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理學

宋明理學

宋明理學亦稱"道學",是一種既貫通宇宙自然(道教)和人生命運(佛教),又繼承孔孟正宗(根本),並能治理國家(目的)的新儒學,是宋明時代佔主導地位的儒家哲學思想體系。漢儒治經重名物訓詁,至宋儒則以闡釋義理、兼談性命為主,因有此稱。

宋明理學大致分為程朱理學和陸王心學兩個階段:"程朱理學"的核心是"天理"說和"格物致知"論;"陸王心學"是理學發展的新階段,其核心是"心即理"、"心外無物",即便是"知行合一"說,也是強調知和行都產生于心。程朱理學在南宋以後成為長期居于統治地位的官方哲學,陸王心學在明中期以後得到廣泛傳播。

宋明時期儒學的發展是儒、釋、道三教長期爭論和融合的果實,也是春秋戰國和漢代這一歷史時期所形成的儒學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思想體系的完善過程。它以程朱理學和陸王心學的形態呈現出來,對中國社會政治、文化教育以及倫理道德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 中文名稱
    宋明理學
  • 外文名稱
    Neo Confucianism of song and Ming Dynasties
  • 類型
    儒學
  • 時期
    兩宋至明代

產生原因

1.經學的發展瓶頸促使了儒學內部的改革

2.佛教道教的沖擊

3.三教合一的思潮

4. 先秦儒道、諸子分家後,儒家宇宙論、本體論、心性論的不完善

5.理學家們的個人努力,提出復興理學

6.儒家的正統地位受到打擊。

概述

宋明理學,即為兩宋至明代的儒學。雖然是儒學,但同時借鏡了道家、玄學甚至是道教佛學的思想。

北宋嘉佑治平年間(1056年-1067年),儒學發展形成了王安石荊公學派、司馬光溫公學派、蘇軾的蜀學等派。

後來談兼性理而著名者,有周濂溪的濂學、張載的關學二程(程顥、程頤)兄弟的洛學。後來洛學由朱熹發揚光大,在福建創出閩學,成為居正統之位的程朱理學。濂、洛、關、閩四學派,人稱理學四派。理學實際創始人為周敦頤、邵雍、張載、二程兄弟(程顥程頤),至南宋朱熹而集大成。建立了一個比較完整的客觀唯心主義體系。提出"理"先于天地而存在,將上的地位。其為學主張"即物而窮理"。與朱熹對立的為陸九淵主觀唯心主義,提出"宇宙便是吾心"的命題。明代,王守仁進一步發展陸九淵的學說,認為"心外無物"、"心外無理",斷言心之"靈明"為宇宙萬物的根源。為學主"明體心"、"致良知"。此外,北宋張載提出的氣一元論,與二程截然不同。明代王廷相以及清初的王夫之、顏元等,對程朱、陸王皆持反對態度。至戴震著《孟子字義疏征》,得出"理存于欲",指出"後儒以理殺人",則更給予了理學以有力的批判。

宋明理學,理學一名始稱于南宋,朱子曾說"理學最難",陸九淵也說"惟本朝理學,遠過漢唐"。明代,理學成為專指宋以來形成的學術體系的概念。

理學有廣義狹義之分。廣義理學就是指宋明以來形成的佔主導地位的儒家哲學思想體系,包括:(1)在宋代佔統治地位的以洛學為主幹的道學,至南宋朱熹達頂峰的以"理"為最高範疇的思想體系,後來習慣用"理學"指稱其思想體系。(2)在宋代產生而在明代中後期佔主導地位的以"心"為最高範疇的思想體系。以陸九淵、王守仁為代表的"心學"。狹義理學則專指程朱學派。

代表人物:北宋: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邵雍。即北宋五子;南宋:朱熹、陸九淵;明代:王陽明。就主導思潮而言,理學官方代表人物可概括為"程朱陸王"。影響力則是張邵。

