寐語者

寐語者

寐語者,80女,寫作者與旅行者,現居歐洲,生活寧靜,來去自由;貓痴、歌劇迷、復古迷,被譽為四大言情天後之“濃情天後”。已出版隨筆集《好久不見》,小說《帝王業》、《衣香鬢影》三部曲、《在寂與寞的川流上》等多部作品。短篇小說集即將出版,長篇小說《凰圖》正在連載中。

  • 中文名
    寐語者
  • 外文名
    Amei
  • 別名
    阿寐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9月20日
  • 職業
    作家,編劇

出版作品

出版時間
作品
出版社定價ISBN備註
2007.5
《帝王業》(上)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2.0
9787207073587
2007.6《帝王業》(下)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2.09787207073587
2007.7《回首已是百年身》
花山文藝出版社25.09787807551690《衣香鬢影》前傳
2008.5
《鳳血》花山文藝出版社25.09787807553199
2009.5
《千秋素光同》
花山文藝出版社26.89787807555988《衣香鬢影》正傳
2009.6
《明月照人來》花山文藝出版社25.0
9787807556121《衣香鬢影》後傳
2010.6《在寂與寞的川流上》萬卷出版公司29.09787547009802
2011.7
《帝王業》
朝華出版社49.8
97875054283312011典藏版
2014.7《好久不見》北京時代文化書局36.8
9787807696889隨筆集
2014.6《衣香鬢影:回首已是百年身》
江蘇文藝出版社32.8
9787539973425珍藏版
2014.7《衣香鬢影:千秋素光同》江蘇文藝出版社37.0
9787539973432珍藏版
2014.7《衣香鬢影:明月照人來》江蘇文藝出版社35.09787539973449珍藏版
2014.7《衣香鬢影》江蘇文藝出版社104.8

珍藏版限量紀念套裝

☆《帝王業》繁體版已在台灣、香港地區出版發行。

☆《帝王業》、《衣香鬢影》三部曲、《在寂與寞的川流上》已授權在越南出版發行。

作品簡介

帝王業

出身望族、擁有皇家血脈的上陽郡主王儇(阿嫵),原本擁有世上最令人艷羨的一切——美貌、尊貴、才情與青梅竹馬的戀人;然而生逢亂世,不可回避的宿命將她推上風口浪尖。蕭綦,出身寒微,從行伍而起,一步步憑軍功踏上高位,成為權傾天下的豫章王。迎娶王儇本是一場權力的交易。卻不料,一場遲來的邂逅,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從此鐵血生涯裏,有了生死契闊的相約,有了並肩同行的堅定。

寐語者

外戚與皇族之爭引發宮變,南方皇族起兵反叛。返京途中身陷暉州的王儇智計奪城,贏得了政治生涯的第一場勝利,從此和蕭綦並肩踏上帝王霸業的漫長征途,旌麾南指,馬踏天闕。

然而以王儇家族為首的士族外戚,與寒族武人勢力註定了你死我活的對立。夫族與家族、愛情與親情、昔日與今朝,逼迫王儇做出一次次殘酷的抉擇。

昔日皇家女兒,以征服者的身份重返宮廷,真正站在了權力的顛峰。等待她的是繁華落盡、滿目凄涼;是風雲詭譎、危機四伏;是已經鋪展在腳下的開國之路……

帝王業(上)

她出身門閥世家,金枝玉葉不輸須眉。他起自寒微行伍,戎馬鐵血壯志躊躇。一場權力的交易,斬斷她與昔日竹馬的青梅之緣。一場遲來的邂逅,起筆他與她並肩天下的生死相約。權位之爭,宮廷之變,他馬踏天闕,欲成就帝王霸業。夙怨糾葛,家族存亡,她重入宮闈,令天下風雲變色。再相逢已是陌路, 桃花落盡,執手生死,不過一場盛世寂寞。

帝王業(下)

她與他並肩佇立于權力之巔,進則風刀霜劍,退則萬丈深淵。曾經青梅竹馬,被逼手足相殘;曾經主僕情深,如今生死相搏;族人侵,親人棄;風波歷盡,待終了,是誰不離不棄,又是誰錯身而去?鐵血男兒志在天下,刀鋒所向,光寒鐵甲,絕地凜凜;紅顏女子不遜須眉,披荊斬棘,染盡猩紅,鳳儀天下。

