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之問

宋之問

宋之問(約656 - 約712),字延清,名少連,漢族,汾州隰城(今山西汾陽市)人,一說虢州弘農(今河南靈寶縣)人,初唐時期的詩人,與沈佺期並稱"沈宋"。

  • 主要作品
    《度大庾嶺》
  • 字    號
    字延清
  • 所處時代
    初唐
  • 本    名
    宋之問
  • 民族族群
  • 其    他
    與沈佺期並稱沈宋
  • 主要成就
    律體開創者
  • 職    業
    唐代詩人
  • 去世時間
    約712
  • 出生時間
    約656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宋之問

籍貫:     汾州(今山西汾陽)

性別:     男

宋之問

民族:     漢族

國籍:     中國

出生年月:     公元650年

去世年月:     公元713年

職業:     詩人

代表作品:     《江亭晚望》、《晚泊湘江》《題大庾嶺北驛》、《度大庾嶺》

人物生平

宋之問約生于唐高宗顯慶元年(656年~712年),並無顯赫的門第家世。父親宋令文起自鄉閭,矢志于學,交友重義,“比德同道。理閫探索詞源論討”,多才多藝,不僅“富文辭,且工書,有力絕人,世稱三絕。”唐高宗時做到左驍衛郎將和校理圖書舊籍的東台詳正學士,饒著聲譽。在父親的影響下,宋之問和弟弟宋之悌,宋之遜自幼勤奮好學,各得父之一絕;宋之悌驍勇過人,宋之遜精于草隸,宋之問則工專文詞,成當時佳話美談。上元二年(675年),長得身材高昂、儀表堂堂的宋之問進士及第,登臨“龍門”,踏上了仕進正途。

宋之問

宋之問春風得意之日,已是武則天皇後實握朝政之時。武後承應“貞觀”,勵精圖治,選拔人才,不拘一格,宋之問以才名與楊炯被召分直內文學館,不久出授洛州(今河南洛陽市東北)參軍。永隆二年(681年),又與楊炯同入崇文館充學士。天授元年(690年)秋,武後稱帝,改國號為周,敕召宋之問與楊炯分直于洛陽西入閣。15年間,宋之問很快由從九品殿中內教躋身五品學士,為世人欽慕。

唐朝學士之職,以文學言語被天子顧問,出入侍從,禮遇尤寵。家世低微的宋之問以此更是感恩耀榮,視為得秩于祿的捷徑與保障。他在《奉敕從太平公主遊九龍潭尋宴安平王別序》中說:“下官少懷微尚,早事靈丘,踐疇昔之桃源,留不能去;攀君王之桂樹,情可何之。”典型地表白了他的這種心態。武後雅好文詞樂章,宋之問巧思文華取幸。一次遊洛陽龍門,武後命群臣賦詩,左史東方虯詩先成,武後賜錦袍。及宋之問《龍門應製》詩成奉上,“文理兼美,左右稱善”武後奪東方虯錦袍轉賜給他。此中予奪,既反映了武後對靡麗頌德詩風的提倡,也表現了宋之問這時的創作方向,對他的聲名和地位都有很大的影響。

武周時期,宋之問不僅扈從武後朝會遊豫,而且奉承武後近幸的媚臣外戚宴樂優遊,自感“志事僅得,形骸兩忘。”這樣的追求和生活使他逐漸沉溺和墮落,並自覺不自覺地陷入了統治集團內部爭權奪利的政治漩渦中。宋之問在武後晚年先後轉任尚書監丞、左奉宸內供奉,武後媚臣張易之張昌宗兄弟“雅愛其才”,召他與好友杜審言、閻朝隱、沈佺期、王無競、尹元凱及李適、富嘉謨、劉允濟等文士預修。宋之問與閻士隱等多代工張賦篇入集,傾心媚附。

