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慈

宋慈

宋慈(1186-1249),字惠父,漢族,建陽(今屬福建南平)人,與理學大師朱熹同鄉,祖籍河北邢台市南和縣,唐相宋璟後人,生于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南宋著名法醫學家,中外法醫界普遍認為是宋慈于公元1235年開創了"法醫鑒定學",因此宋慈被尊為世界法醫學鼻祖。

  • 中文名
    宋慈
  • 別名
    惠父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建陽
  • 出生日期
    1186年
  • 逝世日期
    1249年
  • 職業
    醫生,法醫學家
  • 朝代
    南宋
  • 其他成就
    提點刑獄公事(提刑官)
  • 其他作品
    《洗冤集錄》

個人簡介

職位

​宋慈官居經略安撫使,據歷史記載是三品以上官員,官階一般為正二品或從一品。

家世

宋慈

宋慈祖上在唐代有個叫文真公的先人,傳四代,由邢(今河北邢台西南)遷睦(今浙江建德)定居。又傳三代,有個叫宋仕唐的到福建建陽任縣丞,史籍說他“公廉有守,遇事通曉”。宋仕唐卒于建陽任內,一家就在建陽定居下來,成為建陽縣人氏。

宋仕唐的兒子宋翔,史稱他7歲能詩,累官國子監簿,文才曾“名動京師”,回鄉後首創義舉修建了故鄉的童遊橋。宋翔的孫子就是宋慈的父親宋鞏,官做到廣州節度使,掌勘問刑獄。

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宋慈生于福建建陽縣童遊裏,出生月日不詳。他的父親為他取名慈,字惠父。宋慈的父親字世卿,其祖上到建陽任縣丞的宋仕唐字直卿。可見宋慈的名和字,就寄托著這個家族的理想。“慈惠父”三字可以這樣解釋:期望他將來成為一個恩德慈及百姓,賢名垂于青史的父母官。這樣的家教或者說家族理想的力量是不可忽略的。

經受教育

宋慈 祖籍河北邢台市南和縣,唐相宋璟後人,與理學大師朱熹同居建陽。生于南宋 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出身在一個朝廷官吏家庭,父名鞏,曾做過廣州節度推官。宋慈少年受業于同邑吳稚門下,吳稚是朱熹的弟子,因此,宋慈有機會與當時有名的學者交往。宋慈二十歲進太學。當時主持太學的真德秀是著名的理學家,真德秀發現宋慈的文章出自內心,流露有其感情,因此,對他十分器重。宋慈早年的師友,對于他學業的進步與後來的思想當有相當的影響。

職業

宋慈

寧宗嘉定十年(1217年),中進士乙科,朝廷派他去浙江鄞縣任尉官(掌一縣治安),因父喪而未赴任。

宋理宗寶廣二年(1226年),宋慈出任江西信豐縣主薄(典頒文書,辦理事務),從此正式踏上了仕宦生涯。紹定一至三年,在鄭性之幕下參與軍事;迄招捕使陳韡檄同監軍李華平定蓮城七十二寨寇,宋慈參贊居多。

宋慈于紹定四年(1232年)陳韡奏其政績,舉為福建長汀知縣(一縣的行政長官),嘉熙元年(1237年)任邵武軍通判(州府長官的行政助理),嘉熙二年(1238年)調南劍州通判,嘉熙三年(1239年)任提點廣東刑(主管司法刑獄和監察),嘉熙四年移任江西提點刑獄兼贛州知縣。淳祐元年(1241年)知常州軍事,淳祐七年任直秘閣提點湖南刑獄並兼大使行府參議官,次年進直寶謨閣奉使四路(宋分天下為各路,等于現在的省份),皆司皋事。淳祐九年(1249年),拔直煥閱知廣州、廣東經略安撫使(掌管一路之軍事行政)。

任官

宋慈一生二十餘年的官宦生涯中,先後擔任四次高級刑法官,後來進直寶謨閣奉使四路,也是「皆司皋事」,可見宋慈一生從事司法刑獄。長期的專業工作,使他積累了豐富的法醫檢驗經驗。宋慈平反冤案無數,他認為「獄事莫重于大闢,大闢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檢驗」 (出自《洗冤集錄》序),堅持「審之又審」,重視現場堪驗,還指出「凡驗婦人,不可羞避」,「檢婦人,無傷損處須看陰門,恐自此入刀于腹內」,如死者是富家女,把女屍抬到光明平穩處,「令眾人見,以避嫌疑」。

