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話 -現代漢語方言

官話

現代漢語方言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官話,又稱官話方言,舊稱北方方言,是漢語的一個分支。現代的國語、國語,也就是由官話演變而來。現代標準漢語(即台灣的國語、現在中國大陸的國語和馬新地區的華語)以官話中的北京話為基礎。官話是漢語中分布最廣、使用人數最多的一支。中國約70%的人口以官話為母語。官話在中國北方地區、南方的四川、重慶、雲南、貴州、湖北大部、湖南北部、江西沿江地區、安徽北部、江蘇北部作為母語使用。
  • 中文名稱
    官話
  • 外文名稱
    Mandarin
  • 代表城市
    北京、南京、天津、重慶、武漢等
  • 使用人口
    約9億
  • 別名
    雅言、國語、國語
  • 使用地區
    南方:江淮及沿江一帶,西南地區
  • 下屬分類
    西南官話、江淮官話
  • 性質
    漢語方言之一

簡介

官話官話

官話,過去學界又稱北方方言1,是漢語的一個分支2。現代的國語、國語,也就是由官話演變而來。現代標準漢語(即民國的國語、現在大陸的國語)以官話中的北京話為基礎。

官話是漢語中分布最廣、使用人數最多的一支。中國約70%的人口以官話為母語。官話在中國北方地區、南方的四川、重慶雲南貴州湖北大部、湖南北部、江西沿江地區、安徽北部、江蘇北部作為母語使用。

分類

官話大致分為華北官話、西北官話、西南官話和江淮官話,分別以北京話、綿陽話、西安話、揚州話為代表。華北官話、西北官話分別通行于中國北方的東部和西部,西南官話、江淮官話分別通行于中國南方除吳、贛、湘、粵、閩、客家等方言區以外廣大地區的西部和東部。

官話

特征

官話官話

語音:官話內部一致性比較大,除了南方地區的部分官話之外,大部分地區都能夠彼此通話。 官話的主要特征包括:

1.中古全濁聲母,在平聲字中變為送氣清聲母,在仄聲字中變為不送氣清聲母(同粵語,不同于吳閩南客贛等語)。

2.大部分的中古輔音韻尾消失,中古漢語中的“-p,-t,-k,-m,-n,-ng”現在已經隻剩下“-n,-ng”。聲調類型少,大部分地區隻有平聲區分陰陽。除了河南黃河以南部分地區,山東一小部分,江淮官話全部,西南官話岷江小片之外,中古漢語的入聲在官話大部分地區內消失。

3.許多地區有卷舌、兒化和輕聲現象。這使得官話中出現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應產生的復合詞,這一點在其它方言中比較少見。

從歷史上看,官話由官方標準話演變而來,由于北方漢族人口主要使用官話方言,而非官話方言漢族人口主要分布在南方或者說東南一帶等原因,過去有人稱整個官話方言為北方方言,實際上,西南官話、江淮官話兩大官話方言人口都分布在南方。並且,作為中國標準語的官話,東晉南北朝以來分為南北兩支,而以北方方言為基礎的北方官話直到清代中葉以後才逐漸取代江淮方言系的南方官話成為中國官方的標準語。

在舊中國,作為“四海同音”的官話,的確主要是官吏們在“講論治道”、“訟庭理民”的官場上才使用的語言,老百姓則一般使用方言進行交際。舊時的官吏,因階級立場使然,很少有不是官僚主義的。他們在百姓面前裝腔作勢習以為常,對老百姓恫嚇、刁難無所顧忌,所以民對官的對立情緒是很大的。久而久之,老百姓便把對官吏的反感、對官僚作風的反感擴展到對他們所用語言本身的反感,把本來是全民族中通行的共同語同官僚惡習聯系了起來。這種聯系是可以理解的,但它卻是一種錯誤的聯系。“官話”與“官腔”含義全然不同,不該混淆。

這裏必須指出的是,時至現在,仍有一些人把國語稱作“官話”,更把說國語同打官腔混為一談;甚至一些幹部也這樣看等國語,認為說國語“容易脫離民眾”。這些糊塗認識都是應該澄清的。

