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勃朗特

安妮·勃朗特

安恩·勃朗特(Anne Brontë,1820年1月17日-1849年5月28日),19世紀英國小說家、詩人,是英國文學史上著名的勃朗特三姊妹之一。1820年出生于英格蘭北部約克郡的一個教區牧師家庭,兩位姐姐夏洛特和艾米莉分別以《簡·愛》和《呼嘯山庄》享有盛譽。安恩·勃朗特十九歲時到米爾菲爾德的英漢姆家任了八個月的家庭教師,1840至1845年間又在梭普格林的羅賓遜家任家庭教師,後根據親身經歷創作了小說《艾格妮絲·格雷》,1848年第二部小說《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出版。1849年安妮因肺結核早逝,年僅29歲。

  • 中文名稱
    安妮·勃朗特
  • 外文名稱
    Anne Bronte
  • 出生地
    英格蘭北部約克郡
  • 信    仰
    基督教
  • 逝世日期
    1849年5月28日
  • 作品風格
    樸實自然
  • 國    籍
    英國
  • 代表作品
    《艾格尼斯·格雷》,《懷爾德菲爾府的房客》
  • 主要成就
    對家庭女教師題材的超前于時代的描述
  • 職    業
    作家
  • 出生日期
    1820年1月17日
  • 聲    名
    勃朗特三姐妹之一

主要作品

安妮出生于牧師家庭,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居住于約克郡荒野中的小鎮哈沃斯。安妮·勃朗特自少年時就和艾米莉·勃朗特一起創造了虛構國家岡達爾,以其為主題創作詩歌,後來開始用詩歌表達內心感情。1846年和兩位姐姐夏洛蒂·勃朗特艾米莉·勃朗特共同出版了詩集。她曾兩次出外擔任家庭女教師,根據親身經歷創作了小說《艾格妮絲·格雷》。小說講述的是一個自幼受人寵愛的嬌弱英國少女格雷因家道中落被迫外出,擔任富人家的家庭教師,嘗盡人間辛酸的故事。所以有的評論家認為這部小說與其說是為讀者而寫,不如說是為作者自己而作。小說如實反映了社會對家庭女教師這個群體的漠視和不公,呼吁提高家庭女教師的地位,關註孩子的早期教育。

1848年,安妮的第二部小說《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出版。小說使用了雙重敘事結構,講述了一名力圖擺脫酗酒的丈夫和靠畫畫獨立生活的妻子的經歷,其中涉及了女性的獨立自主,男性的酗酒、生活放蕩、家庭暴力等惡習,和家長對孩子的惡劣影響這些超前于時代的主題。1847年安妮的第一部帶有自傳色彩的長篇小說《艾格尼斯·格雷》和艾米莉的《呼嘯山庄》同時出版。

艾格妮絲·格雷

在詩集還未獲得反響之前,勃朗特三姐妹就已經完成了各自的第一部小說。由于藝術觀點不同,三姊妹的關系出現了裂痕,安妮為此還寫了兩首號召家庭和諧的詩歌。1846年7月,《教師》、《呼嘯山庄》和《艾格妮絲·格雷》三部小說的套裝開始在倫敦的出版商手中流轉。幾次被拒之後,《呼嘯山庄》和《艾格妮絲·格雷》被接收了,《教師》無人願意出版。夏洛蒂不久就寫出了《簡·愛》,很快被Smith, Elder & Co.出版。出版商受到《簡愛》熱銷的鼓勵,才匆匆于1847年12月出版了《呼嘯山庄》和《艾格妮絲·格雷》,盡管艾米莉和安妮所提出的樣書中的錯誤基本都沒有改正。評論界為《呼嘯山庄》感到震驚,而忽視了《艾格妮絲·格雷》。