去世

宋慈卒于南宋淳祐十一年(1251年),御賜敕葬于淳祐十二年(1252年)。廣州經略安撫使的任所,享年64歲。宋理宗親自為其書寫墓門,憑吊宋慈功績卓著的一生。後來宋慈的墓地遷至福建建陽市崇雒鄉昌茂村西北。

宋慈

劉克庄在墓志銘中稱他:「聽訟清明,決事剛果,撫善良甚恩,臨豪猾甚威。屬部官吏以至窮閭委巷,深山幽谷之民,鹹若有一宋提刑之臨其前。」。這一期間,宋慈在處理獄訟中,特別重視現場勘驗。他對當時傳世的屍傷檢驗著作加以綜合、核定和提煉,並結合自己豐富的實踐經驗,于逝世前兩年(公元1247年)撰成並刊刻《洗冤集錄》五卷。此書是其一生經驗、思想的結晶,不僅是中國,也是世界第一部法醫學專著。它比義大利人佛圖納圖·菲得利寫成于公元1602年的同類著作要早350多年。

個人成就

作者把當時居于世界領先地位的中醫葯學套用于刑獄檢驗,並對先秦以來歷代官府刑獄檢驗的實際經驗,進行全面總結,使之條理化、系統化、理論化。因而此書一經問世就成為當時和後世刑獄官員的必備之書,幾乎被“奉為金科玉律”,其權威性甚至超過封建朝廷頒布的有關法律。750多年來,此書先後被譯成朝、日、法、英、荷、德、俄等多種文字。直到目前,許多國家仍在研究它。其影響非常深遠,在中、外醫葯學史、法醫學史、科技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其中貫穿著“不聽陳言隻聽天”的求實求真的科學精神,至今仍然熠熠閃光,值得發揚光大。著成《洗冤集錄》(一說《洗冤錄》)一書,是第一本法醫學著作,現在,《洗冤集錄》是法醫的必讀之書。

宋慈

主要著作

簡介

宋慈在《洗冤集錄》的序言中,一開頭就提出寫作此書的動機與目的:“獄事莫重于大闢,大闢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檢驗。蓋死生出入之權典,直枉屈伸之機括。于是乎決法中。”又說:“獄情之失,多起于發端之差,定驗之誤。“宋慈輯撰此書,是為了“洗冤澤物”、“起死回生”。因此,宋慈對于獄案,反復強調要“審之又審,不敢萌一毫慢易之心”。他再三教誡審案人員“不可闢臭惡”,“須是躬親詣屍首地頭”。深入現場調查,“須是多方體訪,切不可憑信一二人口說”。檢驗時“務要從實”,同時尚需了解被害人生前的社會關系,經濟狀況,要充分掌握真憑實據。在當“經製日壞”的南宋末年,宋慈的這種思想是十分難能可貴的。《洗冤集錄》對于法醫學有多方面的貢獻,現扼要介紹部分內容于下。宋慈對于驗屍的方法,曾總結了一整套比較合理的措施。《洗冤集錄》對于毒理學也有許多貢獻,書中記載了各種毒物中毒症狀,指出服毒者“未死前須吐出惡物,或瀉下黑血,谷道腫突或大腸穿出”;死後“口眼多開,面紫黯或青色,唇紫黑,手足指甲俱青黯,口眼耳鼻間有血出。”書中附有許多切合實用的解毒方與急救法。

宋慈

書籍相關

《洗冤集錄》自13世紀問世以來,成為歷代刑獄官案頭必備的參考書,前後沿用了六百多年。後世的著作基本上是以此書為藍本加以訂正、注解和增補,屬于這類性質的書籍不下數十種之多。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國家律例館曾組織人力修訂《洗冤集錄》,考證古書達數十種,定本為《律例館校正洗冤錄》,“欽頒”全國。

影響

後來,《洗冤集錄》,流傳到海外,1779年,法人將此書節譯于巴黎的《中國歷史藝術科學雜志》。1863年,荷蘭人第吉烈氏(DE GRIJS)將此書譯成荷蘭文于巴達維亞出版。1908年,法人又從荷蘭文轉譯成法文,德人又轉譯成德文。此外,《洗冤集錄》還被譯成朝、日、英、俄等國文字,可見此書在世界法醫史上也贏得了一定的影響與地位。

精神意義

求真

作為朱熹的同鄉和後學,宋慈受過理學的系統教育和長期熏陶。少年時受業于同邑人、“考亭(朱熹居住地,亦是其號)高第”吳稚。入太學後,又為當時著名理學家、朱熹再傳弟子真德秀所賞識,遂師事之。中進士後又多年為官。按照常情,這樣的人一定具有濃厚的理學唯心主義。

