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監督程式

審判監督程式

審判監督程式,是指人民法院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依照法律規定由法定機關提起,對案件進行再審的程式。它又稱為再審程式。基于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行使審判監督權和行使檢察監督權引起的再審程式和當事人行使訴權申請再審引起的再審。前兩種稱為審判監督程式,後一種稱為當事人申請再審程式。從廣義上講,前兩種和後一種統稱為審判監督程式。

  • 中文名稱
    審判監督程式
  • 釋    義
    對案件進行重新審判的程式
  • 意    義
    糾正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錯誤判決
  • 缺    點
    啓動機製混亂

基本介紹

程式介紹

審判監督程式的意義是通過審判監督程式,可依法糾正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錯誤判決、裁定,有利于保證國家法律的統一,正確實施,準確有效地懲罰犯罪分子,充分體現和貫徹實事求是、有錯必糾的方針政策;有利于加強最高人民法院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檢察院對人民法院審判工作的監督,及時發現審判中存在的問題,改進審判工作方法和作風,提高審判人員的貭素;通過審判監督程式,可以充分發揮人民民眾對審判工作的監督作用。

審判監督程式

再審情形

人民法院應當再審的情形

當事人的申請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

(一)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

(三)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

(四)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的;

(五)對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當事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書面申請人民法院調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調查收集的;

(六)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

審判監督程式

(七)違反法律規定,管轄錯誤的;

(八)審判組織的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應當回避的審判人員沒有回避的;

(九)無訴訟行為能力人未經法定代理人代為訴訟或者應當參加訴訟的當事人,因不能歸責于本人或者其訴訟代理人的事由,未參加訴訟的;

(十)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的;

(十一)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的;

(十二)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

(十三)據以作出原判決、裁定的法律文書被復原或者變更的。

對違反法定程式可能影響案件正確判決、裁定的情形,或者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

其他資料

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主體及其許可權

1.各級人民法院院長和審判委員會   

(1)此處的 “ 各級人民法院 ” 是指作出生效判決、裁定的人民法院;

(2)該人民法院院長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如果發現在認定事實上或者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必須提交審判委員會處理;

(3)審判委員會經過討論作出本院再審的決定。

2.最高人民法院和上級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對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如果發現確有錯誤,可以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對于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正確,但是在適用法律上有錯誤,或者案情疑難、復雜、重大的,或者有其他不宜由原審人民法院審理的情況的案件,也可以提審。

3.最高人民檢察院和上級人民檢察院   

(1)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上級人民檢察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如果發現確有錯誤,有權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2)對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需要提出抗訴的,由控告申訴部門報請檢察長提交檢察委員會討論決定。人民檢察院決定抗訴後,由審查起訴部門出庭支持抗訴。

(3)最高人民檢察院發現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或者裁定,上級人民檢察院發現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或者裁定確有錯誤時,可以直接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或者指令作出生效判決、裁定人民法院的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407、408條)。

(4)人民檢察院認為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確有錯誤,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訴:①有新的證據證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的;②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或者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的;③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④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的時候,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406條)。

二審抗訴與再審抗訴的區別

①抗訴的對象不同   

二審抗訴的對象是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尚未發生法律效力的一審判決、裁定;而再審抗訴的對象是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

②抗訴的許可權不同   

除最高人民檢察院外,任何一級人民檢察院都有權對同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裁定提出二審抗訴;而除了最高人民檢察院有權對同級的最高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提出再審抗訴外,其他各級人民檢察院隻能對下級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提出再審抗訴。可見,基層人民檢察院隻能提出二審抗訴,無權提出再審抗訴;而最高人民檢察院隻能提出再審抗訴,無權提出二審抗訴。

③接受抗訴的審判機關不同   

接受二審抗訴的是提出抗訴的人民檢察院的上一級人民法院;而接受再審抗訴的是提出抗訴的人民檢察院的同級人民法院。

④抗訴的期限不同   

二審抗訴必須在法定期限內提出,而法律對再審抗訴的提起沒有規定期限(依據刑法,對于原判無罪的案件的再審抗訴應當受追訴時效的限製)。

⑤抗訴的效力不同   

二審抗訴將阻止第一審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而再審抗訴並不導致原判決、裁定在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重新審判期間執行的停止。

註意:二審抗訴針對的是同級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不過,最高人民檢察院沒有二審的抗訴權;再審抗訴是針對下級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裁定,而最高人民檢察院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審抗訴。

依照審判監督程式對案件的重新審判

再審和提審

(1)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對案件重新審判一律組成合議庭,合議庭必須重新組成,原合議庭的成員不得參加。

(2)審判監督程式本身沒有獨立的審判程式,其審判程式根據原審裁判生效的審級以及適用提審還是再審而有別:原審裁判是第一審後生效而現在是再審的,適用第一審程式(但審判組織除外,如不得適用簡易程式、合議庭中不得有人民陪審員參加),所作出的裁判可以抗訴、抗訴;原審裁判是第一審後生效而現在是提審的,適用第二審程式,所作出的裁判是終審的判決、裁定;原審裁判是第二審後生效的,那麽不管是提審還是再審,均適用第二審程式,所作出的裁判是終審的判決、裁定。

