942年11月第3艦隊司令官

1944年3月 第一機動艦隊司令官

1944年6月 指揮馬裏亞納海戰 機動艦隊指揮官

1944年11月 指揮萊特灣海戰 機動艦隊指揮官

1945年5月 海軍總司令兼任聯合艦隊司令官

1945年10月 退役

生平簡介

小澤治三郎小澤治三郎

在日本海軍中,小澤治三郎中將以冷靜沉著著稱,這也使得他成為一個危險的對手。 大戰初期,小澤為南方艦隊指揮官,開戰第二天險些指揮重巡洋艦和英國威爾士親王號交戰,後因為該艦被航空兵擊沉而作罷。小澤指揮艦隊掩護日軍在哥打巴魯登入,使日軍在馬來亞攻略作戰中出奇不意殺到新加坡的背後,從而順利取得了所謂“遠東最堅強的要塞”。

戰爭後期,小澤接替南雲忠一,擔任聯合艦隊的主力——機動部隊的指揮官

1944年6月的馬裏亞納海戰是小澤指揮的第一次重大戰役,他設計了“穿梭轟炸”的攻擊方式,即利用日機航程比美機遠的優勢,借助塞班關島的機場,使日本航空母艦保持在美機攻擊範圍以外,而又能不斷進攻美國艦隊。表面看來,這個計畫相當完美,但他低估了美軍的戰鬥力。在登入前的準備中,美國艦載機已經消滅了塞班和關島的日本航空力量,並破壞了機場。而後期補充的日本飛行員貭素低下,根本無法突破美軍的防線。此戰日軍損失三百多架艦載機,並遭到美國艦載機潛艇攻擊而損失了“大鳳”、“翔鶴”、“飛鷹”三艘航空母艦,被美軍戲稱為“馬裏亞納獵火雞”。

1944年10月,美軍進攻菲律賓,爆發萊特灣大海戰。機動艦隊的航空兵無法從上戰的巨大損失中恢復,隻得以水面戰艦為主要力量,拼死沖進萊特島海域“玉碎”。小澤指揮機動部隊剩下的航空母艦充當誘餌,在菲律賓北部海域遊蕩,吸引美軍艦隊前來攻擊。小澤的航空母艦上一共隻有76架亂七八糟的飛機,派出去攻擊連回艦的路也找不著,但擊沉聯合艦隊剩餘航空母艦的榮譽到底迷住了哈爾西,他拋棄了需要掩護的登入灘頭而指揮所有的掩護力量北上追逐小澤。小澤艦隊被擊沉數艦,但大部分都順利逃回日本,考慮到他順利完成此戰的任務,表現也可算不錯。

1945年,小澤成為聯合艦隊最後一任司令長官。這個時候的聯合艦隊已經今非昔比,小澤能做的隻是怎麽“玉碎”而已。

戰爭經歷

參軍

小澤治三郎小澤治三郎

小澤治三郎,生于1886年日本于宮崎縣。與那個時代的青年一樣,甲午戰爭日俄戰爭的輝煌勝利讓他們向往海軍。小澤于1909年12月從江田島海軍學校畢業,列第四十五名,而在太平洋戰爭中一度很活躍的南雲卻在這年一月畢業(事實上小澤比南雲大一歲),這僅僅不到一年的差別卻成為小澤命運改變的理由。與山本糟糕的人際關系不同,小澤在海軍中一直有不錯的人緣,這跟其善于處理人際關系有相當的關系,因此小澤的職業生涯也算較為順利。1936年,小澤終于完成了海軍中的跳龍門,在戰列艦榛名號升任海軍少將。在其擔任魚雷學校校長時,一次在驅逐艦因事故把臉炸傷,但依然臉色不改,因而有了鬼瓦之名。1939年,小澤擔任第一航空戰隊司令,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負責指揮航空母艦,在任上他對于這種新兵器產生了極大興趣,盡管本行是魚雷,但善于鑽研並目光長遠的他在以後的依然在航空領域有了相當造詣,至今日本史學界仍認為他的航空戰指揮水準不在山口多聞之下,而他的性格則更適合作為機動部隊的長官。