宋之問

書成,于長安二年( 703年)遷司禮主簿。神龍元年( 705年)正月,宰相張柬之與太子典膳郎王同皎等逼武後退位,誅殺二張,迎立唐中宗,宋之問與杜審言等友皆遭貶謫。宋之問貶瀧州(今廣東羅定縣)參軍,諸事艱難,慕念昔榮,次年春便秘密逃還洛陽,探知友人張伸之與王同皎等謀誅宰相武三思(時張柬之被貶),後使人告密,擢任鴻臚主簿,“由是深為義士所譏”。景龍元年( 707年)七月,太子殺武三思父子後死事,宋之問上表歌頌武氏父子功德,請造唐中宗神武頌碑,探獲賞識,于次年遷考功員外郎,並與杜審言、武平一、沈佺期、閻朝隱等首選修文館直學士,“及典舉,引拔後進,多知名者。”其時朝廷朋黨爭立,由于他傾附安樂公主,遭太平公主忌恨,進言中宗.于景龍三年( 7O9年)將他下遷越州(今浙江紹興市)長史。

唐中宗年間的政治動蕩及個人寵辱無常的經歷,使宋之問感觸良深,而由朽爛陳腐的宮廷來到清新秀麗的水鄉,也使他開始滌凈心靈,境界升華。他在越州寫的《祭禹廟文》,在真誠歌頌了大禹治水、救災拯民的千古聖德之後寫道:“先王為心,享是明德。後之從政,忌斯好佞。酌鏡水而勵清,援竹箭以自直;謁上帝之休佑,期下人之蘇息。”反映了這種思想情感上的轉變。

宋之問

因此,他在越州登山涉險,訪察民生,“頗自力為政”詩歌創作也開始轉入了健康清新的軌道,“流布京師,人人傳諷。”但是,就在宋之問開始走上“新生”之路的時候,又一次宮廷政變將他逼上了絕境。景雲元年( 710年)六月,臨海郡王李隆基與太平公主誅殺韋後和安樂公主,擁立唐睿宗,以宋之問嘗附二張及武三思詔流欽州(今廣西欽州市東北),後以赦改桂州。先天元年( 712年)八月,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後,宋之問被賜死于徙所,結束了最後的人生旅程。

宋之問

宋之問政治上無足稱道,品行也多有可譏,但卻是知名當世的詩人。由于宮廷詩人的局限,代筆捉刀的束囿,志向理想的低淺,他的詩文不少是歌頌功德、粉飾太平、浮華空泛之作,但隨著顛簸人生,接觸社會,歷練生活,他也創作了一些好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他在楊炯死後寫的《祭楊盈川文》,採用四四製式,字字有聲,句句華歆,內容言簡辭切,悲涼真摯,催人淚下,與他代筆寫的《為宗尚書祭梁宣王文》、《為宗尚書兄弟祭魯忠王文》等相比,文華情感,殊若天壤。

作為文人,宋之問也因其低劣的人品而遭人唾棄,不僅表現在其對待政治趨炎附勢的態度上,也表現在一樁廣為流傳的命案上。自古凡是文人都愛好文字,一日宋之問見其外甥劉希夷的一句詩“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頗有妙處,便想佔為己有,劉希夷不從,宋之問于是用裝土的袋子將劉希夷壓死,被稱作“因詩殺人”。

媚附于武則天的寵臣張易之。後張易之被殺,中宗復位,于神龍元年(705)被貶為瀧州(今廣東羅定縣)參軍。不久逃回洛陽。《新唐書》記載他匿居友人張仲之家,“會武三思復用事,仲之與王同皎謀殺三思安王室。之問得其實令兄子曇與冉祖雍上急變,因丐贖罪,由是擢鴻臚主簿,天下醜其行。”景龍中,遷考功員外郎,諂事太平公主,故見用。及安樂公主權盛,復往諧結,故太平公主甚恨之。當中宗將提拔他為中書舍人時,太平公主揭發他知貢舉時受賄,便下遷為汴州長史,未知又改越州長史。在越州(今浙江紹興)期間,“頗自力為政”,景龍三年六月,中宗崩,景雲元年(710)睿宗即位,認為他依附張易之,投靠武三思,屢不悔改,便將他流放欽州(今廣西欽州)。《舊唐書》說:“先天中,賜死于徙所。”而《新唐書》則說:“賜死桂州。”

