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町幕府

室町幕府

延元3年(北朝歷應元年,公元1338年)足利尊氏從北朝天皇那裏獲得征夷大將軍稱號,在京都建立了足利幕府(後改稱室町幕府)。

  • 中文名稱
    室町幕府
  • 外文名稱
    Muromachi shogunate
  • 室町幕府
    1336年
  • 建武式目
    以1336 年11 月7 日公布的

沿革

以1336 年11 月7 日公布的《建武式目》為標志,拉開了足利幕府的統治序幕。《建武式目》是當時調整道德行為的一種規範,它的很多條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各階層人民的要求,為足利氏能夠最終擊敗南朝奠定了基礎。幕府成立後,曾先後控製南朝勢力,平定接踵而來的"土岐氏之亂"(1391 年)與"明德之亂"(1391 年12 月)。但幕府內部就如何對待皇室、貴族等政策方面發生分歧。足利直義與幕府執事高師直之間的矛盾與鬥爭越演越烈,以至1350 年2 月足利直義背叛北朝,投奔南朝。1351 年1 月,直義率南朝軍大敗北朝軍。2 月足利尊氏與直義兄弟和好。不久又因關于南北統一的主張不同,兄弟再次反目。1353 年2月,尊氏在鐮倉殺死了直義。1358 年4 月,足利尊氏病故,同年12 月,足利義詮任幕府第二代將軍。

1367 年11 月,足利義滿就任第三代將軍。而日本真正得以樹立稍微安定的政權,是在1392 年足利義滿統一南北朝之後。

義滿執政後,對社寺勢力進行抑製,尤其是對實力較強的守護,不失時機地給予打擊。1390 年削弱大守護土岐氏勢力,1391 年鎮壓了山名氏勢力,1399 年平定了擁六國守護之職的大內氏勢力等。在此期間,義滿促進了南北的統一。

1467 年,圍繞將軍繼承問題,幕府內部形成分裂,細川氏山名氏兩大名的傾軋白熱化,史稱“應仁之亂”。以細川勝元為統率的16萬東軍挾天皇、將軍與以山名持豐大內政弘為首的11 萬西軍在京都展開大戰。勢均力敵的兩支大軍經過十一年的持久戰,難決雌雄。及至勝元、持豐兩氏相繼病死,政弘返回周防,雙方部隊才開始撤去。長期的戰爭使得當時的京都百瘡千孔,荒蕪人煙,一些巨剎、邸宅多數為戰火所毀。公卿們因為不堪生命之危險與經濟之困窘,大多逃離京都,避難于地方。至此幕府權威完全掃地。當時的將軍義政無意于政治,不僅在戰亂中大興土木,營造別墅銀閣寺,還在戈矛聲中飲酒作樂,過著風雅生活。其子義尚繼位後,曾想重整幕府威勢,卻于親征近江的六角高賴時陣亡。于是幕府之勢已是風前之燭,岌岌可危名存實亡了。

行政

室町幕府在行政方面由將軍總理一切政務。其下設"管領",以輔佐將軍,一般由足利氏一族的斯波、細川、畠山三氏輪流擔任,謂之"三管領"。管領之下有侍所問註所,政所等機構,而以侍所最為重要。

侍所的首長稱"所司",由山名、一色、京極、赤松四氏擔任,謂之"四職",負責御家人的統治與行政訴訟。"問註所"的首長稱"執事",此機構除保管幕府的記錄、檔案外,也負責文書的誤謬、偽證以及證件遺失等訴訟的審理工作,執事由三善氏子孫世襲。政所首長也稱"執事",此機構與鐮倉幕府的政所有所區別,它隻主持幕府財政,審理有關買賣、借貸、質押等方面問題。最初執事一職由二階堂氏擔任,後來則由伊勢氏世襲。雖有"執事代"輔佐,但伊勢氏卻又別置"政所代",使之負責實務,由蜷川氏世襲這一職位。此外又與前代一樣設有"平定眾"、"引付眾"。地方上,在鐮倉方面設有"關東御所",其下有"關東管領"。關東御所原由尊氏長子義詮負責,後來改有次子基氏及其子孫世襲。除守護由將軍任免外,其它關東方面的事物均委諸"關東管領"。關東御所下設有"關東管領"、"平定眾"、"引付方"、"政所"、"問註所"、"侍所"等,幾乎與幕府相同。在九州設有"九州探題",東北地方設有"奧州探題"和"羽州探題"。