盡管有過實踐經驗,並且在任海軍大學校長期間接受了航空第一思想。但在機動部隊司令的人選上軍令部依舊選擇了南雲忠一,這可以說也是困繞日本史學界的重大迷題。一般來講,是海軍論資排輩的作風使比他資歷更深的南雲獲得了這一職務,但卻不排除山本大將本身的作用。有米內光政提攜的山本一生可謂風光,但其自負的性格也讓他與同行之間的關系十分緊張(客觀的說這種緊張也跟山本推行航空第一理論有關,畢竟這不僅僅是一個戰術問題,更是砸了許多人的飯碗)。自負的性格使他並不希望直屬過于優秀,而緊張的關系則使他個人害怕被一位優秀的下屬所替代,也因為這個原因,為了防止小澤過于出彩而被升任,在山本存活之時一直壓製著小澤的發展。由此看機動部隊司令官的選擇也也受到了大將的影響。盡管如此,小澤提出的以航母為核心的航空艦隊編製思想依然被山本所採納,並在珍珠港實現。而這一戰術此後也被美國海軍所使用並影響至今。

戰前的他作為南方艦隊司令官支援陸軍的登入作戰,而與其合作的則是有馬來之虎之稱的山下奉文,擔任期間南方艦隊司令他曾以誠懇的態度向山下表明自身的困難,使山下不但沒有怪罪甚至十分感動,這在緊張的陸海軍關系中可謂少見,而小澤本身也是海軍中少有的能與陸軍軍官保持良好關系的人。護航過程中運輸船隊曾遭受Z艦隊威脅,在情勢極其緊張之時小澤調集護航艦隊準備與之接觸進行雷擊戰,雖然實力遠遠不足,但其拼死保證運輸船隊的作為卻也得到了世人的贊賞(在此請各位想想方伯謙又是如何做的)。當Z艦隊被大將的卒子(山本語,用車對車的打法是沒有意思的,想要救日本,就一定要用卒子吃掉對方的老帥)消滅以後,小澤掩護日軍在哥達巴魯登入,由此造就日本橫掃馬來半島的局面。 馬裏亞納海戰

小澤治三郎小澤治三郎

南洋作戰及印度洋海戰結束後,小澤就以一種半賦閒的方式退出了太平洋戰爭的第一線,從1942年到1944年,幾乎是太平洋徹底轉折的全過程。當1943年春天山本以一種意外的方式戰死時,小澤似乎終于有機會走入前台了。1944年3月,小澤替代南雲,成為機動部隊司令。此時的日本絕對防御圈可謂到處是洞,尤其是擁有18艘艦隊航母,9艘輕航母的強大美國艦隊實在讓日本人汗顏(馬裏亞納海戰美方集結15艘,包括9艘艦隊航母及6艘輕航母),機動部隊經過一年恢復,基本達到了戰前水準(僅在規模方面),包括3艘艦隊航母及6艘輕航母,同時裝備了新型的零戰A6M5式戰鬥機,使聯合艦隊及軍令部認為自己足以一戰。但小澤也清楚自身實力的不足,為了有效的打擊美軍,根據日機航程普遍超過美軍的特點,小澤發明了著名的穿梭轟炸戰術,即艦載航空機由航母起飛,在完成攻擊任務後降落于機場,完成補給後則對美軍進行打擊然後返回母艦。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在于機動部隊可在美軍攻擊航程之外對其實施打擊,但在飛機性能與飛行員貭素都遠遠落後的情況下,已經不是優秀的戰術可以改變劣勢的了。 在馬裏亞納1944年3月19號一整天的戰鬥中,機動部隊始終保持著主動,而在中途島大放光彩的斯普魯恩斯卻因保守的採取守勢而全無還手之力(斯普魯恩斯被認為是美國海軍中的謹慎冷靜之人,而如果他能夠與哈爾西互相融合的話,那將是近乎完美的軍人,盡管如此,拙劣的日本海軍飛行員們卻如同自殺一般沖進美軍防空圈裏被悉數擊落,所贏得的戰果可謂微不足道。更糟糕的是,陸基的角田部隊雖然遭受重大損失,卻沒有將這一情況通報給小澤,這使得小澤始終認為自身依舊有力一戰。盡管處在美軍轟炸範圍外,但神出鬼沒的美國潛艇(盡管德國的狼群名氣更大,但如果論擊沉作戰艦艇噸位,美國海軍顯然遠在其上)卻使小澤損失了兩艘艦隊航母,包括自開戰便編入機動部隊的翔鶴與機動部隊旗艦大風號,旗艦的戰沉使小澤的指揮部門不得不轉移,這更加重了信息的不暢。這一損失也讓小澤感到了危機,臨近夜晚,美國海軍終于發出了攻擊機群,沖向由輕航母組織的第二航空戰隊並成功擊沉了輕航母飛鷹號,但由于視線不良導致攻擊散亂,並沒有對機動部隊造成更大的損失(相反夜間回收時由于燃料不足使美軍損失80架戰機,而整個海戰中美方戰損不過40),小澤此時也真正意識到危機的來臨。盡管希望利用夜戰撈回一點戰果,但在接到聯合艦隊司令長官的撤退命令後,機動部隊還是從馬裏亞納群島撤退了。

