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海

安德海

安德海(1844年-1869年),清末宦官直隸南皮(河北省南皮縣)人。他在八九歲時凈身,進宮後在鹹豐帝身邊為御前太監。由于安德海聰明伶俐,善于奉承,他很快就得到了鹹豐帝和葉赫那拉杏貞的好感。鹹豐死後安德海成為慈禧心腹,幹預朝政,打壓恭親王等。同治八年,他奉慈禧之命,到江南採辦服飾,走到山東地方,被巡撫丁寶楨擒獲處決。

右側照片為崔玉貴。

  • 中文名稱
    安德海
  • 出生地
    直隸南皮(河北省南皮縣) 
  • 上    司
    慈禧
  • 特    點
    辦事靈巧,頗有眼色
  • 逝世日期
    1869年(清同治八年)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清朝)
  • 結    局
    被巡撫丁寶楨擒獲處決
  • 相關逸事
    娶徽班唱旦角的的少女馬賽花為妻
  • 主要成就
    能夠講讀《論語》、《孟子》諸經
    藝術精巧,知書能文
    善于察言觀色
    一生深得慈禧的寵愛和器重
  • 仇    人
    載淳(同治)、奕䜣、慈安
  • 職    業
    御前太監 
  • 出生日期
    1844年(清道光二十四年)
  • 別    名
    小安子

個人簡介

安德海

安德海(1844年-1869年),清末宦官,直隸南皮(河北省南皮縣)人。他在八九歲時凈身,進宮後在鹹豐帝身邊為御前太監。由于安德海聰明伶俐,善于奉承,他很快就得到了鹹豐帝和那拉氏的好感。

鹹豐死後安德海成為慈禧心腹,幹預朝政,打壓恭親王等。同治八年,他奉慈禧之命,到江南採辦服飾,走到山東地方,被巡撫丁寶楨擒獲處決。

中文名:安德海    別名:小安子     國籍:中國(清朝)民族:漢族  

出生地:河北省南皮縣    出生日期:1844年    逝世日期:1869年   職業:宦官  

安德海,人稱“小安子”,祖籍河北省南皮縣,其祖父時,遷居河北青縣湯庄子村。後自宮入宦 ,由于辦事靈巧,頗有眼色,深得主子歡心。

1861年,鹹豐帝臨終密詔,由其獨子載淳繼位,肅順等八臣攝政,並密令:如那拉氏弄權,可除之。安德海把遺詔密報那拉氏。鹹豐死後,他充當那拉氏和恭親王的密使,奔走于熱河和北京間,使辛酉政變一舉成功。“小安子”勞苦功高,慈禧太後破格提拔他為總管大太監。

安德海成為慈禧心腹後,恃功自大,幹預朝政,打壓恭親王奕訢,挑撥兩宮皇太後,樹敵眾多。

同治八年(1869年)七月,慈禧要派安德海出京赴南方採辦服飾的訊息,被同治帝知道後,立即報告了慈安太後,並且說,隻要安德海敢走出京城,就立即斬首。慈安太後知道同治皇帝非常痛恨安德海,而她自己也深知安德海與慈禧的關系極不正常,如果任其所為、對不住鹹豐帝在天之靈。于是就答應了同治帝的請求,並將這個訊息迅速密報給山東巡撫丁寶楨,讓他見機行事,務必殺掉安德海。

安德海一行到達德州後,被逮捕押送到了濟南府巡撫衙門,由丁寶楨親自審問。最後安德海當即被綁赴刑場斬首示眾。同時被殺的安德海黨徒還有二十餘人。

生平事跡

辛酉政變

鹹豐十一年辛酉七月十七日,鹹豐皇帝病死在承德行宮。遺命以皇長子載淳繼承皇帝位,並派肅順等八位顧命大臣輔弼幼主,主持政務。可是幼主的生母那拉氏暗中準備和鹹豐皇帝的異母弟恭親王奕訢,發動政變,奪取政權。

慈禧太後當時恭親王奕訢正在北京主持與英法聯軍求和事宜。慈禧經過一番考慮後,決定讓自已的心腹太監安德海暗地裏竄回北京,來到恭王府,將奪權陰謀告訴恭親王奕訢。第二天一早,安德海就匆匆別去,奕訢立即向承德行宮發了要求奔喪的折子。

