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革命進行到底

將革命進行到底

《將革命進行到底》是毛澤東所著的1949年的新年賀詞。

經過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人民解放軍已經控製了長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區,國民黨在江南也難組織起有效的防御。蔣介石請國外勢力調停遭到拒絕,國民黨內的桂系乘機要求打出"和談"旗號,威逼蔣介石"毅然下野"。蔣介石被迫發表"求和"聲明,其條件是保留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偽"法統"和國民黨軍隊。一些中間派人士為假象所迷惑,勸說共產黨"立即停下來"。為了向全國全世界庄嚴表明中國共產黨奪取中國革命勝利的決心,1948年12月30日,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了題為《將革命進行到底》的新年獻詞,《人民日報》于1949年1月1日發表。文章號召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徹底幹凈全部地消滅一切反動勢力,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建立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絕不能使革命半途而廢。由此,"將革命進行到底"成為革命人民和軍隊繼續鬥爭的行動口號。

新年獻詞發表後全國人民無比振奮,熱烈擁護,工廠、企業組織學習,各地紛紛舉行集會,一致表示將革命進行到底。

中國革命勝利後,它又成了不少革命家矢志共產主義偉大事業奮鬥不息的座右銘。

  • 中文名稱
    將革命進行到底
  • 毛澤東文選
    《目前情勢和我們的任務》

基本簡介

《將革命進行到底》是在1948年12月30日,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的新年獻詞。

主要內容

人民日報》于1949年1月1日將《將革命進行到底》發表。文中提出:要用革命的方式,堅決徹底幹凈全部地消滅一切反動勢力,不動搖地堅持打倒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在全國範圍內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建立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主體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這篇重要文獻把建設新中國正式提上了1949年的日程,催生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歷史背景

經過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人民解放軍已經控製了長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區,國民黨在江南也難組織起有效的防御。蔣介石請國外勢力調停遭到拒絕,國民黨內的桂系乘機要求打出“和談”旗號,威逼蔣介石“毅然下野”。蔣介石被迫發表“求和”聲明,其條件是保留偽“憲法”,偽“法統”和國民黨軍隊。一些中間派人士為假象所迷惑,勸說共產黨“立即停下來”。

1948年12月30日,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了題為《將革命進行到底》的新年獻詞。號召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堅決徹底幹凈全部地消滅一切反動勢力,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建立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絕不能使革命半途而廢。由此,“將革命進行到底”成為革命人民和軍隊繼續鬥爭的行動口號。革命勝利後,它又成了不少革命家矢志共產主義偉大事業奮鬥不息的座右銘。

原文內容

將革命進行到底

中國人民將要在偉大的解放戰爭中獲得最後勝利,這一點,現在甚至我們的敵人也不懷疑了。戰爭走過了曲折的道路。國民黨反動政府在發動反革命戰爭的時候,他們軍隊的數量約等于人民解放軍的三倍半,他們軍隊的裝備和人力物力的資源,更是遠遠地超過了人民解放軍,他們擁有人民解放軍所缺乏的現代工業和現代交通工具,他們獲得美國帝國主義在軍事上、經濟上的大量援助,並且他們是經過了長期的準備的。就是因為這樣,戰爭的第一年(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七年六月)表現為國民黨的進攻和人民解放軍的防御。國民黨在一九四六年,在東北佔領了沈陽、四平、長春吉林、安東等城市和遼寧、遼北、安東等省的大部,在黃河以南佔領了淮陰、菏澤等城市和鄂豫皖、蘇皖、豫皖蘇、魯西南等解放區的大部,在長城以北佔領了承德、集寧、張家口等城市和熱河、綏遠、察哈爾的大部,聲勢洶洶,不可一世。人民解放軍採取了以殲滅國民黨有生力量為主而不是以保守地方為主的正確的戰略方針,每個月平均殲滅國民黨正規軍的數目約為八個旅(等于現在的師),終于迫使國民黨放棄其全面進攻計畫,而于一九四七年上半年將進攻的重點限製在南線的兩翼,即山東和陝北。

