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偶 -修辭方法

對偶

修辭方法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對偶是用字數相等、結構相同、意義對稱的一對短語或句子來表達兩個相對應或相近意思的修辭方式。

  • 中文名稱
    對偶
  • 外文名稱
    Pairing 
  • 講    究
    平仄,充分利用漢語的聲調
  • 分    類
    形式、結構、內容

簡介

對偶:用兩個結構相同、字數相等、意義對稱的片語或句子來表達相反、相似或相關意思的一種修辭方式叫對偶。對偶俗稱對子,在詩詞曲賦等韻文中稱為對仗。對偶獨具藝術特色,看起來整齊醒目,聽起來鏗鏘悅耳,讀起來朗朗上口,便于記憶、傳誦,為們喜聞樂見。

對偶對偶

對偶通常是指文句中兩兩相對、字數相等、句法相似、平仄相對、意義相關的兩個片語或句子構成的修辭法。 對偶從意義上講前後兩部分密切關聯,凝練集中,有很強的概括力;從形式上看,前後兩部分整齊均勻、音節和諧、具有戒律感。嚴格的對偶還講究平仄,充分利用漢語的聲調。

分類

單句對偶

用一句對一句叫單句對。例如:

善無微而不賞,惡無纖而不貶《諸葛亮傳》

----即使是做了些小的好事,也無不給予獎賞;即便是做了很小的壞事,也無不急于貶斥。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 。( 岳墳對聯)

----青山感到榮幸的是墳裏埋著抗金名將岳飛的忠骨,白鐵感到恥辱是墳前跪著的是用它鑄造的秦檜等人的像。

偶句對偶

用兩句對兩句叫偶句對。例如: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阿房宮賦》

----六國結束,四海統一。蜀山樹木砍光了,阿房宮才建造起來。(“六王畢”與“四海一”相對,都是主謂片語,“蜀山兀”與“阿房出”相對,也都是主謂片語,且“六王畢,四海一”與“蜀山兀,阿房出”相對。)

多句對偶

用三句對三句,或用更多的句子相對,叫多句對對偶句。例如:

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勸學》

----登上高處向人們招手,手臂並沒有加長,可是老遠的人也可以看見;順著風勢呼喊,聲音並沒有加大,可是聽到的人卻覺得很清楚。

句中對

同一句中的上下兩詞語互相對偶。例如:“峰回路轉”、“曉風殘月”、“羽扇綸巾”。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內容上

1.正對偶

上下聯表達的意思是同類的或相近的,是互為補充的。例如:

海記憶體知己,天涯若比鄰。《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隻要朋友互相知心,即使分離在天涯海角,也像近鄰一樣。(上下聯的意思是相近相關的。“海內”,四海之內,古代指全中國。“比鄰”,近鄰。)

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沉璧。《岳陽樓記

----有時長空中的煙霧一下子消散了,皎潔的月光,一瀉千裏,浮動的波光,閃耀著金色的光彩,明月的倒影像一塊璧玉,靜靜的沉浸在水底。(“皓月千裏”對“長煙一空”,“靜影沉璧”對“浮光躍金”。上下聯意思相關互補)

2.反對偶  上下聯表達的意思是相反或相對的,多指同一事物的兩個方面。例如:

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勸學》

----用刀刻東西,刻一陣子就放下,即使是腐朽的木頭也刻不斷;不停地用刀子刻下去,即使是堅硬的金石也能被刻穿。(“鍥而舍之”與“鍥而不舍”是反對。)

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六國論

列國諸侯的土地是有限的,貪暴秦國的欲望是不能滿足的。奉送給它的越多,它侵略你就越厲害。(“諸侯置地有限”與“暴秦之欲無厭”是反對,“奉之彌繁”與“侵之愈急”是反對。)

3.串對偶(流水對)  即“相串成對”,有如流水順承而下,因此又叫流水對。它的起句與對句是從事物的發展過程說的,因此,意思是緊密連貫的。例如: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即刻從巴峽穿過巫峽,便可下達襄陽,再向洛陽進發。(行經巴峽巫峽,再過襄陽,直向洛陽,一氣貫下,寫出急欲出蜀的喜悅心情。)

