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華夫人

宣華夫人

宣華夫人陳氏,南北朝時期南朝陳宣帝女、陳後主同父異母之妹,封寧遠公主,母施姬。隋開皇九年,隋朝平陳完成南北統一後,其與陳國皇室成員作為俘虜從建康西入大興,被配入掖庭為宮女,後選為隋文帝嬪妾。文獻皇後去世後,垂暮的隋文帝失去愛妻後再也無法排遣精神之慟,他曾嘗試用青春美色麻醉自己忘卻悲苦。陳氏這時進封貴人,和容華夫人蔡氏等一起得寵。仁壽四年七月隋文帝去世後,陳貴人進封宣華夫人,按製出居文帝別廟仙都宮。據《隋書》記載,其之後被隋煬帝再度接入皇宮,歲餘而終,年約二十九。在歷史上,陳貴人作為"隋煬帝因色弒父"的仁壽宮變女主角聲名大噪,不過此說頗為近現代史家質疑。

  • 中文名稱
    陳氏
  • 國籍
    陳朝→隋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建康
  • 出生日期
    約577年
  • 逝世日期
    605年
  • 職業
    公主→妃嬪
  • 經歷
    公主-宮女-嬪-貴人-夫人
  • 聰慧
  • 外貌
    姿貌無雙

人物生平

國破家亡

宣華夫人陳氏,是南北朝時期南朝陳宣帝陳頊之女,陳後主陳叔寶的異母妹,母施氏(封號不明,《南史》稱為施姬)。陳宣帝一生子女眾多,史載其有子四十二人。陳氏封號為寧遠公主,有同母兄弟臨賀王陳叔敖、沅陵王陳叔興

陳氏大約兩三歲時,與陳朝隔長江對峙的北朝發生了隋楊代周的政變。其父陳宣帝欲有作為,嘗試趁新生的隋政權立基不穩時奪回戰略要地江北地區,于是主動挑起了一場戰爭。但沒料到隋朝雖然立國不久,隋文帝卻是雄才大略、精明穩健,其迅速調兵遣將迅猛反擊,打了幾個大勝仗反將一軍,陳朝一敗塗地狼狽不堪,陳宣帝在急怒攻心之下病發去世,太子陳叔寶即位。

才智平庸的陳叔寶哪裏是老成穩重隋文帝的對手,不過當時隋朝把戰略重心放在打擊北方突厥上,無法分身兩線作戰,所以對陳朝態度相當友好。後主陳叔寶對此不但沒有警惕和防備,反而恃有長江天險不思進取,沉溺于和美人縱情享樂,其代表作《玉樹後庭花》也成為了著名的亡國之音。

隋開皇八年年底(公元588年),隋文帝一聲令下,晉王楊廣統率早已摩拳擦掌蓄勢待發的隋朝水陸大軍50餘萬揮師南下,在開皇九年年初(公元589年)平定南陳,完成了華夏統一。陳後主從井底被撈起來投降後,包括寧遠長公主陳氏在內的陳朝皇室成員跟隨後主作為俘虜和戰利品,從江南的建康城來到位于西北的隋朝京城大興。之後,陳國皇室男性成員被隋文帝分散到隋朝偏遠地區,在隋政府的監視下種田幹活自力更生,陳宮佳麗包括部分公主被賞賜給平陳有功之臣和隋朝親貴大臣,剛剛十來歲的陳氏則配入掖庭成為了宮女。

夾縫求生

隋朝完成了南北統一後,隋文帝繼續兢兢業業治理國家,隋朝國力蒸蒸日上。呆在掖庭的宮女陳氏也漸漸長大,展現出南方美人特有的可人和風姿。

開皇末年,年近花甲的隋文帝私幸宮女尉遲氏,同樣年近花甲、一生獨寵後宮的皇後獨孤伽羅悲憤交加,在皇帝上朝後將其殺死,皇帝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後在左右僕射高熲、楊素的勸解下,獨孤皇後主動請罪,夫婦倆和好如初。文帝之後得以有限親近嬪妃,陳氏這時作為後宮三品之嬪得幸。雖然在文帝看來妾媵隻是晚年生活調劑,他的夫妻關系並無變化,他對愛妻一如既往疼愛和信任,但卻沒想到痴心一片、自尊心強烈的獨孤皇後在尉遲女事件後內心受到重創,從此心灰意冷內心鬱鬱至死。粗心的文帝卻沒有察覺和理解到愛妻的失落,空留喪偶後的痛苦不堪和臨終前的幡然醒悟、悔恨自責。

