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傳 -金庸武俠小說

射雕英雄傳

《射雕英雄傳》是作家金庸的作品。南宋年間,隨丈夫楊鐵心流落江南牛家村的包惜弱救了金國王子完顏洪烈,卻害得丈夫和義兄郭嘯天兩家家破人亡。郭嘯天的妻子逃到蒙古大漠,生下遺腹子郭靖。傻小子郭靖得到丐幫幫主洪七公傳授絕技"降龍十八掌",更贏得心上人蓉兒芳心。

作者以人道主義為文心,理想主義為筆墨,通過反男權中心的故事程式,傾向女性主義的話語權力和人道主義女性美學構想,在準歷史現實主義的畫板上,在宋金元易代、武林爭霸、英雄縱橫的宏偉敘事背景之下,刻畫了以黃蓉為中心的一組才貌雙全,文武過人,聰慧自然的性情中女性形象,從而奏響了一首高亢激越的女性主義理想贊歌。

該書闡釋了俠義精神的真諦--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自幼家破人亡的郭靖,隨母流落蒙古大漠,傻頭傻腦但有情有義的郭靖倒也有福氣,他不但習得了江南六怪的絕藝、全真教馬鈺的內功、洪七公的降龍十八掌、雙手互博之術、九陰真經等蓋世武功,還讓古靈精怪的小美女黃蓉一輩子跟定了他。

郭靖已經突破了舊時代武俠小說中傳統俠客的身份,他不僅行俠仗義、嘯傲江湖,更是要為國家與民族勞心費力乃至出生入死,體現了儒家俠之大者素有的風範。

  • 又名
    《大漠英雄傳》
  • 定價
    135.10元
  • ISBN
    9787546201603
  • 裝幀
    平裝
  • 男主角
    郭靖
  • 頁數
    1241頁
  • 開本
    32開
  • 版本數
    3
  • 作者
  • 小說回目
    四十回
  • 女主角
  • 類別
  • 出版社
     廣州出版社
  • 出版時間
    1959年
  • 書名
    《射雕英雄傳》
  • 故事時間
    南宋末年

內容簡介

南宋寧宗慶元年間(1195-1200年)某歲末,隱居臨安郊外牛家村的忠良之後郭嘯天、楊鐵心家遭橫禍,被與金國王子完顏洪烈勾結的南宋官府害死,已懷身孕的郭夫人李萍、楊夫人包惜弱也雙雙失蹤,噩耗傳來,郭、楊的好友全真教道士丘處機怒不可遏,對殺害郭、楊的凶手進行了追殺。他惦念失散的朋友家眷,在臨安一帶四處奔走打探未果;接著又因受奸人段天德蒙騙在嘉興與江南七怪發生沖突,兩敗俱傷。事後,丘處機與江南七怪識破奸人陰謀,釋兵言和,但比武未分勝負,丘處機相約江南七怪一同尋人,由自己去救助楊鐵心妻子包惜弱,江南七怪去救助郭嘯天妻子李萍,並各自將兩家的孩子教養成人,十八年後重會嘉興,由郭楊後人代為比武再分勝負。江南七怪義薄雲天,慨然應諾。

郭妻李萍在丈夫遇難後,先受到南宋軍官段天德挾持,後又為金兵所俘,一路漂流到了蒙古大漠,懷胎十月後產下一子,李萍依丈夫遺言為孩子取名郭靖。

光陰飛轉,轉眼郭靖已經六歲,這一年他因舍命保護草原英雄哲別受到蒙古大汗鐵木真賞識,被鐵木真帶回軍營,不久又與鐵木真的幼子拖雷結為"安答"(兄弟)。

此時江南七怪也尋訪李萍母子到了蒙古,並終于在一次偶然機會中找到了郭靖,六年辛苦于一日之間得到報酬,七怪喜上眉梢,當即便對郭靖啓蒙,開始傳習各門武功。

十年後,郭靖已長成為一個粗壯少年,他雖天資魯鈍,但由于六怪嚴督緊促,再加上自己勤奮努力,後又因得全真教掌教馬鈺傳授玄門內功,武功已經初成。這十年鐵木真東征西討,終于統一大漠,被尊為"成吉思汗"。郭靖因頗具戰功,被成吉思汗招為"金刀駙馬"。

十八年之約將至,江南六怪帶郭靖南歸,為了讓郭靖歷練江湖經驗,六怪命郭靖先行,自己尾隨其後。郭靖趕到張家口,與女扮男裝的少年小叫花子黃蓉邂逅,兩人一見如故,彼此傾心。郭靖一路南行至金國的中都北京,在城中他因不滿一個輕薄王子欺負賣藝弱女穆念慈與之發生惡戰,險遭王府爪牙毒手。該下流王子正是郭靖未曾見過面的義弟--楊鐵心與包惜弱之子楊康,當年包惜弱與丈夫失散,被金國王子完顏洪烈騙到北京,包惜弱為撫養楊康,被迫忍辱做了完顏洪烈的王妃。

郭靖、黃蓉相伴而行,在長江邊他們與一個舉止奇異的老丐相識,這個老丐便是與黃蓉之父桃花島主"東邪"黃葯師齊名的武學宗師丐幫幫主"北丐"洪七公,洪七公喜歡郭靖樸實忠厚,更喜黃蓉伶俐聰敏,遂將兩人收入門牆,並把平生傑作剛猛絕倫的降龍十八掌授與郭靖。 郭靖、黃蓉辭別洪七公,繼續南行,在太湖歸雲庄兩人不期與被太湖群雄截獲的金國欽差楊康和殺害郭嘯天的南宋軍官段天德相遇。楊康殺死段天德,並從中得知郭楊兩家淵源和自己的身世,楊康答應與完顏洪烈決裂,並與郭靖結義,但與完顏洪烈終究難舍,並將郭靖北上行刺完顏洪烈的計畫泄漏出去。

郭靖行刺不成,遂與黃蓉僱舟入海,趕往桃花島,在島上他巧遇武林奇人全真派達人周伯通,與這位嗜武成狂為老不尊的"老頑童"義結金蘭,並得周伯通傳授"左右互博、分心合擊"的絕技。洪七公遭"西毒"歐陽鋒暗算重傷後,黃蓉臨危受命,接替了洪七公的丐幫幫主之位,和郭靖一同趕往洞庭君山參加丐幫大會。 與此同時結義兄弟楊康也來到岳州,他利用盜取來的丐幫打狗棒,企圖假冒丐幫新任幫主,驅使幫眾投降金國,郭靖、黃蓉及時趕到,揭穿了楊康的陰謀。