然而宋慈在法醫學理論上和實踐中所表現出來的卻是唯物主義傾向。在其傳世名著中非但沒有空洞的理學唯心主義的說教,而且大力提倡求實求真精神。程朱理學認為,“合天地萬物而言,隻是一個理”,而人心之體又體現了理或天理,“心之全體,湛然虛明,萬理具足”,“心包萬理,萬理具于一心”,“,聽訟務要從實,貴在審之無失”。這就是說,心中什麽理都有,無須外求。如按此行事,根本不要了解外界現實情況,隻要苦思冥索就可以了。而宋慈卻反其道而行之。他把朱熹具有唯心主義傾向的“格物窮理”之說,變成唯物主義的認識論原則,不是向內心“窮理”,而是向實際求真。

態度

當時州縣官府往往把人命關天的刑獄之事委之于沒有實際經驗的新入選的官員或武人,這些人易于受到欺蒙;加之其中有的人怕苦畏髒,又不對案情進行實地檢驗,或雖到案發地點,但“遙望而弗親,掩鼻而不屑”,因而難免判斷失誤,以至黑白顛倒,是非混淆,冤獄叢生。

身為刑獄之官,宋慈對這種現象深惡痛絕,強烈反對。他在聽訟理刑過程中,則以民命為重,實事求是。他說:“慈四叨臬寄(執法官),他無寸長,獨于獄案,不敢萌一毫慢易心。”這一表白,確是他多年為刑獄之官認真態度的寫照。他尤為重視對案情的實際檢驗,認為:“獄事莫重于大闢,大闢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檢驗。蓋死生出入之權輿,幽枉曲伸之機括,于是乎決。”意思是說,“大闢”即殺頭是最重的刑罰,這種刑罰則是由犯罪事實決定的,而犯罪事實必須經過檢驗才能認定,所以檢驗的結果往往是生死攸關的。

唯其如此,對待檢驗決不能敷衍了事,走走過場,而必須認真負責,“務要從實”,一定要查出案件發生的真實情況,“貴在審之無失”。而要做到這一點,宋氏認為當檢官員必須“親臨視”。無論案發于何處,也要“躬親詣屍首地頭”,“免致出脫重傷處”。否則,應以失職罪杖處之。即使案發于暑月,屍味難聞,臭不可近,當檢官員也“須在專一,不可避臭惡”。

宋氏不泥師教的另一突出表現是對待屍體的態度,特別是能否暴露和檢驗屍體的隱秘部分。按照理學“視、聽、言、動非禮不為”、“內無妄思,外無妄動”的教條,在檢驗屍體之時,都要把隱秘部分遮蓋起來,以免“妄思”、“妄動”之嫌。宋慈出于檢驗的實際需要,一反當時的倫理觀念和具體做法,徹底打破屍體檢驗的禁區。他告誡當檢官員:切不可令人遮蔽隱秘處,所有孔竅,都必須“細驗”,看其中是否插入針、刀等致命的異物。並特意指出:“凡驗婦人,不可羞避”,應抬到“光明平穩處”。

如果死者是富家使女,還要把屍體抬到大路上進行檢驗,“令眾人見,一避嫌疑”。如此檢驗屍體,在當時的理學家即道學家看來,未免太“邪”了。但這對查清案情,防止相關人員利用這種倫理觀念掩蓋案件真相,是非常必要的。宋氏毅然服從實際,而將道學之氣一掃而光,這是難能可貴的。隻是由于宋氏出身于朱門,不便像同時期的陳亮、葉適等思想家那樣,公開指名道姓地批判程朱的唯心主義。但他用自己的行為和科學著作提倡求實求真的唯物主義思想,此與陳、葉的批判,具有同樣的積極意義。

求實

宋氏的求實求真精神還表現在對屍體的具體檢驗方面。檢驗屍體,即給死者診斷死因,技術性很強,在一定程度上難于為活人診病。不僅要有良好的思想品德,而且必須具備深厚的醫葯學基礎,把握許多科學知識和方法。儒者出身的宋慈,本無醫葯學及其他相關科學知識。為彌補這一不足,他一方面刻苦研讀醫葯著作,把有關的生理、病理、葯理、毒理知識及診察方法運用于檢驗死傷的實際;另一方面,認真總結前人的的經驗,以防止“獄情之失”和“定驗之誤”。在多年的檢驗實踐中,力求檢驗方法的多樣性和科學性,在此方面可謂不遺餘力。僅從流傳至今的《洗冤集錄》一書來看,其中所載檢驗方法之多樣、全面,其精確度之高,都是前無古人的。這也是書中科技含量較高的、最精彩的內容。