由于從公主到宮女的特殊經歷,本性聰明的陳氏學會了察言觀色夾縫求生。陳嬪楚楚可憐的南國風姿討得了隋文帝的喜歡,她多年養成的聰慧性格、恭謹本分的表現也得到了暮年獨孤皇後的有限容許。這時隋朝政局正在發生一場劇烈變動,隋文帝和獨孤皇後下定決心策動了廢皇太子楊勇、立晉王楊廣。陳嬪像文帝夫婦身邊的內使、侍女和侍臣一樣,見風使舵順水推舟搭上了晉王楊廣這條船。

晉王楊廣果然如願以償登上了皇太子之位,一手促成此事的獨孤皇後身體卻越來越差,一年多後就崩于仁壽宮。失去愛妻的隋文帝丟魂落魄、傷心絕頂。皇後之死,文帝溺情始終無法自拔,他不僅親自為妻送葬,還一口氣建了天下最盛的奢華寺院為皇後祈福,連最喜歡的仁壽宮也不想去觸景傷情。有一段時間,孤寂茫然的隋文帝越來越喜歡陳嬪等人的陪伴,她們的青春美麗和溫柔乖巧可以讓苦悶的他暫時忘卻憂煩。隋文帝之後改革了隋朝婦官製度,原來的三品陳嬪得以進位貴人,受到寵愛,和皇帝另一位寵妃蔡貴人一起掌管後宮,陳蔡兩個一時風頭無二。蔡氏後來還超越公主出身的陳氏領先一步進封為容華夫人

宣華宣華

千古疑案

隋文帝本身已經是六十三歲的垂垂老人,晚年喪子、廢黜皇太子、罷黜老友高熲、喪失愛妻、廢黜愛子蜀王的一系列打擊和家庭悲劇讓他精神飽受折磨、痛苦不堪,尤其是愛妻文獻皇後的去世,隋文帝等于是被抽掉了精神支柱和靈魂,再也沒有活力了。孤獨的他嘗試在陳氏和蔡氏等嬪妃的青春美色中尋找一點人生現實歡樂忘卻愁苦,卻讓本來就不好的身體進一步虛弱不堪。

文獻皇後去世剛剛一年多,仁壽四年(公元604年)年初隋文帝就已經精力不濟,于是把政事托付給了皇太子楊廣,不久之後,他很快臥床不起,到七月份時已病入膏肓。七月時,文帝先是和文武百官臨終決別,後來又溫柔地撫摸著皇太子楊廣的頭對負責山陵的官員何稠囑咐交待後事:"你曾經安葬了皇後,如今我也要死了,後事你同樣要用心。囑咐這麽多是為什麽呢?因為我實在忘懷不了皇後啊,死後如果靈魂有知,一定要讓我們夫妻在黃泉之下團聚。"

本來很溫馨的場面,但史書記載的一樁桃色事件卻讓文帝之死變得撲朔迷離,成為千古謎案。據《資治通鑒》等記載,當文帝重病于仁壽宮時,皇太子楊廣與陳貴人等皆跟隨侍疾。有天陳貴人出去更衣時,楊廣欲非禮陳氏,被其抗拒。她回到寢宮後,神色有異,文帝感到奇怪,問她原因,她哭著說:"太子無禮。"文帝得知實情後大怒:"這個畜生怎麽擔得起大任!獨孤真是害了我!"說完便叫兵部尚書柳述、黃門侍郎元岩召回廢太子楊勇,打算廢掉楊廣。楊素知道後,將這件事告訴太子,太子便矯詔囚禁元岩、柳述,把皇宮宿衛換成東宮心腹,並遣使者進入皇帝寢殿,把宮人們都趕到別處,很快就傳出文帝駕崩的訊息。陳貴人與宮人們知道事情不對勁,相當恐懼。不久,太子派使者送一金盒給她,並親自加上簽名封條。她收到後很害怕,擔心太子送毒葯來賜死她,于是不敢開啟。使者一直催她,她才開盒子,結果發現裏面竟然放的是好幾枚同心結,宮人們于是都安下心來,認為總算保住了性命。但陳貴人為此相當不樂,不肯答謝,宮人們逼著她,她終于向使者答謝,當晚楊廣便和其發生關系。不過初唐趙毅筆記《大業略記》記載容華夫人蔡氏為仁壽宮變女主角。