數日後,郭靖、黃蓉為尋找岳飛的《武穆遺書》來到滬溪鐵掌幫重地,結果行蹤暴露,黃蓉被鐵掌幫幫主裘千仞打成重傷,幸得已經退位出家的"南帝"一燈大師救助才免一死。此間,歐陽鋒伙同楊康竄入桃花島,將在島上做客的江南七怪中的朱聰等五人殺害,並趁機嫁禍黃葯師,企圖在武林中掀起一場血腥風波,致使郭靖、黃蓉這一對有情人反目為仇。事後黃蓉機智地識破了歐陽鋒、楊康的陰謀,洗雪了這一冤獄,並將作惡多端的楊康除掉,但她自己卻落入了歐陽鋒的魔爪。郭靖聞聽事情真相,心中愧疚萬分,便四處奔走尋訪黃蓉下落,結果卻是音信皆無。

半年以後,郭靖尋訪到了蒙古大漠,正趕上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為了擒殺殺父仇人完顏洪烈,郭靖請命出征,被成吉思汗任命為右軍統帥。不久黃蓉、歐陽鋒也先後來到西征軍中,郭靖為讓歐陽鋒不傷害黃蓉,答應抓到他後三次饒他不死。後靖、蓉聯手與歐陽鋒展開惡鬥,數次將他擒獲,接著郭靖又依黃蓉之計,在攻打花剌子模都城撒麻爾罕的戰鬥中立下巨功。成吉思汗西征成功,遂產生了南下攻宋的野心,郭靖不願與自己的父母之邦作戰,決心與母連夜逃離蒙古,不料卻被成吉思汗察覺,母子被擒,李萍為保兒子忠義,當場自盡,郭靖因哲別、拖雷相助才得以逃離蒙古。

郭靖慘遭巨變後,心灰意冷,幸得丘處機啓發教導才得以重新振作。第二次華山論劍日期已到,東邪、西毒、北丐以及少年達人郭靖紛紛出手,最後"武功天下第一"被逆練九陰真經已經瘋癲的歐陽鋒奪得。在華山之巔,郭靖與因誤會出走的黃蓉再次相逢,和好如初,最終結為一對武林俠侶。

作品目錄

第1回風雪驚變
第2回江南七怪
第3回黃沙莽莽
第4回黑風雙煞
第5回彎弓射雕
第6回崖頂疑陣
第7回比武招親
第8回各顯神通
第9回鐵槍破犁
第10回往事如煙
第11回長春服輸
第12回亢龍有悔
第13回五湖廢人
第14回桃花島主
第15回神龍擺尾
第16回九陰真經
第17回雙手互搏
第18回三道試題
第19回洪濤鯊群
第20回九陰假經
第21回千鈞巨岩
第22回騎鯊遨遊
第23回大鬧禁宮
第24回密室療傷
第25回荒村野店
第26回新盟舊約
第27回軒轅台前
第28回鐵掌峰頂
第29回黑沼隱女
第30回一燈大師
第31回鴛鴦錦帕
第32回湍江險灘
第33回來日大難
第34回島上巨變
第35回鐵槍廟中
第36回大軍西征
第37回從天而降
第38回錦囊密令
第39回是非善惡
第40回華山論劍

主要人物

人物概述

郭靖

男主人公。被譽為金庸筆下俠之大者。生性單純剛直,重孝義、勤奮、愛國,有民族大義, 具備一切金庸筆下最模範的俠義精神。他用一生來徹底實現了"為國為民"這一大俠的目標,他巨大的人格力量也感染了他身邊的人,帶領他們走向正面的人生路。

生卒:1205-1273

祖先:郭盛

父親:郭嘯天

母親:李萍(郭靖的母親李萍,是個標準的家庭婦女,沒有文化,沒有地位,遭逢家庭巨變,但她不向命運屈服,也不枉自菲薄,培養了郭靖很多優點。 )

妻子:黃蓉

子女:郭芙、郭襄、郭破虜

岳父:東邪黃葯師

岳母:馮蘅

叔叔:楊鐵心(楊康之父)

嬸嬸:包惜弱(楊康之母)

黃蓉

女主人公。桃花島主"東邪"黃葯師與馮蘅的女兒,精通父親傳授的桃花島武功、五行八卦陣和奇門遁甲之術。集天地靈氣而于一身,艷絕天下,冰雪聰明,玲瓏剔透。多才多藝,博古通今,精通琴棋書畫,廚藝了得。與郭靖不離不棄,患難與共,全心全意助旺他。婚後輔佐夫君保衛國家,竭盡所能。黃蓉在金庸筆下象征智慧和忠貞,人稱"女諸葛"。

生卒:1208-1273

家世:桃花島後人,東邪黃葯師之獨生愛女。

性格:聰明絕頂、古靈精怪、嬌蠻可愛、心思機敏,機智無雙,靜若處子、動如脫兔。

樣貌:長發披肩,白衣勝雪,眉目如畫,風姿綽約,容貌冰雪無邪,肌膚勝雪,嬌美無比,明艷無儔、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氣質:靈氣逼人,神採飛揚,風韻嫣然。

眼睛:晶瑩澄澈,美目流盼,一雙漆黑的大眼睛靈動狡黠,睫毛甚長。

膚色:白膩如脂、肌膚勝雪、吹彈可破、白玉般的臉上透出珊瑚之色。

聲音:銀鈴般的聲音,如黃鶯出谷,笑語如珠。

身份:桃花島後人,丐幫第十九代幫主,郭靖妻子。

專長:唱歌、舞蹈、作詩、水性甚精、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廚藝、打啞語、術數之學、奇門遁甲、五行八卦等。

楊康

楊康是楊鐵心之子,完顏洪烈的養子,楊過之父。最初以"小王爺完顏康"的身份登場,此後雖然知道自己身世,但因迷戀金朝王室的富貴而繼續追隨完顏洪烈。在鐵槍廟中被黃蓉軟蝟甲上的尖刺刺中,由于刺上沾有歐陽鋒的蛇毒而中毒身亡。

穆念慈

生于1205年。她身世不幸,幼年父母死于瘟疫,遇到落難的楊康之父楊鐵心,被收為義女,更名穆念慈。她個性堅強,在一場比武招親後對楊康念念不忘,後與楊康定情。後來知道了楊康認賊作父、不仁不義後仍是對他難以忘懷。在鐵掌峰上與楊康懷有了楊過,但不願與楊康同流合污,一度想出家為尼,後遇郭靖黃蓉開導,獨自返回牛家村生下楊過,後來她一人帶著楊過過活,生活貧苦,鬱鬱寡歡,約十年之後染病而亡。

黃葯師

外號"東邪"。"天下五絕"之一。是金庸筆下"正中帶有七分邪,邪中帶有三分正"的人物,是桃花島的島主,亦是桃花島派創始人。

梅超風

陳玄風的妻子兼師妹,本名梅若華,一身橫練,練門在舌下,擅用九陰白骨爪和摧心掌,與陳玄風一起出逃蒙古,因在蒙古用活人練功,後被飛天蝙蝠柯鎮用毒菱打瞎雙眼。後收楊康為徒,最後死在歐陽鋒手中。

歐陽鋒

綽號"西毒"。是頭號反派人物,系"中原五絕"之一。身材高大,身穿白衣,高鼻探目,臉須棕黃,英氣勃勃,目光如電,眼神如刀似劍,甚是鋒銳,語聲鏗鏗似金屬之音。武功登峰造極,心狠手辣,最後因錯練《九陰真經》而發瘋,與洪七公比武死于雪山上。