歷史

“官話”最早是對官方標準話的稱呼,漢語官方標準語早期稱為雅言、雅音、通語、正音,明清稱為官話,清代又開始稱為國語,1956年改稱國語;而官話一詞演變為“官話方言”的含義。 官話方言的名字由官方標準話演變而來,由于北方漢族人口主要使用官話方言,而非官話方言漢族人口主要分布在南方或者說東南一帶等原因,過去有人稱整個官話方言為北方方言,實際上,西南官話、江淮官話兩大官話方言人口都分布在南方。並且,作為中國標準語的官話,東晉南北朝以來分為南北兩支,而最早以晉代中原雅音為基礎的南京官話曾經長期是中國的官方語言。五胡亂華衣冠南渡以後,中原雅音南移,作為中國官方語言的官話逐漸分為南北兩支。明朝滅元,定都南京,“壹以中原雅音為正”,即以南京音為基礎音系,南京官話為國家標準語音。北方官話直到清代中葉以後才逐漸取代江淮方言系的南方官話成為中國官方的標準語。明清時期來華的西方傳教士所流行的中國話,基本上是以南京官話為標準,直到民國初年西方傳教士主持的“華語正音會”,也以南京音為標準。清末編審國語及民國確定新國音以後,北京官話成為中國官方的標準語。

官話

變遷

中國歷代官方語言有雅言、正音、官話、國語等不同的稱呼,也是不同時期“國語”的定義。歷史上不同時期的官話有一定繼承性,同時因政權的變遷、定都的不同、人口的遷移等因素,也在不斷變化。現代國語是在古中原華夏雅言的基礎上,融入周邊少數民族語言的元素,隨時代演化而來。

1、先秦

上古時代,五帝時期和後來的夏、商時期,中原黃河流域地區是華夏先民的主要活動地帶。周以前漢語的具體形式已無可考,據傳當時的標準語是周時期標準語的前身。

周期的漢語標準語,一般認為就是《詩經》的語言,即雅言。雅言主要流行于黃河流域中原地區。

(說到雅言的起源,據專家稱,周代文字學的是殷商文字。而殷人又是向夏人學習的。古代的雅言就是夏言。夏建都在洛陽,然後殷代建都也在洛陽周邊。所以歷代雅言標準音的基礎就是在洛陽一帶,可以說古代的國語是以古洛陽話為標準音的。)

2、秦漢

秦時代的標準語已無可考,而文法體系,從李斯的《諫逐客書》來看,古代文言的基本文法已經成型了。這種文法體系,也成為後來“官話”的文法體系。

漢代國語為“洛語”,洛語承襲先秦時代的雅言。漢朝的漢語標準語稱“正音”、“雅言”,也稱“通語”。揚雄著書《方言》,“方言”即與“通語”相對。

3、兩晉與南北朝

(這個時期的標準語稱呼很多,不同朝代也有所不同,有雅音、漢音等。現代漢語諸方言的語音,以及日語、韓語、越南語的漢字讀音,都是源自中古標準音的。按對中古標準音入聲字的繼承方式的不同進行分類,是漢語方言分類的重要方法之一。)

西晉承襲漢代,以洛語為國語。永嘉之亂,洛京傾覆,東晉遷都建康(南京),洛語與中古吳語結合形成金陵雅音,又稱吳音,為南朝沿襲。

4、隋唐

隋朝統一中國,編《切韻》,以金陵雅音和洛陽雅音為基礎正音,南北朝官音融合形成長安官音(秦音)。唐承隋製。

隋、唐國語為“漢音”,或“秦音”。隋唐都長安,並以洛陽為東都,此時中原及關中漢音在與各民族交融後已有所演變。

5、宋元

宋代國語稱“正音”、“雅音”。元代法定蒙古語為國語(主要為蒙古族使用)),後以元大都(北平)漢語語音為標準音,稱為“天下通語”。

6、明清

明、清時期國語稱為“官話”。

明以中原雅音為正,明前中原地區經多個北方民族融入,江淮地區的“中原之音”相對純正,官話遂以南京音為基礎,南京官話為漢語標準語。永樂年間遷都北京,從各地移民北京,其中南京移民約40萬佔北京人口一半,南京音成為當時北京語音的基礎,而南京官話則通行于整個明朝。

清初名義上以滿語為國語,隨後漢語官話成為國語。清朝以來,北京官話逐漸分化出來,作為漢語標準音的官話從而逐漸分為南京官話和北京官話兩支。清代早期,南京官話仍為漢語主流標準語,雍正八年清設立正音館,推廣以北京音為標準的北京官話;而北京音是在元時舊北平話與南京官話(明都北遷時北京城內南京移民過半)相融的基礎上,融入滿族語音的一些要素而成。到清代中後期,北京官話逐漸取代南京官話取得國語的地位。1909年清正式設立“國語編審委員會”,此即清末的國語。

由來

閩南語:閩南話又稱河洛話或台語。閩南地區為古越族原住民,到了晉代“永嘉之亂,五胡亂華”,中原仕族衣冠南渡,帶來了中原的黃河、洛水流域當時的漢語,形成了閩南方言的基礎。閩南方言保留下來的古漢語較多,因此被學術界稱為“語言的活化石”。

