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越熙寧戰爭

宋越熙寧戰爭

宋越熙寧戰爭,是熙寧年間發生在北宋和交趾李朝之間的一場戰爭。至今這場戰爭還沒有準確的叫法。中國學者郭振鐸、張笑梅所著的《越南通史》中,稱這場戰爭為"11世紀末中越之戰"。主要戰役發生在邕州和富良江,所以也有單獨稱呼兩場戰役"邕州之戰"、"富良江之戰"的。相對于980年宋朝第一次出兵交趾,在越南此役被稱為"第二次抗宋戰爭"。關于這場戰爭現在中越雙方各執一詞,無法判斷究竟哪方最後取得勝利。

  • 名稱
    宋越熙寧戰爭
  • 地點
    廣西、越南
  • 時間
    1075年11月
  • 參戰方
    宋朝,李朝(越南)
  • 結果
    雙方講和,均聲稱己方勝利
  • 主要指揮官
    李常傑、蘇緘

簡介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宋越熙寧戰爭,中越歷史上最具有爭議的戰爭,是宋神宗熙寧年間發生在中國宋朝(北宋)和越南李朝之間的一場戰爭。至今這場戰爭還沒有準確的叫法。中國學者郭振鐸、張笑梅所著的<越南通史>中,稱這場戰爭為“11世紀末中越之戰”。也有單獨稱呼兩場戰役“邕州之戰”、“富良江之戰”的。相對于980年宋朝第一次出兵交趾,在越南此役被稱為“第二次抗宋戰爭”。關于這場戰爭現在中越雙方各執一詞,無法判斷究竟哪方最後取得勝利。

戰爭信息

宋越熙寧戰爭

日期: 1075年11月-1077年

地點: 廣西越南

結果: 雙方講和,均聲稱己方勝利

參戰方

北宋(佔城、真臘) 李朝

指揮官

邕州之戰蘇緘李常傑、宗亶

反擊戰:郭逵、趙禼

兵力

邕州:2,800餘名正規軍

反擊戰:100,000名正規軍和200,000名民夫

80,000人,一說100,000人

傷亡

軍民死亡合計至少250,000人:反擊戰中宋軍超過一半人死于疫病,平民死亡大多由于越南破城後屠城而至廣西境內死亡20,000人以上,國內死亡未知。

背景和起因

宋越戰前關系與沖突

980年黎桓篡丁之時,北宋曾派軍欲助丁氏母子,被黎桓打敗。之後前黎朝和李朝一直向北宋納貢稱臣。但邊釁仍時有發生。

李朝(交趾)時,前幾代君主均致力于開拓疆土,對佔婆幾次用兵,對宋朝領土也屢有蠶食。1014年北宋欽州曾包庇越南逃犯,導致李公蘊引兵犯境。此後李公蘊及其繼任者屢有犯宋境,宋朝則鑒于北方有西夏,一直對交趾沒有採取什麽措施。

儂智高舉事之時,李太宗李佛瑪曾向宋朝表示願派2萬兵馬助宋,以便“欲因此乘勢以邀利”。[8]宋朝廷本欲答應,但在狄青的反對下,宋朝最終沒有讓交趾出兵。而儂智高山窮水盡之時,亦曾向交趾求援,但李朝兵至前,儂已敗。李佛瑪未能如願。

戰爭的起因

1072年(熙寧五年)李朝李乾德即位,是為李仁宗。時仁宗僅7歲,由檢校太尉李常傑和兵部侍郎李道成輔佐。

1073年(熙寧六年)沈起因大力主張進攻李朝而被宰相王安石賞識,取代蕭註出任知桂州。[9]他自稱受密旨準備討伐交趾,依保甲法點集土丁。繼沈起出任知桂州的劉彝更為激進強硬。他斷絕交趾方面給宋朝的表章,同樣聲稱有朝廷密旨,加緊訓練士卒,甚至禁止了當地與交趾的貿易。這些都讓李朝全國上下感到不安,認為宋將來攻。在此情況下李常傑主張“先發製人”,決定攻宋。

戰爭爆發和邕州之戰

戰爭爆發

1075年11月(熙寧七年),李常傑和宗亶分兵兩路,水路並進進攻宋朝。為師出有名,李軍四處張榜稱:中國做青苗、助役之法,窮困生民,今出兵欲相拯救。

李常傑在1075年12月30日和次年2月1日[11]連破欽廉二州,殺8000餘人。最後李宗二人合圍邕州。

邕州之戰

邕州知府蘇緘率眾堅守。時邕州兵力僅2800人,後經設法募兵,勉強有4000多人。蘇緘率邕州軍民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給李軍造成很大傷亡,殺傷李軍1萬5千餘人和大量戰象。<越史略>載:知州蘇緘以城固守。我為飛梯以臨城,彼施以火炬,飛梯不能近;又以毒矢射之,城上人馬死者相枕。彼以神臂弓發,我之象軍多有殪者。城髙而堅,攻之四十餘日不能下。