因詩殺親

宋之問有一個外甥名叫劉希夷,與宋之問年齡相仿,中過進士但無心仕途,也是一位詩人。有一次,劉希夷寫了一首題為《代悲白頭翁》的詩,詩雲:“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洛陽女兒惜顏色,行逢落花長嘆息。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紅顏子,應憐半死白頭翁。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少年。公子王孫芳樹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祿池台生錦綉,將軍樓閣畫神仙。一朝臥病無相識,三春行樂在誰邊?宛轉蛾眉能幾時,須臾鶴發亂如絲。但看古來歌舞地,惟有黃昏鳥雀悲。” 宋之問看到外甥這首尚未公之于眾的詩後,贊不絕口,尤其喜愛詩中“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這兩句。宋之問請求外甥將這首詩讓給自己,劉希夷起初答應了,可不久又反悔,因為他實在難以割愛。宋之問惱羞成怒,為了將此詩據為己有,竟然命令家奴用土袋將外甥活活壓死,可憐才華橫溢的詩人劉希夷去世時還不到30歲。于是在《全唐詩》中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在劉希夷名下,收錄了這首詩,題為《代悲白頭翁》;在宋之問名下,也收錄了這首詩,隻是改了一下標題,將“洛陽女兒惜顏色”一句中的“洛陽”二字改成了“幽閨”,其餘詩句一模一樣。

賣友求榮

唐中宗神龍元年,太子李顯復位,深得武則天寵愛的張易之、張昌宗兄弟被殺,宋之問作為張氏兄弟的黨羽被貶為瀧州(今廣東羅定)參軍。沒過多長時間,他難以忍受嶺南蠻荒之地的生活,竟然瞞著朝廷,偷偷逃回了洛陽,藏匿于好友張仲之家中。當時雖然武則天已死,但武姓殘餘勢力仍在,武三思等人依然聲勢顯赫,包括張仲之在內的一些朝廷大臣對此憤恨不已。一天,張仲之正與人密謀殺掉武三思,宋之問聽到後立即派侄子前去告發,結果張仲之全家被殺。宋之問賣友求榮,依附武三思,不但其擅自逃回洛陽一事沒有被追究,反而被提拔為鴻臚主簿,後又改任考功員外郎。其所作所為,為時人所不齒。

逢迎諂媚

武則天大權在握後,由于宋之問經常寫一些歌功頌德的詩逗得武則天眉開眼笑,因此得以任用。宋之問曾被任命為尚方監丞,負責管理各工種的製造、供應、生產等政務,不久又進入奉宸院,擔任左奉宸內供奉的官職。奉宸院說穿了就是武則天的後宮,裏面供養的盡是一些從各地挑選而來的年輕美貌的男子,以備女皇享用。據說宋之問“偉儀貌,雄于辯”,自然是奉宸院的合適人選。當時武則天的男寵是張易之、張昌宗兄弟,兩人倚仗女皇的寵愛,飛揚跋扈,權傾一時,連武承嗣、武三思等朝廷重臣都巴結他倆。宋之問不甘落後,放下文人的自尊和清高,竭力巴結張氏兄弟,極盡諂媚之能事,據說還替張氏兄弟提過尿壺。作為左奉宸內供奉,宋之問做夢都渴望像張氏兄弟那樣得到武則天的寵愛,爬上女皇的龍床,于是來了個毛遂自薦,寫了一首艷詩獻給女皇。武則天讀後贊不絕口,待宋之問離開後,卻對身邊人說:“這個宋之問,的確是難遇之才,隻是他口臭熏人,讓朕無法忍受。” 由于口臭,宋之問的美夢化作了泡影。    

