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

宋子文

宋子文(1894年12月4日-1971年4月26日),民國時期的政治家、外交家、金融家,海南文昌人。宋子文是宋嘉樹之子 ,其兄弟姐妹分別是是宋慶齡、宋美齡、宋靄齡、宋子良、宋子安。

宋子文出生于上海,早年畢業上海聖約翰大學。後去美國哈佛大學攻讀經濟學,獲碩士學位,繼入哥倫比亞大學,獲博士學位。1925年任國民政府財政部長。1928--1930年間通過談判收回關稅自主權,使中國有權確定關稅稅率和監督稅收。1942年擔任國民政府外交部長後曾與美國國務卿科德爾·赫爾簽訂中美抵抗侵略互助協定,次年與外國談判收回各國在華的治外法權。1945年出席聯合國大會任中國首席代表,同年6月去莫斯科與斯大林會談,1945年8月14日簽訂不平等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1949年去香港,後移居美國紐約。1971年4月25日在舊金山逝世。

  • 中文名稱
    宋子文
  • 外文名稱
    Tse-ven Soong
  • 出生地
    上海
  • 畢業院校
    上海聖約翰大學、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
  • 逝世地點
  • 政黨
    中國國民黨 
  • 逝世日期
    1971年4月25日
  • 籍貫
    海南文昌
  • 職業
    政治家,外交家
  • 別名
    T. V. Soong
  • 信仰
    基督教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894年12月4日
  • 性別
  • 民族
    漢族
  • 主要成就
    遏止日本對華侵略、尋求國際援助
    出席聯合國大會任中國首席代表

人物簡介

1894年12月 4日(清光緒二十年十一月初八)生于上海。父宋嘉樹早年留學美國﹐一度在上海當傳教士﹐後改營工商業﹐同情和支持孫中山的革命活動。宋子文畢業于上海聖約翰大學﹐繼入美國哈佛大學經濟系,博士畢業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1917年回國後受盛宣懷之聘﹐任漢冶萍公司駐上海總辦事處秘書等職。1923年10月赴廣州任孫中山大元帥府英文秘書兼兩廣鹽務稽核所經理。1924年 8月任中央銀行行長。其後調任廣東省政府商務廳長。後又升任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兼任廣東省財政廳長﹐整理財務頗有成績。1926年 1月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後﹐任中央執行委員會執行委員﹑中央商務部長等職﹐負責籌措北伐軍經費。蔣介石奪取國民黨黨﹑政﹑軍大權時﹐他積極從財政上予以支持。1926年12月前往武昌。次年初先後任武漢國民政府委員﹑常委等職。

宋子文

反共清黨

1927年4月﹐宋子文乘武漢政府派他往上海考察情勢之機﹐與吳稚暉﹑白崇禧等策劃反共清黨﹐支持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並支持蔣﹑汪合流。蔣介石8月下野﹐12月同其妹宋美齡結婚。他爭取美國當權人物和江浙財團支持蔣介石復出。1928年2月蔣介石再次上台任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宋被任為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隨之任中央銀行總裁。1929年3月當選為國民黨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以後又連任三屆。1931年6月任國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九一八”事變後﹐曾多次發表演說﹐揭露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罪行。12月與蔣介石同時下野。1932年宋子文再任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一度代理行政院長。1933年10月後﹐辭去政府職務﹐專門從事財政金融活動。次年4月兼任中國銀行董事長。並于30年用行政手段強化國有銀行,為國民黨官僚資本膨脹奠定了基礎,亦因此被大陸一些專家稱為“竊國首富”。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發生﹐宋贊成和平解決﹐與宋美齡往西安同張學良﹑楊虎城及中共中央代表等進行談判,為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和國共聯合抗日作出貢獻。

宋子文

宋子文在擔任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期間,建立了直屬于財政部的軍事武裝稅警總團,企圖掌握一支私人軍隊,但最終還是被蔣介石控製收編。

擔任外交部長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他出任外交部長,仍駐紐約。他頻繁活動歐美各大國尋求支持和幫助,促使有關國家對日本侵略擴張的後果有了較全面的認識,無疑有益于中國的抗日事業。甚至這一時期中國外交業績,包括爭取美國巨額援助、廢除不平等條約、使中國獲得四大國之一的地位,直至促使美國“逐步確定了扶蔣反共的方向”之類,都與他的活動有相當關系。1945年 4月同中國共產黨代表董必武等聯合組成中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舊金山會議。6月任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兼外交部長。1946年 1月任國民黨最高經濟委員會委員長。10月再任國民黨政府行政院長﹐竭力勸說美國杜魯門政府出錢出槍﹐多方支持蔣介石集團發動內戰。1947年9月為蔣介石謀取退路﹐宋改任國民黨廣東省政府主席。11月兼任蔣介石廣州行營主任等職。

