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驄

宋文驄

宋文驄飛機整體設計專家。出生于雲南省昆明市,原籍雲南省大理人,現任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公司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首席專家、型號總設計師、自然科學研究員。"感動中國"2009年度人物評選2010年2月10日揭曉,宋文驄當選"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2016年3月22日中午1時許,因病醫治無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逝世,享年86歲。

  • 中文名稱
    宋文驄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雲南省昆明市
  • 出生日期
    1930年3月26日
  • 職業
    飛機整體設計專家
  • 畢業院校
    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
  • 信仰
    中國共產黨
  • 代表作品
    殲十戰鬥機
  • 逝世日期
    2016年3月22日

人物簡介

​宋文驄(1930.3.26-2016.3.22),男,飛機整體設計專家,殲10飛機總設計師。出生于雲南省昆明市,原籍雲南省大理人。1960年畢業于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現任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公司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首席專家、型號總設計師、自然科學研究員。

中航工業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院士,1988年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00年獲得全國先進工作者稱號。他在航空工業戰線奮鬥了50載,先後參加過東風113號機、殲七、殲八、殲九、殲-10飛機等多個飛機型號研製,擔任過兩個國家重點型號殲七C、殲-10飛機的總設計師,取得了一系列創造性的重大成果。

2009年10月1日的盛大國慶閱兵典禮上,由宋文驄擔任總設計師的新一代多用途戰鬥機殲-10,編隊越過天安門城樓,是本次閱兵大典後人們最津津樂道的幾大亮點之一。

從解放昆明時的一名偵察兵成長為共和國的“藍天驕子”,如今年近八旬的宋文驄,被雲南讀者推舉為央視2009“感動中國”人物候選人。

人物經歷

2009感動中國候選人:宋文驄2009感動中國候選人:宋文驄

宋文驄原籍大理,1930年3月26日出生于昆明。蒼山洱海賦予了他智慧和靈氣,舊中國家鄉的貧瘠和落後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學時代,他就加入了共產黨外圍組織,17歲時他參加革命,成為遊擊隊員。

1949年,當共和國曙光初現,19歲的他已經成為雲南邊縱部隊的一名偵察員。在雲南和平解放過程中,他冒著極大的風險傳送情報,立下戰功。

1954年8月20日,宋文驄跨進哈軍工的大門,從此與飛機設計結下不解之緣。哈軍工的生活給他留下難忘的記憶:領導是身經百戰的將校,老師是調自各大名校的最好的老師——所謂“八國聯軍”(從美英法德意俄等國留學過的新中國最早的海歸派)再加上蘇聯專家。

1960年畢業于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無與倫比的教學條件,造就了一代又紅又專的哈軍工人。1960年,宋文驄30歲時終于走上了飛機設計的崗位。 現任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公司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首席專家、型號總設計師、自然科學研究員。

世紀60年代初,宋文驄就和同志們一道首創了中國飛機設計第一個氣動布局專業組並擔任組長,開始了對飛機新式氣動布局的深入研究。

80年代中後期,上級發文提出要研製一種適合中國空軍2000年以後作戰環境的殲擊機,並列為國家重大專項,代號為“十號工程”。當年56歲的宋文驄,被國防科工委正式任命為殲-10飛機總設計師。

1984年4月26日,由中國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設計、成都飛機工業公司研製的殲-7C殲擊機首飛成功。總設計師宋文驄由此從幕後走向台前,而更大的輝煌等著他去開啓。

在此後的工作中,憑借出色的科研能力,宋文驄很快展現出了自己的才華,迅速成為領域中的科研帶頭人,歷任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成都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副總設計師、副所長兼總設計師,一航成飛常務副總經理兼總設計師,成為中國第一個飛機設計氣動布局專業組建立人之一。現在的宋文驄,還是中國工程院院士。

2009年,殲-10在國慶閱兵中大顯身手,讓世界矚目。這是我國自行研製,具備當今世界先進水準的新一代、高性能、全天候戰鬥機。隨著殲-10 飛機的研製定型和裝備部隊,中國形成了一整套具有自主智慧產權的第三代戰鬥機設計技術。