個人作品

渡漢江

嶺外音書斷,經冬復歷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

奉和立春日侍宴內出剪彩花應製

唐·宋之問

金閣妝新杏,瓊筵弄綺梅。

人間都未識,天上忽先開。

蝶繞香絲住,蜂憐艷粉回。

今年春色早,應為剪刀催。

春日芙蓉園侍宴應製

唐·宋之問

芙蓉秦地沼,盧橘漢家園。

谷轉斜盤徑,川回曲抱原。

風來花自舞,春入鳥能言。

侍宴瑤池夕,歸途笳吹繁。

夏日仙萼亭應製

唐·宋之問

高嶺逼星河,乘輿此日過。野含時雨潤,山雜夏雲多。

宋之問

睿藻光岩穴,宸襟洽薜蘿。

悠然小天下,歸路滿笙歌。

奉和九月九日登慈恩寺浮屠應製

唐·宋之問

鳳剎侵雲半,虹旌倚日邊。

散花多寶塔,張樂布金田。

時菊芳仙醞,秋蘭動睿篇。

香街稍欲晚,清蹕扈歸天。

奉和九日幸臨渭亭登高應製得歡字

唐·宋之問

令節三秋晚,重陽九日歡。

仙杯還泛菊,寶饌且調蘭。

御氣雲霄近,乘高宇宙寬。

今朝萬壽引,宜向曲中彈。

奉和聖製閏九月九日登庄嚴總持二寺閣

唐·宋之問

閏月再重陽,仙輿歷寶坊。

帝歌雲稍白,御酒菊猶黃。

風鐸喧行漏,天花拂舞行。

豫遊多景福,梵宇日生光。

麟趾殿侍宴應製

唐·宋之問

北闕層城峻,西宮復道懸。

乘輿歷萬戶,置酒望三川。

花柳含丹日,山河入綺筵。

欲知陪賞處,空外有飛煙。

上陽宮侍宴應製得林字

唐·宋之問

廣樂張前殿,重裘感聖心。

砌蓂霜月盡,庭樹雪雲深。

舊渥驂宸御,慈恩忝翰林。

微臣一何幸,再得聽瑤琴。

幸少林寺應製

唐·宋之問

紺宇橫天室,回鑾指帝休。

曙陰迎日盡,春氣抱岩流。

空樂繁行漏,香煙薄彩斿。

玉膏從此泛,仙馭接浮丘。

幸岳寺應製

唐·宋之問

暫幸珠筵地,俱憐石瀨清。

泛流張翠幕,拂迥掛紅旌。

雅曲龍調管,芳樽蟻泛觥。陪歡玉座晚,復得聽金聲。

宋之問

扈從登封途中作

唐·宋之問

帳殿鬱崔嵬,仙遊實壯哉。

曉雲連幕卷,夜火雜星回。

谷暗千旗出,山鳴萬乘來。

扈從良可賦,終乏掞天才。

扈從登封告成頌

唐·宋之問

復道開行殿,鉤陳列禁兵。

和風吹鼓角,佳氣動旗旌。

後騎回天苑,前山入御營。

萬方俱下拜,相與樂升平。

松山嶺應製

唐·宋之問

翼翼高旌轉,鏘鏘鳳輦飛。

塵銷清蹕路,雲濕從臣衣。

白羽搖丹壑,天營逼翠微。

芳聲耀今古,四海警宸威。

緱山廟

唐·宋之問

王子賓仙去,飄颻笙鶴飛。