官話

粵語:粵語是各地漢方言與當地土著方言不斷融合的結果。在秦朝,秦始皇派大軍南下攻取“百越”之地,因此漢語古音也隨之在嶺南地區傳播。自漢朝始,一直到唐代,粵語日漸成熟,形成一支相對獨立的語言體系,又與中原漢語存在較為嚴整的語言對應規律的方言。

客家話:客家人原來是住在中國北方的居民,後來因為五胡亂華、黃巢之亂、北宋滅亡南宋成立等因素相繼南遷,當地居民稱外來的人是客,于是就有了客家的出現。客家方言音韻極接近唐五代至宋初時的中原地區語言,但辭彙則受南方土著語言影響。

分區

歷史上對官話的分區方法多種多樣,以下是簡短的分區史:

年代分區方式注解
1900年

章太炎


官話區與非官話區被揉混,且沒有任何一種漢語分支被命名為官話第一次對漢語進行分區,官話區的共同特點沒得到體現
1934年

趙元任等


華北官話華南官話“官話”一詞首次用于漢語分區;包含現在的晉語、湘語、贛語
1937年-1948年北方官話、<strong>上江官話</strong>/<strong>西南官話</strong>、下江官話湘贛語區被劃出,官話區的範圍與已與現在的官話、晉語區的範圍相當接近。
1955年-1981年被並為一區;一度改名為北方話/北方方言;內部分區方式有多種,有一種分為華北官話、西北官話、江淮官話、西南官話官話作為漢語的個分支的觀點從此深入人心;北方話/北方方言等另名亦開始流傳;
1987年

中國語言地圖集


東北官話北京官話膠遼官話冀魯官話中原官話蘭銀官話江淮官話西南官話晉語首次被劃出官話;已成為方言學界事實上的分類標準(方言學界以外,舊分區方式仍有所提及)
官話官話

目前中國大陸出版的方言學的專業書籍、期刊,都採取中國語言地圖集的分區法(下稱“八區法”)進行對官話進行歸類,八區法事實上已成為學界的分區標準。本條目也以介紹八區法為主。

八區法成為學界標準,語言學價值比過去的方法有了質的進步是一個原因,為權威部門所發布則是另一個原因。中國語言地圖集是由中國大陸方言學界的權威部門製定並發布的,有相當高的權威性,在方言學界書籍期刊的出版和歸類上也有強製作用。

對于八區法,一些學者也有一定抗告,抗告的涉及範圍,小至某鄉某縣語言的分類,大至晉語/江淮官話的歸屬。不過,雖然有抗告,也會在先介紹“八區法”的前提下再對“八區法”提出批評。

總概

官話官話

主條目: 北京官話 膠遼官話 冀魯官話 中原官話 蘭銀官話 江淮官話 西南官話

中國語言地圖集對官話分區的基本標準是調類,具體的說,是古清音聲母入聲字的演變狀況。這是歷史上首次將官話分區標準確切總結為語言學特征,過去的分區法則基于行政區劃,以致于各區官話的共同特點難以總結。

此外,“八區法”在製定過程中,對官話區的每個縣份,都調查到一個以上的代表點,提供語言學資料的詳實度比過去有質的飛躍。 以下是官話各區的分類特征和主要分布。詳細內容請參見相應條目。

特征主要分布省份主要城市
東北官話三聲四調,古入聲派入平、上、去且派入上聲較多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部分地區沈陽、長春、哈爾濱、延吉、佳木斯
北京官話三聲四調,古入聲派入平、上、去且相對均勻北京,河北北部,遼寧、內蒙古部分地區北京、密雲、承德、赤峰、(遼寧)朝陽
冀魯官話三聲四調,古入聲派入平、去天津、河北南部、山東西部,北京、山西部分地區天津、保定、濟南、滄州
膠遼官話三聲三調或四調,古入聲派入平、上、去遼寧遼東半島、山東膠東半島青島、煙台、大連
中原官話三聲三調或四調,古入聲派入平聲江蘇、安徽、山東、河北、河南、山西、陝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鄭州、濟寧、徐州、西安、銅川、寶雞、漢中、天水、吐魯番
蘭銀官話三聲三調,古入聲派入平、去甘肅、寧夏部分地域蘭州、銀川、張掖
西南官話三聲四調或五調,古入聲一般派入陽平,有些地區仍為入聲雲南、貴州、四川、重慶,湖北、湖南、廣西、陝西、甘肅的部分地區昆明、貴陽、成都、恩施、宜昌、荊州、武漢、常德、桂林
江淮官話四聲五調,古入聲一般仍為入聲湖北、安徽、江蘇三省長江以北沿江地帶,江西、浙江部分地區黃岡、孝感、合肥、揚州、南京、鎮江、九江

