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昭

小昭

小昭,別名韓昭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女主角之一,漢人與波斯籍突厥人混血,是金庸筆下最受讀者喜愛的人物,也是金庸最喜愛的角色。紫衫龍王黛綺絲韓千葉之女。奉母之命扮作醜陋容貌混入光明頂,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張無忌在楊不悔面前對她的維護,使得小昭心生感激,愛上張無忌,並無怨無悔地甘為他的婢女,隨侍張無忌左右。後小昭為救母親黛綺絲,成為明教波斯總教教主,終生聖潔。小昭聰明堅強,善解人意,形貌秀美絕倫,性格溫柔和順,平時隱藏上乘武功,精通五行八卦之術,遇到危機時,能挺身而出,有大將之風。在綠柳山庄外表現出了優秀的領導才能,為她日後統領波斯明教做鋪墊。

  • 中文名
    小昭
  • 外文名
    xiaozhao
  • 別名
    韓小昭
  • 國籍
    波斯
  • 民族
    漢人與波斯籍突厥人混血
  • 出生地
    靈蛇島
  • 出生日期
    1341年
  • 職業
    明教波斯總教教主
  • 出場章回
    《倚天屠龍記》第19回
  • 退場章回
    《倚天屠龍記》第30回
  • 主要成就
    在綠柳山庄外指揮明教抵擋元兵
  • 父親
    韓千葉

人物信息

容貌描寫

​1.張無忌嘆了口氣,道:“【原來你……你這樣美】!”那小鬟抿嘴一笑,說道:“我嚇得傻了,忘了裝假臉!”說著挺直了身子。原來她既非駝背,更不是跛腳,【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隻是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雖然容色絕麗,卻掩不住容顏中的稚氣】。

影視形象影視形象

2. “世情推物理,人生貴適意,想人間造物搬興廢。吉藏凶,凶藏吉。”張無忌聽到“吉藏凶,凶藏吉”這六字,心想我一生遭際,果真如此,又聽她【歌聲嬌柔清亮,圓轉自如】,滿腹煩憂登時大減。

3.側頭向她一笑,冰雪上反射過來的強光照在她的臉上,更顯得她【膚色晶瑩,柔美如玉】,不禁贊嘆:“小昭,【你好看得很啊】。”

4.又看了她一眼,但見她【膚色奇白,鼻子較常女為高,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說道:“你是在地西域人,是不是?【比之我們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小昭秀眉微蹙,道:“我寧可象你們中原的姑娘。”

5.小昭跟隨在後,經過楊不悔身前時,楊不悔冷冷的道:“小昭,你裝得真像,我早知你必有古怪,隻是沒料到這麽一個醜東西,竟是一位【千嬌百媚的小美人兒】。”

6.楊逍道:“有一日我說了個笑話,不悔哈哈大笑,小昭在旁聽著,忍不住也笑了起來。其時她站在我和不悔背後,隻道我父女瞧不見她,豈知不悔手中正在把玩一把匕首,那匕首明凈如鏡,將她笑容清清楚楚的映了出來。她卻哪裏是個醜丫頭?【容貌比之不悔美得多了】。待我轉過頭來,她立時又變成擠眼歪嘴的怪相。”

7.小昭大喜,抬起頭來,朦朦朧朧的月光,在她【可愛秀美的小小臉龐】上,籠了一層輕紗,晶瑩的淚水尚未擦去,【海水般的淡藍眼波】中已盡是歡笑。張無忌微笑道:“小妹子,【你將來長大了一定美的不得了】。”小昭笑道:“你怎知道?現今不美嗎?”張無忌雙臂輕輕摟住了她,在她臉上一吻,說道:“【現今好美,將來更加美的不得了】。”小昭羞紅了臉,輕聲道:“教主哥哥,我要永遠,永遠跟著你,你肯嗎?”張無忌道:“我肯極了!”小昭道:“你可不能反悔。”

8.剛奔到近處,隻聽得人叢中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叫道:“銳金旗攻東北方,洪水旗至西南方包抄。”正是小昭的聲音。

9.趙敏正待接口,轉眼看到小昭鬢邊插著一朵珠花,正是自己送給張無忌的那朵,不禁大惱,又見小昭【明眸皓齒,桃笑李妍,年紀雖稚,卻出落得猶如曉露芙蓉,甚是惹人憐愛】,心下更恨,一咬牙,對阿大道:“去把這姓張的小子兩條臂膀斬了下來!”