《艾格妮絲·格雷》《艾格妮絲·格雷》

《艾格妮絲·格雷》(亦譯《阿格妮絲·格雷》)(Agnes Grey,1847年),初名《一個人的生活片段》。講述了自幼受人寵愛的嬌弱少女艾格妮絲·格雷主動外出擔任家庭女教師,以幫助經濟窘迫的家庭。她遇到的紳士們表面上很有風度、談吐優雅,實際上精神匱乏,以諷刺侮辱他人為樂;女主人並不關心孩子想什麽,隻是一味驕縱;孩子完全被慣壞,不知道尊重別人,整天打鬧或虐待動物。艾格妮絲·格雷很難讓孩子學到東西,覺得自己完全是個"出現在陌生地方的陌生人"。她以極大的自製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堅持以善良影響孩子,教導孩子善待動物,抵抗從父親和叔叔來的壞影響。最終,艾格妮絲和學生成為了朋友,最後和同樣善良的牧師韋斯頓結婚。

在英國文學史上,1840年代出現了多部以女家庭教師為主人公的小說。與其他小說借女家庭教師的視角觀察巨大的社會和經濟變化,或是主人公對家庭不滿意才走入社會不同,《艾格妮絲·格雷》中的主人公是從家中主動走向社會。安妮在書中關註女主人公的心理變化,以圖如實地反映社會對女家庭教師這個群體的漠視和不公,獲得人們的關註和支持,就像她在書中所說"如果某位家長從中獲得了某種有益的啓示,或者某位不幸的女家庭教師由此而稍稍獲益,我的一片苦心就算沒有白費"。

安妮在《艾格妮絲·格雷》中的敘述風格樸實自然、力求節製甚至帶有宗教性的意味。愛爾蘭名作家喬治·穆爾稱其為"一首最好的散文敘事作品",但安妮這種寫實的風格和樸實節製的文風,也是評論家和後世讀者忽視這本書的原因之一。

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

進入1848年後,勃朗特全家都病倒了,光安妮就病了兩次。為了安慰自己患著感冒還要照顧勃蘭威爾的勃朗特牧師,安妮要求夏洛特告訴父親她們在文學上的成功,勃朗特牧師非常高興。1848年6月的最後一周,安妮的糅合索普格林生活經歷和勃蘭威爾的墮落歷程的小說《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出版,立刻獲得了成功,六周內就銷售一空。但出版商紐貝刪減了其中不少段落,騙取了安妮的稿酬,還嘗試讓公眾相信《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和《簡·愛》的作者是一個人來推銷這本書。為了澄清事實,1848年7月夏洛特和安妮前往倫敦,向出版商喬治·史密斯表明身份。多年之後,喬治·史密斯在《cornhill magazine》上回憶安妮給自己留下的印象:"一位優雅、寧靜、十分拘謹的女士,樣貌說不上漂亮,但討人喜歡。她的舉止奇特地表現出需要保護和鼓勵,總是保持著懇切的神色,讓人頓生同情之心。"

《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

《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The Tenant of Wildfell Hall,1848年),講述了一位神秘女士帶著孩子和僕人來到了多年無人入住的威爾德菲爾庄園。她力求深居簡出,但還是被流言蜚語包圍了。不相信傳言的年輕農場主吉爾伯特·馬克漢姆最終從海倫給他的日記中得知了她的過去。原來,海倫的丈夫亞瑟·亨廷頓自幼嬌生慣養,使用各種手段讓海倫盲目地愛上了她。結婚之後亨廷頓仍然酗酒,和眾多酒肉朋友過著放蕩的生活並虐待嘗試勸他從善的海倫。亞瑟還教兒子喝酒,海倫偷偷在酒中加入了酒石酸讓兒子完全討厭酒味。亞瑟又嘗試教兒子謾罵和虐待動物,一直逆來順受的海倫決定出走,計畫當畫家來獨立生活,卻被亞瑟得知,燒毀了畫具。海倫最終帶著孩子出走,來到了威爾德菲爾庄園。她希望吉爾伯特不再追求在法律上不能結婚的自己。不久海倫得知丈夫病危,趕回家嘗試給臨終的丈夫一些安慰,但阿瑟·亨廷頓拒絕了。阿瑟·亨廷頓去世之後,海倫繼承了遺產,她可以自由的從事繪畫了。面對仍然追求自己的吉爾伯特,海倫擔心再婚後會失去獨立地位,最終他們還是喜結良緣。

