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嬌妻

家有嬌妻

鄰舍小品式劇集《家有嬌妻》以輕松手法描述兩對夫妻的生活及成長過程,並透過他們的遭遇去道出人與人之間的親情、友情及愛情,全劇溫情洋溢。 劇中的兩對夫妻分別是尤家祺〔梁朝偉飾〕、潘靜文〔藍潔瑛飾〕與邵紀君〔鄭裕玲飾〕、任文立〔呂良偉飾〕。

  • 中文名稱
    家有嬌妻
  • 出品公司
    香港無線電視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數
    20集
  • 類型
    愛情
  • 上映時間
    1984年09月17日

基本信息

香港電視劇

監製:伍潤泉

主演:梁朝偉藍潔瑛呂良偉鄭裕玲吳家麗

集數:20集

播映時間:1984年09月17日

製作發行:香港無線電視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尤家祺梁朝偉----
潘靜文藍潔瑛----
與邵紀君鄭裕玲----
任文立呂良偉----

主演資料

梁朝偉

中文名: 梁朝偉

外文名: Tony leung chiu wai

別名: 偉仔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香港

出生日期: 1962年6月27日

職業: 演員 歌手

畢業院校: 香港無線電視台訓練班第11期

經紀公司: 澤東電影公司等

代表作品: 神鬼無間 花樣年華 射雕英雄傳之東成西就 鹿鼎記等

主要成就: 坎城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

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國家一級演員

無線五虎將之一

香港影視娛樂博覽"形象大使"

娛樂界"萬人迷"

星座: 巨蟹座

生肖: 虎

血型: A

身高: 174CM

體重: 66KG

藍潔瑛

中文名: 藍潔瑛

外文名: Yammie Nam

別名: 藍精靈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

出生地: 中國香港

出生日期: 1963年4月27日

職業: 影視演員

身高: 5尺4寸

體重: 48kg

劇情概述

家祺與靜文分別是香港大學及理工學院的應屆畢業生,對將來充滿美夢的憧憬;婚後,隨即面對一連串的問題。

時值香港建築業與經濟不景,家祺因找不著理想之工作而呆在家中;相反地,靜文則得一優職,遂成為男主內、女主外之局面。及後,家祺終尋得一高職,滿以為生活會從此風平浪靜,那知成熟、美艷的 Flora(吳家麗飾)突然出現,使這對小夫妻甜密又純真的婚姻關系出現危機。

相關劇照相關劇照

為了維系這段兩小無猜的婚姻關系,靜文經常向其表姐邵紀君請教,然而紀君本身亦有其愛情煩惱。紀君一向是自視過高的事業型女性,與任文立同是則師樓的高級職員,文立為影響紀君的升職機會,以苦肉計瘋狂追求紀君,得手後即離開她,令紀君大受打擊,性情大變…

《家有嬌妻》截圖《家有嬌妻》截圖

分集劇情

第1集

尤家祺從港大建築系剛一畢業,便向女友潘靜文求婚。靜文覺得家棋事業尚來穩固。勸他先打好事業基礎。靜文的父母獲準移民加拿大,靜文面臨跟父母移民還是跟家祺成親的抉擇。建築業不景氣,家棋畢業後一時找不到工作。家祺兄長家康收到女友的分手傳,家祺認為前車可鑒,與靜文以分別一星期作為考驗。在這一周內,兩人精神恍惚,家祺終于再次向靜文求婚。靜文不惜放棄跟父母移民的機會、答應嫁給家祺。他們的神速決定令全家大為吃驚,表姐紀君幫助他們訂婚紗禮服、家具,父母出錢擺酒設宴,家康讓出村屋,幫助他們建立起了溫馨的小家庭。