10.張無忌心中疑慮不定:“我和她從小親厚,交情非比尋常,但這次久別重逢,她一直對我冷冷的愛理不理。此刻不知有何話說?”突然之間,腦海中浮現出【小昭嬌媚可愛的模樣】,跟著是周芷若清麗靈秀的容顏,蛛兒腰身纖細的背影,甚至趙敏那薄怒淺笑的神情也出現了。

11.小昭正坐在窗邊,手中做著針線,見他進房,一怔之下,才認了他出來,【滿臉歡容,如春花之初綻】。

12.趙敏微笑道:“【好美麗的小姑娘】。你教主定是歡喜你得緊了。”小昭臉上一紅,眼中閃耀著喜悅的光芒。

13.張無忌心頭一凜,記得在光明頂上秘道之中,出口為成昆堵死,沒法脫身,小昭也曾唱過這首曲子,不禁向小昭望去。月光下隻見小昭正自痴痴的望著自己,【清澈的目光中似在吐露和殷離所說一般的千言萬語,一張稚嫩可愛的小臉龐上也是柔情萬種】。

14.張無忌一懍,隻見黛綺絲和小昭都是【清秀絕俗的瓜子臉,高鼻雪膚,秋波連慧,眉目之間當真有六七分相似】,隻是【小昭的容貌之中,波斯胡人的氣息隻餘下淡淡影子】,黛綺絲卻一見便知不是中土人氏。

15.張無忌見她淚珠盈盈,突然間心中激動,伸手將她【嬌小的身軀】抱在懷裏。小昭“嚶”的一聲,身子微微顫動。張無忌在她【櫻唇】上深深印了一吻。

16.過了一會,小昭乘小船來請張無忌等人同上波斯大船,謝遜問:“小昭,你做了波斯明教的教主 ?”小昭大大的眼中忽然掛下兩顆晶瑩的淚水,淚水從小昭【白玉一般的臉頰】上流了下來,跟著淚水不斷,成串流下。

17.張無忌聽到這裏,不禁心中酸楚,眼前出現了【小昭那嬌小玲瓏、甜美可愛的倩影】:“不知她波斯是否一切平安?”

輕功表現

張無忌怕小昭跟隨不上,右手拉住她手,左手托在她腰間,不即不離的跟在趙敏身後。隻奔出十餘丈,便覺小昭身子輕飄飄的,腳步移動也甚迅速,他微覺奇怪,手上收回相助的力道,見小昭仍是和自己並肩而行,始終不見落後。雖然他此刻未施上乘輕功,但腳下已是極快,小昭居然仍能跟上...

內功表現

小昭的呼吸一時快,一時慢,所練顯是一門極特異的內功,謝遜眉頭一皺,想起一事,心道:“這可奇了,難道這孩子竟是……”

才智表現

20回

小昭道:“‘無妄位’嗎?那是伏羲六十四卦的方位之一,幹盡午中,坤盡子中,其陽在南,其陰在北。‘無妄’位在‘明夷’位和‘隨’位之間。”說著在石室中踏勘方位,走到西北角上,說道:“該在此處了。”

資料圖資料圖

小昭道:“公子說的是。”接過羊皮,請他指出那未練的一十九句,暗暗念誦幾遍,記在心中。張無忌笑道:“你記著幹什麽?”小昭臉一紅,說道:“不幹什麽?我想連公子也練不會,倒要瞧瞧是怎樣的難法。”

22回

楊逍續道:“我們帶小昭回到光明頂上之後,有一日我教不悔武藝,小昭在旁聽著,怎知我解釋到六十四卦方位之時,不悔尚未領悟,小昭的眼光已射到了正確的方位之上。”張無忌道:“想是她天資聰穎,悟性比不悔妹自快了一點。”

楊逍道:“初時我也這麽想,倒很高興,但轉念一想,起了疑心,故意說了幾句極難的口訣,那是我從未教過不悔的。其時日光西照,地火名夷,水火未濟,我故意說錯了方位,隻見她眉頭微蹙,竟然發覺了我的錯處。從此我便留上了心,知道這小姑娘曾得高人傳授,身懷上乘武功,到光明頂上非比尋常,乃是有所為而來。

23回

“銳金旗攻北方,洪水旗至西南方包抄。”正是小昭的聲音。她呼喝之聲甫歇,明教中一隊白旗教眾向東北方沖殺過去,一隊黑旗教眾兜至西南包抄。元兵分隊抵敵,突然間黃旗的厚土旗、青旗的巨木旗教眾從中間並肩殺出,猶似一條黃龍、一條青龍卷將出來。元兵陣腳被沖,一陣大亂,當即退後。