宋子文

自南京國民政府成立以後﹐同蔣介石﹑孔祥熙陳立夫宋子文被大陸專家合稱為“四大家族”﹐並冠以中國官僚資產階級的典型代表稱呼。1949年1月去香港,隨後僑居美國紐約。1971年4月25日病逝于美國舊金山。宋子文是國民黨內部的務實開明派,比較西化,對建立近代中國較完整意義上的財政金融製度,對遏止日本對華侵略、尋求國際援助、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作出了重要貢獻。

心系祖國

全國解放前夕,張樂怡隨丈夫離穗赴港,後定居紐約曼哈頓。1971年4月24日晚,宋子文夫婦在舊金山參加一個朋友家的聚餐時,宋子文因食物進入氣管,導致心力衰竭而猝然去世,時年77歲。當時,尼克松總統發去唁電,雲:“他報效祖國的光輝一生,特別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我們共同的偉大事業所做的貢獻,將永遠為美國朋友們銘記不忘,和你們一樣,我們感到他的逝世是一個損失。”

1988年,張樂怡在紐約病逝,終年79歲。宋子文沒有兒子,生有三個女兒,長女瓊頤嫁與馮顏達,次女曼頤嫁與餘經鵬,小女瑞頤嫁與楊成竹。有的從政,有的從商,都定居美國。據說,張樂怡生前曾多次表示,心系大陸,心系廬山,作為炎黃子孫,希望有生之年能回祖國看看,關心著祖國的統一大業。在她的影響下,1993年1月,紐約“華美協進社”主席宋瓊頤主辦“末代皇帝生平文物展”活動,曾向北京博物館商借一批溥儀使用過的文物展出,借此宣傳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空前發展,受到紐約廣大華人的熱烈歡迎。

宋氏家族

宋子文是宋氏家族的其中一員,是宋慶齡的弟弟。與宋子文同輩的宋氏家族成員還有宋靄齡(姐))、宋慶齡(姐)、宋美齡(妹)、宋子良(弟)、宋子安(弟)。

婚戀生活

愛火重燃

宋子文是宋氏家族的一員,是宋慶齡的弟弟。與宋子文同輩的宋氏家族成員還有宋靄齡(姐) ,宋慶齡(姐),宋美齡(妹),宋子良(弟),宋子安(弟)(根據出生先後排列)。

1927年新任南京政府的“財政部長”宋子文,因公因私,上廬山避暑。一上廬山他便體會到廬山真是一個清涼世界,與武漢、南京的暑熱是截然不同。置身如此風水寶地,他油然而生地想給母親倪佳珍在廬山建造一幢別墅,隻是不知如何辦理申請和選址手續。他決定請當時廬山管理局的官員找一個懂建築的老板來參謀一下。管理局官員向他推薦了營造廠老板張謀之,說張謀之曾為洋人和高官承包建造別墅工程,善于設計、講誠信,在廬山有較高的信譽。宋子文便帶著秘書訪問了日照峰3號張家,與張謀之面談了整個構想,張老板也提供了許多好的建議。他對宋子文說:“宋部長,為尊母建造別墅,本人說一點意見,根據廬山潮濕的特點和尊母年高的要求,別墅適宜建造在距親人較近而又安靜、優雅的地方。請宋部長參改。”宋子文表示欽佩,決定委托張老板設計和施工。

雙方就建造別墅洽談後,宋子文準備離去,張老板一再挽留,設家宴款待宋子文。此時,張老板的妻子、女兒都出來參與接待,他的女兒張樂怡表現熱情溫馨,彬彬有禮,舉止大方,招呼宋部長就座,斟酒,上菜。飯後上茶,請宋部長品嘗廬山地道的好茶。

宋子文受到如此熱情的接待,心情異常喜悅,開始尋找接觸與張小姐交談的機會。當張樂怡向他敬茶時,他笑眯眯地說:“不要叫我宋部長,就叫我……”一時想不起要她叫什麽好。

宋子文

“那我叫你uncle,安哥好不好?”張樂怡雀躍地跳著,天真地問到。深懂英語的宋子文,知道“安哥”就是叔叔的意思,在年齡上相形見絀,但仍高興地說:“張小姐,那我叫你什麽名字?”