徒聞滄海變,不見白雲歸。

天路何其遠,人間此會稀。

空歌日雲幕,霜月漸微微。

奉和梁王宴龍泓應教得微字

唐·宋之問

水府淪幽壑,星軺下紫微。

鳥驚司僕馭,花落侍臣衣。

芳樹搖春晚,晴雲繞座飛。

淮王正留客,不醉莫言歸。

壽陽王花燭圖一作沈佺期詩

唐·宋之問

仙媛乘龍日,天孫捧雁來。

可憐桃李樹,更繞鳳凰台。

燭照香車入,花臨寶扇開。

莫令銀箭曉,為盡合歡杯。

江南曲

唐·宋之問

妾住越城南,離居不自堪。

採花驚曙鳥,摘葉喂春蠶。

懶結茱萸帶,愁安玳瑁簪。

待君消瘦盡,日暮碧江潭。

牛女一作沈佺期詩

唐·宋之問

粉席秋期緩,針樓別怨多。

奔龍爭渡月,飛鵲亂填河。

失喜先臨鏡,含羞未解羅。

誰能留夜色,來夕倍還梭。

冬夜寓直麟閣一作王維詩

唐·宋之問

直事披三省,重關閉七門。

廣庭憐雪凈,深屋喜爐溫。

月幌花虛馥,風窗竹暗喧。

東山白雲意,茲夕寄琴尊。

登禪定寺閣一作登總持寺閣

唐·宋之問

梵宇出三天,登臨望八川。

開襟坐霄漢,揮手拂雲煙。

函谷青山外,昆池落日邊。

東京楊柳陌,少別已經年。

陸渾山庄

唐·宋之問

歸來物外情,負杖閱岩耕。源水看花入,幽林採葯行。

宋之問

野人相問姓,山鳥自呼名。

去去獨吾樂,無然愧此生。

藍田山庄

唐·宋之問

宦遊非吏隱,心事好幽偏。

考室先依地,為農且用天。

輞川朝伐木,藍水暮澆田。

獨與秦山老,相歡春酒前。

春日山家一作春泉洗葯

唐·宋之問

今日遊何處,春泉洗葯歸。

悠然紫芝曲,晝掩白雲扉。

魚樂偏尋藻,人閒屢採薇。

丘中無俗事,身世兩相違。

春日宴宋主簿山亭得寒字

唐·宋之問

公子正邀歡,林亭春未蘭。

攀岩踐苔易,迷路出花難。

窗覆垂楊暖,階侵瀑水寒。

帝城歸路直,留興接鵷鸞。

江亭晚望

宋之問

浩渺浸雲根,煙嵐出遠村。

鳥歸沙有跡,帆過浪無痕。

望水知柔性,看山欲斷魂。

縱情猶未已,回馬欲黃昏。

秋晚遊普耀寺

宋之問

薄暮曲江頭,仁祠暫可留。

山形無隱霽,野色遍呈秋。

荷覆香泉密,藤緣寶樹幽。

平生厭塵事,過此忽悠悠。

答李司戶夔

宋之問

遠方來下客,輶軒攝使臣。

弄琴宜在夜,傾酒貴逢春。

駟馬留孤館,雙魚贈故人。

明朝散雲雨,遙仰德為鄰。

寄天台司馬道士

宋之問

臥來生白發,覽鏡忽成絲。

遠愧餐霞子,童顏且自持。

舊遊惜疏曠,微尚日磷緇。

不寄西山葯,何由東海期。

使往天平軍馬約與陳子昂新鄉為期

宋之問 (及還而不相遇)

