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瀾園

安瀾園

安瀾園,清代私家園林,園址在今浙江海寧鹽官鎮西北隅,本為南宋安化郡王王亢的故園。明神宗萬曆年間(1573 一1619年)至為右堂寺少卿陳與郊(號隅陽)重建,取名隅園。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後,傳與本族曾孫清朝文淵閣大學士陳元龍,更號遂初園。陳元龍歿後,為其子翰林院編修陳邦直所得。期間擴建園廣至百畝,"制崇簡古",園內有三十餘景。因其為陳氏別墅,當地俗稱為陳園。1762年乾隆南巡,駐蹕於此,賜名安瀾園。

  • 中文名稱
    安瀾園
  • 類別
    文化遺址
  • 年代
  • 文物原屬
    圓明園建築景觀四宜書屋
  • 文物現狀
    被英法聯軍焚毀,現僅存遺蹟

概述

安瀾園位于浙江省海寧市鹽官古城內,是一座古代著名的江南私家園林。原為明代戲曲家陳與郊、清代大學士陳元龍的私園。乾隆帝南巡,曾多次駐蹕園內,御賜園名、匾聯,多加題詠,並把安瀾園仿建到圓明園中,令其名聞天下。現在,名園已成為遺址。然而其在中國古典園林史乃至清代政治上的影響極為深遠。

安瀾園

旅遊景區

安瀾園,位于鹽官西北隅,原為南宋安化郡王王沅之故園,後經歷代多次擴建,至乾隆時,已佔地1 0 0 餘畝,有樓台亭榭3 0 餘座,泉石深邃,古木參天,湖光瀲灧,桃李芬芳。與南京瞻園、蘇州獅子林、杭州小有天園並稱江南四大名園。 縱觀安瀾園全貌,其皇家氣勢令人驚嘆:全園有景點40餘處,如“和風皎月”、“滄波浴景”、“石湖賞月”、“煙波風月”、“竹深荷靜”、“引勝奇賞”、“曲水流觴”等。

歷史文化

金庸先生在《書劍恩仇錄》的附註中稱安瀾園,“園林之勝,似不輸于曹雪芹筆下之大觀園”。
     清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曾四巡海寧,均駐蹕于此。園名“安瀾”為乾隆皇帝親賜。園內主要景物曾被仿造于北京皇家御花園“圓明園”
     安瀾園最初為王家私園,至元代時隨著王家的落敗,漸漸廢棄。直到明萬歷年間,海寧陳家的崛起。陳與郊與陳與相弟兄倆相繼中進士,陳家成了鹽官首屈一指的豪門。萬歷二十四年(1 5 9 6 年),陳與郊辭官回家,在王家私園的基礎上再建,取名“隅園”,意為城中一隅。但民間稱其為“陳園”。隅園初具形態,陳與郊常邀約同行志士往來其間,所以那時隅園在江南已小有名氣。有志書記載:池周二十餘畝,有竹堂、月閣、流香亭、紫芝樓、金波橋諸勝。金波橋為隅園今僅存遺物:橋作六曲形,低平古樸,貼近水面,人在橋上走,有凌波水上的感受。
     至清康熙以後,陳與郊這一脈幾經變故,漸顯衰落,隅園也隨之暗淡。但幸好有其兄弟陳與相這一脈的興旺承續。陳與相孫輩中出了“閣老”級的人物陳元龍,在他的手上,隅園得以發揚光大。
這其中還有一個故事:陳元龍 3 4 歲時中進士,自此京城為官。4 3 歲那年,其父病重,他向康熙告假,得以恩準,不過康熙給了他一個附加任務,讓他在家期間負責編撰《歷代賦匯》。
     回到家中,老宅的窘況令他有些心寒。他有意興辦家業。待到次年五月,他想出一萬全之策:借伯父家的隅園作為書局的“編輯部”。如此一來,公私兼顧,經陳元龍的大力興辦,此時的隅園面積已擴至6 0 餘畝。雍正十一年( 1 7 3 3 年),8 2 歲的陳元龍乞休歸裏,對隅園再次擴建,更名為“遂初園”,意思是隨了他當初園中怡養天年之心願。雍正賜書堂額“林泉耆碩”四字。從陳元龍《遂初園詩序》看,“園無雕繪,無粉飾,無名花奇石,而池水竹石”,“以幽雅古樸”見稱,延續的是明代園林的風格。
陳元龍活到8 5 歲,于乾隆元年(1 7 3 6 年)辭世。其子陳邦直(官至翰林院編修),接手了這份家業,隻是與父輩不同的是,陳邦直離開了官場,“ 幡然定謀, 養志林泉”, 他園居3 0 多年,至8 3 歲去世。遂初園在他的手上,得到了進一步的規模擴大,達到佔地面積百餘畝。據說,他常在園中“酌酒賦詩,效李青蓮桃李園之會”,廣邀各路名士,隅園成了江南一處文人雅士們聚首的會所,熱鬧一時,名聲遠播。但真正讓安瀾園名揚天下的,還是乾隆皇帝。這又得從乾隆南巡說起了。