“就叫我張樂怡好唄。”張樂怡喜悅地說。

此時,張樂怡在桌上挑選了一顆最好的糖果遞到宋子文的手上:“安哥,請吃糖!”宋子文伸手接過糖果時,突然接觸她細膩、柔軟的手,便會心地一笑。面對這樣一位皮膚白凈、嵌著兩隻烏黑的大眼,紅唇微啓、露出一口潔白牙齒,如花似玉又落落大方的漂亮女孩,飽嘗失戀之苦的宋子文忽然愛火復燃。宋子文痴痴地凝望著她,如同被磁鐵般所吸引。“她仿佛是我期待已久的情侶,她的表情讓我覺得新鮮而沖動,相識恨晚,勝過盛七小姐。”宋子文不想離去了,于是想了一個借口,以懇求的語言,向張老板提出:“今天下午,我想到花徑、仙人洞去看看,聽說這是廬山有名的景點,隻因自己從未去過,想請樂怡小姐帶帶路,不知可否?”同時他又順便巧妙地向張老板表白自己還是單身一人,雖然幾年前,在漢冶萍公司工作時,曾與盛七小姐有過一段戀情,但失戀後一直未娶。自己對婚姻大事最為謹慎,在上海、廣州的社會交往中,也遇到不少未婚女子的痴情追求,然而,自己絲毫沒有忘乎所以,一一謝了。這一番表白,有力地消除了張老板和他的女兒張樂怡的疑慮。

美好約會

聽了宋子文的請求後,張老板高興地對宋子文說:“宋部長,你對景點路途不熟悉,就讓樂怡陪你去好了。”宋子文聽了,喜出望外,滿口的感謝之詞,說得張老板不好意思。張老板客氣地說:“哪裏,哪裏!宋部長到我們家來,是我家的福氣。”說罷,借口起身去書房拿《廬山導遊》給宋部長看,有意讓女兒與宋子文接近交談。交談中,他們話語投機,雙方處于一種浪漫、甜蜜、親近的氛圍中。他們忘記了午休。

這天下午,張樂怡陪伴宋子文遊覽了大林寺、花徑、仙人洞、大天池等風景點。他們玩得非常的高興。據《宋子文傳》寫到:“我們在漫步中談吐交流,她總是會心一笑,有時她說得起勁,讓我就像讀一本內涵豐富的廬山導遊書。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此時,花前樹下,山徑河邊,都留下了我們觀賞、遊玩的足跡,留下了我們和諧的笑聲。”

這次約會讓宋子文想起當初在漢冶萍公司教盛謹如小姐學英語,經常出入盛府,與盛七小姐的那一次初戀,以及後來的痛苦的失戀,也讓他懂得了這次該如何傾心于張小姐。張家雖不如盛家富有,但張老板比盛家的人尊重自己的人格,張樂怡比盛謹如更真實更傾心地愛著自己,他心滿意足了。

良緣締結

一天,張老板帶著女兒陪同宋子文為宋母別墅選址。在河西路孔祥熙別墅附近,選看了一陣地址之後,他有意讓女兒陪宋子文沿小徑到松樹路(青年們稱情人路)遊覽“月照松林”。沿途松樹密茂,百花爭艷,知了齊鳴,漫步其中,無比愜意。就在這松林密布的小道上,流傳著當時許多洋人、國民黨達官貴人的風流韻事。在城市生活慣了的宋子文,爬山不習慣,爬山不是張樂怡的對手,故張樂怡總是跑在前面,對著宋子文囉囉地笑著:“安哥,你追呀,你追得上,我就輸了,聽你的。如你追不上我,你就輸了,就要聽我的,哈哈!”

宋子文聽到她甜甜的逗笑聲,就像愛神的天使在向他呼喚,鼓起勁來向上爬,快爬到松樹路時,隻見張樂怡靠在一棵大松樹下,帶著羞怯的模樣,仍在天真浪漫地笑著。宋子文被這愛情的魅力所激動,鼓著勇氣,乘她不備時,撲上去,情不自禁地抱住她,面對面,默默無言,對視著微笑。他看著這位天真美麗的姑娘,輕聲地說:“樂怡,你是我的意中人,我需要得到你的愛,請求你答應我的要求,我會終生地愛你。”

張樂怡怔了一怔,故意地問道:“安哥,難道你真的還沒有結婚?你不會騙我吧?”這時,宋子文不得不把與盛謹如小姐失戀的全過程,真實地告訴她。宋子文說,當時“我從美國留學回來,任漢冶萍公司總經理盛恩頤的英文秘書,經常出入盛府(即盛宣懷家),很快贏得了七小姐的傾心。加之以後又擔任了七小姐的英語教師,雙方戀情不斷加深。但出人意料,七小姐的母親庄夫人從中阻撓,七小姐既不敢違母命,又不願放棄與我的戀情,她被折騰得好苦。最後,不得不讓步,告吹了。1923年2月,我由二姐宋慶齡引薦,被孫中山起用,奉命去廣州籌辦中央銀行,並陸續擔任其他各職。我帶著與盛七小姐失戀之苦,一直未娶。”講完以後,宋子文向張樂怡海誓山盟地表示:“樂怡,請你相信我說的都是真話。現在我隻愛著你,如果你說一個‘不’字,我財政部長就不當了。”張樂怡聽了這番發自肺腑之言,她全信了,她深情望著宋子文:“安哥,我答應你!”在她心裏,盡管宋子文比自己年齡大14歲,然而他是一個有才華,又有美男子的風採、魅力無比的男人,大十幾歲不算什麽。

“樂怡,再叫我‘安哥’不大好吧!就叫我子文嘛!”宋子文用征求的語氣說。張樂怡聽了,激動得淘氣起來:“那就叫子文,子文,我的好子文!”