主要派別:按現代學術界的通常做法,可以把宋明理學體系區分為四派:氣學(張載為代表)、數學(邵雍為代表)、"理學"(程朱為代表)、心學(陸王為代表)。

宋明理學所討論的問題隨不同時期、不同流派而有所不同。理學與唐以前儒學尊《五經》一個重要不同之處,《四書》成為尊信的主要經典。價值體系和功夫體系都在《四書》。《五經》為粗米,《四書》為熟飯。理學的主要根據和討論的問題都與《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緊密相關。理學討論的主要問題大體是:理氣、心性、格物、致知、主敬、主靜、涵養、知行、已發未發、道心人心、天理人欲、天命之性氣質之性等。

宋元明時期,是中國文化和哲學發展的又一個高峰。由于宋明時期中國哲學的主要代表形態是理學,人們習慣上多以"宋明理學"的概念來稱呼這一時期的哲學。

宋明理學是儒學的一種歷史表態,是繼魏晉把儒學玄學改造之後,宋明理學是對隋唐以來逐漸走向沒落的儒學的一種強有力的復興。這個復興儒學的運動,由隋唐之際的王通發其先聲,由唐代中期以後的韓愈、李翱、柳宗元諸人繼其後續,而至兩宋時期蔚為大觀,形成一場聲勢浩大、波瀾壯闊而又影響久遠的儒學運動。在時間上,這場儒學運動持續到明清之際,影響直至當代;在空間上,這場儒學運動不限于儒學的故鄉,還牽涉到受儒學影響的東亞諸國,以至于在這些國家,所謂的儒學主要就是理學(或稱性理學);宋明理學是當時中國有抱負有思想的學術群體對現實社會問題以及外來佛教和本土道教文化挑戰的一種積極回應,他們在消化吸收道佛二教思想的基礎上,對佛道二教展開了一種與孟子"闢楊墨"相類似的所謂"闢佛老"的文化攻勢,力求解決漢末以來中國社會極為嚴重的信仰危機和道德危機。

宋明理學反映了中國古代社會後期有思想有見識的中國人在思考和解決現實社會問題與文化問題中所生出來的哲學智慧,它深深影響了中國古代社會後半期的社會發展和文明走勢,現代的中國人仍然不得不面對由它所造成的社會及文化後果。然而也正是這個智慧成果,其在成功地回應佛老而使儒學重新走上正統地位。

我們研究理學哲學智慧,不僅在于了解它對回應與解決當時社會與文化問題作了怎樣的解答,更重要的還在于通過對其的分析來幫助我們思索一些諸如"什麽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如何正確回應外來文化"、"如何正確面對和處理社會成員中普遍存在的信仰危機和道德危機"等對當代仍至為重要的哲學問題。從新樹立國人的信仰,正是理學智慧的意義所在。

理學發展

宋明理學的發展,其最核心的人物,最簡單的講法就是程朱陸王了,前面講了二程的階段,後面就講講朱和王。

同許多宋代知識分子一樣,朱熹也是出入佛老,泛濫百家,然後返求諸六經。前人說他“致廣大,盡精微,綜羅百代”,他既吸收了二程的思想,還吸收了周敦頤、邵雍、張載的思想,揚棄了佛道的哲學,通過對《四書》的不斷地、終身地、死而後已地注解,建立了自己的理學體系。在他的體系中,提出了關于“格物致知”的一套系統的理論解釋。《大學》的“八條目”裏面最基礎的就是“格物”,格物才能致知,致知才能正心誠意。可是,什麽是格物呢?漢人的解釋很不清楚,把“格”解釋為“來”。朱熹就通過解釋發展二程思想,把“格物致知”解釋為“即物窮理”。“即物”,就是不能離開事事物物;窮理就是要研究了解事物的道理。