馬裏亞納被美軍戲稱為獵火雞,而對于日本海軍來講,則是徹底喪失了進行航空決戰的能力,日本海軍從中途島後臥薪嘗膽,嘗試重建機動部隊,但最終僅僅在兩天中就全部損失。盡管如此,小澤的指揮的確沒有什麽失誤(如果按照一般的交戰方式,機動部隊的航母有多少能回來報喪也是未知數),因此小澤並未受到責怪,此後機動部隊返回吳港。此時的機動部隊徹底失去了戰鬥力,更失去了1941年的朝氣與馬裏亞納海戰前的希望。由于缺乏航空力量支援,馬裏亞納群島在美軍優勢兵力的進攻下終于喪失,9月,中南太平洋戰區司令,在戰爭中伴隨機動部隊度過大部分時間的南雲忠一中將在塞班島玉碎,塞班島的失守標志著所謂絕對防御圈徹底被打破了。此戰失敗後,小澤曾多次提請撤職,但最終被聯合艦隊司令挽留(倘若中途島到南雲也有此為被獲準通過,那麽或許瓜島之戰可有改觀。不過對于山本大將來說,不用南雲那麽隻能用小澤,這也許是他主動分擔責任的原因之一)。

萊特灣海戰

小澤治三郎小澤治三郎

鑒于馬裏亞納海戰失敗,日本對抗美軍的戰線不得不轉移到有日本生命線之稱的南洋運輸線,為此聯合艦隊製定了所謂的捷字型大小抗登入計畫。保證菲律賓,台灣,沖繩,日本本土及千島群島的防御,而此線以東的各島則依靠現有兵力防御,本土不再給予增援,這也標志著日本海軍正式放棄了有中太平洋珍珠港之稱的特魯克基地。聯合艦隊方面認為,整個決戰將首先在菲律賓展開(盡管尼米滋傾向進攻台灣,但由于陸軍方面的麥克阿瑟提出了種種困難,最終的決戰還是在菲律賓展開。不過聯合艦隊方面也實施了台灣航空戰)。由于機動部隊已無法再戰,捷字型大小作戰主體重新變為戰列艦,而機動部隊則作為誘餌保證第一遊擊艦隊的突入通道。 戰前,聯合艦隊司令部方面曾希望機動部隊能由第一遊擊艦隊負責指揮,但因為機動部隊內部的極力反對及通訊困難而無果(有一種說法是小澤自己同意接受傈田指揮,而屬下極力反對,日本東映著名的海軍電影<聯合艦隊>也採用這一說法,在這裏僅供參考)。大戰在即,整個機動部隊僅4艘航母116架艦載機(雖然有些資料表明小澤僅76架艦載機,但這應該是小澤艦隊對美發起攻擊時的數位),以這種程度的兵力誘敵,恐怕也略顯不足。盡管如此,小澤在萊特灣海戰中依然完成了誘敵任務,成功將哈爾西艦隊調動出來,為中央部隊開啟了道路。雖然隻是誘餌與配角,在主角登場後便可退場,但流血卻沒有減少,知道上當後的哈爾西雖然迅速將主力轉向,但還是派出了擁有兩艘重巡,兩艘輕巡及10艘驅逐艦巡洋艦隊進行追擊。從整體實力看,小澤艦隊依然保有兩艘航空戰列艦,但此時小澤艦隊的情況卻相當危機,為了進行規避,營救落水人員及部分艦艇補給時間過短而出現燃料不足,整個艦隊已分散,小澤手頭僅有4艦,嚴重缺乏警戒護航艦艇。當在南方負責營救落水人員的3艘遭到美軍攻擊時,旗艦初月掩護其餘兩艘撤退自己獨自突入敵陣,並將開始交戰的電文發向小澤本隊,這艘秋月級在拖延美軍長達兩個小時後戰沉。此時的小澤很清楚如果這樣撤退,散布在各地的艦隻必然遭到毀滅性打擊,而夜戰對于日軍也較為有利,他雖不清楚追擊艦隊的實力,但也決定放手一搏,中將隨後下令本隊南下,與美軍進行最後的決戰。美軍通過雷達發現了小澤艦隊的轉向,而剛剛與初月號的惡戰又使美軍意識到面前的這隻剩菜殘羹絕不是那麽好咽的,美軍遂決定南下避敵。如果說整個萊特灣海戰日軍還有些許亮點,,那麽小澤反擊恐怕是其中一個,這一舉措雖然未獲得戰果,但卻保住相當人的性命,同時也體現了這位中將的決斷力。隨後,小澤艦隊大部分安全返回。

