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會 -2014年JTBC月火電視劇

密會

《密會》(朝鮮語:밀회)是韓國JTBC于2014年3月17日起播出的月火迷你連續劇,改編自江國香織的愛情暢銷小說《寂寞東京塔》。由《妻子的資格》安畔錫導演及鄭聖朱作家攜手金喜愛再度共同打造,講述為了追求成功而隻顧眼前利益的藝術財團企劃室長吳惠媛(金喜愛 飾)與天才鋼琴家李善宰(劉亞仁 飾)之間的故事,描繪40歲女人與20歲少年的愛情。

  • 中文名稱
    密會
  • 外文名稱
    밀회
  • 製片地區
    韓國
  • 集    數
    16
  • 導    演
    安畔錫
  • 首播時間
    2014年3月17日
  • 發行公司
    JTBC
  • 主    演
    金喜愛,劉亞仁,慶收真
  • 上映時間
    2014年3月17日
  • 拍攝地點
    韓國
  • 每集長度
    約70分鍾(含廣告)
  • 接    檔
    《我們可以相愛嗎》
  • 編    劇
    鄭成珠
  • 出品公司
    Drama House Future One

劇情簡介

《密會》講述了40幾歲中年女性和20出頭的男青年之間的羅曼史。講述為了追求成功而隻顧眼前利益的藝術財團企劃室長吳惠媛(金喜愛 飾)與天才鋼琴家李善宰(劉亞仁 飾)之間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1集

吳惠媛在賓館強行要求徐英友起床。華燈初上,市區車來車往,身為快遞員的李善宰手捧快件向一輛機車走去,在行走過程中,李善宰一邊與收件方通電話一邊箭步如飛向機車走去。房間中,吳惠媛與一名女子討論工作上的事情,將工作上的事情談完,女子與吳惠媛聊起了家事,兩人聊完天吳惠媛離開女子來到一個美容房間讓一名女子美容,女子的手法非常好,吳惠媛躺在床上非常享受。李善宰送完快件陪著女友到一處商店購物,女友看上了一條項鏈,兩人買了項鏈又買了兩盒泡面食用,吃完泡面李善宰帶著女友走出商店,回到摩手車上發動油門,搭載女友離開商店向家中方向走去,女友顯然處于興奮狀態中,騎在機車上大聲尖叫。徐英友身為財團公司代表,每天過著悠然自得的生活,一天吳惠媛來找徐英友匯報工作,由于已經知道徐英友在賓館開房,吳惠媛來到房門外面專程提醒徐英友,徐英友對吳惠媛的到來不以為然,依然與一名男子躺在床上沒有起床。吳惠媛來到房中見徐英友依然睡在床上,心中來了火氣走到窗戶旁邊,伸手將窗簾拉開,強烈的光線立即涌進房間,徐英友被光線刺激得睜不開眼睛,陪著徐英友一起睡覺的男子亦是一副緊閉雙眼昏昏沉沉的模樣。吳惠媛鎮靜自若看著徐英友,提醒徐英友應該起床,徐英友無可奈何起床來到衛生間梳洗,由于對吳惠媛不滿,徐英友與吳惠媛發生了爭吵,在爭吵過程中徐英友大發雷霆狠狠煽了吳惠媛一耳光。深夜,吳惠媛的老公姜俊享在網上娛樂,吳惠媛回到家中見老公心情不佳,趕緊上前耐心勸慰,在吳惠媛的勸說下,姜俊享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主動讓出電腦讓吳惠媛娛樂,吳惠媛坐到電腦旁邊上網與網友聊天,網友正是送快遞的李善宰。李善宰與一個男伴坐在網咖激情娛樂,兩人玩得正高興的時候,李善宰女友來到兩人身邊坐下,好奇萬分地詢問兩人在玩什麽。姜俊享在上洗手間的時候忽然發現一間洗手間外面擺著一台手機,看著無原無故出現在地上的手機,姜俊享產生了不妙,立即走上前靜靜的查看手機,蹲在洗手間中玩手機的青年並不知道姜俊享就在外面,直到姜俊享忽然將男青年揪了出來,男青年才神色慌張如臨大敵掙扎。姜俊享生怕男青年的掙扎聲引來保全,于是強行將男青年推到洗手間蹲間,兩人剛剛走進蹲間中,一名保全走了進來,姜俊享聽到保全走進洗手間的腳步聲,心知不能躲藏下去,左思右想姜俊享高聲與保全喊話,將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保全一聽是鋼琴家姜俊享,立即打消心中警疑離開了洗手間。吳惠媛管理松散導致有人胡亂調換樂器,徐英友得知樂器被調換之後,怒氣沖天將吳惠媛喚到辦公室訓斥,吳惠媛自知是自己不對,愧疚之下站在當場接受徐英友的教訓,徐英友本來就對吳惠媛不滿,眼見吳惠媛一副理虧的模樣站在當場不敢頂嘴,徐英友心中非常得意,不顧吳惠媛的情面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責罵吳惠媛。吳惠媛一改以往嚴厲對待徐英友的模樣,站在當場連聲賠禮道歉,徐英友就是不肯原諒吳惠媛,毫不客氣將吳惠媛罵了個狗頭淋血,眼看吳惠媛就要顏面掃地之時,一名工作人員走了進來讓吳惠媛去辦事,吳惠媛正愁沒有機會離開辦公室,一聽工作人員透露有事要辦,吳惠媛趕緊轉身離開了辦公室。李善宰準備與吳惠媛見面,一名男子開車來到李善宰身邊,李善宰鑽入汽車當中向吳惠媛工作的地方趕去。開車的男子搭載李善宰一邊說話一邊向目的地趕去,汽車一路穿行爬上一條坡道,最後在一幢樓房下面停下。李善宰見汽車停下,意識到了已經來到了吳惠媛工作的地方,由于是初次來到吳惠媛工作的地點,李善宰惴惴不安一改原來放蕩不羈的外表,心中七上八下向吳惠媛工作的樓房走了上去。吳惠媛就站在房外等待李善宰到來,李善宰來到一條過道上看到了站在遠處的吳惠媛,吳惠媛也看到了李善宰,一見李善宰終于到來,吳惠媛一邊轉身往房間走去,一邊提醒李善宰跟著走過來。在吳惠媛的提醒下,李善宰忐忑不安向吳惠媛走了過去。

密會

第2集

李善宰精湛琴藝征服吳惠媛。李善宰因為惹到了吳惠媛,被吳惠媛喚到鋼琴室彈鋼琴,雖然李善宰擅長彈鋼琴,但是面對吳惠媛卻是一副拘束不安的模樣,以至于坐到鋼琴旁邊的時候,李善宰忽然產生畏縮不敢彈奏鋼琴。坐在一邊的吳惠媛見李善宰不彈鋼琴,隻得提醒李善宰之前彈鋼琴的水準非常厲害,李善宰雖然受到吳惠媛的誇贊,依然坐在當場沒有動手彈奏鋼琴。吳惠媛認為李善宰是因為膽怯所以才不彈鋼琴,于是坐在一邊靜靜等待李善宰恢復鎮靜,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李善宰依然沒有彈鋼琴的意思,吳惠媛再也無法摁捺住性子,心中升起火氣起身開啟房門,打算讓李善宰離開鋼琴室。吳惠媛剛剛開啟房門,李善宰忽然將手放在琴鍵上利索的彈奏出了一竄曲調,吳惠媛見李善宰終于開始彈琴,趕緊關上房門來到李善宰身後站定,面色嚴肅傾聽李善宰彈奏鋼琴曲。李善宰顯然找回了自信動作嫻熟在琴鍵上摁動,在他快速的指法中,一連竄美妙動聽的樂曲在房間中響了起來。 李社長擅自給吳惠媛休假,徐英友得知李社長的行為,心中來了火氣走進李社長的辦公室,質問李社長為何私自給吳惠媛放假,李社長受到徐英友的逼問不以為然,轉而與徐英友談起音樂學院招生的事情,徐英友一聽李社長談起招生的事情,心中的火氣愈發旺盛,指責李社長將招生名額隨意送人。李善宰來到吳惠媛家中彈奏鋼琴,吳惠媛已對李善宰刮目相看,親自坐到鋼琴旁邊陪著李善宰一起彈奏,兩人配梧默契投入彈琴,彈完一首美妙動聽的樂曲,李善宰站起身與吳惠媛交談,吳惠媛忽然伸手捏了一下李善宰的臉龐,在李善宰驚訝的目光中,吳惠媛笑稱捏臉行為是最高獎勵,說完話吳惠媛轉身走出房間,吩咐僕人做飯給李善宰食用。李善宰在吳家吃完飯搭載樸多美回家,兩人回到住處休息的時候,樸多美非常擔心李善宰,要求李善宰透露一些生活情況,李善宰不以為然沖著樸多美嘻皮笑臉,隨後來到陽台上看著夜空,腦海中回想起了被吳惠媛捏臉的情景,一想到吳惠媛親切的捏著自己的臉龐,李善宰對吳惠媛產生了奇異的親切感,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李善宰拎著一包衣服在餐廳與姜俊享見面,姜俊享接過衣服掃了一眼,放到身邊與李善宰談話。吳惠媛非常關心李善宰的生活情況,為了了解李善宰的生活背景,吳惠媛在姜俊享的陪同下來到李善宰的住處。 李善宰的住處簡單雜亂,十來平米的空間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物品,吳惠媛與姜俊享小心翼翼跟在李善宰身後,兩人生怕一不小心撞壞屋中的物品。李善宰帶著兩人來到簡易床鋪坐下,打算播放一些鋼琴曲給兩人聽,吳惠媛因為走了很長一段路,筋疲力盡脫鞋坐到床鋪上休息,不等吳惠媛好好休息,放在地面上的粘鼠板牢牢粘住了吳惠媛的腳板。吳惠媛察覺到了腳板粘上了東西,狐疑之下定晴向腳上看去,李善宰發現了吳惠媛被粘鼠板粘上,趕緊透露房中經常出現老鼠,所以平時經常將粘鼠板放在地上。姜俊享平時最怕老鼠,一聽房中有老鼠,姜俊享嚇得心中一緊聲稱自己最怕老鼠,隨後便讓吳惠媛留在房中與李善宰談事,姜俊享離去之後,李善宰蹲到吳惠媛身邊,伸出雙手捧起吳惠媛的腳部,開始慢慢的拉扯粘鼠板。粘鼠板粘性非常強大,任憑李善宰如何發力依然無法扯落下來,正當吳惠媛以為必須得使用其它方法才能扯下粘鼠板,李善宰忽然使出全身的力量用力一扯,終于從吳惠媛腳部扯下了粘鼠板。由于粘鼠板粘在腳板上時間太長,吳惠媛無法承受突如其來的鼠板分離,吃痛之下發出了痛苦的尖叫聲,李善宰心中早已對吳惠媛產生了好感,眼見吳惠媛抱住大腳一副痛苦萬分的模樣,李善宰情急之下顧不上男女有別,伸出雙手出奇不意抱起了吳惠媛。吳惠媛沒有料到李善宰會抱起她,由于腿部受傷急需趕到醫院醫治,吳惠媛沒有拒絕李善宰,而是抱緊李善宰的脖子乖乖配合,李善宰顧不上與吳惠媛說話,抱住吳惠媛走下樓梯,大步流星向房外跑去。