室町幕府室町幕府

與鐮倉幕府一樣,在諸國置"守護"和"地頭",惟其性質兩者有異。鐮倉幕府的守護與地頭都是幕府將軍的御家人,兩者之間形成主從關系。室町時代守護大多由足利氏同族和有力家臣擔任。他們一方面擁有裁判訴訟、處理無主田地、征收稅款、催促兵役的權利,同時不斷侵吞庄園,將領國的國人變成自己的家臣團,逐漸發展為守護領國的守護大名。

財政

在財政方面,由于室町幕府對守護、地頭的統治並不徹底,所以其經濟主要來源于分散各地的約二百餘處的直轄地"御料所",由將軍近臣"近習"、"奉公眾"以"代官"身份負責管理,並代征"年貢米"、"年貢錢",作為將軍家的生活費用與"代官"的俸祿。必要時,雖也向諸國守護、地頭課稅,但他們未必從命。因此不得不在畿內的交通要道設"關所",征收"關錢",或在渡口收取"津料"。並且對京都內外的"土倉"(當鋪)與"酒屋"(酒坊)課征"倉役"、"酒屋役"。還經各地守護、地頭向"公田"征收"段錢",向"在家"之民征收"棟別錢"。如臨時有事而經費不足時,也向"有德人"(富豪)告貸。所以室町幕府的財政自始至終很不穩定。為了解決經濟拮據問題,與明朝進行"勘合貿易",也逐漸成為幕府的重要財源

經濟文化

前期

農業與手工業

室町前期日本經濟有顯著發展。農業生產方面,農具繼續得到改良,生產技術不斷提高,按成熟期先後水稻已有早、中、晚稻之別。應永10年(公元1403年),到日本的朝鮮通信使在其回國報告書中,曾對日本農民利用水力推轉水車引水灌田的方法表示羨賞。由于灌田技術的改進,連某些經濟落後地區也實行了稻麥復種。應永27年(公元1402年),至日本的朝鮮回禮使宋希境在他的《老松堂日本行錄》一書中甚至提到三季稻的事。由于這些原因,水稻單位面積產量有了顯著增加,上田一反可獲1石3至4鬥收成,這和以後16世紀下半期的產量差不多。粟、稗、黎等作物廣為耕種,經濟柞物芝麻、茬(燈油原料)、藍草(染料)在各地也開始栽培。人們懂得了適應土壤特徵選定品種,所以各地出現許多特產,例如北陸、東北地方的大麻、蓖麻,宇治和姆尾(京都府)的茶,甲斐(山梨縣)和紀伊的桔子等。漁業、鹽業也有發展。魚市場在各地出現。製鹽大規模利用了鹽田,取代原始的燃燒海草的製鹽法。手工業生產方面,美濃、播磨、越前、但馬、贊岐、大和等地的造紙業,河內、備前、尾張的製陶業,河內、大和、攝津、京都地方的釀酒業,山城的榨油業以及獺戶內海沿岸的製鹽業都很有名。中國地方的製漆業也很有名。以河內、大和、相模、京都等地為中心的金屬鑄造業和以加賀、丹後、美濃、尾張、常陸等地為中心的紡織業尤為突出。由于明代中國紡織工匠大批渡日進行技術交流,在山口、博多、界等新興城市便開始了高級絲織品金縷、緞子、縐綢等的生產,產品可與中國絲織品媲美。日本的天鵝絨生產技術也很高,產品深受國際市場歡迎,如中國即有漳州的紡織業仿造日本的天鵝絨的記載:"天鵝絨本出倭國,今漳州以絨織之,置鐵絨其中,織機割出,機織雲燕,殆奪天工。"