大南公主大南公主

由于仁壽宮變疑點很多,再加上隋煬帝楊廣作為典型的亡國之君,在諸多歪曲的歷史記載和傳奇性道聽途說之下,人們想全窺其真實全面的性格、風貌和經歷也很困難,所以隋煬帝楊廣"因色弒父"這種說法被諸多近現代史學家質疑,仁壽宮變也成為千古疑案。至于被卷入其中的著名緋聞女主角陳貴人,後人更是無法確定她在其中處于一個什麽樣的角色。陝西出土了其母兄的墓志銘,或許可以作為探討其角色定位時候的一個史料補充。

香消玉殞

隋文帝去世後,陳貴人雖然得到了進封,成為宣華夫人,終于和容華夫人蔡氏平級。但青春韶華的她們馬上就要告別富麗的宮廷生活,按照妃嬪為先帝守節的歷來傳統,出宮幽居為隋文帝祈福。所以陳氏這次加封不過是隋文帝臨終前憐憫她青年守製的一點施恩罷了。

根據《隋書》等記載,陳貴人在隋煬帝的壓力下,于隋文帝去世當夜半推半就與其發生不正當關系。因為這層關系,之後陳氏又從仙都宮被召入皇宮,一年後的樣子去世,尚不到三十。隋煬帝似乎還頗為傷懷,寫下《傷神賦》一篇(今不傳)。

根據隋煬帝的行動軌跡,他在仁壽四年十月份埋葬了父親隋文帝後,就收拾打包行李變相遷都洛陽,並且在第二年(大業元年)八月帶領百官、後妃浩浩蕩蕩下江都,直到大業三年才回西京大興。所以宣華夫人最後是死在洛陽、大興、江都或者是在來去江都途中,已經無考,葬地亦無可考。

家庭悲劇

宣華夫人的母親施太妃誕育有陳叔敖陳叔興、陳氏三個兒女,雖然《隋書》等把宣華夫人的後宮生活形容得無比風光,但根據考古出土資料綜合歷史記載,實際上她和她的家庭是一出典型的悲劇。

入隋之後,施太妃的兩個兒子作為亡國君臣王裔,是隋階下之囚,到大興後,和陳宣帝、陳後主的其他子孫一樣,被隋文帝打發到隋朝西北偏遠邊區,在隋朝政府的監視下靠種田自食其力為生。按如今的話叫"勞動改造",如此長達十六年之久。陳叔興的墓志銘裏甚至戰戰兢兢地把隋朝的不殺當天大恩典。

陳嬪成為後宮之後,她的母親施太妃總算獲得了隋朝政府提供的一份穩定收入。雖然施太妃物質生活還比較寬裕,但隻能躋身貧民區,鄰居的房子甚至還殘破到漏水的程度。隋文帝連一個命婦封贈都沒想起要提供給她,所以她根本走不進隋朝的主流社會。

雖然《隋書後妃傳》記載楊廣對陳嬪非常客氣,奪嫡時還曾送金蛇等禮物給她,陳嬪也積極用心為他出力。不過根據《隋書》其他記載可以發現,楊廣此舉並沒有什麽特殊之處,他把文帝和文獻皇後身邊的內侍、宮婢、侍臣通通賄賂了個遍,三品陳嬪在楊廣處得到的尊重遠遠不如皇後的婢女。晉王楊廣每次都會親自跑幾百裏從駐地去揚州境首迎接皇後的使臣,蕭妃甚至和皇後婢女同寢共食;即使是皇後最微賤的婢女去晉王府邸時,楊廣必定和蕭妃親自到門口迎接,並為其準備美味可口的食物和珍貴豐厚的禮物。

不僅如此,即使獨孤皇後去世後,一時水漲船高的陳嬪在後宮的生活也有苦說不出,非常蹇促。她剛剛進封貴人不久,靠青春美麗佳人打發愁苦的文帝又把興趣投到了美貌嫻靜的蔡世婦和其他幾個妃子身上,蔡世婦很快就進封貴人,和陳氏平起平坐,而且還奪走了她一半掌管後宮事務的權力。文帝後來顯然對蔡貴人更為喜歡,先封她為容華夫人,地位在出身公主的陳貴人之上。而陳貴人也不敢爭寵,隻得和容華夫人表面和睦相處。