期間劉彝命廣西都監張守節率援軍救援。但張守節逡巡不前,在與李常傑交鋒時被斬。由此邕州基本失去獲援的可能,成為孤城。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邕州城破與屠殺

在久攻不克的情況下,李軍利用投降的張守節部善于攻城的特點,堆積土囊登城,邕州陷落。時1076年(熙寧九年)3月1日。邕州城從被圍到破城共經42天。城破之後,蘇緘先叫他的家屬三十六人自殺,然後他本人也縱火自焚。

李軍找不到蘇緘,便大開殺戒,殺邕州軍民5萬8千餘。<宋史>記載了如下的屠殺場景:

率百人為一積,凡五百八十餘積,隤三州城以填江。邕被圍四十二日,糧盡泉涸,人吸漚麻水以濟渴,多病下痢,相枕藉以死,然訖無一叛者。

加上之前所殺的欽廉二州人,交趾所殺獲不下十萬,連一些和尚道士也不能幸免。特別是李軍在殺死了這些和尚道士之後,奪取了這些人的牒文。交趾的間諜們換上這些人的衣服,混入一些軍事要沖地區去偵察情況。

宋朝的反擊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宋朝的軍事動員:李軍在宋境內的橫行震驚了宋朝廷。早在宋神宗熙寧八年(1075年)12月,北宋發<討交趾敕諭>,成立了安南道行營馬步軍都總管本道經略招討司,趙卨和宦官李憲充正、副使,燕達充副都總管。同時劉彝和沈起被罷免。沈起被訴“妄傳密受朝廷意旨經略討交州”;劉彝被責“相繼生事”,令交趾“疑懼為變”。宋朝一面調發北方禁軍,一面就地招募,但此時趙卨和李憲失和,宋朝軍事遲遲沒有動靜。。 熙寧九年(1076年)2月2日,因王安石的幹預,李憲被撤,依趙卨建議改以郭逵為正使,趙卨為副。宋軍進入廣西。李軍在破邕州之後,本欲進取桂州,聽說宋軍前來,便開始後撤。[14]郭逵與趙卨分兵追擊並收復欽廉,10月燕達破廣源州(今越南廣淵)並降守將劉應紀。宋軍水路並進,但直到10月才大規模進入李朝境內。宋軍至決裏隘,李軍列象陣阻擊,宋軍持強弩猛射,以長刀砍象鼻,象受驚向後回奔,反而殃及李軍,李軍潰退。宋軍乘勝拔機榔縣與門州(皆今同登西北)。

佔城和真臘對李朝的牽製:張方平提議,熙寧八年12月和熙寧九年2月宋朝派使臣出使佔城和真臘謀求合擊李朝。[15]佔城也表示“願以兵助討交賊”。宋朝進攻交趾時佔城曾“遣蕃兵七千扼交賊要路”。但佔城和真臘的牽製並未對戰局產生明顯影響。

如月江初戰:宋軍初抵如月江(也作如月渡,如月渡可能是富良江上遊一個渡口),遭李常傑襲擊,損失千餘人。但關于這場戰役的史料僅見于越南史籍如<大越史記全書>和<欽定越史通鑒綱目>,中國史籍無相關記載。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富良江之戰:宋軍12月21日抵富良江(今紅河),兩軍決戰。李軍戰船四百餘艘在江南阻住水路,宋軍不能渡,郭逵和趙卨便分遣兵將伐木製造發石機攻打。又依燕達建議,暗遣軍設伏山間,逐步減兵,示弱誘敵。李常傑中計,傾數萬眾渡江出擊,宋軍伏兵盡發,步騎合擊,趁其帆折檣摧之際,選精兵乘大筏猛攻,大敗交趾軍,擊殺數千。李朝洪真太子和昭文王子戰死,左郎將阮根被俘。中國史籍和<欽定越史通鑒綱目>都贊成此說。

但如<越史略>等越南史書則記載“常傑知宋軍力困,夜渡江襲擊,大破之。宋兵死者十五六。遂退取廣源州。”認為是李朝最後取得了勝利。(見下面爭議)