(3)人民法院決定按照審判監督程式重新審判的案件,除人民檢察院提起抗訴的外,應當製作再審決定書。再審期間不停止原判決、裁定的執行。註意:在民事訴訟中,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決定再審的案件,應當裁定中止原判決、裁定的執行( “ 民事訴訟意見 ” 第199、200條);在行政訴訟中,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決定再審的案件,應當裁定中止原判決的執行( “ 行政訴訟法解釋 ” 第77條)。

開庭審理、不開庭審理與不得加重刑罰的情形

(1)人民法院審理下列再審案件,應當依法開庭審理:①依照第一審程式審理的;②依照第二審程式需要對事實或者證據進行審理的;③人民檢察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出抗訴的;④可能對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加重刑罰的;⑤有其他應當開庭審理情形的。

(2)下列再審案件可以不開庭審理:①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適用法律錯誤,量刑畸重的;②1979年《刑事訴訟法》施行以前裁判的;③ 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原審自訴人已經死亡或者喪失刑事責任能力的;④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在交通十分不便的邊遠地區監獄服刑,提押到庭確有困難的;但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人民法院應征得人民檢察院的同意;⑤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決定再審,按規定經兩次通知,人民檢察院不派員出庭的。

(3)人民法院審理共同犯罪再審案件,如果人民法院再審決定書或者人民檢察院抗訴書隻對部分同案原審被告人(同案原審抗訴人)提起再審,其他未涉及的同案原審被告人(同案原審抗訴人)不出庭不影響案件審理的,可以不出庭參與訴訟。

(4)除人民檢察院抗訴的以外,再審一般不得加重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的刑罰。不具備開庭條件可以不開庭審理的,或者可以不出庭參加訴訟的,不得加重未出庭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同案原審被告人(同案原審抗訴人)的刑罰。

開庭前的工作

(1)將再審決定書、申訴書副本至遲在開庭30日前,重大、疑難案件至遲在開庭60日前送達同級人民檢察院,並通知其查閱案卷和準備出庭。

(2)將再審決定書或抗訴書副本至遲在開庭30日以前送達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告知其可以委托辯護人,或者依法為其指定承擔法律援助義務的律師擔任辯護人。

提押、中止執行及強製措施

(1)人民法院決定再審或者受理抗訴書後,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正在服刑的,人民法院依據再審決定書或者抗訴書及提押票等文書辦理提押。

(2)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在押,再審可能改判宣告無罪的,人民法院裁定中止執行原裁決後,可以取保候審。

(3)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不在押,確有必要採取強製措施並符合法律規定採取強製措施條件的,人民法院裁定中止執行原裁決後,依法採取強製措施。

審理程式

(1)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重新審判的案件,應當對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證據和適用法律進行全面審查,不受申訴或者抗訴範圍的限製。

(2)對于原判決事實不清或者證據不足的,接受抗訴的人民法院可以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並將指令再審的決定書抄送抗訴的人民檢察院。

(3)控辯雙方收到再審決定書或抗訴書後,人民法院通知開庭之日前,可以提交新的證據。開庭後,除對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有利的外,人民法院不再接納新證據。

(4)人民法院審理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再審案件,對人民檢察院接到出庭通知後未出庭的,應當裁定按人民檢察院撤回抗訴處理,並通知訴訟參與人。

中止審理與終止審理

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收到再審決定書或者抗訴書後下落不明或者收到抗訴書後未到庭的,人民法院應當中止審理;原審被告人(原審抗訴人)到案後,恢復審理;如果超過2年仍查無下落的,應當裁定終止審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再審案件開庭審理程式的具體規定》第12條)。

重新審理的期限

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重新審判的案件,應當在作出提審、再審決定之日起3個月以內審結(註意:該審限的計算方式應當從 “ 作出提審、再審決定之日 ” 起算,不要混淆為 “ 受理之日 ” 起),需要延長期限的,不得超過6個月。接受抗訴的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審判抗訴的案件,審理期限適用前款規定;對需要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的,應當自接受抗訴之日起1個月以內作出決定,下級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期限適用前款規定。

重新審判後的處理

1.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申訴或者抗訴。

2.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按照第二審程式審理的案件,認為必須判處被告人死刑立即執行的,直接改判後,應當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3.應當對被告人實行數罪並罰的案件,原判決、裁定沒有分別定罪量刑的,應當復原原判決、裁定,重新定罪量刑,並決定執行的刑罰。

4.按照第二審程式審理的案件,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不清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後改判,也可以裁定復原原判,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經再審仍無法查清,證據不足,不能認定原審被告人有罪的,應當參照有關規定判決宣告被告人無罪。

