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煦 -北宋皇帝

趙煦

宋哲宗(1077---1100)即趙煦,原名傭。神宗第6子。北宋皇帝。1085---1100年在位。元祐年間(1086---1093)太皇太後高氏聽政,任用司馬光等,廢除王安石新法。高氏病死後,哲宗親政,起用新黨章惇、曾布等,貶斥元祜大臣呂大防等數十人,形成官僚派系互相報復的局面。宋哲宗在位15年,病死,終年24歲,葬于永泰陵(今河南省鞏縣堤東保)。趙煦,封為延安郡王。神宗病危時被立為太子。神宗于公元1085年3月戊戌日病死,他于同日繼位,第二年改年號為“元祜”。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Zhao Xu
  • 出生地
    開封
  • 享年
    24歲
  • 年號
    元佑、紹聖元符
  • 逝世日期
    1100年02月23日
  • 在位時間
    15年
  • 別名
    趙傭
  • 信仰
  • 陵墓
    永泰陵
  • 在位
    1085年04月01日-1100年02月23日
  • 國籍
    北宋
  • 出生日期
    1076年01月04日
  • 謚號
    憲元顯德欽文睿武齊聖昭孝皇帝
  • 職業
  • 廟號
    宋哲宗
  • 民族
    漢族

​人物簡介

宋哲宗趙煦生于熙寧九年(公元1076年)陰歷十二月初七(陽歷1077年1月4日),9歲時哲宗登基,由高太後執政。高太後執政後,任用頑固派大官司馬光為宰相。司馬光一上台,就把神宗時的“王安石變法”(熙寧變法)全部廢止。宋哲宗對于司馬光與高太後的執政與壓製感到不滿。到了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高太後死,哲宗親政。哲宗親政後表明紹述,追貶司馬光,並貶謫蘇軾、蘇轍等舊黨黨人于嶺南(今廣西、廣東一帶),接著重用革新派的章惇,恢復王安石變法中的保甲法、免役法、青苗法等,減輕農民負擔,使國勢有所起色。次年改元“紹聖”,並停止與西夏談判,

趙煦趙煦

多次出兵討伐西夏,迫使西夏向宋朝乞和。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陰歷一月十二日(陽歷1100年1月23日)病逝于汴梁(今河南開封)。

哲宗是北宋較有作為的皇帝。但是,由于在新黨與舊黨之間的黨爭沒有得到解決,反而在宋哲宗當政期間進一步激化,埋下了北宋滅亡的禍患。宋哲宗的悲劇,在于他的理想與他的實際能力距離太大,他更多地像一個紙上談兵的人物,理論上有許多想法,但在實際運用上卻缺少變通和從權的能力,難以處理諸種復雜矛盾和關系。

宣仁高太後對宋哲宗從策立之初,到臨終囑托,都可以說是相當費盡心機,宋哲宗年少多病,而高太後卻嚴令太醫不得醫治。所以哲宗因這種過分的“呵護”而感到窒息和束縛,所以高太後一死,宋哲宗便要急不可待地改弦易轍,去實行他所崇敬的父皇宋神宗的變法之政策。宋哲宗雖仰慕其父的敢作敢為,但由于高太後的後手,其事業心和實績,其理想和現實能力,真的反差太大,陷入悲劇而不能自拔。

政治生涯

執政早期

元豐八年二月,宋神宗病情日趨惡化,不能處理朝政。立趙傭為皇儲,由皇太後高氏暫時聽政,神宗表示同意。高太後出身尊貴,其曾祖是宋初名將高瓊,母親為北宋開國元勛曹彬的孫女,姨母是仁宗曹皇後。幼年時,高太後與英宗都住在宮中,曹皇後視她如親生女兒。後來,仁宗和曹皇後親自為兩人主持婚禮,當時有“天子娶媳,皇後嫁女”之說,這種世家與皇室之間的聯姻無疑有助于鞏固高氏在宮中的地位。高太後經歷了仁、英、神三朝中發生的仁宗立儲、英宗濮議風波和神宗熙豐變法等事,政治經驗很豐富,她在哲宗繼承皇位後,擔心自己名譽被毀,便使出渾身解數,終將北宋最後一次中興付諸東流。