小昭手執小旗,站在土丘上指揮教眾御敵。五行旗、天鷹旗各路教眾都是武藝高強之士,隻是首領中毒,登時亂了,但一經小昭以八卦之術布置守御,元兵經久攻不進。

25回

小昭道:“你要是見到她,代我求她一件事成不成?”張無忌奇道:“你有什麽事求她?”小昭雙臂一伸,道:“向趙姑娘借倚天劍一用,把這鐵鏈兒割斷了,否則我終身便這麽給綁著不得自由。”張無忌見她神情楚楚,說得極是可憐,心中不忍,便道:“隻怕她不肯將寶劍借給我,何況要一直借到這裏。”小昭道:“那麽……那麽,你將我帶到她的跟前,請她寶劍一揮,不就成了?”

30回

趙敏道:“我想請問小昭姑娘,那些奇門八卦、陰陽五行之術,是誰教的?你小小年紀,怎地會了這一身出奇的本事?”

小昭道:“這是我家傳武功,不值郡主娘娘一笑。”趙敏又問:“令尊是誰?女兒如此了得,父母必是名聞天下的達人。”

小昭道:“家父埋名隱姓,何勞郡主動問?難道你想削我幾根指頭,逼問我的武功麽?”

她小小年紀,口頭上對趙敏竟絲毫不讓,提到削指之事,更顯然意欲挑起周芷若敵愾同仇之心。

體貼之舉

20回

1.帶張無忌去明教秘道(追成昆)2.用指血塗抹羊皮助張無忌練乾坤心法

資料圖資料圖

3.取出手帕想替張無忌抹汗

22回

宋青書要殺張無忌時,擋在身前相護

28回

為張無忌縫衣

服侍張安睡

30回

1.翻譯聖火令文字助張修練

2.為救張答應做波斯明教教主

3.最後一次服侍張換衣梳頭

登場介紹

第19回 禍起蕭牆破金湯

資料圖資料圖

第20回 與子共穴相扶將

第21回 排難解紛當六強

第22回 群雄歸心約三章

第23回 靈芙醉客綠柳庄

第24回 太極初傳柔克剛

第25回 舉火燎天何煌煌

第28回 恩斷義絕紫衫王

第29回 四女同舟何所望

第30回 東西永隔如參商

有關詩詞

《詠小昭》

靈精多智俏丫頭,願委終生侍張郎;奈何隻影赴波斯,卻留痴心在君側!

《思遠人·小昭》

衰蘭枯草秋露微,千裏念俠客。

東西永隔,水深波闊,何處寄書得?

人物點評

金庸是新時代的人,寫的卻是舊時代的故事,隻不過這個“舊時代”中的人常常帶有新時代的特征,因為這個時代是江湖。我們看到,小昭的這種思想感情,是任何一個屈服于父母,和“人之多言”中國傳統女性(這樣的女子在任何一個時代中都是大多數的)都具有的。

改編形象改編形象

任何個體所產生的愛情,都必有某種嚴格的限製。《詩經·鄭風·將仲子》裏的女性要求自己所愛的男子不要再越過牆來找她(“無逾我裏,無折我樹”),隻因“豈敢愛之,畏我父母”。同小昭一樣,這是一個個體屈服于群體的典型例子。小昭屈服于群體的壓力而馴服得犧牲了自己的愛情,即使她愛的是那麽深,那麽投入,這是中國傳統女性的一個悲劇,也是金學愛情觀的一大悲劇,但卻是最具現實意義的,我不能對此再有任何的感嘆,中國的女性。

溫庭筠在《更漏子》下半闋裏說“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別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正寫出了小昭那種凄寒入心,綿綿不絕的相思,但小昭卻未能“滴到”明教教主張無忌的心上。

張是一個毫無主見的人,特別是在私人的感情問題上,遠不如他在武學上得心應手。他對小昭更多的是一種憐惜,而不是愛(雖然他在與四女同舟時是有過此等的幻想)。即使是在海上同小昭別離的那一刻,他想到的也隻是小昭的不幸,也許更多的是小昭剛剛譯過來的乾坤大挪移的第七層心法,而不是去挽留小昭。從這種愛情的意義上,小昭的愛也更隻是一種個體單方面的相思,或者說她僅僅是去愛,而不是被愛,也許金庸在創作這樣一個形象時還僅僅隻是作為一個花瓶式的陪襯,但這個陪襯已經在不經意間有了自己的生命,從而能給眾多的讀者某些不同的感想(我們看到這種不經意在文學創作中有著眾多的例子,小的角色有時往往具有更深層的魅力)。