第2集

婚禮當天,家祺、靜文男女雙方聯合大宴親朋,場面混亂。家祺和靜文飽受繁文縟節之苦後,筋疲力盡地回到家中。翌日清晨,兩家長輩探視新房,一對新入睡眼惺松,勉強招呼客人。家祺經濟能力有限,帶靜文到大嶼山度蜜月,浪溫溫馨。他們到廟宇求簽,解簽人說家祺要經歷兩次戀愛方可白頭諧老。婚後的家祺四出尋找工作,建築業人浮于事,家祺又不想依靠表姐紀君的裙帶關系到設計師樓工作。靜文責任丈夫隻顧自尊而無視現實,家祺反省自己,接受了紀君的幫助。家祺在紀君的推薦下,依靠個人實力,在設計師樓謀得一職,誰知上班第一天,匆忙中撞傷其上司任文立,文立對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第3集

紀君為公司草擬了一位出租別墅計畫。文立對他滿懷敵意,極力推翻她的計畫。紀君帶家祺到一別墅實地考察,途中卻被文立手下偷拍了照片,令他倆十分尷尬。靜文不善料理家務,加上鄰居不時騷擾.心情很煩躁。家祺在公司被文立挑剔戲弄,回家向靜文發脾氣,靜文隻好逆來順受。靜文母親移民在即,參加速成英語學習,卻與外籍老師發生口角,靜文隻好親自指導母親。靜文父母移民,把照顧女兒之事托給家祺。文立受上司之命,為光頭富商設計大廈,他裝下陷階,誤引家祺設計一圓頂建築,富商以為家祺存心諷刺,將他大罵一頓。

第4集

紀君跟靜文到舞蹈中心學習健康舞,不慎扭傷腳裸,教練基利悉心醫治,使紀君春心蕩漾。紀君29歲生日,妹妹美君回娘家為她祝賀,觸及年齡問題,紀君很是傷心。舞蹈學員們替基利慶祝生日,紀君以為她們在祝賀自己,得知後自覺沒睡.回到公司,文立又借祝賀生日來戲弄她,紀君以為基利對自己有好感,其實基利一直傾心于靜文,靜文毫無思想準備,驚慌而逃.紀君聞訊大失所望。紀君因要參加酒會,在女同事介紹下找裁縫周昆縫製旗袍,誰知周昆正是文立的舅舅,文立偷偷抄下紀君的三圍數位,在公司大肆張揚。

第5集

家祺父母為紀念結婚三十周年,到外地遊玩數天,把祖父祖母交給家祺夫婦照顧。祖父、祖母連夜趕到家祺處.他倆性格活躍.好事熱情,給家祺夫婦帶來不少煩惱。家祺為了遷就祖父、祖母,整夜未眠,工作情緒大受影響。為了恢復家庭的平靜生活,家祺想了一個辦法,買了一副巨型拼圖送給二老,二老為了完成拼圖遊戲,廢寢忘食,終于力不從心,向紀君求助,才完成了這一宏大的工程.紀君工作成績卓越,受到上司表揚。上司突然當眾宣布辭職,文立靈機一動,計上心來,他從各方面拉攏人心,在上司面前表現自己,想乘虛而入,取代上司空缺的位置。

第6集

設計師樓高位空懸,紀君和文立都是熱門人選,文立為了爭取升職機會,在舅舅的教唆下,不借假意向紀君展開追求攻勢,以分散她的工作熱情。紀君對文立急轉直下的態度將信將疑,對他並不理睬.家被抱恙在家休息,文立表現得極為關心。文立擺出極為誠懇的態度,向紀君訴說自己艱難的奮鬥歷程,並聲稱最近與相戀多年的女友分手,聲淚俱下。紀君信以為真,以憐愛之心消除了二人的積怨。紀君的父親一直為大齡女兒尚未覓得如意郎君暗暗擔心,不時向紀君旁敲側擊,紀君的態度十分冷漠。