入衛期之子,吁嗟不少留。

情人去何處,淇水日悠悠。

恆碣青雲斷,衡漳白露秋。

知君心許國,不是愛封侯。

過函谷關

宋之問

二百四十載,海內何紛紛。

六國兵同合,七雄勢未分。

從成拒秦帝,策決問蘇君。

雞鳴將狗盜,論德不論勛。

送朔方何侍郎

宋之問

聞道雲中使,乘驄往復還。

河兵守陽月,塞虜失陰山。

拜職嘗隨驃,銘功不讓班。

旋聞受降日,歌舞入蕭關。

送田道士使蜀投龍

宋之問

風馭忽泠然,雲台路幾千。

蜀門峰勢斷,巴字水形連。

人隔壺中地,龍遊洞裏天。

贈言回馭日,圖畫彼山川。

送許州宋司馬赴任

宋之問

潁郡水東流,荀陳兄弟遊。

偏傷茲日遠,獨向聚星州。

河潤在明德,人康非外求。

當聞力為政,遙慰我心愁。

送趙司馬赴蜀州

宋之問

餞子西南望,煙綿劍道微。

橋寒金雁落,林曙碧雞飛。

職拜輿方遠,仙成履會歸。

定知和氏璧,遙掩玉輪輝。

送永昌蕭贊府

宋之問

柳變曲江頭,送君函谷遊。

弄琴寬別意,酌醴醉春愁。

戀本亦何極,贈言微所求。

莫令金谷水,不入故園流。

送李侍御

宋之問

行李戀庭闈,乘軺振彩衣。

南登指吳服,北走出秦畿。

去國夏雲斷,還鄉秋雁飛。

旋聞郡計入,更有使臣歸。

餞湖州薛司馬

宋之問

別駕促嚴程,離筵多故情。

交深季作友,義重伯為兄。

鎮靜移吳俗,風流在漢京。

會看陳仲舉,從此拜公卿。

送杜審言

宋之問

臥病人事絕,嗟君萬裏行。

河橋不相送,江樹遠含情。

別路追孫楚,維舟吊屈平。

可惜龍泉劍,流落在豐城。

送武進鄭明府

宋之問

弦歌試宰日,城闕賞心違。

北謝蒼龍去,南隨黃鵠飛。

夏雲海中出,吳山江上微。

甿謠豈雲遠,從此慶緇衣。

送姚侍御出使江東

宋之問

帝憂河朔郡,南發海陵倉。

坐嘆青春別,逶迤碧水長。

飲冰朝受命,衣錦晝還鄉。

為問東山桂,無人何自芳。

留別之望舍弟

宋之問

同氣有三人,分飛在此晨。

西馳巴嶺徼,東去洛陽濱。

強飲離前酒,終傷別後神。

誰憐散花萼,獨赴日南春。

漢江宴別

宋之問

漢廣不分天,舟移杳若仙。

秋虹映晚日,江鶴弄晴煙。

積水浮冠蓋,遙風逐管弦。

嬉遊不可極,留恨此山川。

初發荊府贈長史

宋之問

仍隨五馬謫,載與兩禽奔。

明主無由見,群公莫與言。

幸君逢聖日,何惜理虞翻。

晚泊湘江

宋之問

五嶺恓惶客,三湘憔悴顏。

況復秋雨霽,表裏見衡山。

路逐鵬南轉,心依雁北還。

唯餘望鄉淚,更染竹成斑。

過蠻洞

宋之問

越嶺千重合,蠻溪十裏斜。

竹迷樵子徑,萍匝釣人家。

林暗交楓葉,園香覆橘花。

誰憐在荒外,孤賞足雲霞。

經梧州

宋之問

南國無霜霰,連年見物華。

青林暗換葉,紅蕊續開花。

春去聞山鳥,秋來見海槎。

流芳雖可悅,會自泣長沙。

其他詩篇

《渡吳江別王長史》宋之問

倚棹望茲川,銷魂獨黯然。鄉連江北樹,雲斷日南天。

劍別龍初沒,書成雁不傳。離舟意無限,催渡復催年。

《泛鏡湖南溪》宋之問