戰爭在第二年(一九四七年七月至一九四八年六月)發生了一個根本的變化。已經消滅了大量國民黨正規軍的人民解放軍,在南線和北線都由防御轉入了進攻,國民黨方面則不得不由進攻轉入防御。人民解放軍不但在東北、山東和陝北都恢復了絕大部分的失地,而且把戰線伸到了長江和渭水以北的國民黨統治區。同時,在攻克石家庄、運城、四平、洛陽、宜川、寶雞、濰縣、臨汾、開封等城市的作戰中學會了攻堅戰術。人民解放軍組成了自己的炮兵和工兵。不要忘記,人民解放軍是沒有飛機和坦克的,但是自從人民解放軍形成了超過國民黨軍的炮兵和工兵以後,國民黨的防御體系,連同他的飛機和坦克就顯得渺小了。人民解放軍已經不但能打運動戰,而且能打陣地戰。戰爭第三年的頭半年(一九四八年七月至十二月)發生了另一個根本的變化。人民解放軍在數量上由長期的劣勢轉入了優勢。

人民解放軍不但已經能夠攻克國民黨堅固設防的城市,而且能夠一次包圍和殲滅成十萬人甚至幾十萬人的國民黨的強大精銳兵團。人民解放軍殲滅國民黨兵力的速度大為增加了。試看殲敵營以上正規軍的統計(包括起義的敵軍在內):第一年,九十七個旅,內有四十六個整旅;第二年,九十四個旅,內有五十個整旅;第三年的頭半年,根據不完全的統計,一百四十七個師,內有一百一十一個整師⑷。半年殲敵整師的數目比過去兩年殲敵整師的總數多了十五個。敵人的戰略上的戰線已經全部瓦解。東北的敵人已經完全消滅,華北的敵人即將完全消滅,華東和中原的敵人隻剩下少數。國民黨的主力在長江以北被消滅的結果,大大地便利了人民解放軍今後渡江南進解放全中國的作戰。同軍事戰線上的勝利同時,中國人民在政治戰線上和經濟戰線上也取得了偉大的勝利。因為這樣,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在全國範圍內的勝利,現在在全世界的輿論界,包括一切帝國主義的報紙,都完全沒有爭論了。

將革命進行到底

敵人是不會自行消滅的。無論是中國的反動派,或是美國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侵略勢力,都不會自行退出歷史舞台。正是因為他們看到了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在全國範圍內的勝利,已經不能用單純的軍事鬥爭的方法加以阻止,他們就一天比一天地重視政治鬥爭的方法。中國反動派和美國侵略者現在一方面正在利用現存的國民黨政府來進行“和平”陰謀,另一方面則正在設計使用某些既同中國反動派和美國侵略者有聯系,又同革命陣營有聯系的人們,向他們進行挑撥和策動,叫他們好生工作,力求混入革命陣營,構成革命陣營中的所謂反對派,以便儲存反動勢力,破壞革命勢力。根據確實的情報,美國政府已經決定了這樣一項陰謀計畫,並且已經開始在中國進行這項工作。美國政府的政策,已經由單純地支持國民黨的反革命戰爭轉變為兩種方式的鬥爭:第一種,組織國民黨殘餘軍事力量和所謂地方勢力在長江以南和邊遠省份繼續抵抗人民解放軍;第二種,在革命陣營內部組織反對派,極力使革命就此止步;如果再要前進,則應帶上溫和的色彩,務必不要太多地侵犯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利益。英國和法國的帝國主義者,則是美國這一政策的擁護者。這種情形,現在許多人還沒有看清楚,但是大約不要很久,人們就可以看得清楚了。

現在擺在中國人民、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面前的問題,是將革命進行到底呢,還是使革命半途而廢呢?如果要使革命進行到底,那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堅決徹底幹凈全部地消滅一切反動勢力,不動搖地堅持打倒帝國主義,打倒封建主義,打倒官僚資本主義,在全國範圍內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在全國範圍內建立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主體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這樣,就可以使中華民族來一個大翻身,由半殖民地變為真正的獨立國,使中國人民來一個大解放,將自己頭上的封建的壓迫和官僚資本(即中國的壟斷資本)的壓迫一起掀掉,並由此造成統一的民主的和平局面,造成由農業國變為工業國的先決條件,造成由人剝削人的社會向著社會主義社會發展的可能性。如果要使革命半途而廢,那就是違背人民的意志,接受外國侵略者和中國反動派的意志,使國民黨贏得養好創傷的機會,然後在一個早上猛撲過來,將革命扼死,使全國回到黑暗世界。現在的問題就是一個這樣明白地這樣尖銳地擺著的問題。兩條路究竟選擇哪一條呢?中國每一個民主黨派,每一個人民團體,都必須考慮這個問題,都必須選擇自己要走的路,都必須表明自己的態度。中國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是否能夠真誠地合作,而不致半途拆伙,就是要看它們在這個問題上是否採取一致的意見,是否能夠為著推翻中國人民的共同敵人而採取一致的步驟。這裏是要一致,要合作,而不是建立什麽“反對派”,也不是走什麽“中間路線”。