商業交通與城市

商品經濟的發展促使市場繁榮。當時市場普及全國各地,從"三齋市"(每月開市3次)發展到"六齋市"(每月開6次)。鐮倉末其以來發展成為專門的居間商人"問屋",在水陸要地和城市裏日益增多,擁有巨額財富。有些還經營海外貿易,變成大金融業者。商業業者的"座"(同業公會)多起來了,在經濟發達的近鍛地方,尤其在京都、奈良及其周圍最多。以奈良興福寺大乘院和一乘院為本所的座就有油座、粉座、酒座、涼粉座等80多個。山城大山崎離宮八幡宮所屬油座規模巨大,擁有10多國的茬胡麻(燈油原料)及其製品買賣的壟斷權。

交通發達,運輸力很強的海上交通尤其發達。主要的海陸幹線計有從中國、四國地方渡獺戶內海進入攝津的兵庫,再溯淀川通往京都、奈良的道路;有從北陸方面經越前的敦賀,橫穿琵琶湖直往大津、京都的路線;還有一條是沿東海道沿岸航至伊勢的桑名登入,再從近江通到京都。

城市在全國範圍內發展起來。除原來一些古老的政治、宗教中心京都、奈良、鐮倉等城市在繼續發展成為商工業城市外,同時也出現一些新興城市。有些是在港灣、交通樞紐處發展起來的港灣城市。著名的有對外航路的起點界(和泉國)、瀨戶內海北岸的兵庫(攝津)、小濱(若狹)、琵琶湖沿岸的坂本(近江)、大津(近江)等。另一些是"城下町",這是在守護大名的山上城堡和居地附近交通便利的平原地方產生的。守護大名居地日益增多的家臣等消費階層,把手工業者和商業居民引向這裏。這類城市在室町後期尤多,最典型的有山口(大內氏城堡)、靜岡(今川氏城堡)。再一些是寺社門前的"門前町",以宇治山田(三重縣)為代表。定居在城市裏的商人,從鐮倉末期起開始被稱為"町人"。15世紀的日本城市還都處在守護大名的統治之下。

朱子學

朱子學在鐮倉時代就傳入日本了。當初將朱子學帶到日本的是俊艿(公元1166年-公元1227年)和圓爾辯圓(公元1202年-公元1280年)兩禪僧。圓爾之後在日本積極傳播朱子學的有宋僧蘭溪道隆無學祖元、元僧一山一寧。鐮倉時代朱子學沒有被當作一種獨立的學問加以研究,而且它是依附禪宗傳入日本的,隻是作為禪僧的一種文化教養,作為傳播禪宗的一種輔助手段,主要在禪僧中間流行,停留在兼學的程度上。至南北朝時代(公元1333年-公元1392年),情況便不同了。義堂周信(公元1325年一公元1388年)從《四書》的價值來談新舊兩註的不同,把儒學作為政道的一種參考,為足利義滿講《中庸》、《大學》、《魯論語》(魯國所傳的《論語》)。他對義滿說,治理國家的人一定要明德、正心、修身為先。義堂之後岐陽方秀及其弟子雲章一慶、翱之惠風等大力宣揚朱子學,朱子學不但在關東,在全日本已取得了穩固的地盤。"建武中興"失敗後,朱子學被南朝統治者用作同室町幕府和北朝皇室進行鬥爭的思想武器。在記述從"神代"至南朝後村上天皇即位(公元1341年)的歷史著作《神皇正統記》中,著者北田親房仿照朱熹《通鑒綱目》的宗旨,大力宣揚"大義名分論",筆誅"亂臣賊子"。他還按朱熹唯心主義理氣之說,對由來已久的"國土生成"和"天神出現"等神話加以演繹,為所謂"肇國悠久"和"皇位神聖"說賦以哲學"理論",並通過所謂"神器授受"說論述皇統的繼承,為南朝正統說提供根據。《神皇正統記》大大發展了神國思想,為所謂獨特的日本"神國國體"的"理論"奠定了基礎。眾所周知,這個"國體論"到明治以後曾成為日本軍國主義奴役人民、進行侵略的思想武器。