安德海

顧命大臣肅順接到奕訢要求奔喪的奏折後,立刻找載垣、端華等研究對策。肅順認為恭親王奕訢是借奔喪為口實,實際上是來向他們示威、奪權,必須阻止他的行動。最後借口京師重地,留守重臣,一刻也不得離開,拒絕了奕訢要求奔喪的請求。

詭計多端的慈禧,見肅順識破了自己的計謀,立即與皇後商量了一番,最後下了一道密詔,蓋了“御賞”和“同道堂”印章,再次派安得海星夜兼程進京,召奕訢速來承德共商除肅順大計。

奕訢接到密詔後,立即動身,打著奔喪的旗號,于八月初一日來到承德行宮。之後又在安德海的精密安排下,與兩宮皇太後見面商討奪權的陰謀,最後成功地發動了“辛酉政變”,奪去了肅順等八位顧命大臣的權力。

在辛酉政變中,安德海由于充當了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訢之間的秘密聯系人,立下了汗馬功勞,最後被晉升為總管大太監,成了朝中顯赫的人物。

幹預朝政

安德海成了總管大太監後,開始妄想幹預起朝政。安德海深知,兩宮皇太後都是女流,

安德海深居宮中,他有辦法應付。而恭親王奕訢本是鹹豐帝的胞弟,政變後又當上了議政王,掌握了軍機處和總理衙門的大權,是一個有真正實權的人物,是自己專橫跋扈的大障礙,必須設法搬掉這塊攔路石。于是,他經常在慈禧太後面前說奕訢的壞話,而慈禧也正想解除奕訢手中的權力。到了同治四年三月,在安德海的密謀下,慈禧借用一個御史彈劾奕訢的機會,發動突然襲擊,親手寫詔書,以“雖無實據,事出有因”的罪名,革去奕訢的議政王和一切差使,不淮幹預一切公事。一個月後,又以奕訢“深自引咎,頗知愧悔”為由,下令讓奕訢“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無庸復議政名目”。慈禧在這一反一復之間,既輕而易舉地革去了“議政王”的名位和權力,又繼續使用了奕訢,掃除了對自己的威脅。

安德海得逞之後,又玩弄種種伎倆,以功名利祿為釣餌,培植黨羽,廣交朝臣,一時間安德海門庭若市,權傾朝野,人們把他比做明朝宦官魏忠賢

相關逸事

    娶妻

同治七年冬天,安德海在北京最大的酒樓前門外天福堂大酒樓張燈結彩,大擺酒宴,正式娶徽班唱旦角的年方19歲的美人、藝名九歲紅的馬賽花為妻。

慈禧太後為了表示寵愛,特地賞賜了白銀一千兩,綢緞一百匹。太監娶妻的新聞,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也迅速傳播開來。

安德海之死

丁寶楨在山東做了近10年巡撫,為官廉潔剛烈。尤是其智殺權監安德海一事,更是為朝野震驚,至今仍被老濟南人廣為傳說。 

盡管《清史稿》中對它的敘述隻有區區140字,但在《清史演義》、《同治皇帝》等野史、小說中,該故事已被演繹出諸多版本。

最精彩的當數“前門接旨,後門斬首”。

事情經過

安德海(1844—1869),祖籍直隸青縣,10歲入宮,充內廷太監。由于他辦事機敏,善于察言觀色,因此深得慈禧太後歡心,成為慈禧太後身邊備受寵信的大紅人。之後,安德海恃寵而驕,雖然隻是六品的藍翎太監,卻連小皇帝載淳、恭親王奕訢等朝中大臣亦不放在眼裏。安德海還經常搬弄是非,挑撥同治和慈禧太後的母子關系,使得小皇帝常被慈禧太後訓斥。他目無皇帝,越權胡為,已經到了令同治皇帝忍無可忍的地步。 

安德海

同治八年(1869),久在宮闈的安德海想出宮遊玩並借機斂財,遂借口預備同治帝大婚典禮,再三請求慈禧太後派他到江南置辦龍袍、預備宮中婚禮所用之物,獲得慈禧太後許可。有了太後的支持,安德海置清朝不許太監擅出宮禁的祖製于不顧,帶領著一班隨從,前呼後擁地出京了。 