當天下午,張樂怡回到家後,立即告訴父母,宋子文已正式向她求婚,並許下山盟海誓,真情的承諾。張老板和張樂怡的媽媽聽了非常高興,說這是天賜良緣,準備締結這門親事。

1927年6月14日。,宋子文和張樂怡喜結良緣。從此,宋子文正式成為廬山建築業老板的乘龍快婿。張樂怡與宋子文結婚後成為宋家掌門人,為宋家奉獻終身。婚後,張樂怡每年都偕同宋子文回到廬山張謀之家探親,拜會岳父岳母。

心系祖國

全國解放前夕,張樂怡隨丈夫離穗赴港,後定居紐約曼哈頓。1971年4月24日晚,宋子文夫婦在舊金山參加一個朋友家的聚餐時,宋子文因食物進入氣管,導致心力衰竭而猝然去世,時年77歲。當時,尼克松總統發去唁電,雲:“他報效祖國的光輝一生,特別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我們共同的偉大事業,所做的貢獻,將永遠為美國朋友們銘記不忘,和你們一樣,我們感到他的逝世是一個損失。”

宋子文

1988年,張樂怡在紐約病逝,終年79歲。宋子文沒有兒子,生有三個女兒,長女瓊頤,嫁與馮顏達,次女曼頤,嫁與餘經鵬,小女瑞頤,嫁與楊成竹。有的從政,有的從商,都定居美國。據說,張樂怡生前曾多次表示,心系大陸,心系廬山,作為炎黃子孫,希望有生之年能回祖國看看,關心著祖國的統一大業。在她的影響下,1993年1月,紐約“華美協進社”主席宋瓊頤主辦“末代皇帝生平文物展”活動,曾向北京博物館商借一批溥儀使用過的文物展出,借此宣傳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空前發展,受到紐約廣大華人的熱烈歡迎。

大事列表

1923年任孫中山英文秘書。

1923年4月孫中山在廣州成立中央銀行,宋子文負責籌備條例章程。

宋子文

1924年8月任廣州中央銀行董事,行長。

1925年兼任國民政府財政部長。

1928年1月任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兼任外交、預算、首都建設、黃河水利、國防編遣等委員。

1928年7月– 1930年5月與美國、日本、德國、英國等簽訂新關稅條約,收回關稅自主權;並實行稅收改革。

1928年10月新的中央銀行在上海開業,宋任總裁。

1930年1月兼任行政院副院長,進行幣製改革,建稅警團。

1931年12月蔣介石下野,宋子文辭職。

1932年1月復任行政院副院長,財長。

1932年1月汪精衛出國,代任行政院院長。

1933年4月汪精衛回國,停止代行行政院院長,辭去中央銀行總裁,以財長及行政院副院長身份出訪美歐各國。

1933年10月辭去行政院副院長,財長。

1935年任中國銀行董事長,參與幣製改革。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飛西安談判營救蔣介石。

1937年抗戰爆發後,聯合協調各銀行應付財政。

1940年出使美國尋求援助,獲得租借物資2,500萬美元。1941年12月任外交部長,長駐美國。

宋子文

1942年與美國簽署租借協定,獲得美援超過8億美元。同年,與英美等國就取消外國在華治外法權等特權簽署新約。

1944年12月任代行政院院長,兼任外長。

1945年7月出席舊金山聯合國製憲會議,宋子文是四位主席之一。

1946年3月出現搶購黃金風潮。

1947年3月辭去行政院長職。

1947年9月任廣東省主席,行營主任,綏靖公署主任。

1949年1月蔣介石下野,宋子文辭去廣東各職,移居香港。

1949年6月移居美國紐約。

1971年4月于舊金山吃飯時哽咽嗆死。

抗戰時期

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宋子文公開表明抗戰到底的決心,他說:“即使上海和黃河以北均告不守,中國政府亦不願與日本休戰。”抗戰初到重慶,任中國銀行董事會主任等職。

1940年,宋子文以蔣介石的代表名義常駐美國,為蔣爭取美援。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宋子文出任外交部長,仍駐紐約。他頻繁活動歐美各大國尋求支持和幫助。1944年2月,宋子文辭去中國銀行董事長職務,由孔祥熙接任。12月4日,代理行政院院長仍兼外交部部長。