第7集

家祺工作勤勉,得到上司加薪鼓勵,回家後他與靜文大肆慶祝。家祺後來發覺此事得到文立的暗中幫助,對文立印象大為改觀。紀君與文立相處日久,發現文立有上進心,且聰明能幹,處事待人接物都很有禮貌,對他由恨生憐,由憐生愛。靜文發現表姐紀君在愛情甘露的滋潤下,人也變得開郎樂觀,笑口常開,不禁為她深感高興。周昆見文立心懷叵測,紀君是一位純真老實的女子,勸文立不要玩弄感情,文立一時進退兩難,將滿腔怒火向下屬發泄。紀君在愛情和事業的抉擇上受到靜文的影響,放棄了開職的機會。文生接到升職的訊息,欣喜若狂,準備到家祺家裏慶祝。怎料家祺祖家已來了一群親朋戚友,場面混亂不堪。

第8集

紀君以為與文立的感情已經瓜熟地落,且文立已了卻升職大事,遂主動向文立提出婚事,文立不忍繼續玩弄她,坦言自己做的這一切隻不過是為了達到升職的目的。文立的話如晴天霹靂,令紀君幾乎錯倒,她萬念俱灰,向公司送上辭職信,文立極力向她表示歉意,紀君不加理會。家講對文立的卑鄙行為大為氣憤。正當家祺和靜文偷空補度蜜月之際,設計師樓因為一建築商設計的巨型郊區住宅惹上官非。加上地產市道不景氣,文立引咎辭職,家祺等人也被老板辭退,文立極力替家祺挽留職位,卻沒有被上司接納。家棋因此事諒解了文立。兩人和好如初。

第9集

家祺失業後因香港建築業人浮如事,屢次求職不被錄用,反與文立同病相憐,成為莫逆之交。一次偶然的機會,文立邀家祺與他合伙設計村屋圖紙,圖紙完成後,卻遭到村民諸多批評。大大傷害了家祺的自尊心,放棄和文立合作。靜文在丈夫失業後,挑起全家的經濟重擔,應征到一家時裝設計公司任職。而家祺隻好與妻子"易位",做起"家庭主男"。靜文在時裝公司成了男同事的追求目標,許多人對她大獻殷勤。家祺本不善料理家務,又被街坊鄰居冷嘲熱諷,心情十分不暢。

第10集

家祺慢慢適應了料理家務,性格變得婆婆媽媽,膽小懦弱,文立勸他返回社會工作,但家祺不敢向靜文提出。靜文工作努力,與同事關系也相當融洽,上司阿賓對靜文大加贊賞,委以重任。阿賓對妻子的粗俗頗有意見,轉而把靜文作為追成目標。靜文父母突然從加拿大運港,家祺一時手足無措,靜文父親終于發現家祺失業,他不露聲色,暗中在經濟上相助他們。阿賓邀請靜文共進晚餐,並試探她的家庭背景。家祺得知後,盛怒之下質問靜文。靜文深深理解家祺的自卑心理,一再好言安慰。

第11集

阿賓按捺不住,向靜文表示愛意,令靜文手足無措。為表明態度,靜文向阿賓提出辭職。阿賓極力挽留,靜文因熱愛時裝設計,遂繼續留下。時裝設計公司組織到離島宿營,靜文為了打消阿賓追求自己的念頭,帶家祺同去。阿賓竟當眾奚落家棋,還過份地要求家淇離開靜文,家祺盛怒之下,痛打阿賓離去。靜文為使家祺心理獲得平衡,辭去工作,重做家庭主婦。家祺在舊同學的遊說下,到某投資公司任職。文立替一鄉紳設計別墅.乘機輸入元朗韓宅,想借鏡其房屋的設計,被管家誤為小偷,幸韓家幼女花拉為他解了圍。文立被花拉的美貌和浪漫深深吸引。