以蔣介石等人為首的中國反動派,自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反革命政變至現在的二十多年的漫長歲月中,難道還沒有證明他們是一伙滿身鮮血的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嗎?難道還沒有證明他們是一伙職業的帝國主義走狗和賣國賊嗎?請大家想一想,從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西安事變以來,從一九四五年十月重慶談判和一九四六年一月政治協商會議以來,中國人民對于這伙盜匪曾經做得何等仁至義盡,希望同他們建立國內的和平。但是一切善良的願望改變了他們的階級本性的一分一釐一毫一絲沒有呢?這些盜匪的歷史,沒有哪一個是可以和美國帝國主義分得開的。

他們依靠美國帝國主義把四億七千五百萬同胞投入了空前殘酷的大內戰,他們用美國帝國主義所供給的轟炸機、戰鬥機、大炮、坦克、火箭筒、自動步槍、汽油彈毒氣彈等等殺人武器屠殺了成百萬的男女老少,而美國帝國主義則依靠他們掠奪中國的領土權、領海權、領空權、內河航行權、商業特權、內政外交特權,直至打死人、壓死人、強奸婦女而不受任何處罰的特權。難道被迫進行了如此長期血戰的中國人民,還應該對于這些窮凶極惡的敵人表示親愛溫柔,而不加以徹底的消滅和驅逐嗎?隻有徹底地消滅了中國反動派,驅逐了美國帝國主義的侵略勢力出中國,中國才能有獨立,才能有民主,才能有和平,這個真理難道還不明白嗎?

值得註意的是,現在中國人民的敵人忽然竭力裝作無害而且可憐的樣子了(請讀者記著,這種可憐相,今後還要裝的)。最近做了國民黨行政院長的孫科,在去年六月間,不是曾經宣布“在軍事方面,隻要打到底,終歸可以解決”的嗎?這次一上台卻大談其“光榮的和平”,說什麽“政府曾努力追求和平,由于和平不能實現,不得已而用兵,用兵的最後目的仍在求得和平的恢復”。合眾社上海十二月二十一日的電訊,馬上就預料孫科的聲明“在美國官方人士及國民黨自由主義人士中,將遇到最廣泛的贊揚”。美國官方人士現在不但熱心于中國的“和平”,而且一再表示,從一九四五年十二月莫斯科蘇美英三國外長會議以來,美國就遵守著“不幹涉中國內政的政策”。

應該怎樣來對付這些君子國的先生們呢?這裏用得著古代希臘的一段寓言:“一個農夫在冬天看見一條蛇凍僵著。他很可憐它,便拿來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蛇受了暖氣就蘇醒了,等到回復了它的天性,便把它的恩人咬了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傷。農夫臨死的時候說:我憐惜惡人,應該受這個惡報!”⑹外國和中國的毒蛇們希望中國人民還像這個農夫一樣地死去,希望中國共產黨,中國的一切革命民主派,都像這個農夫一樣地懷有對于毒蛇的好心腸。但是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真正的革命民主派,卻聽見了並且記住了這個勞動者的遺囑。況且盤踞在大部分中國土地上的大蛇和小蛇,黑蛇和白蛇,露出毒牙的蛇和化成美女的蛇,雖然它們已經感覺到冬天的威脅,但是還沒有凍僵呢!