舊歡如夢終有別離;狼煙盡,江山固,大業將成,萬骨當枯。

是非千古事,得失兩心知。

衣香鬢影

​三部曲

衣香鬢影嘆浮華,千秋明月百年身。

從北洋時期到南北統一,從抗戰爆發到國共內戰,從去國離鄉到隔海相望

從衣香鬢影的南國到風雲變幻的北平,從遺世偏安的香港到血火重生的陪都重慶

從漂泊海外的孤女到雙重身份的棋子,從一代名伶雲漪到督軍夫人霍沈念卿

從一九一九年到一九九九年——

在起點與終點重疊的地方,茗谷的白茶花再度盛開

她,自一個世紀之外緩緩走來。

第一部:《回首已是百年身》

【內容推薦】1919年,自幼飄零海外的孤女沈念卿回到中國,找回失散的妹妹,白日以報館女編輯身份為掩飾,夜晚化身傾城紅伶,周旋在南北軍閥、日本人、復闢黨之間,身不由己陷入復闢勢力控製下的風月迷局。她以柔韌之身,求生存于顛沛,全風骨于紅塵。志在家國的五省督軍霍仲亨,翩翩世家公子薛晉銘,與她糾纏一生的情緣,也從這亦戲亦真的亂世風雲裏展開……

她是中國夜鶯,傾城名伶,用歌聲美貌邀寵于權貴。

他是五省督軍,戎馬半生,宦海沉浮心系家國豪性。

風情連城,衣香鬢影嘆浮華,亂世驚夢,百年家國百年身。

雲漪和念卿,夜晚和白晝,截然不同的名字背後,她擁有更多神秘的身份。白天,她是報館裏貧寒的小職員;夜晚,她是艷色傾城的“中國夜鶯”;風月場上,她是軍閥權貴的情婦;政客手裏,她是滿清遺老與日本人爭相操縱的棋子。

烽火動蕩,十裏洋場,亂世迷霧裏,她是一道光,掙脫黑暗束縛,奮不顧身投向那人身旁,以微薄之軀,映照他志在家國的豪情。

當塵囂落定,攜手萬丈紅塵,俯仰無愧天地。

歲月流逝,流傳衣香鬢影,一段傳奇。

第二部:《千秋素光同》

【內容推薦】昔日暗藏雙重身份的名伶沈念卿,洗凈鉛華嫁與五省督軍霍仲亨。世家公子薛晉銘失意南下,成為軍火大亨,野心未改,以財勢暗助北方軍閥奪權,三年間不忘對沈念卿的落寞相思。此時南北相峙、軍閥混戰,政界風雲變幻,霍仲亨為促成統一大業,置自己于風口浪尖;沈念卿為營救繼子霍子謙秘密北上,卻在烽火圍城的北平與薛晉銘再次相逢……亂世與宿命,成就了他們的傳奇,英雄以生死酬家國,美人以情深酬英雄,卻又以什麽酬答一生追隨守護的知己……

她以錚錚俠骨,笑看韶華似水。

他以鐵血柔情,心懷家國天下。

在一段蕩氣回腸的千秋舊事之外,又是誰的相思空寄?

一曲衣香鬢影的愛情傳奇,一部熱血激揚的家國史詩。

風月場的中國夜鶯,亂世中的鐵血男兒。

問風流,誰解風流;惜英雄,誰是英雄。

第三部:《明月照人來》

【內容推薦】茗谷舊宅的廢墟之上,流傳著一段傳說,這裏從前的主人是大督軍霍仲亨與他那名伶出身的妻子。近百年之後,泛黃的日記本裏,一個世紀前的烽火背影,因兩個神秘年輕男女的到來,而搖落塵灰,重現昔年衣香鬢影的傳奇。隨著他們的追尋,時光倒回,真相漸漸浮現,當年從茗谷輾轉香港,再到陪都重慶,霍仲亨、沈念卿、薛晉銘……一個個傳奇中的名字,留下了多少不為人知的沉浮悲歡,歷史的煙雲之下,又有怎樣的宿命延續……

在寂與寞的川流上

辦公室最隱秘的事是什麽?

是勾心鬥角的潛伏謀算還是難以言說的曖昧情事?

她設計專業畢業,一年之內做過企劃做過銷售做過行政;

她從不認為自己很聰明,但也絕不算笨,到頭來卻還隻是一枚來去不由自己的棋子;

她愛過傷過,卻還是執著地相信愛情;

她的理想明明是現世安穩歲月靜好,依舊要戴好面具做個“白骨精”;

她,是一個格子間女人。

如果被暗戀已久的前上司殷勤期望重回核心部門,

如果被公司大老板御點做他的特別助理,

如果被總部空降兵青睞有加另眼相待,

如果這三種情況同時發生……

去奮鬥吧,事業是永遠不會拋棄我們的!

去戀愛吧,生活中永遠都不缺少愛!

鳳血

華昀凰的一生,是濃淡深淺不一的紅色,胭脂紅、朱砂紅、緋紅、血紅、殷紅……鐵與血,交織成令人屏息的咄咄艷色,于九天之上,浴火涅磐。 昔日冷宮帝姬,一劍驚刺流亡王孫。 天闕翻覆,白骨黃泉不相離的誓言,終被八百裏殷川斷送故國家夢。 南有梧桐,北有佳木,兩個同樣擁有華美凶猛靈魂的人相遇。 素手鐵腕翻覆血色山河,半世過盡半世興,累累鳳冠下的北齊皇後華昀凰,歷經背叛與決裂,是否依舊守得杏子林間一諾白頭?