隋文帝當時已經63歲,失去了深愛的獨孤皇後之後,脾氣更是變得暴躁猜忌、喜怒無常。所謂"專房擅寵"的陳貴人兩個兄長和嫂嫂侄兒們已經在蠻荒偏遠邊區日曬雨淋種田十幾年,號稱掌管後宮的陳貴人連乞求兩個親哥哥回京與母親團聚的這點小小卑微要求都不敢向隋文帝提,生怕一不小心觸犯天顏跌入地獄,隻能強顏歡笑默默忍受著兄長受苦、親人分離的煎熬。直到大業二年,陳貴人的侄女、陳後主的女兒陳婤在隋煬帝那裏得寵,宣華夫人的兩個兄長和家人才隨著陳國皇室集體回京。

但是陳國皇室的這次命運轉機,卻並沒有給宣華夫人和她母親帶來多少好運。很快,宣華夫人大約于大業二年(公元606年)去世,年僅二十九歲。本來陳叔興等人終于回來和施太妃母子團聚是一件聊以安慰的喜事,結果也許長期在偏遠地區的艱苦生活影響了他的健康,還沒等到授官,陳叔興就身染重病,于大業三年(公元607年)撒手人寰不治而亡。而陳叔興剛剛去世,和他一起發配到蠻荒偏遠之地飽嘗艱辛的妻子沈王妃經受不起這個打擊,大業四年(公元608年)又匆匆去世,年僅三十三歲。短短三年,接連失去三個兒女親人的骨肉之痛,無疑沉重地打擊了施太妃。不過一年時間,大業五年(公元609年)施太妃也跟隨一雙兒女和兒媳駕鶴西去。

短短四年時間,宣華夫人家竟然連喪四個親人,都不能安享長年而多死于短命,實在是悲慘太過。

兩帝無情

宣華夫人陳氏從陳國公主變成隋宮嬪妃,又先後得到了隋朝二帝的關註,尤其《隋書》還有"帝頗惑之"的記錄,似乎其頗有女性魅力。但綜合各種史料,可以發現宣華夫人不過是身不由己、以色事人,一生實在堪憐。當然,隋朝二帝並不是沒有感情的政治人物。相反,他們擁有深厚感情,隻不過對象不是宣華夫人。《隋書後妃傳》曾經這樣評價過隋朝兩對帝後的夫妻關系:"二後(文獻皇後、蕭皇後),帝未登庸,早儷宸極,恩隆好合,始終不渝"。

與隋文帝

隋文帝楊堅一生深愛獨孤皇後,在她十四歲父母雙亡娘家失勢時,就發誓為她無異生之子。即使隋文帝當上皇帝後也六宮虛設近二十年。直到獨孤皇後年近花甲時,隋文帝才試探性寵幸尉遲氏,由此爆發了離家出走事件。雖然事後隋文帝對愛妻一如既往疼愛關懷,獨孤皇後也退了一步允許他有了嬪妾,隋文帝卻沒想到性格剛烈的獨孤皇後這麽做的深層原因。獨孤皇後是從國家穩定出發,不想因離家出走事件讓他失去帝王尊嚴,基于處于權力頂端的帝後關系和諧一致有利于國家、朝政安寧,從而對他妥協讓步。盡管隋文帝礙于皇後並不怎麽寵幸姬妾,但卻茫然不知同樣深愛他的皇後已經對他心灰意冷、內心衰折,很快就喪失了生命力。

文獻皇後去世對文帝打擊太過沉重,不僅正史有相關記載,而且唐朝筆記、唐朝佛教典籍裏多處能找到文帝苦苦思念亡妻無法排遣心中痛苦的真情流露記錄。對受北朝風氣影響很深,對"性忌妾媵"習俗很理解的文帝來說,他晚年的妃嬪不過是其生活的調劑乃至排遣精神痛苦的需要罷了,其中也包括陳貴人。

隋文帝對陳氏的情感並沒有超越出征服者的玩物心態。文獻皇後去世後,年過花甲的隋文帝不僅沒有把對皇後的感情移情到陳氏身上,而且迅速有了新歡蔡氏,蔡氏在短時間內迅速和陳氏平起平坐,最後地位還反超陳氏。陳氏對隋文帝不僅在感情上無法起到任何心理撫慰作用,而且她也無力對其進行情感上的約束,隻能坐視新歡崛起爭寵。

隋文帝在心理上始終沒有把陳氏等後宮看做自己的家人和親人,也沒有任何將其視作家族一份子的行動。晚年三次全國規模的為家族刻碑祈福行動中,他的家族親緣關系裏從來沒有包括過後宮;臨終前也沒有任何要求後宮陪葬太陵記錄。他最後甚至還否定了自己的納妾行為:"使皇後在,吾不及此"、"但不能忘懷(皇後)爾,魂其有知,當相會于地下"。甚至隋煬帝對其後宮的不軌行為也間接反應出陳氏等人雖然獲得了後宮高位,但並沒有在隋文帝子女心中獲得該位置應該帶來的社會地位尊重和價值承認心理。

