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市場經濟地位

市場經濟地位反傾銷調查確定傾銷幅度時使用的一個重要概念。反傾銷案發起國如果認定被調查商品的出口國為"市場經濟"國家,那麽在進行反傾銷調查時,就必須根據該產品在生產國的實際成本和價格來計算其正常價格;如果認定被調查商品的出口國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將引用與出口國經濟 發展水準大致相當的市場經濟國家(即替代國)的成本資料來計算所謂的正常價值,並進而確定傾銷幅度,而不使用出口國的原始資料。如20世紀90年代,歐盟對中國的彩電反傾銷,就是將新加坡作為替代國來計算我國彩電的生產成本。

  • 中文名稱
    完全市場經濟地位
  • 外文名稱
    Market Economy Status
  • 特征1
    市場信息很完全
  • 特征2
    買賣雙方無限多,產品同質性很強

由來介紹

在長達十幾年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中,一些國家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表示懷疑。在最終簽署的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議定書中,中國接受了一些限製性的條款,一是對中國實行12年特殊保障的條款;二是對中國紡織品出口的相關條款;三是對中國出口產品反傾銷調查的“非市場經濟地位”待遇。

議定書第15條規定:“如接受調查的生產者不能明確證明生產該同類產品的產業在製造、生產和銷售該產品方面具備市場經濟條件,則該世貿組織進口成員可使用不依據與中國國內價格或成本進行嚴格比較的方法”,此項規定“應在加入之日後15年內終止”。也就是說,中國15年內不自動具有市場經濟地位。要取得完全市場經濟地位,需要得到進口國的承認。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中國一直與相關國家進行完全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談判。2004年4月14日,紐西蘭率先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這意味著中國在獲得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上首次取得突破,也表明作為西方發達國家的紐西蘭對中國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給以客觀承認。

特征介紹

完全競爭主要有幾個特征:

其一,買賣雙方無限多,產品同質性很強;廠商對價格沒有控製力;

其二,市場沒有準入和準出障礙;

其三,市場信息很完全。

完全市場經濟地位要求有完全競爭(perfectcompetition)。在完全競爭的市場下,交易成本相對很小,市場很規範,越是接近完全競爭市場,市場越是飽和,從而交易成本很小,而且謀取暴利幾乎不會成為可能。反之,誰要是想賺錢或者說謀取暴利,一定要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說要麽成為壟斷寡頭,要麽高差異化產品,要麽利用通信息不對稱賺錢,利用地區價格差異來賺錢,投機倒把和國際貿易就是這一種方式;要麽改變遊戲規則腐化政府,或者為非作歹。

重要意義

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完全市場經濟地位

承認中國完全市場經濟地位,是對中國二十多年改革開放的承認,也是對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的認可,對于改善中國的外貿環境,保證中國正常的外貿出口也有著相當大的影響。

中國一直是遭受反傾銷調查最多的國家,據商務部統計,自1979年8月歐盟對中國出口的糖精和鹽類進行反傾銷調查以來,共有34個國家和地區發起了673起針對或涉及中國產品的反傾銷、反補貼、保障措施及特保措施調查案件。一些國家頻繁啓動各種調查,嚴重限製了中國產品出口,減損了中國產品在當地的市場競爭力,影響了中國與這些國家和地區之間的正常貿易關系。

在反傾銷調查中,一些世貿組織成員濫用貿易救濟措施搞貿易保護主義,他們採用最多的手段就是不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他們不是看中國的企業在生產、銷售中有無政府補貼,而是選一個參照國來比較,這種做法使中國企業在應訴部分 國家反傾銷調查中遭受到不公平待遇,拿這種不公正的做法去裁決中國企業進行了傾銷,處以高關稅或其他方面的保護措施,使中國產品不得不退出當地市場。

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加入世貿組織後,市場經濟體製建設取得了巨大進展,截至目前,已有69個國家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

影響因素

根據現代經濟理論對市場經濟的主要概括,從國內外市場經濟發展的歷史和現實出發,借鏡美國、歐盟、加拿大反傾銷對市場經濟標準的法律規定,影響市場經濟地位有五方面:

政府作用問題

歐美等國關心的問題有:政府對自然資源、資本和人力資本資源的佔有、分配與控製問題,政府對國民經濟運行的控製和管理許可權問題,政府對生產(誰來生產、生產多少、多少,為誰生產)的控製(涉及企業的產權製度、利潤分配與破產機製)問題,政府對國際和國內貿易的控製問題,政府對中介組織的控製(如商會和行會)問題等等。歸根到底,是資源由政府配置還是市場配置?資源的使用和定價是市場決定還是政府決定?政府是否尊重和保護經濟主體在經營方面的自主權利,是否對企業有不公平的對待?這些問題用一句話講,是政府作用問題,或更準確地講,是市場經濟中的政府作用及政府與企業的關系問題,我們將這一條概括為“政府行為規範化”。

企業權利與行為問題

美國商務部關心企業的產出數量和價格決策有沒有政府介入,企業有沒有自主的經營和出口權,有沒有選擇管理層、分配利潤和彌補虧損上獨立的決定權,有沒有協商契約條款並簽訂契約的自主權,尤其關心出口企業的這些權利。歐盟同樣關心企業決定出口價格和出口數量的權利,關心企業有沒有符合國際財會標準的基礎會計賬簿,關心企業是否有融資和向國外轉移利潤的權利,有沒有開展商業活動的自由權。加拿大政府有關機構除關心上述方面外,還關心企業所有製形式及國有企業改製情況等。歸根到底,他們關心企業在產銷活動中,行為是市場化的還是行政化的?概括地講,這一條要害是講企業權利和行為,我們概括為“經濟主體自由化”。

投入要素的成本與價格問題

美國商務部關心一國政府對資源分配的控製程度,關心產品投入是否以市場價格支付;歐盟關心市場能否決定投入要素的價格,關心企業成本的真實性;加拿大政府有關機構關心國有企業要素價格包括原材料、能源、勞動力成本以及產品數量、價格是如何確定的。總之,歐美等國對企業投入方面的生產要素如原材料價格、勞動力工資等是否是市場價格,都是很關心的。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投入品價格關系到產出品成本,直接影響產品價格,這與反傾銷是直接相關的。因此,任何進口國,對出口國的產品,都會特別關註其成本的真實性和其價格形成的規則。這可歸結為“生產要素市場化”。

貿易問題

歐美等國關心貿易活動包括國際貿易和國內貿易中,交易活動是自由的還是被壓製的?市場基礎設施和市場立法及司法是否健全?市場中介是否具獨立性?起什麽樣的作用?貿易政策中的企業定價是否是自主的?政府是如何管理出口和出口企業的?企業是否有商業活動的自由?總之,關心貿易環境與條件,我們概括為“貿易環境公平化”。

金融參數問題

歐美等國特別關註反傾銷的被調查國利率和匯率是否由市場形成?本幣是否可兌換或可兌換程度?利率在不同企業、內貿、外貿部門、不同產業中是否有差異?企業金融狀況是否不受非市場經濟體製的歪曲?企業是否有向國外轉移利潤或資本的自由?企業換匯及存匯方式是否有自主權?等等。概括地講,他們關心利率和匯率這兩大金融參數的形成和適用範圍中的公平性,進而涉及這些參數形成基礎即金融體製的合理性問題,這裏將歸納為“金融參數合理化”。

相關概念

​“非市場經濟”地位

“非市場經濟”地位是反傾銷調查確定傾銷幅度時使用的一個重要概念。反傾銷案發起國的調查當局如果認定被調查商品的出口國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將引用與出口國經濟發展水準大致相當的市場經濟國家的成本資料計算所謂正常價值,並進而確定傾銷幅度,而不使用出口國的相應原始資料。例如,在中國輸美彩電案中,美國在初裁中使用印度作為中國的“替代國”,人為提高了我國幾家出口企業的傾銷幅度,從27.94%到78.45%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