第12集

花拉佔據了文立的整個心,文立使盡渾身解數追求花拉。但花拉一向浪漫不羈,對文立的追求反應冷漠。文立毫不泄氣,繼續追求花拉。紀君出國散心,和醫生傑強同機返港,在傑強的開導下,紀群變得開朗大方,令親戚朋友大為高興。文立得知韓宅的重建計畫,欲與陳祖光合作承建。不料祖光早已決定與紀君合作,花拉和眾兄弟不和,被迫簽約分家產,將承建權交給文立。文立為免再將感情建築在利害關系上,拒絕了花拉的好意。花拉向文立直言對他並無感情,文立大失所望,終時借酒消愁。當知道紀君對自己並未忘情肘,又再次向地道歉,紀君欣然與他和解。

第13集

紀君再度與文立接觸,發現文立經過感情滄桑之後,變得沉實積極。力邀他加入祖光設計師樓工作,並強調純屬公事,絕無私人恩怨。文立感激紀君的真誠終于答應。繼強以為 紀君對文立舊情復燃,對她苦苦追問,紀君大為生氣。事有湊巧,紀君在一宗交通事故中,誤將文立撞至重傷。紀君大感內疚,對文產悉心照顧。傑強對紀君橫加幹涉,紀君隻好與創始分手。周昆向紀君講述了文立幼年的經歷,使她理解了文立的處世哲學,並答應與文立重修舊好,家祺由衷地為他們高興。但靜文擔心文立劣性難改,暗自替紀君擔心。

第14集

某大財團入股投資家祺所在的公司,準備大力改革內政。全體員工人心惶惶,萌生離意,新經理約翰認為家祺可靠而有上進心,極力挽留並提拔地。家中各人都為家祺的機遇感到高興。家祺為了報答新老板,日以繼夜地埋頭工作,不知不覺冷落了靜文。靜文長期處在寂寞中,再也忍無可忍,一怒而去。靜文走後,家祺認識到自己的過錯,親自到紀君家登門向靜文道歉。在大家的撮合下,這對小夫妻再次和好。

第15集

靜文父母離開回加拿大後,邀請女兒女婿到加參加他們的祝壽宴會。家祺分身乏術,隻好由靜文全權代表赴加。家祺不辭勞苦為公司策劃的大型地產展覽會終于獲得上下一致好評。展覽會結束後,公司舉行了慶功活動,對家祺大加贊揚,並給了他幾天的假期。家祺約紀君、文立到海濱酒店遊玩。文立意外遇見花拉,事後他坦率向紀君說出與花拉的往事,紀君表示既往不咎。家祺卻被花拉的美貌迷住,約會花拉,兩人非常投緣,大有相見恨晚之感。經過短短幾天相處,兩人的感情突飛猛進。

第16集

家祺與花拉打得火熱之際,突然接到靜文即將從加拿大返港的電話。正在此時。花拉邀請家祺到她家慶祝她的生日,家祺考慮再三,推掉了花拉。花拉很失望。紀君與文立的感情已趨成熟,但紀君想在事業上大展拳腳一番才考慮談婚論嫁。文立為促進兩人之間的感情。決定與紀君立即結婚。家祺因策劃不當,分公司經濟陷入危機。家祺萎靡不振,沉溺于酒吧間,不料花拉也到酒吧間消遣,兩人再度相逢。家祺遇見知己,喜出望外,向花拉大吐苦水,傾訴衷腸。花拉本來就對家祺念念不忘,見他情緒如此低落,好言安慰。兩人的愛火重燃,燒得比以前更旺,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家祺一方面與花拉尋歡作樂,另方面又為自己背叛妻子的這場婚外戀而內疚。