凰圖

​(連載中)

八百裏封邑,銷卻黃泉一諾。南之梧桐,北之喬木,一身相許兩國君主。夙昔情苦,半生姻約,自殺戮血色中起始,于世事蒼茫中沉浮。長公主、太子妃、皇後……她身負天下女子最尊貴而沉重的名頭,百年之後,紅顏飛灰,留諸青冊的名字,終是禍國妖後,還是一代女主;他與她是帝後,也是夫妻,幾許愛憎聚散,幾度廝殺輾轉,烽煙夕陽下可有一人如約歸來?

好久不見

​(隨筆集)

好久不見。

四個字,說出來,是溫暖裏又帶了點惆悵的吧。

某一天,某一個地方,擦身而過,誰會是那個對你說“好久不見”的人?

你又最想對誰說這句,好久不見?

那些一起瘋狂過的人,一起經歷過的刻骨銘心的旅程,在悠悠的時光中,都化作一句曾經。曾經的私語,曾經的促膝,曾經的同路而行,已經久違在川流不息的瑣碎生活裏。

寐語者

我們爭先恐後地改變,生怕被這個善變的時代丟下。在人生這場自由奔跑中,有人快,有人慢,有人左轉,有人右拐,不經意間已散落天涯。那些遺落在路上的時光,某一天想起回頭去找找,卻早已不在。

你們的心,是真的,好久不見了。

寐語者沉淀三年,首部個人隨筆集,她想對讀者朋友們說一說這些年她所經歷的故事,人生中的起承轉合,讓每個人都可以在閱讀過程中念想屬于自己的好久不見。

如她所說:也許不曾走過同樣的路,不曾看過同樣的風景,人間況味各有不同,但我們心照不宣。

最溫暖的生活述說,最直言不諱的問候。

一路行走:異國、旅行、生活、情調、慢節奏……

漫步時光:青春、舊時光、自由、愛、共鳴……

命運的起承轉合,人生的包羅萬象,阿寐將她幾年來所經歷的、觸動人心的故事一一寫下:一個奧地利“明日新郎”的最後單身狂歡夜,一對鬢發斑白的老人在雨夜的浪漫探戈,在掌聲中的布拉格葬禮,優雅愉快甚至性感地KILL TIME的生活方式、一隻貓的九年生命和它主人一生的相偎相依……溫暖、俏皮、暖萌、深情、動人,或是故事、或是細節,充滿細枝末節的觸動。阿寐以其靈動的筆觸寫下這一封寄給時光與故人的情感書。

短篇

思如慕

文章類型: 原創-一般-近代現代-愛情

作品風格:正劇

所屬系列: 浮世歡

全文字數:16980字

文案:

但願我可以沒成長

完全憑直覺覓對象

模糊地迷戀你一場

就當風雨下潮漲

蘇婧

文章類型: 原創-一般-近代現代-愛情

寐語者

作品風格:正劇

所屬系列: 浮世歡

全文字數:5404字

文案:

或許與愛情無關

蒹葭記

文章類型: 原創-一般-古色古香-奇幻

作品風格:正劇

所屬系列: 夜歌子

全文字數:7521字

文案:

“——我是妖,但凡我想要,就一定要得到。”

《蒹葭記》,不要被這個文雅的名字欺騙,這其實是一個“不懷好意”的故事。

歸去攜紅袖

文章類型: 原創-一般-古色古香-奇幻

作品風格:暗黑

所屬系列: 夜歌子

全文字數:9460字

文案:

遠來取功名 歸去攜紅袖

刊載于《今古奇幻》09年1月2B號

喜珠修煉成精,躲在暗處吸納男子精氣。夜雨芭蕉下,邂逅失意才子……宛如聊齋的傳奇是否能在柴米油鹽中延續? 美麗妖精與貧寒書生的相戀,是否總有完美結局?

落跑的心

文章類型:

原創-一般-近代現代-愛情

作品風格:輕松

所屬系列: 清澈紀

全文字數:4119字

文案

最是青澀少年時

一篇關于懵懂時光的校園小短文

其他

《光明城池》(收錄于《私·時間的玫瑰》)

《那時候》(收錄于《末世的思念》)

《十年一碗銷魂面》(收錄于《一切有情,依食而住》)

《月亮貓和她的家人們》(刊登于《讀者原創版·全世愛》2013年11月,收入隨筆集《好久不見》)

《加油,boss》(刊登于《讀者原創版·全世愛》2013年12月,收入隨筆集《好久不見》)

《黯然銷魂面》(刊登于《讀者原創版·全世愛》2014年2月)

《十字路口的玫瑰花》(刊登于《讀者原創版·全世愛》2014年6月)