《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是一部超前于時代的作品。當時像海倫·亨廷頓這樣的女性,不是嫁人後任由丈夫擺布,就是去當家庭女教師,而海倫·亨廷頓卻走出家庭,當畫家獨立生活。正如梅·辛克萊(May Sinclair)所說的"海倫·亨廷頓當著她丈夫的面砰地關上臥室門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英國"。本書中的男性形象則是當時社會的縮影,他們普遍存在著酗酒、放蕩、虐待家人的惡習,但這在當時的社會是習以為常。安妮·勃朗特將其歸結為對男性的教育上有著缺陷,認為社會應該對男性和女性採取平等的教育方式。安妮激進的觀點頓時引起了一些評論家的反對,為此安妮在《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出第二版的時候,增添了一篇口氣強硬的前言,她強調了阿克頓·貝爾的獨立性,表示對作者的性別的猜測全是無關緊要,重要的是"說真話,因為真話對那些能夠接受他的人總是傳達它自己的道德","當我們不得不寫罪惡和不道德的人的時候,我堅決認為最好要按他們的真實面貌來加以描述,而不是按他們希望讓讀者看到的面貌來加以描述"。

夏洛特很不喜歡這部小說,她認為"題材的選擇整個是個錯誤,簡直想象不出于作者性格更不合拍的題材了","我想,寫淳樸而自然的事物,安詳的描述和樸素的感觸,才是阿克頓·貝爾之長"。她拒絕了重版這部小說的要求,出版商為了尊重夏洛特的感情,直到她去世之後才出版了小說的單行本。

喬治·穆爾贊賞這篇小說的主題和風格讓人想起了簡·奧斯汀,但不喜歡其中採用的男主人公在給友人的通信中引述女主人公的日記這種雙重敘事結構。作品激進的主題、復雜的雙重敘事結構和未能及時重版等原因都限製了這本小說的流傳,但今日的文學史已經將這部作品和《簡·愛》、《董貝父子》《名利場》等一起,作為那個時期作家對社會的質疑和批評的代表。

作品評價

安妮·勃朗特的小說風格與她的兩位姐姐不同,文風與奧斯丁頗為相似。安妮的風格不同于夏洛蒂的含蓄中醞釀著力量和艾米莉的激情,而是一種平靜的敘事風格,有些類似于散文,被稱為"一首最好的散文詩"。她與姐姐夏洛蒂·勃朗特和艾米莉·勃朗特一並馳名文壇,並稱"勃朗特三姐妹"。

家庭背景

安妮·勃朗特的父親帕特裏克·勃朗特(Patrick Brontë,1777–1861年),生于愛爾蘭島東端唐郡的洛克布裏克蘭德(Loughbrickland),是家中的長子。帕特裏克沒有像其他農家長子那樣終生務農,而是受到了較好的教育。帕特裏克從十六歲起就自己開辦學校,這也許引起了當地神職人員的註意,讓他受到了更好的教育。1798年,愛爾蘭發生起義,帕特裏克的學校被迫關閉,他開始作家庭教師。1802年,帕特裏克進入劍橋大學聖約翰學院就讀,四年後成為文學學士。畢業後,修過多門神學課程的帕特裏克·勃朗特到維特菲爾德擔任副牧師,第二年正式成為英國國教會牧師。

其後的幾年中,勃朗特牧師在不同的教區擔任教職,餘暇也寫作和發表詩歌。1812年勃朗特牧師在哈特舍爾德任職時,被開學校的朋友請去考核學生,結識了朋友的外甥女瑪麗亞·勃蘭威爾(Maria Bromwell,1783-1821年)。瑪麗亞是彭贊斯的成功商人托馬斯·勃蘭威爾和銀匠的女兒安妮·卡恩的第八個孩子,富裕的家境讓她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兩人彼此吸引,于當年年底結婚。從1814年到1820年的六年間,瑪麗亞為勃朗特牧師生下了五女一子,分別是瑪麗亞、伊麗莎白、夏洛特、勃蘭威爾、艾米莉和安妮。