在《洗冤集錄》中,有一些檢驗方法雖屬于經驗範疇,但卻與現代科學相吻合,令人驚嘆。如用明油傘檢驗屍骨傷痕,就是一例:“驗屍並骨傷損處,痕跡未現,用糟(酒糟)、醋潑罨屍首,于露天以新油絹或明油雨傘覆欲見處,迎日隔傘看,痕即現。若陰雨,以熱炭隔照。此良法也”。“將紅油傘遮屍骨驗,若骨上有被打處,即有紅色路,微蔭;骨斷處,其拉續兩頭各有血暈色;再以有痕骨照日看,紅活乃是生前被打分明。骨上若無血蔭,縱有損折,乃死後痕。”如此檢驗屍骨傷損,與現代用紫外線照射一樣,都是運用光學原理。隻是宋慈限于當時的科技水準,處于尚未自覺的狀態,知其然而不知知其所以然。

屍骨是不透明的物體,它對陽光是有選擇地反射的。當光線通過明油傘或新油絹傘時,其中影響觀察的部分光線被吸收了,所以容易看出傷痕。再如書中論述的救縊死法,與當代的人工呼吸法,幾乎沒有差別。還有用糟、醋、白梅、五倍子等葯物擁罨洗蓋傷痕,有防止外界感染、消除炎症、固定傷口的作用,也與現代科學原理一致,隻是使用的葯物不同而已。諸如此類,不勝枚舉。作者運用和記載這些方法,目的在于查出真正的死傷原因,無不體現了求實求真的科學精神。

社會影響

宋慈在法醫學理論上和實踐中所表現出來的卻是唯物主義傾向。在其傳世名著中非但沒有空洞的理學唯心主義的說教,而且大力提倡求實求真精神。程朱理學認為,“合天地萬物而言,隻是一個理”,而人心之體又體現了理或天理,“心之全體,湛然虛明,萬理具足”,“心包萬理,萬理具于一心”。這就是說,心中什麽理都有,無須外求。如按此行事,根本不要了解外界現實情況,隻要苦思冥索就可以了。而宋慈卻反其道而行之。他把朱熹具有唯心主義傾向的“格物窮理”之說,變成唯物主義的認識論原則,不是向內心“窮理”,而是向實際求真。

宋慈

宋氏的求實求真精神還表現在對屍體的具體檢驗方面。檢驗屍體,即給死者診斷死因,技術性很強,在一定程度上難于為活人診病。不僅要有良好的思想品德,而且必須具備深厚的醫葯學基礎,把握許多科學知識和方法。儒者出身的宋慈,本無醫葯學及其他相關科學知識。為彌補這一不足,他一方面刻苦研讀醫葯著作,把有關的生理、病理、葯理、毒理知識及診察方法運用于檢驗死傷的實際;另一方面,認真總結前人的的經驗,以防止“獄情之失”和“定驗之誤”。在多年的檢驗實踐中,力求檢驗方法的多樣性和科學性,在此方面可謂不遺餘力。僅從流傳至今的《洗冤集錄》一書來看,其中所載檢驗方法之多樣、全面,其精確度之高,都是前無古人的。這也是書中科技含量較高的、最精彩的內容。

宋慈墓碑

宋慈墓,坐落在福建省建陽市崇雒鄉昌茂村旁。該墓為石砌穹隆形封土堆,坐西北朝東南,面積約1000平方米,該墓長年失修,被埋于荒丘野草之中。經宋大仁教授呼吁,1955年組織力量經多方尋找,終于得尋斷碑:"慈字惠父宋公之墓",地點與道光《建陽縣志》所載相符,1957年和1982年縣政府撥款對墓地進行全面修整,拓寬墓道,建亭。中國法醫學會學者、專家曾多次到此祭祀宋慈,並立碑為記,碑文曰:“業績垂千古,洗冤傳五洲”。 加築圍牆,植樹綠化,現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宋慈