缺陷弊端

綜述

再審程式設立以來,在司法公正、實現法律統一、糾正冤假錯案、維護司法權威和社會正義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但在再審啓動上強調了國家幹預權,忽視了當事人處分權,在事實認定上追求客觀真實,忽視了法律事實;在糾錯上,註意實體公正,忽視程式公正,從而在實際操作中出現了以下幾種弊端。

啓動機製混亂

在法律上並沒有嚴格限製再審主體的啓動。根據中國現行訴訟法的規定,再審程式除基于當事人申請再審發生外, 還可以基于法院、檢察院的職權發生。“這在西方國家僅規定當事人有權提起再審,法院和檢察院一般不成為引發再審程式發生的主體。”②但是中國人民法院及相關機關則被賦予了相當大的職權,法院、檢察院可以在當事人未提出申請的情況下主動依職權提起再審,而且無時間限製,明顯帶有國家幹預的色彩,將公權利隨意介入了私權利之中。這不僅忽視了對當事人是否通過再審以維護自己權益之決定權的尊重,而且也缺乏對當事人放棄抗訴權及其產生的法律後果之意思自治的尊重。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不斷完善、國家更註重個人權利的今天,此等規定是極不科學的,應當盡快予以修正。

審判監督程式

審級的無限定問題

據中國的民事訴訟法的規定,“當事人對于已生效的判決可以向原審法院提出再審,也可以向上一級法院申請再審;本院的上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都有權發動再審程式,最高人民檢察院、上級人民檢察院、同級人民檢察院也都有權直接或間接的啓動再審程式。”①

因此法律對于再審案件應有哪一級法院管轄規定不清楚,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1) 再審案件級別管轄不明。不僅原審法院可以管轄受理,而且,上級法院以及最高法院可以同時復查甚至再審,這種現象經常發生;(2)再審抗訴管轄不明。特別法檢時常發生沖突的法律問題。《民事訴訟法》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對同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可以提請上級人民檢察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出抗訴。按理說,同抗同審應無抗告,受理抗訴的人民法院應當直接審理同級檢察院提出的抗訴。但由于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皆沒有對此作出明確的規定,所以司法實踐中,多數採用了上抗下審的做法,但也不排除同抗同審的可能,這種管轄的極具不明朗性。

審理程式及範圍的無限定性

現行中的民事訴訟法除了第一百八十四條外,對再審的審理程式和裁判程式並無專門性規定。三大訴訟法對再審案件的審理程式規定了兩種: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如果原審是按照一審程式審理則再審也應按照一審程式審理;原審是按照二審程式審理的則再審依二審程式來審理。這一規定,未加考慮再審程式的特殊性,從而使司法實踐中的再審審理雜亂無章,既不同于原一審程式,也不同于二審程式。民事訴訟法簡單地按照一審或二審程式不可能包羅再審的所有法律問題。例如按一審程式審理的案件,能否追加當事人的問題;原告能否變更訴訟請求,被告能否反訴的問題;原告經合法傳喚無不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經法庭允許中途退庭能否按撤訴處理的問題;維持或撤消原判如何適用法律問題,按照二審程式提審的案件能否發回重審的問題等等,都無相關法律規定。

缺乏相關規定

對審查方式、處理結果、期限等均未加以規定

申請再審的審查方式主要是法院在受理申請再審後,調取原審卷宗依職權進行調查的方式。申請再審程式是法官背著當事人對案件的調查為主線而展開的活動。其中法官負有案件真相的職責。因此審查方式上也存在著不容忽視的問題:再審法官易先入為主,違背了當事人處分原則,弱化了再審開庭的庭審功能,審判方式不公開,申請再審審查結束後以通知的形式駁回再審申請,體現不了審判機關行使審判權的法律特徵,也體現不了法院作為審判機關的權威性與嚴肅性。

當事人可以依據審判監督程式引起再審,再審裁判生效後,還可以依審判監督程式再再審,如“湖南長沙市某法院發生一起案件訴訟十八年,裁判二十次,法院反復再審多次,最後再審維持原初審判決的事例。①“現行民事訴訟法對申訴的期限未作限製意味著當事人終身的申請權”。②

權利義務內容不明確

申請再審的權利義務內容不明確

按照中國三大訴訟法對申請再審之訴的法律規定,隻要對于生效判決提出再審申請,就應該必然地引起再審的審查程式,這是再審區別于一般申訴的標志。但在現實中,申請再審提出後,也不必然引起復查程式的立案,或者是立案後並未及時的開展審查工作,使申請再審人的申請再審權利得不到實質上的保障。另一方面,也並未相應地明確與申請再審權利相對應的訴訟義務。對申請再審人怎樣行使其訴訟權利,其訴訟權利的行使應受到如何的限製和約束,都未規定,導致再審申請人隨意、濫用再審權,甚至無限申訴,違反了程式的安定性與裁判的既判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