十三代將軍義輝十三代將軍義輝

民間文藝

民間文藝創作的最大成就,是作為戲劇完成的"能樂"和"狂言",以及作為戲曲完成的"能樂"的"謠曲"和"狂言"的樂曲。"能樂"是一種使用"能面"(能樂用面具),由謠、舞蹈、伴奏所構成並伴以謠曲演出的樂劇。"能樂"的前身是民間流行的"猿樂"和"田樂",起源于中國唐朝的散樂,進入鐮倉時代又採用了歌舞樂曲,逐漸變成戲劇的文藝形式。至室町前期,經過大和"猿樂"的觀世座(劇團)的著名演員觀阿彌,尤其他的兒子世阿彌(公元1363年-公元1443年)的努力,使"能樂"成了一種獨具特色的文藝形式。世阿彌還統一了散在各地的民間藝術,集當時日本歌舞之大成,創造了日本民族戲劇。他的《花鼓書》是日本最早的一部戲劇藝術理論著作,奠定了日本的民族藝術理論基礎。他的《能作書》是日本最早的一部戲劇創作方法的著作。他一生創作的"謠曲"至少有90多種,其中有些是歷史故事、傳說,歌頌英雄武士、高僧,為足利義滿和武士們所欣賞。但也有不少是揭露社會矛盾的,有些今天尚在演出。

當時在能樂劇歇幕時總是穿插演出"狂言"。如果說能樂在頗大程度上是屬于武士階級的戲劇,那麽狂言便完全是一種優秀的民間文藝。遺留下來的300多篇"狂言",用的是當時的口語,表演形式生動活潑,內容完全是對當時統治階級人物的尖銳批判和辛辣諷刺,揭露當時社會的醜惡現象。"能樂"和"狂言"的發展,給後來"歌舞伎"和"人形凈琉璃"的誕生準備了條件。

文學藝術

室町時代貴族文學幾乎沒有什麽成就可言,隻是若幹貴族文人完成了《日本書紀》、《萬葉集》、《源氏物語》等一些古典著作的抄寫本和注解書而已。此時禪僧的五山文學十分興盛。五山有京都五山和鐮倉五山之分,公元1386年足利義滿整飭五山製度,將南禪寺置于五山之上,京都五山為天龍寺、相國寺、建仁寺、東福寺、萬壽寺;鐮倉五山為建長寺、圓覺寺、壽福寺、凈智寺、凈妙寺。這裏的五山僧人學習中國語,入山為僧必須考中國語,及格後方能出家為僧。所以他們都精通漢文學,寫了許多漢詩、日記、語錄、文章,傑出的作家輩出,如虎關師棟、義堂周信等。除五山漢文學外,武士文學作品較有價值的是《太平記》一書。這是一部歷史小說,記述從"建武中興"和南北朝大約50年間戰亂的歷史,反映了當時社會面貌以及各階級的動態和思想。