人物生平

安妮是勃朗特家最小的女孩,她溫柔嫻靜,安靜內向,和兩個姐姐相比天分稍低。她隻活了29歲,而且在短暫生命的後十年,從事鬱悶的家庭教師工作就佔去了她很多時間,但她還是寫出了兩部小說《艾格妮絲·格雷》和《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 》,在英國文學史中佔有一定的地位。她筆下的小說就如同她本人,給人一種恬靜的感覺,主人公都有著純潔的品德,勇敢地追求獨立和幸福,這也是安妮內心的寫照。安妮的作品直率和明晰更像是18世紀的作品,而不像她所處的維多利亞時代的作家風格。

安妮·勃朗特安妮·勃朗特

安妮的一生是不幸的一生,她曾一度鍾情于他父親的助手威利·韋特曼,但韋特曼在安妮到外地當家庭教師期間突然病逝,安妮過了好久才得到他去世的訊息。她那位酗酒的哥哥,又使她們姐妹幾人想在家裏開辦學校的願望變成泡影。與此同時,安妮還要不斷忍受疾病的折磨。但她從不抱怨,以驚人的毅力,默默地忍受著精神上和肉體上的痛苦。在她的幾部著作問世不久,于1849年5月就病逝于遠離故鄉的海濱療養勝地斯卡波羅。她臨終時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勇敢一些夏洛蒂,勇敢一些!"

幼年

1820年1月17日,安妮·勃朗特出生于勃朗特家在西約克郡索恩頓(Thorton)市場街七十四號的住宅,這裏對于兩個大人、六個孩子、兩位僕人和一位護士來說,已經是幾無立錐之地了。經過勃朗特牧師四處寫信求職,他被任命為七英裏以外的哈沃斯(Haworth)的常駐教區牧師。比起索恩頓來,哈沃斯較為繁華,牧師居所有五個臥室,遠比之前寬敞。但哈沃斯缺少排水系統,飲用水被嚴重污染,當地平均壽命隻有25歲,牧師居所的窗子望出去就是葬了很多早夭兒童的教堂墓地。勃朗特家搬到哈沃斯時,瑪麗亞已經被診斷為癌症,為了幫助忙碌于教區事務的勃朗特牧師照看瑪麗亞,瑪麗亞的妹妹伊麗莎白·勃蘭威爾來到了哈沃斯。1821年9月15日,瑪麗亞去世。不久,從悲痛中恢復過來的勃朗特牧師繼續擔負起教區事務來。年底他到朋友家作客,瑪麗亞的朋友伊麗莎白·佛斯對他表示了同情和安慰,牧師隨後向其求婚,希望給六個孩子尋找一位繼母,但被拒絕。

來照顧瑪麗亞的伊麗莎白姨媽一直留在住所撫養六個孩子長大。隨著六個孩子的成長,已經能自理的瑪麗亞和伊麗莎白會盡力幫助姨媽幹些家務,而最小的安妮則成為伊麗莎白姨媽的寵兒,兩人一直同住一個房間。安妮自幼體弱多病,後來她在自傳體長詩《self communion》中回憶說,童年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覺得自己"無助、瘦弱、充滿無來由的恐懼感;單純、易騙,相信所有聽到的話"。安妮四歲時,勃朗特牧師曾問她"作為一個孩子最想要什麽?",安妮回答說"年齡和經歷"。在安妮的成長過程中,伊麗莎白姨媽虔誠的循道宗信仰有著很大的影響,而勃朗特家新來的女僕泰比·艾克羅伊德則給孩子們帶來了大量的"愛爾蘭神話和英國北部鄉村傳說"。

成長

1825年夏天,出外上學的瑪麗亞和伊麗莎白相繼得病夭折,整個家庭陷入悲傷和痛苦。勃朗特牧師再不敢把孩子送出去,而在家中教育子女。他鼓勵孩子們多讀書,伊麗莎白姨媽則希望女孩子們多學習家政,于是孩子們每天在固定時間到四英裏外的基斯利圖書館借書,背著沉重的書籍欣喜地跑回來。1826年6月,勃朗特牧師送給勃蘭威爾一隊玩具士兵作禮物,這激發了孩子們的想象力,他們給士兵取了名字,還安排了性格。夏洛特回憶,安妮選擇的是一個"很像她自己的小士兵",稱它為"等待的男孩"。