作者訪問

寐語者:大家好,我是阿寐。

寐語者寐語者

主持人:阿寐的《鳳血》、《帝王業》和《衣香鬢影》都是很多網友熟知的作品了,你的民國系列三本書,《衣香鬢影》、《千秋素光同》、《明月照人來》,據業內的了解情況來看,寫民國的作品一般很難既叫好又叫座,阿寐一寫就寫了三本幾十萬字大的篇幅,我們就很好奇,你這算是知難而上,還是說算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寐語者:一開始寫第一本《衣香鬢影》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那麽長,在我心裏有很重的民國情節,把那個時代看得特別重,有時候會一下子覺得自己寫不好,駕馭不了那樣的題材。剛開始有寫小短篇的打算,講一個短短的,很簡單的小故事,結果一開篇就停不了筆,自己陷到了整個故事的氛圍裏,停不了,就一直往下寫了,緊跟著就是《千秋素光同》、《明月照人來》,三部就那樣不知不覺寫出來了。

主持人:可以說是一氣呵成?

寐語者:沒有,中間有停頓過,《衣香鬢影》完了之後,曾經有段時間,有一種很彷徨的心態,很自我懷疑,覺得我能寫下去嗎,覺得把握不了那個時代,後來自己的想法有一個轉變,覺得每個人眼裏有一個不一樣的民國,我所寫的是我認識到的民國,我所表達的對民國的想法,不管怎麽樣,我把它完整地寫出來。

主持人:其實剛才阿寐也說到,你內心是有一個很強的民國情節在裏面,你部落格裏也寫到,那是最好也是最壞的時代,同時是離今天最近又最遠的一段歷史,這個話怎麽說呢?

寐語者:很多人提過民國是一個可以和春秋戰國南北朝相媲美的時代,認為它有很多思想解放,各種各樣充滿沖突的,風雲激蕩的年代。在我心裏有我自己的定義,我認為是唯一的,不可比擬的偉大時代。為什麽給它那麽高的定語在前面。首先民國很短的一段距離,可能短短的40多年,在短短的40年裏發生了多少事情,首先是中國的整個社會製度大的轉變,大的顛覆,同時又是文化結構上大的顛覆,從一個豐富的帝製國家,建立了共和國,共和製度,新民主主義的國家,在文化上表現,他以前是相對封閉的,以大中華為中心的豐富文化為主體,到了民國時期,外來的西方的民主思想,工業時代的文明,給中國帶來特別大的沖擊,從各方面文化上面發生了天翻地覆大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同時發生在一個短暫的年代是沒有過的,春秋戰國雖然說是有社會製度的變革,從奴隸製度到封建的變革,文化的變革,那個時候應該叫農耕文明內部的整合,沒有受到外來文化的沖擊。

南北朝雖然有很多異族的,少數民族的文化融合,但是他在政治製度上,又沒有發生天翻地覆的劇變,恰恰有民國。春秋戰國和南北朝都是漫長的時期,慢慢的整合過程,而民國是再一個大家毫無防備的,猝不及防的短暫時間裏,所有的變革一下蜂擁而至。

主持人:集中在一起,有一個爆發。

寐語者:對,讓所有人無法應對的,包括現在很多人定義為偉人或者英雄或者怎麽樣,他們自己生存那個時代,自己也是無所適從,也經歷了漫長探索、摸索的過程。

主持人:說到這裏,特別想問阿寐是學歷史專業的嗎?

寐語者

寐語者:沒有,我學新聞的。

主持人:應該對歷史很感興趣,了解很透徹,跟我們講到春秋戰國,講到民國,有自己很透徹的認識。剛才也說寫作的過程中對自己有一點懷疑,寫民國會對很多作者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因為首先張愛玲民國親歷者寫下很多經典的文字,民國有很多特別承當的人物,像蔣百裏杜月笙徐志摩等等這樣的人,他們可以說在那個時代可以說空前絕後的人物,你最喜歡的民國人物是誰呢?

寐語者:最喜歡的很難講,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精彩,整個民國所謂人物的風貌都是我很向往的。

主持人:當時寫作民國的故事,是怎麽樣切入這個構思,你寫這部小說最初的動因是怎樣呢?主要因為這種情懷在裏面,應該還有比較特別的事件。

寐語者:應該從小會有想去探索的想法,比如受到家裏長輩的影響,對他們曾經生活過的那個年代非常好奇,他們經歷過的一些事情,會有去探知的欲望。要說到具體的事件觸動它,很偶然,很巧合,一個人去旅行的途中,經過一個老房子的廢宅。

主持人:是去哪裏旅行呢?