安瀾園 安瀾園

乾隆先後南巡六次, 前兩次因是陪著皇太後, 還是以遊覽山河為主。乾隆二十七年( 1 7 6 2 年),乾隆第三次南巡,此次南巡,他的心頭壓了塊重石:因為海寧潮患頻繁告警,沿岸海塘屢修屢垮,直接威脅到江南地區的安危。關于海塘工程,朝野間又有石塘與柴塘之爭,他決定親臨勘視。這裏有一首御製《觀海塘•志事詩》表達了乾隆此種心緒:
明發出慶春,駕言指海寧;
海寧往何為?欲觀海塘形。
浙海沙無常,南北屢變更;
北坍危海寧,南坍危紹興;
惟趨中小門,南西兩獲平。
然苦中門窄,其勢難必恆。
紹興故有山,為害猶差輕;
海寧陸且低,所恃塘為屏。
先是常趨南,漲沙率可耕;
兩度曾未臨,額手謝神靈。
庚辰忽轉北,海近石塘行。
接石為柴塘,易石自久經;
費帑所弗惜,無非為民生。
或雲下活沙,石堤艱致擎;
或雲量移內,接築庶可能。
切忌通旁論,不如目擊憑。
活沙說信然,尺寸不可爭。
移內似可為,閭閻櫛比並。
其無室廬處,又復多池阬。
固雲舉大事,弗顧小害應,
然以衛民心,忍先使民驚?
以此吾意決,致力柴塘成。
擔水簍石置,可固堤根撐。
柴艱酌加價,田俾司農程。
補苴示大端,推行宜殫誠。
     讀罷,乾隆帝南巡之目的自可告白于天下,我等無須再贅述了。
當年的三月初一夜,乾隆駐蹕杭州孤山下的行宮,次日一早,直奔海寧而來。乾隆一行沿著海塘到了情勢最為危急的老鹽倉處,塘工們正在忙碌著修補海堤。這時有報“潮水將至!”乾隆登上高台(現存,名為白石台),那日正逢初春大潮,但見那潮頭高昂數丈滾滾而至,掀起驚濤駭浪,呼嘯而過,頓時才修起的柴塘被沖得七零八落。乾隆帝的心中不知是何等的滋味。
     他當下諭示:“朕稽古時巡,念海疆為越中第一保障;比歲潮勢漸趣北大門,實關海寧錢塘諸邑利害,計于老鹽倉一帶,柴塘改建石工,即多費帑金,為民永遠御災捍思,良所弗惜。”當日,他又諭示:“尖山塔山之間,舊有石壩,朕今親臨閱視,見其橫截海中,直逼大滔,猶河工之挑水大壩,實海塘扼要關鍵,波濤沖激,保護匪易。但就目下情勢而論,或多用竹簍加鑲,或改用木櫃排砌,固宜隨時經理,加以防修。如將來漲沙漸遠,宜即改作條石壩工,俾屹然成砥柱之勢,庶于北岸海塘,永資保障。”作為一代帝王,乾隆的心中還是牽系著海塘的安危,也表示他對民生的關切。皇帝御駕親督,海潮安瀾,這便是“安瀾園”題名的出處。
當晚,乾隆駐蹕“遂初園”,不過門楣上方還掛著“隅園”的匾額。之前,為了迎駕,陳邦直已對園中景物進行了精心的修整,“復增飾池台”,雖顯得華麗了許多,但依然保持了“以樸素當上意”。他自己搬回老宅去住了,這裏儼然成了皇帝的“寢宮”。
     次日凌晨,乾隆睡夢中被隆隆的夜潮聲驚起,“睡醒恰三更,喧聞萬馬聲。潮來勢如此,海宴念徒縈”。他在園中小轉,覺得這園中的景致倒比京城的多了幾厘清雅,不免心中喜歡。當日,他又巡視了尖山一帶的海塘和石壩,這裏的石壩要顯得堅實得多,令他感到些許欣慰。當晚,仍然住在園中,兩日來的所見所思令他心潮起伏,當即命人拿來筆墨,揮就“安瀾園”三個大字。