爭議

對官話最常見的爭論如下:

關于官話是方言還是語言的問題存在爭議,其中認為它是一種方言的人常稱其為“官話方言”。

晉語和江淮官話的獨立問題。

其它

官話官話

官話的名字:有官話和北方(話)兩種,對于認為官話屬于方言而非獨立語言的人,可附加方言兩字,即官話方言、北方方言。其中:

歷史上在漢語方言學界,“北方話”這種說法的使用頻率比“北方方言”低得多,而在非漢語方言學界,如通用的大學漢語教科書、現代漢語詞典則有所採用。另“北方話”一詞(不含“北方方言”一詞)亦可指北方部分地區的官話,具體是北方哪些地區,各家定義不同。

從1980年代後期起,中國大陸的漢語方言學界的期刊和專著已統一使用“官話”這一稱呼,“北方方言”“北方話”這些辭彙事實上已退出學術領域。

盡管理論上說,官話的子分支,如江淮官話、中原官話等是與晉語、粵語等同級的所謂漢語“大方言區”,但實際上,人們(包括漢語方言學界學者)往往直接把官話和晉語、粵語等並列表示,而不考慮其中的“級別”差異。

歷史的官話

官話是指中國明清時期的漢語標準語(相當于現在中國大陸的國語),因在官場上通用而得名,是明清時期官僚、知識分子階層的通用語。 明朝滅元,“壹以中原雅音為正”,以南京音為基礎音系,南京官話為國家標準語音。明朝北京宮廷人員,需要講“純粹的南京話”。到了清朝,北京官話形成,影響逐漸擴大。清末盧戇章創製漢語拼音,仍然倡議以南京話為“各省之正音”,可見南京官話在清末仍然有很大的影響。到了民國,北京官話被確定為國語,以後在中國大陸改稱國語。

音韻:明清官話脫胎于元代<中原音韻>為代表的音系,相對于以<切韻>為代表的中古音系,它有如下的變化:

聲母:共21個。全濁聲母消失,平聲變成送氣清音,仄聲變成不送氣清音。

韻母:見系開口二等齶化韻與相應三、四等韻混同;[-m]並入[-n];[-p、-t、-k]合為[-ʔ],入聲韻改配陰聲韻。

聲調:平聲分為陰平和陽平,全濁上聲字並入去聲,入聲逐漸消失,相應的字派入其他三聲之中。

而到了清末,北京官話(即當時的北京音)的音系已與現代北京話相差無幾,與明初的官話相比,產生了韻尾消失、尖團合流等重大的變化。

影響

盡管明清官府並沒有對官話正式命名(官話是社會上約定俗成的稱呼),也沒有將官話進行推廣,但它對中國普通百姓語音的影響是巨大的。

明清時期各地漢語盡管大都與官話差別很大,但都或多或少的受到官話的影響。越是官話使用頻率高的地方,這種影響就越劇烈。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江西景德鎮,長期作為官方瓷器供應地,官話在城區盛行,導致當地的方言往官話靠攏,最終出現隻有三個聲調這種贛語乃至整個“東南方言”極其罕見的現象。

官話官話

官話的另一個影響是產生了帶方音的官話(下文簡稱為“方音官話”)。古代非官話所在地的人,要學習官話,往往會受母語的極大影響,從而說出母語特征極濃的官話來。這就相當于今天的廣東國語、台灣國語等。方音官話與(標準)官話之間,隻是口音之間的區別,而非方言之間的區別。

在現代的遺留

官話在現代仍有少量保留,不過不是在“活的”語言裏,而是在戲劇中,而且隻保留了某些特定時期的官話。如國劇的語音,仍保留了清末以前官話中的區分尖團的特點;越劇的語音則繼承了紹興的方音官話的音系。

區別與聯系

作為歷史上標準語的官話(即本條目所指的“官話”),與作為現代漢語分支的官話,是兩個範疇的概念--前者是(古代)漢語的一個語種,它在同一個時期內的語言學特征(語音、文法、辭彙等)是完全相同的,每個詞都有其固定的發音;後者是(現代)漢語的包含眾多語種的一個分支(基于立場的不同可稱這個分支為方言或獨立語言),它因地域的區別有著許多語言學特征不盡相同甚至差別很大的不同語種,同一個詞,在不同的地域往往不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