乘興入幽棲,舟行日向低。岩花候冬發,谷鳥作春啼。

沓嶂開天小,叢篁夾路迷。猶聞可憐處,更在若邪溪。

《途中寒食題黃梅臨江驛寄崔融》宋之問

馬上逢寒食,愁中屬暮春。可憐江浦望,不見洛陽人。

北極懷明主,南溟作逐臣。故園腸斷處,日夜柳條新。

《遊韶州廣界寺》宋之問

影殿臨丹壑,香台隱翠霞。巢飛銜象鳥,砌蹋雨空花。

寶鐸搖初霽,金池映晚沙。莫愁歸路遠,門外有三車。

《宿清遠峽山寺》宋之問

香岫懸金剎,飛泉屆石門。空山唯習靜,中夜寂無喧。

說法初聞鳥,看心欲定猿。寥寥隔塵市,何異武陵源。

《題大庾嶺北驛》宋之問

陽月南飛雁,傳聞至此回。我行殊未已,何日復歸來。

江靜潮初落,林昏瘴不開。明朝望鄉處,應見隴頭梅。

《度大庾嶺》宋之問

度嶺方辭國,停軺一望家。魂隨南翥鳥,淚盡北枝花。

山雨初含霽,江雲欲變霞。但令歸有日,不敢恨長沙。

《端州別袁侍郎》宋之問

合浦途未極,端溪行暫臨。淚來空泣臉,愁至不知心。

客醉山月靜,猿啼江樹深。明朝共分手,之子愛千金。

《過史正議宅》宋之問

舊交此零落,雨泣訪遺塵。劍幾傳好事,池台傷故人。

國香蘭已歇,裏樹橘猶新。不見吳中隱,空餘江海濱。

《梁宣王挽詞三首》宋之問

貴藩堯母族,外戚漢家親。業重興王際,功高復闢辰。

愛賢唯報國,樂善不防身。今日衣冠送,空傷置醴人。

金精何日閉,玉匣此時開。東望連吾子,南瞻近帝台。

地形龜食報,墳土燕銜來。可嘆虞歌夕,紛紛騎吹回。

像設千年在,平生萬事違。彩旌翻葆吹,圭翣奠靈衣。

壟日寒無影,郊雲凍不飛。君王留此地,駟馬欲何歸。

《魯忠王挽詞三首》宋之問

同盟會五月,歸葬出三條。日慘鹹陽樹,天寒渭水橋。

稍看朱鷺轉,尚識紫騮驕。寂寂泉台恨,從茲罷玉簫。

邦家錫寵光,存沒貴忠良。遂裂山河地,追尊父子王。

人悲槐裏月,馬踏槿原霜。別向天京北,悠悠此路長。

樹羽迎朝日,撞鍾望早霞。故人悲宿草,中使慘晨笳。

氣有沖天劍,星無犯鬥槎。唯餘孔公宅,長接魯王家。

《範陽王挽詞二首》宋之問

賢相稱邦傑,清流舉代推。公才掩諸夏,文體變當時。

賓吊翻成鶴,人亡惜喻龜。洛陽今紙貴,猶寫太沖詞。

贈秩徽章洽,求書秘草成。客隨朝露盡,人逐夜舟驚。

蒿裏衣冠送,松門印綬迎。誰知楊伯起,今日重哀榮。

《故趙王屬贈黃門侍郎上官公挽詞二首》宋之問

韋門旌舊德,班氏業前書。謫去因丞相,歸來為婕妤。

周原烏相冢,越嶺雁隨車。冥漠辭昭代,空憐賦子虛。

綠車隨帝子,青瑣翊宸機。昔枉朝歌騎,今虛夕拜闈。

柳河凄挽曲,薤露濕靈衣。一厝窮泉閉,雙鸞遂不飛。

《葯》宋之問

有卉秘神仙,君臣有禮焉。忻當苦口喻,不畏入腸偏。

扁鵲功成日,神農定品年。丹成如可待,雞犬自聞天。

《奉和九日登慈恩寺浮圖應製》宋之問

瑞塔千尋起,仙輿九日來。萸房陳寶席,菊蕊散花台。

御氣鵬霄近,升高鳳野開。天歌將梵樂,空裏共裴回。

《送沙門泓景道俊玄奘還荊州應製》宋之問

三乘歸凈域,萬騎餞通庄。就日離亭近,彌天別路長。

荊南旋杖缽,渭北限津梁。何日紆真果,還來入帝鄉。

《春日芙蓉園侍宴應製》宋之問