洪七公

丐幫幫主。為人正義且機智,生性貪吃,曾經因貪吃誤事,自斷其右手食指,故也稱"九指神丐",無論黑白兩道都十分敬重他。他的正式徒弟隻有郭靖和黃蓉二人,不過曾花時間傳武功與穆念慈和其子楊過。洪七公一生最大的敵人為"西毒"歐陽鋒,曾被其暗算多次,幾乎喪命。

晚年與歐陽鋒于華山比武,後歐陽鋒恢復記憶,兩人大笑,互相擁抱而逝。洪七公和藹正義,具有一切正派人物所應具有的優點,其獨門武學為"打狗棒法"及"降龍十八掌"。

作品背景

作品故事時間跨度自1196年始到1221年結束,上至南宋朝廷、金國王族、蒙古首領,下到武林達人、江湖俠士、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金庸都將其融入作品中。故事固然是虛構的,但這一段歷史大環境卻是真實確鑿。

南宋(公元1127年--1279年),始于高宗趙構,終于衛王,共9帝,偏安一隅, 全無作為。朱孟陽的《細說宋代十八朝(下)》開篇可證:"公園1127年,北宋滅亡之後一個月,宋徽宗第九子趙構在南京應天府即位,重建宋王朝,南宋從此開始。趙構史稱宋高宗。趙構即位後貪圖享樂,不思抗戰。它所用非人,致使寵將杜充降敵;他激起了苗劉之變;他不思抵抗,節節敗退,點燃了鍾相,楊幺大起義的火種。"

《射雕英雄傳》中寫道:郭靖深受成吉思汗賞識,做了"金刀駙馬",而後追隨成吉思汗西征金國。而歷史上的確有郭靖該人。據《宋史·忠義傳四·郭靖》記載:郭靖是四川嘉陵江地區一個地方土豪的護衛隊首領。1207年,當地宋朝官員吳曦投降了金國,郭靖和當地百姓舍棄田地房屋,順著嘉陵江遷徙。吳曦派出軍隊阻攔,想把這些百姓趕回家。郭靖對此悲憤異常,他對弟弟郭端說:"我們家世代都是大宋的子民。自從金人入侵我邊界,我兄弟二人不能以死報國,反而避難入關。現在又被吳曦驅趕回去,我不想舍棄漢人的衣冠。我寧願死在這裏,做趙氏王朝的鬼。"于是投江自殺。而在郭靖死後十幾年,成吉思汗才率軍西征。

作品鑒賞

主題思想

《射雕英雄傳》的主題思想之一:尋寶;主題思想之二:俠義精神。自古以來儒俠不分,儒家學子都帶著積極入世的心態參與社會,俠義精神蘊涵心胸。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俠義精神是儒家積極入世的體現,是中華民族扶貧濟弱精神的表現。

《射雕英雄傳》主角郭靖已經突破了舊時代武俠小說中傳統俠客的身份,他不僅行俠仗義、嘯傲江湖,更是要為國家與民族勞心費力乃至出生入死,體現了儒家俠之大者素有的風範。中國士子常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些精神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具有一定限製的儒學倫理綱常已經成為了金庸武俠小說的精神主心骨,撐起了金庸筆下龐大的武林社會和政治王朝。

《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是一位威武有型、武功和人品都一流的大俠,他是一個有道德標準的人,是有著儒家理想--兼濟天下的人物。俠士的仁義、勇武的行為打動了歷代的文人墨客,使其精神流傳于史傳、詩歌、戲劇、小說等。俠士所抱的精神就成了一種道德理想,在社會中一直流傳下來。

《射雕英雄傳》小說在"好看"的外表下,暗含嚴肅的、重大的主題。《射雕英雄傳》明寫一個老實而笨拙的男孩由無名小輩成長為武功高強、為國為民的大俠的傳奇過程。暗寫在家難和國難發生時,民族英雄的誕生和國家的重建。

金庸小說中的尋寶模式受到外來文化影響,具有反文化、反傳統思想,蘊涵著人性啓迪意義與文化反思價值。

將墓穴作為藏寶之地,受傳統厚土重葬習俗影響。自殷周以來,華夏便形成了"重祭祀,崇祖先"的傳統,上至王公大臣下到平民百姓都十分重視墓葬,《禮記·祭義》有"事死者如事生",《漢書》有"孝子事亡如事存" ,財產的佔有有時並不因生死之隔而發生根本變化。

厚土重葬的習俗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到將藏寶地點設計在地下墓中,往往具有一定的隱蔽性。而墓中機關重重,使盜墓者不敢貿然進入,增添了藏寶的安全性。金庸小說對于"墓中藏寶"模式的突破與創新在于,將墓主的身份由帝王將相、王公貴族擴大化至胡一刀、林朝英等平民百姓,墓主身份的平民化一方面是武俠小說通俗性特點決定的,另一方面是情節發展、塑造人物的需要:苗人鳳把冷月寶刀埋于胡一刀墳前是因為他覺得"世上除了胡一刀再無人配用這把寶刀",通過"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苗人鳳之口,讀者從側面再次領略到了胡一刀的英雄氣概、表現了胡苗二人的深厚情誼及苗人鳳誤傷好友的內疚與自責;如果沒有當年苗人鳳的埋刀之舉,胡斐便不可能在危難中得刀獲救,也不會有後來的"雪山飛狐"。

《神雕俠侶》中的王重陽之所以要出人意料地將《九陰真經》刻在古墓中,一方面是練武之人的好勝之心,另一方面也寄寓了他對于昔日戀人林朝英的深深懷念及有情人未成眷屬的遺憾。而且,如果沒有王重陽當年看似不合理的舉動,便不會有小龍女的重傷獲救,神雕俠侶恐怕便要真的絕跡江湖了。

其他藏寶地點也有,如兵器內,衣物上等,構成了小說中的"以寶取寶"模式。

奪寶得寶方式及對主題的因襲與創新

首先,是武功奪寶與計謀奪寶。寶藏的巨大誘惑力吸引了無數武林與"江湖"中人不擇手段為之爭鬥,金庸小說中奪寶的方式是以武功為主,而武功爭鬥的過程又往往和陰謀詭計相交織,令人眼花繚亂。

武俠小說的文體特點決定了武功描述佔據重要分量,而在展現主題時金庸卻顯現了淡化武功、突出計謀奪寶的特點。各路"英雄"一番廝殺爭奪的闢邪劍譜,最後是岳不群用詭計謀得;屠龍刀、倚天劍在江湖上掀起了滿天血雨腥風,最後卻是一個弱女子周芷若用計得之。這種淡化武功、突出計謀的傾向是小說刻畫人物性格復雜性的特殊需要。