第3集

李善宰母親去世。平凡小子李善宰鋼琴天賦了得,音樂老師吳惠媛對李善宰的私生活充滿好奇怪心,決定上門看看李善宰居住環境,李善宰自然對吳惠媛上門拜訪求之不得,晚上下班晚家帶著吳惠媛回到簡陋狹窄的住處。隨行的還有吳惠媛的丈夫姜俊享,夫妻兩人步入李善宰簡陋的家室,跟著李善宰來到一處隔間上。吳惠媛坐到隔間的床鋪上脫掉鞋子被粘鼠板粘住,李善宰心急如焚替吳惠媛摘掉粘鼠板,不顧男女有別抱起吳惠媛沖出房間,來到另一個寬敞的房間替吳惠媛處理受傷的腳板,在李善宰精心處理下,吳惠媛漸覺腳部痛感消失,不知不覺恢復到了正常感觸。一場驚嚇已讓吳惠媛身心疲勞,當天晚上吳惠媛沒有再返回李善宰的房間,而是辭別李善宰乘車回家。本來是一場皆大歡喜的聚會,卻無端端演變成了緊張的治傷事件,李善宰無比鬱悶來到網咖上網,登上聊天軟體與一名關系較好的網友聊天。網友其實就是吳惠媛,吳惠媛回到家中坐在電腦面前上網,李善宰無處抒發心聲,將吳惠媛當成知心好友,一五一十將近來的經歷說了一遍,吳惠媛本來還不知道李善宰是誰,看完李善宰的話忽然升起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為了試探李善宰的底細,吳惠媛傳送文字信息給李善宰,詢問李善宰遇到的所謂音樂恩師叫什麽名字,很快地,李善宰回復文字信息,透露自己遇到的恩師叫吳惠媛,吳惠媛終于意識到了電腦另一頭從未見過面的網友就是李善宰,世間之事果然奇妙得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想不到聊了這麽長的時間,竟然是與一個認識的學生網聊。雖然已經知道李善宰的身份,吳惠媛並不骨將自己的身份透露出來,李善宰渾然不知與李善宰談論自己的個人生活,大膽透露自己還是處男。狄直可愛的李善宰讓吳惠媛即愛又疼,為了讓李善宰獲得參加音樂比賽的資格,吳惠媛找到相關負責人替李善宰爭取比賽名額。李善宰並不知道吳惠媛四處奔波,每天送完快件下班空閒,李善宰就會來到吳惠媛指定的音樂房間練習鋼琴。又是一天下班的晚上到來,李善宰一如往常來到鋼琴練習室門口,吳惠媛姍姍來遲要求李善宰去吃了飯再來練琴,李善宰視吳惠媛的命令如國家法律,誠惶誠恐來到食堂購買食物。李善宰在食堂大口進食之時,吳惠媛走進鋼琴房間躺在沙發上休息,長夜漫漫氣溫冰冷,吳惠媛以衣代背蓋在身上,躺在沙發上抵御寒夜入侵。李善宰飽餐一頓回到鋼琴室,精神抖擻坐到鋼琴旁邊彈奏,由于心中有事,李善宰彈琴頻頻走神未能全力發揮,細心的吳惠媛察覺到了李善宰走神,趕緊拿起一塊木板來到李善宰身上,撐住李善宰的背脊糾正坐姿。在木板的幫助下,李善宰老老實實挺直身板繼續練琴,姜俊享不請自來走進鋼琴室,眼見吳惠媛大刀闊斧連木板也用上了,姜俊享忍俊不禁站在一邊看熱鬧。李善宰對姜俊享的出現著實惱火,嚴格的說,姜俊享的出現破壞了浪費的師生戀,盡管李善宰單戀吳惠媛,吳惠媛壓根不知道有個學生暗戀她,但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與相愛之人在一起的時候不能有外人打擾。好不容易渡過漫長的教學時間,李善宰一肚子火氣回家來到陽台上,將滿腔怒氣發泄到沙袋上,對著沙袋拳打腳踢。發泄完心中怒氣,李善宰隻覺雙手又凍又痛,為了讓雙手暖和一些,李善宰回到家中四處尋找暖手袋。李母見李善宰想找暖手袋,次日一大早上街購買暖手袋,結果這一去卻成了永遠的離別。吳惠媛替李善宰爭取進入音樂學院的考核名額,評審老師相繼來到大堂等待學生們到場考試,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李善宰遲遲不出現。吳惠媛意識到了李善宰肯定遇到了什麽事情,心急如焚與二個同事離開學院尋找李善宰,不尋還好,一尋才知道李善宰母親在當天剛剛去世。李善宰處理完母親的後事鬱鬱寡歡無心學琴,吳惠媛為了讓李善宰重新振作起來,專門寄了一本書給李善宰,李善宰看完書冊心緒豁然開朗,主動找到吳惠媛提出繼續學琴,趁著吳惠媛防備松械,李善宰情難自控激吻吳惠媛。

第4集

李善宰犯事被抓。李善宰來到姜家樓下與吳惠媛相見,兩人相見一時無語,李善宰情難自控大膽親易吳惠媛,吳惠媛猝不及防任憑李善宰親吻數秒,心慌意冷沒有出言責備。短暫的激情過後讓李善宰恢復清醒,看著沉默不語的吳惠媛,李善宰心知自己失態,隻得一聲不吭跟著吳惠媛進入姜家。吳惠媛心事重重將僕人打發回房中休息,回想幾分鍾前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吳惠媛內心惴惴不安,思慮片刻來到李善宰休息的房間。李善宰見吳惠媛進屋趕緊起身站起來,臉上的神色即愧疚又尷尬,本來他以為會挨一頓闢頭蓋臉的痛罵,出呼意料的是吳惠媛面色平靜看著李善宰,提醒李善宰如果不想學鋼琴就不要再來姜家找她。李善宰心知吳惠媛動了怒氣,惶恐不安隻得離開姜家下樓。數日過後,李善宰在街上埋頭幹活,吳惠媛見李善宰沒有主動上門學琴,權衡利弊主動傳送簡訊給李善宰,李善宰收到簡訊沒有回復吳惠媛,繼續握著鐵鏟埋頭幹活。 相比高雅的鋼琴藝術生活,李善宰更願意做一些普通人可以做到的體力活,自從母親去世,隻有將全身的力量發泄出來才能撫慰受傷的心靈。天公不作美,雖然李善宰打算平平凡凡過一生,不再去做什麽鋼琴美夢,但厄運似呼對李善宰情有獨鍾,李善宰倒酶透頂犯事被警察抓進看守所,兩個朋友得知李善宰犯事被抓,趕緊趕到警局探查情況。吳惠媛暫時不知道李善宰被抓的事情,每天按部就班教導一些學生學音樂,一天吳惠媛來到音樂教室教一名女學生上課,女學生坐在椅子上拉大提琴,吳惠媛來到鋼琴旁邊坐下,伸手拔動琴鍵,女學生坐在後面伴奏,可能是緊張的原因,吳惠媛聽出了伴奏聲音明顯跟上不節奏。 也許是李善宰多日不來學琴的原因,吳惠媛憋了一肚子氣,正好找到了渲瀉口,一聽女學生伴奏有誤,立即起身來到女學生身邊厲聲責罵,女學生挨了一頓罵委屈之極,眼淚幾欲奪眶而出。吳惠媛並沒有同情女學生,而是嘲諷女學生之所以考入音樂學院,很有可能是老師批錯了分數,嘲諷完女學生,吳惠媛回到鋼琴旁邊繼續授課。警官看守所中,李善宰跟幾名男子共處一室,吳惠媛依然不知道李善宰被關入看守所,一天陪著會長出差,兩人來到機場侯機室坐下休息,湊巧的是徐英友帶著一個男伴也來到同一侯機室,會長與徐英友是母女關系,一見女兒帶著一個男伴同行,會長大驚失色將女兒拉到一邊,數落女兒徐英友光天化日與男伴出雙入對,要是讓外界媒體知道,免不了又要大肆報道。徐英友面對母親數落不以為然,堅持與男伴同行登上一艘飛機出國。樸多美因為李善宰被抓的事情悶悶不樂,一天晚上來到餐廳向吳惠媛大倒苦水,吳惠媛聽完樸多美的話方知李善宰犯事被關入警局。姜俊享得知李善宰被抓,趕緊帶著一個助手來到警局向辦案民警要人,民警核實了姜俊享的身份,讓同伴將李善宰從看守所帶了出來,姜俊享見李善宰出來,臉上升起笑容將李善宰領出警局。李善宰已經在看守所待了好幾天,幾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于李善宰來說,卻如同過了幾個月一樣漫長,也許是在看守所沒有得到較好的休養,李善宰鑽入姜俊享的汽車中有氣無力一聲不吭。姜俊享並不知道李善宰心中在想什麽,他也不想知道李善宰心中所想,當務之急是將李善宰送到音樂教室,李善宰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練琴,體內的音樂細胞應該非常飢渴,狠不得破體而出吞食世界上所有音樂器材。姜俊享將李善宰帶到音樂教室外面,吳惠媛對李善宰忽然出現並沒有感到驚訝,也許是因為之前與李善宰激情親吻,吳惠媛面對丈夫姜俊享總有一絲難以抑製的愧疚。姜俊享並不知道吳惠媛之前與李善宰激情親吻,眼見妻子神色冷漠沒有對李善宰的歸來露出過多驚喜,姜俊享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並沒有往深處去想,而是笑容滿面看著妻子,叮囑妻子帶著李善宰去音樂教室練琴。吳惠媛見丈夫笑容滿面蒙在鼓中,隻得勉力擠出一絲笑容引領李善宰去音樂教室練琴。