相關影視

陰陽鑒

國產古裝電視劇,出品時間約為上世紀八十年代

導演:楊子清

演員:劉志影 張毓軍 李媛媛 張承好 張弘毅

編劇:王宏甲 連翔堅 陳漠波

出品:福建電視台海峽影視譯製中心

根據長篇小說《神驗》改編,展現世界法醫學第一部學術著作《洗冤集錄》的背景故事,將為您講述八百年前宋慈這位世界法醫學奠基人的一段傳奇、一段神話。

在山河破碎、錦綉成灰的南朝亂世,宋慈,以一身勘驗斷獄的奇才和以民命為重的篤信,為塵世間揭開了一道道血腥秘密。宋慈,一位倦于宦海升沉的老人,一位晚年痛失愛女、飽受凄楚的老人,洞幽燭微之下,以自己親行力檢的一個個奇冤疑桉,為法醫檢驗的陌生領域推開一道古老而沉重的大門。

洗冤錄

宋慈扮演者:歐陽震華

出品時間:1999

出品公司: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

宋慈

相關影視作品:《洗冤集2》

宋慈扮演者:歐陽震華

出品時間:2003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

本段故事梗概

在棺材中出生的宋慈被視為災星,幸得好朋友薛丹的祖母撫養長大,更與丹和查小燦成為好朋友。長大後,慈遭人誣告後被判死刑,卻身遭雷殛。送到義庄後卻遭看守的馬貴救回,相處後,慈更從貴身上學會了驗屍。

經慈的偵查後,新上任知縣宋翊終為慈平反,而慈的風頭更人時無兩。那知宋翊卻感不是味兒,銳意要攀上枝頭變鳳凰,這時又出現另一個一模一樣的他……

Bobby(歐陽震華的昵稱)這次飾演的角色,並不像以往般一開始就最耀眼,反而是被人唾棄的災星,當然,要從這塊原石──宋慈這個角色中帶出閃爍的光芒,就要靠Bobby的演技了。

這出劇另一個最引人之處,可說是劇中許多的角色,原來都是同時間擁有雙身份──如由林文龍飾演的真、假宋翊,劉江飾演的宦官和義庄看守人馬貴,甚至是由宣萱所飾演的庶民和郡主唐思等。

《洗冤錄》著于宋代,是法醫史上的驚世巨著,其作者卻是一個飽受歧視的棺材遺腹子。30歲以前,他一直靠打更為生,不料一宗命案改變了他的人生…… 因分地糾紛而找村長理論的宋慈與劫富濟貧的江湖女賊唐思意外地卷入了謀殺村長的案中,被判死刑,後得到新知縣宋翊及熟悉驗屍的馬貴相助,沉冤得雪。宋翊聘宋慈為忤作,兩人合作屢破奇案,聲名大噪。唐思因宋翊救命之恩,暗生情愫,但宋翊已與聶楓發展感情。這時一名長相與宋翊一模一樣的人突然出現,原來假宋翊為求功名,將真宋翊推下山崖冒名頂替,做起了知縣後又攀附權貴,拋棄聶楓而娶富家女藍彩蝶為妻,豈料藍家早已外強中幹,負債累累。 假宋翊感到彩蝶是他的負擔,故設計陷害。其奸險面目漸漸表露,但他每次行凶時均非常謹慎,都要徹底毀屍滅跡。宋慈無計可施之際,意外地發現了真宋翊的屍體,經過艱苦地調查取證,在唐思和聶楓的幫助下,最終懲戒了凶手,伸張了正義。

洗冤錄2簡介

片名:《洗冤錄Ⅱ》

英文名: Witness Of A Prosecution II

地區:中國香港(TVB)類型:歷史人物

宋慈

集數:22集

首播:2003年

監製:蕭顯輝

編審:陳靜儀

演員:歐陽震華佘詩曼歐錦棠蔡子健滕麗名汪琳

劇情簡介

宋慈命帶天煞孤星,一直命途坎坷,但卻不料逆境逢生,在其努力不懈下,成為提點刑獄司,並娶得兩位如花美眷唐思、聶楓,宋慈自恃應可打破宿命,踏上青雲之路,出發往潭州準備就任提點刑獄司,當慈一家途經興隆府 ,遇上凶案,府衙請慈一顯身手,慈雖然把案件查個水落石出,但卻導致慈兩位妻子以及好友被殺死,慈痛失至愛,至此更認定自己是天煞孤星,決定逃情避世,掛冠而去。

