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國團

容國團

容國團(1937—1968),男子桌球運動員。1937年8月10日生于香港工人家庭,籍貫中山縣南屏鎮人(今珠海市香洲區南屏鎮),從小喜愛桌球運動。民國30年(1941)底,因日寇侵佔香港,容全家迂回家鄉南屏。民國32年(1943)就讀于甄賢學校。在校期間,容國團課餘沉迷于打桌球。十五歲時即代表香港工聯桌球隊參加比賽。他研究出來的快速抽擊,打破了當時主導歐洲和日本的花巧式打球方法。文革期間遭到批判,不堪受辱自殺身亡,成為中國體育史上的悲情人物。

  • 中文名
    容國團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37年8月10日
  • 逝世日期
    1968年6月20日
  • 運動項目
    桌球
  • 主要獎項
    中國首位世界冠軍

人物簡介

容國團(1937年8月10日-1968年6月20日),中國男子桌球運動員,生于香港,原籍廣東省中山縣南屏鄉(今屬廣東省珠海市南屏鎮)。他所研究出來的快速抽擊,打破了當時主導歐洲和日本的花巧式打球方法。文革期間遭到批判,不堪受辱自殺身亡,成為中國體育史上的悲情人物。

容國團

生平經歷

早年

1937年8月10日生于出生于香港貧下階層家庭,住在筲箕灣山上的木屋區(位置為今耀東邨),與國際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為兒時好友,他憑借自創的“直拍四法門”,成為“街頭槌王”。

容國團打球容國團打球

球員時代

1952年(15歲)代表香港工會聯合會桌球隊參加比賽。1954年,17歲的容國團在香港桌球埠標賽獲得冠軍,更在1956年戰勝23屆世乒賽日本新科狀元狄村,一戰成名。

容國團容國團

1957年11月容國團前往內地,(20歲)進廣州體育學院學習。當時中國體育仍遭西方封鎖,中國運動員的體育成績不被認可,面對此種國際環境,容國團在廣州體委一次大會上,立下“三年奪取世界冠軍”的誓言,引起轟動。1958年被選入廣東省桌球隊,同年參加全國桌球錦標賽,獲男子單打冠軍。隨後被選為國家集訓隊隊員。

首位世界冠軍得主

1959年4月5日在聯邦德國第二十五屆世界桌球錦標賽上,容國團的“小球路”以3:1戰勝匈牙利名將悉多,為中國奪得了第一個桌球男子單打世界冠軍,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個世界冠軍得主。比賽一結束,容國團手捧鮮花、獎杯的照片迅速登上國內外華人報紙的頭版,副總理賀龍元帥親自到機場接機、獻花。受到毛澤東周恩來多次接見。有外賓來訪,容國團更是被邀為座上賓。外形俊朗的容國團迅速成為國內年輕人的偶像,信件堆滿了桌球隊的傳達室,不乏女青年的求愛信,球隊也專門為此設立看信班。

容國團

1961年在北京舉行第二十六屆世界桌球錦標賽上,他為中國隊第一次奪得男子團體冠軍做出了重要貢獻,並奠定了幾十年來中國在桌球壇地位。但由于容國團來自香港,遭受政治迫害迅速被其他人取代,取而代之的是庄則棟

1964年後他擔任中國桌球女隊教練,此後,中國女隊在第二十八屆世界桌球錦標賽上,獲得了女子團體冠軍。

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容國團因寫申請參加比賽遭紅衛兵批鬥為修正主義。1968年6月20日清晨,容國團上吊自殺,身後被指因反革命畏罪自殺,但最終未被定性。容國團沒有葬禮,火化費也是由其家人和他一部分的工資承擔的。同樣從香港歸來的傅其芳姜永寧也以同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曾被“體委紅旗”及“清中紅衛兵”等等造反派揪鬥,侮辱和毒打。1978年,國家體委為容國團恢復名譽,並補開了追悼會。

含冤自盡

一九六八年六月二十日,從國家體委大樓裏走出了一位年青人,他剛剛參加完批判大會,滿臉愁雲,雙眉緊蹙,一雙大眼似乎心不在焉地掃視著前方,這種異樣的表情並沒有引起人們的留意。因為那時,這絕望、憔悴的面孔,在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會見到。

他,拖著象灌了鉛的腿、邁著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裏。他留戀地看著這個剛建立三年的溫暖的小家。他眷戀賢惠的妻子,疼愛不滿兩歲的女兒,更牽掛與他相依為命的老父親。他知道,自己就這樣走了,會給家庭帶來怎樣巨大的悲愴!但,他是個男子漢,又有著十分執拗、甚至過于執拗的個性,一旦選擇了一條路,就義無反顧地走下去。他顫巍巍地拿起了筆,用淚、用血、用生命寫下了臨別的心聲:

容國團

“我歷史清白!”

“不要懷疑我是敵人!”

“請允許我最後一次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

他鄭重地把遺書放進自己的口袋,又裝進了一條尼龍繩……

妻子黃秀珍回來了。她知道丈夫心情不好,政治風雲變幻,她已做好準備,一旦他被拘留,自己也要前去和丈夫一起過“牛棚”生活。她一邊想著心事,一邊把晚飯端到丈夫面前,一同吃起來。

“今天的會有什麽新情況嗎?”妻子看了看丈夫的臉色問?