第5集

李善宰在吳惠媛家中暫住。天妒英才,李善宰鋼琴天賦一流獲得音樂學院教授賞識,豈料上天忽然奪去了李善宰母親的性命,李善宰無法接受殘酷的打擊,從此以後意志消沉不再接觸鋼琴。在吳惠媛夫妻的幫助下,李善宰終于從陰霾中走了出來,搬到吳惠媛夫妻家中暫住,以便能時時接受吳惠媛的培訓。第一天晚上,吳惠媛來到李善宰休息的房間,叮囑李善宰最後不要胡亂喝酒,以免到時喝醉胡亂說一些不應該說的話,李善宰明白吳惠媛的用意,對方是擔心他喝醉酒將激情親吻的事情說出來,畢竟吳惠媛是有夫之婦,如果二人激情親吻的事情被姜俊享知道,到時不但李善宰無法再在吳家學鋼琴,恐怕吳惠媛也要面臨感情危機。姜俊享並不知道李善宰暗戀吳惠媛,當天晚上拿了幾瓶酒來到李善宰休息的房間,與李善宰並排坐在沙發上喝酒長談。二個男人在房中長談之時,徐英友母親打電話給吳惠媛詢問李善宰的進展,吳惠媛一五一十將李善宰來吳家暫住的事情說了一遍。姜多美一直喜歡著李善宰,由于多日不見李善宰蹤跡,姜多美頻頻傳送簡訊到姜俊享的手機中,自稱是李善宰的女朋友,字裏行間滿是對李善宰的擔心,吳惠媛發現丈夫姜俊享的手機頻頻收到簡訊,看完幾條簡訊才知道李善宰已經有女朋友。正在教育李善宰的姜俊享從吳惠媛手中接過手機看了幾眼,一條一條移除簡訊內容,姜俊享回房休息不久,吳惠媛起夜途經李善宰休息的房間,猛然想起還沒有安排李善宰在哪個房間休息,李善宰並不打算立即睡覺,而是邀請吳惠媛到房中彈鋼琴。盛情難卻,吳惠媛來到房中監督李善宰彈鋼琴,李善宰忽然難以自控擁抱了吳惠媛,吳惠媛沒有對李善宰產生反感,而是讓李善宰彈鋼琴,李善宰坐到鋼琴旁邊開始彈奏樂曲,天才琴技立時征服了吳惠媛。在房中休息的姜俊享從房中蘇醒過來,隱約聽到悠揚的鋼琴聲從房外飄了進來,意識到是李善宰彈鋼琴,姜俊享昏昏沉沉繼續睡去。音樂的魔力是無法想象的,吳惠媛與李善宰陶醉其中共同譜曲,二人的雙手在琴鍵上上下翻飛,與靈巧的音樂合為一體。一曲完畢,李善宰激動興奮與吳惠媛緊緊擁抱在一起。第二天早上,姜俊享在廚房忙活遇到早起的吳惠媛,回想前晚半夜忽起鋼琴聲的事情,姜俊享僅是無意識的詢問吳惠媛半夜是否彈了鋼琴,並沒有懷疑妻子吳惠媛與李善宰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與妻子吳惠媛一樣,姜俊享也非常賞識李善宰的鋼琴技藝,為了讓李善宰順利進入音樂高等學院進修,姜俊享抽空來到音樂學院與二名負責人談話,將李善宰當初為何沒有準時參加音樂考試的經過說了一遍,二名負責人早已知道李善宰是名不可多得的鋼琴天才,聽完姜俊享的話二話不說同意接納李善宰。李善宰回到家中小房子休息,姜多美找上門來,數落李善宰多日不與她聯系,由于情緒過于激動,姜多美連錘帶打在李善宰身上弄出一些傷痕來。姜俊享即將帶李善宰去音樂學院報到,臨行之前與李善宰約定在餐廳見面,李善宰惴惴不安來到餐廳,在一名負責人的指引下來到一處包廂坐下。不多時吳惠媛走了進來,二人坐在包廂低聲交談,看著李善宰臉上出現的傷痕,吳惠媛產生好奇心,得知李善宰身上的傷痕是被女友弄的,吳惠媛驚嘆年輕人的戀愛方式與眾不同。回想自己與李善宰的關系,吳惠媛壓低聲音提醒李善宰應該找個女朋友,以免老是來追求騷擾她,話剛說完吳惠媛從包間縫隙看到隔壁有二個婦女,二個婦女正豎起耳朵聽吳惠媛說話,吳惠媛意識到了不妙,趕緊改口談論鋼琴的話題,李善宰意會到了吳惠媛的用意,臉上露出會意的笑容。二人在包間談了一會兒姜俊享走了進來,看著吳惠媛笑個不停的模樣,姜俊享一臉好奇看著李善宰,搞不懂李善宰為何能讓吳惠媛開懷大笑。吳惠媛心知不能將原因說出來,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丈夫姜俊享,姜俊享沒有往深處去想,帶著李善宰來到更衣間,打算更完衣服去音樂學院報到。李善宰因為緊張忽然產生退縮,當場提出返回原來的家居住。

第6集

師生親密關系被發現。姜俊享夫妻欲帶李善宰前往音樂學院報到,李善宰產生退縮提出回家,吳惠媛非常理解李善宰的個性,心知不能強逼李善宰去音樂學院報到,于是允許李善宰回家居住。華燈初上,市內人來人往,李善宰步履輕快向家中方向走去,姜俊享開車搭載吳惠媛漫無目的向前方行駛,一路上夫妻二人談論起了李善宰。姜俊享顯然不知道李善宰對吳惠媛有愛意,吳惠媛心事重重與姜俊享交談,姜俊享認為不應該強逼李善宰去音樂學院進修,否則會適得其反,回想李善宰對吳惠媛的好感程度,姜俊享總覺得不太對勁,但心中並沒有往男女關系方面去想,汽車行至一條路邊,吳惠媛借口與幾個朋友見面下車離去。待姜俊享駕車離去,吳惠媛來到李善宰的住處,李善宰帶著吳惠媛走過昏暗的胡同,來到黑暗的簡陋房間,房間過道的電燈發生故障,李善宰隻得開啟手機借助螢幕光線向房間走去。由于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在家中居住,家中的地板積了一層灰塵,李善宰沒有讓吳惠媛立即進門,而是拿出毛巾跪在地上拼命擦試地板,直到將整個地板擦拭得幹幹凈凈,李善宰才讓吳惠媛進屋。屋中沒有舒適的坐椅,李善宰搬了一個紙箱讓吳惠媛坐下,吳惠媛坐到紙箱上語重心長教導李善宰要努力學習,過一二年將有許多場音樂比賽,隻要李善宰肯努力學習,到時一定可以在一些音樂比賽上奪得名次。吳惠媛的淳淳教誨讓李善宰昏昏欲睡,對于愛情和學習來說,李善宰更對前者感興趣,聽著吳惠媛的長篇大論,李善宰認為吳惠媛是想以一個長輩的關系與他切割,雖然已經知道吳惠媛心中所想,李善宰依然堅定不移對吳惠媛充滿濃濃的愛意。二人在房中長談甚歡,末了吳惠媛提出主動與李善宰擁抱告別,李善宰意味深長看著吳惠媛,認為應該是自己主動擁抱吳惠媛才對,在吳惠媛緊張的目光中,李善宰快步上前慢慢擁抱吳惠媛。二人在房中擁抱的情景被屋外的姜俊享看到,雖然二人並沒有做出其它出格的動作,但姜俊享已經意識到了二人有著非凡一般親密關系。吳惠媛回到家中無法入睡,李善宰對于她來如同一瓶可口可樂,可口可樂屬于年輕人的飲料,上了年紀的人漸漸會選擇喝其它味道更平靜更淡的飲料,李善宰的出現對于吳惠媛來說,無疑是喝慣了平淡飲料忽然改口喝可口可樂,這種滋味即刺激但又無法迅速接受。與惴惴不安的吳惠媛相比,姜俊享坐在客廳看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陷入到深思中,妻子雖然還沒有出軌,但與李善宰過于親密的行為已經是出軌的征兆,二人就如同火柴與炸葯,總有一天會爆發的。次日天明,李善宰傳送簡訊內容給吳惠媛,透露自己要從吳惠媛住處經過,吳惠媛收到簡訊趕緊坐在窗台旁邊往樓下看去,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李善宰沒有出現,吳惠媛心中漸漸升起一股失落。姜俊享在客廳睡了一夜,回到房間見吳惠媛坐在窗台上,姜俊享充滿疑惑想不明白吳惠媛為何坐在窗台上,吳惠媛見姜俊享進屋,心中升起緊張借口洗澡離去,姜俊享警疑地目送吳惠媛離去,來到窗台上拾起吳惠媛遺落的手機,赫然發現李善宰傳送過來的簡訊,看清了簡訊內容,姜俊享下意識湊到窗前往樓下看去。吳惠媛出資買了一台鋼琴給李善宰,李善宰歡天喜地在家中彈奏,姜俊享打了一個電話給李善宰,詢問李善宰對鋼琴是否滿意,李善宰心情舒暢與姜俊享聊完電話,繼續回到鋼琴旁邊彈琴。吳惠媛與徐英友母親見面,徐英友母親送了一條非常貴重的項鏈給吳惠媛,二人寒喧完畢來到大廳與其它同事打麻將娛樂,徐英友早已對吳惠媛不滿,當眾指責吳惠媛坑害他人上位,不等吳惠媛反駁,徐英友情緒激動抓起麻將向吳惠媛臉上擲來。吳惠媛挨了徐英友一頓教訓心情沮喪開車來到李善宰家門外面,李善宰接到電話離開家門,來到車上做吳惠媛的專職司機,吳惠媛並不知道要去何處,索性讓李善宰漫無目的在市區內開夠二個小時的汽車便可。李善宰正愁找不到機會與吳惠媛好好相處,二話不說發動汽車準備帶著吳惠媛開始一段浪漫之旅。