勃朗特三姐妹勃朗特三姐妹

在之後的幾年中,幾個孩子從這些士兵開始,創造了一個叫安格利亞的虛構非洲國家。安格利亞包括很多現實世界的特征,夏洛特和勃蘭威爾以安格利亞生活的人物的口氣寫詩,並真偽參半地寫了安格利亞的編年史,但還不到十歲的安妮在安格利亞的構建中起了多大作用很難搞清楚。隨著年齡逐漸增大,安妮也跟隨當地的神職人員學習了拉丁文、法語、音樂和美術等課程。家中藏書如埃德蒙·伯克的美學著作、約翰·彌爾頓的《失樂園》、羅伯特·伯頓的《憂鬱的解剖》和伊麗莎白姨媽訂閱的循道宗雜志都對她產生了影響。

1832年夏天,勃朗特牧師在當地成立了一所國教會主日學校,孩子們要輪流擔任教師,勃蘭威爾被評價為"全然沒有耐心",安妮則被認為是"看起來最和善,但教起書來是最嚴謹的一位"。此時去羅海德學校(Roe Head School)上了一年學的夏洛特回家度假,她回憶說自己回來後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泡茶,讓教書教得很累的安妮和艾米莉高興起來。1833年,夏洛特的朋友艾蘭·努西(Ellen Nussey)訪問了哈沃斯,她寫道:"安妮,可愛文靜的安妮……漂亮的淡棕色秀發曲卷著披在脖頸上,有一雙迷人的藍紫色眼睛,眉毛是精心繪過的,白皙的面龐像透明的玉石。""安妮和艾米莉就像雙胞胎,是無法分離的同伴,意氣相投,始終如一"。

"就像雙胞胎"的安妮和艾米莉經常一起寫圖文並茂的日記,在1834年的日記中艾米莉第一次提到了"岡達爾"的名字。岡達爾是艾米莉和安妮一起創造的屬于她們倆的虛構國家,是之安格利亞的鄰國。岡達爾的風景多取材于遍布西約克郡的石南荒野,它和各鄰國發生的戰爭、結盟、借貸等事件則源于于當時的政局。艾米莉和安妮把自己假想成岡達爾中的人物,書寫了很多詩歌和敘事片段。個性很強的艾米莉佔據著主導地位,安妮表現出了對姐姐的順從,但有時也會覺得無人理解自己。

學校教育

1835年10月,在不適應學校生活的艾米莉返家之後,安妮接替她進入羅海德學校就讀,這是十五歲的她第一次離家。夏洛特當時已經在學校任教,這個身份讓她不能多關照安妮,但她的確很關心妹妹的健康。安妮在學校沒什麽朋友,隻是安靜努力地學習,她很清楚需要接受學校教育,用學到的知識謀生,最終她贏得了1836年頒發的優秀獎。1836年聖誕節前安妮和夏洛特回到了家,安妮照顧著摔傷的女僕泰比·艾克羅伊德,同時繼續了寫有關岡達爾的詩歌。她在此時寫的《格拉爾達夫人》,渲染了陰沉的氣氛,描繪出岡達爾的這位格拉爾達夫人的絕望心情,這也是安妮·勃朗特現存的第一首詩。

1837年在接觸了很多的加爾文主義思想之後,安妮在是否所有的人都可以被拯救這一問題上遇到了信仰危機。夏洛特一直認為安妮是個孩子,而安妮的同學們又太小,這種無處傾訴使她寫了《地牢中的聲音》一詩,之後就病倒了。安妮的症狀是強烈的胃疼和說話困難,後來她在詩中寫到這種無人傾訴的狀況:"那親愛的名字,我徒勞無益地掙扎著想喊出的名字,消失在幾乎不可分辨的舌尖低語中"。摩拉維亞教會的拉·特洛普多次看望安妮,通過他的開導,安妮的信仰危機有所緩解,但病情仍不容樂觀。夏洛特為此十分著急,甚至和安妮的老師沃勒小姐爭吵了起來。1838年1月份勃朗特牧師把安妮接回了家,她逐漸恢復了健康。考慮到安妮不穩定的健康情況,勃朗特牧師要求她留在家裏不再回學校讀書,安妮就在家和艾米莉繼續創作關于岡達爾的詩歌和日記。