      由此這園子就有了新的名字,並隨著乾隆皇帝名傳天下。那日晚上,乾隆和著興致,一氣為園中諸景題了好些個名字,餘興未消,還留下了一組詩文。有一首很值得今人回味:“鹽官從不曉迎鑾,古樸民風致可觀。卻勝杭嘉多飾禮,彩棚鼓樂滿河幹。”據說,乾隆駕臨,鹽官百姓並沒有熱烈迎接的場面。關于這一點,有遺物可鑒:海塘上唯一的參天之木是“乾隆手植古樸”,據說,乾隆當年親手種下此樹,意在褒揚鹽官百姓以樸為貴之民風。,
     此次乾隆駐陳氏安瀾園,曾有《即事雜詠》六首,其一雲:“名園陳氏業,題額曰安瀾,至止緣觀海,居停暫解鞍;金堤築籌固,沙渚漲命寬,總廑萬民戚,非關一己歡。”把他到海寧鹽官的本意又昭示了一回。
     之後的2 2 年間, 乾隆又三次駕臨安瀾園,也許是為了討好帝王,陳邦直繼續為園中增添景致,樓台亭榭增至3 0 餘處。
     清著名園林鑒賞家沈三白,在其《浮生六記》中有雲:“遊陳氏安瀾園,地佔百畝,重樓復閣,夾道回廊,池甚廣,橋作六曲形,石滿藤蘿,鑿痕全掩,古木千章,皆有參天之勢,鳥鳴花落,如入深山,此人工歸于天然者。餘所歷平地之假石園亭,此為第一。”他對安瀾園有如此高的評價,可見當年該園確為匠心獨運。
     乾隆三十年( 1 7 6 5 年)閏二月初五,乾隆第四次南巡,第二次至海寧鹽官。與前一次不同,此次乾隆沒有先到杭州,而是沿大運河直接到了桐鄉石門,便下船,改作輕舟,經長安塘,過長安壩,進上塘河,至鹽官北門外下船,由拱辰門(北門)而入直達安瀾園。後來的兩次南巡走的也是這條路線。
     且看他此次南巡,駐安瀾園《即事雜詠》的第一首:
如杭第一要,籌奠海塘瀾。
水路便方舸,江城此稅鞍。
( 前巡在杭城由陸路抵海寧閱塘,
今年舟次石門,從水道赴海寧)
汐潮仍似舊,宵吁那能寬。
安瀾園遺跡 金波橋
增我因心懼,慚其載道歡。
隅園城角邊,新額與重懸。
意在安江海,心非耽石泉。
喬柯皆入畫,好鳥自調弦。
有暇詩言志,雕蟲不尚妍。
     其詩所言,南巡第一要務還是海塘的安全。所以未到杭州,先來看海塘了。
     乾隆四十五年( 1 7 8 0 年)三月初二日,乾隆第五次南巡,第三次駐蹕安瀾園。
     乾隆四十九年( 1 7 8 4 年)三月十四日,乾隆第六次南巡。先有諭示:“浙省海塘,前經降旨,將柴塘四千二百餘丈,一體改建魚鱗石塘,為濱海群黎,永資捍衛。”魚鱗石塘是他一生的大製作,所以他念念不忘。
     乾隆六下江南,四次駐蹕安瀾園,每次都有詩留下。此處選取最後一次南巡,駐蹕安瀾園《即事雜詠》一首:
北坍今次永,塘尚近洪瀾。
春月未觀海,古稀仍據鞍。
魚鱗期越固,蠶市較蘇寬。
鄉語分疆異,民心一例歡。

一溪春水柔,溪閣向曾修。
月鏡懸檐角,古芸披案頭。
去來三日駐,新舊五言留。
六度南巡止,他年夢寐遊。
     乾隆四次至海寧,每次均停留三日,兩晚駐蹕安瀾園。通覽乾隆皇帝在鹽官期間所留下的詩文,其實諸多歷史考證都顯得多餘,也無須今人枉加附會了。

安瀾園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