第7集

李善宰獲得音樂資格證書。徐英友與吳惠媛發生沖突,吳惠媛被徐英友拿起麻將砸傷了額頭,事後開車回家,吳惠媛鬼使神差將車開到李善宰的家門外面,希望李善宰能做臨時司機幫她開車。李善宰開車漫無目的搭載吳惠媛在市區遊蕩,吳惠媛又累又困不知不覺睡了過去,李善宰一邊開車一邊註視吳惠媛額頭上的傷痕,趁著吳惠媛蘇醒過來的時候,李善宰詢問吳惠媛遇到了什麽事情,額頭上的傷痕又是怎麽來的。吳惠媛心事重重回想被徐英襲擊的情景,雖然非常難受,但還是沒有向李善宰透露心聲,李善宰見吳惠媛累得不行,心中產生開賓館過夜的想法。吳惠媛並不知道李善宰心中所想,由于已經是下半夜,吳惠媛勸說李善宰下車買點飲料提提神,李善宰下車來到一家超市買了飲料,喝完來到一間賓館向服務員訂房,一名男性工作人員以為李善宰想跟愛人過夜,于是帶著李善宰來到一間畫著女性身體的房間,眉飛色舞向李善宰介紹房中布局,李善宰僅是開個房間讓吳惠媛休息,並沒有想過要跟吳惠媛發生一夜情,眼見工作人員說個沒完,李善宰打斷工作人員的話,希望能找到一間正常點能睡覺的房間就行。吳惠媛意識到了李善宰想開房過夜,猛然從恍惚狀態中恢復過來,趕緊開車離開了旅館,李善宰走出旅館不見吳惠媛,心中焦急掏出手機拔打電話給吳惠媛,吳惠媛自責自己不應該深夜尋找李善宰,言外之意是慶幸二人沒有發生一夜情。惴惴不安回到家中,吳惠媛倒了一杯熱茶平撫驚慌不安的心情,外出歸來的丈夫姜俊享與吳惠媛吵了一場,數落吳惠媛不應該招惹徐英友。吳惠媛不但額頭受傷,心靈也受到了傷害,情緒激動提醒姜俊享應該關心她才是。晚上李善宰來到姜家樓下,發簡訊給吳惠媛,透露自己的外衣落在了汽車中,吳惠媛接到簡訊來到停車場,找到衣服從門縫中塞出來送給李善宰,李善宰拿回衣服非常失落,發了一些簡訊向吳惠媛解釋之前開房並沒有其它不良企圖。第二天早上,吳惠媛起床不久,姜俊享主動向吳惠媛開口道歉,吳惠媛雖然不再敵視姜俊享,但也沒有堆起笑臉面對姜俊享,而是神色冷漠提醒二人一起出外吃早飯。 吳惠媛榮升副理事,會長將吳惠媛喚到辦公室,叮囑吳惠媛好好工作。吳惠媛當上副理事繼續指導李善宰彈鋼琴,在吳惠媛的指點下,李善宰獲得了音樂學院財團頒發的證書,姜俊享等人將李善宰帶到會長韓城淑的辦公室,讓韓誠淑親自頒發證書給李善宰,一行人沉浸在喜慶的氣氛中時,徐英友走了進來陰陽怪氣擠兌韓城淑等人,姜俊享一見情況不妙趕緊讓李善宰先行離去。李善宰對徐英友敵視吳惠媛感到不解,待吳惠媛來到身邊,李善宰急切地詢問吳惠媛與徐英友是什麽關系,二人說話的時候姜俊享站在拐彎角偷聽,吳惠媛生怕李善宰言多語失,趕緊走進一間辦公室。姜俊享見吳惠媛走進辦公室,佯裝不知從拐彎角走出來,招呼李善宰去停車場坐車回家,李善宰心事重重跟著姜俊享來到停車場,忽然找了一個借口辭別姜俊享離去。 姜俊享看著離去的李善宰,臉上升起若有所思的神色。雖然他早就察覺到了妻子吳惠媛與李善宰關系親密,但並沒有拆穿吳惠媛的秘密,一直以來,姜俊享與吳惠媛一如往常一樣和平共處,二人就像是恩愛的夫妻一樣並沒有產生太大的矛盾。雖然沒有拆穿吳惠媛的底細,但姜俊享早已對吳惠媛心存不滿,為了不讓吳惠媛借教學機會去李善宰家中教學,姜俊享要求李善宰以後來姜家學習,如此一來讓二人無法再秘密偷情,至少在姜家是不可亂來。李善宰並不知道姜俊享為何讓他以後來姜家學習,但是又找不到理由拒絕姜俊享,無奈之下隻得強裝笑容接受姜俊享的安排。姜俊享察覺出了李善宰面色不悅,雖然心知肚明,但表面上依然做出一副渾然不知的模樣。夜幕降臨,姜俊享心事重重獨坐書房,李善宰也因為與吳惠媛的關系心煩意亂,吳惠媛其實與李善宰也是一樣,心事重重躺在沙發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睡。

第8集

吳惠媛吃李善宰的醋。李善宰上網發信息給吳惠媛,替吳惠媛被人毆打憤憤不平,吳惠媛並沒有將被毆打的事情放在心上,坐在家中電腦旁邊與李善宰開心網聊。姜俊享一直在密切關註李善宰,一天晚上親自來到李善宰的住處,偷偷從門外註視李善宰,李善宰並不知道姜俊享就在門外,李善宰見李善宰獨自一人在家,隨後轉身下樓回家,剛剛走到樓梯角,姜俊享遇到了樸多美,樸多美扭頭打量了姜俊享一眼,回過頭來到李善宰的住處,提議與李善宰一起外出吃宵夜。姜俊享離去不久吳惠媛開車來到李善宰家門樓下,李善宰正好與樸多美摟摟抱抱下樓去吃宵夜,吳惠媛沒有料到李善宰會與一個年輕女子在一起,心中升起緊張趕緊彎腰低頭以免被李善宰發現。李善宰並沒有發現坐在車中的吳惠媛,與樸多美找到一個路邊攤盡情吃面,吳惠媛開車悄悄跟著李善宰,心中悲痛註視著車外的李善宰,正當吳惠媛陷入到悲痛中的時候,一名攤主提醒吳惠媛將車開走,以免打擾生意。姜俊享心情煩惱來到徐英友的家中,當著徐英友的面不停地喝酒,徐英友隻覺姜俊享莫名其妙,眼見姜俊享不肯離去,徐英友隻得打電話向吳惠媛求助。李善宰來到吳惠媛的住處學鋼琴,吳惠媛見李善宰上門學琴,心中想起李善宰與樸多美在一起吃宵夜的事情,一想到李善宰已經有了心愛的女人,吳惠媛嫉上心頭接連推了李善宰幾次,李善宰對吳惠媛凶神惡煞的模樣百思不解,直到吳惠媛指出李善宰曾經與樸多美在一起吃飯,李善宰才意識到了吳惠媛在吃醋。吃醋代表吳惠媛愛上了李善宰,李善宰不悲反樂,笑稱自己應該感到高興才是,轉念間李善宰想起吳惠媛被人毆打的事情,于是要求吳惠媛將真相說出來,吳惠媛見李善宰提起了她的心事,感概萬分將被徐英友毆打的經過說了出來。姜俊享開車歸來見吳惠媛的汽車停在車庫,為了調查吳惠媛是否與李善宰有過開房記錄,姜俊享進入吳惠媛的汽車當中查找一些發票消費記錄,看完所有發票記錄,姜俊享沒有找到可疑之處。吳惠媛與李善宰坐在鋼琴房聊天,姜俊享忽然推門走了進來,一見李善宰也在,姜俊享生起狐疑詢問李善宰在房間為何不練琴,吳惠媛回過神來謊稱正在教育李善宰。姜俊享雖然知道吳惠媛在說謊,但還是裝作什麽也不知道退出了房間。離開房間回到臥室,姜俊享拔打電話求友告友尋找風水大師,想好好算算命看看妻子是否出軌。吳惠媛並不知道姜俊享已經在調查她,每天抽出時間教李善宰練琴,李善宰即將準備參加鋼琴比賽,每天往返于姜家刻苦練琴。姜俊享帶著一些資料來到風水大師住處,要求風水大師替李善宰算命,風水大師替李善宰算完了命,提醒姜俊享不要仇視李善宰,李善宰是姜俊享的墊腳石,日後可以幫助姜俊享升官發財。談完了李善宰,風水大師提醒姜俊享不要懷疑吳惠媛的忠誠,吳惠媛重視事業大于重視男人,這樣的女強人不會將精力花費在像李善宰這樣的毛頭小伙身上。吳惠媛與徐英友見面,其間李善宰打來電話請示,吳惠媛透露已經買好了外賣給李善宰,叮囑李善宰吃了外賣就練琴,坐在一邊的徐英友見吳惠媛無微不至照顧李善宰,心中一樂開起玩笑來,認為吳惠媛與一個年輕小伙相處艷福不淺。吳惠媛見徐英友胡亂說話,心中來了火氣起身離去,徐英友見吳惠媛要走,立即拿起一本冊子扔了出去,吳惠媛見徐英友扔冊子,隻得彎腰拾起方才離去。晚上,吳惠媛來到李善宰家中,二人坐在樓上地板促膝談心,時不時發出一陣笑聲,談到開心處,吳惠媛伸出腳板向李善宰踢去,李善宰提醒吳惠媛不要展示性感的腳板,免得他把持不住。吳惠媛沒有聽李善宰的忠告,故意伸腿踢向李善宰,李善宰忍無可忍將吳惠媛抱到床上,二人有如一對情侶一樣在床上嬉戲。嬉戲過後李善宰下床坐到鋼琴旁邊,一本正經彈奏動聽的樂曲,吳惠媛躺在床上認真傾聽李善宰彈奏的樂曲聲,漸漸被樂曲聲感染,不知不覺沉浸在美妙的樂曲聲中。