金庸之所以能夠塑造眾多栩栩如生、深入人心的人物形象的重要原因,是他對于人性有著深刻和獨到的見解,善于辯證地看待善惡、正邪、好壞的對立統一,筆下人物往往是正中有邪、邪中含正、亦正亦邪的, 而主題的運用對于刻畫人物性格的復雜性及發展變化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君子劍"岳不群出場時一派正義凜然之風,而隨著設計奪取闢邪劍譜的陰謀逐漸顯露,其陰狠毒辣的貪婪本性暴露無遺;周芷若本來是一個善良但有心計的少女,同門排擠、師父去世使其性情發生變化,盜取屠龍刀、倚天劍,奪得《九陰真經》是其性格發展變化的重要轉捩點,此後她一步步走向陰險毒辣而不可自拔。

如果說主題對于岳不群這一人物展現的是人性醜惡扭曲的一面,對于周芷若則揭示了人性墮落沉淪的一面。

其次,是當事人因機緣而意外得寶。得寶的人,常常並非武功最高、計謀最深者,而是根本無心得寶之人,這稱之為"機緣得寶",其特點是強調一個"巧"字。

《射雕英雄傳》的"尋寶母題"已不限于對主題史的簡單因襲,而是出現了許多新的變化,在新奇而扣人心弦的尋寶奪寶過程中,展現了人物的鮮明性格,賦予故事以人文精神。而對什麽是寶,寶的真諦何在這一主題的反復探詢,稱得上是金庸小說對"尋寶主題"倫理價值的最大審美創新。

創作風格

《射雕英雄傳》,它借用"靖康之變",是"射雕三部曲"之一,下接《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該小說歷史背景突出,場景紛繁,氣勢宏偉,具有鮮明的"英雄史詩"風格;在人物創造與情節安排上,它打破了傳統武俠小說一味傳奇,將人物作為情節附庸的模式,堅持以創造個性化的人物形象為中心,堅持人物統帥故事,按照人物性格的發展需要及其內在可能性、必然性來設定情節,從而使該小說達到了事雖奇人卻真的妙境。

金庸創作武俠小說的時候,首先會從歷史中尋找重要的創作線索,因為歷史題材往往擁有更多的讀者,歷史題材能夠使得更多的人關註武俠小說。

金庸能夠發揮最大又合理的想象力,使得武俠小說中的人物和事物能夠相承相接,每一部作品中都有新的人物和事件出來,使得讀者能夠既回味過去,又能在新人新事物中獲得新的感受,充分發揮出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對人們興趣的觸發,激發他們的想象力和欣賞力,從而形成良性互動。

敘事風格

金庸武俠小說的敘事風格通常是一個較為統一的模式,那就是以人性為基點,以傳記寫傳奇,這是金庸武俠小說能夠吸引年不同年齡層次讀者的原因所在。他所描述的人性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具有永久的欣賞價值。

隻有刻畫人性,才有長期的價值。郭靖誠樸質實,楊過深情狂放。從表面上看,都是一些平凡的普通人,金庸所描述的普通人性主題,卻折射出人性光輝,又使得作品中的普通人物顯得不那麽平凡,這得益于他能夠以傳記的形式來描寫傳奇故事。

"傳奇"是最能吸引人眼球的東西,也是武俠小說中最重要的元素。郭靖練成了威力無窮的降龍十八掌,張無忌練成九陽真經。楊過得到獨孤九劍真傳。傳奇人生中不可缺少奇遇元素。在金庸的小說中,主人公或得奇遇,得高人指點,或遇到武林秘笈,得神功心法,從而實現常人到超人的轉變。傳奇主人公往往又恰逢傳奇亂世。《射雕英雄傳》的主人公郭靖生于烽煙四起的宋元之際,郭靖之"靖"即源自"靖康之恥"。

在金庸看來,他寫小說,旨在刻畫個性。小說並不影射什麽。在他的小說中,每一個種族、每一門宗教、每一項職業中都有好人壞人。正因為如此,使得金庸小說廣受歡迎。

武、俠、情之融和

金庸的武俠小說將武、俠、情巧妙地融和在一起,促成了中國武俠小說的現代轉型。

傳統俠義小說中,兒女私情往往是禁區。但在金庸的小說中,男女的情感戲往往是最精彩的部分。情感糾葛貫穿于小說的始終,男女主角又往往歷經千難萬險、種種誤會,最後終成眷屬。如《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與黃蓉。《射雕英雄傳》中,"華山論劍"一章,達人爭雄,拳腳相加,刀光劍影之中,卻滲透著朋友之情,父女之情,師徒之情,夫妻之情。感人肺腑,使人欲罷不能,欲走還留,不看到結局,不甘罷休。從一個角度說,金庸的武俠小說就是以武功和俠義為外殼的言情小說。

傳統的言情小說往往以人情世態為主,較少涉及功夫俠義。《射雕英雄傳》中的"華山論劍"章,近兩萬字,主要描寫了黃葯師、洪七公、郭靖、歐陽鋒等人比武的過程。師生之情、父女之情、愛情、友情充盈其間。從中也可見金庸描寫武功的經典模式:招招畢現,式式可數,繪情狀物,惟妙惟肖。而在《水滸傳》等傳統武俠小說裏面,極少詳細展現打鬥經過。

傳統小說有時也會講到武功的派別和師承,但通常並不詳細地展現習武經過。但在《射雕英雄傳》小說中,讀者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個普通人成長為武林達人的全過程。這是金庸寫武的又一大特點。

金庸還富有創意地寫出了武功成長的模式:"郭靖式"武功成長模式即達人指點加勤學苦練。

盡管金庸自己說各部小說系隨意寫成,並無整體規劃。但整體看來,小說中的家族意識、譜系意識非常強。金庸小說建構了一部復雜而立體的歷史。

文學手法

金庸小說敘事結構不拘泥于現成的敘事模式,而是不斷地進行創新改造。小說的結構是一種特殊的世界圖式、一種骨架,相當于建築中的立柱橫梁,使整部小說作為一個完整的生命體向世界發話。一個結構往往包含著若幹可以解讀卻又難以一時解讀甚至長期解讀不盡的文化和審美的密碼。金庸小說所展示的意義世界,藏著一些思想結構,文章運用敘事學原理,將金庸作品中最基本而又共通的意義一一還原出來,按其小說組合要索的變化列成模式,多層次分析了金庸小說的三維結構形態。

金庸繼承並改造傳統敘事模式,使陳腐的敘事模式表現出新的內涵,透過紛紜復雜的情節,貫穿其中的是金庸小說的三個母題:尋找自己--愛的困惑--歸隱情結,形成一種主導性模式--"生存模式",作者有意識地揭示人類的生存處境,其作品具有強烈的悲劇意識,體現出對人類命運的終極關懷。

金庸小說最動人處在于具有多重內涵的悲劇描寫:選擇特定的歷史時期為環境要素以渲染悲劇氣氛,讓人物從命運、愛情、性格、人性諸方面去演繹悲劇人生;以"故事中的故事"的獨特徵情節設計形成雙重悲劇;"假喜劇"的悲劇形式的選擇……這些是對傳統武俠小說的根本性突破,甚而是對悲劇本身的突破。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人生悲劇是在人性與社會性的兩個層面上展開的,因為成因的不同可以分為人性悲劇與社會悲劇兩類。