年光竹裏遍,春色杏間遙。煙氣籠青閣,流文蕩畫橋。

飛花隨蝶舞,艷曲伴鶯嬌。今日陪歡豫,還疑陟紫霄。

《詠笛》宋之問

羌笛寫龍聲,長吟入夜清。關山孤月下,來向隴頭鳴。

逐吹梅花落,含春柳色驚。行觀向子賦,坐憶舊鄰情。

卷52_65 《詠鍾》宋之問

既接南鄰磬,還隨北裏笙。平陵通曙響,長樂警宵聲。

秋至含霜動,春歸應律鳴。豈惟恆待扣,金簴有餘清。齋

《花落(一作沈佺期詩。題雲梅花落)》宋之問

鐵騎幾時回,金閨怨早梅。雪寒花已落,風暖葉還開。

夕逐新春管,香迎小歲杯。盛時何足貴,書裏報輪台。

《旅宿淮陽亭口號》宋之問

日暮風亭上,悠悠旅思多。故鄉臨桂水,今夜渺星河。

暗草霜華發,空亭雁影過。興來誰與語,勞者自為歌。

《內題賦得巫山雨(一作沈佺期詩。題雲巫山高)》宋之問

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陽。裴回作行雨,婉戀逐荊王。

電影江前落,雷聲峽外長。霽雲無處所,台館曉蒼蒼。

《王昭君(一作沈佺期詩)》宋之問

非君惜鸞殿,非妾妒娥眉。薄命由驕虜,無情是畫師。

嫁來胡地日,不並漢宮時。辛苦無聊賴,何堪上馬辭。

《銅雀台(一作沈佺期詩)》宋之問

昔年分鼎地,今日望陵台。一旦雄圖盡,千秋遺令開。

綺羅君不見,歌舞妾空來。恩共漳河水,東流無重回。

《巫山高(一作沈佺期詩)》宋之問

巫山峰十二,環合象昭回。俯聽琵琶峽,平看雲雨台。

古槎天外落,瀑水日邊來。何忍猿啼夜,荊王枕席開。

《望月有懷(一作康庭芝詩,一作沈佺期詩)》宋之問

天使下西樓,含光萬裏秋。台前似掛鏡,簾外如懸鉤。

張尹將眉學,班姬取扇儔。佳期應借問,為報大刀頭。

《駕出長安(一作王昌齡詩)》宋之問

聖德超千古,皇風扇九圍。天回萬象出,駕動六龍飛。

淑氣來黃道,祥雲覆紫微。太平多扈從,文物有光輝。

《餞中書侍郎來濟(一作太宗詩)》宋之問

曖曖去塵昏灞岸,飛飛輕蓋指河梁。雲峰衣結千重葉,

雪岫花開幾樹妝。深悲黃鶴孤舟遠,獨對青山別路長。

卻將分手沾襟淚,還用持添離席觴。

《奉和春初幸太平公主南庄應製》宋之問

青門路接鳳凰台,素滻宸遊龍騎來。澗草自迎香輦合,

岩花應待御筵開。文移北鬥成天象,酒遞南山作壽杯。

此日侍臣將石去,共歡明主賜金回。

《三陽宮侍宴應製得幽字》宋之問

離宮秘苑勝瀛洲,別有仙人洞壑幽。岩邊樹色含風冷,

石上泉聲帶雨秋。鳥向歌筵來度曲,雲依帳殿結為樓。

微臣昔忝方明御,今日還陪八駿遊。

靈隱寺》宋之問

鷲嶺鬱岧嶢,龍宮鎖寂寥。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

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捫蘿登塔遠,刳木取泉遙。

霜薄花更發,冰輕葉未凋。夙齡尚遐異,搜對滌煩囂。

待入天台路,看餘度石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