宋神宗生病時,他年齡最大的兒子延安郡王趙傭才10歲,而兩個同母弟弟卻年富力強,雍王趙顥36歲,曹王趙頵30歲,論聲望、地位和出身,兩人中的任何一個都有資格做皇帝。當時,大臣蔡確和邢恕也有策立二王之意,他們曾想通過高太後的侄子高公繪和高公紀達到目的。邢恕以賞花為名將二人邀請到自己府中,對他們說神宗的病情已無回天之力,延安郡王年幼,雍王和曹王都很賢明,有可能成為皇位繼承人。高公繪大驚,明確表示,這是邢恕想陷害他們全家,急忙與高公紀一起離開邢府。蔡確和邢恕見陰謀難以得逞,便決定擁立趙傭,以奪策立之功,並趁機除掉與蔡確有矛盾的王珪。蔡確在與王珪同去探望神宗時,問王珪對立儲之事有何看法,暗中卻派開封知府蔡京率殺手埋伏在暗處,隻要王珪稍有抗告,就將他殺死。王珪膽小怕事,是出了名的“三旨宰相”(他上殿奏事稱“取聖旨”,皇帝裁決後,他稱“領聖旨”,傳達旨意是“已得聖旨”)。見蔡確相問,王珪便慢吞吞地回答:“皇上有子。”言下之意是要立趙傭。王珪這一次卻很有主張,蔡確無法,便隻好四處張揚,說他自己有策立大功,卻反誣高太後和王珪有廢立趙傭之意,此事在後來給他招來大禍。

不僅朝中大臣另有打算,趙顥和趙頵也極為關註選立皇儲一事。他們時常去皇宮探視神宗病情,看過神宗後,趙顥還徑直去高太後處,嘗試探聽或是談論些什麽。神宗隻能“怒目視之”,似乎也察覺到弟弟們的意圖。到了神宗彌留之際,趙顥甚至還請求留在神宗身邊侍疾。高太後見兩位親王居心叵測,為防萬一,便命人關閉宮門,禁止二王出入神宗寢宮,實際上是要他們斷了念頭。同時,加快了立趙傭為儲的步伐,還暗中叫人秘密趕製了一件10歲孩童穿的皇袍,以備不時之需。

這年三月,在大臣們前來覲見時,高太後當眾誇贊皇子趙傭性格穩重,聰明伶俐,自神宗病後便一直手抄佛經,為神宗祈福,頗是孝順,還將趙傭所抄佛經傳給大臣們看。大臣們齊聲稱賀,高太後立即命人抱出趙傭,宣讀神宗詔書,立趙傭為皇太子,改名趙煦,皇儲之爭總算平靜下來。數日後,神宗去世,皇太子趙煦即位,改元元祐。從此,太皇太後高氏垂簾聽政,掌握大權達8年之久。

高太後被後人譽為“女中堯舜”,但她在政治上卻極為盲目和固執。神宗時代,高太後就是變法的主要反對者之一,她曾與仁宗曹皇後一起在神宗面前哭訴王安石新法敗壞祖宗家法,害苦天下百姓。高太後垂簾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回反對變法最堅決的司馬光。司馬光在神宗變法時隱居洛陽達15年之久,百姓都知道他日後可能復出,稱他為“司馬相公”,而許多賦閒在家的反變法官員也很欽佩他,這些人是司馬光執政後更化的主要力量。司馬光被召回朝廷後,立即打出“以母改子”的旗號(以神宗母高太後的名義來變更神宗朝的政治措施),全面廢除新法,史稱“元祐更化”。司馬光廢除新法之徹底,不能不說他帶進了自己10多年政治上鬱鬱不得志的個人情緒的影響。然而,高太後卻不僅一味信任司馬光,委以重任,還在司馬光死後,將其反對變法的措施執行到底,並起用大批反對派官員如文彥博、呂公著、範純仁和呂大防等人,又將支持變法的官員呂惠卿、章惇和蔡確等人逐出朝廷,從而激化了統治集團內部的鬥爭。

