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亂

安史之亂

安史之亂,是唐代于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發生的一場政治叛亂,是唐由盛而衰的轉捩點,也造成唐代藩鎮割據。由于發起叛唐者乃是安祿山史思明二人為主,故事被冠以安史之名,又由于爆發于唐玄宗天寶年間,也稱天寶之亂。安史之亂歷時七年零三個月,雖然亂事最終得以平定,可是很多後世史家均認為安史之亂不但是唐帝國由盛轉衰的轉捩點,而且對中國後世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對外關系的發展均產生極為深遠而巨大的影響。司馬光《資治通鑒》:“(安史之亂爆發之後)由是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

  • 參戰方
    唐朝 官軍和回紇兵安史叛軍 契丹、室韋、胡等雜合軍隊
  • 結果
    唐朝獲勝,地方割據局面開始形成
  • 經典戰役
    睢陽之戰,鄴城之戰
  • 結束時間
    763年2月17日(寶應二年)
  • 參戰方兵力
    唐朝150,000(安史之亂前期)唐朝280,000(安史之亂後期)
  • 地點
    中國北方
  • 別名
    天寶之亂
  • 時間
    755年12月16日-763年2月17日
  • 名稱
    安史之亂
  • 傷亡情況
    大約30萬(安史之亂中期)
  • 叛軍指揮官
    安祿山、史思明、安慶緒史朝義
  • 影響
    是唐朝由盛轉衰的轉捩點
  • 主要指揮官
    李光弼、郭子儀、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
  • 開始時間
    755年12月16日(天寶十四年)

基本簡介

安史之亂是唐代于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所發生的一場政治叛亂,

安史之亂

是唐由盛而衰的轉捩點,也造成唐代藩鎮割據。由于發起叛唐者乃是安祿山與史思明二人為主,故事件被冠以安史之名。又由于其爆發于唐玄宗天寶年間,也稱天寶之亂。安史之亂歷時七年零二個月,雖然亂事最終得以平定,可是對中國後世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對外關系的發展均產生極為深遠而巨大的影響。司馬光《資治通鑒》:“(安史之亂爆發之後)由是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

事件經過

安祿山起兵

天寶十四載十一月初九(755年12月16日),安祿山趁唐朝廷內部空虛腐敗,聯契約羅、奚、契丹、室韋、突厥等民族組成共約18.4萬士兵,號稱20萬,在薊城南郊(今北京西南)誓師,以“憂國之危,奉密詔討伐楊國忠以清君側”為借口于範陽(今北京)起兵。當時全國承平日久,民不知戰,河北州縣立即望風瓦解,當地太守、縣令或逃或降。

唐軍抵抗

唐玄宗于同年十一月十五日得知安祿山反訊,猶豫後任命安西節度使封常清兼任範陽、平盧(今遼寧朝陽)節度使,準備防守;命皇六子榮王李琬為元帥、右金吾大將軍高仙芝為副元帥東征。

長安失守與玄宗退位

唐玄宗于十一月十五日派特進畢思琛往東都洛陽募兵防守。安祿山的大軍雖遇阻礙,但由于楊國忠的無能,使安祿山于同年十二月十二攻入洛邑。東京留守李憕和御史中丞盧奕不降,為安祿山所殺。河南尹達奚珣投降安祿山。負責守衛洛陽的安西節度使封常清、高仙芝採以守勢,堅守潼關不出。唐玄宗聽信監軍宦官誣告,以“失律喪師”之罪處斬封常清、高仙芝。天寶十五載正月初一,安祿山在洛陽稱大燕皇帝,改元聖武。

安史之亂安史之亂

朝廷處死封常清、高仙芝之後,任命哥舒翰為統帥,鎮守潼關。唐室本可利用險要地勢暫時死守,保衛京師;但唐玄宗與楊國忠急于平亂,迫哥舒翰領20萬大軍出戰,最後以失敗收場。潼關一破,都城長安震驚,失陷在即。