“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裏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闕……便縱有萬種風情,更與誰人說。”這本是一段經典的愛情別離的場景,如果讓我來演繹這一段,小昭絕不會是《鄭風·將仲子》中那屈服的女子,也不應是《牡丹亭》中的杜麗娘(杜的愛情隻是一種強烈的渴望和深層的痛苦),而要是《拍案驚奇》裏的羅惜惜“而今已定下日子,我與你就是無夜不會,也隻得兩個月,有限的了,當與你極盡歡娛而死,無所遺恨。”如此,過了半個月張無忌“有些膽怯了”,怕被人發現。小昭卻是“我此身早晚拼是死了,切盡著快活,就敗露,也隻是一死,怕他什麽?”

小昭應該是個性的小昭,雖然張無忌無個性。

當個體對群體極為馴服,一切以群體的意志為歸依時,其個性的真正特色也就隨之消失了,隻剩下些姓名、武功和身世派別的差別,小昭應該閃現出其個性的火花,在個人的感情問題上敢于從個體的要求出發對群體的固執規範進行反抗,使她截然有別于絕大多數臣服于群體壓力下而毫無價值的犧牲自己幸福的女性,而且,這種反抗既然純粹屬于個人的性質,也就必然具有個人的獨特方式:活著就要獲得自身愛情的愉快,而當這種愛情不能再繼續下去時,就要”無所遺恨”的走向死亡。這種愛情是否會帶來嚴重的後果根本不在她的考慮之中,因為愛情被終止時她的生命也隨之結束,任何後果對她都已不再能產生影響,正如《尋夢》中唱道的:“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生也罷,死也罷,一切由著自己的意願。

我們大可把小昭和張的這段海上別離刻畫的比TITANIC還TITANIC,但最後還是隻好讓他們分離了,因為小昭這個形象在出現以前就已經註定了她的命運,就如同金學中的大多數女性一樣,也許人生的道路會有所不同,最終的結局卻早已是安排好的了。

我們常常無奈于下面的一點:在某種程度上,人物的性格必須為故事的情節服務,但我們在情節的背後看到的寧願是我們的矛盾:我們不希望這樣,但我們同樣也不祈求那樣,因為我們在自己的感情和經歷的理解中閱讀,作者塑造情節,我們塑造形象。我們和作者一樣的無奈。

我們對于某個形象的愛和憎決不是因為他那麽的可愛或可恨,而是我們或我們身邊的人有過此等的經歷,讓我們聯想到自己,我們總是在大的是非上有相同的意見,是因為我們多年的人生總是告訴我們什麽是是和非,難道我們都要有相同的愛憎嗎?

所以改寫一個註定了命運的角色(特別是當她是中國傳統裏的女性時),隻會令她和作者更痛苦,而不會給讀者帶來任何的歡娛。

所以,這段話也隻能在網路裏說說而已,但不管結局如何,我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著小昭的。

在這裏我隻是想談一些個人的看法,想說一點自己的感想,我愛小昭,因為我們遇到了太多的現實世界的小昭了。我個人認為中國古代文學中最具個性的女性都集中在《紅樓夢》、《金瓶梅》、《拍案驚奇》這三部小說裏。想了解中國傳統女性,隻要讀一下這三部小說即可。有一部木刻版的《三十三劍客圖》圖畫,當年在民間頗有流傳。其中的幾個女性在武俠小說包括古典小說裏都極有地位和影響,像紅線聶隱娘,趙處女都刻畫的極為的形象和逼真,對後來的寫作也有很大的影響。我個人認為,讀這樣的傳奇類的小說,最好是讀一下原文,再好的白話文都不能表現其古典的汁骨風韻。

金學裏的絕大多數女性都很呆板,遠沒有同時代的男子那樣風光,但還是有幾個可圈可點的,小昭就是其中最具代表的一個。寫一個人一定要寫一類人,小昭如果脫離了她的時代和當時的背景,背駛她的類別,小昭也就不再是小昭了。但在談到她時我還是很痛苦,我愛小昭,但不包括她那種角色。

