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

宋書

《宋書》是一部記述南朝劉宋一代歷史的紀傳體史書。梁沈約撰,含本紀十卷、志三十卷、列傳六十卷,共一百卷。今本個別列傳有殘缺,少數列傳是後人用唐高峻《小史》、《南史》所補。八志原排在列傳之後,後人移于本紀、列傳之間,並把律歷志中律與歷兩部分分割開。《宋書》收錄當時的詔令奏議、書札、文章等各種文獻較多,儲存了原始史料,有利于後代的研究。該書篇幅大,一個重要原因是很註意為豪門士族立傳。

  • ISBN
    9787101003093
  • 書名
    宋書
  • 頁數
    2471
  • 作者
    沈約
  • 出版時間
    1997-09
  • 定價
    95.00
  • 冊書
    全八冊
  • 出版社
    中華書局
  • 裝幀
    平裝
  • 叢書
    點校本二十四史·清史稿

作者簡介

沈約(441年~513年)﹐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西)人﹐出身江南大族。歷仕宋﹑齊﹑梁三朝﹐曾自稱"少好百家之言﹐身為四代之史"。齊永明五年 (487)時﹐任太子家令兼著作郎﹐奉詔撰《宋書》。他依據宋代何承天﹑蘇寶生﹑徐爰等修撰的《宋書》及其他記述宋代歷史的書籍﹐增補宋末十幾年的事跡﹐隻用一年時間﹐到六年二月就完成本紀﹑列傳七十卷﹐侯又續修八志三十卷。沈約以文字稱世﹐有文集九卷。

簡介

發展史

書一百卷,包括本紀十卷,志三十卷,列傳六十卷,梁沈約撰。有紀、傳、志而無表,成書草率,敘事又多忌諱,但儲存史料較多。宋是繼東晉以後在南方建立的封建王朝。晉安帝元興二年(公元四○三年),荊州刺史桓玄代晉稱帝。第二年,當時的北府兵將領劉裕在京口(今江蘇鎮江市)和廣陵(今江蘇揚州市)兩地起兵,推翻桓玄,名義上恢復晉朝的統治,實際上掌握了東晉的軍政大權。過了十五年,晉恭帝元熙二年(公元四二○年),劉裕建立宋朝,定都建康(今南京市)。劉裕以後,一共傳了七代,到宋順帝升明三年(公元四七九年),又為蕭齊所滅。

宋朝國史的修撰,在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公元四三九年)就已開始。當時由著名科學家何承天草立紀傳,編寫了天文志和律歷志。此後,又有山謙之裴松之、蘇寶生等陸續參預編撰。但他們任史職的時間都很短。大明六年(公元四六二年),徐爰領著作郎,他參照前人舊稿,編成"國史",上自東晉義熙元年(公元四○五年)劉裕實際掌權開始,下訖大明時止。《隋書·經籍志》著錄徐爰宋書六十五卷,可見他的書曾和沈約宋書並行,現在《太平御覽》等類書中,還儲存了徐爰宋書的殘篇零段。但徐爰不久為宋朝所斥退,宋朝"國史"的修撰也就停了下來。南齊永明五年(公元四八七年)春,又命沈約修撰宋書。這時沈約為太子家令,兼著作郎。他依據何承天、徐爰等人的舊作補充修訂,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在永明六年(公元四八八年)二月完成紀傳七十卷。沈約在當時的奏文中說"所撰諸志,須成續上",可見宋書的八志三十卷,是後來續成的。在八志中,《宋書·符瑞志》改稱鸞鳥為神鳥,是避齊明帝蕭鸞的諱;《宋書·律歷志》改"順"作"從"字,是避梁武帝父親蕭順之的諱;《宋書·樂志》稱鄒衍為鄒羨,是避梁武帝蕭衍的諱。可見宋書的最後定稿,當在齊蕭鸞稱帝(公元四九四年)以後,甚至在梁武帝即位(公元五○二年)以後了。

與沈約同時或稍後,南齊時有孫嚴著宋書六十五卷,王智深著宋紀三十卷,梁代有裴子野著宋略二十卷,王琰著宋春秋二十卷,鮑衡卿著宋春秋二十卷。但這些著作都已亡佚,關於劉宋一代的史書,比較完整的,現在就隻有沈約的這部宋書。