政治鬥爭

哲宗即位時,高太後一再表示她性本好靜,垂簾聽政是出于無奈,但她卻絲毫不放松手中的權力。在高太後垂簾時期,軍國大事都由她與幾位大臣處理,年少的哲宗對朝政幾乎沒有發言權。大臣們也以為哲宗年幼,凡事都取決于高太後。朝堂上,哲宗的御座與高太後座位相對,大臣們向來是向太後奏事,背朝哲宗,也不轉身向哲宗稟報,以致哲宗親政後在談及垂簾時說,他隻能看朝中官員的臀部和背部。到了哲宗17歲時,高太後本應該還政,但她卻仍然積極地聽政。而此時,眾大臣依然有事先奏太後,有宣諭必聽太後之言,也不勸太後撤簾。高太後和大臣們的這種態度惹惱了哲宗,哲宗心中很是怨恨他們,這也是哲宗親政後大力貶斥元祐大臣的一個原因。

盡管高太後和大臣在垂簾時沒有考慮哲宗的感受,但他們並不放松對哲宗的教育。高太後任呂公著、範純仁、蘇軾和範祖禹等人擔任哲宗的侍讀大臣,想通過教育使哲宗成為一個恪守祖宗法度、通曉經義的皇帝,尤其是讓哲宗仰慕宋仁宗,而不是銳意進取的宋神宗,因為仁宗創下了為士大夫津津樂道的清平盛世。

此外,高太後在生活上對哲宗的管教也很嚴格。為避免哲宗耽于女色,高太後派了20個年長的宮嬪照顧他的起居,又常令哲宗晚上在自己榻前閣樓中就寢,相當于限製了他自由活動的空間。但元祐四年(1089)十二月,民間卻傳出宮中尋找乳母之事。大臣劉安世得知後大驚,哲宗此時才14歲,後宮竟然尋找乳母,是否是皇帝沉溺聲色?劉安世上奏章,告誡哲宗自重。另一大臣範祖禹直接上書高太後,言辭極為激烈。高太後對外解釋說,是神宗遺留下的幾個小公主年幼,需要乳母照顧,但私下卻將哲宗身邊的宮女一一喚去審問。哲宗後來回憶說那些宮女們個個紅腫著眼,臉色慘白,他心裏很害怕,後來才知道是劉、範暗中告了狀,而自己卻渾然不知。高太後的這些做法雖然目的是為了照顧和保護哲宗,但卻使得哲宗感到窒息,無形中增強了他的逆反心理

更讓哲宗難以接受的是,高太後對待其生母朱德妃也過于嚴格, 甚至是苛刻。或許是她有著某種隱憂,擔心哲宗母子聯合起來,威脅到自己的地位。朱德妃出身寒微,幼時遭遇極坎坷,其生父早逝,她隨母親改嫁後,卻為繼父不喜,隻得在親戚家長大。朱德妃入宮後,初為神宗侍女,後來生了哲宗、蔡王趙似和徐國長公主,直到元豐七年才封為德妃。朱德妃溫柔恭順,對高太後和神宗向皇後一向都畢恭畢敬。元豐八年十一月,朱德妃護送神宗的靈柩前往永裕陵,途經永安。當時,大臣韓絳任河南知府,親自往永安迎接靈柩。朱德妃走在後面,韓絳也去迎接。高太後知道了此事,竟勃然大怒:“韓某乃先朝大臣,你怎能受他的大禮?”嚇得朱德妃淌著眼淚謝罪。哲宗即位後,向皇後被尊為皇太後,朱德妃卻不能母以子貴,隻被尊為太妃,也沒有受到應有的待遇。在如何對待朱太妃問題上,朝廷中曾有不少意見。有人想趁機拍高太後馬屁,欲降低皇帝生母的等級,以凸顯垂簾的太皇太後。有人想著將來終究是哲宗掌權,主張尊崇朱太妃,以顯示天子的孝道。但高太後卻另有打算,想壓製一下朱太妃,直到元祐三年秋天,才允許朱太妃的輿蓋、儀衛、服冠可與皇後相同。哲宗親政後,立即下令母親的待遇完全與皇太後向氏相同。從哲宗生母的待遇問題上,可以看出其間夾雜著復雜的政治鬥爭背景。