隨著農民、町人力量的不斷壯大,民間文學興起,出現了新的創作形式,如後來被稱做"御伽草子"的通俗易懂的短篇小說和"連歌"。它們中有的取材于民間故事和傳說,有的是鳥獸蟲魚草木擬人化的童話,這些都具有濃鬱的生活氣息和強烈的人民性。"連歌"是幾個人、十幾個人一起在相互聯詠中不斷創作聯句的一種詩歌體裁。這種體裁起源于和歌上下句的兩人聯詠,在平安時代已經出現,到鐮倉時代發展成50句100句的聯句,開始打破貴族的壟斷而推廣到武士和人民民眾中。至室町前期便脫離和歌而獨立,在人民民眾中形成連歌熱,用來歌頌自己的勞動和表現對統治階級鬥爭勝利的喜悅。14世紀中葉,二條良基輯成一部優秀的連歌集 --《菇玖波集》,奠定了連歌興盛的基礎。

這時期繪畫藝術的顯著特點是"大和繪"走向衰落,而仿宋元畫風的水墨畫風靡一時。奠定日本水墨畫基礎的是撣僧如拙及其弟子周文,而使其獲得完善發展的則是周文的弟子雪舟等楊。雪舟遊學明朗,從當時中國名畫家李在和、張有聲學得潑墨技法。他的卓越成就在于吸收了中國繪畫的長處,結合日本人民的思想感情,在繼承發揚民族繪畫優秀傳統的基礎上出色地創造出自己的民族風格,豐富了日本的文化內容。因而他受到日本人民的尊敬,被譽為"古今之畫聖"。他的水墨畫選題頗廣,有優美的山水畫,有栩栩如生的花烏畫,還有逼真的肖像畫。主要作品有《育玉山》、《山水長卷》(長達52尺)《四季山水圖》等。

建築方面最著名的是公元1397年足利義滿建造的金閣。它是臨池而造的三層樓閣,其式樣採取結合形式,即第一層寢殿式,第二層佛堂式,第三層禪宗式。這種結合形式可以看到公家與武家文化的結合和平安文化與鐮倉文化的統一。

後期

農業礦業手工業

在富國方針指導下,大名們都大力發展生產。他們鼓勵農民開發新田,致力于大規模水利工程的興修和灌溉體系的整備。庄園製的基本消滅、復雜的土地領有關系的單一化,使在分國內有計畫地大規模整治水利成為可能。武田信玄組織人力興修釜無川堤壩(信玄堤壩)和越中佐佐氏治理常願川等事,都非常有名。新田開發和水利事業的發展,使許多極易受災的低窪地變成高產水田地帶,耕地面積有了大幅度成長。廄肥、人糞尿得到更廣泛利用,同時大量進行割草積肥也有了可能。除實行稻麥輪作外,旱田作物也實行了小麥與大豆、小麥與養麥的輪作。隨之,單位面積產量繼續有所提高,在先進地區畿內,稻每反(992平方公尺)產量高達3石。從前一時期開始的商品作物生產普及各地。城市近郊也開始了較大規模的蔬菜生產,供應城市需要。從前僅在宇治地區栽培的茶,如今開始在大和、丹波、伊賀、伊勢、駿河、武藏等國種植。由于農業技術的進步,棉花的栽培也開始了,從三河迅速普及各地,增加了人民的衣服原料來源。煙草、甘蔗、甘薯等新作物的種植也有了廣泛發展。

礦山對于獲得貨幣和武器的原料十分重要,因此大名們對開發礦山也抱著極大的熱情。當時採礦和冶煉技術都有明顯提高。銅礦已從露天轉向坑道開採。銀的冶煉自16世紀30年代開始採用先進的中國灰吹法。黃金不隻從砂金裏,也從礦石中進行提煉,產量大增。奧羽的金礦,對馬的銀礦,但馬、備前、備中、美作的銅礦,尤其大名中大內、尼子、毛利諸氏經營的甲斐金礦都很有名。這三種礦藏的開發為後來鑄造硬幣創造了條件。此外伊勢的水銀,南海的硫黃等開發也很重要。水銀、硫黃和金、銅都是對中國(明)貿易的重要輸出品。