寐語者:這個不方便講,太明確的隱私,對主人不太尊重。當時一個人在那看很荒涼的景象,當時很想知道曾經在那裏發生過什麽事情,不過那個時候沒有想到會寫整個《衣香鬢影》系列的故事出來。就是一個特別簡單的,一夜之間的想法。

主持人:也就是說看到那棟老房子,可能當時就站在那有很多的感慨,或者自己腦海裏會想當時它繁華的時候是怎麽樣,曾經發生什麽故事,這個印象很深留在自己心裏,突然有一天你提起筆來,這個故事就出來了。

寐語者:不光在那個地方會有,有很多生活中會接觸到的。

主持人:很多這樣的場景都多多少少觸動你這樣的感懷或者情結。

寐語者:曾經有一個,我見過一對老人,那個老先生年紀很大,頭發雪白,經常會在他兒子開的小店門口坐著歇涼,幫他看店。讓我們註意到他的坐姿非常獨特,拿著一根拐杖,坐著筆挺的,已經年齡很大的老人,頭發雪白。他坐在那裏會有氣勢在那裏,看到會有肅然起敬的感覺,而且他從神態到表情特別從容自若,你感覺他是經歷很多事情的老人,後來我們才知道是黃埔軍校畢業的,曾經是軍官,也參加過抗戰。他的太太,因為老太太個子非常嬌小,我們看她年紀很大了,外貌看有很多皺紋,躬著背,坐在那裏,還有一種感覺,非常舒服,非常美,會覺得老成那樣的老人還能那樣美。

主持人:是民國的名媛高貴的氣質在裏面嗎?

寐語者:不能叫高貴,確切的說應該是很從容。他們坐在那裏,常常看見他們的地方是在一個小巷子,小街道,一個小小店門口,他們倆坐在那裏很自然的曬曬太陽,或者兩個人聊天、相互攙扶走過去,這對老人好像是一對特例,這兩個老人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多人經歷了波瀾壯闊的年代,他們身上也發生了很多的故事,後來一切風雲都看過了,就淡淡的在人生當中看細水長流。他們背後所凝聚的那些經歷,特別讓我有一種想去了解的想法。

主持人:這些點點滴滴的,會讓你想了解,同時把它表達出來。

寐語者:他們給我的感覺是被遺忘的人,沒有人再去關註他們之前曾經發生過什麽,有怎樣的精彩輝煌,被遺忘了,很多像這樣的人,非常多。

主持人:但是你很願意把他們,可能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寫出來。說到民國故事,影視劇倒是很受歡迎,往早說,周潤發的《上海灘》梁朝偉的《花樣年華》,還有趙雅芝的《京華煙雲》,往近有《傾城之戀》,之前熱播的《潛伏》,都是以民國為背景的劇集,這其中哪一種是你心目中的民國呢?

寐語者

寐語者:應該每個劇都會表現不同民國的側面。

主持人:有沒有你感觸比較深的呢?

主持人:其實有很多人說阿寐筆下的《衣香鬢影》很有《京華煙雲》的感覺。寐語者:京華煙雲。

寐語者:不敢當。

主持人:為什麽民國的影視劇這麽受歡迎,而民國的文稍微顯得冷門,這種情況你怎麽看?

寐語者:民國劇熱門,可能離我們最近最遠的時代,最遠是指我們了解過程中會遇到障礙,曾經看的非常片面,但是大家還會有好奇,想去了解它,畢竟是我們祖父那一代真實經歷過的一個年代,與我們有種天然的親近感。文字上的疏離,我覺得可能是閱讀障礙帶來的。

主持人:不像電視劇或者電影看著那麽直觀,有視覺的沖擊。

寐語者:包括張愛玲、林語堂,當時民國時代的人寫下來的作品,我們讀起來還是會有一點障礙感,如果是現代人再用當時的筆調去寫,障礙感會更明顯一點。會有心理上的疏離感,半古不今,怪怪的。但是在喜歡的人看來,恰巧是追求的民國味道,沒有這個味道,就不叫民國了。

千秋素光同_寐語者主持人:會有網友說,覺得阿寐的小說有其他言情小說少有的厚重感,在小說裏加了這樣的氛圍,會不會影響網友的輕松閱讀,你會不會擔心自己的作品跟網友產生距離,因為你也講,很多民國的作品讀來會有疏離感,會擔心嗎?

寐語者:不擔心。

主持人:應該說喜歡的人會沉下心來,細細地去體驗。

寐語者: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看言情的人就是看言情,看很浪漫的愛情,不同的人可能會看到更多的,更深的東西,這個距離感不一定就是壞東西。

主持人:那我們回到《衣香鬢影》這個故事,在這系列作品中,你塑造了很多個性很鮮明的人物,比如念卿、仲亨、薛四少等等,其中霍仲亨這樣又鐵血,又柔情的軍人,是最受關註度的人物,有人說柳雲龍適合扮演他,不知道你怎麽看?

寐語者:我電視劇看得比較少,柳雲龍我看過他的照片,電視劇沒有看過,應該是很不錯的演員。

主持人:假如有一天有這個機會,能拍成電影的話,你會覺得也許柳雲龍會演繹出不一樣的霍仲亨?

寐語者:會可能,柳雲龍看照片有介于正邪之間的氣質,也是非常吸引人的。那霍仲亨在書裏的形象,邪氣更少一些,更正氣一些。

主持人:這個人物會不會是一個太完美的幻想,因為據我們了解的歷史,軍閥有很正氣品格的人不太多,那個年代他們天天你爭我奪,戰亂叢生的,我們看到張宗昌妻妾很多,孫殿英盜墓啊……像霍督軍這樣正氣的人有原型嗎?