可補《三國志》之缺

沈約(公元四四一--五一三年),字休文,吳興吳康(今浙江德清縣西)人。他歷仕三朝,宋時為尚書度支郎,齊代做到五兵尚書、國子祭酒,在齊梁政權交替之際,他力勸梁武帝蕭衍代齊稱帝,因而在梁朝被封為建昌侯,官至尚書左僕射、尚書令、領中書令。沈約的著作很多,但現在除了宋書一百卷和文集九卷外,其他如晉史、齊紀、梁高祖紀、宋文章志等,都已亡佚。東漢末年以來所形成的門閥製度,到東晉南北朝時期得到了充分的發展。門閥士族擁有政治經濟各方面的特權,他們大量兼並土地,廣泛收羅"蔭戶",用各種手段霸佔勞動力,極端殘酷地剝削和壓迫人民。他們以門第相誇,把持官位,所謂"貴仕素資,皆由門慶,平流進取,坐致公卿"(南齊書褚淵王儉傳論)。梁武帝蕭衍也極力支持士族,他在詔書中還特別提到了要糾正"冠履倒錯,珪甑莫辨"的現象(梁書武帝紀)。沈約先世,本是吳興士族,所謂"江東之豪,莫強周、沈"(晉書周處傳附周札傳)。沈約一門,在宋、齊、梁三代,也都仕宦顯赫。梁蕭統文選載沈約奏彈王源文,對於某些士族地主"婚宦失類"的情況大加抨擊。因此,沈約在齊梁時期撰成的宋書,也就帶有其時代和階級的特點,它的一個突出內容,就是頌揚豪門士族,維護門閥製度

譬如宋書列傳中,有關地主階級中代表人物高門士族的傳,幾乎佔了半數。僅就王、謝二族來說,宋書裏王氏立傳的達十五六人,謝氏立傳的也近十人之多。像陳郡謝弘微,傳中寫他如何忙於經營謝氏產業,傳末卻又吹捧他為人"簡而不失,淡而不流"。又如琅邪王微,傳中隻是連篇累牘收載他給友人的信,卻說他"內懷耿介,峻節不可輕幹"。這兩個人因為都是高門士族,所以宋書都為他們立了"佳傳"。宋書中對於士族中的人物,總說什麽是"前代名家",風度"簡貴","風格高峻","世重清談,士推素論",等等。

宋書宋書

但宋書仍有其一定的史料價值。史通書志篇說:"宋氏年唯五紀,地止江淮,書滿百篇,號為繁富。"宋書百卷,記述六十年間的史事,儲存了不少歷史資料,尤其是它收載了當時人的許多奏議、書札和文章,可以從中看出那個時期社會、政治、經濟的一些實際情況。如卷八十二周朗傳載周朗上書,講到貲調的為害,嚴重阻礙了當時生產力的發展。卷五十六孔琳之傳、卷六十範泰傳、卷六十六何尚之傳所載關於改鑄錢幣的爭議,反映了封建統治者如何在錢幣改鑄中加緊對人民的剝削。卷五十四羊玄保傳兄子羊希附傳,收載西陽王子尚上書,提到南朝初期農村兩極化的發展,"富強者兼嶺而佔,貧弱者樵蘇無託,至漁採之地,亦又如茲"。卷六十七謝靈運傳載謝靈運的山居賦全文,提供了研究大地主庄園的材料。

從宋書的記載中,還可以看出那時的農民起義不但人數眾多,而且地域很廣,規模很大。如景平元年(公元四二三年),有富陽孫法光領導的起義(少帝紀、褚叔度傳)。元嘉九年(公元四三二年),有廣漢趙廣領導的起義,人數有十多萬人,起義軍圍困益州治所成都達數月之久(文帝紀、劉粹傳弟道濟附傳)。另外,在元嘉初年,有淅川、丹川的少數族起義;到元嘉末年,荊、雍、豫三州的少數族人民,起義就更加頻繁,參加的人數有發展到百餘萬人以上的(夷蠻傳、張邵傳、沈慶之傳等)。這些記載雖然是極不充分,而且還是經過嚴重歪曲的,但終究為我們提供了研究當時階級矛盾、階級鬥爭的線索。此外,宋書的謝靈運傳及傳末的史論,談到了魏晉以來文學的發展和演變,以及沈約自己關於詩歌聲律的主張,是研究六朝文學批評史的重要資料。夷蠻傳對於南朝前期我國和亞洲各國人民之間經濟、文化的友好交往,也作了適當的敘述。在宋書八志中,有些志是比較可取的,如《宋書·律歷志》收了楊偉的景初歷全文,以及何承天的元嘉歷、祖沖之的大明歷全文,這幾種歷法都是能夠反映當時自然科學水準的著作。《宋書·樂志》儲存了許多漢魏樂府詩篇。州郡志對南方地區自三國以來的地理沿革,以及東晉以來的僑置州郡分布情況,講得比較詳細。而且在每個州郡名下,都記載著戶口數。這些戶口數固然不盡準確可信,但多少使人得知當時南方人口分布的一個大概輪廓。