由于國內需要和對明貿易的增加,手工業的發展也驚人。棉花生產的發展引起棉紡織手工業部門的出現。茶葉栽培的普及導致瓷器生產的擴大。高級絹紡品生產出現了京都這個新的生產中心。京都西城區(西陣)的高級紡織品生產馳名全國。金屬工業方面基于大名的要求和對明貿易的需要,刀劍製造非常發達,並且由于槍支傳入而開始了槍支生產,但農具、手工業工具及生活用品的生產仍具有重要意義。由于農具需要量的增加,在各地的町、村便產生了專職鍛冶與鑄造的工匠。這些工匠擺脫了庄園領主的束縛,擁有自己的作坊和工具,或接受社會訂貨而收取加工費,或生產向市場出售的商品。

商品經濟發達

農村舉行市集的次數增多了。從每月6次增至9次。在城市中,每日市集已成經常現象,市場上陳列著幾十種商品,包括品種 廣泛的農產品和手工業產品;在城市裏,專業化的市場也紛紛建立起來,例如淀的魚市,京都的米市,奈良的馬市等。市場的繁榮說明了16世紀在社會生產力廣泛發展的基礎上勞動分工和商品經濟的進一步發展。

室町後期也是日本海外貿易的大發展時期。16世紀上半期日明勘合貿易(憑明朝發給對照符契的商船進行的貿易)空前繁榮。從16世紀中期起,日本同歐洲,也同東南亞各國開始了貿易聯系。有一些大名、豪商和寺院直接參加了對外貿易。海外貿易的大發展又有力地促進了手工業同農業的分離、手工業生產新部門的出現和商品貨幣關系的發展,促進了社會勞動的分工。

所有這些都構成為室町後期日本城市大發展的基本因素。應仁之亂中幾乎變成荒野的京都,亂後再次作為商工業的中心地繁榮起來,人口估計約達20萬左右。進入16世紀,界、博多作為對中國、朝鮮、琉球和南海貿易的基地有飛躍發展。從前一時期起作為港灣城市發展起來的小濱、敦賀、大津、大湊、兵庫、尼崎、尾道等,也臻于繁榮。在一些城市,商工業者獨立的傾向顯著。曾經隻是指商業地區的町,已逐漸又帶有社會組織的色彩。住在這裏的以 商工業者為主體的居民統被稱作町民("町眾")他們建立起町的自治組織"",實行自治。

隨著家臣團集中于大名城下,大名們還努力使商工業者逐漸集中于此。為發展商工業,不少大名廢除妨礙商工業自由活動的特權行會"座",開放所謂"樂市"、"樂座"市場,免除市場稅、商業稅。還廢除領國內各地的關卡,城下町遂作為分國的政治經濟中心繁榮起來。大名們出于經濟和軍事目的,恢復早已荒廢了的驛站驛站馬製度,以大名的城下町為中心整飭了大道。在所有要害之地設驛站驛站馬,便利了國內陸路交通,有助于商品經濟的發達。

自治城市出現

"應仁之亂"後的京都雖然沒有實施全市的自治,但是祗園、清水、北野等門前町以及室町等市場町都是由各町四民來管理的。祗園町町民所舉行的祗園祭典,既加強了他們的團結,也顯示了他們的富有。此種町民的自治是室町後期各城市出現的新動向。

最具代表性的城市自治是界市。界作為瀨戶內海航路的終點,其重要性最初不及尼崎和兵庫,然而隨著應仁亂後細川氏將此處作為勘合貿易的基地,于是驟然繁榮。接著三好氏也以這裏為據點,一躍成為最大的港灣城市。界也向以刀劍、絹織品和漆器產地聞名,槍支傳入後,作為槍支製造的中心地更增加了其重要性。界原為京都寺院的一個庄園,其自治可溯源于15世紀初村民集體負責向庄園領主交納年貢("百姓請");至15世紀末產生了由門閥商人組成的議會,出現城市自治。16世紀中,這種議會成員達36名,稱為"36人眾",每月由其中3名代表輪流管理市政,裁斷訴訟,處罰罪人。該市更三面圍以護城河,擁有自己的武裝。這時期來到界的一位歐洲天主教傳教士向該國政府報告說,界富庶而和平,象義大利自由城市鹹尼斯那樣實行自治。當時界的人口已超過五萬;永祿11年(公元1568年)織田信長命令界出"矢錢"(軍用金)3萬貫,界拒絕交出。當信長企圖以武力征服時,界議會便致書另有享有自治權的城市--攝津的平野,呼吁以武力聯合抵御。此舉意義至大,如羽仁五郎所指出,它證明此時日本"甚至還有過近代自由城市共和製聯盟的萌芽。"