中國人民決不憐惜蛇一樣的惡人,而且老老實實地認為:凡是耍著花腔,說什麽要憐惜一下這類惡人呀,不然就不合國情、也不夠偉大呀等等的人們,決不是中國人民的忠實朋友。像蛇一樣的惡人為什麽要憐惜呢?究竟是哪一個工人、哪一個農民、哪一個兵士主張憐惜這類惡人呢?確是有這麽一種“國民黨的自由主義人士”或非國民黨的“自由主義人士”,他們勸告中國人民應該接受美國和國民黨的“和平”,就是說,應該把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殘餘當作神物供養起來,以免這幾種寶貝在世界上絕了種。但是他們決不是工人、農民、兵士,也不是工人、農民、兵士的朋友。

我們認為中國人民革命陣營必須擴大,必須容納一切願意參加目前的革命事業的人們。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需要有主力軍,也需要有同盟軍,沒有同盟軍的軍隊是打不勝敵人的。正處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國人民需要有自己的朋友,應當記住自己的朋友,而不要忘記他們。忠實于人民革命事業的朋友,努力保護人民利益而反對保護敵人利益的朋友,在中國無疑是不少,無疑是一個也不應被忘記和被冷淡的。我們又認為中國人民革命陣營必須鞏固,必須不容許壞人侵入,必須不容許錯誤的主張獲得勝利。處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國人民除了記住自己的朋友以外,還應當牢牢地記住自己的敵人和敵人的朋友。如上所說,既然敵人正在陰謀地用“和平”的方法和混入革命陣營的方法以求儲存和加強自己的陣地,而人民的根本利益則要求徹底消滅一切反動勢力並驅逐美國帝國主義的侵略勢力出中國,那末,凡是勸說人民憐惜敵人、儲存反動勢力的人們,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敵人的朋友了。

中國革命的怒潮正在迫使各社會階層決定自己的態度。中國階級力量的對比正在發生著新的變化。大群大群的人民正在脫離國民黨的影響和控製而站到革命陣營一方面來,中國反動派完全陷入孤立無援的絕境。人民解放戰爭愈接近于最後勝利,一切革命的人民和一切人民的朋友將愈加鞏固地團結一致,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堅決地主張徹底消滅反動勢力,徹底發展革命勢力,一直達到在全中國範圍內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國,實現統一的民主的和平。與此相反,美國帝國主義者、中國反動派和他們的朋友,雖然不能夠鞏固地團結一致,雖然會發生無窮的互相爭吵,互相惡罵,互相埋怨,互相拋棄,但是在有一點上卻會互相合作,這就是用各種方法力圖破壞革命勢力而儲存反動勢力。他們將要用各種方法:公開的和秘密的,直接的和迂回的。但是可以斷定,他們的政治陰謀將要和他們的軍事進攻遭遇到同樣的失敗。已經有了充分經驗的中國人民及其總參謀部中國共產黨,一定會像粉碎敵人的軍事進攻一樣,粉碎敵人的政治陰謀,把偉大的人民解放戰爭進行到底。

一九四九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向長江以南進軍,將要獲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偉大的勝利。

一九四九年我們在經濟戰線上將要獲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偉大的成就。我們的農業生產和工業生產將要比過去提高一步,鐵路公路交通將要全部恢復。人民解放軍主力兵團的作戰將要擺脫現在還存在的某些遊擊性,進入更高程度的正規化。

一九四九年將要召集沒有反動分子參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務為目標的政治協商會議,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並組成共和國的中央政府。這個政府將是一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之下的、有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的適當的代表人物參加的民主聯合政府。

這些就是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中國一切民主黨派和人民團體在一九四九年所應努力求其實現的主要的具體的任務。我們將不怕任何困難團結一致地去實現這些任務。

幾千年以來的封建壓迫,一百年以來的帝國主義壓迫,將在我們的奮鬥中徹底地推翻掉。一九四九年是極其重要的一年,我們應當加緊努力。

作者簡介

毛澤東(1893~1976):男,湖南人。1893年12月26日生于一個農民家庭。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無產階級革命家、戰略家和理論家,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人。辛亥革命爆發後在起義的新軍中當了半年兵。1914~1918年,在湖南第一師範學校求學。畢業前夕和蔡和森等組織革命團體新民學會五四運動前後接觸和接受馬克思主義。毛澤東一生領導共產黨和人民找到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正確道路,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任務,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製度,為中國歷史做出了彪炳史冊的貢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