主要特點

宋明理學作為一種新的思想體系,無疑具有多方面的內容。但從整體上看,它至少有以下兩個主要的特點。

思辨化的儒學

與先秦、漢唐儒學不同,宋明理學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它的思辨性。

佛教傳人中國以後,因其所具有的三世因果的彼岸性深深吸引了儒學的知識分子,也刺激了佛教與中國的本土宗教──道教和儒家思想的發展。但相對而言,儒家的應變整體上是滯後的。在唐一代,儒家學者中的有識之士如韓愈、李翱等,就已經意識到儒學面臨著佛道二教尤其是外來佛教在文化上的嚴重挑戰。但他們處理這個問題的方法 比較簡單化,韓愈主張"人其人,火其書",用政府行政幹預的方法來禁止佛教的傳播和發展,李翱思考得相對深入一些,主張援道入儒、以儒包佛,來解決佛教文化的沖擊。

宋代的理學家們認識到,儒學之所以會受到來自佛教和道教的挑戰,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在于儒學本身在形而上的層面上存在著嚴重的不足。原始儒家大部分典籍失傳,直到近代才出土大量竹簡,所以如何從哲學本體論上論證儒家思想的正當性與必然性成為儒學的一個重要課題。先秦孟子從"四 端"說出發,對儒家的性善論作了論證,荀子則從性偽說出發對性惡論作了論證,董仲舒把儒家道德嫁接在講究陰陽災異的世界觀上,對儒學作了讖緯神學式的論證。在宋明儒學家看來,以往的這些論證要麽是"不備"(不夠充分,如孟子),要麽是"不明"(混亂不清或者錯誤,如荀子與揚雄),而董氏的陰陽災異和神學 化的論證則更顯得粗淺,實際上已誤入歧途。

理學家們為了建立儒家的形上學,他們一方面借鏡道家、玄學甚至是道教佛學在哲學本體論方面的成果,一方面在傳統儒學尋找能夠用來構築哲學形上學的因素,例如被列于 "六經之首"而最具形上學性質的《周易》的道器觀,孔子的"仁"學,《孟子》與《中庸》對于"性"與"天"的問題的探討。理學家們吸收利用這些外來的和傳統的文明成果,創造性地提出了許多富有特色的儒學形上學本體論概念,並給予系統的哲學論證,如周敦頤、邵雍的"太極"、張載的"太虛"、二程和朱熹的"天 理"、王安石和二蘇的"道"、陸九淵和王守仁的…'心",等等。傳統儒學經由理學家們的改造,道德信條式的理論體系終于變成以哲學形上學作基礎的哲學理論體系。就此而言,它體現著宋明理學家們融合創造的哲學智慧。

以倫理道德為核心的儒學

從儒學自身發展來看,理學作為一種哲學思潮或者儒學復興運動,它所強調的義理之學,是對于漢唐儒學的一種反動,表現出一種想要擯棄漢唐訓詁之學而直接面向經典、回復聖人之道的氣勢,頗有一點"文藝復興"的味道。理學家們標榜自己的學說為"實學"、"實說",批評佛老的學說以及漢唐的章句之學和講求詩詞歌賦的詞章之學為"虛學"、"虛說"。虛實之別,就在于是否講求儒家的義理。理學所強調的義理,實質上也就是儒學的倫理道德學說,它包括儒家所提倡的綱常人倫以及內含于其中的"所以然"與"所當然"的道理。

理學家所強調的義理,就其內容而言,與漢代董氏的儒學相比,其重點不在政治哲學上,而在倫理道德上;與先秦的元典儒學相比,其對倫理道德的闡述,更側重于哲學的表達。宋明理學家在儒學的倫理道德學說上,提出了一系列非常有邏輯層次的哲學範疇和理論結構。無論是各種各樣的理學本體論、作為道德基礎的人性 論、"存理去欲"或"存心去欲"的修養論、"格物"或"格心"的認識論、成賢成聖的境界論、由修齊而治平的功能論,均是以倫理道德為核心內容。

綜觀宋明理學,心學一派對于倫理道德以外的事物並無興趣,理學一派由于"格物窮理"的理論指導,對于萬物之理的認識仿佛也有超出倫理道德狹隘範圍的趨勢,然而其理論目的仍然指歸于對儒家倫理的必然性、普遍性和絕對性的把握。所以,無論是理學的宇宙論、本體論或知識論,都不能簡單地與西方哲學相比附,其 思維的對象不是自然與萬物,而是倫理與道德,其理論的旨趣不在于人類理智對于自然對象以及人類理智自身的把握,而是人類對于社會倫理價值與規範的正當性的認識和對于主體道德的個體自覺。