高太後和元祐大臣們所做的一切,對于哲宗來說,負面影響非常大。哲宗早慧,八九歲時便能背誦7卷《論語》,字也寫得很漂亮,頗得父親神宗的喜愛。元豐七年三月,神宗在宮中宴請群臣,時年9歲的趙傭隨同。趙傭雖然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但卻表現得極為得體,得到父親的誇贊。哲宗即位後,遼朝派使者來參加神宗的吊唁活動,宰相蔡確因兩國服飾不同,怕年幼的哲宗害怕,便反復給哲宗講契丹人的衣著禮儀。哲宗先是沉默不語,待蔡確絮絮叨叨講完,忽然正色問道:“遼朝使者是人嗎?”蔡確一愣:“當然是人,但是夷狄。”哲宗道:“既是人,怕他做甚?”言辭極鋒銳,蔡確無言以對,惶恐退下。

少年老成的哲宗面對不將自己放在眼中的高太後和元祐大臣,也會用他自己的方式表示反抗。每次大臣向哲宗和高太後奏報時,哲宗都沉默不語。有次高太後問哲宗為何不表達自己的看法,哲宗回道:“娘娘已處分,還要我說什麽?”弦外之音就是自己無非是一個擺設而已。哲宗常使用一個舊桌子,高太後令人換掉,但哲宗又派人搬了回來。高太後問為何,哲宗答:“是爹爹(神宗)用過的。”高太後心中大驚,知道他將來必會對自己的措施不滿。大臣劉摯曾上疏,讓高太後教導哲宗如何分辨君子和小人。高太後說:“我常與孫子說這些,但他並不以為然。”高太後由此愈加擔心,當然更不敢放下權力。

元祐八年九月,高太後去世,哲宗改元紹聖,大力打擊元 祐大臣,甚至在章惇等人挑撥下,直指高太後“老奸擅國”,欲追廢其太後稱號及待遇。也許在最初,哲宗對父親神宗的理解隻是出于崇敬,但元祐時期被冷落和忽視的經歷加劇了他對元祐政治的不滿,便極力推崇神宗。可見,在哲宗的政治抱負中,有著濃厚的個人感情因素,使得他的人生多了些悲劇色彩,也使得朝野上下的分野益發清晰。

黨爭頻繁

哲宗朝,無論是元祐時期,還是哲宗親政後,最活躍的似乎都是朝中的大臣們。由于變法與反變法矛盾的延續以及哲宗與高太後的沖突,使得當時支持變法的大臣(新黨)與反對變法的大臣(舊黨)都無可避免地卷入激烈的黨爭,成為其中的主角,也就演出一幕幕令人嘆息的悲劇。 在高太後垂簾的8年中,舊黨不僅控製了整個朝廷,對新黨的打擊和傾軋也始終如一,從未放松過。舊黨劉摯、王岩叟、朱光庭等人甚至竭力搜尋新黨章惇、蔡確的傳聞軼事,任意加以穿鑿附會,對其進行詆毀,其中最典型的便是車蓋亭詩案。