1945年4月7日,宋子文自重慶赴美國參加舊金山會議,並參與製定聯合國憲章。1945年5月,蔣介石辭去行政院長,宋子文于6月25日接任。1945年6月30日,宋子文偕外交部次長胡世澤蔣經國等十四人赴蘇聯莫斯科斯大林、莫洛托夫談判。7月30日辭去外交部長兼職,專任行政院長。8月7日前往莫斯科參加第二階段中蘇談判,在蘇聯保證支持國民政府統一中國,不給中共以任何援助的許諾下,宋子文作了一系列讓步,于8月14日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承認外蒙古獨立。

1945年12月18日,宋子文成了這一天出版的《時代》周刊的封面人物。

內戰時期

1946年,宋子文兼任最高經濟委員會委員長,重掌財政經濟大權。但由于內戰造成國統區通貨膨脹情況惡化,宋子文開放黃金外匯市場,以大量拋售黃金吸引遊資,反而引發黃金風潮,出現戰後經濟危機。政學系CC系等利用新聞媒介掀起倒宋潮,宋子文被迫于1947年2月提出辭職並獲準。5月11日,宋子文又被免去所兼中國、中央、交通、農民四銀行聯合總處理事會副主席一職。

1945年,宋子文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言

1947年4月,宋子文被任命為國民政府委員。9月,國民黨六屆四中全會上宋再度被選為國民黨中執會常委。9月20日,宋子文被任命為廣東省政府委員兼主席。1947年10月1日,宋子文正式赴廣東就任。

主政廣東期間,宋子文苦心經營警察隊、保全隊,還發動全省範圍的對中共遊擊隊的“全面掃蕩、重點進攻”。1949年1月28日,中共公布“必須立即動手逮捕”的最主要的內戰罪犯名單,宋子文緊隨蔣介石,排在第2位。

1949年1月20日,宋子文赴南京面見蔣介石。次日,蔣介石下野,宋子文也宣布辭去廣東省主席。24日,宋子文夫婦坐飛機到香港。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軍攻佔南京。5月16日,宋子文夫婦離開香港飛往巴黎。6月9日,宋子文偕夫人一同飛往美國紐約

客死他鄉

1950年初,宋子文接到蔣介石要他回台灣的急電。1950年2月,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會通過決議,要求他返回台灣,宋子文再次拒絕。1953年,蔣介石批準開除宋子文的國民黨黨籍。

1963年2月,宋子文終于接受了蔣介石的訪台邀請。他在蔣氏夫婦在台北以北的別墅中住了幾天。他同“未透露姓名的官員”進行了會談。返美國後,宋子文向哈裏曼詳談此行情況,似乎是在試探,看看美國是否改變了支持蔣介石“光復”大陸的態度。約瑟夫·艾爾索普對哈裏曼說:“委員長和蔣夫人對子文深惡痛絕,請他去台灣,隻是因為他們認為,他善于分析美國政府的意圖。”

退出政壇後,宋子文將大部分時間與經歷都花在宋家第二代、第三代身上。宋子文通常午餐以後散步一小時,不多的娛樂方式是與他的朋友一起打牌。宋子文非常疼愛外孫馮英祥。1960年1月4日,宋子文在舊金山給馮英祥的英文信件中這樣寫道,“親愛的麥克:我現在舊金山,天天都在牽掛著你,不過我很快就會帶著許多夏威夷的禮物回來。你喜歡寄給你的照片嗎?上面有公公、阿婆、麗莎和其他人那張。吻你。”

1971年4月,宋子安去世以後兩年,宋子文與夫人張樂怡再次去舊金山訪親會友。1971年4月25日當地時間晚上7時許,宋子文在舊金山瓊斯大街1250號公寓用晚餐時,因進食導致窒息,突然摔倒,未送到醫院便猝然逝世,享年77歲。

內政成就

管理財政金融

1924年廣州國民政府中央銀行成立後,為加強在廣東金融界的地位,保證和提高中央銀行鈔券的額度,宋子文採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比如爭取通過《取締外幣條例》、反對隨意增發紙幣、革命政權向中央銀行借款必須有抵押品或切實擔保,以及平息擠兌風潮等。在其積極努力下,中央銀行業務有了長足發展,到1925年底該行月周轉總額已達8500萬元至1億元,為年初的25倍。隨著中央銀行鈔票信譽的提高,在一些不受國民黨控製的地區也得到承認和流通。宋子文的工作成效,在當時的國民黨人中可謂有口皆碑。

1945年出席舊金山聯合國製憲會議的宋子文

1928年,宋子文擔任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後,為使國民政府的財政狀況有大的好轉,宋子文在爭取關稅自主、改革稅製、建立國家預算、發行公債以及廢兩改元等方面提出和施行了一系列重要政策。宋子文還特別堅持實現財政統一,並為此先後于1928年6月20日至30日在上海召開全國經濟會議、7月1日至10日在南京召開全國財政會議。會上,宋子文反復強調統一財政的必要,提出“如財政無統一辦法,凡事均不易進行”,統一財政乃“圖治之本”。