家庭教師

1839年春天,勃蘭威爾開設藝術工作室的計畫失敗,隻得回家。艾米莉當了一陣家庭教師後因健康問題回家休養,夏洛特一時找不到工作。勃朗特牧師發現他又遇到了用自己微薄薪俸養活好幾個孩子的局面。

哈沃斯鎮的勃朗特家哈沃斯鎮的勃朗特家

寧靜而現實的安妮以自己的方式幫助了家庭,她獲得了到布萊克庄園的英格漢姆家當家庭教師的職位。安妮拒絕了任何人的陪同,一人前往並很快就安頓下來。安妮很快發現情況遠比料想的要糟,學生驕縱野蠻,她很難管住他們,更別提讓他們學到什麽東西,有一次氣得她把學生鎖在了桌腿上。安妮向孩子的父母抱怨,但沒有得到他們的支持,反而被認為不適合作家庭教師。

1839年聖誕節,失去工作的安妮回到了家,三姐妹團聚了。在布萊克庄園親身經歷的種種遭遇後來被安妮寫在了《艾格妮絲·格雷》中。安妮結識了他父親的新助手威廉·維特曼(1814-1842年)。從杜倫大學畢業的維特曼是從8月底開始在教區工作的,他在牧師住宅很受歡迎。1840年情人節,維特曼給從未收到過情人節贊歌的三姐妹每人寫了一首詩。安妮在這一階段的畫作中出現了面向大海的多愁善感女性的形象,而寫的詩歌中也出現了如朝陽般的男子和動情女性的形象,研究者推測她對維特曼有強烈的好感。

1840年5月安妮得到了自己的第二份工作,到索普格林(Thorp Green)的羅賓森家擔任四個孩子的家庭女教師。6月她跟隨羅賓森一家到北約克郡的斯卡波羅去度假(Scarborough)。安妮很喜歡毗鄰海邊,景色優美的斯卡波羅,樂于在這裏散步,發現奇妙的景觀。從1840年下半年起,安妮的詩發生了分化,在她歸家時會和艾米莉一起創作有關岡達爾的詩,甚至和艾米莉一起模仿岡達爾中的人物做了一次旅行,但她在索普格林時就會創作表達自己的個人情緒的詩歌。

不久,安妮發現她遇到了在布萊克庄園遇到過的同樣問題:自己十分想家,孩子不服管教,羅賓森夫婦不支持自己,她甚至在日記中寫道"我不喜歡這家的情況,希望能改變它。"她沒能改變什麽,但是的確堅韌地留了下來,並和自己的兩個學生成了朋友。

1841年6月回家度假的安妮又見到了維特曼,但不多久她又去斯卡波羅和羅賓森家會合了。此時她開始寫自己的地球反擊戰記,在日記中她提到了三姐妹計畫開一所自己的學校。1842年,回家度假的安妮發現維特曼已因為霍亂去世,同年12月她為"一位不為人知的男子"寫了一篇挽歌,表達了她的哀傷和苦痛。勃朗特姊妹此時考慮了包括牧師住宅在內的幾個校址,但沒有真正付諸行動,嘗試開設學校的努力也被寫到了《艾格妮絲·格雷》之中。1842年11月初,撫養勃朗特姐妹長大的伊麗莎白姨媽去世,夏洛蒂和艾米莉當時正在布魯塞爾上學,隻有安妮趕回參加了葬禮。1843年1月安妮回到了索普格林,之後為哥哥勃蘭威爾謀到了一個位置,讓他擔任已經長大的艾德蒙德的家庭教師。

詩集出版

從1844年起,安妮越發難以忍受羅賓森家的環境,而勃蘭威爾在羅賓森家的影響下變得更加放浪不羈更讓安妮十分痛苦,她隻能靠寫詩來排解。1845年6月,安妮·勃朗特突然辭去了索恩格林的家庭教師職位,回到了哈沃斯,一般認為是因為哥哥勃蘭威爾和羅賓森夫人關系曖昧,而羅賓森先生暗示安妮擔當了中間人所致。安妮回到家中後,一面陪伴視力減退情緒低落的父親,一面開始寫《艾格妮絲·格雷》。秋天,夏洛特偶然看到了艾米莉的詩,認為可以將其發表。個性很強的艾米莉對夏洛特的發現很不高興,認為姐姐幹涉了自己的隱私。安妮基本贊成夏洛特的計畫,為了平息夏洛特和艾米莉之間的爭吵,她主動貢獻了自己的詩。