唐玄宗于六月十三日凌晨逃離長安,到了馬嵬坡(今陝西興平西北23裏)。途中士兵飢疲,六軍不發,龍武大將軍陳玄禮率兵請求殺楊國忠父子和楊貴妃。楊國忠已經被士兵亂刀砍死,玄宗本欲赦免楊貴妃,但士兵繼續喧嘩,高力士苦勸之下,于是玄宗賜死楊貴妃。最終楊貴妃被賜白綾一條,縊死在佛堂的梨樹下,時年三十八歲。

後兵分二路,玄宗入蜀,太子李亨在靈州(今寧夏靈武)自行登基,是為唐肅宗。郭子儀被封為朔方節度使,奉詔討伐。次年郭子儀上表推薦李光弼擔任河東節度使,聯合李光弼分兵進軍河北,會師恆州(今日河北正定),擊敗安祿山部將史思明,收復河北一帶。

史思明奪權

唐肅宗至德二載(757年)正月安慶緒殺父安祿山,自立為帝,年號載初。命史思明回守範陽,留蔡希德續圍太原。同年,長安為唐軍收復,安慶緒自洛邑敗逃退據鄴(今河南臨漳),其部將李歸仁率精銳及胡兵數萬人,潰歸範陽史思明。因契丹、同羅等族組成的精兵大部歸史思明,安慶緒謀除史思明,史思明遂以所領13郡及兵8萬降唐,唐封其為歸義王,任範陽節度使。

安史之亂安史之亂

唐廷對史思明存有猜疑,欲策劃消滅之,不料計畫外泄,史思明復叛,與安慶緒遙相聲援。乾元元年(758年)安慶緒為郭子儀等統兵20餘萬所圍困,後增至60萬。次年得史思明之助,大敗唐九節度使之60萬軍,其圍遂解(鄴城之戰)。宦官魚朝恩讒毀,郭子儀被召還長安,解除兵權,處于閒官。不久安慶緒被史思明所殺,史思明接收了安慶緒的部隊,兵返範陽,稱“大燕皇帝”。

安史之亂是唐帝國由盛轉衰的轉捩點.其中,安指安祿山.史指安祿山的部將史思明.二人先後發動叛亂.攪得中原大地民生凋敝.

安史之亂起于755年(唐玄宗天寶十四年).結束于763年(唐代宗寶應元年)前後近八年之久.這次歷史事件,是當時社會各種矛盾所促成的,對唐朝後期的影響尤其巨大。

安史之亂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是各種社會矛盾的集中反映,主要包括統治階級和人民的矛盾,統治者內部的矛盾,民族矛盾以及中央和地方割據勢力的矛盾等等。

過程:玄宗晚年,也就是天寶年間,已經失去了開元年間的進取心,朝政腐敗,任用奸臣,如李林輔,楊國忠等人.結果導致軍閥擁兵自重.安祿山就是其中之一.于是他乘中原地區兵力空虛,發動了叛亂.

身兼範陽、平盧、河東三節度使的安祿山趁唐朝內部空虛腐敗,聯契約羅、奚、契丹、室韋、突厥等民族組成共15萬士兵,號稱20萬,以“憂國之危”、奉密詔討伐楊國忠為借口在範陽起兵。當時唐代承平日久,民不知戰,河北州縣立即望風瓦解,當地縣令或逃或降。天寶十五年佔領長安、洛陽,進入安史之亂的最高峰。

唐玄宗于同年十一月十五日得知了安祿山反叛的訊息,相當震怒。他立即任命安西節度使封常清兼任範陽、平盧節度使,準備防守;接著任命他的第六皇子榮王為元帥、右金吾大將軍高仙芝為副元帥東征。

隨著長安的失守,玄宗逃亡蜀中,急忙讓位于太子,于是呼唐肅宗即位,繼續指揮唐軍平定叛亂的戰爭, 由于安祿山的叛亂不得人心,且自身好享樂,沒兩年,他就被他的兒子安慶緒所殺,安慶緒畢竟不如其父,即位之後,屢戰不勝.敗退鄴城.不料被其部將史思明所殺.