1928年11月出任中央銀行總裁後,為了實現“金融一統”的目的,宋子文三權集于一身,先選擇了向商業銀行開刀。先後收服中國銀行交通銀行,至1935年,國民政府形成了以中央銀行為主的“四行二局”金融格局。同時宋子文逐步實施金融改革,集中貨幣發行權,以增量帶動存量。增量方面,根據《中央銀行條例》確立央行紙幣發行權,新開設銀行一律無權發行紙幣;存量方面,限製有發行權的銀行,達不到要求則取消發行資格,這一改革成效顯著。

國防建設及抗戰

1930年冬天,時任財政部長的宋子文在海州(今連雲港)成立了稅警總團,其目的在于編練一支訓練有素的緝私警察部隊,用于保護鹽場和打擊走私。為了控製部隊,宋子文延攬了大批軍事留美生充當團一級軍事主官,包括大名鼎鼎的孫立人將軍。在宋子文的銳意經營下,稅警總團成為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軍隊,武器裝備精良,官兵貭素高,兵員充足,先後參加了一·二八和八一三兩次淞滬會戰,都取得了較好的戰績。1941年底,稅警總團第2、3、4團和直屬隊被改編為新38師,隨即入緬作戰,成就了日後新一軍的輝煌。

1933年10月29日宋子文辭去財政部長職後,以全國經濟委員會常委身份對西北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考察。1934年4月22日,宋子文在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說:中國與國際的技術合作,決不為日本方面的無理反對而停止。此次考察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國外技術,加快西北的開發與建設。他強調說:“西北的建設,不是一個地方問題,是整個國家的問題。現在沿江沿海各省,已經在侵略者炮火之下,我們應當在中華民族發源地的西北趕快註重建設。”6月22日,宋子文出席全國經濟委員會第九次常務會議,通過了《西北建設計畫案》、《西北水利事業辦法案》及《興建西北公路進行辦法案》等。盡管以上方案並未能完全付諸實施,但它引起了人們對西北的重視,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西北的開發和建設。

1933年長城抗戰期間,宋子文以行政院代院長的身份赴北平、熱河,籌措餉款,參與軍事部署,鼓舞士氣。

企業經營成就

1934年5月31日,在國際聯盟官員英國人讓·蒙內的支持下,宋子文發起成立了中國建設銀公司。該公司“以協助並聯合政府機關,中外銀行及其它組織,扶持公私各類企業,發展農工商業,辦理關于是項事業之投資及管理事務與信托公司之一切為業務範圍”,同時將引入外國資本作為其重要目標。在蔣介石和國民政府的支持下,中國建設銀公司得以迅速發展。據統計,到1936年末,其資產已由1934年的1260萬元增至3283.6萬元,當年獲利1914萬元。

1935年4月,宋子文擔任中國銀行董事長後,實施了恢復總行製、加強業務考核、裁汰冗餘人員、擇優錄取新人、嚴格檢查製度等措施,對增強行員的貭素和提高業務效率起了相當大的作用。憑借宋子文在政界、實業界的特殊地位和嚴格的經營管理,中國銀行業務不斷發展。據1937年4月統計:中國銀行存款較兩年前增加2.12億元,放款增加2.21億元,匯款增加4.2億元。

外交成就

為抗戰提供有利外交環境

宋子文

宋子文是南京政權中對日態度上著名的強硬派代表。九一八事變後,南京政府成立特種外交委員會,宋子文兼任該會副會長,負責對日交涉與處理。他曾多次發表演說,揭露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罪行。

一·二八事變爆發後,他多次與美、英各國洽談,謀求西方國家的調停。1933年長城抗戰期間,宋子文以強硬的措詞反復指責日本的侵略行徑,表明中國抵抗的決心。

1933年4月17日,宋子文奉命出訪歐美,參加華盛頓會議和倫敦世界經濟會議。近四個月裏,他向全世界揭露了日本侵略的真相,表現了中國自強救國的決心;闡明了南京政府的對外政策和方針,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塘沽協定》簽署後中國在外交上的被動地位。這次出訪,宋子文被世界輿論認為是國民黨內英美派領袖。

1940年抗戰期間,宋子文為蔣爭取美援,第一次獲1億美元借款,之後又于1942年3月獲5億美元借款。6月2日,又與美國國務卿赫爾簽署了《中美租借協定》,為中國無償獲得美國大宗軍事援助提供了充分的法律依據。在宋子文的積極努力下,1942年美國對華租借額達1億美元之多,是抗戰開始後美國對華援助最多的一年。他還爭取到500萬英鎊的英國平準基金。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他頻繁活動歐美各大國尋求支持和幫助,促使有關國家對日本侵略擴張的後果有了較全面的認識,無疑有益于中國的抗日事業。