第9集

吳惠媛與李善宰熱戀。吳惠媛來到李善宰家中玩樂,當晚吳惠媛在李善宰家中過夜,吳惠媛離去之後在路上發簡訊給李善宰,李善宰看著一行行簡訊內容,方才察覺吳惠媛其實已經深深愛上了他,雖是如此,但吳惠媛依然非常理智的不敢與李善宰相愛,生怕被外人知道受到批評。姜俊享起了個大早不見吳惠媛在家,保姆透露吳惠媛一大早起床不敢驚動姜俊享,連早餐也沒吃就出門上班,姜俊享聽完保姆的話若有所思,總感覺吳惠媛是跟李善宰約會。音樂比賽活動即將臨近,吳惠媛與會長坐在車上談論李善宰參加活動的事情,會長提議替李善宰做雙眼皮手術,吳惠媛不贊成會長的提議,單雙眼是亞洲人特有的種族特征,到時李善宰去國外參加音樂比賽,到時一定會讓西方人印像深刻,會長見吳惠媛說得頭頭是道,隻得打消替李善宰做美容手術的計畫。樸多美開始懷疑吳惠媛與李善宰關系親密,趁著回到公司工作,樸多美掏出手機上網查詢吳惠媛的身份。姜俊享來到音樂學院院長的辦公室,院長正坐在辦公室中觀看電視節目,電視裏面正在播放音樂比賽。院長見姜俊享到來,立即提議讓吳惠媛以後專門教李善宰音樂,姜俊享沒有料到院長會安排吳惠媛教李善宰,臉上升起驚訝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院長,在他的註視下,院長指出吳惠媛的時間比姜俊享的更多,所以吳惠媛更合適教李善宰。姜俊享依然無法接受院長的安排,院長看出了姜俊享的內心世界,臉上升起笑容,認為姜俊享是擔心吳惠媛與李善宰搞婚外戀,雖然院長說中了姜俊享的心思,但姜俊享並沒有承認。吳惠媛深夜與李善宰見面,李善宰騎著一輛機車出來,準備搭載吳惠媛外出兜風,吳惠媛騎到機車上,摟抱住李善宰的腰部,戴上機車頭盔跟著李善宰兜風,二人在市區內兜了一陣風,吳惠媛提議回李善宰住處,李善宰掉轉車頭帶著吳惠媛往家中方向趕去,二人下車進屋脫掉了鞋子。吳惠媛結婚多年少有過著如此刺激快樂的生活,李善宰已經被點燃了激情,快步來到吳惠媛身邊忘情親吻,二人來到樓台上依偎在一起談情說愛,樸多美忽然帶著一個男性朋友來找李善宰。李善宰聽到樓下傳來的聲音,嚇得趕緊拉起吳惠媛,想把吳惠媛藏到安全地方,吳惠媛不想替李善宰製造負擔,提醒李善宰下樓接客,說完話自己找到一個地方隱藏。李善宰快步下樓開啟房門將樸多美和男性朋友迎進屋,三人坐在屋中擺上一些食物邊吃邊談,李善宰已經愛上了吳惠媛,下定決心與樸多美劃清關系,為了不讓樸多美以後再追產生誤會,李善宰把心一橫,面色嚴肅看著樸多美,聲稱一直從未把樸多美當成女人看待,樸多美聽出了李善宰的話中之意,面色立即一沉什麽話也不想說,坐在一邊的男性朋友見氣氛忽然變得尷尬,趕緊打圓場提議李善宰和樸多美談話不要太嚴肅,話剛說完樸多美瞪了友人一眼,毫不客氣提醒李善宰千萬不要在外面交女朋友,否則她一樣也會不開心。樸多美與友人離去之後,李善宰急急忙忙來到陽台上找到吳惠媛,將吳惠媛接回樓下休息,吳惠媛受驚不小且藏在一處非常髒的地方,一下樓便走進衛生間清洗身子,洗完了身子吳惠媛穿上衣服離開了李善宰的家。 樸多美懷疑吳惠媛與李善宰有染,為了調查吳惠媛的身份,樸多美上網四處搜查吳惠媛的身份背景,經過一番查找,樸多美終于找到了吳惠媛的身份資料,一次趁著吳惠媛來美容館美容,樸多美叫住了吳惠媛,指出吳惠媛是某財團公司會長,吳惠媛沒有料到樸多美清楚她的底細,臉上升起了驚訝。樸多美有意試探吳惠媛,大大列列透露自己是李善宰的女朋友,吳惠媛聽完樸多美的話露出膛目結舌的表情,半天沒有說一句話,過了片刻她才回過神來,強裝笑容與樸多美談話,實際上吳惠媛的內心已經非常憤怒,她已經愛上了李善宰,無法容忍李善宰還跟別的女人來往。樸多美見吳惠媛沒有生氣,心中有些得意,故意請求吳惠媛好好照顧李善宰,吳惠媛嘴上什麽話也沒說,實際上心中已是百感交織。

第10集

李善宰在音樂比賽上表現出眾。李善宰即將參加西韓音樂節,節目工作人員在會場內外張貼李善宰的肖像海報,李善宰做好了準備接受工作人員安排,韓誠淑帶著李善宰來到化妝室,讓幾名外國造型師替李善宰設計服裝,李善宰接受造型師測量身體的時候,韓誠淑站在一邊談起了吳惠媛,提醒李善宰在節目上好好發揮水準,不要讓吳惠媛失望。處理完了造型的事情,李善宰來到舞台上按照姜俊享的要求彩排,李善宰還是第一次上台表演,內心即緊張又興奮,經過姜俊享指點,李善宰對如何上台表演以及離開舞台有了清晰的認知。樸多美已經知道李善宰參加音樂節的事情,專程來會場找到了李善宰,二人簡短交談樸多美匆匆離去,吳惠媛來找李善宰的時候正好目睹樸多美離去。音樂節即將開始,姜俊享來鋼琴室監督李善宰與吳惠媛談琴,李善宰很少被姜俊享監督,彈琴的時候總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吳惠媛與李善宰一樣,總覺得姜俊享在背後緊緊盯著他,事實上姜俊享就在後方緊緊盯著二人,雖然還沒有抓到二人偷情的證據,姜俊享早已清楚二人已經在偷情。李善宰與吳惠媛並不知道姜俊享心中所想,二人坐立不安彈完了一首曲子,姜俊享例行公事說了幾句堂面話轉身離去,李善宰長長松了口氣,從椅子上站起來如釋重負看著吳惠媛,吳惠媛因為精神高度緊張,依然保持嚴肅的神色,雖然姜俊享已經離去,但她已經沒有興致再與李善宰親熱。姜俊享離開鋼琴室的時候不時往身後扭頭看了看,總覺得妻子吳惠媛已經在跟李善宰親熱,帶著這樣的念頭,姜俊享惴惴不安上車回家。吳惠媛沒有心情與李善宰親熱,收撿好個人物品,提醒李善宰做好參賽的準備,李善宰因為即將比賽也沒有心情再親熱,隻得一臉無奈送別了吳惠媛。音樂節正式開始,李善宰穿著一身白衣登台表演,雖然是第一次表演,李善宰卻是鎮靜自若發揮出了正常水準,一曲完畢台下掌聲雷動,觀眾們紛紛給予李善宰最高的贊美,李善宰離開舞台在觀眾們的要求下再次折返回來,又彈奏了一首鋼琴曲給觀眾們傾聽。站在演播室的吳惠媛欣慰地看著李善宰表演,心情激動離開演播室,獨自找了一處安靜地點感受李善宰演出成功的喜悅。相比低調的吳惠媛,姜俊享被許多記者和友人圍住,眾人一齊誇贊姜俊享教出了李善宰這樣的得意門生。音樂節結束,李善宰與吳惠媛來到劇場昏暗角落偷情,姜俊享在會場各處尋找吳惠媛,來到會場看著空闊廣的環境,忽然聽到了李善宰與吳惠媛偷情弄出的聲響,李善宰與口惠媛也聽到了姜俊享走路的聲音,二人趕緊停止親熱傾聽動靜。姜俊享猜到了李善宰與吳惠媛在劇院偷情,故意高聲提醒吳惠媛趕緊去徐家一趟,徐英友父親惹上官司正被警察傳喚,檢察院的人正在四處尋找吳惠媛,吳惠媛聽完姜俊享的話,隻得停止與李善宰親熱,扣上衣服急匆匆趕向徐家。徐父已經做好了去警局的準備,徐英友哭天抹淚無法割舍父親離去,徐英友丈夫金仁謙理智的送徐父離家出門,一行人離去之後,徐英友將怒氣發泄到後媽韓誠淑身上,認為韓誠淑一定在幸災樂禍。吳惠媛心事重重從徐家回來,姜俊享正坐在客廳喝酒,一見吳惠媛回來,姜俊享故意向吳惠媛詢問徐家發生的事情,吳惠媛心事重重將徐父去警局接受調查的事情說了出來,姜俊享故意詢問吳惠媛如何知道徐家發生了事情,吳惠媛心中一緊謊稱接到他人電話通知,姜俊享見吳惠媛說謊,怒從中起將手中酒杯扔砸在牆壁上,吳惠媛聽到酒杯破碎聲音吃了一驚,站在當場沉默片刻,面無表情回房休息。第二天吳惠媛來公司上班,前台小姐趁著吳惠媛離開公司,來到韓誠淑的辦公室,由于吳惠媛近來行事異常,眾人已經猜到吳惠媛正在戀愛,前台小台臉上帶著吃驚的表情,戲稱吳惠媛是戀愛殘疾,所謂的戀愛殘疾,就是吳惠媛嫁給姜俊享之前從未談過戀愛,婚後與姜俊享在一起也僅是屢行夫妻的義務而已,二人之間並沒有產生真正的戀愛。

第11集

吳惠媛收到神秘恐嚇簡訊。徐英友的父親被檢察院的人帶走,吳惠媛離開李善宰處理徐父的事情,當天晚上徐家門口停了許多車輛,許多穿著正裝的人員出出進進非常緊張。李善宰知道了徐家發生的事情,心中非常擔心吳惠媛,現在他已經是吳惠媛的愛人了,卻依然藏在暗處不能幫助吳惠媛。徐英友閒來無事來到風水大師調查姜俊享,之前姜俊享懷疑吳惠媛與李善宰玩地下情,專門來到風水大師工作室征詢相關事情,風水大師認為吳惠媛是一個工作狂,不可能對其它異性才生興趣。吳惠媛在家中休息的時候,李善宰發了簡訊約見吳惠媛,見面地點是一處廢棄的樓區,李善宰站在樓區門口焦急不安向街上張望,狠不得立即看到吳惠媛出現。吳惠媛離家出門來到樓區跟李善宰見面,李善宰拉著吳惠媛的手從一條小道向樓中走去,二人七彎八拐好不容易進到樓房裏面,吳惠媛坐在石梯上休息,李善宰則坐在不遠處的水泥墩上。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情,李善宰意識到姜俊享已經知道吳惠媛有地下戀情,為了不讓吳惠媛受到傷害,李善宰提議帶著吳惠媛遠走高飛,吳惠媛認為李善宰是在空想,勸說李善宰好好練習鋼琴,李善宰依然堅持想帶吳惠媛走,勸說吳惠媛放棄所有事業和家財。吳惠媛與李善宰談話的時候接到了一條簡訊,簡訊是不明人士發來的,不明人士在簡訊中聲稱自己已經知道吳惠媛的底細,吳惠媛識相的話盡快聯系她(他)。吳惠媛沒有料到自己的底細被人發現,看完簡訊已是面色大變,李善宰見吳惠媛神色不對,趕緊拿過手機一看,心中升起緊張來到門口四處張望,門外的一片樹林中有個人影一閃而過,李善宰想細看的時候,吳惠媛將李善宰喚回屋中,二人繼續親密親吻,面對突如其來的不明人士恐嚇,吳惠媛泰然自若提醒李善宰不用擔心。二人親熱完畢雙雙走出廢棄樓房,李善宰依依不舍送別了吳惠媛。吳惠媛回到公司跟徐英友以及理事長韓成淑見面,一見到二人,吳惠媛直接念讀之前收到的陌生簡訊,詢問徐韓二人是誰發了簡訊給她,徐韓二人聽完吳惠媛的話吃了一驚訝,韓誠淑認為是徐英友發了簡訊恐嚇吳惠媛,徐英友一直以來與吳惠媛關系緊張,自然有更大的嫌疑。徐英友面對吳惠媛的盤問不以為然,開口想將司機喚進來,以便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韓態淑沒有同意徐英友喚入司機的做法,司機是徐英友的部下,就算徐英友真的發簡訊恐嚇吳惠媛,司機自然也會偏護徐英友。樸多美跟一個男性友人來到李善宰家中,二人勸說李善宰不要跟吳惠媛過份親密交往,樸多美還講在美容館遇到吳惠媛的同事說了出來,吳惠媛身在一個人人玩弄權力的社交層,李善宰如果卷入吳惠媛的社交層自然如同羊入狼窩。雖然樸多美苦苦勸說,李善宰卻無心傾聽,為了打斷樸多美的話語,李善宰開啟電腦坐到鋼琴旁邊,提議彈奏鋼琴給二人聽,跟隨樸多美一同前來的男性友人對鋼琴不感興趣,提醒李善宰不要彈奏鋼琴。李善宰沒有將男性友人的話放在心上,坐在鋼琴旁邊投入地彈奏鋼琴,樂曲響起一幕幕記憶劃過腦中,李善宰想起了之前與吳惠媛一起彈鋼琴的情景,除了跟吳惠媛彈鋼琴,李善宰還想記不久之前參加鋼琴比賽的情景,當時李善宰發揮精彩獲得全場喝彩,坐在監控室的吳惠媛亦起立為李善宰喝彩。晚上,李善宰躺在家中床上無所事事玩耍手機,由于心情過于煩惱,李善宰上網向一個網友述說心聲,勸說網友不要把他的秘密說出去。網友正是吳惠媛,李善宰依然不知道最親密的網友是吳惠媛,吳惠媛坐到電腦前收到了李善宰發來的信息,臉上的神色充滿憂慮。第二天早上,李善宰起床做早餐,早餐非常簡單,幾碗普通的食物,李善宰拿起調羹往嘴中扒飯,飯菜本來就不可口,他隻覺越吃越不是滋味。吳惠媛起了一個大早跟一名女同事坐在車上聊天,女同事與吳惠媛談起近期發生的一些事情,吳惠媛談著談著忽然懷疑失控哭了起來,女同事見吳惠媛忽然哭泣,趕緊耐心勸慰。