寐語者:這恰恰就是大家對民國對軍閥的誤解,我看以前的影視作品裏,軍閥也是長得凶神惡煞,一臉橫肉,抽大煙,動不動拔槍,把人斃掉。你回頭想想那個時候能夠擁兵自重,對一方有很強大影響力的軍閥,真正土匪出身能有幾個,那是為數很少的一部分,大多數的軍閥也是出身于名門,接受過相當好的教育,學過系統的軍事理論,曾經到日本到西方國家學習到現代的思想,他們恰恰是經歷從舊軍閥到新的軍官這個過渡期,他們是過渡期的人物。包括你提到妻妾成群的張宗昌,他有很多很好笑,不太光彩的事跡,大家對他的印象是草莽軍閥,但是這樣的一個人在山東的時候,興辦了很多學校,大學,高薪請了很多有學問的人來做教授,每次給他們發的薪資,叫副官用大盤子托著銀元送過去,據說還讓副官下跪,這是表示對文化的尊敬。所以人都是多方面的,立體的,多面性的。

主持人:看來他們並不是外表看來那麽蠻橫無理,也是有文化情懷的。

寐語者:軍閥也是人。

主持人:他們經過正規的訓練培訓,有很好的教養,不乏又有才學,氣質形象非常好,又很正氣的軍閥。

寐語者:很多軍閥其實很愛國的,我們看到他們的負面評價,擁兵自重,發生內戰什麽的,也是在獨特的歷史環境下,有局限性,沒有辦法。但你看到了後來抗戰的時候,很多當時的軍閥也是投身抗戰的前線,是非常愛國的。

主持人:說完軍閥,我們說回到女主角,網友說念卿有點宋美齡的影子,難道薛四少是張學良不成,大家有這樣的臆測?

寐語者:沒有,我非常尊重歷史上真實的人物,寫的時候會盡量避免過渡的影射,大家很明顯看出來,這些人物身上集合了很多真實歷史人物的影子,是很多人的影子疊在一起。

主持人:恩,這些人物會具備很多人優秀的品格,在他們身上有所體現,所以網友會有之前的想法。又有網友說,有人以時代寫愛情,而阿寐你是以愛情寫時代,你覺得他們評價客觀嗎?

寐語者:見仁見智吧,還是剛才那句話,不同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東西。也有讀者批評過我,裏面寫的東西太多太雜亂了,他就想看到一男一女很浪漫,很完美的愛情,他就希望我在第一本就把它打住了,不要再寫下去,就讓男主角和女主角有一個完美的結局,兩個人一起像王子和公主生活在幸福的地方。

主持人:他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其實我可以理解你,我們之前也聊了這麽多,知道你有特別的情懷在裏面,你對那個年代,那段歷史有很深的情感,包括你的對它的尊重,你覺得它很特別,很獨一無二,你要在這樣的背景下,從社會的方方面面,從人物到故事,引出你想講述的時代,講出你心中的民國。

寐語者:有的讀者是一方面的看法,說隻想看到愛情。但是還有讀者不這麽想,他認為千秋之所以吸引他,就是因為裏面有除了愛情以外很多其他的東西,能讓他們看到不一樣的民國。曾經有人給我留言,說看之前是沖著作者的名字去看,可能就是想看一本好看的言情,看完以後,他愛上這個時代了。我想這是對我最高的評價,非常感動。

主持人:你會覺得非常安慰,非常感動。我也覺得他們這樣的評價,會讓你覺得花了這麽久的時間沉下來寫這樣長篇幅的書很值得,不管中間遇到怎樣的困難也好。

寐語者:寫它的一切都得到最好的回應。

主持人:真得太好了。阿寐你《衣香鬢影》系列三部曲還有《帝王業》還有《鳳血》,還有正在進行的一本書叫“凰圖”,每部作品都會寫到愛情或者說愛情作品中的主題,關于這些愛情,我們也有一個概括,叫“並肩而立”,這也是寐語者式的愛情,非常鮮明。那你覺得怎麽樣是並肩而立的愛情呢?

寐語者:這是出于男女雙方既有自信又相互信任的愛情。

主持人:可不可以換一個角度說是,兩個人都很獨立,都很有能力,才有可能是並肩而立,如果一個人很強,而另外一個人很弱,過于依賴依附那就很難實現並肩而立吧。

寐語者:現實生活中婚姻也好,愛情也好,往往女孩子把自己放在很弱的地方,跟女權沒有關系。很多時候女孩子覺得我需要一個人來保護,需要一個人依靠,她沒有錯,任何女孩子,再強硬一個人,心裏最深處都有這樣的想法,但如果把這個當成對愛情全部的寄托,你想男性也是人,也會有比較軟弱的時候,一段婚姻完全去依賴對方,可能一開始三年五年,對方可以,出于愛情的成分會接受,慢慢地總有的時候會達到對方承受的底線。