宋書在長期流傳過程中,有不少散失,到北宋時,竟有漏脫數頁或全卷的。據北宋末年人晃說之所說;"沈約宋書一百卷,嘉佑末詔館閣校讎,始列學官。尚多殘脫駢舛,或雜以李延壽南史。"(高山集卷十二讀宋書)據前人的考訂和我們整理過程中所考查到的,宋書卷四少帝紀有闕頁,為後人所補。卷四十六除到彥之傳闕而未補外,其餘都是後人用南史等書補足。卷六十二張敷傳和卷五十九張暢傳,補闕者沒有通檢全書,把南史張邵傳後的張敷、張暢附傳也一起鈔錄進去。這樣就出現了宋書有兩篇張敷傳和兩篇張暢傳的情況。卷七十六朱修之宗愨王玄謨傳,原卷也有闕失,由後人採南史等書補入。又如在卷一百沈約自序中敘沈亮事,於"聯事惟忝,憂同職同"下,各本都註"闕"字,於敘其父沈璞事,"璞有子曰"下也註"闕"字。敘沈伯玉事,"先帝在蕃"下也註"闕"字。書中類似的情況還有不少。

全書篇目

本紀

本紀第一 武帝上

本紀第二 武帝中

本紀第三 武帝下

本紀第四 少帝

本紀第五 文帝

本紀第六 孝武帝

本紀第七 前廢帝

本紀第八 明帝

本紀第九 後廢帝

本紀第十 順帝

志第一 志序 歷上

志第二 歷中

志第三 歷下

志第四 禮一

志第五 禮二

志第六 禮三

志第七 禮四

志第八 禮五

志第九 樂一

志第十 樂二

志第十一 樂三

志第十二 樂四

志第十三 天文一

志第十四 天文二

志第十五 天文三

志第十六 天文四

志第十七 符瑞上

志第十八 符瑞中

志第十九 符瑞下

志第二十 五行

志第二十一 五行二

志第二十二 五行三

志第二十三 五行四

志第二十四 五行五

志第二十五 州郡一

志第二十六 州郡二

志第二十七 州郡三

志第二十八 州郡四

志第二十九 百官

志第三十 百官下

列傳

列傳第一 後妃

列傳第二 劉穆之王弘

列傳第三 徐羨之傅亮 檀道濟

列傳第四 謝晦

列傳第五 王鎮惡檀韶向靖

列傳第六 趙倫之 到彥之闕 王懿

列傳第七 劉懷肅孟懷玉弟龍符

列傳第八 朱齡石弟超石 毛修之

列傳第九 孫處 蒯恩劉鍾虞丘進

列傳第十 胡籓劉康祖垣護之

列傳第十一 宗室

列傳第十二 庾悅王誕謝景仁弟述

列傳第十三 張茂度子永 庾登之

列傳第十四 孔季恭 羊玄保 沈曇慶

列傳第十五 臧燾徐廣 傅隆

列傳第十六 謝瞻 孔琳之

列傳第十七 蔡廓子興宗

列傳第十八 王惠謝弘微 王球

列傳第十九 殷淳 子孚 弟沖 淡

列傳第二十 範泰王淮之 王韶之

列傳第二十一 武三王

列傳第二十二 羊欣 張敷王微

列傳第二十三 王華 王曇首殷景仁

列傳第二十四 鄭鮮之裴松之 何承天

列傳第二十五 吉翰 劉道產 杜驥

列傳第二十六 王敬弘 何尚之

列傳第二十七 謝靈運

列傳第二十八 武二王

列傳第二十九 劉湛 範曄

列傳第三十 袁淑

列傳第三十一 徐湛之 江湛王僧綽

列傳第三十二 文九王

列傳第三十三 顏延之

列傳第三十四 臧質魯爽 沈攸之

列傳第三十五 王僧達 顏竣

列傳第三十六 朱修之 宗愨王玄謨

列傳第三十七 柳元景顏師伯 沈慶之

列傳第三十八 蕭思話劉延孫

列傳第三十九 文五王