第12集

吳惠媛與李善宰外地甜蜜遊。清晨,吳惠媛起床的時候,姜俊享已經穿戴一新準備出門,臨行之前,姜俊享與吳惠媛談起了李善宰。關于李善宰,姜俊享非常清楚自己這個得意門師已經跟吳惠媛發生了私情,考慮到自己家族的聲望,姜俊享勸說吳惠媛與李善宰斷絕來往,隻要吳惠媛不再跟李善宰來往,姜俊享就不會再追究吳惠媛的責任。吳惠媛面對姜俊享一聲不吭,姜俊享聲稱自己絕不會跟吳惠媛離婚,離婚會影響他的家族聲望,所以他必須與吳惠媛百頭到老。吳惠媛不想再跟姜俊享談論李善宰,提醒姜俊享應該將精力花在看新聞上,說完話不等姜俊享明白過來,吳惠媛拍了拍姜俊享的胸脯離家出門辦事。姜俊享一頭霧水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上網流覽新聞,一看之下才知道徐英友的父親惹上了經濟重罪已經坐牢。吳惠媛離家出門跟韓誠淑等人見面,商議著如何輪流去監獄中探望徐父,經過一番商議,眾人先讓吳惠媛去監獄探望徐父,徐父站在隔離窗與吳惠媛交談,吳惠媛拿起一本經書打算念讀給徐父聽,徐父沒有心情聽經書,示意吳惠媛離開監獄之後處理別的事情。吳惠媛借休假的機會與李善宰離開城市,來到一處僻遠小鎮遊玩,當天晚上二人來到一間房間過夜,李善宰迫不及待將一些被蓋床墊拿了出來,動作嫻熟鋪在房間的地板上,本來李善宰打算鋪一張床就夠了,豈料吳惠媛忽然要求李善宰鋪出二張床鋪,李善宰見吳惠媛不願意與他一起同床而眠,臉上升起不解的神色。吳惠媛哭笑不得看著李善宰,提醒李善宰之前險些被人發現還有心情跟她親熱,李善宰沒有再反對吳惠媛的要求,隻得在另一個角落鋪好了床鋪。當天晚上二人睡在同一個房間中,李善宰拿過吳惠媛的手機,替吳惠媛做了一些加秘處理,做完了加秘處理,李善宰拿著手機來到吳惠媛身邊,教吳惠媛如何使用加秘的手機。姜俊享來到酒吧跟徐英友見面,徐英友故意提起吳惠媛出軌的事情,勸說姜俊享不要再隱瞞吳惠媛的秘密,姜俊享否認了徐英友的猜測,堅稱自己的妻子吳惠媛沒有出軌,雖然姜俊享極力否認,但徐英友依然認定吳惠媛已經出軌。吳惠媛與李善宰在小鎮旅館渡過了一夜,二人完全不知道有人藏在暗處跟蹤,第二天早上李善宰起了個大早,與吳惠媛來到一處餐廳吃早點,賣早餐的阿姨見李善宰與吳惠媛年紀懸殊,還以為李善宰是吳惠媛的外甥,李善宰見阿姨誤會他跟吳惠媛是外甥,當即透露他跟吳惠媛是情侶關系,說完話不等阿姨繼續盤問,李善宰拉起吳惠媛的手離開了餐廳。二人回到旅館開始做菜,李善宰拿起菜刀動作嫻熟切菜。當天晚上二人回到市區,李善宰難以入睡上網找知心網友聊天,知心網友就是吳惠媛,李善宰依然不知道知心網友的真實身份,將心中一些想法向知心好友說出來,李善宰回到床上睡覺,雖然床鋪非常舒服,李善宰卻心事重重難以入睡。吳惠媛與李善宰聊完天回房休息,姜俊享忽然質問吳惠媛為何安排李善宰出國留學,吳惠媛面對姜俊享的質問不知如何回答,姜俊享怒從中起甩爛了茶杯。 茶杯甩碎的巨響嚇住了吳惠媛,吳惠媛抱住腦袋坐在當場不敢再說一句話。姜俊享起身離去脫下外衣準備睡覺,上床之前姜俊享來到吳惠媛身邊,毫不客氣指責吳惠媛是一個蕩婦,說完話不等吳惠媛還嘴,姜俊享轉身向臥室走了過去,吳惠媛站在當場心情失落,久久沒有說出一句話來,不等她走進房中,姜俊享毫不客氣關閉了電燈,電燈一關閉整個過道一片昏黑,吳惠媛站在昏黑的過道上顯得無助可憐,站在過道上發了好一會兒呆,吳惠媛才向另一個房間走去。第二天,吳惠媛來公司上班,公司的助理見吳惠媛到來,趕緊向吳惠媛引薦樸多美,樸多美一直以來非常喜歡李善宰,此次忽然上門尋找吳惠媛,多半是因為李善宰的原因。吳惠媛也知道樸多美喜歡李善宰,樸多美忽然造訪讓吳惠媛吃了一驚,在吳惠媛吃驚的目光中,樸多美面色嚴肅看著吳惠媛,開口準備向吳惠媛表明來意。

第13集

姜俊享要求吳惠媛與李善宰斷絕私情。節目採訪結束,李善宰悶悶不樂坐在沙發上,之前的採訪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場噩夢,如果讓他選擇,他更願意過低調平凡的日子,而不是像面對採訪那樣高談闊論強裝笑容,做著表裏不一的自我。採訪結束姜俊享等人坐在客廳聚會慶祝,李善宰在朋友的提醒下來到大廳陪著眾人喝酒聚會,與心事重重的李善宰相比,所有人都是一副餘興未盡的模樣,當然了,有一個人的心情是跟李善宰一樣的,這個人就是吳惠媛,吳惠媛已經察覺到了李善宰心情失落,回想之前的節目採訪,吳惠媛暗中自我反省,意識到了不應該讓李善宰參加這種高低喧嘩的採訪,與李善宰相處的日子中,吳惠媛已經了解李善宰的為人,李善宰喜歡出入于低調普通的場合,不喜歡在高高在上的姿態扮演言不由衷的自我。正如吳惠媛猜想的一樣,李善宰在聚會過程中很少開口說話,與所有人相比,他仿佛是一個格格不入的外人者。好不容易熬到聚會結束,李善宰幫助吳惠媛扶起爛醉如泥的姜俊享向停車場走去,姜俊享意識尚存不讓李善宰坐在副駕駛,不等李善宰有所反應,姜俊享癱坐在地上不醒人事,吳惠媛見姜俊享喝得酩酊大醉,隻得讓李善宰將姜俊享扶回原來的房間休息。安置好了姜俊享,李善宰回到停車場一言不發看著吳惠媛,吳惠媛愧疚的看著李善宰,自責不應該安排李善宰參加節目採訪,說到傷心處,吳惠媛含著眼淚與李善宰擁抱,李善宰沒有責怪吳惠媛,他不願意看到吳惠媛傷心難過,哪怕就算是吳惠媛犯了錯,他也願意主動承擔下來。徐英友與後媽韓誠淑坐在屋中,二人正在註視金專務處理一些檔案資料,金專務是徐英友的丈會,夫妻二人正與韓誠淑密謀如何陷吳惠媛于不久中,金專務已經想好了一些損害吳惠媛名義的計畫,這些計畫包括控告吳惠媛瓢竊論文以及虛假學歷。對于金專務的計畫,徐英友提出質疑,她與吳惠媛相識多年,光是憑論文和學歷這二種手段指控吳惠媛,恐怕不會對吳惠媛造成什麽損害,韓誠淑對徐英友的擔心不以為然,之前她已經交了一份吳惠媛與李善宰親密交往的資料給樸多美,樸多美喜歡李善宰人盡皆知,如果讓樸多美得到資料,吳惠媛的情況一定非常不妙。除了徐英友等人密謀如何陷害吳惠媛,姜俊享的上級也在勸說姜俊享起訴吳惠媛,吳惠媛身為有夫之婦借職務之便與李善宰相愛,如此不守婦道的行為人人唾棄。姜俊享在上級的勸說下決定與吳惠媛好好談談,吳惠媛與姜俊享見面之前專門去美容館做了美術處理,樸多美見吳惠媛來美容,趕緊將之前收到韓誠淑的一些檔案說了出來,韓誠淑想挑撥樸多美與吳惠媛之間的矛盾,專門整理了一些吳惠媛與李善宰私交的資料,樸多美得到資料沒有加深對吳惠媛的恨意,而是跟吳惠媛談起了這件事情,吳惠媛聽完樸多美的話意識到有人在幕後煽風點火,經過簡短的思慮,吳惠媛要求樸多美將資料送給李善宰。在美容館做完了美發護理,吳惠媛來到餐廳與姜俊享見面,姜俊享開門見山與吳惠媛談起李善宰,勸說吳惠媛及時收手不要再與李善宰私交,如若不然,李善宰日後定然要被起訴,吳惠媛聽完姜俊享的話憂慮重重,沒有立即給予姜俊享明確的答復,雖然姜俊享說的話非常有道理,吳惠媛依然無法下定決心與李善宰斷絕來往。夫妻二人離開餐廳回家休息,吳惠媛一如往常坐在客廳沙發上過夜,姜俊享見吳惠媛刻意回避他,心中升起火氣來到客廳提醒吳惠媛應該回房休息,吳惠媛已經喝得爛醉如泥,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姜俊享無可奈何回到房間,站在梳妝台前感受著體內騰騰升起的怒火,隨著怒火進一步提升,姜俊享勃然大怒伸手掃拔梳妝台上的物品。樸多美與一個朋友來李善宰家中,李善宰心事重重離開家門,騎著機車來到了吳惠媛家門外面,吳惠媛並不知道李善宰在樓下,直到手機響起簡訊聲音,看清了李善宰發來簡訊的內容,吳惠媛才知道李善宰正在樓下等她。李善宰發完簡訊坐在機車上一言不發,落寞的身影讓人望而生憐,近來發生的一連竄事情已讓李善宰身心疲憊。