金庸武俠小說經歷了一個自然的"反武俠"發展過程,反映為他對包括武俠人物身份和武俠小說主題的認識的漸變,是從傳統文化之俠到無俠、非俠的對俠的否定,"反武俠"的實質,既包含他對自我和傳統文化的否定,也包含對傳統文化的回歸,"反武俠"的結果,是"後金庸"武俠小說的衰落。從武俠小說文類的內部因素包括時代背景、人文信仰、人性因素、象征色彩等方面進行變革提高,從外部因素包括武俠文類的雜合性與邊緣性、對武俠小說作者的要求入手,武俠小說這一文類仍然是有前途的。

金庸小說的特點:一是豐富性,多種多樣,包括了古今中外各種小說回目的形式;二是創新性,用詩、詞做標題,這在古今小說回目中少見。

金庸創作經由對于主體性的懷疑而獲致寬容多元價值的後現代性立場;由此,儒、道、佛及現代性文化價值並存于虛構的江湖世界,在對峙、交談、相互解構中明晰地敞亮各自的意義和局限;進而,尊重邊緣話語的存在意義破除了對于一切中心價值強製性統治的迷信,肯定了人類生活擺脫異己價值看管的狂歡狀態的內在詩性。

以虛構寫真實

《射雕英雄傳》中,即便金庸如何最大限度地還原歷史真實,但從本質上來說,小說依然是文學虛構的產物,無法巨細靡遺地刻畫出當時歷史的每一處角落。

首先看"郭靖"這一人物。歷史上確有此人。據《宋史·忠義傳四·郭靖》記載:有郭靖者,高橋土豪巡檢也。吳曦叛,四州之民不願臣金,棄田宅,推老稚,順嘉陵而下。過大安軍,楊震仲計口給粟,境內無餒死者。曦盡驅驚移之民使還,皆不肯行。靖時亦在遣中,至白厓關,告其弟端曰:"吾家世為王民,自金人犯邊,吾兄弟不能以死報國,避難入關,金為曦所逐,吾不忍棄漢衣冠,願死于此,為趙氏鬼。"遂赴江而死。這件事發生在1207年,而《射雕英雄傳》中寫的就是自1196年始到1221年結束,從這一點看,時間上是符合的。隻是這個俠義人物死得太早,在他死後十幾年,成吉思汗才率軍西征。因此,歷史上真實的郭靖並不像金庸筆下的郭靖那樣風光八面, 在蒙古大軍西征中立下的汗馬功勞更是子虛烏有, 此"郭靖"非彼"郭靖"。但可以確認的是,《宋史》中這位"郭靖"大義凜然的民族英雄形象與《射雕英雄傳》中老實木訥卻勇猛擔當的"郭靖" 形象倒是如出一轍。

顯然,"郭靖"這一人物本身具有部分歷史意義的真實,同時也具有金庸主觀創作後的虛構性。

另有一例, 在小說的最後,成吉思汗與郭靖有一段意味深長的對話,兩人在草原上馳騁:成吉思汗勒馬四顧,忽道:"靖兒,我所建大國,歷代莫可與比。自國土中心達于諸方極邊之地,東南西北皆有一年行程。你說古今英雄,有誰及得上我?"郭靖沉吟片刻,說道:"大汗武功之盛,古來無人能及。隻是大汗一人威風赫赫,天下卻不知積了多少白骨,流了多少孤兒寡婦之淚……自來英雄而為當世欽仰、後人追慕,必是為民造福、愛護百姓之人。以我之見,殺得人多卻未必算是英雄。"成吉思汗一生自負,此際被他這麽一頓數說,竟然難以辯駁,回首前塵,勒馬回顧,不禁茫然若失,過了半晌,哇的一聲,一大口鮮血噴在地下。郭靖嚇了一跳,才知自己把話說重了,忙伸手扶住,說道:"大汗,你回去歇歇。我言語多有冒犯,請你恕罪。"成吉思汗淡淡一笑,一張臉全成蠟黃,嘆道:"我左右之人,沒一個如你這般大膽,敢跟我說幾句真心話。"隨即眉毛一揚,臉現傲色,朗聲道:"我一生縱橫天下,滅國無數,依你說竟算不得英雄?嘿,真是孩子話!"在馬臀上猛抽一鞭,急馳而回。

當晚成吉思汗駕崩于金帳之中,臨死之際,口裏喃喃念著:"英雄,英雄……"想是心中一直琢磨著郭靖的那番言語。

在《射雕英雄傳》中,成吉思汗當晚就駕崩了,與書中時間點對應,在1221年。而實際上歷史記載的成吉思汗駕崩是在1227年, 金庸讓他早死了6年。

能確定的是文學創作正是在文學與歷史的這種虛實交錯的盤根錯雜中而產生。假若小說中成吉思汗與郭靖對話之後並無任何舉動, 這一段對話充其量也就是小說中為情節服務而存在的許多虛擬對話之一。

但金庸故意借郭靖之口,批判成吉思汗殺戮好戰,並虛擬了一段充滿戲劇性的情節--成吉思汗本身重病,聽了郭靖之言,茫然若失,病急攻心,當晚駕崩。這就使得郭靖的這一番言論格外惹人重視,尤為凸顯犀利與分量之重。

在金庸看來,暴力與殺戮不該是英雄之舉, 而隻有在郭靖口中,"自來英雄而為當世欽仰、後人追慕,必是為民造福、愛護百姓之人。"寄托著他心中的英雄主義。顯然,虛構郭靖與成吉思汗的對話目的也在此, 金庸在塑造著他內心認可的英雄。

敘述策略

身體敘述策略

金庸小說最常用的"身體敘事"策略是以"弱"寫"強",該敘事方式顛覆了人們對俠客身體的慣常想象,增加了不可預測性,解放了俠客的身體,讓高強的武功不再僅僅寄身于"相貌堂堂"的軀體之中,各種身體形象都和武功產生了緊密聯系,使讀者與俠客身體之間的距離拉近了。武功的高低與身體的"高大強壯"沒有必然聯系,相反,那些"肌肉猛男"往往是武功較低甚至不堪一擊的。武功真正高強的俠客往往瘦小斯文,甚至老弱病殘,他們以"柔弱勝剛強"的深刻反差。金庸小說中俠客身體"弱"的表現有四種:

第一是矮小瘦弱的身體。這似乎與高超武功無緣,但在金庸那裏卻偏偏武功高強,這種打破讀者慣常思維的"陌生化"策略,在金庸小說中十分常見。

金庸大量使用了這一敘事策略,說明這是一種自覺的敘事機製。這種敘事策略斷絕了身體與武功之間的簡單對應而讓人不敢"以貌取人",解構了日常定式而大大加深了人們對俠客的印象,使俠客世界增添了一份神秘。