主持人:他也會累,也會疲憊,有的時候需要一個肩膀來靠一靠。

寐語者:比方說兩個人就像兩根絲帶,用膠水把他們連線在一起。膠水就是愛情,有很多不穩定的因素,絲帶用膠水黏在一起,看上去會很美,親密無間、毫無縫隙,但是當膠水失效以後,隻能分開。如果兩根絲帶是編織在一起相互交錯的,看上去可能覺得沒有那麽完美,會有一些縫隙,需要雙方的退讓,偶爾也需要雙方的主動,但是它會存在很久,就好像兩個人在一起除了愛情以外,會需要共同去為之奮鬥的共同理想。

主持人:還有互相的信任。

寐語者:對,互相一定要信任,這樣才能長久在一起。不管是優秀的人也好,平凡的人也好,對雙方一定要有信心。

主持人:你說這個比喻真得是我第一次聽到,特別好。這是不是你自己真愛的理解?寐語者·帝王業寐語者:可以這樣講。

主持人:想到阿寐之前的作品《帝王業》還有《鳳血》,寫的是熱度很高的宮廷的故事,阿寐筆下的宮廷不像《金枝玉孽》裏面描述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爭寵奪愛,我們看到很多是很大氣的女政治家,他們的成長,還有他們的愛恨,有種陽剛在裏面,沒有陰謀,阿寐你自己這麽認為嗎? 寐語者:可能有一點,我所欣賞的男女的美多少帶點中性的色彩在裏面,一個男人如果完全陽剛的像張飛一樣,可能沒有人覺得張飛特別帥吧,稍微帶點溫柔氣質的男人就會特別吸引人。女孩子也一樣,完全像林黛玉那樣特別柔美,當然很美,但如果加一點王熙鳳式的獨立和智慧,能把王熙鳳和林黛玉結合在一起,那不是最完美的嗎?

主持人:所以呢你帶給我們的女主,一般大家的感覺是很潑辣,很自尊,很獨立,很果敢,有陽剛之氣,稍微有點女權,你剛才說到愛情獨立跟女權沒有關系,那女主們自身這樣的性格,跟女權有沒有關系呢?

寐語者:其實我蠻反對女權這樣的提法,本身女權的概念就是因為女性有自卑,才會刻意提出女權,我認為大家雙方平等就可以了,不要刻意提出女權,說女孩子一定要多麽強大,雙方都有同等的自信就可以了。

主持人:所以我們說女性半邊天就好了,不要非得撐起一片天,回到母系氏族女權為尊,沒有這種必要。你也說過喜歡“金鑲玉、沙葉紅這樣愛恨分明、為所欲為、潑辣多情的妖女”。你的基調是“女兒當自強”,大家感覺阿寐的作品很勵志,你下一部作品是不是同樣很勵志呢?

寐語者:下一部作品完全不一樣,是現代的題材。可能我以前寫的女主角特別美貌,個人能力特別突出的,什麽都會,這是一個錯覺。她們能力上很優秀,但是在人性方面都有各自的缺陷,沒有人是完美的,像《帝王業》的女主,做了很多被人指責的事情,她也有自私的一面。念卿也有很多保守的,局限性的一面,《鳳血》的女主被稱為妖女。人性上不可能完美,沒有完美的人,那為什麽她們能力上都那麽突出呢?你看,他們都是金字塔尖上的人,一個人能站在金字塔尖,能夠做那麽多事情,她會是很小白的人嗎?

主持人:當然不可能。那麽說到你剛才透露的新作品的女主是?

寐語者:那是完全不一樣,我寫的是現代的女孩子,沒有那麽聰明,呆呆的,反應遲鈍,有很多缺點,能力上一開始也沒有特別優秀,放在人堆裏特別不起眼的人,跟每個起步起點一樣,她大學畢業,什麽都不懂,像白紙一樣進入社會,慢慢體驗不同的挑戰,給她白紙上染上不同的顏色,畫上不同的線條。

主持人:經過各種磨礪之後,最終會成長能力比較強的人吧?因為你說她很平凡,一開始不是那麽出眾,但如果經過很多磨礪之後,如果很勵志的話,我很好奇她會成長什麽樣的人?