第14集

姜俊享要求吳惠媛與李善宰斷絕私情。節目採訪結束,李善宰悶悶不樂坐在沙發上,之前的採訪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場噩夢,如果讓他選擇,他更願意過低調平凡的日子,而不是像面對採訪那樣高談闊論強裝笑容,做著表裏不一的自我。採訪結束姜俊享等人坐在客廳聚會慶祝,李善宰在朋友的提醒下來到大廳陪著眾人喝酒聚會,與心事重重的李善宰相比,所有人都是一副餘興未盡的模樣,當然了,有一個人的心情是跟李善宰一樣的,這個人就是吳惠媛,吳惠媛已經察覺到了李善宰心情失落,回想之前的節目採訪,吳惠媛暗中自我反省,意識到了不應該讓李善宰參加這種高低喧嘩的採訪,與李善宰相處的日子中,吳惠媛已經了解李善宰的為人,李善宰喜歡出入于低調普通的場合,不喜歡在高高在上的姿態扮演言不由衷的自我。正如吳惠媛猜想的一樣,李善宰在聚會過程中很少開口說話,與所有人相比,他仿佛是一個格格不入的外人者。好不容易熬到聚會結束,李善宰幫助吳惠媛扶起爛醉如泥的姜俊享向停車場走去,姜俊享意識尚存不讓李善宰坐在副駕駛,不等李善宰有所反應,姜俊享癱坐在地上不醒人事,吳惠媛見姜俊享喝得酩酊大醉,隻得讓李善宰將姜俊享扶回原來的房間休息。安置好了姜俊享,李善宰回到停車場一言不發看著吳惠媛,吳惠媛愧疚的看著李善宰,自責不應該安排李善宰參加節目採訪,說到傷心處,吳惠媛含著眼淚與李善宰擁抱,李善宰沒有責怪吳惠媛,他不願意看到吳惠媛傷心難過,哪怕就算是吳惠媛犯了錯,他也願意主動承擔下來。徐英友與後媽韓誠淑坐在屋中,二人正在註視金專務處理一些檔案資料,金專務是徐英友的丈會,夫妻二人正與韓誠淑密謀如何陷吳惠媛于不久中,金專務已經想好了一些損害吳惠媛名義的計畫,這些計畫包括控告吳惠媛瓢竊論文以及虛假學歷。對于金專務的計畫,徐英友提出質疑,她與吳惠媛相識多年,光是憑論文和學歷這二種手段指控吳惠媛,恐怕不會對吳惠媛造成什麽損害,韓誠淑對徐英友的擔心不以為然,之前她已經交了一份吳惠媛與李善宰親密交往的資料給樸多美,樸多美喜歡李善宰人盡皆知,如果讓樸多美得到資料,吳惠媛的情況一定非常不妙。除了徐英友等人密謀如何陷害吳惠媛,姜俊享的上級也在勸說姜俊享起訴吳惠媛,吳惠媛身為有夫之婦借職務之便與李善宰相愛,如此不守婦道的行為人人唾棄。姜俊享在上級的勸說下決定與吳惠媛好好談談,吳惠媛與姜俊享見面之前專門去美容館做了美術處理,樸多美見吳惠媛來美容,趕緊將之前收到韓誠淑的一些檔案說了出來,韓誠淑想挑撥樸多美與吳惠媛之間的矛盾,專門整理了一些吳惠媛與李善宰私交的資料,樸多美得到資料沒有加深對吳惠媛的恨意,而是跟吳惠媛談起了這件事情,吳惠媛聽完樸多美的話意識到有人在幕後煽風點火,經過簡短的思慮,吳惠媛要求樸多美將資料送給李善宰。在美容館做完了美發護理,吳惠媛來到餐廳與姜俊享見面,姜俊享開門見山與吳惠媛談起李善宰,勸說吳惠媛及時收手不要再與李善宰私交,如若不然,李善宰日後定然要被起訴,吳惠媛聽完姜俊享的話憂慮重重,沒有立即給予姜俊享明確的答復,雖然姜俊享說的話非常有道理,吳惠媛依然無法下定決心與李善宰斷絕來往。夫妻二人離開餐廳回家休息,吳惠媛一如往常坐在客廳沙發上過夜,姜俊享見吳惠媛刻意回避他,心中升起火氣來到客廳提醒吳惠媛應該回房休息,吳惠媛已經喝得爛醉如泥,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姜俊享無可奈何回到房間,站在梳妝台前感受著體內騰騰升起的怒火,隨著怒火進一步提升,姜俊享勃然大怒伸手掃拔梳妝台上的物品。樸多美與一個朋友來李善宰家中,李善宰心事重重離開家門,騎著機車來到了吳惠媛家門外面,吳惠媛並不知道李善宰在樓下,直到手機響起簡訊聲音,看清了李善宰發來簡訊的內容,吳惠媛才知道李善宰正在樓下等她。李善宰發完簡訊坐在機車上一言不發,落寞的身影讓人望而生憐,近來發生的一連竄事情已讓李善宰身心疲憊。

第15集

吳惠媛與李善宰光明正大戀愛。深夜,李善宰開著機車搭著吳惠媛外出玩樂,吳惠媛坐在後座上幸福無比摟著李善宰,李善宰將機車開得飛快,二人儼然一對處于熱戀狀態的情侶。與此同時,徐英友正在房中與包養多日的小白臉發生爭吵,小白臉不願意再跟徐英友苟合,徐英友怒從中起推搡小白臉,二人在房中爭吵之時,房外忽然響起敲門聲,突如其來的敲門聲響了徐英友一大跳,她住的這個秘密場所隻有吳惠媛一人知道,如今忽然有人在門外敲門,徐英友敢肯定此人絕非吳惠媛。帶著惴惴不安的心理,徐英友開啟了房門,來者是徐英友的老公金專務,金專務進屋與徐英友談起吳惠媛,提醒徐英友抓緊時間設局陷害吳惠媛,夫妻二人談完工作上的事情沒有再談其它的事,金專務沒有發現屋中藏著一個小白臉,轉身離開房間走了出去。李善宰帶著吳惠媛來到一處街邊玩樂,由于已經遠離姜俊享所在的城市,李善宰光明正大拉起吳惠媛的手逛街,吳惠媛沒有拒絕李善宰,笑容滿面陪著李善宰一起逛街,二人無視行人訝異的目光,旁若無人一邊行走一邊聊天。渡過了一個悅快的晚上,吳惠媛回到家中休息,李善宰繼續來到音樂練習室陪著學生們彈鋼琴,吳惠媛坐在李善宰的身邊,一臉關愛傾聽李善宰彈鋼琴。中午過後,吳惠媛來到李善宰家中吃過飯來到衛生間刷牙,雖然李善宰的房間又小又窄,但吳惠媛總覺得住得非常充實快樂,以前雖然她一直住在豪華的樓房中,但卻過著言不由衷的生活,如今終于過上了真正想要的生活,吳惠媛一身輕松刷完牙躺在床上熟睡過去,李善宰回家坐在床邊深情註視吳惠媛,吳惠媛蘇醒過來方才發現李善宰坐在床邊。李善宰還沒有吃飯,得知吳惠媛已經吃光了飯,李善宰決定外出買飯回來。吳惠媛在李善宰家中睡覺的時候被姜俊享得知,姜俊享帶著吳惠媛和李善宰來到警局,指控吳惠媛與李善宰通奸,李善宰對姜俊享充滿反感,趁著姜俊享起身上洗手間,李善宰與吳惠媛調換了坐位,故意不讓姜俊享與吳惠媛坐在一起,姜俊享歸來見李善宰跟吳惠媛調換了座位,臉上升起驚訝無法理解李善宰的行為。李善宰與吳惠媛從警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徐英友等人站在警局外面等侯多時,李善宰心知眾人已經知道吳惠媛與他戀愛,索性當眾緊緊摟抱吳惠媛,吳惠媛沒有拒絕李善宰,與李善宰站在警局門口親密摟抱,徐英友雖然也在私下包養了小白臉,但平時非常擔心被人撞到她的秘密,如今見吳惠媛光明正大與李善宰摟抱在一起,徐英友站在當場目瞪口呆看著二人,站在一邊的金專務認為沒有必要再看下去,趕緊伸手拉走了徐英友。吳惠媛回到家中與姜俊享商議離婚之後的事情,姜俊享提醒吳惠媛離婚之後要支付一定數額的撫養費給母親,吳惠媛沒有同意姜俊享的要求,姜俊享透露自己的母親已經知道吳惠媛出軌,母親知道這件事情心髒病發作被送到醫院救治,吳惠媛沒有料到她的事情會影響姜母,臉上升起愧疚不知如何是好,姜俊享見吳惠媛不說話,趕緊改口稱自己不是拿母親生病的事情威脅吳惠媛,隻要吳惠媛離婚之後交出一筆合理的撫養費,他定然不會再找吳惠媛的麻煩。吳惠媛見姜俊享總是關心財產的問題,心中來了火氣提醒姜俊享花錢太大,以前她替姜俊享買東西隨便一買就要花好幾萬元。出軌的事情已被所有人知道,吳惠媛心知自己的地位將會不保,正像她猜想的一樣,公司部門正在進行調整,一名女性工作人員正在收拾吳惠媛的辦公桌,吳惠媛來到辦公室中的時候,女性工作人員趕緊離開了辦公桌。吳惠媛來到辦公桌收拾了一些東西,與金專務見了一個面,金專務是徐英友的老公,徐英友與吳惠媛不和人人皆知,如今吳惠媛有外遇的事情已經是鬧得滿城風雨,吳惠媛知道徐英友夫妻一定會趁機向她發難。金專務向吳惠媛提出了一些要求,要求裏面包括吳惠媛拱手讓出一些管理財團的權力,吳惠媛雖然有把柄被金專務抓在手上,但並沒有同意將管理財團的權力轉移給金專務,金專務的行為無非就是想讓徐英友獲得更大的權力,吳惠媛猜到了金專務是想讓徐英友成為學院的校長。

