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紀德 -法國著名作家

安德烈·紀德

法國著名作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安德烈·紀德(Andre Gide,1869年11月22日-1951年2月19日),法國著名作家。保護同性戀權益代表。主要作品有小說《田園交響曲》、《偽幣製造者》等,散文詩集《人間食糧》等。

194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 中文名
    安德烈·保羅·吉約姆·紀德
  • 外文名
    André Paul Guillaume Gide
  • 國籍
    法國
  • 出生日期
    1869年11月22日
  • 逝世日期
    1951年2月19日
  • 職業
    作家
  • 人物榮譽
    1947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田園交響曲》、《偽幣製造者》

人物生平

早期生平

安德烈·紀德(安德烈·保爾·吉約姆·紀德)(Andre Gide)1869年 11月22日,生于巴黎梅迪契街19號(今埃德萊·羅斯唐廣場2號)。他是獨生子。父親名叫保爾·紀德(Paul Gide),任巴黎大學法學院教授。死于1880年其時他僅十一歲。他叔叔是政治經濟學者查爾斯·紀德(Charles Gide)。紀德諾曼底孤獨地長大,在早期已成為多產作家。1877年 入達薩街的阿爾薩斯學校讀書,數月後因“不良習慣”被學校除名。紀德從小接受兩種矛盾的教育:母親認為“孩子應當順從,而不需要明白為什麽”;父親則傾向于“無論做什麽事,都要向我解釋清楚”。1880年他的父親去世後,紀德隨母親離開巴黎,來到外祖父家。紀德早年體弱多病,異常敏感,在母親的撫養下接受了清教徒式的教育,釀成了他的叛逆性格。1889年通過學士學位考試之後,紀德向表姐瑪德萊娜求婚,但遭到拒絕。1895年他母親死後,他與他的表親瑪德萊娜(Madeleine)結婚,但一直都隻是名義上的夫妻。母親名叫朱莉葉·隆多,是位天主教教徒。

中年生活

1891年寫成了第一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安德烈·瓦爾德的記事本》。(Les Cahiers d'André Walter)。在1893年及1894年,紀德在非洲北部旅行。他在阿爾及爾與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結識,並在後來意識到自己的同性戀傾向。

1893年,他遊歷了北非,後來又到過德國、義大利、土耳其、希臘等國家。他參加了殖民部組織的一次行程,並以此為基礎創作了《剛果之行》(1927年),其中批判了殖民體系的不公。紀德曾經同情共產主義。

1895年 1-5月,再次去阿爾及利亞旅遊。5月31日,母親朱莉葉·隆多去世。6月17日,與表姐訂婚。10月,在庫沃維爾于表姐瑪德萊娜·隆多結婚,之後隻過著名義上的夫妻生活。婚後兩人旅行,遊歷瑞士、義大利、阿爾及利亞。出版《帕呂德》,這是一部成功小說,有一點新古典主義的影子。

1896年,他成為一個位于諾曼底的公社的市長。1908年,紀德參與建立了文學雜志 La Nouvelle Revue française(新法國評論)。

1897年出版的散文詩集《人間食糧》是他的第一部重要小說詩歌文學作品。1895年5月其母死後,瑪德萊娜應紀德母親在病榻上的請求最終同意與紀德結婚,但婚後生活並不美滿,他仍不改同性戀癖,致使妻子抑鬱成疾,並于1938年死去,這似乎與他的早期作品《背德者》在無形中暗合。紀德自稱他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是孿生的,幾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是同時構思而成。一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往往表達兩個互相矛盾的真理,而用一個完善的藝術形式使之統一。他的三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背德者》、《窄門》、《田園交響樂》就是根據這種觀點創作的。《偽幣製造者》是紀德唯一的一部長篇小說。

1914年同蓋翁一道遊歷義大利、希臘、土耳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紀德全力投入“法國、比利亞之家”的工作,救助佔領區的難民。

1916年 與他的侄子馬克·阿萊格雷發生同性戀關系。

1921年 4月18日,與伊麗莎白·馮·賴賽爾貝格的私生女卡特琳·馮·賴賽爾貝格出生。

1923年他與另一個女人生育了一女,取名為凱瑟琳。他的妻子Madeleine于1938年去世。後來他用自己名義婚姻的背景故事創作了小說。

當他在“田園牧人”(Corydon)(1924年)公開發行版中為同性戀辯護時,遭到了廣泛的非難,他後來將之看成自己最重要的作品。

1925年 同馬克·阿萊格雷乘船到剛果(布)、乍得旅行考查,歷時近一年。回國後撰文猛烈抨擊殖民製度,引發議會辯論,媒體論戰,政府派人去非洲調查。

1925年後,他開始為罪犯爭取更人道的生存環境。

非洲生活

從1926年7月到1927年5月,他與侄子在法國近赤道的非洲殖民地旅行。在回法國之前,他又遊歷了現在的剛果共和國中非共和國喀麥隆。他在《剛果之行》(法語:Voyage au Congo)及《從乍得歸來》(法語:Retourdu Tchad)中都涉及了他的漫遊。