列傳第四十 孝武十四王

列傳第四十一 劉秀之顧琛 顧覬之

列傳第四十二 周朗 沈懷文

列傳第四十三 宗越吳喜黃回

列傳第四十四 鄧琬袁鳷 孔覬

列傳第四十五 謝庄王景文

列傳第四十六 殷孝祖 劉勔

列傳第四十七 蕭惠開 殷琰

列傳第四十八 薛安都 沈文秀崔道固

列傳第四十九 袁粲

列傳第五十 明四王

列傳第五十一 孝義

列傳第五十二 良吏

列傳第五十三 隱逸

列傳第五十四 恩幸

列傳第五十五 索虜

列傳第五十六 鮮卑吐谷渾

列傳第五十七 夷蠻

列傳第五十八 氐胡

列傳第五十九 二凶

列傳第六十 自序

四庫提要記載

《宋書》·一百卷(內府刊本)

梁沈約撰。約事跡具《梁書》本傳。約表上其書,謂《本紀》、《列傳》繕寫已畢,合《志》、《表》七十卷。所撰諸志,須成續上。今此書有紀、志、傳而無表。劉知幾《史通》謂此書為《記》十、《志》三十、《列傳》六十,合百卷,不言其有《表》。《隋書·經籍志》亦作《宋書》一百卷,與今本卷數符合。或唐以前其《表》早佚,今本卷帙出於後人所編次歟。以《志》序考之,稱凡損益前史諸志為八門。曰《律歷》、曰《禮》、曰《樂》、曰《天文》、曰《五行》、曰《符瑞》、曰《州郡》、曰《百官》。是《律歷》未嘗分兩門。今本總目,題"卷十一志第一志序,卷十二志第二歷上,卷十三志第三歷下",而每卷細目,作"志第一律志序,志第二歷上,志第三歷下"。則出於後人編目,強為分割,非約原本之舊次,此其明證矣。八《志》之中,惟《符瑞》實為疣贅。《州郡》惟據《太康地志》及何承天、徐爰原本,於僑置創立,並省分析,多不詳其年月,亦為疏略。至於《禮志》合郊祀、祭祀、朝會、輿服總為一門,以省支節。《樂志》詳述八音眾器及鼓吹鐃歌諸樂章以存義訓,如《鐸舞曲》、《聖人製禮樂篇》,有聲而詞不可詳者,每一句為一斷,以存其節奏,義例尤善。若其追述前代晁公武《讀書志》雖以失於限斷為譏。然班固《漢書》增載《地理》,上敘九州;創設《五行》,演明鴻範。推原溯本,事有前規。且魏、晉並皆短祚,宋承其後,歷時未久,多所因仍。約詳其沿革之由,未為大失,亦未可遽用糾彈也。觀《徐爰傳》述當時修史,議為桓玄等立傳。約則謂桓玄、盧循等身為晉賊,非關後代;吳隱謝混等義止前朝,不宜濫入;劉毅、何無忌等志在興復,情非造宋,並為刊除,歸之晉籍。其申明史例,又何嘗不謹嚴乎?其書至北宋已多散失,《崇文總目》謂闕《趙倫之傳》一卷。陳振孫《書錄解題》謂獨闕《到彥之傳》。今本卷四十六有《趙倫之王懿張邵傳》,惟《彥之傳》獨闕,與陳振孫所見本同。卷後有《臣穆附記》,謂此卷體同《南史》,傳末無論,疑非約書。其言良是。蓋宋初已闕此一卷,後人雜取《高氏小史》及《南史》以補之,取盈卷帙。然《南史》有《到彥之傳》,獨舍而不取。又《張邵傳》後附見其兄子暢,直用《南史》之文。而不知此書卷五十九已有《張暢傳》,忘其重出。則補綴者之疏矣。"臣穆"當即鄭穆,《宋史》有傳,嘉佑中嘗校勘《宋書》。其所考證,僅見此條。蓋重刊之時削除偶剩,亦足見明以來之刊本,隨意竄改,多非古式雲。《宋書》列傳名錄有姓名者,凡二百三十餘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