第二是殘疾缺廢的身體。成為大俠並不一定需要身體貭素的"天生異稟",殘疾缺廢同樣可以成為武林達人。這也是金庸處理俠客身體的一個敘述策略,同樣是以強烈反差來豐富俠客的身體。殘疾缺廢的武林達人很多,如洪七公、梅超風等。俠客們殘而不廢,殘疾人同樣可以獨霸一方,練成獨門武功。

第三是疾病纏身的身體。一些武功高強的俠客卻總是病怏怏的,都總是"一副病象"。武林達人卻"滿臉病容",讓人們對身體與武功之間的詭譎關系不敢輕易下判斷。病怏怏的身體與驚世駭俗的武功結合在一起,出乎意料地消解了讀者的習慣思維,增添了俠客武功的神秘莫測感和身體的吸引力。俠客就像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一樣,使得俠客敘事親切化、日常化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英雄敘述"。日常可見的"平常身體"與"不平常"武功之間的關系,讓讀者在熟悉中品味陌生,感覺伸手可觸卻又遙不可及。英雄凡人化、凡人英雄化是《射雕英雄傳》的一種美學效果。

第四是與"武"相對的"文"。金庸筆下有很多"書生"俠客,書生的慣常形象是斯斯文文的,與俠客相去甚遠,但在金庸筆下偏偏是俠客,外表清雅而武功高強,讓人不敢小視。《射雕英雄傳》"江南七怪"之一朱聰,是書生型俠客。書生的文雅外表與強悍功夫形成鮮明對比,讓俠客的身體又一次變得讓人震撼,身體的層次更豐富曲折,"文"與"武"以身體的方式結合在一起,好處是引起讀者的驚嘆之情,以反差使讀者不由得"停頓"一下,調動讀者積極閱讀的主動性、創造性。武功對身體的"背叛"所產生的張力,大大激活了對俠客世界的超越性想象,身體不再是武功的直接表意符號而有了"文學功能",成了對壓抑的反抗與自由的敘述。這些"反常"的敘述,既是一種解構,也是一種建構,解構慣常的簡單對應,建構新的復雜關系,既是對武俠神秘性的解構,又因身體與武功之間的不對稱建構了新的神秘。

當然,身體本身的高大威猛自然是俠客的先天優勢,更容易在江湖立足。俗話說"一力降十會",強壯身體與高超武功的"強強聯合"自然更有大俠風範。雖然身體本身的先天條件並非成為俠客的前提,但金庸也不會刻意回避、拋棄高大威猛在俠客身體中的地位,如果那樣反倒不真實了。金庸筆下高大威猛型的俠客也相當多,這使俠客的身體敘述顯得更自然真實。《射雕英雄傳》郭靖、黃葯師、歐陽鋒都是魁梧異常。高大魁偉型是金庸眾多俠客正常身體形態的一種,是一種正面敘事,是一種明寫、實寫,相當于"破"中之"立"、"逆"中之"順",順應了讀者對俠客身體的慣常想象。有正有反,有破有立,敘事層次因而更豐富。

"美"的身體

俠客身體敘事中的最耀眼之處是大量的女俠,女俠在江湖的行走使俠客的身體世界變得萬紫千紅,改變了俠客身體世界的結構。從武俠小說發展的歷史而言,女性俠客的出現,整個影響到江湖結構上的體質改變,主要是註入了柔情的因素,這不但使得江湖的陽剛氣息得以藉柔情調劑,更連帶影響及英雄俠客的形貌與性格的描繪。大量女性美麗迷人的身體,改變了俠客世界男性主宰的身體結構,減緩了緊張的氣氛,多了一層浪漫色彩。女性在金庸小說中是真正獨立的俠客,而不是裝飾的"花瓶",不是武俠世界的"她者",不是單純用來"養眼"的美女,也不是用來吊人胃口的陪襯。一些女俠甚至比眾多男俠還要有魅力,她們不再是邊緣而是中心。金庸花費大量筆墨描寫的女俠客柔美身體裏的無限能量,敘事重心向女性傾斜,眾女俠在武俠世界舉足輕重的地位,是金庸對武俠小說敘事轉變的巨大貢獻。

既然是美女型俠客,自然有萬種風情。柔美的身體之中蘊含著高強的武功、善良的心靈與智慧,使俠客的身體世界多了一種聖潔的美麗,成為武俠世界最美的風景。把美女與武俠結合得如此生動自然,給讀者無限的想象、愉悅與美感,這是金庸小說最成功的魅力所在。

自金庸小說的女俠敘事開其端倪,女性從被動者走向主動,從欲望客體成為敘事主體,女性第一次真正成為武俠小說的第一主人公,是對女性的一次武俠大解放,具有重要的意義。當然也不能否認,金庸小說中總是"夢中情人"一樣的美麗女俠,某種程度上也是男性眼光中對女性的另一種"想象"敘述,也有一定的"美化"因素。

"善惡"的身體

金庸小說俠客身體敘述的另一個策略是斬斷了身體與善惡之間的單一定向關聯,使善惡和身體之間失去了必然聯系而變得復雜起來,不再是簡單的好人好貌的"道德身體"。金庸在俠客的身體敘述中避免了簡單的善惡對應與敘事者直接的道德"評述",沒有直接充當"審判官"的角色,這使得敘事視角更隱蔽,敘事更自由,人物形象可塑性更強。而且,這種敘事讓讀者產生的感情不是那種單純的情感,而是混合的復雜情感。這種手法在金庸那裏用得很多很純熟。

在金庸對俠客的身體敘述中,當然也有惡人與惡相的對應。惡人惡相的對應在金庸那裏不是主要的,大量惡人長得非常美麗,善惡美醜之間產生強烈反差,給讀者極大的沖擊。男的儒雅,女的嬌美,善惡與身體形象之間形成了多重的錯綜復雜關系,去除了符號化的模式,身體信息具備了多重隱喻性,讀者有了更多回旋想象的餘地,因而更有審美價值。更進一步就文化倫理而言,在某些歷史條件和文化條件下,由于社會公正的缺失,黑社會就和一些亞文化形態結合起來,成為一種有限度和有條件的"私力救濟"方式,並因此而被美化",金庸小說的身體敘述手法,將善惡反轉與俠文化的善惡反轉形成同構對應,就避免了全知全能的倫理判斷,在敘事倫理邊界的模糊中獲得了更好的敘事與審美效果。

斬斷身體和善惡之間必然聯系的敘事還有一種:俠客的身體本身是模糊的,其武功出神入化,天下皆知,但身體卻沒有什麽交代,留下無限"空白"與想象空間,等待讀者自己"具體化"想象,那些俠客的身體如何"強"、如何"善"等等,成為一個個"召喚結構",上升為一種敘述策略。