安德烈·紀德安德烈·紀德

在其中,他批評了法國當局的殖民政策,揭發了殖民當局的種種罪行和法國商人在剛果利欲熏心的行為並希望改革。他特別強烈批評了“大特權政權”(法語:régime des Grandes Concessions),例如在此政權下殖民地的一些部分歸法國公司所有,那些公司可以任意剝削此地區的所有自然資源,特別是橡膠。他講述了當地人被迫離開村庄許多星期去森林中採集橡膠。

晚年生活

1930年,他迅速成為了共產主義者,但在1935年訪問了蘇聯後對共產主義的幻想破滅。回國後先後發表了《訪蘇歸來》(法語:Retour de l'U.R.S.S)和《再談訪蘇歸來》(法語:Retouches à monRetour de l'U.R.S.S) ,表達了對共產主義的失望。他對于共產主義的批評使他失去了許多社會主義者朋友。這種情況在他1936年公開表示于共產主義斷絕關系後尤為嚴重。

194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為了他廣包性的與有藝術質地的著作,在這些著作中,他以無所畏懼的對真理的熱愛,並以敏銳的心 理學洞察力,呈現了人性的種種問題與處境”。

1951年2月19日,安德烈·紀德因肺炎在巴黎病逝。

作品年表

1891年11月,自費出版《安德烈·瓦爾特筆記》(他的處女作,一部沒有擺脫象征主義餘風的蒼白無力的作品)、《那喀斯索解》。

1892年 夏天,出版《安德烈·瓦爾特詩集》。

1893年 10月18日,出版《愛的嘗試》、《烏連旅》。

1894年10-12月,去瑞士拉布雷維納,寫作《帕呂德》。

1897年 散文集《人間食糧》(或譯《地上的糧食》、《地糧)由法蘭西水果出版社出版,獲得巨大成功。這是他的早期代表作(北京燕山出版社有中譯本)。

1898-1900年,出版劇本《沒有縛緊的普羅米修斯》、文論《致安琪兒的像》、《借題發揮》。

1901年 出版劇本《康多爾王》、《掃羅》。

1902年 出版小說《背德者》,這是一部極其成功的小說,標志著他在文體和思想上達到了精純境界。這部小說以及他本人引導了法國第一次小說革命。

1906年 出版《阿曼塔斯》。

1907年 出版《浪子回家》,這也是一部成功的小說。

1908年 與馬賽爾·德魯安、雅克·利波、亨利、蓋翁等人創辦《新法蘭西評論》雜志,這個雜志後來促成了伽利瑪出版社的誕生。

1909年,出版小說《窄門》,這也是一部極其成功的小說。

1910年,出版傳記《奧斯卡·王爾德》(或譯《奧斯卡爾·王爾德》)。

1911年,出版小說《伊薩貝爾》(或譯《伊薩貝拉》)。

1914年,出版小說《梵蒂岡的地窖》、《重罪法庭回憶錄》,這兩部小說都很成功。

1919年,出版小說《田園交響曲》,很成功。《背德者》、《窄門》、《田園交響曲》構成了三部曲。

1926年,出版小說《偽幣製造者》(一部成功的小說)、自傳《如果種子不死》。

1927年,出版遊記《剛果之行》。

1928年,出版《乍得歸來》。

1930年,出版小說《羅貝爾》。

1931年,出版劇本《俄狄浦斯》。

1935年6月,出版《新食糧》。

1936年6月17日,發表《訪蘇聯歸來》,出版小說《熱維維埃芙》。

1942年5月4日,乘船到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摩洛哥旅行,歷史兩年多。出版《戲劇集》。

1944年,出版《日記1939-1942年》。

1946年4月16日,在貝魯特發表題為《文學回憶于現實問題》的講座。

1948年,出版《與弗朗西斯·雅姆通信集》。

1949年1-4月,由讓·昂魯什錄製《紀德談話錄》。出版《與保羅·克洛岱爾通信集》。

1950年12月13日,出版《日記1942-1949年》。

創作特點

作品主題

在紀德的內心世界裏,充滿了禁欲與享樂、靈魂與肉體、個人幸福與社會規約、信守道德與蔑視戒律、尋求信仰與悲觀焦慮的深刻矛盾。

紀德通過宗教和性這兩個主題,表達了他在追求自由和真理的道路上,面對靈與肉、社會道德規範和自由信仰之間的矛盾沖突。為了解決內心的矛盾,他選擇了寫作和旅行,嘗試讓自己的內心世界得到平靜和諧。紀德在旅行中嘗試每一種可能,在寫作中讓人物展現他內心的沖突,並且讓他們踐行他自己內心的每一種可能性的選擇。他嘗試通過東西方文明的探索和自我書寫的方式,讓人們去了解他的一切,進而展示人的復雜性,這是作者自己內心矛盾的折射,是作者對人生、對社會思考後的感受書寫。這不僅擴展了作品含義的多重性,展示了人們性格的復雜性,也增強了作品的生命力。