欲窮千裏目,更上一層樓。《登鶴雀樓》

----要想用盡目力眺望到極遠的地方,那就要再上一層樓。(欲窮盡目力,就必然要繼續登高。)

結構上

1.成分對偶。

例如:然而我的壞處,是在論時事不留面子,砭錮弊常取類型,而後者尤與時宜不合。

其中“論時事不留面子”與“砭錮弊常取類型”均為句子中的成分,所以稱成分對偶。

2.句子對偶。

例如: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其中“落霞與孤鶩齊飛”與“秋水共長天一色”均為獨立的一句,所以稱句子對偶。

例子

  1.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2. 漢代的樂府民歌和古詩,如“寒風摧樹木,嚴霜結庭蘭”。
  3. 古詩《迢迢牽牛星》“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4. 漢代賦體駢文中“所好則鑽皮出其毛羽,所惡則洗垢求其瘢痕”。
  5. 唐詩宋詞元曲《登高》杜甫“萬裏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6. 在我國的歷代散文中“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7. 我國獨特的文學形式對聯,是對偶手法最典型的體現。

古今對偶句

過五關,斬六將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

鳥宿池邊樹 僧敲月下門

室有惠崇山水 人懷與可風流

親賢臣,遠小人

花開山寺 詠留詩人

竹喧歸浣女 蓮動下漁舟

漫步半月溪畔 徘徊六角井傍

鴻門宴 桃園盟

登高極目 覽水送歸

志士惜日短 愁人嫌夜長

堅冰已經打破 航道已經開通

孫行者 祖沖之

英雄氣短 兒女情長

浮雲遊子意 落日故人情

三杯竹葉穿心過 兩朵桃花上臉來

言必信 行必果

名揚四海 聲震八方

不才明主棄 多病故人疏

遊子魂銷青塞月 美人腸斷翠樓煙

桃灼灼 柳依依

物華天寶 人傑地靈

與天地並壽 同日月齊光

庄生曉夢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鵑

雪茫茫 雨霏霏

慶父不死 魯難未已

長江人釣月 曠野火燒風

日晚愛行深竹裏 月明多上小橋頭

山抹綠 燕剪柳

成事不足 敗事有餘

仰首接飛猱 俯身散馬蹄

風吹雲動星不動 水推船移岸不移

滿招損 謙受益

指鹿為馬 畫地為牢

斯人千古少 此曲世間無

杏花初落疏疏雨 楊柳輕搖淡淡風

水不幹 魚不盡

壽比南山 福如東海

人生有樂地 流水無盡期

縷縷輕煙芳草渡 絲絲微雨杏花村

私心重 骨頭軟

功蓋天下 譽滿山河

久旱逢甘雨 他鄉遇故知

水能性淡為吾友 竹解心虛是我師

心胸闊 天地寬

棋逢敵手 將遇良才

功蓋三分國 名成八陣圖

黑發不知勤學早 白首方悔讀書遲

朝前看 往前走

清風明月 蒼松怪石

惜花春起早 愛月夜眠遲

酒逢知己千杯少 話不投機半句多

鬢雖殘 心未死

處處春光好 村村氣象新

屋漏更遭連夜雨 船破又遇頂頭風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對仗與對偶

對偶:在不同的領域有著不同的詮釋。在詞語中,它是一種修辭方法,兩個字數相等、結構相似的語句表現相關或相反的意思。

對仗: 詩詞中要求嚴格的對偶,稱為對仗。對仗主要包括詞語的互為對仗和句式的互為對仗兩個方面。

對仗多用于駢體文。對仗又稱對偶、隊仗、排偶。它是把同類或對立概念的詞語放在相對應的位置上使之出現相互映襯的狀態,使語句更具韻味,增加詞語表現力。對仗有如公府儀仗,兩兩相對。對仗與漢魏時代的駢偶文句密切相關,可以說是由駢偶發展而成的,對仗本身應該也是一種駢偶。格律詩對仗的具體內容,首先是上下兩句平仄必須相反,其次是要求相對的句子句型應該相同,句法結構要一致,如主謂結構對主謂結構,偏正結構對偏正結構,述補結構對述補結構等。有的對仗的句式結構不一定相同,但要求字面要相對。再次,要求詞語所屬的詞類(詞性)相一致,如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等;詞語的"辭彙意義"也要相同。如同是名詞,它們所屬的詞義範圍要相同,如天文、地理、宮室、服飾、器物、動物、植物、人體、行為、動作等同一意義範圍內的詞方可為對。對仗的運用有寬有嚴,因而出現各種不同類型,有工對、鄰對、寬對、借對、流水對、扇面對等。在內容上則有言對、事對、正對、反對等名目。