萊特灣一戰徹底讓機動部隊滅亡了,小澤因表現尚佳,隨後調任軍令部參謀長,在豐田司令向軍令部提交離譜的大和特攻時,小澤雖認為此計畫成功的可能性實為不大,但同時也表示要尊重聯合艦隊司令長官的意見,不禁讓人想到41年軍令部部長永野修身偷襲珍珠港方案的做法,這種圓滑恐怕也是長期在大將手下鍛煉出來的。當日本內部的主和派企圖通過第三國與美國談判時,小澤個人也出面表示支持,相比那些天天叫喊玉碎的主戰派長官們,小澤對于國家情勢有著更理性判斷。1945年5月,小澤升任聯合艦隊司令,盡管軍令部要將其升為大將,但卻被他拒絕了,或許破敗的海軍已經讓他無臉接受晉升,就這樣,小澤作為自聯合艦隊作為常設機構後的唯一的一位中將長官,就任末代聯合艦隊司令。天皇與軍令部總長對于這位新聯合艦隊司令可謂多有期望,不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今小澤也的確做不了什麽了。

因病去世

小澤治三郎小澤治三郎

1945年8月15日,天皇宣布投降詔書,9月3日簽署投降詔書,日本正式戰敗。在被逮捕前,小澤對那些企圖玉碎報國的屬下說出了一段讓人難忘而敬佩的話語。“你們不能死,宇垣在沖繩墜落了,大西在家中刨腹了,戰爭是由我們這一代人發動的,如果我們都死了,誰來承擔戰爭的責任”?不知如今那些贊頌日本所謂玉碎武人的日本右翼份子,看到這句話會有何種想法,對于軍人來說,有時候死亡是輕松的,而承擔戰爭責任卻是艱難的,日本今天的繁榮,可以說正是承擔的結果,而如今享受這些成果的人卻在贊頌逃避責任的懦弱軍人。隨後,小澤被關押,在交代到關于萊特灣海戰的問題時,哈爾西曾認為小澤不老實而在撒謊,不過聯合艦隊的無數記錄都可以證明機動部隊確實沒有幾架飛機,最終小澤被無罪釋放。

與存留著良心的井上成美一樣,小澤也沒有利用曾經在海軍的關系從新出仕(以他的人緣可以說實在方便),而是在家中過著平淡的生活。1966年,小澤治三郎因肝硬化去世,享年80歲。

作為一名海軍軍人,小澤身上的軍人氣質可謂濃厚。小澤善于接受新事物,目光長遠,並努力鑽研,這也與保守的艦隊派軍人完全不同。小澤的冷靜造就了他勇猛而又不乏機智的風格,這種風格又比如宇垣纏這樣的蠻勇之人更加適合作為指揮官。從各種意義上看,他無疑都是機動部隊司令長官的最佳人選(山口多聞性格中勇敢大于冷靜,作為最高指揮官還是並不合適的)。可以說在在相對保守的日本海軍中(這種保守也是國力弱小造成的),小澤與山本同樣是一個異類,但同是一類人的小澤卻沒有得到山本的重用,不得不讓人感到遺憾,如果山本是一個如高須四郎一樣的寬厚之人,那麽他與小澤在戰略戰術上的配合,恐怕能讓日本海軍走的更遠一些。但歷史終究不會有如果,小澤作為歷史人物,可以說並不光彩,但他高超的戰術指揮,敏銳果敢的決斷力,以及那作為職業軍人所保留的良心,卻應該被如今的日本人所銘記。

藝術形象

電影《聯合艦隊》中丹波哲郎飾演小澤治三郎。

作為片中後期日本海軍最重要的人物以及正面塑造的形象,機動部隊指揮官小澤治三郎中將由大名鼎鼎的實力派男星丹波哲郎飾演。丹波有著多年出演戰爭電影的經歷,在1977年的《八甲田山》中出演兒島大佐,並憑借1980年在名片《二百三高地》中兒玉源太郎一角的出色表現榮獲日本學院獎和金像獎兩項最佳男配角,後來又在《零戰的燃燒》(1984年)中飾演過山本五十六。但他的外形與小澤相差比較明顯,更多是靠演技和個人魅力來彌補。[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