除界和平野外,築前的博多、伊勢的桑名也屬于享有自治權的城市。但是這類城市為數極少,遠不及中世紀的歐洲。較多城市隻是享有部分的自治權,有如京都情形。隨著16世紀城市的大發展,商業資產階級壯大起來,成為爭取消除封建割據、建立統一集權國家的一支重要勢力。

文學藝術

室町後期的文學仍以扎根于人民民眾生活的"御伽草子"和"連歌"為代表,新興曲藝"能樂"和"狂言"也在繼續發展。屬于"御伽草子"的短篇小說在整個室町時期共有500多篇,至江戶享保年間被整理出版23篇。連歌的發展達于頂峰。宗抵(公元1421年-公元1502年)撰輯《水無獺三吟百韻》和《新撰菇玖波集》等詩歌集,確立所謂斯文的正派風格連歌,提高了連歌的藝術性,但卻失去了大眾性而拘泥于規則。為補救它,乃興起作為連歌餘興的徘諧(詼諧、滑稽之意)。山崎宗鑒(公元1465年-公元1553年)撰《新撰犬築波集》,被視為徘諧連歌之祖。

能樂方面,繼世阿彌之後,音阿彌被譽為絕妙名手。他在觀世彌、世阿彌成就的基礎上精益求精。觀世座之外,金春座出現了禪竹、禪風,據稱兩人都不亞于音阿彌的選材。應仁年問動亂使猿樂一時陷于衰落,但後來又有長足發展,雖然喪失了幕府這個保護者,但卻得到地方武士和城市庶民階層的支持。公元12世紀末的"平家琵琶"此時更加盛行。"幸若舞"和"古凈琉璃"也廣為流行。幸若舞是曲舞的一種,公元15世紀桃井幸若丸所創,以戰爭和戀愛為題材,受武士歡迎。凈琉璃是一種用弦伴奏的說唱曲藝,其名稱源于源義經同凈琉璃姬的戀愛故事,至江戶初期古凈琉璃發展成現代凈琉璃。戴著裝飾品和化裝的民間舞蹈也頗盛行。舊歷7月15日舉行的盂蘭盆會舞尤其盛行。小調也為人們所喜愛,公元1518年出現一部《閒吟集》輯錄這種民間小調300餘首。

繪畫方面,土佐光信(公元1434年-公元1525年)將中國畫的技法使用于大和繪上,發展了優美的傳統技法,使大和繪復興起來。狩野正信(公元1454年-公元1530年)也用中國水墨畫的技法發展大和繪,曾任幕府的宮廷畫師,為足利義政、義尚服務。其子狩野元信(公元1476年-公元1559年)繼承父風,集狩野派畫風之大成。遺作有京都大鎔寺大仙院的《海邊花鳥圖》(公元1513年)和東海底的《瀟湘八景圖》等。

建築方面,文明15年(公元1483年)足利義政建成東山山庄,其中銀閣不亞于義滿建造的金閣(公元1397年),極其豪華。建築式樣採用書院式,佛殿和住宅相結合,與庭園取得調和。銀閣的附屬建築物東求堂和茶室同仁齋,建築手法高雅,象征閒寂清雅的茶道趣味。工藝方面,出現了後藤佑乘(公元1440年-公元1512年),擅長刀劍金屬工藝雕刻和漆器製造。