主要學派

宋明理學的主要學派,包括:

周敦頤的道學派(以"道"為核心概念) ,邵雍的數學派(以"數"為核心概念), 張橫渠、羅欽順與王夫之的氣學派(以"氣"為核心概念), 二程與朱熹的理學派(以"理"為核心概念),陸九淵與王陽明的心學派(以"心"為核心概念), 陳亮與葉適事功學派(以"事功"為核心概念)等。

陸王心學于程朱理學日趨僵化之際,而盛于明代中後期。張橫渠、羅欽順與王夫之的氣學則于心學日趨式微之際,與事功學派合流而盛于清代。

總結

南北朝時期:佛、道盛行,儒學面臨挑戰;南北朝;佛教徒提出佛為正,儒道為邪教,三教歸佛,又稱"三教合一,隋朝:儒學家提出"三教合歸儒"";唐朝:統治者奉行以道為主的三教並行政策,儒學的地位受到挑戰。北宋時,儒家學者展開了復興儒學、抨擊佛道的活動;同時,他們又沖破漢唐儒學的束縛,融合了道佛思想來解釋儒家義理,形成了以理為核心的新儒學體系--"理學"。理學:是儒、道、佛三教合一的產物(當時佛教已經大致完成融合儒道的進程)。是儒家思想汲取道家、玄學、道教佛教的有益內容,並註入哲學因素,囊括天人關系的形成的更為理性化、思辨化的思想體系。

周敦頤:宋明理學之鼻祖,為宋明理學發展奠定了基礎,為二程老師,其對朱熹的思想形成有著重要影響。周敦頤著作《太極圖說》被視為理學之大綱。

程顥程頤:確定了理學的最高範疇"天理",(這裏的"天理"即是封建的等級秩序和道德規範,或以"三綱五常"為核心的封建倫理道德)並主張先理後物。把天理和倫理道德直接聯系起來,認為"人倫者,天理也";提出"格物致知"的認識論,物皆有理,把知識、道理、天理聯系起來。

朱熹為集理學之大成者,主張:天理是道德規範的"三綱五常",強調"存天理,滅人欲"; 通過學習、實踐提高自身的修養("格物致知")的目的是明道德之善;③編著《四書章句集註》成為後世科舉考試的教科書。朱熹在歷史上被譽為一代儒學宗師,地位僅次于孔子和孟子。

程朱理學適應了統治者的政治需要,成為南宋以後長期居于統治地位的官方哲學,有力地維護了封建專製統治;但三綱五常綱常名教,嚴重地束縛了人的思想和生活;朱熹的學術思想對日本、朝鮮和歐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南宋時期理學發展到心學陸九淵是心學的開創者,其核心命題是"心即理也",意思是本心即天理--世界的本源是心。名言: "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

王守仁是心學的集大成者。宣揚"心外無物,心外無事,心外無理"。在認識論上,他提出 "致良知"學說:認為良知就是本心,就是理,天理就在自己心中,隻要克服私欲、回復良知就能成為聖賢。(通過內心的自我反省達到"致良知")

評價

顧炎武曾痛責明末以來的清談理學"劉石亂華,本于清談之流禍,人人知之。孰知今日之清談,有甚于前代者。昔之清談老庄,今之清談孔孟"。 顏元稱:以為"秦火之後,漢儒掇拾遺文,遂誤為訓詁之學。晉人又誣為清談,漢唐又流為佛老,至宋而加甚矣。僕嘗有言,訓詁、清談、禪宗、鄉願,有一皆足以惑世誣民,而宋人兼之,烏得不晦聖道誤蒼生至此也!僕竊謂其禍甚于楊墨,烈于嬴秦。每一念及,輒為太息流涕,甚則痛哭!"又指責"宋元來儒者,卻習成婦女態,甚可羞。無事袖手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王,即為上品也"。其門生王源對理學虛偽性的無情揭露更為露骨,他說"明季流賊之禍,皆陽明所釀也"。 餘英時說:"理學家雖然以政治主體的'共治者'自待,但畢竟仍舊接受了'君以製命為職'的大原則。"