隋文帝在本質上並沒有放松過對陳氏的猜忌和不信任。陳國皇室在西入大興後,被隋文帝分配到各州監視自力更生當農民,這也包括陳氏其同母親兄弟,終隋文帝一朝沒有改變對陳皇室政策的記錄。即使在文獻皇後去世後,陳氏獲得了後宮高位,不過陳國皇室並沒有受到任何恩惠,連陳貴人的同母親兄弟亦無因陳氏受寵從而得到文帝任何垂憐的記載。他們一直像其他陳國男性皇室成員一樣在隋政府監視下種田自力更生。陳氏的母親施太妃雖然因為女兒為妃獲得了隋政府的物質補貼,但其卻住在貧民區,無法進入隋朝貴族圈子。

與隋煬帝

描寫隋煬帝和各色佳人的風流艷史可謂層出不窮,尤其是他和仁壽宮變女主角陳貴人的緋色關系經過各類小說的渲染可謂活色生香,而且由于隋煬帝復雜性格裏有喜愛端麗佳人、行事盛大華麗一面,陳氏作為一位"姿貌無雙"很可能與其發生過關系的南國佳人,因此很多人也過度誇張其對隋煬帝的影響力。

但實際上,隋煬帝和蕭皇後的感情深刻特別。隋煬帝雖不乏寵妃,對妻子無法做到父母之間那樣至情,不過蕭後確實是他一生寵敬和離不開的女人。《劍橋中國隋唐史》認為:"對這個歷史上稱為隋煬帝的人的性格刻劃是非常困難的,除了一些模糊的感覺外,人們不能期望在集中把他說成是古典末代昏君的大量被竄改的歷史和傳奇後面,對此人的實際情況有更多的了解。歷史文獻把文帝的謹慎節儉與煬帝的放蕩揮霍進行對比,但這種鮮明的對比過分誇大了。民間文學把煬帝描繪成荒淫無度的人--以各種異想天開的方式沉迷于女色。但即使懷有敵意的修史者也不能掩蓋這一事實,即他的正妻,一個聰慧和有教養的婦女,從未遭到他的冷落而被宮內其他寵妃代替,她始終被尊重,而且顯然受到寵愛。"

蕭後大約年長楊廣兩三歲,出身著名政治文化貴族之家蘭陵蕭氏,婉順多才;晉王楊廣亦才智過人,文採華美。兩人成婚後,夫妻極其恩愛,蕭後也為夫奪嫡立下汗馬功勞。楊廣終生熱愛江南,最後甚至魂斷江南,不能不說他對江南的偏愛裏沒有蕭後的影響。《劍橋中國隋唐史》對蕭後的評價:"這位年輕的姑娘(蕭妃、蕭後)受過很好的教養;她聰明好學,很有文才。楊廣愛她,並尊敬她。作為蕭後,她是楊廣的終身伴侶和知心人。很可能她給他介紹了南方的生活方式,並促使他熱愛南方,幾乎到了著迷的程度。"

隋煬帝楊廣是一位藝術成就很高的詩人,《劍橋中國隋唐史》評:"隋煬帝畢竟是一位美好事物的鑒賞家、一位有成就的詩人和獨具風格的散文家"。文人有一顆敏感的心,"遵四時以嘆逝,瞻萬物而思紛",四時的變化、自然的代謝、美麗事物的殞滅,都能激發起文人的感懷。宣華夫人之死畢竟是一出紅顏薄命的悲劇,楊廣可能像敏感的詩人看見花謝了、草黃了、起風了一樣觸動了其文藝神經為其做賦。但是要把其此舉誇張成情聖或者某種浪漫的儀式,實在不符合隋煬帝性格。

家庭成員

父親:陳宣帝陳頊

母親:施姬,陳朝封臨賀王國太妃;隋朝無封

哥哥(同父同母):臨賀王陳叔敖,沅陵王陳叔興

哥哥(同父異母):陳後主陳叔寶

史書記載

《隋書·卷三十六·列傳第一》

《北史·卷十四·列傳第二》

《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八十》

《陳臨賀王國太妃墓志銘》

《長安志》等

影視形象

1988年《李靖斬龍》高玉珊飾演宣華夫人;

2012年《隋唐演義周放飾演宣華夫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