戰爭結束

富良江之戰後不久李仁宗便奉表求和。其時宋軍疫病流行,死者大半。郭逵表示“願以一身活十餘萬人命”,同意撤兵。宋李兩朝講和。

影響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此役後兩國邊境近200年未再起大的爭端,邊境無事,兩國間文化交流日益頻繁。此外1081年宋朝放棄廣源州等地區,將其賜予李朝。

王安石在此役後正式罷相,再不復出。

熙寧戰爭以前宋朝積極優待佔城,以佔城牽製李朝,努力抑製李朝對佔城的侵擾。戰後佔城與李朝的關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李朝進一步加強對佔城的控製。與此相應佔城對宋朝的態度也逐步變化。不僅朝貢日益減少,而且于淳熙二年(1171年)因宋朝拒絕佔城在海南買馬,雙方發生了宋初以來的第一次沖突,淳熙三年宋朝又拒絕佔城到海南通商。

爭議

中越兩國政府均未曾就以下爭議正式表態。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起因:蘇軾曾說:“熙寧以來,王安石用事,始求邊功……沈起、劉彝聞而效之(指王韶、王章等),結怨安南”,“安南之役,(沈)起實造端,而(劉)彝繼之”。他認為造成熙寧戰爭的直接原因雖是沈起和劉彝言行不當,但根源在王安石的好大喜功。《越史略》也載王安石是得到交趾被佔城大敗的情報(事實上並不存在)後派沈起和劉彝去擔任知桂州的。另外,從宋朝史籍<續資治通鑒長編>亦可看到宋朝君臣在對越之役的目標及戰略,如宋神宗曾詔郭逵等:“交州平日,依內地列置州縣”[19];在戰爭期間,王安石向宋神宗陳述越軍正留在中國,“其國乃空無人也,失此機會,誠可惜”,宋可乘虛而入[20],並曾建議可以憑籍“一舉滅交趾”的聲威,來“以其氣臨夏國”[21]。這些都表明宋朝對交趾確實存有野心。 但沈起和劉彝均是“妄言謀討交趾”,並無資料表明他們曾獲得宋神宗和王安石的正式授權。他們作為地方官員的言行並不能代表宋朝中央。加之李朝進攻初,宋朝明顯戰備不足,連陷三州,表明即便宋朝有野心,但至少在當時並未付諸什麽行動,由此李朝“先發製人”的理論也靠不住。對此越南歷史學家陳仲金及<大越史記全書>也予以承認,但現今越南的很多歷史書都以“先發製人”作為開戰的正當理由並頌揚李常傑。

“李常傑的積極自衛的進攻戰略,也體現了民族的這種精神和意志。他對抗戰的勝利立下了卓越功勛並且作出了偉大的貢獻。李常傑是一位民族英雄,是一位把天才的戰略與卓越的政治和外交才能相結合的傑出的軍事家。”

邕州屠殺:《越南歷史》等越南現代歷史書從未提到李軍在邕州製造的屠殺。但越南各種古籍和陳仲金均承認屠殺。編修《大越史記全書》的越南史官,對于蘇緘獲宋朝追謚“忠勇”,更發表了這樣的評論:“宋謚蘇緘以‘忠勇’,亦足以彰李常傑之‘忠勇’也。”也就是說守城的蘇緘一方及肆行屠殺的李常傑一方,在越南史官眼中均是各為其主,屬于典型的“忠勇”為國表現,一同值得褒揚。

宋越熙寧戰爭宋越熙寧戰爭

富良江之戰:<越史略>對如月江和富良江有混淆之嫌。其寫李軍最後取勝,與其他越南和中國古籍亦不同。至于如月江則從未出現于中國史籍。越南後黎朝名臣阮廌的<平吳大誥>也提到李軍的勝利,但隻提到趙禼一人。

雖強弱時有不同,而豪傑世未常乏。故劉龑貪功以取敗,而趙禼好大以促亡。唆都既擒于鹹子關,烏馬又殪于白藤海。

<越南歷史>等越南現代歷史書繼承《越史略》,聲稱李軍勝利。《越南民族歷史上的幾次戰略決戰》更稱整場戰爭是“抗宋戰爭”。

法國學者喬治·馬司培羅認為:“是役也,勝負誰屬,實難明矣。”

相關

中國方面:小人書<血戰邕州>

描寫了交趾軍隊進攻邕州時蘇緘率全城激烈抵抗的過程。書中還創造了黃飛瓊、慧明等英雄人物形像(可能系虛構人物)。有評價稱“故事曲折、緊張、悲壯,處處扣人心弦,是一曲催人淚下的愛國主義的贊歌”。

越南方面:李常傑為鼓舞士氣,做詩一首:

南國山河南帝居,截然定分在天書。如何逆虜來侵犯,汝等行看取敗虛。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