第16集

吳惠媛入獄。李善宰與幾個同學在酒吧喝酒,一行人一邊喝酒店一邊討論音樂相關的話題,在李善宰的指導下,幾個同學已對音樂知識有了更深的理解。吳惠媛做好了接受韓誠淑等人控告的準備,晚上回到家中,僕人向吳惠媛透露姜俊享已經收拾行李搬出去了,吳惠媛非常欣慰,姜俊享搬出去更好,這樣就省得天天打照面。李善宰準備要給學生們上一節音樂指導課,晚上他專門上網與木耳哥網聊,希望木耳哥能來現場觀看他彈奏鋼琴,木耳哥就是吳惠媛,雖然跟李善宰已經相愛,吳惠媛也沒有將這個秘密說出來,李善宰一直不知道木耳哥就是吳惠媛,平時有什麽心事總是上網講給木耳哥知道,吳惠媛得知李善宰要彈琴給學生們看,故意提起了李善宰希望的女神,女神自然就是吳惠媛本人,以前李善宰暗戀吳惠媛的時候,一直將吳惠媛視為女神。讓吳惠媛意料不到的是,李善宰不想談論心中的女神,而是下網睡覺做好第二天去學校彈琴的準備。第二天早上,李善宰來到學校彈奏鋼琴,許多學生坐在教室中聽李善宰彈琴,李善宰已是全校的名人,平日不彈琴則已,一彈琴便吸引了大批學生過來觀摩學習,吳惠媛悄悄來到教室裏面,臉上升起一絲欣慰看著李善宰彈琴,李善宰沒有發現吳惠媛站在身後,吳惠媛沒有聽完李善宰彈完鋼琴,悄悄從教室中走了出去。晚上,李善宰來到吳惠媛家外,吳惠媛下樓看到了李善宰,心中百感交織,腦海中想起了與李善宰在一起的點滴時光,當初吳惠媛教李善宰在房中彈鋼琴,二人並排坐在鋼琴旁邊配合默契彈奏鋼琴。回想完腦海中的情景,吳惠媛跟著李善宰回家,二人激情相擁發生了性關系。第二天,吳惠媛被法院傳訊,李善宰與樸多美等人來到法院旁聽,法官向吳惠媛拋出了一系列的問題,吳惠媛心知韓誠淑等人一門心思置她于死地,因此並沒有做過多的辯護。庭審結束,吳惠媛被法警帶離法庭,離去之時她扭頭向不遠處的李善宰看了過去,李善宰也在看著吳惠媛,雖然吳惠媛即將做牢,李善宰依然對吳惠媛充滿愛意,決定等侯吳惠媛出獄。吳惠媛來到監獄被分配到一間牢房中,牢房裏面有幾個中年女囚犯,由于吳惠媛晚上睡覺的酣聲太大聲,幾個女囚犯相繼蘇醒過來,其中一個抬頭向吳惠媛看了過去,另外幾個人談起了吳惠媛勾引學生的事情,所有人都對吳惠媛充滿敵意,其中一人拿起一把剪刀來到了吳惠媛身邊,另外幾個同伴趁機摁住吳惠媛的身體,以免吳惠媛忽然蘇醒過來反抗。拿剪刀的女囚犯開始剪吳惠媛的頭發,吳惠媛蘇醒過來吃了一驚,弄清了女囚犯們想教訓自己,吳惠媛臉上升起如釋重負的神色,提醒剪頭發的女囚犯可以剪斷她的頭發,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連她的性命也剪斷,女囚犯們見吳惠媛不怕死,心中來了火氣摁住吳惠媛,讓拿剪刀的同伴繼續剪吳惠媛的頭發。第二天,李善宰來監獄中看望吳惠媛,吳惠媛坐在隔離窗裏面,笑稱自己的頭發被室友剪得不成形狀,李善宰看著吳惠媛凌亂的頭發,笑稱吳惠媛的新發型非常漂亮,吳惠媛直入主題與李善宰談論參加音樂比賽的事情,李善宰即將準備參加新的一場音樂比賽,到時一定又可以奪到名次,奪到名次李善宰的名聲將會水漲船高再次提升。從監獄回來,李善宰收拾好了行李,做好了去參加音樂比賽的準備,臨行之前,李善宰來到鋼琴旁邊坐下,慢慢彈奏一首世界名曲,世界名曲的音調舒緩柔和,聽起來好像充滿了絕望的氣息,實際上並沒有絕望到極限。聽著鋼琴發出來的音樂聲,李善宰有了新的感悟,他跟吳惠媛的愛情就像世界名曲一樣,表面看起來好像已經沒有退路了,其實還是充滿著一絲希望。彈完世界名曲,李善宰離開鋼琴來到門邊,拎起行李箱站到門口穿上鞋子,看著居住了多年的房間,李善宰臉上升起依依不舍的神色,這間房間伴隨他渡過了許多酸甜苦辣,其中最值得回憶的自然是與吳惠媛在一起的時光。李善宰離家出門參加音樂比賽,吳惠媛坐在監獄的操場旁邊,臉上帶著希望註視升起的陽光,又一次升起的陽光在向她傳遞一個信息:她的生活其實沒有這麽絕望。

(以上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吳惠媛金喜愛
李善宰劉亞仁
韓成淑沈惠珍
姜俊亨樸赫權
樸多美慶秀珍
徐英友金惠恩
樸宗勛趙仁書 
鄭宥羅陳寶拉
禹成金權
金勇建徐畢遠
閔容基金昌完
池民佑 
金仁珠梁敏詠
崔泰煥
李康喜 明華

職員表

導演安畔錫《妻子的資格》
編劇鄭聖朱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以上資料來源)

原聲音樂

密會 (JTBC 電視劇) Classic Album  

專輯風格:O.S.T

發行日期:2014.05.15

曲目列表:

[Disc 1]

01. 特幻想F小調, D. 940 - I. Allegro molto moderato

02. 舒伯特幻想F小調, D. 940 - III. Allegro vivace

03. 貝多芬鋼琴協奏曲, No. 5 in E flat, 作品. 73 'Emperor' - I. Allegro

04. 李斯特練習曲 d'execution transcendente d'apres Paganini - No.4 in E, 'Arpeggio'

05. 莫扎特鋼琴奏鳴曲 No.9 in A minor, K310 - I. Allegro maestoso

06. 貝多芬鋼琴奏鳴曲 No. 23 in F minor, 作品. 57 'Appassionata' - III. Allegro, ma non troppo – Presto

07. 柴可夫斯基季節作品 37b - IV. April

08. 貝多芬鋼琴奏鳴曲 No. 21 in C, 作品. 53 'Waldstein' - I. Allegro con brio

09. 舒伯特幻想曲 in C, D. 760 'Wandererfantasie' - IV. Allegro

10. 肖邦G小調大提琴和鋼琴奏鳴曲作品65 - III. Largo

11. 肖邦練習曲 in C,作品10 No. 1

12. 莫扎特 Variations on 'Ah vous dirai-je, maman', K265 - Thema

13. 莫扎特 Variations on 'Ah vous dirai-je, maman', K265 - Variation I

14. 莫扎特鋼琴奏鳴曲二重奏 in C, K521 - I Allegro

[Disc 2]

01. 李斯特西班牙狂想曲,美國254.mp3

02.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 - Variation IX L'istesso tempo

03.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Variation XIII Allegro

04.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Introduction Allegro vivace

05.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Variation I Precedente

06.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Tema L'istessa tempo

07.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Variation II L'istesso tempo

08.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Variation VIII Tempo I

09.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Variation XVIII Andante cantabile

10. 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作品43-Variation XXIV A tempo un poco meno mosso

(以上資料來源)

密會 (JTBC 電視劇) OST

專輯風格:O.S.T

發行日期:2014.08.20

曲目列表:

01. Opening Credits

02. J.S. Bach : Well Tempered Clavier, Book I No.1 Prelude In C Major, BWV 846 / Tchaikovsky : The Seasons Op.37 The April `Snowdrop`

03. Schubert : Fantasy In F Minor Op.103 D940 For Piano 4 Hands

04. Beethoven : Piano Sonata Op.57 No.23 `Appassionata`

05. Four Hands

06. Chatting I

07. Chatting II

08. Affair

09. Mozart : Sonata In C Major K.521 For Piano 4 Hands

10. Rachmaninoff : 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 Op.43 - Introduction, Var.1, Tema, Var.2, 8, 9, 13, Piu Vivo, Var.18

11. The Book

12. Dialogue

13. Warmhearted

14. Mozart: Rondo in A minor K511

15. Devotion

16. End Credits: Waltz Finale

(以上資料來源)

獲獎記錄

第50屆百想藝術大賞
獎項獲獎者
最佳導演

安畔錫《密會》

最佳劇本鄭成珠《密會》

播出信息

基本信息
片名密會
類型愛情劇情類
國家韓國
出品年份2014
出品公司JTBC
集數16集
播出時間2014年3月17日首播(每周一、二晚21點45分播出)
收視情況
集數播出日期AGB全國AGB首爾AGB瞬間最高
第1集2014/03/172.574%3.2%3.7%
第2集2014/03/183.104%3.8%5.3%
第3集2014/03/243.188%3.8%4.8%
第4集2014/03/264.062%4.6%6.2%
第5集2014/03/313.418%4.4%5.2%
第6集2014/04/013.890%5.1%6.0%
第7集2014/04/073.671%4.9%6.1%
第8集2014/04/083.317%3.6%4.9%
第9集2014/04/143.190%3.8%4.9%
第10集2014/04/153.493%4.2%5.3%
第11集2014/04/283.453%--
第12集2014/04/293.928%4.7%6.8%
第13集2014/05/053.840%4.8%6.8%
第14集2014/05/064.196%5.1%6.3%
第15集2014/05/124.559%5.3%7.3%
第16集2014/05/135.372%6.6%8.8%

(以上資料來源)

劇集評價

《密會》和我們所看到過的絕大多數韓劇不同之處在于,它突破了人們習以為常的倫理道德,把所謂的不倫之戀演繹成了曠世愛情。20歲青年與40歲有夫之婦的曖昧,鋼琴教師與羞澀學生的隱秘約會,尊貴熟女與貧窮男孩之間的激烈擁吻,禁忌之門在一部電視劇中被開啟,這在一貫以"純愛"為主題的韓劇中是極度罕見的。本劇既沒有刻意耍弄幽默搞笑,也沒有在情節上故作懸念,說它好看,完全是基于它在細節上下足了工夫,一點也不嘩眾取寵,劇本做得非常扎實。(新浪網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