醫 學

室町時代日本醫學在吸收中國醫學成就、總結自己經驗方面繼續獲得發展。正平17年(公元1362年)著名醫學家僧有鄰撰醫書《福田方》。此書既綜述了金、元、明時期中國醫學,又肯定了日本的醫療經驗,分疾病為12類,創造性地提出按病因、症侯、診斷、類症鑒別、預後和療法的順序撰寫醫書的方法,尤其論述研究既往症的必要性。釋生西所撰《五體身分集》(公元1369年)也具有同樣傾向。此時對醫書中使用的漢語大部分進行了"和訓",把讀者從難解的漢文原文中解放出來。這為日大學部研事業的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

在室町後期,不少日本醫學家到明代中國交流醫學成果。公元1494年田代三喜(公元1465年-公元1537年)回國後大力提倡李朱醫學(李東垣和朱丹溪的醫學),為日本李朱學派的開山祖。此派認為疾病起于"外感"和"內傷",因而在治療上避免使用寒涼葯劑,著重和平葯劑。三喜的弟子曲直瀨道三著《啓迪集》(公元1574年),結合日本實情發揮了李朱學說,使此說風靡全國。醫學家兼本草學家吉田宗桂和針炙專家金持重弘也有名。兩人在明期間都曾行醫,醫術博得中國醫學家的好評。明朝也有一些中國醫學家移居日本,如陳祖田、智光等人,他們對日本醫學的發展多所裨益。

歷代將軍

氏名

院號

官位

在職

享年

墓所

1

足利尊氏

等持院

正二位

權大納言

1338年8月11日 - 1358年4月30日

54

等持院

2

足利義詮

寶筐院

正二位

權大納言

1358年12月8日 - 1367年12月7日

38

寶筐院

3

足利義滿

鹿苑院

從一位

太政大臣

1368年12月30日 - 1394年12月17日

51

相國寺

4

足利義持

勝定院

從一位

內大臣

1394年12月17日 - 1423年3月18日

43

-

5

足利義量

長得院

正四位下

參議右近衛權中將

1423年3月18日 - 1425年2月27日

19

-

6

足利義教

普廣院

從一位

左大臣

1429年3月15日 - 1441年6月24日

48

十念寺

7

足利義勝

慶雲院

從四位下

左近衛中將

1442年11月7日 - 1443年7月21日

10

安國寺

8

足利義政

慈照院

從一位

左大臣

1449年4月29日 - 1473年12月19日

55

相國寺

9

足利義尚

常德院

從一位

內大臣

1473年12月19日 - 1489年3月26日

25

相國寺

10

足利義材

惠林院

從一位

權大納言

1490年7月5日 - 1493年6月29日

53

西光寺

11

足利義澄

法住院

從三位

參議

1494年12月27日 - 1508年4月16日

32

-

12

足利義稙①

-

-

1508年7月1日 - 1521年12月25日

-

-

13

足利義晴

萬松院

從三位

權大納言

1521年12月25日 - 1546年12月20日

40

義晴地藏寺

14

足利義輝

光源院

從三位

參議左近衛中將

1546年12月20日 - 1565年5月19日

30

-

15

足利義榮

光德院

從五位下

左馬頭

1568年2月8日 - 1568年9月末

29

西光寺

16

足利義昭

靈陽院

從三位

權大納言

1568年10月18日 - 1588年1月13日②

61

-

註:①第12代將軍與第10代將軍是同一個人,所以一般認為室町幕府隻有15代將軍。這是種錯誤的看法,應當是共有16代將軍由15人擔當。

②1588年1月13日是豐臣秀吉宣布"公卿輔任"的日子,也就是室町幕府正式滅亡的日子。而一般則把1573年7月18日織田信長放逐將軍的日子視為室町幕府實際滅亡的日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