大量重要俠客的身體敘述簡單,絕非作者疏忽大意,而是敘述策略之一。例如,郭靖的身體本身是模糊的,隻能從隻言片語中想象他們的"高大強壯"。這些"身體空白"型俠客延緩了敘述時間,增添了閱讀曲折,金庸筆下不少俠客的身體都採用了該敘述方式。最主要人物的身體"空白"猶如中國書畫裏的"留白",相當于"暗"寫、"虛"寫,舉重若輕,像磁石般吸引讀者自己去完善、補充、豐富和想象,在虛實相生中形成與讀者之間的"對話",充分調動讀者的積極性與創造性去品味故事。

"易容換面"的身體

金庸小說身體敘述還有一種策略,是本來波瀾不驚的身體形象通過面具、易容術等喬裝改扮的頻繁使用,通過前後出人意表的突然變化,超越讀者的"期待視野"呈現出驚人的效果,讓平淡的身體產生懸念,使身體形象成為故事情節。黃蓉曾經易容換面過,從"乞丐"變"美女",揭下一層面皮之後竟是"武林中美人",通過頗具戲劇性的處理,使讀者產生跌宕起伏的感情,簡單的身體形象竟也成為懸念,身體形象本身的變換牽動著讀者,達到令人眼花繚亂的地步,但又具有"合理性"。在這種看似"不可靠"的敘事中,加深了讀者對人物的印象,成為故事情節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產生了自然又奇妙的效果,讓讀者留下最美好的記憶。

金庸通過身體"聚焦"方式的多樣化,盡可能增加敘事層次,充分調動各種藝術手段,通過豐富的敘述策略,延緩了簡單身體交代的節奏,增加了身體敘事的時間與空間跨度,展示了身體的變化,使俠客的身體本身成為一種敘事,不再是可有可無的了。身體敘事不僅和武功、情節等聯系在一起,更是成功塑造鮮活人物形象的必備環節,避免了雷同,增強了個性,把俠客從類型化通俗形象提升為豐滿的文學形象,是金庸小說的一大成就。

金庸小說身體敘述上的匠心、技巧與藝術性,提升了武俠小說的文類品格,使之在情節的傳奇性、武功的深奧性、俠義精神的感染性、文化的浸染性、人情世態的現實性等等之上,開拓了武俠小說的空間。金庸小說的文學性成就是卓越的,其身體敘事策略就是這種卓越文學性成就的表現之一。

人物賞析

《射雕英雄傳》是一本極成功的小說,郭靖是一個出身農家的樸實少年,生性質樸。郭靖似乎是正統道德觀念及傳統俠義精神的化身,他的一舉一動無不發自自然內心,"郭靖"這個人物的真實感,大部分來自他樸實而真誠的特質。

郭靖最重要的是他的人格,武功猶在其次,他自小人生目標便十分明確:做個好男兒,為父親報仇。"報仇"這個觀念,在現代現實社會當然不容許,但在武俠小說的幻想世界來說,卻是基本的道德責任。郭靖"報父仇"的目的,是履行社會義務的一部分。

郭靖的道德觀念不是從高深理論所得來的,而是基于一些十分平常的信念,例如尊長的吩咐必須遵從,答應了人的事一定要做。對朋友要忠心,不能貪生怕死。不可欺騙人。不可貪人錢財等等。"為國為民",就是從這些簡單平常道德觀念而來的理想,沒有什麽難懂之處。郭靖的不平凡,在于他由始至終毫無猶豫地忠于自己從小培養成的道德信念。

聰明人在道德問題上往往搖擺不定,愚鈍的人反而堅定而意念明確,郭靖生性質樸,他在道德抉擇上也異常清楚,這是符合實情的。他在華箏公主與黃蓉之間,選擇了跟華箏成親而舍棄黃蓉,黃蓉凄然問他原因,他就是說:"我是個蠢人,什麽事理都不明白,我隻知道答允過的話,決不能反悔。可是我也不打誑,不管怎樣,我心中隻有你。"郭靖的笨拙反而是他令人信任敬重的根由。

郭靖有一段發展及成熟的過程,小郭靖蘊涵成熟的郭靖,他的個性及道德倫理基礎也始終不移,但是他透過經歷,從被動變為主動,他的道德價值也由外來的規戒演變成他自己的處世原則。他在華箏黃蓉之間的抉擇,就是一個精彩的例子。郭靖開始時是想,尊長為他規定了的事必然是對的,所以他必須娶華箏;但是按照父親的遺命,郭靖要跟楊康好,而按照楊伯父的遺命,他得娶穆念慈為妻;這些事顯然是不能做的,那麽尊長為郭靖規定的事就一定對了。郭靖想到"答應了人的事決不能反悔",他就毫無疑問了。郭靖答應了娶華箏,他一定要實踐諾言,這個例子是個清楚的轉捩點,郭靖由服從尊長的被動道德層次,進展到自己承擔自己言行的後果的主動層次。

這個例子的一個有趣之處是,在"尊長規定"與自己內心感情傾向兩個準繩之間,他選擇了內心感情傾向,他不肯為"別人的幾句話"而跟黃蓉分開;但在自己的感情傾向與道義責任之間,他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道義責任。

郭靖的政治醒覺,跟他的武功一樣,全是經他努力,一點一滴積聚至充盈處,終于水到渠成,起初,他最大的責任不過是為父親報仇,為七位師父爭面子,好好打贏楊康;但是隨著經歷與見識的成長,他漸漸體會到正邪之間的鬥爭。國家大事及民間疾苦需要有人承擔解救。

郭靖在意外情形之下領導了蒙古人抗金戰事,經過這番經歷,隨後又經過極艱難的考驗反省,郭靖不再是"傻小子",他終于確立了"為國為民"的終生目標。

郭靖是人,他是有缺點的,這無損于這個人物的成功,反而令他更有真實感和親切感。郭靖這個人物能夠寫得成功,起碼有一半是因為有黃蓉的烘托,沒有黃蓉的活潑古怪,郭靖的愚鈍必然沉悶之極;不是黃蓉,郭靖的經歷不可能這樣新奇有趣,黃蓉是小妖女,郭靖是大好人,黃蓉聽郭靖的話,但是沒有黃蓉,這個大好人許多事情都解決不了、弄不明白。

最重要的是,是黃蓉這小妖女使他能做大好人的。他沒有哄洪七公教他武功,是黃蓉哄他;他可以隻顧悲痛,不去想是誰在桃花島殺了他五位恩師,黃蓉自己會為自己及父親雪冤,然後仍對他好;他可以顧全恩義確定娶華箏的諾言,黃蓉不管什麽婚姻之約,繼續跟他一起,若非黃蓉道德觀念隨和,事事以他為重,郭靖的堅守原則就沒有那麽易辦。

若說郭靖這個人物有何缺點,那就是他太幸運了,似乎他能做他的道德完人,是因為運氣使他不必付出太大代價,正因如此,他後來的道德專製,也就更令人不大信服。

靖蓉之戀

社會各界名流對靖蓉戀的點評:

1、香港作家項庄:郭靖是拙而真,黃蓉是巧而真,他們都是絕代之人,是絕配!