有鑒于明朝太監專權禍國的歷史教訓,清朝對內廷太監的管理一直異常嚴格,堅決防止太監幹預朝政。

開國之初,順治帝就于順治十年(1653)頒布上諭,對太監管理做出了規定:

一、非經差遣,不許擅出皇城;

二、職司之外,不許幹涉一事;

三、不許招引外人;

四、不許交接外官;

五、不許使弟侄親戚暗相交接;

六、不許假弟侄名色置買田產,從而把持官府,擾害民人。

兩年後,順治帝又命工部將嚴禁太監幹政的上諭鑄成鐵牌立于宮內交泰殿門前,以示警戒。 

這道上諭後來成為清朝皇室的祖宗家法,但凡有太監觸犯,多會被處以極刑。同時《欽定宮中現行則例》還規定:太監級不過四品,非奉差遣,不許擅自出皇城,違者殺無赦。安德海當時隻是六品藍翎太監,仗著慈禧太後的寵愛,在未知會任何官方衙門的情況下,便違反祖製、擅出宮禁,最終為他招來了殺身之禍。 

安德海雖號稱欽差,卻並未攜帶任何公文,一路又過于威風張揚,因此在途經山東德州境內時,德州知州趙新聞訊對此頗感費解:既是欽差過境卻為何未接到“明降諭旨”並部文傳知(按例清朝派遣大臣出京,軍機處外發公文,沿途地方官員按禮迎送)僕役下船購買物品也未出示“傳牌勘合”(清朝奉命出京兵員由兵部簽發身份證件,途經各地,不需花錢買東西,可憑證取得地方官府供應的物資)。為謹慎起見,趙新立即將此事上報巡撫丁寶楨。 

丁寶楨早就對安德海的仗勢驕橫非常憤慨,接報後立擬密折,痛陳安德海種種“震駭地方”的不法行徑,並申訴了自己職守地方,“不得不截拿審辦,以昭慎重”的充分理由

一、清朝二百餘年不準宦官與外人交接,“亦未有差派太監赴各省之事況”;

二、龍袍系御用之衣,自有織造謹製,不用太監遠涉糜費,且皇太後、皇上崇尚節儉,斷不須太監出外採辦,即使實有其事,亦必有明降諭旨並部文傳知;

三、太監往返照例應有傳牌勘合,絕不能聽其任意遊興,漫無稽考;

四、龍鳳旗幟系御用禁物,若果系內廷供使的太監,自知禮法,何敢違製妄用;

五、出差攜帶女優,尤屬不成體製。 

八月二日,安德海在泰安縣被知縣何毓福抓獲,與其隨從陳玉祥等三人隨即被先行押往濟南,由丁寶楨親自審訊。八月六日,丁寶楨接到由軍機處寄發的密諭,內稱:“該太監擅離遠出,並有種種不法情事,若不從嚴懲辦,何以肅宮禁而儆效尤。著丁寶楨迅速派委幹員于所屬地方將六品藍翎安姓太監嚴密查拿,令隨從人等指證確實,毋庸審訊即行就地正法,不準任其狡飾。如該太監聞風折回直境,即著曾國藩飭屬一體嚴拿正法。倘有疏縱,惟該督撫是問,其隨從人等有跡近匪類者,並著嚴拿分別懲辦,毋庸再行請旨。”

八月七日,丁寶楨親自查驗確實後,遵旨將安德海就地正法于濟南,此日距安德海被抓不過五天。

評價 

這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驚人之舉,一時震驚滿清朝野,曾國藩贊嘆丁寶楨為“豪傑士”。權閹安德海伏法,也使得朝野上下人心大快,一時“丁青天”之譽傳遍民間。

史書評價

史書稱他:能夠講讀《論語》、《孟子》諸經;藝術精巧,知書能文。他最大的能耐就是善于察言觀色,阿諛奉承不露一絲痕跡,以忠心獲得鹹豐皇帝的喜愛,以柔媚贏得西太後的歡心,一生深得西太後的寵愛和器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