三姐妹連勃蘭威爾和父親都沒告訴,安妮和艾米莉各挑選了1840年之後寫的二十一首詩,夏洛蒂則選了自己早期的十九首詩,加上伊麗莎白姨媽提供的錢,就把這部詩集寄給了出版社。由于擔心評論者會因為作者是女性而給予不公正的評價,三姐妹都使用了化名。化名的姓貝爾,來源于教堂的副牧師,三個名的頭字母和三姐妹的頭字母相同,安妮就成了艾克頓·貝爾(Acton Bell)。1846年5月,165頁的《庫勒、艾利斯和艾克頓·貝爾詩集》開始以出售,評論界給了一些好評,但銷售量非常慘淡,第一年隻賣出去兩冊。夏洛特後來認為,在三姐妹的詩集中,自己的詩歌很幼稚,艾米莉的詩"粗獷、憂鬱、崇高"可以傳世,安妮的"自有其真摯可愛的凄婉情趣"。

離世

1848年8月,安妮的《窄路》和《三位導遊》兩首詩發表在《弗雷澤雜志》上,這也是三姐妹除了詩集之外唯一發表的詩作。9月24日,長期酗酒的勃蘭威爾去世,年僅31歲,這對全家是個重大打擊,而準備勃蘭威爾的葬禮也讓艾米莉和安妮累倒了。冬天全家都出現了咳嗽和感冒症狀,艾米莉的病情尤其嚴重,12月19日就去世了。艾米莉的去世讓一直與她較為親密的安妮更加悲傷,安妮開始表現出明顯的氣短和哮喘,但仍支撐著病體給一位神學家寫了回信,討論《威爾德菲爾庄園的房客》中提及的普救論的問題,表示"我起初是戰戰兢兢地對它抱著希望,後來則堅定而歡欣地確信它是真實的了"。

1849年1月上旬,安妮病情加劇,醫生診斷她是肺結核,並暗示病已經到了晚期,很難恢復。安妮平靜和有自製地接受了這個訊息。與艾米莉不同,她完全按照醫囑服葯治療。之後的幾個月裏,她的病情時好時壞,但人明顯地消瘦和虛弱下去,她決定重返斯卡波羅這個她最喜愛的地方。5月24日,安妮和父親與家中僕人們告別,與夏洛特、艾琳·努西一起離開了哈沃斯。他們在約克待了一天一夜,安妮坐在輪椅裏和夏洛特去購物,還參觀了她喜愛的約克座堂。第二天,不想讓自己的病限製夏洛特的安妮自己僱了輛驢車出外,大家找到她時,發現她正教導趕車的男孩要善待驢子。5月27日,病危的安妮看到夏洛特難以抑製自己的悲傷,對她說:"鼓起勇氣來,夏洛特,鼓起勇氣來"。次日下午兩點,安妮去世。

安妮·勃朗特之墓安妮·勃朗特之墓

夏洛特寫道:"她去了,沒有劇烈的掙扎,深信上帝,深深確信在她面前的將會是更好的生活"。她決定"避免讓爸爸再遭受一次葬禮的打擊……想讓安妮安息在她覺得最快樂的地方,她喜歡斯卡波羅。"于是,安妮就地葬于斯卡波羅聖瑪麗教堂墓地。5月30日舉行了葬禮,墓碑上寫著"安妮·勃朗特在此安息,她是哈沃斯的牧師可敬的帕特裏克·勃朗特的女兒。她去了,年28歲,1849年5月28日"。三年後夏洛特回到這裏,發現墓碑上刻錯了好幾處,為此重刻了墓碑,但仍把安妮的去世年齡刻成了28歲。2013年4月,勃朗特學會重立了墓碑,才改成了29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