提高中國國際地位

1945年宋子文和夫人在美國

1942年元旦,中、美、英、蘇、荷等26個國家在華盛頓簽《聯合國家宣言》,新任外交部長宋子文作為中國代表簽字。《聯合國家宣言》的簽訂,標志著中國國際地位的提高。

這期間,宋子文開展的另一項重大活動是爭取廢除不平等條約。根據蔣介石指令,宋子文就廢除舊約簽訂新約與英美兩國進行了艱苦談判,于1943年1月11日正式簽訂了中美、中英新約,廢除了美、英兩國在中國所享有的特權(不包括英國對香港的特權)。在美、英的影響下,比利時挪威加拿大瑞典荷蘭、法國、瑞士、丹麥、葡萄牙等國也先後與中國簽訂了類似條約,百年以來帝國主義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基本上被廢除了。中美、中英新約簽訂次日,宋子文在記者招待會上宣稱:“此在中國外交史上,系屬首次。”還喜形于色地說:“本人得參加廢止特權新約之簽訂,無尚欣幸。自1928年對美國關稅自主之條約簽訂後,本人即切望能簽訂廢止治外法權新約,于今果能如願。”

1945年4月7日,宋子文參加聯合國籌建大會,即舊金山會議。4月25日,宋子文作為首席代表,與顧維鈞胡適吳貽芳董必武等出席聯合國成立大會。27日,宋被選為聯合國會議四主席之一,主持了28日的第三次全體大會,並參與製定聯合國憲章。會議期間,還被確定為指導委員會、執行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及程式委員會成員。

人物評價

正面評價

宋子文(11張)

宋子文是國民黨內部的務實開明派,比較西化,對建立近代中國較完整意義上的財政金融製度,對遏止日本對華侵略、尋求國際援助、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作出了重要貢獻。(復旦大學教授吳景平

英國的沙特爵士描述:“身材中等,強壯文雅,面帶東方美,時而沉思,時而虎虎有生氣,其一人具兼東西方之優點,為他人所罕有。”

1944年12月18日美國出版的《時代》周刊曾以宋子文作為封面人物,對其極盡贊美之詞,甚至將他與美國開國時期首任財政部長漢米爾頓相提並論。

負面評價

1940年6月,時任駐美大使胡適曾在日記中說:“我當初所以不願政府派子文來,隻是因為我知道子文毫無耐心,又有立功的野心,來了若無大功可立,必大怨望。”四年後,當宋子文出任代理行政院長時,胡適在日記中寫道:“如此自私自利的小人,任此大事,怎麽得了!”

1942年1月4日,蔣介石日記:“子文對財政無自立方針,始終受英人之迷惑,不能脫離其羈絆,而且執迷不悟,殊可嘆也!”1947年“黃金風潮”爆發,蔣介石對宋愈發不滿,在日記中責罵宋子文“不學無術,敗壞國是”。

著名歷史學家傅斯年曾先後發表《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宋子文的失敗》、《論豪門資本必須鏟除》等一系列檄文,指名道姓地攻擊宋子文官商不分、公私不分。

軼事典故

數次遇刺

宋子文與夫人張樂怡

宋子文仕途上頗為順利,沒至中年就掌管著全國經濟命脈,因此,也就成了反對派謀殺的對象。

最早一次是1927年3月。當時,宋子文任武漢國民政府財政部長,武漢租界的外國人反對國共合作領導下的國民革命運動,收買、僱傭一批打手進行破壞搗亂。其中,一名白俄分子暗藏武器,私闖財政部,被發現後對他進行審問時,他自稱要刺殺宋子文。

第二次是1931年7月23日,反蔣派為刺殺蔣介石、宋子文,找到了當時中國第一殺手、暗殺大王--王亞樵,為他提供20萬元的價碼。王亞樵利用宋子文經常往來于寧、滬之間的機會,策劃在上海北火車站刺宋。王派人事先潛伏在南京,了解宋子文的行蹤,然後用暗語及時電告上海。王接到暗語,連夜布置行動。7月23日晨,宋子文乘坐的專車抵達北火車站,下車不久,槍聲突起,與宋穿相同衣服、手拿宋子文公文包的姓唐的秘書當場飲彈身亡,刺客誤以為成功,迅速逃離現場。