蔡確,字持正,泉州晉江人。神宗變法時,王安石見蔡確頗有些才能,便推薦他做三班院主簿。但蔡確長于見風使舵和陰謀詭計,當他見到神宗有疏遠王安石之意時,竟不顧知遇之恩,上書參劾王安石。蔡確為了謀取高官,製造了多起冤獄。他自知製誥升至御史中丞、參知政事,均靠製造冤獄奪別人官位後得到。很多大臣都看不起他,而蔡確卻自以為本事了得。神宗病危時,蔡確與邢恕欲立神宗同母弟雍王顥和曹王頵不成,反過來誣陷高太後和王珪有廢哲宗之意,自謂有策立功。

高太後垂簾後,新黨勢力被排擠,蔡確也被貶出朝廷。元祐元年,蔡確罷相,出知陳州。次年,蔡確再貶安州。在安州遊車蓋亭時,蔡確寫下了《夏日遊車蓋亭》十首絕句,詩被與蔡確有過節的吳處厚所得。吳處厚曾在蔡確手下為官,希望他推薦自己,但被蔡確拒絕了,由此怨恨不已。終于,吳處厚等來了報復的機會,他將蔡確的詩上呈朝廷,說其中“內五篇皆涉譏訕,而二篇譏訕尤甚,上及君親”。詩中有“矯矯名臣郝甑山,忠言直節上元間”之句。郝甑山,安州人,唐高宗時的忠直之士。唐高宗曾想讓位給皇後武則天,郝甑山上奏反對。吳處厚曲解詩意,說此處是將高太後比做武則天。而舊黨梁燾、朱光庭和劉安世等人立即加以發揮,肆意攻擊,並以“邢恕極論蔡確有策立(哲宗)功,真社稷臣”的言論相彈劾,高太後怒不可遏,將蔡確貶到新州。呂大防和劉摯曾以蔡確母親年老,嶺南路遠,主張改遷他處,高太後卻說:“山可移,此州不可移。”在當時,被貶往嶺南,實際上如同被判了死刑。蘇軾曾有詩雲:“問翁大庾嶺頭住,曾見南遷幾個回?”這是當時嶺南實際情況的真實寫照。蔡確被貶時,範純仁對呂大防說:“嶺南之路長滿荊棘七八十年矣,今日重開,日後我們難免有此下場。”他還請哲宗向高太後求情,但哲宗依舊以沉默相抗議。哲宗親政後便把大批元祐大臣貶至嶺南,印證了範純仁當日的憂慮。

車蓋亭詩案是北宋開國以來朋黨之爭中以文字打擊政敵面最廣、力度也最大的一起文字獄,舊黨利用高太後對蔡確等人的不滿,捕風捉影,對整個新黨集團進行一次次斬草除根式的清算。在蔡確被貶新州時,舊黨將司馬光、範純仁和韓維譽為“三賢”,而將蔡確、章惇和韓縝斥為“三奸”。他們將王安石和蔡確親黨名單張榜公布,以示警告,同時對元祐元年被司馬光斥逐的新黨人員章惇、韓縝、李清臣和張商英等人再加以重貶,又鏟除在朝的新黨,如李德芻、吳安詩和蒲宗孟等人,都被降官貶斥。司馬光的同僚及追隨者們在高太後的支持下,欲給新黨以毀滅性的打擊,來鞏固自己的勢力。

但是,隨著高太後的衰老和哲宗的成長,不僅舊黨成員,連高太後也感到山雨欲來、新黨復起的政治氣氛。元祐八年八月,高太後垂危時,她告誡範純仁和呂大防等人:“老身歿後,必多有調戲官家者,宜勿聽之,公等宜早求退,令官家別用一番人。”實際上是已經預感到哲宗準備起用一批新人,要他們提前準備,盡早退出朝廷,以保全身家性命。後來事實證明,哲宗親政後,凡是高太後垂簾時彈劾新黨和罷免新法的官員幾乎無一人幸免于報復。