2016年3月22日中午13點10分,宋文驄院士因病去世。

科研經歷

故事1

上萬次風洞試驗

宋文驄宋文驄

上世紀60年代初,宋文驄就和同志們一道首創了中國飛機設計第一個氣動布局專業組並擔任組長,開始了對飛機新式氣動布局的深入研究。

1970年,宋文驄帶領同志們著手某新型殲擊機的氣動布局研究。

三個月後,第一套帶翼的高、低速模型風洞試驗就開始進行。

為了取得精確的氣動資料,設計論證方案的可行性,宋文驄親自帶領布局專業人員,進駐現場,實行三班倒,邊試驗,邊畫曲線,邊分析,邊修改。

高速試驗風洞安裝在山洞裏,試驗現場氣溫很低,寒氣逼人,遇上抽風機出故障,洞內空氣不流通,令人昏昏沉沉,大熱天還需要穿著厚厚的大衣,試驗環境十分艱苦。他們沒有退縮,一心撲在方案設計和論證上。

所有這些研究成果都被成功運用到殲-10飛機的研製中。

1983年冬,殲-10飛機第一期高速風洞試驗在四川進行,而低速風洞試驗也在千裏之外的冰城哈爾濱進行。

一年之中,宋文驄帶領氣動專業的設計人員轉戰在模型生產、風洞試驗、資料處理、繪製曲線、結果分析、布局改進等繁重的設計試驗中。疲憊和傷病無法阻止他們前進的步伐,親情和思念沒有讓他們留戀忘返。在一年的時間裏,為選定氣動布局方案,他們完成了兩輪試驗,如此快的速度在國內自行研製的型號中尚屬首次。

經過對不同方案的多次論證、研究和評審,新式氣動布局方案被確定為我國新一代戰機的整體方案。

80年代中後期,上級發文提出要研製一種適合我國空軍2000年以後作戰環境的殲擊機,並列為國家重大專項,代號為“十號工程”。

同年7月,56歲的宋文驄,被國防科工委正式任命為殲-10飛機總設計師

正是有了上萬次的風洞試驗,有了百萬個氣動力資料的分析處理,正是他和同志們無數次面對試驗曲線苦思冥想,無數次設計圖紙到深夜,才有新式氣動布局方案的一舉成功。

故事2

4小時報告確定新戰機雛形

在負責新戰機任務之前,宋文驄還曾擔任過國家重點項目殲-7C型飛機科研的設計師。他和參研人員一起,僅用了6年時間,殲-7C飛機就順利上天,按期設計定型,並批量裝備部隊,受到部隊好評。殲-7C型飛機的研製成功,完成了我國輕型全天候殲擊機裝備更新一代的任務。

現在,宋文驄要面臨全新挑戰,其中的關鍵一步就是如何確定先進的空氣動力布局。

殲-10研製初期,宋文驄就清醒地意識到,新機研製必須充分套用當前國際航空領域的先進技術——鴨式布局。經過對不同方案的多次論證、評審,新式氣動布局方案被確定為我國新一代戰機的整體方案。當時,他們和國外同步開始研究,沒有相關資料可以參考。但已經有了百萬個風動實驗資料的宋文驄還是迅速明確了方向。

幾個月後,在新機方案論證會上,宋文驄從戰術技術要求講到飛機使用性能、系統結構、武器火控,4個小時的報告贏得滿場喝彩。很快,他的全新思路就被確定下來,我國新一代殲擊機有了雛形。

空氣動力設計的大方向確定下來了,另外一個新挑戰卻擺到面前——新的時代裏,數位技術的運用在戰鬥機上必不可少,可數位式綜合航空電子系統設計與綜合,在我國還是一項全新技術,數位式電傳飛機控製設計技術在我國航空領域更是空白。