消極:理學被曲解之後以三綱五常維持專製統治,壓製扼殺人的自然欲望和創造性。適應了統治階級壓製人民的需要。

積極:有利于塑造中華民族的性格特征:重視主觀意志,註重氣節道德,自我調節,發憤圖強,強調人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凸現人性

相關圖書

基本信息

書名: 宋明理學

相關圖書相關圖書

作者:曾亦卞孝萱

出版社:南京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09年07月

ISBN: 9787305062742

開本:16開

定價: 19.50 元

內容簡介

《宋明理學》講了宋明理學歷來是中國古代學術研究的重要領域,各種專題性的研究以及通論性的撰述,甚是繁富。一般來說,學術的研究猶如科學的進步,後人站在前人的肩上,不論材料的考訂,還是名理的辨析,當是一代勝過一代。然而,不同學科的研究自有其特殊性,不可一概而論。19世紀末20世紀初,西域之學術挾船堅炮利之勢,很快佔據了中國近現代思想及學術的中心。其中對自然與社會的研究,得名之為科學,不過是對異域學術之復製,至多隻是異域之"普遍真理"與吾國之"具體實際"各種形式的結合而已,幾無創造可言。至于吾國固有"文以載道"之學,則裂而為三,曰哲學,曰歷史,曰中文。然"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斯道既隳,斯文遂以掃地,而斯文斯道之學淪為俗學,唯逢迎時尚、牽引異學是務。至若宋明義理之學,則以異學之範疇加乎其上,離析支解,排比羅列,無所不用其極,遂有唯物論與唯心論之分、本體論與認識論之別。近百餘年間,多少學者皓首其間,而于事理之實際,漸行漸遠矣。今之治宋明理學者大致若是。

圖書目錄

序言

第一章 理學之開山:周濂溪之太極圖與誠的思想

第一節 太極性命之說

第二節 無欲誠身之功夫

第二章 張橫渠:天人互貫。誠明交進

第一節 太和所謂道:天道與性命之貫通

第二節 知禮成性與大心窮理:誠明交進之功夫

第三節 《西銘》及其在道學譜系中的意義

第三章 程明道:本體即功夫。功夫即本體

第一節 天道與天理

第二節 生之謂性與天命之謂性

第三節 仁與識仁

第四節 定性與定心

第四章 程伊川:涵養須用敬。進學在致知

第一節 性即理

第二節 閒邪存誠,居敬集義

第三節 格物窮理,進學致知

第四節 洛學之傳承與分化

第五章 明道之繼述:湖湘學術之察識與涵養

第一節 感物而動與感物而通

第二節 仁愛之辨

第三節 性善與性無善惡

第四節 天理人欲同體異用

第五節 察識與涵養

第六節 南軒學術及其對五峰之批評

第六章 伊川之闡揚(上):朱子之學術交往及其思想演變

第一節 早年學術

第二節 中和舊說

第三節 中和新說

第四節 義利王霸之爭

第五節 太極無極之辯

第六節 道學與慶元黨禁

第七節 存天理,滅人欲

第七章 伊川之闡揚(下):朱子主敬致知之學說

第一節 功夫與效驗

第二節 未發與已發

第三節 主敬與致知

第四節 格物與至善

第五節 心統性情

第六節 理氣與道器

第七節 理一分殊

第八章 別子為宗:陸象山之心學與對朱子之反動

第一節 心即理

第二節 發明本心

第三節 明理與存心

第四節 朱陸異同

第九章 象山正傳:陽明致良知之學

第一節 善與至善

第二節 知與行

第三節 良知與致良知

第四節 涵養與省察

第五節 上達與下學

第六節 新民與親民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