哲宗親政後,召回章惇、蔡卞、黃履和張商英等人。章惇等人曾是神宗變法時的重要人物,他上任後,力圖改革,使宋朝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

章惇,字子厚,浦城人。他博學善文,考進士時,其名次在侄子章衡之下,深以為恥,在競爭異常激烈的情況下居然再次參考。一次,章惇與蘇軾外出遊玩,走到一個深潭邊,見潭下臨萬仞絕壁,有根木頭橫在上面。章惇請蘇軾到絕壁上去題字,蘇軾見絕壁下深不見底,當即搖頭,連說不敢。章惇卻從容地吊下繩索攀著樹下去,在壁上大書:“蘇軾章惇來。”上來後竟然是面不改色,神採依舊。蘇軾拍拍他的肩膀說:“君他日必能殺人。”章惇問為什麽,蘇軾說:“能自判命者,能殺人也。”章惇聽罷,哈哈大笑。

熙寧初,章惇得王安石賞識,被委以要職。後來,高太後和司馬光廢除新法,章惇與他們的沖突就越來越激烈,甚至還與司馬光在高太後簾前爭論,言辭極為尖銳。高太後大怒,劉摯、朱光庭和王岩叟等人趁機上奏指責章惇,章惇被貶出朝廷。

新黨對舊黨的報復性打擊與哲宗的鼎力支持是分不開的。哲宗不滿司馬光的“以母改子”,不滿元祐舊臣早年對他的冷落,更不滿高太後對他的種種壓抑,因此,對舊黨的仇恨心理不亞于元祐時被打擊的新黨。紹聖初,逢郊祀大禮,朝廷要頒布大赦詔令,通常連死囚都免去死刑。有大臣請示哲宗,可否赦免貶謫的舊黨官員,哲宗回答得極為幹脆,說決不可以。紹聖四年(1097),有人建議讓謫居嶺南的劉摯等人“稍徙善地”,以“感召和氣”,哲宗卻說:“劉摯等安可徙!”連在嶺南附近做些調動也不允許。而對于王岩叟,哲宗指責他當初貶蔡確時,實際上是將矛頭對準自己,用心極險惡,也就更加痛恨他。哲宗的這些言行相當于宣判了舊黨人政治上的死刑,至少在哲宗統治時期,他們永無翻身之日。 事實上,在哲宗初年,新黨和舊黨在變法的態度上都有所轉變(司馬光除外)。如蘇軾在給朋友的信中就表露出對神宗變法初期他的一些偏激言行的反思和自責,認為新法是有一定效果的。新黨中章惇等人也曾指出新法中有許多弊端需要改正。兩派都看到了新法的利和弊,假如執政者能調和兩派矛盾,消弭沖突,因勢利導,北宋的政治或許會有轉機。但很不幸的是,高太後的垂簾和司馬光的上台使得黨爭激烈化,導致了紹聖後哲宗和新黨的反撲,甚至連哲宗的孟皇後也不能幸免,成為黨爭的犧牲品。

歷任宰相

韓縝

蔡確

司馬光

王安石

呂公著

文彥博

呂大防

範純仁

蘇頌

章惇

蔡卞

蘇轍

家庭成員

父母

父親:宋神宗趙頊

嫡母:欽聖憲肅皇後向氏

生母:欽成皇後朱氏

後妃

皇後

孟皇後 又稱元祐皇後,謚“昭慈聖獻皇後”

劉皇後 又稱元符皇後,謚“昭懷皇後”