慈隱姓埋名,四處流浪,可惜好景不常,慈遇上海難,隨水飄至松源鎮,並被粗心大意的仵作判為已死,被送往義庄。阿蟲由于貪念,盜取慈身上的玉佩,反令慈吐出胸中污水,死而復生。適時有一孕婦意外身亡,慈雖然不想再理世事,但礙于惻隱之心,幫已死的孕婦棺材產子,讓蟲得到打賞,平日生活捉襟見肘的蟲,即認定慈是福星。相反蟲的好友阮玉珠,小時曾和蟲的兄長訂親,但未幾蟲的爹娘及兄長即死于疫症,後來珠又再次訂親,但其未婚夫即染病身亡,而“豬”之名更不脛而走。

慈擔任珠的助手,幫一閨女作死人化妝,但慈發現閨女已懷有身孕且非死于意外,慈遂利用珠的正義感;在旁推波助瀾,希望能令死者沉冤得雪。自此蟲更認定慈是福星,而另一救星,便是當日和蟲偶遇的阮玉寶,寶天生麗質,可惜為人偽善,且貪慕虛榮,蟲卻看不清寶的真正為人,反對寶一見鍾情。雖然蟲發現了生命中的福星,但也發現另一剋星,便是楊丹鳳,鳳和母香姑相依為命,二人表面幫人求神問卜為生,其實是利用人性弱點,和以小把戲來混飯吃。

眾人經歷過閨女事件,對慈的能力和身份都有所懷疑,遂派傑加以追查,同時松源鎮內出現一雨夜屠夫,眾人見一切線索和慈甚為相似,認定慈是雨夜屠夫 ,唯獨珠一人對慈信任。

慈頭顱積瘀,以致經常頭痛和脾氣暴躁,珠因對慈暗生情愫,對慈關心倍加,且四處為慈求醫,最終珠卻發現鄰鋪的陳明竟是絕世神醫,珠鍥而不舍,苦苦相求,明終以金針刺穴幫慈治病,豈料卻把明的行蹤泄漏,明被人拘捕。慈為報恩決替明伸冤,慈認定凶手另有其人,但眾人卻不信慈所言,慈唯有講出真正身份是提點刑獄司,才令眾人相信。

蟲求慈收之為徒,但慈要考驗蟲,寶知蟲想拜慈為師,寶知蟲若能成為慈徒弟,便會有機會成大官,寶遂願和蟲交往。可是蟲心浮氣燥,定力不足,此乃作為驗屍官大忌,慈即拒絕收蟲為徒。寶知蟲拜師不成,即改投于富商懷抱,蟲感頓失去一切,一蹶不振,其實鳳早已對蟲有意,見蟲頹喪,請慈再給蟲機會。適時有商人失蹤,慈遂以此作條件,若蟲能查出商人下落,便收蟲為徒。鳳為了令蟲振作,遂全力協助蟲找尋商人下落。在慈暗中提示下,蟲查出真相,蟲終成為慈的徒弟。而蟲也被鳳的真誠所打動,和鳳結成一對。

另一方面,傑和夢亦已戀上,此事被堅得知,堅大發雷霆,夢不欲傑 、堅父子決裂,遂下嫁富商。可惜好景不常,當夢準備和富商回鄉成親前夕,夢被迷暈,醒來後,即發現富商被殺,且夢滿身鮮血,即時被懷疑為殺夫凶手,傑堅信夢不會殺人,要為夢洗脫罪名。

慈 、珠關系雖然膠著,但慈早已對珠生情,仍難按對珠的關心,但慈又不肯向珠吐露真心。後來慈誤會珠自殺,不顧一切相救,並在危難中,向珠許諾,其實早已對珠有情,願娶珠為妻,珠驚喜不已。

寶媽何淑蘭本是妾侍,但個性霸道,當年使詐令阮丞昌將珠媽王秀嫻和珠兩母子趕離阮家,珠因此對蘭和昌深惡痛絕,兩家人關系惡劣。蘭為寶被斬一事懷恨在心,多次到珠家找碴,一天當珠回到家中時,卻赫然發現明和嫻被火燒死,當一切表面證據為淑蘭最大可疑之際,珠與蘭再起爭執,且發生糾纏,後來昌回到家中,發現蘭已被殺,珠頓成最大疑凶。珠呼冤,慈遂為蘭驗屍,正當慈欲為珠脫罪時,七省巡案高雲軒突至,並帶同蟲出現,要再次查證,蟲反過來查出慈 、珠合謀殺害蘭。慈和珠同被判刑,慈認定是他人所害,定有幕後黑手,要傑找蟲幫手查證,但蟲竟不合作,鳳知蟲仍對當日寶事件而記恨,向蟲多番勸解,但蟲卻指鳳是意圖偷取證據,且聲稱不管如何也不會和鳳復合,著鳳不要痴心妄想,鳳的心被傷透,對蟲全然失望。傑為救慈鍥而不舍追查,傑把一切證據拿給蟲,求蟲代慈翻案,蟲一一收下,但蟲竟然拿著證據給軒,跟軒討價還價,要以提點刑獄司一職換取,不然會公開證據,讓慈脫罪,軒猶豫,蟲聲言知軒背後另有主使人,若軒未能答應,可請主謀人相見,軒答應,但必須慈和珠先人頭落地!