“還不是老樣子,總免不了要揪我。”丈夫眼裏閃動著憤懣的光澤。

“你怕什麽,事實總是事實。”妻子像往日一樣撫慰著。

妻子要開會去了。他欲言又止地望著妻子,眼神中蘊含著深情、哀傷和歉疚。因為他決定遠行了。他走了。走向遙遠的“天國”。他是一個普通的人,卻也是一個非凡的人――他為中華民族體育爭得了第一個世界冠軍,是我國體育史上當之無愧的英雄。容國團,你這響亮的名字,曾震撼了多少人的心靈。容國團,你不該匆匆離開你熱愛的球台,不該離開你心愛的親人,更不該舍棄你的青春與生命。走上這一步,到底是為什麽?

自殺原因

1966年12月下旬的一天,容國團從國外比賽回國,當他踏進熟悉的訓練館時,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昔日生龍活虎的練兵場如今堆滿了雜物,桌球桌被豎在一邊,上面布滿了灰塵,帶著紅袖章的紅衛兵到處張貼大字報,空氣中充滿了不安的味道。紅衛兵認為國家桌球隊是修正主義的產物,因為所奪取的7個世界冠軍獎杯都是資產階級冠名的。

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迅速席卷了整個中國,賀龍元帥被打倒,桌球隊也被裹挾了進去,徐寅生、邱鍾惠等一批頂尖達人都被列入了被批鬥的黑名單。很快,關于容國團的各種說法也甚囂塵上,容國團的妻子黃秀珍回憶說,按照當時的說法,運動員成績越好,奪取冠軍越多就越反動。這對容國團是一個極大的打擊,因為在他看來,作為運動員就是要奪取冠軍為國爭光,怎麽現在為國爭光成了最大的罪過了呢?

香港經歷

另外,容國團在香港的成長經歷也惹來了麻煩,特務嫌疑的帽子扣在了他的頭上,一起落難的還有他的好友,同樣從香港歸來的國家隊主教練傅其芳以及北京隊主教練姜永寧,三人被隔離審查。面對造反派砸爛一切的瘋狂舉動,容國團十分迷惘。當時,第30屆世乒賽開賽在即,他與隊友起草了請戰書,希望以行動證明自己。然而不僅請戰書石沉大海,更大的風暴卻降臨了。

好友自殺

從1968年5月開始,體育界要進一步清理隊伍,要求容國團寫檢查,質問他為何要寫請戰書。這就意味著容國團出國比賽的可能性已經喪失,對于以桌球為職業的容國團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轉捩點,不能打球的容國團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噩耗接二連三地傳來,兩位與他一起從香港回來的好友傅其芳和姜永寧相繼自殺,兩人的死對容國團打擊甚大。那段時間的容國團十分迷茫,他不斷詢問自 己的隊友邱鍾惠:“你覺得我們有錯嗎?”,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復,兩個人絞盡腦汁也想不通自己怎麽會有錯。  

遺書

在留給家人的遺書中,容國團這樣寫道:爸爸、秀珍、小秋:我要連累你們,真是罪惡,咒罵我吧,痛恨我吧!永遠忘記我吧。容國團死前,一共寫下了三封遺書。除了留給家人的以外,其餘兩封分別寫給了當時國家體委的造反派和革委會。信中寫道:“我中賀龍修毒太深?!我愛面子甚于生命!我歷史清白!最大的錯誤是兩次站錯隊!不要懷疑我是敵人。向毛主席請罪!”

容國團的妻子黃秀珍說:“他這一生就是為桌球而生的,桌球沒有了自己也就沒有活著的必要了。”然後直到今天,容國團的一些隊友仍然無法理解他的死亡。他的隊友邱鍾惠始終認為容國團是他殺而非自殺,她說:“我了解容國團,他是一個很有思想的人,不會那麽輕易結束自己的生命”。她還對容國團留下的遺書的真實性提出了懷疑,她認為以容國團的堅強個性,不會留下這樣的悔過遺書。她堅信,容國團沒有錯,容國團出于對祖國的熱愛依然從香港回到內地沒有錯,為祖國奪取世界冠軍也沒有錯,因此他也就沒有必要認錯,如果真是認錯了,那也就不會死了。

榮譽記錄

1959年   西德多特蒙德   男子單打   冠軍  

1958年獲“國家運動健將”稱號。

1959年、1961年兩次獲國家體委頒發的體育運動榮譽獎章。

1984年被評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五年來傑出運動員之一。

2009年被評選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

情感生活

黃秀珍當年和容國團相識,也有語言上的因素。“我原來在執信中學念書,後來進了八一田徑隊,1958年的時候進了國家田徑隊,所以一去北京就去了這麽多年。”黃秀珍回憶道,“但是我和容國團是在廣州的時候就認識了。”

容國團

“有一年廣州市運動會,我參加田徑比賽。”黃秀珍說,“有同學說桌球比賽那邊有個選手,球打得很好。我也去看了,容國團是代表香港過來打比賽的,他後來拿到了冠軍,那個時候我們就見過面了。不過後來再見面,就是在北京了。”

“那是1959年他拿了新中國的第一個世界冠軍回來以後,周總理專門開了一個小型的慶功會,那時有各個運動隊的代表,我就是田徑隊的代表。”黃秀珍繼續說,“所以後來又見面了。他是在香港長大的,我們兩個在一起都講粵語,可能有這一層關系,所以兩個人後來就走到了一起。”

“那個年代結婚,有現在這麽多程式嗎?”記者問道。

“沒有,那個時候真的很簡單。”黃秀珍回答,“就是單位給你一間房,給一張床,然後剩下的就自己張羅一些被褥。當時還有一個專門管我們的司長,要來檢查的,婚禮不能搞得太鋪張浪費。最後就是請一些朋友們到房間裏,吃些糖果就算結束了。”回憶起昔日的甜蜜,黃女士感慨萬千。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