妃嬪

1.婕妤張氏

2.婕妤胡氏

3.美人韓氏

4.美人慕容氏

5.美人魏氏

6.美人高氏

7.才人劉氏

子女

兒子

獻愍太子趙茂,昭懷皇後劉氏為賢妃時所生,三月而夭,追封越王,謚沖獻。崇寧元年,改謚獻憫。

女兒

長女 鄧國公主,原封福慶公主,2歲殤。 生母孟皇後。

二女 陳國公主,始封德康公主,進瀛國、榮國公主,下嫁石端禮,徙陳國公主。改淑和帝姬。政和七年亡。

三女 秦國康懿長公主,始封康懿公主,進嘉國公主、慶國公主。後改韓國公主,下嫁潘正夫。改淑慎帝姬。靖康末,與賢德懿行大長公主俱以先朝女留于汴。建炎初,復公主號,改封吳國公主。宋孝宗即位,進封秦國大長主。

四女 揚國公主,初封懿寧公主,早殤。

宋哲宗陵

永泰陵是宋哲宗趙煦的陵墓,附葬劉後陵,位于鞏縣芝田鄉八陵村村南,東北距芝田鎮八華裏,東南距永裕陵約400米。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趙煦患病,不數日死去,停喪七個月,于八月下葬永泰陵。

1130年,金朝的傀儡政權“大齊”統治中原,對墳陵進行了大肆破壞和盜掘,北宋陵寢無一幸免,陵上建築被破壞殆盡,陵內珍寶文物也被洗劫一空。1139年,岳家軍收復宋陵(岳家軍與金軍激戰的青龍山、愛華山、青獅山,就是宋陵東北面的山峰),曾對宋陵進行修茸。1148年南宋太常寺少卿(負責祭祀禮儀的官員)方庭碩,乘出使金朝的機會,到宋陵進行察看,此時的宋陵已荒廢不堪,舉目所見,一片凄涼,各陵均被掘開,千孔百瘡,宋哲宗的屍骨竟露擲在永泰陵外,在封建社會裏,被開墓挖墳是最痛心的事之一。這位臣子見此慘象心中不忍,就脫下身上的袍服,將趙煦的屍骨包裹起來,重新置放陵中。後人曾有詩記述此事道:“先帝侍臣空灑淚,泰陵春望已模糊”。元朝初年,此陵再次遭劫,所以今日的永泰陵隻剩下一個光禿禿的土丘了。

北宋永泰陵出土的唯一宮人頭像,它青灰石質,高46釐米、厚30釐米、寬32釐米,頭戴襆頭,襆頭兩側雕刻一層圓形飾、三層扇形飾,大耳垂肩,面部清秀謙恭溫和。

據鞏義文物局宋陵保護科科長王海濤介紹,在永泰陵安裝技防工程時,從地下挖出了一尊頭像。經核實,為永泰陵現存唯一宮人的頭像。 “宮人頭像服飾是契丹族的。”鞏義博物館文物專家孫角雲在查詢了大量書籍後認為,這種服飾在整個北宋皇陵中是沒有的,從一個方面反映了民族的融合。

歷史評價

《宋史》評價:“哲宗以沖幼踐阼,宣仁同政。初年召用馬、呂諸賢,罷青苗,復常平,登俊良,闢言路,天下人心,翕然向治。而元祐之政,庶幾仁宗。奈何熙、豐舊奸枿去未盡,已而媒櫱復用,卒假紹述之言,務反前政,報復善良,馴致黨籍禍興,君子盡斥,而宋政益敝矣。吁,可惜哉!”

皇帝軼事

趙煦即位時,年僅9歲, 由高太後執政。有一天,按照禮儀應由他接見契丹使者。臣子蔡持正恐怕趙煦年幼,見了遼人的容貌、服飾奇異會受驚嚇,出洋相,有損國威,就先一日對趙煦仔細地介紹契丹使者的容貌和服飾,請他不要驚奇,還重復講了幾十遍。哲宗聽了不做聲,等蔡持正不講了,趙煦忽然嚴肅地問道:“契丹使者是人嗎?”蔡持正回答說:“當然是人。”趙煦說:“既然是人,我怎麽會怕他呢?”蔡持正沒想到9歲的趙煦竟有如此主見,忙惶惶然退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