大宋提刑官

電視劇名:《大宋提刑官》 

導演:闞衛平 

宋慈

編劇 : 錢林森 廉聲 

責任編導/編輯:謝暘 

出品人 :高建民 

總監製: 李建 

監製: 張華 

策劃: 魏平 宮曉東 段哲學

製片人: 俞勝利 

執行製片人: 王立年 高東旭 

攝影/像:楊輪 陳洪 

剪輯:林紅光 黃金峰 米樂 

錄音 : 沈劍勤 

美術(設計): 宋強

服裝設計:王莉 

化妝設計: 劉曉東 燈光/照明(設計) : 吳長雁 

主題曲演唱: 劉可

作詞:王凱娟 作曲 : 程池

上映: 2005年3月20日

類型: 連續劇

片長:五十二集

地區: 中國大陸

宋慈扮演者:何冰

宋慈京試得中進士,與同科好友孟良臣相約酒肆。孟良臣已請命受任梅城知縣,宋慈對好友單槍匹馬奔赴險途甚為擔憂,意欲回家完婚後陪好友同赴邊城。完婚之日,父親遲遲未歸,全家人翹首盼望。就在新人拜堂之際,一輛馬車驟然而至,馬車載回的是宋父的遺體——宋鞏一生從事刑獄審戡,從無出錯,卻因一次誤判人命而以死謝罪。老推官留下遺書,不許宋門後人涉足刑獄!誰知不久傳來孟良臣赴任途中不幸遇難的噩耗。在母親的開導之下,宋慈毅然奔赴邊城,查明了兩任知縣慘遭謀殺的真相。從而聲名鵲起,被朝廷破格擢升為大理寺正六品主事。時隔不久,宋慈突然請命離京外任,遂被任命外省提點刑獄。

受任提點刑獄官後,宋慈憑著他那一手“檢驗”“推理”的絕妙手段,接連偵破了“太平縣冤案”、“李府連環案”、“毛竹塢無頭案”、“城南井屍案”、“遺扇嫁禍案”、“梁雨生命案”、“李玉姑失蹤案”等一樁又一樁的疑難命案,“神斷宋提刑”的名聲大振。時任吏部尚書的宋慈岳父薛庭松在朝廷竭力遊說,要把宋慈調回京城高就,不料宋慈卻執意留在外省,問其何故,他避而不答。嘉州發生了二十萬兩庫銀失盜大案,薛庭松在朝中力薦女婿擔綱破案。宋慈不負眾望,案子破了,可翁婿嫌隙卻更加大了。由于破庫銀失盜案有功,宋皇下旨調宋慈進京任京畿提點刑獄。進京後的宋慈和岳父仍然很少往來。岳父的六十壽筵上,人稱京城第一剌頭的史文俊突然發難,攪了賓朋的興致。第二天,就傳來史文俊因私通敵國而被打入天牢的訊息。宋慈金殿受命,擔綱復審史文俊案,誰知竟查到了自己的岳父頭上。薛庭松為保全自己,進而又陷害女婿,使宋慈陷入囹圄。

宋慈

宋皇惜才,仍命宋慈為史文俊案副主審。宋慈獄中帶枷審案,終于查明真相。翁婿二人在獄中攤牌,十六年前宋慈突然離京的原因,正是薛庭松今天自陷法網的源頭。薛庭松被革職遺返,途中服毒自殺。此案對宋慈是沉重的一擊,但他的法治理想尚未破滅,他深信隻要皇帝聖明公正,就能匡正官場陋風。隨後,京郊發現一具疑屍,隨著疑屍案的偵查,一個個炙手可熱卻卷入案中的朝中重臣浮出水面。最令宋慈心驚不已的是本案真正的對手,原是與他兩度交鋒的刁光鬥。此人先後任過知府、知縣之職,因貪贓枉法、草菅人命而兩次被宋慈彈劾,卻兩次都鹹魚翻身,起死回生。現在他雖然摘去烏紗,遠離仕途,卻憑財勢控製了整個官場。