第三次是1931年11月28日,坐落在南京北極閣附近的宋子文公館起火,因搶救及時隻燒掉兩間房,宋子文避過了這場火災。

第四次是同年12月12日上午,位于南京鐵湯池的財政部又起火,不到一小時就燒毀五幢樓房,有人說縱火者的目標是沖著宋子文的,而宋當時卻在上海。

第五次是1932年1月2日,宋子文在上海法租界的家中發現了一枚炸彈。

第六次是1933年8月間,宋子文訪美回國途經日本橫濱,一名法西斯分子曾企圖在宋上岸時行凶,但未能得手。

貪腐傳言

坊間傳言,宋子文一度大發國難財,財產有7000萬美元之巨,是“民國首富”。據一位美國記者披露,宋家在40年代和50年代的總積蓄已超過30億美元。《大英百科全書》曾稱宋子文為“世界首富”。

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景平曾指出:“蔣介石的情治單位對官員都有監視,學界暫未發現有宋子文貪污情報的材料;蔣介石不喜歡宋子文,對宋的指責也隻是不聽話、狂妄自大,但沒貪污這一條。”

在宋子文留下的檔案中,有3份他用鋼筆記載的個人資產統計,時間分別是1940年5月26日、1943年7月19日、1968年3月30日,其中1968年3月30日統計的宋名下的資產合計為1349299美元,夫人張樂怡名下的資產為1125986美元。

1971年宋子文去世時,紐約州政府曾組織過一個對他的經濟狀況的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加上房產等變賣,他的總資產達800萬美元,扣除200多萬美元稅款後,宋子文遺留給張樂怡的遺產為500多萬美元。按這個財產數額來衡量,宋子文在他所處的那個時代,不要說全球範圍,即便在中國,也算不上是巨富。

事實上,關于《宋家王朝》裏提到宋子文是1940年代最富有的人,作者西格雷夫也在注解裏說明,這條是日本在戰時製造的謠言。

蔣宋沖突

1933年8月,宋子文在美國獲棉麥借款後回國,發現財政狀況如此糟糕,對孔祥熙十分惱怒,對蔣介石更是極為生氣。宋子文覺得“當財政部長,跟給蔣介石當一條狗,沒什麽兩樣”。他不甘心當一條狗,就急沖沖地去找蔣介石,想勸他應該首先抗日。蔣介石這邊因為看過宋子文、張學良商量擴充財政部稅警團事的密電,也對宋子文大為不滿。正巧宋子文來談抗日事情,勸蔣介石不要急于剿共。蔣介石正無好氣,雙方遂激烈爭吵。蔣介石一氣之下,揮起手,打了宋子文一記耳光。宋子文這回真的不幹了。10月28日,宋子文宣布辭去財政部長和行政院副院長職。

宋子文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重新出山,但蔣介石與他的矛盾卻依然存在著,他對宋子文在美國的工作進展也頗不滿意。《時代》報道說,1944年10月宋子文回到中國,他與蔣介石發生了直接沖突。《時代》提到了這樣一個細節:在重慶官邸的茶幾旁,氣急敗壞的蔣介石因外援太少而訓斥了他的大舅子。于是兩人爭吵了起來。有訊息說,爭論到最後,委員長怒氣沖沖地把茶幾上的所有茶杯都摔到地上。

親屬成員

家世

宋子文與夫人張樂怡

宋氏家族長久以來被視為中國20世紀上半葉最有影響力的家族。宋子文的父親宋耀如擔任傳教士且是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的支持者,母親倪桂珍是明代科學家徐光啓的後代。宋子文大姐宋靄齡孔祥熙夫人,二姐宋慶齡孫中山夫人,三妹宋美齡蔣介石夫人,宋子文的大弟宋子良曾任國民政府外交部秘書和總務司長、廣東省政府委員,長期擔任宋子文發起的中國建設銀公司的總經理,還擔任過中央銀行理事、交通銀行常務理事,是宋子文在金融實業上的主要助手;小弟宋子安曾任過國貨銀行、廣東銀行董事,較少參政

婚姻家庭

1927年,宋子文與九江富商張謀如之女張樂怡結婚。宋子文與夫人張樂怡有3個女兒,分別為宋瓊頤、宋曼頤和宋瑞頤。

後世紀念

1971年5月1日,在紐約市中心的教堂舉行了宋子文的追思禮拜,宋子文的遺孀張樂怡和三個女兒以及宋子良、顧維鈞、台灣駐美“大使”劉鍇等數百人參加。對于宋子文的猝然去世,台灣當局的反應是不冷不熱。“副總統”嚴家淦、“考試院長”孫科等官員發去了唁電。當時在台灣的宋美齡以中共將派宋慶齡赴美為由,宣布不參加宋子文的葬禮,隻是由蔣介石“頒挽”一塊題有“勛猷永念”四字的匾額。亨利·基辛格讓尼克松總統給蔣介石和宋美齡發了一封唁電。

宋子文的靈柩,當時曾停厝于紐約州北部的佛恩崖公墓的地下室。最終安放于紐約北部的芬可利夫墓園。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