寐語者:小時候我父親講過一句話,他問我“你喜歡麻雀還是喜歡老鷹”,我說都可以,都可愛。他說那假如你變成一隻鳥,想做麻雀還是雄鷹,我說能變成什麽就做什麽,他說為什麽呢?我說你看如果天上飛的都是老鷹,還有意思嗎,有老鷹,有麻雀,那才是平衡的世界。

主持人:這樣看你的性格蠻隨遇而安的感覺,不會太去爭強好勝。

寐語者:不會刻意,可能看我的性格和表達的想法,覺得我會是比較好強的,因為我做事的風格也顯得強硬一些,但其實我本性當中不太刻意的,一個東西適合就好。

主持人:所以會有網友之前提過一些小小的建議,他說“我總覺得似乎矯枉過正,太完美的人,不值得大家愛,很期待阿寐作品裏有不完美的人”,我覺得這個網友很有先見之明阿,他提了這個期望,阿寐剛才也就跟我們講自己心裏早就有一個計畫,新作品會寫不那麽厲害的女主,阿寐其實也對這個建議做了回應,這樣大家就可以開始期待下一部作品了。

寐語者:這個網友他想表達的應該是指能力方面的完美,我作品裏恰恰相反,沒有完美性格的女性。

主持人:每個人個性很鮮明,但是也很符合我們真正的人性,會有弱點,會有缺陷。

寐語者:有鮮明的優點,也有鮮明的缺點。

主持人:說到這裏,很想代表廣大的讀者問一句,阿寐你文筆那麽好,為什麽不寫穿越小說?對穿越小說和穿越小說這麽流行,你怎麽看?

寐語者:穿越是很有意思的題材,寫得好的穿越非常考驗人的想象力和對邏輯合理性的把握,我看穿越不多,但是我前不久看過一本很不錯,是一個男作者寫的《慶餘年》,他把現代人到了古代,古今思維碰撞的東西寫得特別好,而且可以借古諷今,用今天的思維製造一些很有戲劇化的沖突。女性的穿越作品裏能做到這點的不太多,可能很多現代人到了古代,就自然而然被同化成古代人了。真正寫得非常好的穿越作品是很考驗作者功力的。

主持人:你自己有沒有這樣的計畫,因為下一本和下下本好像都暫時沒有這方面的計畫。

寐語者:我曾經在十幾歲的時候對穿越產生過濃厚的興趣,那個時候小女孩喜歡幻想,很想回到古代看看我感興趣的古人到底怎麽樣。可能那個時候想得太多了,到了真正可以自己寫的時候,反而興趣就淡下去了,我也不敢說以後一定就不會寫,我也寫過一些短篇,給雜志上面寫的,比較輕松搞笑一些的穿越,但是真正要寫穿越的大長篇,暫時沒有這樣的計畫。

主持人:可能需要長期的積淀或者準備,因為通過聊天感覺到你對自己文字很慎重的人,可能如果沒有很深的觸動或者很充分的準備,你也不一定會提筆會提去吧?這是我自己的想法,不一定對。

寐語者:恩,要有感覺,每個文字一定要從心裏面自己涌出來才寫,刻意逼自己每天寫多少東西或者一個量是不可能的。我也嘗試過在沒有狀態的時候逼自己寫,結果第二天再看會全部刪掉。

寐語者

主持人:自己覺得看不過去?

寐語者:看得過去,但是那不是自己內心真正想表達的東西。

主持人:你對自己好嚴格。那有沒有你比較推崇的作家介紹給我們。

寐語者:網路方面嗎?

主持人:都可以,不限,古今中外、網路現實都包括。

寐語者:如果民國這個時期的,我比較欣賞林語堂先生的作品,我非常喜歡那個風格,舉重若輕。稍後一點是白先勇先生的作品,也非常有民國時候的風骨。

主持人:是不是他們的作品對你影響蠻大的。

寐語者:林語堂先生的一些書對我影響比較大。像《吾國吾民》是寫民國時代,他的觀點現在來看,會有特別不一樣的共鳴或者更多的想法。

主持人:恩,那最近有沒有在看什麽新書,給大家推薦的?

寐語者:小說方面還真的沒有。

主持人:主要在看什麽,歷史方面嗎,我覺得你對歷史很感興趣。

寐語者:前段時間看美劇看《羅馬》,就比較迷羅馬,最近在看凱撒寫的《內戰記》。

主持人:說不天定哪天突然有想法或者有觸動,有感覺,你可以寫穿越到羅馬,穿越到凱撒的時代。

寐語者:這是很好的建議和創意啊。

主持人:真的,剛才我就很想問你,阿寐如果選擇一個可以穿越到的時代或者朝代,你會想穿越到哪裏。

寐語者:假如一個東方人穿越到羅馬真的會很有意思。

主持人:我跟你說一個秘密,我想穿越的地方。

寐語者:是羅馬?

主持人:不是,恐龍時代,但是那個時候沒有人,我以前自己很傻的想,如果穿越到那個時代,都沒有關于人的故事可寫。

寐語者:我們小時候都看過一個電視劇叫“恐龍特急克賽號”。

主持人:對啊,就是對那個有很深的感情,所以我想要穿越的話,一定不要穿一個大家都穿越過的年代。

寐語者:不要都是帥哥美女。

主持人:對啊,幹脆穿越到恐龍時代,看看有什麽好玩的。

寐語者:這個想法很有個性。

主持人:恩,時間關系,我們今天就先聊到這裏,跟阿寐一起聊天很開心,也希望以後阿寐帶著新書再來我們這裏做客,好嗎?

寐語者:謝謝。

主持人:非常感謝大家的關註。再見。

寐語者:再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