第17集

靜文無意間到花拉的精品店購物,與花拉一見如故,兩人非常投機。家祺獲悉,擔心靜文識穿他與花拉的關系,匆忙趕到精品店掩飾,花拉也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總算把事情遮掩過去。文立和紀君婚後一直各忙各的事業,很少時間在一起,逐漸產生了隔閡,他們的婚姻醞釀著一場新的危機。靜文終于在精品店發現家祺與花拉的關系非比尋常,這一發現猶如晴天霹靂,令靜文不能自控。靜文強忍悲痛,暗中試探花拉。不料花拉卻毫不掩飾她與家祺的關系,並直言不諱地要靜文讓出家祺,令靜文瞠目結舌。靜文不知如何處理這種局面,隻好求助于紀君。紀君一聽大動肝火,向家祺興師問罪。家祺向妻子坦白了他與花拉的關系,並希望靜文能夠原諒他。靜文經此變故,卻變得異常冷靜,要家祺自己抉擇,好自為之。

第18集

文立知道家祺的婚外女友是花拉後,為了靜文的終身幸福,文立親自去找花拉。文立對花拉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勸她不要扮演"第三者"這個不光彩的角色。花拉審度再三,才勉強答應不再糾纏家祺。家祺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決定拋開自己繁忙的工作,與靜文到大嶼山酒店重度蜜月,增進感情。家祺與靜文在大嶼山盡情遊玩,暫時忘卻了煩惱。不料家祺樂極生悲,竟在重遊廟宇時佔卜命運。解簽人說他須在兩女子之間作一選擇。靜文聞言憂心忡忡,鬧得這次遊玩不歡而散。紀君的事業如日中天,被眾姊妹推選為職業婦女協會的骨幹分子,致力推行計畫生育的工作。文立感到他們夫妻之間缺乏溝通,勸紀君放棄事業,為了家庭,做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紀君不願自己的事業半途而廢,堅決拒絕了文立的無理要求。靜文思前想後深感地與家祺的婚姻已危機重重,她悄然離開家祺,要他在她與花拉之間作最後抉擇。

第19集

家祺權衡再三之後,終于向靜文表示放棄花拉。當家祺找花拉表明自己的決定時,卻再次意亂情迷,被花拉打動,迫使他放棄了初衷。靜文痛定思痛,決定離開家祺。家祺無顏面對靜文,同意兩人分居。靜文離開家祺後,受到紀君的鼓勵,決定重新振作。花拉趁靜文搬到紀君家居住之際,立即搬去與家祺同居。家祺與花拉同居後,發現花拉幹分任性,且過于浪漫,不會體貼別人,逐漸後悔起來。文立和紀君為了自備的事業而拚命,在家庭問題上雙方各持己見,互不相讓,弄得往日劍拔弩張,雙方關系十分緊張。紀君非常苦惱,心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于是在事業與家自兩者間徘徊,舉棋不定。

第20集 (大結局)

花拉與家祺過了一段浪漫的愛情生活後,也發現家祺與她性格不合,遂提出分手,勸家祺重新回到靜文身邊。家祺與文立都是愛情的失意人,兩人冷靜地分析了婚後生活產生裂痕和矛盾的原因,決定挽回各自的婚姻和家庭。文立想跟紀君言和,無標兩人自尊心太強,放不下架子,雙方勢成水火。後文立對紀君關懷備致,令紀君倍感溫暖,為保持兩人之間的關系,紀君放棄了當女強人的打算,決定回家做賢妻良母,今文立十分高興。這對幾經曲折的夫妻終于找到了共同點,過著幸揭美滿的生活。靜文決意離開香港這塊生她、育她卻又令她傷心的地方,赴加拿大回到父母身邊。靜文很快在移民局辦好了簽證手續,訂購了赴加的機票,然後向家祺和親友們-一辭行,家祺想好了一肚子話卻又不知從何說起,悔恨交加。文立和紀君一再挽留她,希望她能留下。可是靜文心靜如水,去意已定。日子一天天過去了,靜文離港在即,她收拾了行裝,準備到機場乘飛機赴加。家祺在文立夫婦幫助下,與靜文同乘一車。家祺懇切地請靜文留下,給他一個機會,讓兩人重新開始生活。靜文經過一番慎重考慮,終于在登機前一刻決定與家祺和好,依然做他的小嬌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