刁光鬥設下圈套,將宋慈引入歧途,導使其誤判。宋慈向宋皇請求容他戴罪立功。宋慈嘔心瀝血將連環命案一一解開。眼看大功告成,不料風雲突變:懦弱的宋皇面對整整八大箱的審戡記錄、驗屍格目以及供狀證詞,道出了一番做皇帝的無奈和苦衷,並當場將宋慈花兩年零六個月蒐集的八大箱證據證物付之一炬。一場驚心動魄的連環謀殺案,就被生怕引起朝臣大亂的宋皇一把火燒了個消聲滅跡。宋慈欲呼無聲,欲哭無淚。

在父親的墳頭,宋慈點起一把火,燒的正是他窮畢生經驗和心血寫成的那本《洗冤集錄》——幸虧,一生相隨宋慈的英姑早已暗中偷偷抄錄了一本,才使這本奇書得以流傳至今。

大宋提刑官2

宋慈扮演者:王慶祥

總策劃:魏 平

策 劃:吳曉東、何躍華

監 製:張 華、徐天福

責任編輯:謝 暘

策劃人:包建民

編 劇:錢林森

導 演:闞衛平

出品人:高建民

主要演員:

王慶祥飾 宋 慈 陶澤如飾 宋 皇

李洪濤 飾 王儒璋 孫 濤 飾 曹 墨

苗 圃 飾 玉 娘 潭非翎 飾 馮汝圭

胡戰利 飾 呂蒙臣 揚保亮 飾 闞愚直

王志強 飾 姜汝成 李文穎 飾 玉 貞

萬海峰 飾 捕頭王 金 陽 飾 鄒少卿

南宋端平元年,山洪暴發。山間一座荒冢被山水沖塌,坦露出一具佩戴著一枚前皇太子玉佩的無名屍骨,案情震動朝野。

被百姓稱為“獨臂青天”的湖州知府曹墨,被御史王儒璋以五十萬專銀失蹤而問以重罪,而曹墨明知被冤卻不作申辯,貪銀案另有蹊蹺。

經宋提刑驗骨推斷,屍骨身份被漸漸引向十八年前死于意外大火的前太子趙泱。而據皇室記載,趙泱當年遇難之後,明明是由宰相石開元親自去湖州驗明正身,並迎回皇陵下葬。為查明真相,宋提刑押上宋氏一家老少的性命,在皇陵動土開棺,果然驗出驚天秘事——濟王墓內的白骨,竟是一具懷胎十月的女屍!

曹墨突然向王儒璋舉報,侵吞五十萬專銀的正是戶部侍郎李佑淳。可就在王御史趕到李府的當天,李佑淳卻已割喉自殺。

宋提刑到現場檢驗,確證李佑淳並非自殺,而是死于同僚的謀殺!宋提刑經過慎密的推理,發現了專銀案和屍骨案有著必然的聯系。

為了尋找線索,英姑請命去湖州造訪曹墨。不料當天湖州又發生一樁謀殺案:被害的雖然是宋嫂的丈夫,但種種跡象表明,凶手真正要殺的是隔壁的中風告老知府姜汝成。英姑順藤摸瓜,揭露出本案真正的幕後指使者。而曹墨道出的一番肺腑之言,卻令英姑震驚不已。

英姑回京後雪藏了湖州命案的證據和已經蘇醒的證人姜汝成,想以此讓宋慈知難而退。誰料宋提刑在史官裴時安的幫助下,卻又有了新的發現:收藏在重兵把守的天章閣的先帝遺詔竟然被盜。這一發現使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一個人——聖上!

根據李佑淳生前留下的線索,王儒璋微服私訪,又得到一條重要線索:戶部尚書伍德正是當年一手策劃矯詔另立的已故宰相石開元之子!而此時,一直借著中風失語之症而不吐一字的姜汝成,也終于在臨終前向宋提刑道出了當年所謂濟王遇難的真相,至此,整個案情昭然若揭。

可就在全案真相大白的前夕,皇城潮鳴寺又發生一樁更為恐怖的血案:前太子太傅之子闞必昌和來自天台山凈佛寺的昭明大師雙雙被害。而據寺中一空小師傅所言,案發夜,先後有三撥人馬偷來寺中,而這三撥人都具備謀殺的動機和時機。

宋提刑剝繭抽絲,縝密推理,終于以令人瞠目結舌的現場檢驗和無可辯駁的邏輯推理,揭開了全案的真相……

南宋端平元年的一場朝政危機,也隨著案情的真相大白而得以化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