在紀德的作品中,反叛與贖罪兩個主題是緊密聯結在一起的。紀德具有空前強烈的反叛意識,同時又具有十分濃厚的宗教意識,母親的宗教傳統對他產生了刻骨銘心的重大影響,因而他在每一次反叛之後,都會帶來難以言盡的心靈懺悔。

紀德毫不猶豫地讓自己的行為和作品介入到時代的鬥爭中,他激烈地反對殖民主義和法西斯主義,譴責極權統治,為同性戀辯護,主張打破禁錮人性的清規戒律。

紀德的創作兼容並蓄,表現出異彩紛呈的多種文學流派的風格,他有的作品是自然主義的,有的作品是象征主義的,有的作品是惟美主義的,甚至有的作品還是荒誕主義的。

人物形象

紀德筆下的人物幾乎總是陷入一種預設的欲望與道德的兩難境地而無法解脫,在人格上也表現出二元對立的結構,這似乎演繹了紀德自身的內在困境,“無論說什麽或者幹什麽,我好像總是被分成兩半,一半在後面看著另一半在前面犯錯誤,在看笑話,無動于衷,或者煽耳光,喝倒彩。當一個人是這樣地被撕成兩半,他是無論如何不能有一顆誠實之心的,甚至無法理解誠實二字為何物”,確實如此,紀德一生就像米歇爾一樣在道德責任與真誠自我之間,努力尋求一個平衡的支點。所以,紀德筆下的人物,某種意義上講是作家自我內在困境的想象物,它以一個相似的靈魂,用來否定作家自身內在的分裂,以找回人性失卻的天堂。

藝術特色

紀德一生所接受的思想是雜駁的,混亂的,自相矛盾的。他先後接受了惟美主義,象征主義,自然主義,甚至還多多少少有一點存在主義意識。他極力尋找藝術之美,同時又強調美與道德無關,這顯然來自于惟美主義者王爾德和象征主義者馬拉美的影響。寫作成為了紀德發自內心的根本需要,至少從他一生的藝術追求來看,紀德人生價值的主導傾向還是他早年所接受的惟美主義。同時,紀德的道德觀又是一個復雜的綜合體,既包括對舊道德的批判,又包括對電氣化時代新道德的困惑,因而他才會如此地自相矛盾。事實上,由于母親的強烈影響,宗教從幼年時代就植根于紀德的內心深處,所以他內心沖突異常激烈,而紀德的許多作品都是對自己內心世界和現實生活的描寫。或者說,寫作構成了他基本的生活形態。于是紀德就不斷寫作,不斷體驗,不斷思索,並且根據內心情感和思想變化來進行創作。更為重要的是,紀德深愛著福樓拜,他探索的重要主題就是個體的自然人如何使得天性得到完善和發展,而不是社會人應該具備何種倫理道德。也正由于他對自然人的關註,所以他也就被道德君子們斥責為道德危險分子。或者說,紀德關註的焦點僅僅隻是人的道德、人的本性和人的命運,他提出了問題卻默然不作解答。有時他也喋喋不休地闡釋自己對人的見解,目的卻不是為了教化引導讀者,而僅僅隻是用來透徹地理解自己。他的作品是對人的生存經歷的各種可能性的展示,而不是對人作出評價,這種公正客觀的藝術姿態也就使得他的小說非常接近于新聞類體裁。

人物影響

在西方現代文學史上,紀德第一個把荒誕大量地運用于法國文學,更為重要的是,荒誕在他眼裏遠不止是一種文學技巧,而且也具有方法論的意義。也正是由于紀德把荒誕提升到了文學創作方法論的高度,于是他也就開創了荒誕派文學的先河,這一點也是毫無疑義的。

從法國文學發展史的歷史軌跡來看,紀德就是一座聯接古典與現代的橋梁,他既是19世紀巴爾扎克、雨果、福樓拜和波德萊爾、馬拉美的文學傳統的忠實傳承者,又是新一代文風的偉大開創者。

紀德的思想影響了西方整整3代人,成為西方在現實的壓抑下痛苦地追求真誠和自由的心靈樹立了榜樣。他的思想深深影響了薩特、加繆等眾多思想家、文學家,他們都曾將紀德視為自己的精神導師。

社會評價

1925—1926年紀德在剛果和乍得旅行時,卷入了支持共產主義的政治活動。由于他長期嚴重脫離人民,把自己封閉在內心世界的探尋中,所以他的政治立場具有很大的搖擺性。

薩特在悼念紀德的文章中寫道:“他為我們活過的一生。我們隻要讀他的作品便能再活一次。紀德是個不可替代的榜樣,因為他選擇了變成他自身的真理。”

紀德的復雜性在于他的一生都在“人”的問題與“神”的問題之間搖擺。他是個絕對的個人主義者,隻相信自身的感受,同時,他又相信,人是必須超越于自身的。他深知人性的弱點,又看到了人身上的神性。他在藝術、神話、古典中徜徉,同時又關註現實,面向未來。他的身體扎根于大地,頭腦卻一直在天空中,在太陽的邊上。——法語文學專家董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