史思明繼承了叛軍的軍隊,繼續發動叛亂.可是他犯了和安祿山一樣的錯誤,不喜長子,喜幼子.結果他和安一樣,被自己的兒子史朝義所殺,史朝義繼任大燕皇帝,由于史朝義殺父不被其他叛軍擁戴,結果叛軍內部紛爭,屢被唐軍所敗.,直到763年,田承嗣獻莫州投降,送史朝義母親及妻子于唐軍。史朝義率五千騎逃往範陽,史朝義部下李懷仙獻範陽投降。史朝義無路可走,于林中自縊死,歷時七年又兩個月的安史之亂結束。

這就是安史之亂的基本經過.

事件背景

藩鎮的設立與勢力壯大

唐太宗、唐高宗時期屢次開疆拓土,先後討平東、西突厥、高句麗等,使初唐時期建立一個很遼闊的邊境。中央朝廷為加強對邊疆的控製、鞏固邊防和統理異族,便于唐玄宗開元十年(722年)在邊地設十個兵鎮,由九個節度使和一個經略使管理。然而,此等每以數州為一鎮的節度使不單管理軍事,而且因兼領按察使、安撫使、節度使等職而兼管豁區內的行政、財政、人民戶口、土地等大權,令原為地方長官之州刺史變為其部屬。據《新唐書·志第四十·兵》言:“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又有其財賦”。軍事與行政的統合使得節度使因而雄據一方,尾大不掉,成為唐室隱憂。

外重內輕的軍事格局

唐初,全國實行府兵製共置634個折沖府,當中261個位于保衛京師長安的關中,故軍事戰略相對來說是外輕內重,保證唐室有足夠的兵力保衛京師及其政權。唐玄宗開元十年(722年)設之節度使,許其率兵鎮守邊地,軍力日漸強大,漸有凌駕中央之勢。開元十四年(726年)時,京師守衛改由彍騎負責。而天寶中期,邊鎮兵力達50萬. 而安祿山一人更兼任平盧、範陽、河東三鎮節度使。這三地之間地域相連,兵力又于諸鎮之中最強,擁兵18.39萬,實力強大。相反,中央兵力則不滿13萬,形成外重內輕的軍事局面,漸漸形成地方反過來威脅中央的危機。

玄宗怠政

開元末年,承平日久,國家無事,唐玄宗喪失向上求治的精神。唐玄宗改元天寶後,政治愈加腐敗。唐玄宗更耽于享樂,寵幸楊貴妃,成就楊貴妃的禍水之名,由提倡節儉變為揮金如土,如曾將一年各地之貢物賜予李林甫。他又把國政先後交由李林甫、楊國忠把持。李林甫為人陰險,有“口蜜腹劍”之稱,任內憑著玄宗的信任專權用事達十六年,杜絕言路,排斥忠良,以致言路壅蔽、諂媚當道、忠貞去國、貪饕升天、社鼠殘害、民不堪命。楊國忠因楊貴妃得到寵幸而繼李林甫出任右相,隻知搜刮民財,以致群小當道,國事日非,朝政腐敗,讓安祿山有機可乘。

河北胡化

唐太宗至唐高宗、武則天時平定東突厥及契丹各族後,將其內徙至河北北部一帶,河北北部于是成為胡人雜居之地。當地胡化甚深,受到的漢文化影響很淺,因此與唐室的中原關系疏離。唐室為了便于統治,倚重能通多種胡語及了解外族民風者。李林甫出任宰相時,為鞏固權位,杜絕邊將入相之路,稱胡人忠勇無異心,建議玄宗用胡人為鎮守邊界的節度使,而且又放任他們擁兵自重。因此安祿山身為胡人等得以取得權力,東北城的鞠仁兵是安祿山部隊中最驍勇勁捷。而安祿山也因兼三大兵鎮獨掌十八萬三千九百人的兵力而有叛唐的實力及野心。