2、內地金學家陳墨:在金庸的小說中,最為讀者賞識和推崇的愛情故事莫過于射雕中的靖蓉配了。他倆被認為是人間最佳配偶,最幸福美滿的姻緣。

3、北大教授孔慶東:靖蓉戀被認為是金庸小說裏最標準經典的愛情,純真浪漫,引人入勝。黃蓉是金庸筆下最完美的女性形象之一。郭靖和黃蓉是金庸筆下的"正格"愛情,英雄美人式。

4、佚名:黃蓉是金庸武俠小說甚至所有武俠小說中女主人公的極品。

5、內地學者費勇,鍾毅:黃蓉之看中郭靖是真正的慧眼識英雄,他們是金庸作品中最幸福圓滿的一對,堪稱天下有情人的典範!

6、內地學者幺書儀:靖蓉戀表達了人們對美好生命理想境界的追求和贊美!

7、台灣作家三毛:至拙配至巧,竟也天成!

8、台灣學者曾昭旭:是美滿愛情的正格。

9、台灣學者蘇嶝基:這對小兒女,一個耿直木訥,一個聰慧乖巧,他們在張家口邂逅相遇訂交,終至彼此相愛而結為夫婦,從一開始他們的愛情就極為真摯感人。

10、香港才女林燕妮:黃蓉是標準的解語花。金庸筆下的女人,我最喜歡的便是黃蓉,有人不封她為"絕品",也許是太有現實生活代入感之故,想想這樣的女人,絕對瞞不過,越想越怕,故此踢入冷宮。 我愛黃蓉,既因她巧,亦因她真,除了巧和真,她又是個十分有趣的人,男人娶她為妻,包管一輩子不會悶。小龍女雖好,不過言語單調,其悶無比,假使我是男人,我會遠遠地欣賞她,而不會娶她。到底,"情深一片",是什麽東西啊?日日夜夜相對,也得有點生活情趣才成!象黃蓉,那便很多彩多姿,有解決不了的困難時,她夠聰明跟你一塊兒去想,平日無事,她又不會讓一天白白地過,逗逗你,撒撒嬌,吃吃醋,玩玩"煮飯仔",捏個靖哥哥捏個蓉兒,用一千種方法告訴你她愛你、在乎你,我說她才是標準的解語花。

11、作家倪匡:在《射雕英雄傳》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就是黃蓉了。可以講黃蓉是《射雕英雄傳》的靈魂,如果沒黃蓉,小說情節就無法展開,人物性格也難發揮。金庸寫黃蓉這一個角色時用過很多、很曲折的筆法來表達這樣美妙的人物,寫得非常之成功。

12、導演徐克:如果用如今的口吻來形容黃蓉這人的話呢,就應該是女強人。因為她除了聰明伶俐之外呢,在金庸寫這個人物的時候呢,有寫到她又可以入廚房,又可以上大台,又可以入廚房,就是煮菜煮得好之外,好多的大場面,她都出現的話也毫不遜色。這樣這個人物來講,在如今來講就是所謂"女強人"了。

13、作家董千裏:黃蓉這個角色呢,又聰明又美麗,眉角眼梢充滿靈氣。我給她八個字"靜若處女、動如脫兔"。

故事年表

1200年第一次華山論劍,王重陽獨奪《九陰真經》。
1201年

王重陽拜訪段智興;瑛姑結識周伯通;王重陽仙逝;歐陽鋒搶《九陰真經》;

周伯通初遇黃葯師,自毀真經下冊。

1202年瑛姑生子;段智興病倒;瑛姑1201年懷孕,十月懷胎,于1202年生子屬情理之中。
1204年裘千仞傷害瑛姑之子;兩年有餘,這時應該是1204年了。
1205年

1、丘處機刺殺王道乾,結交郭、楊二位好友:射雕故事開始;

2、郭靖、楊康出生。

1208年

1、黃蓉出生;書中交代郭靖16歲時遇見馬鈺,並且和他學了兩年的內功,然後為了赴18年之約南下中原,于赴約年齡也相符,得出郭靖此時恰好18歲,即1223年;

2、周伯通來桃花島索要《九陰真經》;郭靖在桃花島初遇周伯通時為1223年,周伯通不止一次說過在桃花島上已經住了十五年,由此可推斷周伯通是1208年來到桃花島。

1211年江南七怪北上蒙古尋郭靖,並鬥黑風雙煞,陳玄風死,張阿生死,郭靖拜江南六怪為師。
1223年射雕一書描寫的重點,多數事件發生在此年。岳陽大會、鐵掌峰、會一燈、煙雨樓、鐵槍廟等等。楊康身死。
1224年郭靖隨成吉思汗大軍西征,攻打花剌子模。楊過出生。
1225年第二次華山論劍;成吉思汗逝世;射雕故事結束。

作品相關

1957年《射雕英雄傳》在香港《商報》連載。 1984年,《射雕英雄傳》電視連續劇在中國開播。 2014年09月10日晚,由金庸先生授權改編,香港舞劇團與湖北省演藝集團共同打造的大型原創現代武俠舞劇《射雕英雄傳》在湖北劇院演出。 2012年3月下旬,《射雕英雄傳》(漫畫)出版。

作品評論

《射雕英雄傳》是一本能拓寬孩子視野的好書。其作為武俠小說中的經典之作,可讀性極強,早已家喻戶曉,廣受贊譽,講述的是一個向真向善向理的故事。

--人民網

武俠文化以其獨特的姿態點綴于世,融匯于文化的萬般姿態,服務于朝氣蓬勃的祖國建設。

--中國作家網

原來世上還有這麽好看的小說!

金庸寫人物成長,那種時代背景、環境的刻畫,其與心智、命運的關聯,不是一部影視劇搭個景就能匆匆表現的。實際上很多改編編劇也根本不重視這一塊,隻求盡快端出關鍵情節。影視對金庸作品的"地下洞穴"挖掘得遠遠不夠。金庸的作品既接地氣,又像成人的童話。他把一個個故事講得引人入勝。一個人隻要拿起他的書,幾乎都會有通宵達旦的體驗。中國作家會講故事的人不多,幾乎無出其右。

--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武俠文學學會副會長陳墨

金庸在通俗文學的操作中,打破了雅俗的藩籬,創立了獨特和開闊的天地,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金庸是精英文學對通俗文學改造的全能冠軍。

--北京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嚴家炎

作者簡介

原名查良鏞,1924年2月出生于浙江省海寧縣。大學主修英文和國際法。曾在上海《大公報》、香港《大公報》及《新晚報》任記者、翻譯、編輯,1959年創辦香港《明報》,任主編兼社長歷35年,期間創辦《明報月刊》、《明報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及馬來西亞《新明日報》等。

金庸金庸

主要作品有:《書劍恩仇錄》、《碧血劍》、《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雪山飛狐》、《飛狐外傳》、《倚天屠龍記》、《連城訣》、《天龍八部》、《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記》、《白馬嘯西風》、《鴛鴦刀》、《越女劍》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