詞語對仗的要求是:詞義必須同屬一類,如以山川對山川,以草木對草木等;詞性必須基本相同,如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等;平仄必須相對,即以平對仄或以仄對平;結構必須對稱,即以單純詞對單純詞,以合成詞對合成詞;另外,要避免同字相對。

句式的對仗,主要是句子的結構相同,如以主謂短語對主謂短語,以動賓短語對動賓短語等。

對仗可使詩詞在形式上和意義上顯得整齊勻稱,給人以美感,是漢語所特有的藝術手段。

對偶又是甚麽呢?對偶就是把同類的概念或對立的概念並列起來,例如“抗美援朝”,“抗美”與“援朝”形成對偶。對偶可以句中自對,又可以兩句相對。例如“抗美援朝”是句中自對,“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是兩句相對。一般講對偶,指的是兩句相對。上句叫出句,下句叫對句。

對偶的一般規則,是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副詞對副詞。仍以“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為例:“抗”、“援”、“保”、“衛”都是動詞相對,“美”、“朝”、“家”、“國”都是名詞相對。實際上,名詞對可以細分為若幹類,同類名詞相對被認為是工整的對偶,簡稱“工對”。這裏“美”與“朝”都是專名,而且都是簡稱,所以是工對;“家”與“國”都是人的集體,所以也是工對。“保家衛國”對“抗美援朝”也算工對,因為句中自對工整了,兩句相對就不要求同樣工整了。

對偶是一種修辭手段,它是作用是形成整齊的美。漢語的特點特別適宜于對偶,因為漢語單音詞較多,即使是復音詞,其中詞素也有相當的獨立性,容易造成對偶。對偶既然是修辭手段,那麽,散文與詩都用得著它。例如《易經》說:“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易·乾文言》) ,《詩經》說:“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小雅·採薇》)這些對仗都是適應修辭的需要的。但是,律詩中的對仗還有它的規則,而不是像《詩經》那樣隨便的。這個規則是:

(1)出句和對句的平仄是相對立的;

(2)出句的字和對句的字不能重復[2]。

因此,像上面所舉《易經》和《詩經》 的例子還不合于律詩對仗的標準。上面所舉毛主席《長征》詩中的兩句:“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才是合于律詩對仗的標準的。

對聯(對子)是從律詩演化出來的,所以也要適合上述的兩個標準。例如毛主席在《改造我們的學習》中,所舉的一副對子:

牆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

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

這裏上聯(出句)的字和下聯(對句)的字不相重復,而它們的平仄則是相對立的:

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就修辭方面說,這副對子也是對得很工整的。“牆上”是名詞帶方位詞,所對的“山間”也是名詞帶方位詞。“根底”是名詞帶方位詞[4],所對的“腹中”也是名詞帶方位詞。“頭”對“嘴”,“腳”對“皮”,都是名詞對名詞。“重”對“尖”,“輕”對“厚”,都是形容詞對形容詞。“頭重”對“腳輕”,“嘴尖”對“皮厚”,都是句中自對。這樣句中自對而又兩句相對,更顯得特別工整了。

[2]至少是同一位置上不能重復。例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出句第二字和對句第二字都是“我”字,那就是同一位置上的重復。

[3]字外有圓圈的,表示可平可仄。

[4]“根底”原作“根柢”,是平行結構。寫作“根底”仍是平行結構。我們說是名詞帶方位詞,是因為這裏確是利用了“底”也可以作方位詞這一事實來構成對仗的。

所以,對偶和對仗的區別總結出以下幾點

  • 對比的基本特點是“對立”,對偶的基本特點是“對稱”。
  • 對偶主要是從結構形式上說的,它要求結構相稱,字數相等;對比是從意義上說的,它要求意義相反或相近,而不管結構形式如何。
  • 對偶裏的“反對”(如“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就意義說是對比,就形式說是對偶,這是修辭手法的兼類現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