由小昭我經常想到儀琳,儀琳對令狐沖的愛也許更甚于小昭,更無私于小昭,但儀琳這種角色我不願談,因為她太不現實了,太虛構了,我們可以虛構角色,但我們無法虛構現實。脫離了現實的儀琳隻是一個偉大的愛情之神,而不是痛苦與掙扎于愛情的小昭,所以我最終選擇了小昭。如果說可以選擇痛苦的角色的話,我寧願選擇小昭,因為我愛她和她這種形象,即使我很無奈。我們選擇生活,隻是因為我們愛她,即使我們有時會很痛苦。

個體在追求自由的愛情時,如果曾對自己的要求作過理性的思考,這種覺醒就無法避免:既然我無權支配自己,不能對自己負責,我又憑什麽去追求自由的愛戀呢?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 宋· 晏殊《鵲踏枝》

“公子,我決不願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隻盼做你的小丫頭,一生一世服侍你,永遠不離開你。”

“小昭,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又如何,卻還是東西相隔如參商。

大船破浪而歸,漸行漸遠,波斯此去,千山萬水,終生都不會再返。小昭默默立在船頭,久久無語,眼望中土,像是要一眼望盡這一生的希冀,兀自在天邊留下一抹凄艷的笑容和孤寂的背影。

心字成灰。

思念,從今日始,如逝水東流,不盡。

也許更早一點,光明頂秘道裏的須臾片刻,就足以讓張無忌這個名字,成為自己黯淡人生記憶裏的一朵肆意盛開的向日葵。

身負重大使命,聰明體貼,精通奇門八卦、陰陽五行之術,母親是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首紫衫龍王。小昭,註定是個不尋常的女子,父母為了愛情,欠了一身的債,這一切,都需要她來償還。流落江湖,少嘗人間親情,忍辱負重,她苦心孤詣潛入明教,不惜將自己弄跛,弄醜。小昭,生來就背負著一個沉重的故事。

這一切,都在遇見那個少年後被毫無征兆的改寫。也許,註定要被改寫,因為,他們註定要遇見。

人生,毫無自主地突然換了方向。

與子共穴相扶將,光明頂秘道裏與他患難與共,絕處逢生,他才驀然發覺,原來她既非駝背,更不是跛腳,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隻是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雖然容貌絕麗,卻掩不住容顏中的稚氣。絕境之中,卻還能保持樂觀的心性,一曲唱畢,如聆天樂。好不容易出了洞,她卻對一根木條如此感激,想來必是厚道重義之人。她助公子完成乾坤大挪移,見他額上汗如雨下,便取出手帕,伸去替他抹汗。錦帕,歷來是東方人愛情的信物,是最美麗的情愫。《紅樓夢》裏寶玉送黛玉舊帕子,取“橫也絲(思)來豎也絲(思)”之意。此刻的她為他抹汗一切都那麽自然,一如後來的他們。

光明頂上,隻身退六大門派。公子從此揚名立腕。那一刻,他視她為紅顏知己。他力退各大達人,卻被那個姓周的姑娘一劍刺中。小昭是聰明的,她能看出他們之間曖昧的情愫,他若不是對周姑娘毫無戒備,他怎麽會不躲?再看那周姑娘的眼神,小昭應該懂了。因為懂,所以不敢奢望。今生若能為公子身邊一小丫頭,為公子備飯奉茶,伺候起居。隻要能在他的身邊,足矣。

也許,人生真的被註定。也許,她真的隻能成為他身邊的一個小丫鬟。

思念,從今日止,如冰山雪原,不散。

小昭說,她寧可像中原的女子。

也許,她背負了那個沉重的故事太久太久,她已經不堪重負。為了那個故事,她放棄了自己的自由,放棄了自己的如花容顏,放棄了人間最樸實的親情,也許,她還會為此放棄自己短暫而寂寞的愛情。

也許,在小昭的夢境裏,她願意成為一個中原女子,是因為她願意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原姑娘,遠離江湖硝煙,遠離仇恨,遠離恐懼,與一個普通的中原男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她不知道,後來還有一個女子,也曾這樣說過。她說:“管他甚麽元人漢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漢人,我也是漢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你心中想的盡是甚麽軍國大事、華夷之分,甚麽興亡盛衰、權勢威名,無忌哥哥,我心中想的,可就隻一個你。你是好人也罷,壞蛋也罷,對我都完全一樣。”

後來,說話的那女子真的成為了漢人,而小昭,卻獨守西域。

她終究還是不能如願。

所幸,他對她還是好的。他將別人贈的珠花給她,他對她也是體貼的。

可是,隻因他天性純良,對身邊的所有女子,莫不如此。小昭,不過是其中之一。

所謂幸福,其實是更大的不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