宋文驄發現,要實現研製突破,最關鍵的是缺乏掌握高技術的人才,我國的研製體製和部分專業設定也不健全。“自力更生,填補空白”,下定決心的他又朝這個方向努力起來。

經過努力,宋文驄終于主持組建了我國第一個航空電子系統研究室。他帶領同事一邊組建,一邊學習,逐漸形成了航空電子系統組、航空電子系統動態模擬仿真組、機載OFP軟體開發組等多個核心專業組。新一代航電系統、飛控系統設計研製有了新的戰場,為殲-10飛機研製開闢了更廣闊的天地。

故事3

為殲-10瘦身:26公斤的承包“減負”新紀錄

殲-10飛機的研發,是一項涉及全國100多個參研單位、20多個部委和行業的國家重點工程,投入在其中的人力物力不計其數。作為總設計師的宋文驄需要總攬全局。在設計開發上,宋文驄有辦法;在研發過程的管理中,宋文驄也想出了新招數。

在新飛機的研製中,重量這個詞時刻掛在每個人心頭。因為哪怕飛機重上一兩,都會消耗新飛機的機動性能。

宋文驄深知這一點,他想了個新辦法叫“重量承包”——負責各個體系設計的部門,都要為自己設計的那部分機件的重量立下“軍令狀”,隻能“減肥”,絕對不能超重!結果,殲-10飛機的最終實際重量比原設計目標重量還減輕了26公斤,這甚至創造了重量控製的最優紀錄。

就在這樣的一步一步中,殲-10走向完善,走向成熟。

正是宋文驄堅定及時的重大決定和生產單位的積極配合,給型號飛機的果斷“減肥”,才保證了殲-10飛機得到更好的性能,並按期實現設計定型。

回想當時的情景,有同志感慨:“如果沒有宋總這個重大決定,今天我們可能無法為殲-10飛機設計定型慶功。”

故事4

殲-10首飛他不緊張

殲10雙座表演機殲10雙座表演機

2004年春,在北方某機場,最初試生產的一批殲-10裝備部隊後,要進行部隊飛行員首飛。那天的9點30分,隻聽一陣轟鳴,新機像箭一般沖出起跑線,“500米,600米,拉起來了!”第一架新機由試訓基地李副司令員親自駕駛飛上長空。緊接著,第2架新機05號由空軍某團嚴團長駕駛也呼嘯升空。4分鍾後,01號新機作通場低空表演。

有人問他:“您曾經參加過殲-7C的首飛,如今又參加這種新飛機首飛,感覺如何?”宋文驄一笑:“這兩次首飛,我的心情各不相同。殲-7C首飛時,我心情非常緊張,擔心著各種問題,兩眼緊盯飛機不敢移動。但現在這個新飛機首飛,心情非常激動但並不緊張。按理說新型飛機採用了新布局、新系統、新成品、新技術,難度大得多,但我知道我們的方案是先進的,設計是嚴密的,技術是過硬的,元器件、子系統都進行了自上而下的綜合,進行了反復的地面試驗。”

說這些的時候,宋文驄談笑自如,那沉穩,來自于他和同事們這麽多年的心血沉淀。

其後,殲-10的雙座型等改進機型不斷推出,性能不斷完善。2007年,一航集團發布權威訊息公開殲-10研發過程,實現了中國戰鬥機從第二代向第三代的歷史性跨越。中國人為有了這樣一種性能先進的戰機而自豪。而“宋文驄”這三個字,終將與殲-10飛機一起,閃耀在中國航空工業騰飛的光輝史冊上。

個人榮譽

中國飛機設計戰術技術論證、氣動布局專業組的創始人之一;

在先進氣動布局、航空電子綜合技術、數位式飛行控製系統、電腦輔助設計和製造技術等方面均有重大突破,取得了多項創造性成果,研製成擁有自主智慧產權的第三代戰鬥機的設計技術。

榮獲國家科技技術進步二等獎、航空航天工業部科技進步一等獎、重點型號設計定型一等功、重點型號首飛特等功。

2003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2009感動中國候選人之一。

重要貢獻

實現關鍵突破的關鍵人士

中國空軍列裝的殲-10戰鬥機機群中國空軍列裝的殲-10戰鬥機機群

隨著殲-10飛機的研製定型和裝備部隊,中國形成了一整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第三代戰鬥機設計技術。而實現這一關鍵突破的關鍵人士之一,就是殲-10飛機總設計師宋文驄。