將相不和

安祿山擁兵邊陲,其手下驍勇善戰,甚獲玄宗寵信,引來宰相楊國忠忌恨。兩人因而交惡,而唐玄宗又對此不加幹預。安祿山久懷異志,加上手握重兵,就以討楊之名舉兵叛唐。

戰亂結束

上元二年(761年)三月,叛軍內訌,史思明為其子史朝義所殺,內部離心,屢為唐軍所敗。寶應元年(762年)十月,唐代宗繼位,並借回紇兵收復洛陽,史朝義奔莫州(今河北任丘北)。僕固懷恩率朔方軍追擊史朝義。

寶應二年(763年)春天,田承嗣獻莫州投降,送史朝義母親及妻子于唐軍。史朝義率五千騎逃往範陽,史朝義部下李懷仙獻範陽投降。史朝義走投無路,于林中自縊,歷時七年又兩個月的安史之亂結束。

唐廷基于迅速結束戰爭的考量,任命安史餘部田承嗣為魏博節度使,李懷仙為幽州節度使,李寶臣為成德節度使,薛嵩為昭義節度使,此後唐朝進入藩鎮割據的局面。

事件影響

安史之亂歷時七年零二個月,雖然亂事最終得以平定,可是很多後世史家均認為安史之亂不但是唐帝國由盛轉衰的轉捩點,而且對中國後世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對外關系的發展均產生極為深遠而巨大的影響。司馬光《資治通鑒》:“(安史之亂爆發之後)由是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

當時唐室為了早日結束戰事,不惜招撫安史降將如李懷仙、田承嗣等,大肆分封節度使,允許其保留所據地區與兵力,于是藩鎮(方鎮)數量激增,全國各地均置節度使。而安史叛將的舊有軍力得以維持,因此便割據一方,控製了地方的政務,“郡將自擅,常賦殆絕,藩鎮廢置,不自朝廷",中央無法控製地方,形成藩鎮割據的問題。如安史舊將田承嗣據魏博、李寶臣據成德、李懷仙據範陽,皆領節度使之職,即河朔三鎮。當時方鎮表面上臣服于唐室,但事實上卻割據一方,使唐帝國陷入分裂的狀態,當中以河朔三鎮為甚[7]。此一割據狀態可謂一直維持至唐亡乃至五代十國。唐末年,宣武節度使朱溫帶兵進入京師長安,控製唐室。其後當朱溫廢唐哀宗,建立後梁,自立為帝,全國各地隨即各自獨立。

安史之亂之影響也包括促使長安、洛陽的衰落與中國政治重心的轉移。自秦漢、隋唐以來,長安所在的關中地區一帶均為政治上的首都,是中國的政治中心和中央政府所在地。自安史之亂後,因戰亂持續而殘破不堪,李庾《東都賦》描寫安史叛軍“殺人如刈,焚廬若薙”;洛陽“世治則都,世亂則墟;時清則優偃,政弊則戚居”,故五代之中隻有後唐定都洛陽,其他四朝乃至北宋以後的各個皇朝均不再定都于西安或者洛邑。

財經上,華北經濟因此而殘破,經濟重心再度南移,南方取代北方的經濟地位。歷時七年零二個月的戰亂主要蹂躪黃河中下遊這一唐代人口最稠密和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北方人民多流徙,北方的生產大受破壞;相反,安祿山軍隊雖也曾想攻打江南,擴張勢力範圍,但唐室因許遠、張巡等名臣死守睢陽,使南方並未如北方般受到戰亂的摧殘,南方得以保全。南方因大量北方人民南逃,為南方帶來勞動力,使江南的經濟則日益發達,最終其經濟規模凌駕于中原之上。

唐室為了平亂而向外族回紇借兵,回紇自持憑平亂有功,也屢屢向唐室勒索威逼財帛,連年的侵擾邊境,唐的聲威至此淪落,天可汗製度無法維持。原本隸屬于唐朝的西域地區更是在之後三十五年時間內陸續被吐蕃和回紇所完全佔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