宋文驄是我國著名飛機設計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1960年從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空軍工程系畢業後,他歷任一航成都所研究室主任、副總設計師、副所長兼總設計師,一航成飛常務副總經理兼總設計師。

宋文驄先後參與了殲-7、殲-8、殲-10等多個飛機型號研製,是我國惟一擔任過兩代國家重點型號飛機研製並走完全程的總設計師,此外還先後主持和參與研製改進我國輕型全天候中、高空高速殲擊機和輕小型全天候戰鬥機。

先進的氣動布局是自主發展先進戰鬥機的基礎。殲-10飛機研製初期,宋文驄就清醒地意識到,新機研製必須充分套用當前國際航空領域的先進技術。他提出必須攻克一系列重大關鍵技術。他帶領氣動專業的設計人員投入模型生產、風洞試驗、資料分析、布局改進等繁重的設計試驗,轉戰南北,進行了上萬次試驗,採集並處理上百萬個氣動資料。

幾個月後,在新殲方案論證會上,宋文驄從戰術技術要求到飛機的使用性能、系統結構武器火控等講起,4個小時的報告贏得滿場喝彩,我國新一代殲擊機有了雛形。

在這之後兩年多時間裏,經過多次論證、研究和評審,新的方案被確定為我國新一代戰機殲-10的整體方案。隨後,殲-10飛機項目被列為國家重大專項,56歲的宋文驄被任命為殲-10飛機總設計師。

但是,數位式綜合航空電子系統設計與綜合在我國是一項全新技術,數位式電傳飛控設計技術在我國航空領域更是空白。要實現研製突破,最關鍵的是缺乏掌握高技術的人才,我國的研製體製和部分專業設定也不健全。

自力更生,填補空白。1985年,宋文驄主持組建起了我國第一個航空電子系統研究室。一邊組建,一邊學習,逐漸形成了航空電子系統組、航空電子系統動態模擬仿真組、機載OFP軟體開發組等多個核心專業組。新一代航電系統、飛控系統設計研製有了新的戰場,為殲-10飛機研製開闢了更廣闊的天地。

殲-10飛機是涉及100多個參研單位、二十多個部委和行業的國家重點工程。針對新一代戰機的研製特點,宋文驄大膽地進行管理創新,建立起了一整套符合我國國情的飛機系統工程管理體系和措施,大大提高了產品質量和設計水準。例如,他建立起嚴密的重量控製體系,在國內飛機研製上首創重量承包先例,使殲-10飛機的實際重量比原設計目標重量減輕了26公斤,創造了重量控製的最優記錄。

幾十年來,為了國家的最高利益,他長期隱遁幕後,甘于寂寞、默默奉獻,將全部精力投入到祖國航空工業騰飛的偉大事業之中。他的嚴謹求實,他的創新精神,他的技術造詣和強烈的愛國情懷,激勵著一代又一代航空人。“宋文驄”這三個字,將與殲-10飛機一起,閃耀在中國航空工業騰飛的光輝史冊上。

感動中國頒獎詞

宋文驄 壯志凌雲宋文驄 壯志凌雲

少年傷痛,心懷救國壯志;中年發奮,澎湃強國雄心。如今,他的血液已流進鋼鐵雄鷹。青奮蹄向雲端,老馬信步小眾山 。他懷著千裏夢想,他仍在路上。

推選委員會評價

感動中國推選委員會委員

杜玉波這樣評價他:五十載春秋風華,二十年丹心鑄劍,他的心血和靈魂全部默默傾註給了共和國的藍天衛士,熔做了他的體,化作了它的魂。

紀寶成:終于,中國的藍天上翱翔著可以與先進國家水準媲美的戰鬥之鷹,這是中國製造。他以赤子之心,蘊持偉力,鑄就祖國藍天的龍魂。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